分享
莫依案
金澜   
得票 9 阅读 826 评论 0

无边的海面波澜不惊,远处,覆盖着玫瑰色玻璃的球型建筑沉浮在整片蔚蓝中,格外惹眼。在它的后方,是一个带着方形孔洞的地标灯塔。

 “看,东方明珠!金融中心!”

莫依从人群嘈杂的对话中敏锐辨别出了自己的母语,胶囊列车已经停下,巨大的真空管横亘在天际,海面上浮动着龙形的阴影。舱内什么肤色年龄的乘客都有,莫依第一次出远门,难免紧张。

广播里此时传来女声,用七种常用语播报着同一件事:目的地上海站已到,请需要转乘其他交通工具的旅客按标示走。

莫依缓缓起身,一位中年妇女帮忙招来机器人,她谢过后,有些不知怎么操作这个明显比家乡先进的机器人。

“请您慢走,当心胎儿,我会为您提走行李。如需转乘,请扫描指纹以确认信息。如前往内陆,请按无人驾驶层。”

莫依松了一口气,显然这个自带探测功能的机器人无需输入任何程式,互动性十分良好,省却不少麻烦。

莫依按了无人驾驶层,机器人拿上她的行李,招来一辆电动椅,又将椅子和自身探测系统连接,领着莫依往目的地去。

巨大的中转站内,到处是各色机器人,因是初次到来,莫依很有些新鲜感,她将随身VR装置的视觉部分关闭,以方便注意四周,只打开了声道部分。

“近百年前的上海曾是亚洲第一大城市,2030洪水后,与纽约,伦敦等城市相同,仅剩地标建筑,经联合国基金拨款修复作为纪念。上海港现拥有亚洲最大乘客港,不仅有海底列车,胶囊列车,还有紧急前往太空卫城的避难梭三艘……”

耳机内传来轻微的蜂鸣声,莫依看了看VR上的来电显示,此前一直绷着的表情趋于放松,五秒后装置内传来母亲的声音,“阿依,都顺利吗?到上海站了吗?”

“都好,放心。现在去租车。乘客港非常先进,往外还能看到‘真空管’。我传图像给你。”莫依发出指令“同步影像”,母亲的VR上便出现了远处飞龙般的真空管,莫依控制着视线,她一转头,屏幕上便是身临其境的上海港内部。

顺利上车后,莫依才挂断了电话,大约十分钟后,她到达指定医院。接待层的五色机器人正分流不同的就诊人群,红色紧急,白色预约,黄色内科,蓝色外科,绿色为婴幼。

莫依坐上了绿色蛋状机器人内设的斜椅,将指纹扫描后,跳出个人信息。“欢迎就诊东方第一综合医院。”机器人例行问好,并指示她,“请放松安坐,在您前往科室的途中,我们将为您做基本检查。”随即,莫依的双手和前胸被固定,她略微有些紧张,指尖传来轻微痛楚,一滴鲜血进入透明导管,屏幕上开始闪烁各类数据信息。

绿色蛋状机器人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类检查,莫依则扭头看向四周,自己正经过医院大厅的天桥驶入一栋浅蓝色建筑物内,一个孩子坐着同样的绿色蛋壳与她擦肩而过,他好奇地向一旁的母亲询问着什么,面有忧色的母亲正勉强露出微笑耐心回答。

莫名,一丝阴影投上了莫依的心头。机器人已将刚刚获取的数据与此前联网的数据进行了比对,很快显示屏上的普科诊室换成了专家诊室,绿色蛋壳一路往深幽的走廊尽头滑去。

机器人停在了专家诊室外,屏幕开始跳出不同检查和器械的收费,以及对应的诊断准确率。莫依知道宝宝的情况严重,她紧抿着唇,选择了最贵亦是准确率最高的套餐。

接下来机器人将她送至不同的器械前完成最后检查,在等待六个小时后,暮色昏沉中,莫依拿到了诊断报告。

结论是相同的,确诊为出生严重过敏症,这是一种大洪水后才引发的疾病,新生儿一旦离开母体,就会因接触外部世界而严重过敏死亡。

莫依的眼泪嘀嗒在报告上,窗外夜幕深沉,她调整好情绪,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是,确诊了。已经是最先进的一家了。”

装置的另一头沉默了良久,母亲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只是无意识地重复道:“会有办法的,我们会有办法的。”

莫依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冲着母亲大喊:“能有什么办法?!世世代代生活在沿海区,能有什么办法?!那些高地区的根本不是人,当初人类为什么要通过基因法,这根本不是用来治病的,他们改了寿命,改了基因,他们想要什么样的宝宝就有什么样的宝宝。开始是皮肤眼睛颜色,后来是漂亮脸蛋,健康身体,最后是智力,天赋……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什么有什么,当初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

莫依听见母亲再也忍不住的哭声,走廊里,一位等在诊室外的母亲带着悲伤的眼神望着她,那眼中是无谓却让人安暖的火光。

莫依最终平静下来,“妈,是我不好。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长出一口气,声音十分寂寥,“反正海平面每年都在上升,谁知道明天会淹到哪里,也许这个孩子根本不该出生,也许我们都不该出生。”

