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潘多拉之盒
陆杰   
得票 1 阅读 118 评论 0

【摘要】大学教授孙伟兴在一堂大数据公开课中被人盯上,等待他的和他等待的究竟会是什么?

潘多拉之盒

你所听到的只是你想听的,你所看到的只是你想看的,你想知道的只是你想知道的,但是那些你未听闻、未所见、未知晓的世界却以震耳欲聋的沉闷、绚丽夺目的灰色、一无所知的广袤吞噬着你的一切。

空荡荡的房间中,一个男人看着一块泛着微弱白光的屏幕,看似无表情的面容下却有着一丝警惕之感,仿佛在空白的空间中会出现野兽。

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容貌。

“先生,我希望您能马上听一堂课。”

“你认为还有我需要听的课吗?或者说现在还有课堂这种东西存在的必要吗?”男子仔细看着对面这个女人一脸严肃的神情,知道对于人工智能,能露出这种表情绝非儿戏。

“好。”男子按下了按钮,空白的空间变成了一个阶梯教室。

“同学们,欢迎各位来到大数据的课堂。”

孙伟兴站在讲台上,镇定而富有激情地看着下方。

“作为第一课,我们首先来讲一下什么是大数据。当然这是一门和时代变化不停改变的课程,它的定义对于学问的忠诚度就和在座 的各位在消费过程中对于品牌的忠诚度一样 - -都是摇摆不定的。我们先从源头说起。那个所谓的0。”

孙伟兴说完后,便转身看了下身后的投影,一个巨大的0展现出来。

“当然这里所谓的0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起点,就像水被人定义为水也不能说是从被定义那一刻起水才出现。大数据的概念虽然是在2000年左右出现,但是其实生活中的大数据无处不在,你的每次消费、每次对话甚至每次呼吸心跳其实都有数据的沉淀,但因为看似无价值,所以在之前一直没有被人记录并利用。”

孙伟兴笑了笑“然后,“用心歹毒”的人出现了。”

2000年以后,准确的说应该是2010年以后,随着互联网支付的兴起,这部分无用的数据被大量地储存起来。或者应该反过来说,本就一直想收集这些数据的人,本碍于数据的数量及质量难以保证而无法推进,那时却因为互联网数据的沉淀而能推进他们当初的一些想法。”

电子屏幕上出现了大量的小图标。

“这些图标是这近百年多来曾经出现和延续到今天仍在被众多人使用的购物软件、社交软件、娱乐软件等应用。”

“首先说下购物软件,从那时到现在,我们的每一次购物都会被记录在案,物品、数量、质量、看的次数、每次停留的时间、究竟是用什么载体看、是在哪里、通过什么付款手段购买的。这些数据都会一清二楚的留存在那,通过几次、十几次、几十次的留存,这些购物软件便能将我们每个人用铅笔轻微地素描本上描绘。”

孙伟兴看着讲台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似乎他们在等待着自己随后的分析。

“你每周一至周五的晚上十一点后会在购物平台看上半小时左右的奢侈品,你的坐标在富人区,每次付款你都从一张通过后面几位数字便能辨认出额度不菲的信用卡中划出,周六和周日的你很少购物,但偶尔也会有几笔金额巨大的酒水购物,通过上述数据,后台通常会将你归纳为所谓的富人、或是富人亲属、情人一类,随后你便会发现你的购物软件的首页中,总有大量的奢侈品以及价格不菲的事务出现在你眼前。所以很多人总以为购物软件中的广告都是以方便食品和生活日化为主的,那是因为你压根就不是其他品牌的潜在客户。”

孙伟兴点了下手中的遥控器,屏幕中关于购物的图标渐渐隐去。

“我们接下去说社交软件,大数据中购物软件的表现像一个拾荒者,因为这种行为不会对社会造成过多额外效益,他只是促进了你的消费,让你更冲动地购买你潜在想要其实并不真切需求的物品。而且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被吸引,即使购买了也能在刹那间产生一种幸福感增长的错觉,这种大数据其实只是吸人血的臭虫,它是躲在你家窗前的偷窥狂。但是社交软件的加入就不再如此了。”

屏幕上出现了如同繁星一般的人脸图标。

“首先,社交软件在实名之后,你的基础数据都被烙印在了系统之中,在所谓虚拟世界的社交其实有时候只是你现实生活的倒影,或者是更真实的你,因为你的表达更多是付诸于文字。你和每一个人的聊天内容都会被记录在后台中,聊天词汇、聊天内容、聊天频率、是否有金钱转账、是否有视频、加上如今的人脸识别技术,要识别视频中的人是否着衣,衣服的价位是多少都是非常容易的。不需要有人可以在那监听、监视,因为那会涉及个人隐私问题而且也要人力资本。仅仅靠着一些设计好的简单分析程序,这头名为大数据的怪物便能将你的社交圈、兴趣爱好、社交能力、如果将我之前说的一些综合考量如果想要看看你是否对婚姻忠贞、对朋友诚实、有反社会人格,只需要将你聊天数据的沉淀内容进行清洗。你和不同异性的聊天中是否带有一些隐晦词汇?是否有视频记录?是否在涉及薪酬和数字结合的文字片段前后保持一致?你的聊天记录中是否有杀人、抢劫、社会等字样?这一切其实都是非常容易的。”

