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谁是牺牲品
关窗    来源社团:问天阁天文爱好者协会...
得票 15 阅读 544 评论 17
先看评语
· 作者以有些愤世嫉俗的语气,描摹了一出人心不齐、责任互推的荒诞剧。当然,常识的缺乏还是为这个故事带来了减分项——正如先前的评论所言。故事中的亮点仍然集中在这个不靠谱的科研团队中人们各自的拿点小心思、众生相。另外一个亮点当属故事的结尾。真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如果不以这样的方式加以结束,我还真想不出它又该要怎么发展下去了。 · 在现实情况中如果把世界的安危系于如此不靠谱的科研团队的话我想我会崩溃的吧。但也拜这种实验室所赐,整个故事有了荒诞的氛围。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故事中人物在非极端情况下所作出的极端选择有些不切实际。但在故事整体的荒诞氛围下,这就有了解释。荒诞的氛围也有助于矛盾的聚焦:个人和集体之间的关系。得益于这种氛围,人性的阴暗面也得以放大。 但这种荒诞氛围的塑造无疑破坏了科幻小说所必要的严谨性,从这点来说,故事的硬伤不少,之前的评论已经指出一些,但这里就不作赘述了。 · 作品具有一定的讽刺意义,语言朴实,阅读感很好。但故事的情节在合理性上有待加强,此外,在科学设定上也有较为严重的漏洞。 · 蚊子灭绝会怎么样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这篇文章虽然对于其对于社会的影响轻描淡写,但是对于人物心理的描写很到位,结尾的忽然转折也在前面做了铺垫,与其说是探讨生物圈不如说是探讨人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对于科学研究的严谨性过于轻视,不如把故事的主人公换成偶然做出这些成果的年轻的大学生或是普通人更为符合文中人物的设定。

【摘要】二十年前,科学家对外界放出了五千万只携带沃尔巴克氏体细菌的公蚊子。携带这种细菌的公蚊子与母蚊子交配后,母蚊子所产的卵将失去繁殖效力。在某国实验之后,果然蚊子少了十分之九,其他国家纷纷效仿,最后整个世界的蚊子走向了绝种。然而蚊子绝种却给生态圈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为了恢复生态平衡,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培养了全世界最后的两只蚊子。待蚊子交配后,谁愿意贡献出自己的血液呢?谁会成为科学的牺牲品呢?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交配。

几十双眼睛盯着大屏幕上被放大二十倍的两只蚊子,屏气凝神,好像画面里赤裸着身体的昆虫就是脱光了衣服的自己,面红耳赤的样子简直比自己在画面里还要激动。

短短的十秒好像过了十个世纪。等蚊子放松下来,公蚊子的生殖器从母蚊子的尾部拔出,屏幕前的所有科学家才算松了一口气。

这是世界上所剩的最后两只蚊子。

二十年前,同样是这个实验室的科学家,对着外界放出了五千万只携带沃尔巴克氏体细菌的公蚊子。携带这种细菌的公蚊子与母蚊子交配后,母蚊子所产的卵将失去繁殖效力。在本国实验之后,果然蚊子少了十分之九,其他国家纷纷效仿,最后整个世界的蚊子走向了绝种。

这项全球性的“绝种”计划执行了整整二十年,但问题随之而来。

靠蚊子而生的动物、植物一下子没了食物、虫媒,整个自然界开始乱套。

“我早就说过,‘绝种’计划不能实施,二十年前的老前辈脑子有病,十年前的老前辈脑子也有病,到了我们这一代,脑子的病都无药可医了。”说话的是实验室里的短发美女睿之,说话尖锐难听,有啥说啥。听说她最近怀孕了,肚子倒是不显大,就是高跟鞋也不穿了,胃口也不很好。

十年前的老前辈复明听了不高兴,他把脸从大屏幕上抬起来,转向睿之:“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吧?十年前我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再说,这十年没有蚊子,你们这一代过得多舒服。别喝了水就忘了挖井的人。”

同样在实验室呆了十多年的远灯怕两人吵得厉害,站出来打断他们:“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大家都不想看见,我们的任务是恢复生态平衡,不在三个月之内让本地区的蚊子恢复正常水平,恐怕整个生态圈都会爆炸。”

“爆炸?”睿之惊讶。

“我的意思是,就是,这人年级大了,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

“失衡。”这是薄音,一个进实验室还得穿着高跟鞋的女科学家,大白外衬得她皮肤白皙雪嫩。她话不多,句句都在点子上。

这是“绝种”计划实施后,第一次人工促成一对蚊子交配成功,公蚊子身上既不携带沃尔巴克氏体细菌,母蚊子也被消过毒,两只蚊子在一众科学家面前赤裸裸毫无隐私可言。

随后有人提出来:“母蚊子是要吸血的,这样才能排卵。”

