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MY HERO
季某人   
得票 1 阅读 129 评论 0

【摘要】“我无法理解,我的妻子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去死。” “我输了。” 在民众舆论的压力下,他选择跳海。像是他能够永远溺亡在格温死前、那双幽蓝的双眸。 “我的‘父亲'又告诉我说,我是个……人工智能。” “我被他,赋予了拯救的能力。” “而我至今的27年,皆为虚影。”

MY HERO

  序

 “对不起……”

他吸进最后一丝空气后,猛地扎进了深海。

巨浪咆哮着一瞬间吞没了他,他如草芥漂向幽深的海底;他合上双目,顺从地跌入黑暗深渊……然而,等待他的却不是死亡宣判——一只大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脚踝,他猝不及防,是谁?!他睁开眼环顾四周,只看见黑黢黢的海底叠着无数尸体,不知他们在这里躺了多久,竟然丝毫没有腐烂,衣着依然光鲜,最让他惊骇的是——那一张张脸居然长得和他,一模一样……

 

一抹黑影掠过蜿蜒曲折的公路,男人单手驾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悬在车窗外抖了抖烟蒂,又重新塞回了嘴里、愤愤地呛了口烟。

“这群小子……”他脑子里的画面不断交替闪动。

“喂喂喂,何平何平。”对讲机里传出嘶哑的声音。

何平向车窗外随手一抛烟蒂,又接过旁座的对讲机,“我在。”

“你小子现在在哪儿?为什么不和警局联系?”

“H市外圈高架公路。我跟着呢……”

“哥,您别逞能。我这就派警卫,到时你报个坐标就成。”

“行。”

“不到万不可以。千万别动……”对方还未说完,何平按下了off键。

“没完没了的……”

 

车开了很久,何平揉了揉凸起的太阳穴,又重新从副驾座上的烟盒里叼起根烟。他摁着打火机的左手正欲点燃烟头,抬头远远望见前面的面包车刹了车。车里走出来三个男人,为首的男人大肆挥舞着手,指挥后头的两个男人。他俩弯着腰,搬着个大箱子,看似沉甸甸的很。

“仓库啊…”何平嘟囔了一句。随之也靠边停车,顺手拽了些树叉树叶遮掩。他随手丢下未点燃的烟,取出藏在大衣里的一把手枪,上了膛,顺手取了对讲机,随后悄声跟上前。

偌大的废弃仓库不一地堆积着像刚才那样的大箱子,十来个乌发黑眸的黄种人以及金发碧眼的白种人围坐在中央的圆桌。圆桌上摆放着的赫然是被装在黑箱中一沓沓醒目的钞票,以及若干只啤酒瓶。

刚才为首的男人缓缓打开了身旁的大箱子,里头尽是些散乱的军火零件。

果不其然!近些日子,各市警局里的旧枪支失踪和他们脱不了干系!这下是坐实了……何平心道。在此之前也不过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啊没想到。

“先生,您要的东西可全在这儿仓库里了。您的承诺……”

不是桌上的沓沓现钞?何平凝神屏气。

那位被称作为“先生”的白人手一挥,后头的小弟恭敬地递上来又一个箱子。不过,这次他们没验货。

“先生,合作愉快!”男人接过了箱子,招呼着手下走人。而“先生”一言不发、掉头就走,钻进了仓库外早已备好的小轿车的后排空座。然而车牌明显是被做过手脚的。而他的属下们不约而同地开始来回搬运这些破玩意儿上车。

趴着窗的何平叹了口气。等着那群黄种人开车扬长而去,何平猫着腰躲在一个角落。只待白人将箱子搬得所剩无几时,他掏出怀中久候的手枪,眯起一只眼瞄准了卡车车轮。

“咚咚”两声,一枪给卡车,一枪给轿车。

“谁!?”

“保护先生!”

“只有他一个!”

惊慌失措的洋人纷纷掏出自己的武器,围着轿车警惕地四处张望。他们好比是一堵人墙,猫在暗处放冷枪的何平不禁笑出了声。

一个字概括,蠢。

“他在那里!追!”嚎叫着的声响让人一下子分辨不出来是英音。

真是打脸……何平无奈地苦笑。

干什么?跑!

