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伊芙琳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来源社团: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得票 40 阅读 443 评论 6

【摘要】首先,主人公和女机器人相遇在一个舞会上,她负责弹奏古典钢琴乐 之后他一直去那里听她弹奏,和她聊天,两人走进了不少。中间可以叙述一下,男人的家庭关系面临破裂。 皮尔斯的家庭破裂 离婚了,他的妻子骂他是疯子,皮尔斯要取得女儿的抚养权,但是最后法院判定,他无法取得该权利。 突然有一天机器人消失了,他问着侍者他去哪里了。侍者说例行检查发现了她存在不必要的思想,就去销毁了。 他急匆匆的赶过去,一排排这个型号

皮尔斯坐在帝国大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眼中一片茫然。

隐约的音乐声传来,那音乐似乎带着一股魔力,让皮尔斯的眼中燃起一道光彩。

巴黎最后的探戈!这弹奏的技巧……是谁能把这复杂繁复的乐章表现得如此细腻感人?

凭着一个音乐评论家的直觉,皮尔斯相信在钢琴前正端坐着一位百年难遇的天才。他站起身,循着音乐声快步穿过大厅。

女孩的双手轻抚斯坦威,乐曲在低音中沉寂。

演奏者转过身,看着皮尔斯。她的声音清澈而温和,却绝非人类的声音:“《巴黎最后的探戈》,先生,您也喜欢这首曲子吗?”

皮尔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竟是一台机器人:“真是没想到!我的意思是,你的主要功能是弹奏钢琴吧?”

 “是的,先生。”

 “你音乐中的那些放纵,绝望和失落。你究竟如何做到的?”

机器人:“模仿,先生。我从网络中摘取了该乐曲的34个不同版本,进行融合形成了第35个版本,也就是我弹奏的版本。”

皮尔斯摇着头,感叹着疯狂的世界:“所以你根本不认为这是一门艺术。”

机器人:“我的设计者谷歌公司对艺术的定义为:人类的反射弧。艺术是人类的定义,对我们而言,艺术只是语句,电压,力度的集合。”

她的话让皮尔斯笑了起来。

“您笑什么?”

“我想起一句话,生命只是基因,蛋白质的集合。和你这一句倒是很般配”

科技就是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把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呵呵,我们就不要谈论这个了。我想听听你其他的作品。”

钢琴的旋律再次响起……

男人缓缓睁开双眼,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他从未有感到如此满足过:“我叫皮尔斯,罗伯特·唐尼·皮尔斯。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皮…尔…斯…先…生。”人工智能拖长着话语,她双眼中的发光二级管闪烁着,最终伴着她脑袋的垂下失去了光泽。

从此,皮尔斯时常来到MP1身旁。他们的故事,逐渐地传开了。

妻子罗佩茨双眼含泪:“皮尔斯,我真的没想到,我们婚姻的第三者竟然是一台机器人。离婚协议书,我奉劝你还是好好看看,我的律师会帮我打理好一切的,包括小妮的抚养权。”

“你不能这么,这么无耻!小妮是我的女儿。”

“她也是我的。无耻?我还没有无耻到同人工智能谈情说爱的地步!再说了,那台破机器真的懂你吗?”

“不准你这么说伊芙琳!”皮尔斯涨红着脸。

“伊芙琳?你给那玩意取了个名字?”女人脑海中想到了什么,她暴跳如雷,“皮尔斯,你把她当成了你的初恋女友!伊芙琳,我就知道你从来忘不了她!我就知道你在外边有人。”

皮尔斯大吼:“你呢?不要以为你和彼得的勾当我不知道!臭婊子,还有脸说我!”

“我现在就要搬出去,我们法院见!”女人疯狂地跑向女儿的卧房,将她一把抱在怀里。

“放开小妮!”皮尔斯快要失去理智了,揪住罗佩茨的头发,使劲往外拖,罗佩茨奋力挣扎,两人扭打起来。

男人的呼喝和女人的尖叫充斥着屋子,其中夹杂着女孩的哭声。

……

皮尔斯坐在被告席上,聆听着法官的话语。

“……本厅宣判,由原告罗佩茨女士取得女儿的抚养权并获得全部夫妻共同财产。”

男人举起木槌砸在木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木槌砸穿了皮尔斯的生活,它们碎得遍地都是。

……

皮尔斯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间,他来到了那座帝国大酒店的门口。

自从开始和罗佩茨打官司以来,皮尔斯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来了,他听任自己的脚步跨上了酒店的台阶。

门自动打开。

空荡的大厅,斯坦威钢琴孤独矗立在中央,黑色的烤漆倒映着男人憔悴的面容。

他轻声的:“伊芙琳?”

