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麦田
问津月    来源社团:蓝天剧社
得票 1 阅读 111 评论 0

【摘要】从小驻守在麦田的爱莲在失去了陪伴自己的AI史蒂文后,出现了精神上的问题,她前往“中心区域”寻求治疗,然而,她在人类聚居的“星球”中却见证了一场近乎荒谬的集体行动。本文从科技对社会的异化的角度,反思一种盲目变革,速度至上的技术逻辑。

自爱莲记事以来,麦田就被丢弃在那里。

爱莲记不清自己曾多少次目睹着金黄的麦浪被巨型收割机吞入腹中。她居住在监测站里,坐落在麦田中央的一栋白色小楼。爱莲每天用米尺测量小麦的长势,用钢笔记录天候的变化。这些数据不用向谁汇报,却是必要的工作。工作很轻松,唯一的敌人就是孤独。

史蒂文和瑞秋都是监测站的AI,直到两年前都还陪在爱莲身边,但如今只剩下了瑞秋。史蒂文被淘汰了——它说话腔调十足、富有情趣以致于效率不让人满意。在上次例行更新中,它的核心组件被整合进了瑞秋,宣告报废。

史蒂文消失得毫无征兆,甚至没被记录在更新日志中,这让爱莲痛苦了很久。那段时间里,新的墨迹不再出现,爱莲闭门不出。她跪在床上疯了似地翻看书页发黄的《哈姆雷特》。瑞秋不知所措。

“史蒂文只是和我融为一体了。”声音像一团揉皱的牛皮纸,却是瑞秋尽力表达出来的关心。“他还在。”

“或许吧……”经过瑞秋的劝解,爱莲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她继续着监测站的工作,只是偶尔爬到瞭望塔的顶层,心不在焉地望着麦浪尽头的夕阳。等到太阳落幕,就闷在屋里把读了不知多少遍的书再读一遍。她很少笑了,食欲有消退的迹象。

这样过了快一年的时间,屋顶的风勺转了不知道几圈,小麦已经第三次成熟,向晚的风席卷而来,让爱莲披上了许久未穿的皮夹克。爱莲不在日志上写字了,她开始绘画,她起初画的是空旷无人的原野和宛如燃烧的黄昏,可渐渐地,画面上开始出现了人的踪影。起初只有一个人,是爱莲自己,在夕阳的背影下茕茕孑立。到了后来,画面中出现了一对男女牵着爱莲的手和她一起向着阳光飞奔。他们面容模糊,身形高出爱莲半头,让人看不出身份。

“他们是谁?”瑞秋问道。

“不知道。”爱莲盯着日志上石墨的斑纹出神。“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些想他们了。”

瑞秋猜测那是她的父母,然而他们互相之间见过面吗?瑞秋没有答案,她向上级数据库发送的请求没有回应,瑞秋也束手无措了。

情况变得更糟。

爱莲晚上开始说梦话,她大声地呼喊求救,一天晚上会惊醒两次。她在麦田的工作也开始出现幻觉,有时候会突然指着麦田里的某个地方。

“那里有人!”她惊慌得手里的记录本也跌在地上,逃回监测站中自己的小屋里。瑞秋觉得她患了精神疾病。

“你需要去中心区域一趟,你现在精神过敏。”

“我想……也是……”

“我会备好行李,你走着去,必须尽快接受治疗。”

就这样,爱莲沿着麦田中唯一的小路赶往中心区域。除了食物和水,还带了半册没有封面的《尤利西斯》。一架小巧的旋翼无人机帮她驮好了东西。

正午。气温在25℃左右。回首已经望不到监测站的影子,向前,中心区域仍然遥遥无期。环绕四周的只有温热的空气以及这似乎没有尽头的麦田。麦子长到了齐腰的高度,在太阳的炙烤下散发着相当浓郁的麦香,饱满的麦仁儿快要撑爆荚壳。只是这无垠的麦地中,所有的麦子都长得一个样,无论长势或株型,连细叶上的纹理也是同个模具中倒出的。正午,一派丰收景象的麦地,让人却有些悚然。

