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城市之光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来源社团: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得票 0 阅读 108 评论 1

【摘要】以上海光源为切入点,描写了一群探讨世界本源的科学家们,是如何排除各种困难,最终在整个社会的支持下,进行物理实验的故事。

第一章

明亮的灯光铺满会场,一人站在讲台上慷慨激昂。男子衣冠楚楚,举手投足间透着无比自信,他声音洪亮:朋友们,回首过往,上海光源为中国,为世界打开了一扇窗。

他眼神望着指尖,抬手划过空间:“在我们的身边存在着一个无比丰富的微观世界。那里,无穷无尽的宝藏等待着人类去挖掘,而上海光源毫无疑问,承担起了探宝的重要职责。这些年从上海光源走出的科技成果实际投入到了各行各业中!包括了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环境科学、物理学、化学、计算机学科等等。伴随着科技的进步,我国综合国力日益提高。感谢小平爷爷的那句话,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他看了看台下的观众,有的人喝着茶水心不在焉,有的人看着手机微笑聊天,他们大都还不清楚这项伟大科技工程的含金量。

“朋友们。让我为大家简单讲讲上海光源一期工程的基本运作原理:同步辐射光,简单的说就是X射线。在高真空环境中,接近光速的带电粒子改变运动方向时辐射出的电磁波,这便是同步辐射光。好比我们雨中打伞,当雨伞旋转时,水滴会沿着切线方向飞出,它们就如同我方才所说的同步辐射光。大家都知道上海光源项目是国家级工程,上海光源发出的同步辐射光与我们医院里透视用到的X射线当然是有天壤之别的了。它的高耀度,高强度,高偏振能够让我们看清分子结构以及组成它们的原子。

随着幻灯片的放映,一座带有科幻视感的螺旋型建筑投影在了大屏幕上。男人继续道:各位看到的是我们上海光源的一期工程建筑。也是第一位中国籍华人诺贝尔生物学奖获得者颜教授做出研究成果的地方。

男人按动遥控器,画面切换,那是一座由电子直线加速器,自由电子激光放大器及实验站构成的直线式建筑。随着上海光源的二期工程的竣工,我们对于微观世界有了更深刻的探索。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中国科学家能够在NatureScience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以至于国际社会对这种现象下了个很美妙的定义:中国科技井喷时代!

听到最近的热词,台下的观众们抬起了头,作为一个中国人,他们从内心感到自豪。众人鼓起掌来。

会场气氛稍显平缓,演讲者继续:但是随着应用手段的成熟,一个技术极限渐渐浮现出来。考虑到电子质量及其所带电荷,X射线的波频存在极限,而这个极限阻挡在了人类探索更深层奥秘的道路上。所以,上海光源的三期工程应运而生!

人们抬首看去,那座建筑外侧的边缘形状犹如绽放的花瓣,中间的构图呈现着一副太极图案,极具美感。台上之人道:如果说将电子看作是月亮,那么原子核就好比太阳。物理学上我们将电子能级跃迁产生的电磁波称为X射线;由原子核不同自旋态之间产生的电磁波唤作γ射线;γ射线与X射线部分波频是重合的,但是γ射线毫无疑问地能够达到更短波长,这种波长理论上能够让我们看到组成宇宙的每一份的样子。

他的这段话有些超出了部分听众的理解范围。“因此!上海光源的三期工程主要采用高能粒子轰击靶核!使得原子核在高激发和高自旋态的退激过程中,放射出γ射线。这项工程的内部辐射强度极高,对整体施工过程,安装精度,安全性等各方面的要求都极为苛刻。难度超出了之前的上海光源工程。但随着中国圆满完成了这步世界第一,我们所取得的好处也是空前的。我的一位朋友曾说过一句很有意味的话:看待事物的方式决定了对事物的认知程度。我们相信,在上海光源的乾坤镜里,中国科学家们将更进一步地探求到宇宙的真理。”

文赛的演讲激起了台下观众们深深的爱国热情,他们纷纷起身鼓掌。

……

同一时间,在上海光源的乾坤镜,一场试验正在进行。所有研究员总计四位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

其中一人道: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捕捉到。

“已经是设备目前的极限了。

白少翁作为科研团队的领头人,表情满含期待,但他的内心深处知道,若非出现奇迹,试验不可能成功。奇怪的图案出现在屏幕上,那是微粒运动轨迹重合造成的混乱画面。

“唉……”毫无疑问他们又一次失败了。

白少翁摇了摇头:能量级必须越过边界限,不然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必须得按照理论计算的结果执行试验。

其中一位研究员道:白老师,您知道的,这不可能。能量要求太高了,即使我们的乾坤镜能撑下这么强的负载,我们得向谁要这么多能?