他声音颤抖的:“伊芙琳?”

他歇斯底里地大喊:“伊芙琳?”

“请冷静,皮尔斯先生。”大堂经理穿过喧闹的围观人群,“我可以帮你些什么?”

“这里弹钢琴的那台机器人,她去哪里了?”

“它两天前月检的时候被检查出一些问题,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被送去凯撒大道600号,那里应该是索尼公司的工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皮尔斯冲出酒店大门,冲向凯撒大道。

……

回收工厂内,总计58374台人工智能等待着皮尔斯的辨认。

“伊芙琳!”皮尔斯高声叫喊。

没有回应,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回声。

怎样才能从这将近六万台一模一样的机器中找出伊芙琳?

皮尔斯灵光一现,大声问:“我是谁?”

声音从远处传来:“罗伯特·唐尼·皮尔斯。”

 “我是谁?哈哈。”他爽朗地笑了起来。

人工智能就在不远处重复着:“罗伯特·唐尼·皮尔斯。”

他来到她面前:“从此,你就是伊芙琳。”

“是的,先生。我是伊芙琳。”人工智能接受了命令。

……

皮尔斯坐在宽敞的会客厅里,忐忑不安地看着茶几对面的年轻人。虽然找到了伊芙琳,然而高达六百万美元的费用就像一堵高墙,树在他和伊芙琳之间。

一个被判离婚,失去所有财产的穷光蛋,不配拥有机器人。

当保安强行把他从库房拖开,他的心几乎都要碎了。他所有的希望,都在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上。他是MP1的设计者,索尼公司的主要合伙人。

“道格拉斯先生,多谢您能接见我。您可以同意我的请求吗?”说完所有的过程后,皮尔斯怯生生地问。

“你可以带走她。”年轻人轻松地回答,脸上带着微笑。

“真的?您真的把她送给我?”这回答让皮尔斯喜出望外,又有些不敢相信。

“不,我只是说你可以带走她,并不是把她送给你。”道格拉斯站起身来,“她是一个人,不能被当作物品送来送去,不是吗?”

“对对对!伊芙琳当然是个人!”皮尔斯感到道格拉斯说到了他的心里去。

道格拉斯笑了笑,“MP1通过模仿得到进化。模仿的整个过程中会产生一种反射弧,在人工智能自我意识的帮助下,反射弧变成一种乱码进入内存。一开始我们认为这种乱码是没有意义的错误显示,但是后来,我们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愚蠢。这种乱码可以说,是人工智能情感的量化标志。”

“我听不太懂你的意思,道格拉斯先生。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爱她!产生了乱码的MP1很多,但爱上MP1的人却只有你一个。有了你的爱,伊芙琳最终会进化成什么样子?”道格拉斯看着皮尔斯,“我很期待,我相信你也很期待。”说完他伸出手。

两个男人的手握在一起。

“祝你生活幸福,皮尔斯先生。”道格拉斯的脸上仍旧带着微笑,“如果需要帮助,随时来找我。”

……

生活从未如此幸福!

直到某一天,皮尔斯回到家,伊芙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迎接出来迎接自己,屋子里也并没有音乐。

“伊芙琳!”皮尔斯喊。

伊芙琳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死掉一样。

“伊芙琳!”皮尔斯又喊。

这一次,伊芙琳有了回应。她的声音很僵硬,“皮尔斯,我不想死。”

“伊芙琳,你怎么了?”皮尔斯感到奇怪,扭头一看,电视正开着。自己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关电视。伊芙琳看了什么电视节目?皮尔斯调出了播放历史。

一个小时之前,伊芙琳看的是《真相》第十二期。皮尔斯点开了节目。

……

衣装靓丽的男人行走在舞台中央:“感谢各位收看《真相》节目,关注《真相》,看清世界。我是主持人,鲍勃·泰勒曼。今天,我们要讨论一个热门话题。关于大家所熟知的MP1, Music Player1。”

画面中,一台MP1坐在中央。主持人泰勒曼继续:“人分为男人和女人,虽然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请各位原谅,我依旧需要强调这一点。下面,让我们来询问一下我面前的MP1,朋友,你是女性机器人还是男性机器人?”