睿之说:“血还不容易吗?抓只小白鼠过来,扔进去让它吸。”

“小白鼠的皮毛太厚,恐怕母蚊子扎不进去。还没吸到血,就被毛给埋了。”循着声音找过去,另一头连着的是依然是复明。他似乎对于反对睿之的行为特别感兴趣。不过大家都清楚他说的有道理。蚊子通常叮咬皮毛裸露的哺乳动物。

睿之眼看复明又在反对她,她对复明这种经常否定女人的行为既是气愤又是不屑。“那复明前辈,您说应当如何?”她故意加了敬语,“难不成,您要现在去农场抓只老牛来?”

众人哄笑。

“抓只老牛也未尝不可,只是不知道这老牛身上带不带什么病菌,万一让那母蚊子生下的小蚊子产生变异,造个什么超级蚊子出来,我们可就成罪人了。”

复明说完,偷偷捂着嘴笑了。过了会儿,睿之才反应过来,这是含沙射影呢,提醒她别忘了自己肚子里还有宝宝。

“你们俩啊,动不动就要拌上几句。不过你们说得都有道理,现在我们研究所资金短缺,别说老牛了,就是小白鼠,也真的买不起。”

远灯终究是这屋子里头资历老,职位高的老干部,这么一调和,就把矛盾给扯到资金上了。

有人说:“不然去菜市场买块猪肉,要么买完猪血。”

这倒是个好办法。

得到大家一致同意之后,一个实习生就跑到半里外的菜市场买猪血。可是拿出来卖的猪血全是冻成豆腐块的。实习生想想,买只活鸡,翅膀用稻草缚住,拎着回了实验室。

杀鸡又成了个问题。研究所地方小,众人拎着鸡,跑了三四个实验室,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杀这只鸡。

没办法,远灯拎着鸡跑到大马路上。他一手拿菜刀,一手捏鸡脖子,拿菜刀的手还夹着口青花白碗。路人看了好奇,认识的说,这不是远灯博士吗?这不再实验室里动动器材,怎么还改行杀鸡了。

远灯跟这些市井小民自是解释不通,也就笑笑,实验室还等着他这碗鸡血呢。

远灯给小白鼠打过安乐,给小白兔打过安乐,还给拿来做实验的流浪狗打过安乐,可就没杀过鸡。小时候家里杀鸡,大人捂着他眼睛不让他看。这鸡吧,你给它脖子切个小口子,放地上还拖着歪脖子活奔乱跳,血呢就满地地洒。小时候透过大人的指缝看见这个场景,到今年快五十岁的人了,没敢杀过鸡放过血。

家里的鸡,要么买杀好的,要么买做好真空包的。逢年过节实在没办法,要杀活鸡,也是老父亲操刀上场,没这双做实验的手半点事。但他可是这里的老干部了,总不能让年轻人给看清喽。

他把碗往地上一放,蹲下来衬着人行道的边,鸡头往上一按。他咬牙,菜刀一落,眼睛不自觉就闭上了,这菜刀偏了倚了落在鸡头旁边,吓得那鸡不停哆嗦。

远灯回实验室的时候,倒是捧回了一碗鸡血,连眼镜上溅的血都没时间擦,双手还不停哆嗦。

“来来来,鸡血来了。趁热趁热。”

众人将这碗鸡血放进实验箱里,再一次全神贯注屏幕上那两只蚊子的一举一动。

这血是放进去了,可母蚊子跟没闻到似的一动不动。难道蚊子还挑血喝?

“别急,再观察观察。”远灯这话分明是说给自己听的,好不容易接了一碗鸡血,难道这小东西还不领情?