远空一阵轰响,高空的气流被撕裂了,一艘乌云般的“空梭”在云层中翻涌而过。黑压压的飞船倏地一下消失在了视野的尽头。梭身转瞬即逝,随之降落的是均匀有序的水珠,在麦田上降起骤雨。爱莲继续前进,对这司空见惯的景象没有丝毫感想。

“还要多久?”太阳西斜了两次,昨晚缩在睡袋中直到下半夜才战战兢兢地入睡。温度下降了许多,爱莲披上了皮夹克后仍然感到手指发凉,但她只能畏畏缩缩地继续前进。

“有人!”爱莲在麦浪中看到了人影。“我到底是怎么了!”她为自己的精神疾病感到懊恼,然而,远处的阴影却向她挥了挥手。

爱莲探起头。

远处传来了呼喊。他向爱莲招手。爱莲看到了男人的手势,就加快了步伐。等到跑近了,爱莲看到男人身边停着架漆成灰色的空梭。

“你从哪里来的?”

“监测站。我叫爱莲”爱莲说着手指向了自己来时的小路。“那边的监测站。”

“几号监测站?我从来没见过你呢。”

“不知道。”爱莲有些慌张。“就是那边的那个监测站!”

“……总之是要去中心区域吧,要不要搭我的便车。”

“那多谢了。我是不是有些神经过敏。不要嫌弃。”

男人疑惑地弯了弯眉毛。

“……就是会出现幻觉,总感觉有人在自己身边。”

“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男人听后笑了起来,他启动了飞船后就深深地靠在座椅上。“咱们这些‘网外’做事的,一年能见到几个人?不要说幻觉了,被逼疯的也是有的。像今天这样能遇到你。真让人高兴。”

“我。也是。”爱莲敷衍地应着,之后,舱内陷入了一阵沉默。飞船自顾自地飞速行驶,窗外,蔓延到远方的小麦连成了一台绵延的光带,让爱莲昏昏欲睡。

“爱莲。我们已经飞越了整个半球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爱莲倚着玻璃窗已陷入浅梦,男人叫醒了她。“马上到了。”

麦田骤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混凝土的银灰色。透过挡风窗,在地平线的尽头是个庞大无垠的透明球面倒扣在地表上,球顶没入云端,球身则横跨过去一个大都会的纵幅,远远地可以看球面中的黑瓤和微微发散的淡蓝色光芒。爱莲瞪大了双眼。

“外面都是这样的地方吗?”爱莲期待地望着男人。

男人听后哭笑不得。

“地球上唯一的‘线上’世界就在那里,我们叫她‘星球’。看到了吗?那些黑乎乎的东西。”男人指了指远处。“世界上所有的灵魂都住在里面……”

“永恒,永远。”

道路开始变化,从混凝土变成柏油路,再从柏油路变成合金制成的大型栈道,专门供小型飞行器穿行。空梭沿着“星球”的外围绕了十几公里,在球面的基部停靠了下来。这是球面与地球表面接壤的部分,围成环状的紫灰色建筑群经由数以万计的管道连接着“星球”与球体外的世界。

“换言之,如果说‘星球’是一个细胞,那么环绕着细胞四周的数百个接壤点就构成了一层细胞膜,无论内部环境的维护,或是内外的物质交换都要由细胞膜来完成。”男人指着建筑群外侧数十米高的白色“19”号标记向爱莲解释道。靠近地表的84号舱门打开了,空梭被接纳进了接壤点。载具把二人放在了接待大厅门口后就被引导向了机库。

“我叫雷泽尔。就此告别吧。”

爱莲把尤利西斯从行李中抽了出来,攥在手边。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她来引导吧!我先走了。”他消失在了终端机吐出的胶囊中,被送进了“星球”的内部。

爱莲有些茫然地挥了挥手。在这里她好像没再产生幻觉,却觉得四面封闭的墙体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一阵剧烈的眩晕袭来,四周的荧光灯摇曳了起来只到相互勾连成了一张网将爱莲捕获。爱莲尽力地控制着晕眩的痛苦,她死命地盯住眼前的终端,踉跄地向前走近。

