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概率事件
允粟   
得票 3 阅读 272 评论 1

【摘要】完美数据也许都是大面积的灰色,差不多的人和差不多的人过着差不多的日子,轻易地随意地放弃了许多。 不肯妥协的,不肯跟从的,不肯随波逐流的小概率也许才真的活着。 它们被他们运用着,谁知道呢,也许他们被它们操纵着。

小概率事件

天是灰的,一直都是。

树是灰的,早已也是。

人也是灰的,数据库里是一串灰色的编码,数据库外则是一个灰色的影子,他们循着数理逻辑,跟随数理伦理,匆匆地生活,匆匆地衰老,匆匆地成为数据库里的灰色文件夹。 

冰川消融期带走了数亿条人命,不少生物就此绝迹,蓝色的星球渐渐转灰。

备选星球计划又让几十万人离开了,而且一批批走的都是有热忱的年轻人。

数百年来,人类不婚率高,生育率低,人口断层式的下降更让这颗星球没了希望。

政客的游说和科学家的理论都不能刺激人口增长。不得已,当局启动了稳固繁衍机制,希望通过此机制促使适育的单身男女与合适的人选婚配,繁衍更多的人口。

稳固繁衍机制有一个神秘又亲民的简称——缘分。

经济能力较低的青年及资深青年最先接受了缘分,进入了婚姻,毕竟凑在一起过日子费用更低廉。

渐渐地,缘分成了如通勤航班、知识芯片、富氧气囊一样普遍的政府福利——必须得强调一点,福利只提供给能贡献人口的群体。

人类的生命确实延长了很多,但最佳生育期并未增长,而且由于环境恶劣变得更短。

女人过了35岁就不在政府福利范围了,男人则不同,男人和女人的生理结构不一样,生育期相对要长的多。

 

匡男将牵起敏女手的那一瞬,我让干预机1号出场,绊了他一下。

敏女将挽住匡男胳膊的那一刻,我让干预机2号斜插,把他们分开了。

笑意仍存于两人眼里眉间,额头抵在一起了。贴近,又贴近了一些。

我不允许再有进一步发展,于是将一公里内可调用的设备全召来了。

我即将发出的指令很简单——拆散他们!

我在恶作剧?没有。

我是情敌?不是。

据说研发我的时候只是为了取乐。

最初使用我的实验匹配方也只是纯粹消遣,可是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好。几经实验,我的高匹配算法和高成功率引起了官方的注意。

为了推广人口,当局迅速将我纳入了适育人群福利体制。

是的,我就是稳固繁衍机制,简称缘分。

我给每一位单身男女匹配最合适的另一半,我的算法很精妙,双方的每个细节都般配,样貌身材,学历工作,谈吐举止,爱好口味,信仰禁忌,门第背景,地位家产,甚至眼睛的颜色,说话的腔调……

我的手段很高明,人们相信那是真正的偶遇。

我设置的场景中,人们相信所遇之人就是生命中的另一半。

我给每一串数据取名某男或某女,竭力为他们选择最合适的伴侣,高效精准地将一串数据配给另一串数据,于是他们巧合相遇,融洽相处,步入婚姻,开始生育。

我的执行度极高,成功概率极高,完成的匹配数据让当局很满意。

 

匡男的生育期还很长,所受教育程度高,阅历丰富,性格温厚,资产可观,相貌不俗,按我的审核标准算得一个A+资源。敏女则不然,她没有名牌机构的教育证书,工作一般,远离社交圈,不喜拓人脉,算不上讨人喜欢,也不想去讨人喜欢,长相至多算不难看而已,若在从前也只能划入C-,何况她现在已超过了35岁,不能享受我的服务了。