“是不是蚊子卵还没定型?恐怕还得等它落了盘。”薄音猜测。

复明这回倒是附和了:“这东西跟人一样,也得再等等。”

远灯急了:“等?等到什么时候?我这鸡血一会儿该凝块了。”

复明说:“谁知道呢?还得看它的心情。”

围着这只小蚊子,众人面露难色。

直到这鸡血真结了块,它也丝毫没动静。

实习生刚这鸡血从实验箱里拿出来,母蚊子立刻发出不寻常的振动声波,仪器检测到母蚊子的腹部有异样,整个实验室里瞬间怀揣着惊喜,包裹着即将登顶的成就感。

这肚子刚有,能喂给它的血却没有了。

此时,薄音说出了大家都想说,但是都不敢说的话。

“用人血喂它也不是不可以……”

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薄音。

“我只是这么一说。”薄音立刻改口。众人的眼神分明是说你提出来的你进去。

她扭捏了两下,说:“我是AB型血,不招蚊子。怕要耽误工夫。”

一瞬间她想起自己的母亲。2015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病毒的第二年,死亡人数持续攀升,没有要降的势头。薄音的母亲作为本国科学家代表,随着一批优秀的科学家和医疗队一起赶往西非,那时薄音才七岁。

后来这一支代表队回来十个人,其中没有母亲。

埃博拉靠血液传播,她便一直对蚊子抱有嫌恶的姿态。后来自己成了科学家,明知有些血液疾病不会通过蚊虫传播,她依然怀有痛恨之心。

在一片沉默之中,她终于在脑中为自己找到开脱的理由。鞋跟碰撞地板,咔咔两下,她像是下定决定:“我妈妈就是被蚊子害死的,这你们都知道,我从来就怕这种东西。”

接着她扭过脸,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件事实验室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她偶尔感叹命运的不公,并且将自己独立睿智的思考方式“归功”于从小便要过的苦日子。

“妈妈已经为科学献身了,总得给我们家留点人吧?”

没有人应答她。远灯想劝她,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嗓子里。他可不想再站出来了。

复明插嘴:“我听说,孕妇比较招蚊子咬。当然我只是听说,没准今天试一试,就知道蚊子到底咬不咬孕妇了。”

大家的眼神从薄音的身上转移到睿之的身上。

睿之立时跳脚:“你们看我干什么!我可是孕妇!尊重女性懂不懂?何况我肚子里还有孩子,万一你这蚊子杀毒不干净,让我染了什么病毒,我倒是没关系,难道要我的孩子生下来就是残疾吗?哎呀呀,良心这东西真的到关键时刻就没了。泰坦尼克号那时候还讲究让女人小孩先走,现在这个高科技时代难道还倒退了?”

听她开始暴走,远灯便觉得头疼。他的脑中出现小时候玩过的弹珠,在浅浅的纸做的凹槽里一颗接一颗滚出来,一连串真是让人应接不暇。

“我早就在这破实验室待够了。早说了请孕假,上头就是不批,我带孕上班,这是违背了劳动法的!现在你们还要我去喂蚊子?我不干了,不干了,我明天就辞职!”

“好好好,你别闹腾。我们好歹都是高端知识分子,这么闹腾太难看了。”

见有人出来打岔,睿之才收起要上吊的架势,叉腰冷眼旁观。

“这个社会都讲求尊重女性,你们俩男的干嘛不牺牲一下?”薄音说。

复明和远灯对望一眼。

“我是没什么好顾虑的。”复明嗫嚅,“只是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倒不是说不相信你们谁,就是交给你们记录数据,总不如自己亲眼见证来的放心。”

“你这就是没牺牲精神。”睿之插了句嘴。

“人是有自由意志的,所谓自由意志,就是可以决定自己是否要做某件事的权利。”

“人也是属于群体的,在特定的环境中,人可以为了群体而牺牲个人。”

“不如请您再牺牲一回?”复明眯起他的小眼睛,那双眼睛或许是被苍老压迫成一条缝,也或许生来就是这么小,眼中的光直射向发表这番理论的远灯。

远灯手上还沾着杀鸡留下的鲜血的腥味,如果让他把手伸进培养箱里,一定能让那只母蚊子上钩。

远灯表情纠结,他想起了他已经上小学的小儿子,是个意外怀上的二胎。现在已经快到放学的时间了,不知道家里的老母亲能不能接到小儿子。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车子和太多没公德心的人。身为科学家,他最知道冲车外吐的那口痰里含有多少数不清的细菌。他也害怕小儿子在路上会随时遭到绑架。小儿子总是没什么耐心,等不到奶奶,小儿子就会独自走回家,总之是一件危险的事。

每次在实验室有任何危险的事,远灯总是会想到他的孩子们。下定决心要活下去,给孩子们一个稳定的家庭。

可是身上又背负着艰巨的任务,一旦人变成群体里的人,就没法谈自由意识。这也是远灯一贯秉持的。可是他现在有点怀疑了:每个人都在躲闪,为什么只有他需要冲锋陷阵?

为什么呢?

