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催化
祖一鸣   
得票 1 阅读 333 评论 0
先看评语
· 故事的三战的背景设计得很宏大,立意也高。也许是受限于篇幅字数的要求吧,相比之下,情节的勾勒和人物的塑造就显得薄弱了。但仍不失为一篇质量较为上乘的科幻佳作。 · 科幻设定并不算多新颖,但是整个体系是完整的,这受助于本文丰富的科学描述。不过这些描述在短篇小说中显得拖累了一些,让本文更类似于一个科普+议论文,而不是小说。人物对情节推动没有起到作用,而只是将背景和部分知识阐述出来,形象不甚鲜活,导致了故事性不足。好在议论性丰富,对未来三战世界的思辨、思想得以体现。 · 作为一篇科幻,本文设定新奇而严谨,逻辑自洽且富有思考,体现了科学技术的嬗变对人类社会结构的影响与联结这一永恒性的科幻母题,但就短篇小说这一体裁而言,本篇沉浸在大篇围绕技术建构的对话细节铺垫之间,却缺乏具体情节的推动与人物刻画,显得这篇作品“硬度”过高,是一个不小的缺憾。 · 是目前为止最硬的科幻作品,但是情节偏弱了,技术是为情节服务的,这篇还是有点重技术轻故事了。 · 这篇文章想象力充沛,对科技的发展给人类带来的危机有所探讨。故事性较弱,对设想的描述通过对话来表现,属于宏观设想强于情节塑造的一类。短篇小说需要表现宏大设定,只能以寥寥几笔点出,主要文字要放在情节上

【摘要】公元2105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战争解决了人类面临的资源和科学方面的问题,但在另一种意义上将人类推向毁灭。罗刚希望能直接解决人类面临的困难,而陈平则认为人类应该抓住机会追求更高层次的科学。最终,罗刚在斗争中失败,带领一部分人类和物种离开地球,而陈平作为胜利者留在地球上挣扎地活着。 这一切,以一位被研究的变异者李荣的视角,徐徐展开。

纯白的天花板,纯白的床单,身处在纯白的环境中,好像灵魂也会更加洁净——虽然可能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李荣小心翼翼地躺在床上,干净的天花板让他的眼睛没有办法聚焦,盯得久了会有轻微的眩晕感,这时他才会缓缓地把头偏开。李荣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具有价值的人类,他的身体承载了20亿人类的希望,这让他得到了世界上最安全、最舒适的保护,也让他的灵魂被禁锢在这具身体中。

李先生,该做检查了。

护士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客气,但李荣知道,她对自己这具身体是敬畏的,就像是守护者面对世界上最宝贵,也最易碎的水晶,内心的惶恐远大于骄傲。

护士非常细致地为李荣做了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李荣能够感觉到她的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因为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勒地太紧了,让他有些窒息。但李荣没有说出来,唯恐那个小心翼翼的紧绷的灵魂会突然崩溃。

在护士检查完成离开的时候,两人都轻轻地送了一口气。这样的场景,每天要重复三次。

 

午饭过后,陈教授照例来到他的房间。李荣看了看时间,这是一天当中最自由的一个小时。

李先生,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唔,还好,和之前没什么变化。

哈哈,我看也是,无论是从数据,还是肉眼来看,你都和昨天没什么两样,倒是我….”陈平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每天都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衰老,这种体验真的是不可多得。

您看起来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为什么要担心?说实话,如果不是老师的要求,我根本不会做这样的工作。

李荣相信陈平的话,这源于陈平对待自己的态度。只有他,会把自己看作一个正常的人。这让李荣很珍惜与陈平的日常对话,自三战结束后,依旧正常面对李荣的人,只有陈平。

公元2105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关于三战爆发的原因,说法很多,但毫无疑问,最根本的原因是资源。整个的20后期和21世纪前中期,人类科技发展极为迅猛,用日新月异形容绝不为过。但是,也就在大概2070年左右,人类的发展到达瓶颈期,科学研究仿佛已经接触到天花板,技术的优化也是寸步难行。人类对量子力学几近完全掌握,但始终有一点无法突破,那就是所谓的不确定性原理。

人类自爱因斯坦时代,就一直追求大统一理论,即万有引力,电磁力和粒子中的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四种相互作用力的统一,换句话说就是寻找一个公式,能够包含这四种相互作用关系。可以想象,这套公式中包含着宇宙本源的奥秘,和人类科学的发展方向。而不确定性原理提供了一个前提,要实现大一统的条件是高达10^19TeV的能量,是太阳日冕层温度的10^20倍。对人类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

但所有人依旧对此抱乐观态度,就像是牛顿力学发展到顶峰,量子力学走进人类视野一样,大家都认为,会有那么一个新的物理出现,打破科学的天花板。但是20年过去了,人类科学依旧停滞不前。与此同时,人类对资源的消耗却依旧稳步上升,即便在这些年的科技发展过程中,资源问题一直受到重视,但是自20世纪就提出的聚变能源,一直没能实现,而太阳能、风能这些可持续能源远远不能满足人类的需求,地球上固有的煤、石油又是一次性消耗能源。所以,当科学止步不前,无法从有限的资源提取更大的价值后,具有危机感的人类就会发现,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即将到来。因为这个时候,地球上的所有资源,按照人类目前的消耗,只能再用50年。