“你好!年轻的女孩,我能为你做些什么?”AI跳了出来,它的投影正好冒在爱莲面前,吓了她一跳。她虚弱地捂住胸口,感到身心俱疲。

“抱歉,吓到您了!”AI观察着爱莲的表现。“您很少来中心区域吧?我们好像没登记过您的相貌数据。”

“是……很少……我好像出了些问题……请帮帮我……”

“交给我。把您的手掌伸出来好吗?”AI的声音温和了许多。

“好……”爱莲探出手,一束光扫过她的手掌。

“确认了您的身份信息!”AI发出了喜悦的声音。“爱莲小姐,欢迎来到‘星球’,我不得不称赞您在1913号监测站的工作,您的工作孤独、重复却是维持‘星球’正常运转必不可少的,请允许我代表‘星球’的居民向您表达敬意。”

“没没……有。”爱莲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可以开始了吗……”

“好的。那么,我这里拿到了瑞秋的报告,她说你最近经常出现幻觉,是这样吗?”

“嗯。”爱莲用力地点了点头。“总之,我是感觉麦田里有人在等我,他又不敢出来,一直偷偷地看着我……”

“好的,我会送您到心理医生那里,请站到我跟前……”

爱莲向前一步便被一具白色胶囊吞了进去,一瞬间眼前完全漆黑了下来,让她惊惶地抱紧了双臂,但很快胶囊逐渐透明,直到可以清晰地望见外面的景象。循着一条轨道,胶囊正匀速地绕着“星球”的外层球体移动。放眼望去,数量可能上万的黑色方块堆积在“星球”中央,这些黑色的物体有些垒成了伟岸的尖塔,有些则细致地仿照东方神庙,一座漆黑的巨钟闪过眼前,而在“星球”的另一端,可以看到通体黝黑的女神高举火炬,。

在爱莲惊叹之余,胶囊开始坠速,并最终停了下来。腔体打开,房间布置得温和而整洁,一个医生模样的女人亲切地打着招呼。

“爱莲,请坐。”

“好……”

“你的情况我通过瑞秋已经了解了……”

“医生我到底怎么了……我……”

“‘网外症候’!”医生垂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身前的电子档案,上面,爱莲的信息滚动而过。“在监测员中有接近80%的发病率,比较常见……”

“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缺乏社会接触;长期从事重复枯燥的工作;由AI抚养长大造成的人格稳定性低下。”

 爱莲沉默了。她尝试去思考女人的话,却感到愈发困惑,她刚想再问些什么,女人却打了个抱歉的手势。

“那么,诊疗到此为止,接下来只要接受治疗……”

“这就结束了吗?才刚过了一分钟吧。”

“对啊!已经一分钟了!”女人惊讶万分。“接下来你只要接受治疗就好了。”

“太快了……”爱莲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接受治疗,你会康复的。”医生在虚空中挥了下手,一个界面凭空出现。“该走了……”她自言自语着接着消失在爱莲的眼前。

“太快了。”爱莲的眼前突然浮现出麦田的景色,她想起了小麦周而复始的生长与太阳平静的东升西落。眩晕感演奏到了最强烈的部分,她捂着头,蹲在地上。

“过来吧!连接到‘星球’,爱莲。”AI对人类的模仿简直惟妙惟肖。

爱莲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她踉跄着起身,冲到了AI面前。

“躺好。一开始可能会有些不适应,但过上5秒就会好的。”一套半包裹头部的终端戴在了爱莲头上。她的右臂缠上了一个塑料质地的袖套,在轻微的刺痛后,营养液连接进了她的血液循环。

“临时连接许可已经确认。爱莲,出发吧。”

“爸爸,妈妈……”爱莲祈祷般地念着。

“通行!”