何平撒丫子往后跑,边退边补枪。此时他不必担心有人在背后给他来一枪,他们的目的是将货物运出H市而不是恋战。他能做到是尽量拖延时间直至老程增援,这似乎遥不可及。

“备胎换好了!你们几个蠢货快回来!”

这么快!?何平心中猛地一惊。

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前。我还有子弹!大不了以身殉国。当然,玩笑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他无畏地穿梭在枪林弹雨中,用仅剩的子弹杀掉了几个洋人下属。

哟,没想到老程教得枪法还真不赖!

“噗呲”一枚子弹穿过了他的腹部,血止不住地浸染了他的风衣。

“没想到这么疼……”他念着。

不不不不!我……以及格温!

他勉强地支起身形,没等扳动扳机的功夫,又是几枪补了上来。

对不起啊……格温。

他嘴角挂着微笑倒下了。

正在此时,一声警笛声划破了夜的寂静无声,双方拼搏的枪战声刺激着何平的耳膜。

老程!何平的眸子映出了这红蓝交替的光,他瞪大了双眼极力想要认清楚这是否是人死前的幻想。

可惜,眼前顿时间陷入了黑暗。

 

 

再次睁眼,微风从落日余晖中拂过。透过玻璃窗格,何平可以看到光线逐渐染上了鲜红。

飘忽不定的眼神渐渐聚焦在一个披着斜阳的白种女人身上,发丝也是根根沾着柔光。

她的金发、她的蓝眸,它们一个是太阳,一个是大海,一个要把他蒸发,一个要把他溺亡。

“格温!”何平几乎是脱口而出。

嘶哑一声反倒扯起了伤疾,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何平!”格温红肿的眼未来得及擦拭,“你呀你……”

何平不动声色地向格温扯出一个微笑,脸上尽显疲惫。

“哟你小子总算是醒了。”不适宜的破门声打断了情人间的耳畔私语。

进房后自知破坏气氛的程野尴尬地轻咳一声,自顾自地说道:“何平,这回可多亏了安医生妙手回春在阎王殿前抢下你这条命。你清楚这次私自出行任务的代价之大?”

“……”刚醒来他废话这么多?何平欲哭无泪。

“程,”格温轻声言道,“何刚刚从昏迷中苏醒。我想,病患总需要静养吧?这也是安医生的吩咐。”

“……也对,是我失言了。等他好了,我再来。”被下了逐客令的程野只能灰溜溜地溜走。

关门前还不忘说句俏皮话:“近墨者黑!格温,你净是拿着安医生回击我。”而他握着手机的右手不可发觉地按了下屏幕。

 

何平望着窗外,只见太阳仅剩下一道火红的边缘,它的光仍在奋力穿透越来越厚的大气层,仿佛正在愤怒地破灭。

他只觉得眼睛酸得很,挂在嘴边的一句“回房好好睡一家吧。你这几日也乏了”被仿佛有心有灵犀的格温一句“何,我先走了。你得好好静养”堵了回去。何平只得点点头默许,她在他的额上留下一个吻。

太阳已经落山,将她一同带离了这间病房。

 

深夜,床上的男人支起身,身了个懒腰,随手粗鲁地拔掉了手臂上的输液针头。

“碍事儿。”他低声道。

此时的何平完全不像是大病初愈的病号,在月光下的他更像是匹苏醒的野狼。

他翻开了小桌上的笔记本,迅速浏览了程野在白天发给他的文档。

枪支……军火贩?白人箱子里头装着是什么?