于是,在各国的默契下,战争开始了。自古以来都是这样,战争,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最好手段。可是当一万枚核弹头在大气层引爆,人类迎来了意料之中的末日。但也有一些人,获得了新生。

 

陈平坐在椅子上,和李荣保持了大概一米的距离。他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我倒是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每一天都感觉在和时间竞赛,每一天都过得非常充实,想想被我虚度的30多年,现在的生活才是我最想要的。

李荣苦笑道:大多数人可不这么认为。他们看到的是,自己只有30年的寿命。

所以,我赚大了。陈平无所谓道,“我虚度了别人一生的时间,还有大概20年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况且还是在这样的黄金时代,我知足了。”

黄金时代?也许吧。李荣出神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他知道,在他看不见的远处的天空,充斥着浑浊与污秽。

那是当初一万枚核弹头留下的伤口,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直接受害者,但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逃脱它的影响。地球的大气层电离层受到毁灭性打击,新的电离辐射笼罩在地球上空,它在某种意义上代替了原本电离层的作用,但也使得整个地球环境一步步恶化。但是,在战争时期,有谁会在意环境问题呢?直到它开始影响到每一个人。

三战的爆发是注定的,也是不可避免的,但三战的结束却没人能预测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三战达到了它的预期目的:全球人口锐减三分之二,科学技术突破桎梏。但它的遗留问题正在将整个人类,或者说整个地球生态推向毁灭。

 

“其实,我很感谢第三次世界大战,”陈平看向墙壁上的时钟,还剩三十分钟,“它让我看到了更高层次的科学和更加宽广的世界。”

“毕竟你是少数人。”

“不,事实上,你才是少数人。几乎所有人都和我一样,用寿命的损失换来对世界更深的理解。只有李先生您,在当初的适应期身体发生了变异,依旧保持着较长久的寿命,也正因如此,老师才会说,您的身体承载了20亿人类的希望。可我却觉得,这是种消极的想法。”

这大概就是李荣喜欢和陈平聊天的原因。

“可是,同时出现的,是物种的灭绝和人类对未来的绝望。”

“你可以把这看作大自然优胜劣汰的一部分,只有适应环境的生物才能生存下去,包括人类。”

李荣很想反驳他,但却无从说起。李荣知道,陈平的话也许正确,但他的态度,和现在人们的向往和追求是相反的。人类基因中含有冒险的元素,但人类普遍希望的是安稳与和平。

然而安稳的生活并没有随着三战的结束到来。战争造成的环境问题使得地球的生态被严重破坏,这种破坏是毁灭性的,海洋被大范围污染,空气中充满强电离辐射,生物物种不断凋零。在这种情况下,地球发生了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变化。

自地球内部,接近地核的位置,释放出一种场。它不同于电磁波场或引力波场,这种被称作催化场的物质,一方面具有接近1000米的波长,这使得它几乎能穿透所有障碍;另一方面它还具有相当强的能量,可以携带足够的信息。同时,催化场是横波和纵波的混合场。在观测到催化场的瞬间,研究人员就发现它和地震波场极其相似,不同的是,催化场能量并不强,好像只是为了携带某种信息。

一时间也没人知道这种信息意味着什么,再加上这是战争时期,所以催化场的研究被随便交给了一个人,陈平的老师,罗刚先生。罗刚很快找到了答案,或者说,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在谈话时间还剩二十分钟的时候,李荣想到了反驳陈平的话:“也许你说的不错,这是自然选择的一部分。但大多数人类的努力只是为了活下去,而不是像你这样思想上满足就可以死而无憾。你不能把自己的理想强加给别人。”

陈平摇头笑道:“强加别人?不,我从来没有过,我只是在表述自己的观点。看吧,这就是我们不一样的地方,你和老师是想用现有的科学来快速解决人类的问题,而我则认为科学未来发展到一定手段这问题自然会解决。所以说,我们是道不同。”

“所以不相为谋?”

“哈哈,这倒不至于,毕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们这种观点,会浪费很多资源和时间,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李荣心里一动,好像抓住了什么,他侧眼看了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陈平好像没注意到李荣的小动作,只是自顾自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吗?因为我亲眼看到了这所有的变化。”

顿了顿,陈平好似回忆,也好似在缅怀:“当初催化波刚出现时,没有人在意它,甚至很多人以为它就是地震波。直到——呵,催化波,它作为催化剂催化的是整个地球!没有人能想到,催化场中携带的信息,实际上只是一种催化剂,一种能让基础粒子活性加倍的催化剂。你知道这样的后果吗?”

