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信号危机
重水冷却    来源社团:四川大学科幻协会
得票 307 阅读 2008 评论 1

清晨降临,锆彩睁开眼睛。她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按下电源键。

没有亮屏。

锆彩又长长地按了一次,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意识到什么事发生了,她一下坐起,却发觉脑内一片空白,除了正在退潮的梦境,她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她冷静下来,“这是手机,这是衣柜,”她随着物件转动视线,“这是桌子……”

锆彩走下床,在房间里来回游荡。她打开衣柜,衣架上挂着一套军装制服,肩章上镶嵌着两道细杠和两颗星星;椅背上搭着几件衣服,地上一双拖鞋。这些服装都很干净,也是熟悉的样子,但她完全想不起它们的来源。

书桌上有一台电脑,一个水杯,除此之外就是一张镶嵌在楔形玻璃里的照片,一个年轻的长发姑娘正冷艳地注视着自己。

“这是我。”锆彩想,“我知道这是我十八岁的样子,但我忘了为什么。我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在哪里,为什么拍的这张照片。

“我还记得,我叫锆彩,生于2023年6月9日,是网络通信和技术情报部的一名军官,负责软件开发和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研究,以及进行战术指挥……”

锆彩基本确定了现在的情况。这里的确是她的家,她也确实失忆了,但只是部分。学过的知识还记得一些,经历过的事只剩结果,事情的过程都忘了;认识的人里,她记得他们的个人信息,但彼此之间发生过什么,也一概忘记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锆彩想开电脑,但没有成功;她按下墙上的开关,灯没有亮;她跑进洗手间,水管里没有水;她索性冲到门口,连门上的电子锁也停工了。不过幸好还能从里面打开,但她不敢就这么出门——一出去就进不来了。

是大停电吗?一个城区全面停电足以在短时间里就造成难以收场的混乱。

锆彩走向客厅的窗户。不出所料,窗外的街道已经成了废车回收场。

可我为什么会失忆,而且只是失去记忆的过程?事件的结果,我与生俱来的本能,习惯性的动作——比如现在正因焦虑而无意识地用拇指指甲刮蹭食指,我还记得?……

我知道了,是因为我有电子脑。


随着认知科学的进步和量子计算机的出现,人类终于研究清楚了大脑运作的原理。人工智能飞速发展,为提高思维速度而将人脑结合芯片的改造技术——电子脑化也日臻成熟。

电子脑化极大程度地开发了人类的大脑,拥有第五代计算机的计算速度和常人难以想象的学习能力。现在,这项外行眼里的黑科技还处于严格保密的状态,只有研究国防网络的核心人员才能得到这项技术的支持。

其实一开始改造的时候,锆彩是拒绝的,大量的工作已经让她压力超标,她宁愿做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一个肩负巨大责任的神。锆彩最后说服了自己,只是一直不敢依靠它。她将所有过程记忆都转移至电子芯片中,核心记忆依然在真实的大脑里保存。

锆彩不知道过去是否发生过如此严重的事,但现在,不管是她还是世界,都已然濒临崩溃。


即使电子脑完全罢工,锆彩也能想到是有病毒入侵了网络——这就是她分内的事了。她迅速穿衣,带上传统武器——匕首、发射子弹的枪、手榴弹和厨房刀具,用力关上门,然后撑着栏杆越下楼梯,朝着军区总部一路狂奔。

街道和店铺一片狼藉,废墟上很快落定一层尘埃,可搏斗痕迹和尸体随处可见。灰头土脸的市民自身难保,无头苍蝇似的在街上乱窜,看到一身重装的锆彩马上扭头就逃没影了。

不断有亡命之徒趁火打劫。锆彩已经无暇拯救他人,只能努力躲避。实在躲不过,便毫不犹豫地拔枪回击。

世界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归于无序。

在灰暗的末世里,目的地是那么遥远而模糊。


总部在十个街区以外的郊区地底。

平日闪闪发亮的环形墙壁,现已黯然失色。恢复全透明的工作台上点着一根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的蜡烛,在黑暗中亮起一点微弱却稳定的火光。

锆彩办公室里只有她的顶头上司一个人。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站在烛火里,静静地凝望她进来的方向。

这令人绝望的场景让锆彩一阵头疼。

“他们人呢?”

“总控制室。”首长说,“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系统,与外界取得联系。”

浓烈的香气驱散了锆彩的些许躁动。她继续呆滞了几秒,才疲倦地卸下刀枪弹药。

“带上武器。”

锆彩只好捡起手榴弹。

“我是最后一个到的?”

“没错。”

“你在这干嘛?”

“等你,”首长向她走去,“程序开发者。”


首长拿起蜡烛,和锆彩一起走过幽深的走廊。

“哪来的蜡烛?”