“阿依,你不要乱想,有错也是我的,肯定不是你的。你相信妈妈,我们回家想办法,会有办法的。”

莫依甚至不知自己是如何回的上海港,候车厅里忽然的骚乱将她从呆滞中唤醒,“团结起来,反抗高地!”最原始的纸质传单散落一地,一个年轻人被机械警察拖走。莫依看向飘落在她脚下的传单,那些描绘两个世界鸿沟的景象让她的心情更为灰败。

这百年来,如今被称为沿海族的人们不是没有反抗过,人类几千年的阶级不平等在21世纪末终因科技演变成人种的不平等,大洪水后的地球,适宜人类居住的面积急剧减少,如今住在高地的高地族祖先通过不断的基因修改成为了超越旧有人种的存在,经过几代努力,他们拥有最好的基因生物体,拥有先进于沿海族旧人类上百年的科技,不费吹灰之力统治着地球。

深夜,莫依回到了家。她清点了此次旅途花费,账户上的存款骤然少去一半。明天还要上工,母女俩并没有多说便歇息了。

第二日工间午休时,好友阿兰问起莫依的情况,她的眼里满是关心,莫依说了几句,忍不住又有些想哭。

“你可不能垮了,宝宝和家里还要靠你呢。”阿兰又补充道,“要是你要用钱,尽管问我借。”

莫依默默点头,随即道:“这里根本治不了这个病,听说高地区倒是什么都能治,还能换掉全身组织,那里的人都能活近三百岁。”

阿兰和莫依相望彼此苦笑了下,开工的音乐刚好响起,莫依回到她的工作台,灵巧的左右手交替雕刻起一件精美的工艺品。

下班前,经理乔莎临行巡视着,虽然她有着无可挑剔的年轻女性外貌,车间的女工们却私下叫她老巫婆。她翻检着各个工作台前的成品,苛刻地将自认不满的作品随手丢弃,她所到的每一张工作台都未能幸免,只是在莫依的工作台前拿起又放下,最终没有丢弃任何一件。

“哼,她祖上是雕刻世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我们能和她比吗?”

“有什么用,还不是和咱们一样,沿海族再有家传、天赋,能比得上高地族基因随便改?也就是在我们这些人里露露头。”

阿兰对那些人瞪了瞪眼,“别搭理他们!” 等乔莎渐渐走远,她又向莫依抱怨道:“肚子都那么大了,也不知道滚回她的高地去养着,整日挑剔,真是孕妇综合征。啊,阿依,我不是说你哦。”

看着那远去的背影,莫依忽然升起一个念头,她压抑起心底的惊涛骇浪,对着阿兰笑了笑,便匆匆收拾回家。

当晚,莫依和母亲一夜未眠,争吵商讨了许久,一个大胆的计划慢慢成型。

几天后,莫依请了半日假,来到一家整形诊所,她向医生出示了一组照片,对方有些疑惑道:“你正怀孕,全身整形和换肤会增加风险,为什么不等到孩子出生呢?”

“我想让孩子看到我全新的样子。” 莫依第一次知道自己撒谎的本事还不赖。

医生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点了点头,“我们会为你培养新的皮肤软骨,塑模完成后,手术时‘穿上’即可。你准备什么时候来做?”

莫依想了想,“生产前三周吧,我还要筹些钱。”

两个多月后,下班前车间工人被召集开了一次全体会议,阿兰悄悄和莫依咬着耳朵,脸上的笑藏也藏不住,“‘老巫婆’最后一天上班了,想想能一个月不见她就让人开心。”

莫依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神情里还有近来少见的兴奋。

工人们很快散去,厂房和走道的灯光依次关闭,整个区域显得空寂起来。莫依驾轻就熟地摸到经理室外,里头的灯果然还亮着。

她来到出厂必经的折弯处,阴影里有人向她做了个手势,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另一侧伏底身子,等待着。

因是产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乔莎留得有些晚了,她疲惫地走出办公室,脑中还想着那帮愚蠢的沿海工人不知又会怎样偷懒,也不想想能进这家工艺品公司是多大的幸运。

在走到尽头的弯角时,乔莎突然眼前一黑,还来不及挣扎就晕了过去。

莫依和母亲彼此望了一眼,发现两人的手都有些颤抖,她们快速给乔莎喂了药,防止她醒来,接着将她搬入一辆清扫车内遮盖好,由假扮清洁工的母亲将她推出,莫依则借着夜色开车到后门汇合。

两人不发一言将乔莎运到了一间临时租下的小屋,母亲和莫依拥抱了下,“去吧孩子,放心,以后的事,都有我。”

莫依点了点头,转身却听见母亲的哭声。她不敢停留,匆匆往整容诊所开去。

预约的手术如期进行,在高地区整容早已被淘汰,出生前的基因修改保证了婴儿的容貌,但沿海区的人们对这些十分成熟的整容术还是趋之若鹜。利用快速生长和本体移植的技术,一小时后,莫依看着镜中的自己,毫无意外的,是乔莎在微笑。