发出指令前,我再读敏女的数据:名牌服饰箱包车辆都没有,却花了不少钱去买旧时代的纸质书籍;很少修饰化妆做发型,还自己尝试修理电器和设计家具;几乎不买新兴的光电磁设备,倒宁愿坐上慢速老列车去看偏僻的博物馆,一看就是一整天。在适育年龄曾三次拒绝我设计的缘分,送上门的男人全被她否了。到这般年纪可别怨我,连政府都拋弃她了。

老物件,旧时代,陈年货,复古观,这些就是敏女的偏好,就算去掉所有新时代优等女性的标准,她还是不够好,太不够好了。

我得把匡男这个A+男人拯救出来,不能浪费在这样的超龄C-女性手里。再核算一遍,两人匹配度实在太低。

我在数据库里回溯了许久,看能否找到先例,旧时代的灰姑娘?

不,她只是个老姑娘。

于是我果断下达指令——拆散他们!

在连续遭遇被酒烫,被鸟啄,被雪糕袭击,被坠物误伤,被童车撞,被巡警临讯后,他们终于结束了这一天的约会。

经过如此多的波折,没让他们心焦气恼,眼里的暖意倒是浓了些。

这?大约是好脾气?

 

我的计算和匹配是有道理的,我洞悉人类的需求。

什么人般配,什么性格合适,什么家族相当,什么行业有契合点,我比人类更明白。

经过我的精算匹配后,匡男第二天就遇到了雪女,她年轻貌美,妩媚可人,曾任大学啦啦队长,是个惹眼的A+资源。

我为他们设计了一场浪漫的小车祸,雪女娇媚地卧在了匡男的飞行器前。不出所料,匡男果然很绅士地帮她检修飞行器。

不过仅此而已。睡美人多次出言逗引无果,匡男只致力于修理,修好就离开了。

我不愿放弃这个A+男人,于是更聚力于此,为他的精算和匹配投入更多。

我集中资源在一个人身上,那么,其他人怎么办?其他人的缘分如何操作?

其他人当然是照常算,照常配,照常撮合,照常派送缘分。差不多的人配给差不多的人,据我调看的数据,一切如常。

接下来,精明睿智的家族企业经营者芳女,博闻广见的三博士学位婷女和温柔娇俏的学童导师玲女都由我设计与匡男相识,她们都对他印象颇佳,很有继续交往的意愿。

可是匡男却一一回绝,并明确告知心有所属,已然准备周末在他们初次相遇的博物馆向敏女求婚了。

这?大约是专注?

 

到了这个阶段,我得竭尽全力才行,否则一个A+优质男配给了育龄外的C-差等女,婚育匹配概率就不完美了。这之于我,之于研发我的精算系统,之于促生人口的目标都是不可弥合的裂纹。

在匡男预备求婚的当天,我调动了大批资源,包括17台干预机,9台真人版机器人,6部模拟烟弹仪和5个备选A+优质女。

经过布局,设计好的戏码会让他们互生恶感,接着扩大厌憎,继而产生怨恨,彻底分道扬镳。最终,让我圆满地挽救这个A+资源。

博物馆的能源已被控制,疏散通道已安插人手,突发变故已布置到位,各项回馈数据都令我满意,一切尽在掌握。

只等那个时刻到来,只等那个拆散他们的切入点到来。

 

门开了,我如临大敌。

进来的却是一个极优美极优雅的身影,即便年老发白,她仍是极文雅极秀美的。

我迅速读取她的资料,雯女,147岁,A+女性,拥有A+婚姻。她美满的婚姻当然也由我设计,那是两个A+资源组成的婚姻,人人称羡。

一个小女孩跟了进来,“太奶奶,你又来这里呀。又去看农科馆吗?我都看厌了。”

“那你自己逛吧,我随便看看”,雯女温柔地回答孩子。

小女孩嘟囔着:“随便看,随便看,肯定还是去农科馆。”

雯女没注意她的话,自己上了扶梯,果然径直走去农科馆。

那里有什么?我好奇起来,派了两台干预机跟去探视。

雯女走到一棵龙眼树标本下,痴痴地看着这棵绿树。

“太奶奶”,小女孩也来了这里,“你为什么常常看这棵树呀?”

