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7月11日 中国科普作协

中国科普研究所 邹贞

当我拿出钥匙,准备打开家门的时候,门缝里又传来了悦耳的童声,“小猫钓鱼,小花猫去钓鱼,一会儿捉蜻蜓,一会儿捉蝴蝶,三心二意的小花猫,一条鱼也没钓到”。我知道,孩子这会儿没有睡觉,母亲正拿着能播放故事的玩具陪他在床上玩耍。

母亲跟我说,她小时候就像玩具里提到的小花猫一样,喜欢在盛夏的田埂上四处奔跑,和小伙伴们欢天喜地地捉蜻蜓。母亲小时候住在乡下,放学后扔下书包就和左邻右舍的孩子一起,往屋后的田地里跑。

下坡,再下坡,转几个弯,就可以看到一个面积不小的池塘。池塘里种的是莲藕,到了夏天,荷叶田田的样子让人喜爱不已。胆大的男孩子脱了鞋,卷起裤腿,一屁股坐在水边的土埂上,然后慢慢站起身子往前走。池塘水深,为了避免危险,不能走太远,只是慢慢走几步,往前探着身子,尽力伸长胳膊,用一只手去摘相中的荷叶、荷花,或者莲蓬。身后还有一个小伙伴拉着他的另一只手,如果他在水里站不稳了,岸上的小伙伴就赶紧把他拉回来。起初,就在岸边摘,但好景不长,离水岸近的很快就被摘光了,于是只能让胆大的胳膊长的男孩一点点往里摘,直到他们也望而却步。

最美的是快下雨的时候,乌云遮住天空,小伙伴们个个头上顶着一个大荷叶,空气又闷又热,不过,蜻蜓飞得又低又慢,稍不留神就能捉住一只,所以,大家常常盼着下雨,盼着捉低空盘旋的蜻蜓。

是啊,我小时候就在暴雨来临前捉过一只蜻蜓呢。它的眼睛鼓鼓的,又大又圆,真是有点吓到我了,不过,它的翅膀真好看,很薄很薄,还有漂亮的花纹。

有人告诉我,蜻蜓可以吃蚊子,于是,我把捉来的蜻蜓放在蚊帐里。我担心它没吃的会饿死,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没有打死全部的蚊子,专门留了一只,让蜻蜓吃。刚睡觉的时候,蚊子一直嗡嗡的在耳边响,后来就听不太清了,或许是因为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胳膊上、腿上好几处红点,仔细一看,蚊帐里还停着一只肚子鼓鼓的蚊子,它真是吃饱了啊。另一边,蜻蜓也停在蚊帐里,和蚊子四目相对,可是蜻蜓并没有吃掉蚊子,我有些好奇,难道蚊子不是蜻蜓的美食么?

如今,我已长大,母亲也已年迈。我们扎根城市,离开小时候的村庄,池塘、荷叶都成为记忆里的风景。蜻蜓也不多见了,北京原本就雨水不多,真要下雨了,人们赶紧往屋里躲,再也没有往时的兴致迎着夏雨捉蜻蜓,这些关于蜻蜓的美好画面住在母亲心里,也住在我的心底……

台湾生态插画家邱承宗心里也住着一只蜻蜓,他比我们更喜欢蜻蜓,他用自己手中的摄影器材记录了蜻蜓的点点滴滴,透过图片,我们可以领略那些稍纵即逝、精彩纷呈的画面,并带领知之甚少的读者一起走进多彩而奇妙的蜻蜓世界。

是的,到目前为止,我的8个月大的孩子还没有见过蜻蜓。不过,这不妨碍他从书上认识蜻蜓。《啊!蜻蜓》给我和他带来了一段段美好的亲子时光。

“蜻蜓,距今已经存在三亿多年的生物,在台湾地区是相当常见的昆虫,无论高山、海边、湖泊、溪流、水田和池塘,甚至下雨后的小小洼地,都可能看到它的踪影。不过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这种闽南语叫做‘禅勒’或‘田婴’的蜻蜓只是个统称,它们和俗称的‘豆娘’其实是同一类群的昆虫……”

亲爱的孩子,希望你长大后还记得和妈妈一起读书的浪漫时光,还记得书里的那些形态各异的蜻蜓,还记得姥姥带你在床上玩耍,玩具里那个小姐姐用稚嫩的童声说,“小花猫去钓鱼,一会儿捉蝴蝶,一会儿捉蜻蜓,三心二意的小花猫,一条鱼也没钓到……”。

亲爱的孩子,愿你的心底也住着一只蜻蜓。

Image title图书信息:《啊!蜻蜓》,作者:邱承宗,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

评委团队
组织机构
协办单位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武汉高校科协联盟

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北京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

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

吉林新闻综合广播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支持单位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媒体支持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科普创作》

联系方式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善霞

电话:010-84897800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联系人:邹贞 李姗姗

电 话:010-62103257

010-62103258(传真)

邮箱:kpcswa@163.com

扫一扫看手机版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