她匆匆离开诊所,租用的无人机已经在临近大楼的屋顶等待,这样前往高地区的路程时间,将比乔莎往常回家快了近一个小时。

莫依在无人机的机舱内,换上乔莎的衣裙,又拿出刚刚从乔莎双手上拓下的指纹,印在自己的手上,乘着新生皮肤在几个小时内还在形成原指纹的空隙,开始强行刻制新的指纹。

她用一条毛巾垫着手部,另一条则塞在嘴里,十指连心,莫依忍着剧痛极细极深地刻完两只手,已是大汗淋漓,几近虚脱。

无人机开始下降,新生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因一系列的紧张和疼痛,莫依果然感到小腹出现坠痛,她的预产期本就临近,此刻虽然如她所料的出现了疼痛,但对于她即将执行的计划还是不够。

她将准备好的药物拿在手中,不远处坡地上的一栋带花园的别墅应该就是乔莎的家,莫依来到别墅外,将催产药物打入静脉,很快疼痛让她几乎难以步行,她在阵痛的间歇爬上了别墅的阶梯。

好了,现在屋外的智能检测设施肯定已发现了她的存在。果然,不过一两分钟后,就有一个男子和一位中年妇女带着机器人匆匆赶出。

“妈,快叫救护车!”

“乔莎,你怎么了?!”

莫依紧闭着唇,脸色煞白,她的裙子被破裂的羊水浸湿,很快她被迷迷糊糊抬上了救护车。

机械护士推着她快速进入产房,头顶的强光让她眩晕。好在助产士是位人类,对方将她的资料調了出来,当然通过指纹出现的是乔莎的资料。

上了胎心监护,一切准备就绪。

“深呼吸,加油,宝宝出来了。”

莫依疲累的几乎连开口的力气都无,却浑身紧绷地硬是抬起半个身子,助产士以为她只是好奇宝宝,正在这时,接收婴儿的产房机器人发出尖锐的警报。

莫依瞪着眼睛望向孩子,助产士吃了一惊,不过几秒一位医生领着两个手术机器人冲入产房,他一眼望见婴儿迅速变色的皮肤,本能反应道:“是出生严重过敏症!”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不仅是助产士,冲入的医生也是眉头紧皱,然而机器人的诊断再次得到了确认。

“这里是高地区,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孩子竟然没有修改过致病基因?”

然而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所有人开始全力抢救婴儿。

半个小时后,医生长出了一口气,他转身瞥见被晾在一边的莫依,对助产士说:“去看看产妇,她大概吓坏了,也给她做个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问题。”

莫依只撑着问了助产士一句,“孩子?”在听到确切无碍的回答后,她脱力陷入了黑暗。

莫依的母亲是在一周后的新闻里再见女儿的,“高地区近日发生离奇刑事案件,

2127年9月27日,一位沿海族孕妇因怀有患出生严重过敏症的胎儿,整形冒充公司管理人员于高地区某妇产医院诞下胎儿,现已被拘捕。该公司管理人员经嫌疑人供述昏迷在一间小屋内,幸无生命危险。稍后我们有请法律专家跟进案件,做深层分析。”

莫依的母亲被召去配合调查,但无确实证据显示她参与了犯罪,有高地区的法律援助团体主动帮助莫依进行应诉。孩子在获准出院后,交给了莫依的母亲。

莫依案引发了全球极大关注,审判日,超过10亿观众通过VR进入全景虚拟法庭,等待案件的最终结果。莫依因袭击高地人,且对方是孕妇,危及两条生命,按律判处死刑,但不知是否因强大舆论的影响,法官指其悔罪态度良好,予以缓刑。

“小依依,看,那是妈妈,妈——妈——”莫依的母亲在VR的虚拟法庭里徒劳指着,直至最终场景消失,她将孩子抱起踱出房间,嘴里还在喃喃:“好宝贝,记得去接我的宝贝,将来照顾好她。”然后眼泪无声滴入婴儿的颈脖。

 

-完-
科幻作品
莫依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文前半部分完整通顺,但是行文到了尾声,明显因为字数限制而强行将大量内容删减,造成了严重的头重脚轻。除此之外,也因为字数问题,作者未能将海边人与高地人的分化过程清晰合理的解释好。

2017-11-05 17:19 匿名 ——

波澜不惊中制造出巨大的矛盾冲突,这一点表明作者确实有比较大的写作潜质。不过,简单地利用社会之“恶”来制造情节冲突,这种模式化的写作手法还是需要突破;实际上,这篇小说中还可以在“人性之恶”上做文章,以增加文章的思想深度。

2017-10-25 16:39 匿名 ——

语言还略显生涩,故事背景和点子也并不突出,甚至有些陈旧和敷衍,但作者优秀的潜力已经得到了彰显。

2017-10-22 21:0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