“向谁要?老科学家口中喃喃,突然记起了什么,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

会厅两边摆放着各式各样精美的甜点,新鲜的水果。伴随着优美的古典乐,人们手握红酒杯嬉笑攀谈。

“文老师。一群人围着上海光源的代表文赛,问这儿问那儿的,我有个问题。

“文老师,我也有三个问题呢。

文赛被人群围在中间,一一解答着。男人感受到裤袋内传来的震动。他随手拿起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急忙摆手示意:抱歉,有个比较重要的电话,不好意思了。

排开人群,男人接通电话:白教授,你好啊。有什么事情?

文赛看着人群,他有些不敢相信电话另一头传来的请求。“白教授你不是拿我开涮吧?

又过了一会,白教授,不好意思,您真的是认真的吗?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文教授听着手机,在墙角边来回踱步。没错,市长先生是在这里,可总不能这么贸然地去说吧,而且这事必须得先有个方案吧。您说是不是?要不这样,我们马上回来,坐下来好好分析分析,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

男人挂断手机,平复心情,右手掏起耳朵:真怀疑刚才有没有听错。

中年男子带着眼镜,气度儒雅,向他走来:文赛教授,你好,你好。

“啊,市长先生。研究员伸出右手,两人友好地握在一起。

“你刚才的演讲很好,深入浅出,上海沾了你们这些科技工作者很大的光啊。”

文赛微笑地摆了摆手:哪里哪里?上海肥沃的科技土壤才是真的。

“文教授,我个人对上海光源很好奇,有些问题要请教啊。官员语气真诚。

“哦,市长先生,我刚才接到我们乾坤镜工程策划师之一白少翁教授的电话。他有些想法,想获得政府的支持。文赛顺口而出,立感一丝后悔。

“那很好啊,刚好可以借着今天这个见面机会,我们市政府和科研工作者们能够好好的沟通沟通。

第二章

老人坐在椅子上,时不时抬头望向那钟表上的时间。他背脊弯驼,很不习惯自己身着的衣服,心里总感到一丝别扭。老人一手握着双肩包,另一只手时不时的挠挠后背,摆动摆动脖子。看起来和马路上那些老人没什么两样。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双肩包里掏出一只保温瓶,这是老伴今早出门前特意关照的,说是一定要喝完才准回家吃饭。老人勤俭节约,这里头的东西虽是难喝得异常,可总舍不得倒掉,怕是浪费了。他将它们倒入那保温瓶盖里,一股刺鼻的中药味铺散开来。

“白教授,你这什么药啊,这么带劲!文赛坐在他身旁,一手捂着鼻子。

“没什么,调理调理身子。最近腰疼。

文先生是聪明人,担心道:白教授,您得去查查身体,去年体检查下来怎么样啊?

“体检?哪有时间去啊?

“不…”文赛有点急,白教授,这身体检查这么重要的事,你不能不去啊。不行,这次我们回去后,你一定要去查查。

“知道了,知道了。老人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比我家的婆子还聒噪,以前有过的,喝了这中药就行了,放心。

美貌的女秘书,秀眉微皱,细嫩的手指轻捂鼻尖,踩着高跟鞋道:白少翁和文教授吗?市长先生刚开好会回来,你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好嘞。白少翁将杯中的刺鼻一饮而尽。看得一旁文赛不住赞叹:白老,我今天才知道您口味这么重。

“哈哈哈。老科学家开朗大笑。

皮鞋踏在木地板上发出声响,房间内部采光很好,市长靠着窗旁,望着马路上的川流不息,手里端着一杯茶,愣愣出神。

“市长先生,白教授和文教授来了。甜美的女人。

“哦。男人回身稍显匆忙,将茶杯放在桌上,示意着,来,两位研究员快坐,小丽,赶紧倒茶。

一番寒暄后,三人围坐一起。气氛稍显平静,文赛终是率先开口:市长先生,我们这边交的计划,您看了没有?