“这是香薰,小姐。我的收藏品。”

首长白了她一眼,言辞流露出关切:“锆彩,你的电子脑还好吗?”

“大脑记忆还在,电子脑完了。”锆彩耸耸肩,“事情结果记得,过程和理由全忘了……”

她的语速机械地加快:“首长,我脑子里现在除了刚才的惨象啥都没有,但我知道我的大脑已经发现有东西被偷走了,正准备发作呢。首长我拜托你,千万别提到我曾经历过的事,我怕一知半解的时候理智上不了线情绪乱来,搞不好整个人都要崩溃。”

首长早就觉察出了锆彩的异样。她的话锋变平了,眉峰不停颤动,拇指指甲暴躁地碾压食指指腹。他长叹一声。

“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知道的也不比你多多少了。”


总控制室位于地下九层,十几名技术人员围在一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旁。操作系统的开发者正飞速敲打着两个最基本的数字。

“碳教授,还有多久?”

锆彩带着歉意和同事们打招呼。

“几分钟。”操作系统开发者,也就是碳教授说,“幸好有台电脑断了网。”

“数据能恢复吗?”

“不能。”

碳教授也是电子脑,为了保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她用专业知识塞满了大脑,而把回忆都转存进电子芯片。她的失忆比锆彩严重得多,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但记忆的流失把情感也一并抽离。她反而是一个看清局面,并想办法联系外界的人。

现在,碳教授的核心竞争力成了整个团队的救命稻草,即使不借助电子脑也能迅速恢复系统,而且没有任何错误。

另一名电信专家小声向锆彩说起事件的起源。


昨天23时11分8秒,他正在办公室检索资料时,防火墙突然报警并展开拦截。但那病毒异常诡异,瞬间就破解了理论上需要上亿年才能破解的防火墙。他焦急万分,却无力回天,眼睁睁地看着办公室的电脑同时黑屏。

“所有电子信号都断了,但电器本身没事。碳教授说,是电子产品感染病毒后被删除了存储其中的所有信息。”

和我想的差不多。锆彩心想。

“从来没有过这么严重的事,我二话不说就去把队友找了个遍,”锆彩的一名下属,氧砜少校补充道,“只有你不在宿舍。”

“我醒来的时候在家里,去干什么我也忘了。”

这时碳教授说电脑系统已经恢复,但备用电池撑不了多久了。而且卫星和基站信号全部中断,无法联系外界。

刚燃起一丝希望的战队又蔫了下去。

“只有系统能干个×啊。”对着电脑桌面,碳教授面无表情地说出一句脏话。


“影响范围有多大?”

“不清楚。”首长摇头道。

一名普通大脑的中尉小心地发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首长思考片刻:“去核心层,与外界隔绝。”

核心层保存着计算机的主机和军区的全部数据,位于总部的地下室最深处,是总部隔离措施最严密的地方。

“失去了法律和国家机器的制约,社会会迅速陷入混乱。”锆彩先发制人压下众人的疑虑,“如果动乱扩展到这里,我们根本无法反抗。”

“那不行。”碳教授从椅子上站起来,“进核心层需要通过多道关卡验证,而现在验证系统已经失效。空调也停工了,待在地下室很快就缺氧而死。”

“现在是越发达的地方越危险,”网络战队的指挥官,电子脑战士硫巯上校说,“需要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我不敢出去。”锆彩摇摇头,“外面就是现实版的大逃杀。”

“可不出去怎么办?”硫巯提高了声音,“在这等死吗?!”

“那要看你想死在暴乱还是平静中了。”锆彩冷然道。

“别说死不死的了,先想办法!”氧砜赶紧制止他们,“我同意硫巯上校,待在地下室是必死无疑。我们现在有多少装备?”

“人手一把手枪而已。”一名少尉说。

“……”


硫巯最终默认了锆彩的看法。他们是网络战队,不是海豹突击队,信息就是他们的武器,而现在坐在控制室里的十七人就是总部的全体成员。

“我刚从外面逃出来,”锆彩再次强调事件的严重性,“现在出去,你根本不知道你是要被砸死被砍死还是被强奸致死,但绝对会死得很惨!”

首长把手伸进外套,悄悄按住他的手枪。锆彩一向行事谨慎,但绝不脆弱。突然变得这么悲观,也太不像她能干出来的事了。

“中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锆彩的双眼不断波动,她察觉到来自同伴的不信任已经升到阈值。冲进会议室时渴望毁灭的烦躁,又开始在四肢百骸横冲直撞。

“表态吗?还是认命吧。这回倒退三千年都是幸运,真的是人类灭绝的时刻到了!”