李荣当然知道,因为所有人都正在经历着。但陈平没有要等李荣答案的意思,他现在需要的是倾诉——还有十分钟。

“它产生的后果在粒子物理中很容易观察到,像是原子周围电子云变稀薄,电子容易脱离。反应到宏观世界就更加明显,水可以看作酸性介质——好在它还能直接饮用,本来就不稳定的臭氧不复存在——虽然臭氧层早就没了,人类细胞活性增强——换来的是寿命变短。更不用说生物物种的毁灭性消逝,仅仅两年的剧烈变动,人类总人口锐减到20亿,生物物种数量减少五分之四。即便是过了适应期,人类也只剩下30年的寿命。这是地球的负反馈调节,却是整个人类的灾难。”

“然而,”陈平音调提高半度,“与灾难伴随的是新生。由于粒子活性的增强,人类科学研究上的桎梏被打破,迎来了比21世纪还要迅猛的发展,这不是灾难,这是不可多得的良机!半年!只用了半年,聚变能源问题就被完美解决,加上更容易获取的氘氚,人类将不再被能源问题所困扰!当然,不止如此,在这个黄金年代,还有更多东西等待着人类去探寻,这是自地球诞生以来最大的机遇,能让人类接触到宇宙奥秘与本源的机遇!”

“可是老师他们呢!”陈平表情突然变得晦暗,“他们一心想着要从根本上解决催化波,却没想过这样人类会失去的更多!”

李荣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这样就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类是赞同罗教授的!”

“所以说啊,大多数人都是迷茫的,他们只在意自己活得好不好,一百年前如此,一百年后残酷的今天,更是这样。他们没有远见,所以这个时候,需要有人帮他们选择。”

“不对,你这样做不对,哪怕你是正确的都不能这样做,更何况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陈平笑了笑,很阳光的笑容,就像李荣第一次见他那样。

“无所谓对或者不对,我们相信自己能够成功,相信自己能够带领人类走向更美好的明天,这就够了。”

李荣气笑了,他无话可说,或者是说了也没什么用,否则陈平不会在这随意地和他聊天。再看了看时间,就要到了。

李荣转头对陈平说道:“听你的意思,罗教授已经失败了?”

“不能这么说,我们达成了协议,老师带着一部分人类和生物登上方舟,会进行地球参考系时间约一千年的宇宙旅行,也算是为人类留下一丝火种。”

李荣苦笑道:“果然是败了啊,陈教授真的是青出于蓝。”

或许,罗刚已经找到了解决催化场的方法,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自己的得意弟子亲手送离地球。

陈平没有理会李荣:“没有了催化场的影响,老师他们寿命说不定比我还要长,也算是求仁得仁吧。只是要麻烦李先生您,如果我们失败了,说不定李先生您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这不正是我的责任吗?”

“时间到了,不打扰您休息了,我还想去送送老师。那么,明天见。”

其实李荣最后想问一句,如果陈平他们失败了,会再走罗刚的路吗?但是想想,或许失败的时候,就是地球迎来新生的时候,也是在不久后的将来,宇宙中地球游子回家的时候。

 

陈平还是没能见到罗刚最后一面,或者说罗刚根本不想再见到陈平。方舟在昏暗的天空中留下一抹明亮的光辉,这是预兆着人类的希望之光即将到来,还是希望将随着方舟迟到一千年?也许只有时间才知道答案。不过地球永远还是这个地球,就算是满目疮痍,这也是地球进化的一部分,因为时间会抹平一切,包括人类。

-完-
科幻作品
催化
祖一鸣

学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等离子体物理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的三战的背景设计得很宏大,立意也高。也许是受限于篇幅字数的要求吧,相比之下,情节的勾勒和人物的塑造就显得薄弱了。但仍不失为一篇质量较为上乘的科幻佳作。

2018-10-19 11:05 匿名 ——

科幻设定并不算多新颖,但是整个体系是完整的,这受助于本文丰富的科学描述。不过这些描述在短篇小说中显得拖累了一些,让本文更类似于一个科普+议论文,而不是小说。人物对情节推动没有起到作用,而只是将背景和部分知识阐述出来,形象不甚鲜活,导致了故事性不足。好在议论性丰富,对未来三战世界的思辨、思想得以体现。

2018-09-05 00:28 匿名 ——

作为一篇科幻,本文设定新奇而严谨,逻辑自洽且富有思考,体现了科学技术的嬗变对人类社会结构的影响与联结这一永恒性的科幻母题,但就短篇小说这一体裁而言,本篇沉浸在大篇围绕技术建构的对话细节铺垫之间,却缺乏具体情节的推动与人物刻画,显得这篇作品“硬度”过高,是一个不小的缺憾。

2018-08-30 21:46 匿名 ——

是目前为止最硬的科幻作品,但是情节偏弱了,技术是为情节服务的,这篇还是有点重技术轻故事了。

2018-08-25 13:48 张旭 ——

这篇文章想象力充沛,对科技的发展给人类带来的危机有所探讨。故事性较弱,对设想的描述通过对话来表现,属于宏观设想强于情节塑造的一类。短篇小说需要表现宏大设定,只能以寥寥几笔点出,主要文字要放在情节上

2018-08-21 12:45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