他望着屏幕的双眸泛着诡异的绿光。半晌,他合上双眼,原本的黑幕变更着还原了整个案发过程。

大半亚洲军火贩子一招声东击西吸引了大批警力去港口围剿,而剩下作为领头的小半部分带着旧枪支去和洋人交易……等等,算是贩子们全军出击,在枪支数量上的优势能做到全身而退。可偏偏为什么兵分两路?居然胆敢大张旗鼓地泄露计划等着挨打?莫不是……

何平猛地睁开眼。

果然,我需要正面迎敌。

 

 

“何先生,您的恢复程度已经能够出院了。不过仍需要拄对拐杖才能保持行走平衡,也不易进行剧烈运动、伤口怕崩。”安医生冷冷清清地声音很是有穿透力,“出院申请我尽早给您批下。”

“好。多谢了,安昀。”何平笑着谢道。

“不必客气。有事,先走了。”她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格温搀着拄着拐杖的何平刚出院,映入眼帘的是一辆正待发动的黑色轿车。坐里头的人按下了窗——程野。

“上车吧。”

几日不见,他一副为国鞠躬尽瘁的模样,胡渣直往外冒、呈着一片灰青色,脑袋上的几撮毛也焉在一起。

“大警官真是不注意仪表啊!”

“别贫,你这几天没看新闻?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你有心情在这儿给我贫?”

“什么?病患需要静养。”何平故意拖了个长音。

“真不知道?”程野在目视镜里望了眼格温,镜中人眉头微皱且摇了摇头。

“好吧,你自己看。”他将手机递给了何平。

“天才侦探在线破案!”

“震惊!他用梦解疑释惑助警方破案。”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何平不以为然,倒是被浮夸的标题党震住了。

“你小子暴露知道不?约法三章保你身份隐私,又给你足够大的自由。你给我皮得前功尽弃!你真不怕死?”

“早料到他们会出这一招,被发现也在情理之中。至少你上回也抓了不少军火贩子,以及他们和洋人的联系线索。我迟早会破案的。”

“你呀你,抓紧洗个澡吧。”

程野微不可觉的轻哼了一声。

 

等一行人到了警局,免不了被记者围堵,也有不少的路人想一睹这位“天才侦探”的真容。程野不得不为他开辟一条通道。

“格温,你先回去吧。这儿有我在。”

 

进了这警局的大门,走了这“VIP贵宾道”。程野用力踢了下何平的右小腿,以泄心头之恨——恨铁不成钢的恨。

“你疯了么!”

“你打算瞒着格温到什么时候?连安昀也知道。”

“你们是夫妻!”

何平哑口无言,半晌挤出一句:“我只希望她好。”

程野只得咽了口口水。说实在的,格温的出现的确改变了何平不少臭毛病。

“你打算怎么办?”

话锋一转,何平索性扔了拐杖,“静养。”

“静观其变,迎刃而上。”

 

何平躺在港口警匪对战的案发现场,冰冷的青石板上依稀印着褐色的血斑,连风一带,似乎也夹杂着丝丝血腥味。

“我……好像什么也看不到。”何平颤声道。

“什么!”程野扑过来抓住他的肩膀,“你再说一遍!”

“我真的……什么也看不见。”试图还原过去的何平再一次失败了——自受伤以来,超能力日渐衰弱,一开始他以为是体力下降的原因,但现在觉得,好像不完全是。安医生给他的小药丸总是让他昏昏欲睡。

 

再次醒来,床前守着的不是格温而是程野。

他似乎没了骂人的劲,一开口一句“格温被抓了”弄得何平一阵头痛。

“他们的目标是你。”

“你也太声势浩大了。”

“得意忘形了,‘天才侦探’。”不知他是在挖苦还是什么的,程野像个机器人一样的说话。

“洋人主动约见你,在你家。”

 

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自家大门口,被“请”家的滋味难形容。

“我安排了狙击手,你自己注意。”程野拍了拍何平的肩膀,“下次别再吃这么多安眠药了。瞎折腾。”这句话像是卡带了一样。何平也管不了太多,大步迈入自家大门。

“大侦探,你终于来了啊!让我好等。”那位“先生”蹩脚的汉语起得人一身鸡皮疙瘩。

何平没有回答而是眼睛死盯着被洋人反绑着的格温。

“哦我知道何在心疼贵夫人。我想,你们需要打声招呼。”

“先生”招了招手,亲卫撕下来格温嘴上的胶带。

“你快去死!上吊溺海毒药什么行!”格温并不为何平的到来而惊喜、惊慌亦或是不安,“用你能够死去的方式去死。”

她知道什么了?