孙伟兴神色凝重地停顿了下。屏幕上的人脸慢慢放大,停留在一个空白中打着问号的人脸轮廓中。

“而且社交软件中也有大量的辅助功能,运动、消费、兴趣分享等,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当你将一款社交软件真正用于社交时,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你就能被描绘得离真实的你八九不离十。”

“剩余的一些软件,将你轮廓下的血肉一刀刀刻画上:你每天看的新闻、你喜欢的音乐、你通常的购物场所、你的偶像、你每天的食物。每一个人的数据成为一个死去的标本,堆砌成一个巨大的数据活体,通过这个亿级的死数据与公示的验算,它又能精准的定位到每一个活人。你我无处可遁。你打开的新闻全是你本身想看的,你的购物车里放满了你潜意识中一直想买的,你的一举一动不断左右着充斥在你周围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同时又左右着你。”

孙伟兴再次按了下手中的按钮,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1。这个数字1上紧紧缠绕着链条,链条似乎要将这个如同人形的1给碾碎。

“截止到那时为止人们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为这个数据怪物献祭上的只是自己的隐私、被剥夺的只是消费能力,而且他们也乐于如此,良莠不齐的所谓自媒体在数据中沉淀垃圾的同时也暴露着收看人的猎奇心理。每个人都挤破头的跑到镜头前展示着自己,欣喜地注册着各种会员系统,但所谓的VIP早已经不是very important people而是very innocent people,而且可笑的是,其实你我早就该明白,所谓的VIP从诞生伊始就是优先被消耗的肥肉。这些虚拟数据背后对应的都是现实生活中那个其实很容易被各种事情左右的凡人之躯,于是,最终每个人贡献出了自己的灵魂。”

荧屏上出现大量的死者照片。孙伟兴仿佛听到了台下学生们的唏嘘。

“其实很多蓄谋已久的杀人都可以归纳为对于数据的运用,死者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模式往往都会被罪犯利用。但第一起被官方定义为大数据谋杀的却是外卖快递员因为好评数据而导致的投毒案件,他一次将未给自己五星评价的用户通过数据查找判定住址再通过赠送使用化工盐烹饪的小吃全部毒杀,他虽然残忍但也让人惋惜 - -军人出身且一直品行端正的他因为这几个五星好评而失去奖金,他的母亲最终因为没有钱治疗而死亡,并且被他毒死的人中有许多都是所谓的社会败类-啃老族、放贷人甚至还有一个传销窝点也因为头目中毒身亡而被人查出,为此拯救出三百多人。所以才会导致引起了话题。”

“这起案件让人值得深思的不仅仅是数据与谋杀之间的联系,而是公众舆论在数据呈现程度上的不同表现出的荒诞。明明是毫不知情的人,却仅仅靠着几个表面数据,就舆论出更多经不起推敲的数据。公众舆论的可怖、可恨、可怜随着更多事情的出现表现得更为明显。说到这里我们就要提及那些舆论背后的大众感受了。”

荧屏中出现了大量的10

“想必大家都知道现在屏幕上呈现出的这2个数字是计算机语言,仅凭着这2个数字,就组合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计算机世界,现在我们来做一个有趣的假设。设想一下现在大家是在一个不知道计算机起源的世界,摆放在世人面前的仅仅是现成能使用的计算机及相关软件,然后通过人类千年的分析,终于得出了其复杂的一切终究逃不过10的交替。而我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说明对于人脑而言,就是后者这样一个世界,所谓的灵魂、思想、感受究其根本只是生物电、基因等在复杂算法下呈现出的客观的主观,只是人类被那看似绚丽多彩的民主、个人主义以及宗教等包裹起来了。当然关于这一点,同学们想必早就有所了解。这些科学理论的出现本身并没有严重到影响人们生活的水准,或者说,这只让那些本就相信的人确信,而让那些一直抵触的人在内心深处的净土又缩小了一步。心理学、宗教等内容也并没有因此而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只是变得更加小众了。”

“一切到这还都没有问题。或者说和我们的这堂课还都没有完全产生关系。因为毕竟数据不收集只是数据,而数据若要收集就会需要许多工具。其复杂程度是远远超出我们想象的。物理学、化学、医学、统计学等,它需要各种不同领域的内容遥相呼应。并且,谁又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数据递交出去呢?娱乐设备的提升在这时起了作用。”

孙伟兴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了手机,对着手机屏幕中出现了孙伟兴讲课的实时画面,在他的头像旁边出现了大量的数据。心跳、表情、呼吸频率、血压等。

“你们可能觉得这个普通的医疗检测功能很容易实现,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普及的功能我为何要在这堂名为大数据的课堂上进行演示呢?那是你们很难想象当这些功能刚刚出现在手持设备上时给这个世界带来的轰动以及后续的灾难。如果对心理学这门小众科学有研究的同学会发现在一百年前人们非常热衷于用问题来验证一个人的性格。”