他喝了口茶,眉头微皱:看了,文教授虽然你们的计划已经尽量撇去了学术部分的阐述,但我依然是看得很吃力,而且有些难理解,特别是对于里面提到的实验工程的目的性。

白少翁老先生插言:“市长先生,您放心,我们定的这个计划是经过全方位考量后做出来的。

男人微微一笑,双掌交叠,身子前倾:白教授,我明白您所说的全方位考量指的是什么。但你显然遗漏了许多。

科研人员摇了摇头:市长先生,我不明白。

文赛道:我想领导的意思指的并非是实验内容这一块。

后者重重点头:不错。白教授,您此次向政府求助,最重点并不是在上海光源三期旁建一座储能站,亦或是重新加固上海光源三期的实验工程设备。

“是的。白少翁颔首承认,这个实验需要能量,巨大的能量。

“是需要上海市或是整个华东地区停电才能供应得上的能量吧。市长这些天没少研究过上海光源提交的那项“夸张的计划。他一字一顿,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老科学家伸出右手食指:只需要华东地区停一天的电。

“牵扯太多。市长向后靠去,上海停电一周,更是不可能。

“这……”白老一下无话可说。

文赛道:市长先生,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给计划缩缩水。实验暂定是打出二十发光术。

男人插言:文教授,这二十发光束的问题,我也有疑问。你们这次打出的高能粒子每发的成本是多少?

“是。文教授点点头,他明白对方话的意思,每发大约1.35亿个人民币。

“你们要打20发?而且还要整个华东地区停电。说到此处,市长难掩心中的不满,太夸张了!

“所以。文赛看着对方,我们得给计划缩水。白教授,您看看这光束的发射数量能不能减一下?

“10发。三人就像是在菜市场砍价一般,不能再减了。

市长抬出右手做了一个“3”的手势:“3发!只能少不能多,要么一发都没有。具体的实验进程,上海光源得重新修改。我们这边看过后,再报到中央批。

白少翁犹豫不决,当说不说。文赛见状一口拍板:好,爽快!就3发。这样只需要整个上海停电一天就可以了,如此对储能场及上海光源三期工程的改造预算也能削减不少啊。

“恩。文赛一席话说到了市长的心里。

两人看着沉默着的白少翁,老先生终于是松口了:好吧,就按照政府的意思办,我也明白你们有你们的难处。

三人喝了些茶,继续聊着。两位研究员,能不能和我这个门外汉,讲讲这个实验的目的性?

 “其实上海光源的三期工程基本上是为理论物理这一块服务的。在物理学上有一个体系叫做超弦论。白少翁一边答,一边摆动食指在空气中画出一道波,它的意思是组成一切万物的最小粒子其实就是很小很小的弦。如果它的论调正确,那么超弦极有可能统一整个物理学。

“那又为什么给上海三期工程取名叫做乾坤镜呢?白老,我

听说这个名字也是您提的?

老人少有的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这个乾坤取自《易》中的乾坤两卦,也暗指组成《易》的阴阳爻。

市长很认真的样子:什么是爻?

“可以理解为一种单位吧。阳爻是长横,阴爻是两短横。作为中华瑰宝《易》的爱好者,他在空中热情比划着,阴阳组成了世界万物,它们就是《易》中构成一切的最基本微粒。而纵观六十四卦总能发现,每一个阴位都有阳位对应,上挂对下挂,阴卦对阳卦。

文赛一旁听着:听起来像量子力学。

“上夸克及下夸克。老科学家口中喃喃,《易》真的是太美了。

“这次试验,我们能够看到夸克本身的样子吗?市长有些怀疑。

“只要能量级达到,没有问题。白少翁点了点头,可是……”

“可是什么?

“不排除有比夸克更小的粒子存在。当然也有可能我们能够按照预期看到那根弦。具体还须对实验输出结果进行分析确认。

市长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都是在现有基础上的突破,都是好事情吧。

一阵敲门声,秘书推门而入:市长先生,您的下一个安排?

男人看了看右手的腕表:哦,聊着聊着时间就过去了。

三人起身。文赛道:市长先生,百忙之中抽空接待我们,真是太给面子了。

“哪里的话。男人微笑摆手,这个早晨学了不少,思路也拓宽了,世界的样子也有了些变化哩。

这是一场愉快的对话。

-完-
我要评论
陆海 2018-07-03 11:50
感觉没写完…还有X光表述不准确。
科幻作品
城市之光
普罗米修斯的泪滴

学校:华域三电

学历:本科

专业:机械

社团: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职业:工程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十分遗憾,这篇作品的完成度很低,显然只是某个长篇作品的一小部分。通篇读下来,不论是世界观还是情节都远未达到能够补完开头的故事简介的程度。一篇作品如果连内容完整都做不到的话,就很难再谈在这之上的其他东西了。

2018-07-01 04:0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