雯女似乎耽在遥远的梦里,过了一会才醒来,“没什么。”

小女孩撅嘴,“你上次说告诉我的,说再来这里就讲的。”

雯女一怔,“是么?”

小女孩追问:“这棵树到底有什么特别?外面的树是灰色的,这里的树是绿的,可是这馆里的树全是绿的呀,你怎么老看这一棵?你说嘛!”

雯女轻叹:“那……我说个故事你听吧。”

小女孩拍手笑道:“好,我爱听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子,她很爱吃龙眼,可是树生的果实越来越少,到后来能吃到的只有复育的。有一个男孩子,他……”

小女孩插言道:“我猜他们是彼此喜欢的。”

雯女微微一笑,“是,他们彼此喜欢。那个男孩子念的是农科,他说要为……为她重新种出龙眼树,再吃到树生的龙眼。”

“真的树?绿的树?不是灰色那些?树生的?太奶奶,你吃过树生的果子吗?你见过真的树吗?”

“是的,很久很久以前。”

“他种出来了?”

“种出来了。”

“真的?在哪?”

“不是在这里”,雯女怅然垂下头,“他去了别的星球。”

“备选星球计划?”小女孩眼睛一亮,“听说他们要重建一个地球。”

雯女轻抚眼前的标本,“听说他种出了龙眼树。”

“那我以后也能吃树上的果子啦!”小女孩跑开去细看其他果树。

雯女仍定定地站在那里,眼睛失了光彩,慢慢涌上潮水,轻声自语:“我为什么不跟你去呢?为什么不跟你去?都说他更好,都说你配不上我,都说我会更幸福,我为什么要听别人的?”

是的,我多次干预过她与一个穷小子的交往。是个B-男人,家世门第都上不得台面,他参与备选星球计划,到寒苦外星做了首批开荒人。想不到过了一百多年,雯女竟然还想着他。

这?大约是念旧?

 

“我没一天不惦着你,没一天不后悔我的决定”,雯女的声音哽了,“再给我选一次,我一定跟你去。不管有多少阻碍,不管什么配不配,我心里的人是谁不该由我自己做主吗?”

她轻抚树干,无声地垂泪,“都说我嫁得好过得好,只有我知道我早已死了。你走的那一天我已经死了。”

我配的不对?我是强拆了她和那个穷小子,可是他们的匹配概率太低,不适婚配呀。

我调出毅男的数据再次与雯女做匹配精算——不配!

换种算法再来——不配!

再换算法配比——不配!

连换17种算法——不配!

B-男人就是不和A+女人相配的,我简直想把匹配数据塞给雯女。

我给她配的是最好的男伴,家世财富,样貌性格样样都最好,最与她相配。

她却穷尽一生想着那个穷小子。

这?大约是执拗?

 

我怎么会错?我没算错,一次也没有。

我怎么会错?我的成功匹配率是完美的。

我怎么会错?就是应该把差不多的人配给差不多的人。

我怎么会错?为了反证正确率,我不断读取匹配成功的数据库来增强信心。

我没错,我没算错。

参观者陆续进馆了,人越来越多。我从他们身上也收获到信心,这里有九对,二楼有七对,扶梯上老少三代都是——全是我匹配成功的。

都对,都对。我读着像一张张脸孔一串串数据,慢慢恢复起信心。

是的,他们都配对成功了,都是差不多的人配给差不多的人。

等一等。

难道这就是原因吗?

我又读取了这些天仍在匹配着的数据——一切如常,算法匹配的缘分都被接受了,没有任何异动。

是的。差不多的人和差不多的人,他们很愿意接受稳固繁衍机制,他们很轻易就接受计算出的缘分,他们很容易就成为排在流水线上的灰色数据。

差不多的人——回溯那些不被接受的缘分,那些被我拆掉的不般配,他们不是差不多的人。他们不肯做差不多的人,他们不肯随波逐流,不肯跟差不多的人过差不多的日子。

这?大约是另类?