屏幕上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表格。

“通过你对一些问题的回答来将你的人格进行定位,先不论通过这种方法得出的结果是否正确,你是否会诚实地答完其中所有的问题其实也很难肯定。而且通常情况下非此即彼或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也很难将你描绘得太清晰。可是如果有一套能辨别你生理活动的设备那就完全不同了,你的情绪波动被科学客观地记录在案,并且这些记录是和你所收看的内容一一匹配。那些百年前人们当做心理学瑰宝的测试问卷在这一套生理设备的检测下只是一段皮毛而已,你的每次浏览内容、购物兴奋程度以及聊天内容都和你的生理状况匹配。你每天都在填写你的性格问卷。并且与这世界上的所有人其他人进行数据结合。你的政治倾向、性取向、人格图形一目了然。你的灵魂每日被碾成碎片投入至这个数据机器中,最后暴露在数据面前的你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在无数次的模拟推算后 ,你的每次选择几乎都能被提前预算。人类的思想被彻底分成了10。而掌握这些数据的人自然就成为了掌控这台电脑的人,毋庸置疑,那便是所谓的政府。而这也是我们下面第二堂课程的内容 ,下课。”

女人的脸又出现在了屏幕中。

“我知道你为什么紧张了,他的行为不符合智人大数据三大定律。”男人焦虑地沉思着。

女人颔首了下,自言自语道:

第一,智人只能根据其基因数据做出无意识行动。

第二,智人只能结合基因数据与经验数据做出有意识行为。

第三,基因数据与经验数据的组合决定了每个智能的所有可能。

“不用你再将这三个复述给我听,我当然都知道,孙伟兴的档案我前面也看了,他的基因排列和在数据盒中的经验所得不可能让他得出上述这些结果。除非是碰巧。”

“那是否要将其溺死?”女人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

男人摸了下下巴,摆了摆手“暂时不用,先看看他下面会讲什么。他能推断得出他口中一百年前的故事还不足以证明什么,他如果能将后续讲清楚再动手也不迟,毕竟后面的一百年历史出现的断层远不是一个人脑能推断得出,并且据那之后也已又过了千年。而且他的这些内容就算从口中出来,又有谁会聆听到呢?从他还在从事讲课这点就能看出,他远远没有了解这个世界的构造。”

男人起身打开了房间的门,数以亿计的盒子呈现在他的面前。每一个盒子中困着一个智人,他们被赋予了名为幸福与传递的指令,数据盒子根据其基因构成培养其经验数据,创造出虚假的社交与教育。每一个在盒子中的人都被安排到死去,死后,他的克隆体又会出现在原来的盒子中,几千年来,他一直观察着那些盒子中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不再重复之前的行为。而自己也不知道是第几个这样看着盒子的克隆体。但外面的星空似乎在告诉他,还远远没有到终结这一切的时候。

当环境、资源和人类发展的数据验算推断出人类难逃一劫后,潘多拉魔盒被研制出来,基因中没有反社会人格和顺从、聪慧的人被选举进入盒中,为了不让进入盒中人的性格大变,并让人类文明和记忆不会断层,每一个人的魔盒被设定成了其固有生活的延续。他们在盒中保持着原有的生活,等待着地球的生态恢复到可以居住的时候,再将盒子打开。而这可能是千万年后的事情。而作为被选定打开魔盒的他,还必须和他的克隆体忍受着千万年的寂寞和思索。

-完-
科幻作品
潘多拉之盒
陆杰

学校:杉达学院

学历:本科

专业:法学

职业:证券事务代表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章很有新意,结尾的转折也使人眼前一亮。 小建议: 1.文章用很大篇幅来讲大数据,读起来很枯燥乏味。 2.关于大数据的演讲、文章、各种解释现在已经非常多,而在短篇小说中用很大的篇幅解释大数据,尽管作者是用自己的方式解释,也没有什么新奇与有趣的地方。 当然,作者的整体思路很好,如果文中那一段用在长篇小说的一部分,那将是非常好的。

2018-10-10 20:36 匿名 ——

这是一篇对基于对现实互联网技术现实发展及其未来发展可能性为基础构思的科幻小说,题材相对比较新颖,但显然整个故事比较淡薄,文学性有待提高。

2018-10-07 13:16 匿名 ——

文章以大数据作为线索,正是因为大数据,才得以将一个人以数据的形式保留在“潘多拉之盒”里。文章也透露着对当下数据社会的忧虑,对人类未来命运的忧虑。潘多拉魔盒既装着噩梦也装着希望。不过文章前后衔接有些不足,情节转折上显得有些突兀。

2018-10-07 10:21 匿名 ——

作者所采用的对现行大数据应用的分析,来塑造了一个数据爆炸的未来,设定很有意思,但分析显的有些冗杂,这样的科幻主题很能引起人们的思考,很有意思

2018-10-06 16:5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