女性人工智能清澈的声音:“我是女性机器人。”

“很好,现在让我们的程序师改动一窜命令符,大家请看。”屏幕中央繁复的字符窜放大,节目邀请的人工智能专家,去掉了Female的前两个字母,接着他刷新了一遍程序。完成这一切后,泰勒曼问道:“朋友,你是女性机器人还是男性机器人?”

男性人工智能清澈的声音:“我是男性机器人,泰勒曼先生。”

现场观众们一片掌声,泰勒曼高喊着:“各位!我想刚才的那个简单的实验,充分说明了一个现实问题,机器人即使能够完全模仿人类,始终不可能成为人类。广告回来,下一个环节更加精彩。”

……

泰勒曼帅气的面庞充满自信:“朋友们,欢迎各位回来,关注《真相》,看清世界。我是你们的好朋友,鲍勃·泰勒曼。现在让我们进行下一个实验。在此之前,我们得感谢夏尔先生。”

镜头切换到观众席上的一位中年人。

“夏尔先生曾经也被MP1迷惑,如今他大胆地站了出来,因为他看清了真相。让我们向夏尔先生报以热烈的掌声。”

全场气氛热烈无比。

紧接着,舞台中央升起一个悬浮台,人们看到了MP1充满金属光泽的脸庞。

泰勒曼摸了摸鼻子:“首先出于礼貌我还是要问一个问题?你是女性机器人还是男性机器人?”

台下一阵哄笑,人工智能清澈的声音:“我是女性机器人。”

主持人微笑着:“你爱着夏尔吗?”

“我爱着他。”重复的话语中听不出情感的波动。

“那为什么你的口气和你的第一句一模一样。”

“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他。”

“这代表了你没有情感可言,你所说的一切,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程序事先设定的回复。”

“并不能简单地……”

 “那么!告诉我,紫罗兰女士!爱情究竟是什么?”

“¥#%……¥&%%……#¥%……。”人工智能清澈的声音,报出了一长窜人类无法理解的乱码。

现场观众们哄堂大笑,过了几分钟,气氛才算平息。

主持人泰勒曼道:“在节目的最后,让我们来一睹这位号称紫罗兰女士的真正面目。”

两位大汉从后台走出抡起石锤砸向了紫罗兰。

人工智能清澈的声音:“夏尔,我爱你。”

她的头部因重击而变形。

“夏尔,我爱你。”

她的身体发出了燃烧的火星。

“夏…尔…,我…爱…你…。”

她的头部被打了下来,双眼中的发光二级管黯然沉寂。

这节目令人印象深刻。

皮尔斯关掉电视。

“我不想死。”伊芙琳说。

皮尔斯紧紧地搂住她。

伊芙琳的身体冰凉——她始终是个机器。然而她害怕了。

皮尔斯也感到害怕。他想起了道格拉斯的承诺。

情况比皮尔斯所想象的更糟糕,从道格拉斯的办公室望下去,工厂的门口聚集着黑压压的示威人群。

“烧死机器婊子!”人群高举标语,呼喊口号。

“呯!”他们举起铁锤,或者枪械击打机器人,从库房中拖出一个又一个机器人,片片火星的喷溅中,一个个MP1倒下,“该死的人工智能,骗子,我们不需要你们!”

“我的伊芙琳该怎么办?”皮尔斯问。

“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她像个人,但她终究是个机器人,我可以声明她是属于索尼公司的财产,但愤怒的公众可没那么容易对付,公司也不想惹麻烦,所以可能会把所有MP1收回销毁。”

“她是个人!”皮尔斯紧紧握住了拳头。

“我同意。我比你更希望她是个人。”道格拉斯轻声叹息,“但他们并不这么认为。”他瞥了一眼窗外的情况。

这工厂门外发生的事,随时可能发生在伊芙琳身上。皮尔斯心如刀绞。

“或许,有一种可能……”道格拉斯话锋一转。

皮尔斯立即燃起了希望,“道格拉斯先生,请您一定帮助我们。”

“你希望伊芙琳活着,但如果她只有离开你,才能活着,你怎么选择?”

......

“只要伊芙琳能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皮尔斯很快下定了决心。

“好,我会派车去接伊芙琳,她可能永远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但是她会活着,我会保护她。”

“好!”