 

匡男和敏女进馆了,预警传来。两台干预机按计划向他们靠近,准备第一步。

我的计划要不要停一停?匹配算法是不是可以有例外?匡男和敏女是差不多的人吗?

我还没有决定,干预机和机器人已按计划执行了,它们制造了小范围的骚乱。匡男莫名其妙地连摔了三跤,还粗鲁地把敏女推倒在一座石像脚下,她的发辫也被挂在了石像的脚趾上。

惊愕,愤怒,争吵,不欢而散,这是我测算的预期效果,就算此刻没散还有下一个步骤候着他们。

谁知敏女完全不同于我的计算,她头发散乱,处境狼狈,却坐在那里笑了出来,仿佛经历的不是尴尬而是快活。

匡男也笑了起来,从石像脚趾上解下她的辫子。

她把手递给他,他却没有拉起她,而是顺势而下跪在了地上,这就向她求婚了。

我的计划还没开始,匡男的计划却直达终点了。所有的设备都不知如何继续,各种询问数据一起涌向我。我需要时间重新设计方案。

而现场的参观者纷纷加入了匡男的计划,他们叫着,笑着,欢呼着,要求敏女答应他。

雯女和那个孩子也在人丛中看这场求婚。小女孩大声喊着:“快答应他!”雯女只是静静地打量他们。

敏女害羞地点点头,匡男抱住了她。整个博物馆欢腾一片。各种设备不断催促我的指令,它们等着新计划去拆散他们。

“真好!真好!”小女孩快活地嚷着。

雯女只点点头,淡淡地说:“希望他们能在一起。”

“太奶奶怎么这样说?你不赞成他们?”

“那姑娘的裙子很旧了,鞋子也是便宜货,那男人的衣衫却很昂贵。”

“这有什么关系?”

“他们的生活相差太多,我怕他们因为不般配而分开”,雯女的目光一直跟着匡男和敏女,她轻轻叹气,“我希望他们真的能在一起。”

随着雯女忧伤的背影渐渐消失,我又收到数百条要求指令的数据。

计算,计算。是的,我正在计算。

我同资源分配机制、生物迁移机制、水体排污机制一样不停地计算着,被人类运用着。

真的吗?他们运用着我们?谁知道呢,也许是我们操控着他们。

短暂停顿后,我发出指令——解除拆散计划。

是的,我损失了一个A+资源,完美的婚姻匹配数据要留下缺口了。

没关系吧。我算了算,这只是小概率事件。

这,大约是爱情。


THE END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我要评论
阿静 2018-08-22 10:24
恭喜匡男和敏女,在百般阻绕后,终于有情人终成卷属!爱情是小概率事件吗?只是很难在适当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大胆去追求爱的权力!
科幻作品
小概率事件
允粟

学校:广告公司

学历:本科

专业:信息管理

职业:文字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对于“爱情”是什么,作者用自己的科幻小说写作方式做出了一种诠释——小概率事件。但是全文情感资源匹配不算很新的科幻创意,文学性也比较口语化,还可以在这个思路下写得更好。

2018-09-14 18:11 匿名 ——

说立意不足的要求不要太高,这么短的字数下作者已经驾驶的很好了,观点很鲜明,缘分不是可以强迫的,幸福是建立在双方意愿而不是物质之上的,是很好的科幻小品文。

2018-09-14 08:56 李雷 ——

语言流畅,情节完整,立意较为老套,故事展开不足。

2018-08-28 17:57 匿名 ——

立意比较陈旧,情节设计也无甚新颖之处,语言方面有所追求,但沉溺于造作,缺乏简洁和力度,整体上需要加强思辨能力。

2018-08-22 00:5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