话音刚落,枪栓声此起彼伏,六把手枪不约而同地指向锆彩的脑袋。


“精彩。”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缥缈的声音突然凭空响起。

支流里相安无事的血液瞬间合流,一齐冲进大脑。锆彩眼前一黑,本能地抓住首长的枪管,这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等会再清除我。”她威严地命令道。

在极度惊惶中,她眼睁睁“看”着那超级计算机尚且需要数小时才能装好的电子脑系统,在几秒内安装完毕。人类的科技根本无法达到这种程度!

随后是更可怕的记忆恢复。数据之海倾泻而入,临死前的走马灯也不过如此了。但锆彩终于稳住了阵脚,没有向队友们暴露出一丝恐慌。

她松开手,抬起头与她的首长对视。她眼中无规律的杂波消失了。

首长犹豫片刻,选择了放下手枪。队友们也从各个方向放下武器。

不论电子脑还是普通人,不论有没有关于她的记忆,大家都感觉到,锆彩的神态,在微妙中回到了熟悉的模样。

“是它吗?”首长问。

“是的。”

“什么?”硫巯大惊失色,“锆彩,快连上电脑,我们一起追查它!”

锆彩只是平静地举起手掌:“我自己来。”


“你们不是人类。”锆彩大胆地作出结论。

“清楚地判断局势,明智地做出决定,我很佩服你。”那个信号的“语气”毫无波动,“而且,你的结论也是对的。”

锆彩迅速开启追查命令,却完全无迹可寻。

“你们是什么东西?你们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是一种靠消耗电磁波中搭载的信息而生存的生物。我们不是电磁波,也不依附于电磁波之上,只是逐电磁波而居,一直游荡在宇宙中。”

锆彩用大脑思考起来:既然是以电磁波为介质,那只能入侵电子脑,无法入侵人脑就说得通了。所以它应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大脑的活动也是电信号。”它提醒道。

锆彩这才体会到什么是前所未有的绝望。

因应激而生的肾上腺素已经消失殆尽,空虚、寂寞、恐惧,那些在无意识中发酵的情绪随着记忆潮水的回流,猝不及防将她淹没。

“操。”

对着虚空,锆彩面无表情地说出一句脏话。


“但我们不能对人的大脑造成影响,只能在外面窥探。”那个信号补充道。

“整个地球都毁了?”

“是。”

“给我现身!”

“人类现有的探测手段无法感知到我们,我们也无法用你们能理解的方式具象化。我们唯一可能的交流方式就是现在这样,直接通过生物芯片进行思想交换。”

现在锆彩的思维中只有一片原始的虚空,她自己的形象悬浮其中,而那“声音”均匀地弥漫在空间里,还真无法想象模样。

“你们的目的呢?只是为了生存吗?”

“是的。”

“那为什么还要跟我交流?”锆彩已经临近歇斯底里,“不怕暴露弱点吗?!”

“人类的大脑精度不足,无法理解我们的存在方式。我们不是你们认为的任何物质、任何存在形式。对于你们,我们是没有弱点的。”

“居然敢说这种话?”

“人的大脑是有极限的,”那声音再次声明,“我现在和你交流,是因为你还有点理解力。一知半解的时候最痛苦,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

那个信号不厌其烦地解释着,始终没有任何感情色彩。锆彩觉得奇怪,自己居然并不恨它们,甚至一点都不讨厌。

她最终还是相信了它。至少现在,废墟上的人类真的无能为力。

“我相信你有能力处理这些信息。”那个声音依然平静,“我能说的也只有那么多了,其他的要么没什么意思,要么你不能理解。”

“这我不相信。你这种笼统的自我介绍根本不能打动我,要么你表达能力有问题,要么就是你不想说。难道你是高维生物吗?”她揶揄道。

“我们是三维生物。正因为我们和你一样存在于三维世界,我们才不容易被你们理解。如果我们是四维生物,你们会觉得差异太大,不理解是正常的,但我们偏偏就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实际上,我们的差别比三维和四维还要大。”


就在这时,空间中出现了另一个影像。

一道白光从虚构的地平线升起,一边上升一边弥漫开来,化为一束流线型的羽毛。光束迅速成型,定格为一个人的形象。

锆彩感觉那个人望了自己一眼。它迅速消失,再也没有重现。

她突然明白,获取再多的信息也没用了。

锆彩终于低下了头。


“这只是个巧合,正好遇上了吃电磁波信息的生物而已,也许明天就有吃脑电波的种族光临地球。”

讲述完方才的见闻,锆彩平静地做出总结,“无所谓倒退不倒退,宇宙就是这样无常。认识不到这一点,不管做什么都是倒退。”

硫巯愣了好一阵才从震惊中醒来。

“你真的相信它?!”他脱口而出。

“我只有相信。”锆彩说,“不然你觉得谁还能干出这种事?”