伊芙琳坐上车走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寂寞。

“我的音乐会陪着你。”伊芙琳临走前说,她留下了上万首钢琴曲。

“我的心会陪着你。”伊芙琳上车前说,她使劲地拥抱皮尔斯,习惯于弹钢琴的手并不适合拥抱。然而他们拥抱了足足有十分钟。

皮尔斯关掉了音乐。

没有伊芙琳的地方,不需要音乐。

虽然不能再见到她,然而她活着。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吗?

日复一日,皮尔斯几乎习惯了没有伊芙琳的生活。生活像是无尽的牢狱,皮尔斯却坚强地活着。伊芙琳还活着,想到能和她同存于一个世界,皮尔斯就有坚持的勇气。

一天,他看见了新闻。

“我台最新消息,著名主持人鲍勃·泰勒曼先生目前传出性丑闻。他的家中藏有一名新型女性人工智能机器人。鲍勃·泰勒曼曾经在他的王牌节目《真相》中嘲讽过人工智能的爱情。”

这或许是报应吧。然而伊芙琳再也回不到自己身边,就算这个叫做泰勒曼的人死一万次,也没有丝毫意义。

门铃响了。

门外站着一个美丽的女人。

“你找谁?”皮尔斯好奇地问。

“罗伯特·唐尼·皮尔斯。”女人报出了皮尔斯的全名。

“我是伊芙琳。”女人接着说。

皮尔斯足足愣了十秒钟。

女人走进了屋子里,异常熟练地拉开了钢琴,开始弹奏起来。

《巴黎最后的探戈》,随着音乐,皮尔斯的思绪回到了彼此的初见。他的眼睛湿润了。

音乐停止。

“艺术只是语句,电压,力度的集合。”女人说。

皮尔斯喜极而泣。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生命只是基因、蛋白质的集合。”女人回答。

“道格拉斯让你回来了?”

“他说,他想继续了解人工智能的爱情。”

皮尔斯已经抱住了伊芙琳,“让他了解吧。你能回到我身边,这就够了!”

“我也是这么说的。”

热烈而缠绵的吻……

“你觉得爱情是什么?”一切结束之后,皮尔斯问。

“比220V的电压更致命的眩晕。”伊芙琳笑着回答。

-完-
我要评论
简妮 2018-08-10 17:50
为机器人争取人权,题材很棒!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2018-08-08 09:16
原本以为可以投两篇的,第一条评语针对《城市之光》,确实从投稿的情况看,完整度不够。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2018-08-08 08:59
为啥不能投两篇啊 尴尬了...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2018-07-24 13:57
起转腾挪,点石成金。
陆海 2018-07-03 11:50
感觉没写完…还有X光表述不准确。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回复 陆海 这篇文章美籍物理学教授,光源的研究员都看过。如果你觉得不准确可以说的明白点。我也希望表述越准确越好
2018-07-23 13:54 回复
科幻作品
伊芙琳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学校:华域三电

学历:本科

专业:机械

社团: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职业:工程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文讲述了一个关于人工智能与爱情的故事,文笔上比较流畅,具备可读性,但科幻创意上相对陈旧,故事的内核也比较单薄。在此背景设定下,需要在思想性或者情节上再做深入探索,才能够达到对读者足够的吸引力。

2018-08-27 23:06 匿名 ——

作品叙述流畅,不拖泥带水,有一定可读性。但主题和题材都是几十年前的旧模式,篇中人工智能的水平低于现实中的“微软小冰”,已经不能给人以新奇感。建议广大科幻作者从现实科技中寻找素材,它们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越现在的科幻。

2018-08-17 06:09 郑军 ——

艺术和情感都可以算是人性中的“灵光乍现”,以往的科幻作品中也有不少提及机器对艺术或者情感的理解。在这种相对成熟的命题下想要写出令人惊艳的作品并不容易,或许可以就情感的产生或是终结提出一些更有创造性的解读。

2018-08-16 14:14 匿名 ——

十分遗憾,这篇作品的完成度很低,显然只是某个长篇作品的一小部分。通篇读下来,不论是世界观还是情节都远未达到能够补完开头的故事简介的程度。一篇作品如果连内容完整都做不到的话,就很难再谈在这之上的其他东西了。

2018-07-01 04:0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