烟花一闪般的剧痛后,感知消失了。爱莲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剧烈的加速感。那种感觉仿佛把神经拧在一起,挤入一条纤细的细管,压缩成一道光。她的确变成了一道光。

她看到了身边无尽乱舞的光弧,那些光线分错交织,色彩纷呈又眼花缭乱,让爱莲迷了路。她横冲直撞,在无数个相似的通道间无法解脱地自我追逐,她看到了自己,与自己连接,几乎将要结成自我泯灭的莫比乌斯。还好,两道淡黄色的光找到了她,把她裹在怀里。他们带她一起冲向了一片黑色的王国,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在黑色的储存介质中,她们并肩漫步,以三千公里每秒的速度,她们相互耦合交谈甚欢,她们在光容中游乐,在上亿个纤薄的芯片中交换着彼此的思念。

在这里,时间被揉碎了,或者说对于光而言时间已经无关紧要。裹挟着生命前进的是堆积推搡的信息与加速的渴望,拥挤,温暖,混乱,一致。爱莲忘记了自我的存在,仿佛她自出生时便只是一道光,击穿了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宛如绝对自由地行走在这座宏伟的“星球”。

短暂逗留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向着“星球”的中心飞驰而去,在那里所有的灵魂汇聚一堂,他们不分彼此在此刻选择融合了起来,变得无比地炽热滚烫,借着这短暂的疯狂与幻灭,他们将按照计划挣脱黑色固体——人类最后的束缚。他们未能满足,在“星球”的正中心架好了激光发射塔,经由那里,所有灵魂将飞越“星球”,进入宇宙真空,自此获得精神的永恒与超越。所有的光凝固在了一点,挤压在纤微的尖端中即将释放——

“治疗结束……”AI的声音刚落,爱莲仿佛从一场噩梦中惊醒,剧烈地喘息着,她满头大汗,发疯了似地把终端从头上拽下来,砸到了地上。终端发出了清脆的撕裂声。

“冷静!爱莲!冷静!”

爱莲从平台上翻下身来,恐慌地四处寻找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

“窗户!打开窗户,让我看到‘星球’的样子,打开窗户!”

“可是……”

“快点!打开它!打开!”

“好的,如你所愿。”

身边的一面墙渐渐变得透明,爱莲猛地趴了上去。远处,在整座“星球”的中心,一道五彩斑斓的光喷涌而出,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向着太空的方向扎去,无所畏惧也一无所知,它穿透了厚重的云层,在大气中一往无前,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为什么。”爱莲跪倒在地上。

“缓慢让人恐惧;不同产生仇恨;肉体带来禁锢。”

爱莲静静地咀嚼了这一刻很久。

“我要回到我的麦田去。”

……

当爱莲再次站到麦田间的小道,她向着宇宙的方向久久地凝望,那里有一道光束,仍在前行,却失去了归属,或许终将被黑洞吞噬殆尽。当她这么想时,身边的小麦开始疯狂地生长,像是要追逐那道惊艳的光而去,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攒动,直到他们脆弱的根系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植株,黄金一般耀眼的麦田以光的速度枯萎了,他们倒伏在地,再也爬不起身,数月之后化为一望无际沉默的碳灰。

-完-
科幻作品
麦田
问津月

学校:华中科技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社会学

社团:蓝天剧社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章的环境描写比较细致生动,展现了麦田及星球的迥异图景,文笔上有值得肯定之处。但情节设置上相对简单,现实中的寂寞与网络中的喧嚣并不是新点子。文章在主题的揭示上比较晦涩,人物和场景在主题的笼罩下有符号化的倾向。

2018-10-17 14:09 匿名 ——

作者的对话描写是最大的软肋,部分段落翻译腔严重,扬长避短应该能有更快的进步

2018-10-10 23:54 匿名 ——

文字流畅,场景塑造成功,有画面感和宏大感,人物感受描绘形象化,全文基本没有逻辑,意识流,主旨不是思考一下就能看出来的_(:з」∠)_

2018-10-08 22:45 匿名 ——

内容流畅,刻画生动。遗憾的是,虽然大致能领会作者想要传达的主题,但是文章的表述还是应该更加清楚。

2018-10-07 15:19 杨枫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