老老实实活了将近五十年,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付出在他的眼里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不管多危险,他都没有办法拒绝。现在却心有不甘,他人的眼光中带着“啊还好不是我”的庆幸和“看你怎么办”的嘲讽,这么多年中规中矩,跟自己同一批的人都混得比自己好,而自己还在缓慢上升甚至已经进入平稳期。过不了几年就退休了,想想老之将至,真的有陷入沼泽的无力感。

“如果这次的实验成功了,我们等于为全世界做了一件好事。结果怎样无法预测,但好的方面总会比坏的方面多。这可是全世界最后的两只蚊子了,比你们的命都金贵。哈哈哈哈。”上级领导尴尬的笑依然在远灯的意识里回荡。每句冠冕堂皇的话背后,隐藏的都是白干活和永远无法升迁的事实。

“远灯老师考虑好了吗?”复明的小眼睛闪着狡黠的光芒。

“好,我来。”

远灯走向实验箱,将手伸进那个挖好的洞口。

小时候他经常在河边玩,河边有很多的蚊子,特别是夏天的晚上,小河的清凉成了蚊子的殿堂。那时候真是满天星斗,流星穿行。他总是半夜出去摸虾,被蚊子咬得满腿是包,一次数了数,足足有两百多个。他还沾沾自喜认为养活了一窝蚊子。

痒虽然痒,但是开心。

几十双眼睛重新盯着透明的实验箱。公蚊子倒是不在意,母蚊子嗅到了血的味道,扇动翅膀愈发靠近远灯的手臂。

他的手臂没几根毛,白皙得真像女人的手。

叮了叮了!叮住了!女人们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惊呼。

高倍显微镜下,蚊子的喙——就是那根食器——扎进远灯的皮肤。

吸啊,吸啊。

远灯仿佛看见小时候摸虾的小溪。

他抽出手臂,啪一下,拍死了母蚊子。

以前他就是这么做的。

-完-
我要评论
简妮 2018-08-10 17:32
结尾挺有趣的。
关窗 2018-06-28 22:36
谢谢大家的意见。这是我在两年前写的文章,无论是科学性还是文学性都比较青涩,感谢指点。其实蚊子就算灭绝,生态位也很快会被其他物种补上,这是文章漏洞之一。蚊子是吸活血的,科学家不该不知道,这是漏洞之二。在此纠正,科学必须严谨。
陆海 2018-06-24 15:50
文章非常有意思,讽刺意味很强,作为文学作品很有意思。但是个人觉得作为科幻小说科学性不是很强,比如蚊子一般只吸活物的血这点研究员们应该知道。鸡血的情节可以删掉。
大公 2018-06-21 18:13
满满的讽刺,厉害
白夜 2018-06-21 17:37
结尾出人意料,带有一丝讽刺意味,挺有意思的。
科幻作品
谁是牺牲品
关窗

学校:浙江理工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传播学

社团:问天阁天文爱好者协会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作者以有些愤世嫉俗的语气,描摹了一出人心不齐、责任互推的荒诞剧。当然,常识的缺乏还是为这个故事带来了减分项——正如先前的评论所言。故事中的亮点仍然集中在这个不靠谱的科研团队中人们各自的拿点小心思、众生相。另外一个亮点当属故事的结尾。真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如果不以这样的方式加以结束,我还真想不出它又该要怎么发展下去了。

2018-08-03 15:45 巨星海 ——

在现实情况中如果把世界的安危系于如此不靠谱的科研团队的话我想我会崩溃的吧。但也拜这种实验室所赐,整个故事有了荒诞的氛围。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故事中人物在非极端情况下所作出的极端选择有些不切实际。但在故事整体的荒诞氛围下,这就有了解释。荒诞的氛围也有助于矛盾的聚焦:个人和集体之间的关系。得益于这种氛围,人性的阴暗面也得以放大。 但这种荒诞氛围的塑造无疑破坏了科幻小说所必要的严谨性,从这点来说,故事的硬伤不少,之前的评论已经指出一些,但这里就不作赘述了。

2018-07-16 22:56 匿名 ——

作品具有一定的讽刺意义,语言朴实,阅读感很好。但故事的情节在合理性上有待加强,此外,在科学设定上也有较为严重的漏洞。

2018-06-25 18:26 刘洋 ——

蚊子灭绝会怎么样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这篇文章虽然对于其对于社会的影响轻描淡写,但是对于人物心理的描写很到位,结尾的忽然转折也在前面做了铺垫,与其说是探讨生物圈不如说是探讨人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对于科学研究的严谨性过于轻视,不如把故事的主人公换成偶然做出这些成果的年轻的大学生或是普通人更为符合文中人物的设定。

2018-06-21 16:5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