胶带又封了回去。

屋子里一片死寂。

“大先生”拿起茶几上的一把枪摩挲着:“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谁?你是谁?”

何平不动声色地挪近了几步,“我知道你很想知道,哈……”在一阵近乎疯狂的大笑之后,“大先生”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屋子中间的吊灯下,那是一张何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那张脸慢慢靠近何平,再近,就像一个人在照镜子,分不清哪个是人,哪个是像,怎么会这样?!

“不知生,焉知死;不知死,焉知生,哈……”就在所有人愣神的时候,“大先生”说完一段疯话便扣动了扳机,枪里的子弹穿透了他自己的头颅!同时,绑着格温的打手折断了她的脖子,眼睁睁看着爱妻死在自己面前的何平好不绝望!格温睁着水蓝色的大眼睛不甘死盯着何平,几声呜咽和几下颤抖过后彻底结束了这条年轻的生命。

“亲卫们”遇何平视若无睹,在房子里的四下角落撒了大把大把的汽油。

男人丢下一根点燃的火柴,破窗而逃。霎时间,火光大作,熊熊烈火包围着他,外头的枪响与他毫无干系。他抱着格温散着余温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他又被就活了。这下,床边连程野也不见了。

逃出医院的何平绝望地在夕阳下踩着影子,走向了海平线。

他不能焚烧于太阳,那就沉溺于大海。

 

在幽暗的深渊中,过去和未来错杂着,他看到他睡着的时候,安医生进过他的病房,从病床底下拉出了一个木箱子,缓缓打开,里面有一沓泛黄的纸。

何平极力想要看清手稿上的内容:

我儿何平:

    如果你正在读这段话,你已经死了。我是未来AI科技的创始人,我们正在竭尽全力尝试新的方案来激发你最大的潜能。我已年过半百,虚度二十年光阴在人工智能的研究上。无妻无子,你算是我半个儿子。

    我不知道这段信息会出现在你的世界的何处,因为此时我早已离开人世了。能告诉你的是,我重启了复制功能。能再生无数个你,只要前一个亡故。而你,作为拥有丰富感情的AI,具有独立的人格。你是,这个世界英雄!

我的初衷是将你改造成为“侦探型AI”,无意遭歹人强夺。他们必然会以各种方式进入你的世界,打乱你的生活。我信,你能度过去。

    之所以这么自信,也该放在最后解释她——格温,你的“妻子”。在我的设计之下你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她是你的“监管者”。在你的世界,自毁就是重生。

能看到这里的你,想必已经成功了。

请你,再次,醒来吧!

                                      你的父亲

    

巨大的信息量简直快要炸爆了何平的脑袋,他无法接受自己是个“机器人”的现实,更对自己所在世界存在种种疑惑未解、百爪挠心。

此时的安昀正望着何平的方向,一动不动,连睫毛也不曾闪一下。

难不成……她看得见。

何平在安昀的注视下,意识渐渐消逝。

他的唇一张一合,似乎还有未说出口的话。

 

-完-
科幻作品
MY HERO
季某人

学校:市光学校 中学部

学历:初中

专业:学习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小说文笔很不错,很有电影的画面感,这对于悬疑情节是一项加分点。但整个故事思想性略显不够,希望继续努力。

2018-11-01 13:14 匿名 ——

融合了悬疑,激战,情感,人工智能的作品。故事容量比较大,短篇难以容纳,作者采用分节来略去不重要的信息,比较好。结局让人想到《月球》,但主人公截然不同。

2018-10-30 23:49 周敬之 ——

故事极为流畅,语言也有自己的风格,超能力的设定也能接受,虽然最后再一次逆转,依然不失为一篇较为优秀的科幻习作。

2018-10-29 19:50 匿名 ——

人物个性鲜明,情节完整度和丰富程度基本过关。铺垫内容稍显凌乱,线索不明,应当注意服务读者理解,避免突兀。就设定方面,希望再展开描述。

2018-10-29 11:4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