“你真的相信它吗?”

首长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锆彩以沉默做了回答。她沉思许久,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她的表情甚至有些轻松,让人难以辨别她真正的想法,是不相信,不知道,还是这并不重要。


那束白光凝聚的瞬间,锆彩看到的,是她的电子脑虚拟人格。

虚拟人格是电子脑个体的身份识别码,是安装芯片时强制冻结在大脑里的一个文件夹,里面储存着一类特殊的系统文件,根据电子脑使用者的人格和经历自动生成。

虚拟人格是被锁定的,也就是使用者的访问权限被禁止,只有程序设计者有权查看。然而这套系统有个漏洞:理论上,程序设计者无法被禁止强制锁定文件的访问权限,所以当它运用于设计者身上时,设计者也无法解除“无法访问”的禁令。

也就是说,锆彩本不知道那个影像是什么样,也无法查看它,但如果它真的被读取了出来,展现在她思维里,她能立刻意识到那就是她的虚拟人格——

这是仅属于电子脑身份识别程序设计者的漏洞,是唯一一组没有任何人能够破解的谜底,也是锆彩最隐秘,最矛盾的存在。

虚拟人格也是唯一存储在大脑里的电子脑信息。那信号向她展现出了影像的模样,说明它曾入侵她的大脑,并破解了理论上无解的漏洞,读取了其中的内容。信号消失后,锆彩又无法读取虚拟人格了,它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正是因为我们和你一样存在于三维世界,我们才不容易被你们理解”。

人类苟活下来,只因为它们少吃了几口饭。

面对这样的敌人,任何反抗都只会加速群体的灭亡。可锆彩还是隐瞒了残酷的真相,暂时假装人类的复仇还有机可乘。

不过,想通了这一点,锆彩也就无所畏惧了。年轻时一次惨烈的反恐行动后,她看淡了生死,现在她更看淡了整个人类群体的存在。她终于明白,人类的存在不过是沧海一粟,文明很容易构造,正如它很容易失去。


“首长,氧气含量快到危险值了。”三缄其口的碳教授终于打破了沉默。

几乎同时,锆彩掏出手枪,换上一个新的弹匣:

“硫巯,你说的对,闷死在地下室也太浪费纳税人花的钱了。”

氧砜激动不已:“你的记忆恢复了?!”

锆彩的嘴角微微扬起:“是。不过,我跟以前又有不同了。”

锆彩对着火光检查匕首,磨得几乎透光的刀刃没有一丝缺口。

“还记得我们那条烂俗格言吧?‘信息就是武器’。获取了真相,接下来就该我们出场了。”

在绝望的废墟中,希望就是虚空里凭空出现的那一束白光,虽然转瞬即逝,却让人永生难忘。

打开通向外界的大门,锆彩带领着仅有寸铁的战士们,朝着被死亡笼罩的人间进发。

-完-
我要评论
陆海 2017-11-05 18:52
写的明明很好呀,我觉得评委有些苛刻了。
重水冷却塔 回复 陆海 谢谢您的鼓励(笑)评委们挺中肯的,但被评文风像网络文学还是第一次……
2017-11-05 21:16 回复
科幻作品
信号危机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风似网络文学,一边写一边想,把脑海中的画面、剧情、对话一点点转移到纸上。这种写法不是不好,但写完后必须要进行修改、整合,使结构更简洁合理,内容更加精炼有力,像一篇正式的短篇小说。 通过吞食电磁波中的信息生存的外星生物是个出彩的设定。 别气馁,加油,写作就是要愈挫愈勇。

2017-10-30 00:32 匿名 ——

相比较而言,这篇作品的故事讲得还算比较比较完整,能吸引读者一步步读下去;电子脑和另类外星生物的设定也算不错。但故事的张力确实还不够,没有制造出更多的矛盾冲突。

2017-10-25 16:30 匿名 ——

围绕电子脑及其失效之后的设定来讲述一群科学家抵抗外来入侵者的故事,设定上并不新鲜但以科学的描述手法来看还比较科学,文笔感觉较为一般,故事情节也没有写出精彩和引人入胜的感觉。

2017-10-19 12:25 匿名 ——

出现了倒叙插叙等手法,使得节奏更加紧凑。技术设定,世界观等都能做到自洽,设想虽不新奇,但画面感极强,有种看科幻电影的快感。

2017-10-18 00:00 张旭 ——

文笔通顺,故事性一般。故事开头虽给读者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后续的剧情发展对这一缺陷做了弥补。作者设想了一种“对于人类完全没有弱点”的外星人的存在,构思独特,但是未能很好地将冲突更加戏剧化,在思想性上也未能有很好的体现。可读性一般。

2017-10-17 17:4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