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欣欣向死
白苍羽    来源社团:南方科技大学科幻协会...
得票 72 阅读 541 评论 1

【摘要】科学的理想本可以很伟大,但是人都想过上更好的生活。一旦迈出倾斜的第一步,就会下坠地越来越快。无法回头的科研工作者和一往无前的梦想少年,大家本来都可以欣欣向荣。

“人类明明那么脆弱,还没有胡杨来的顽强,却硬是要笑,还笑得那么灿烂。”

合上日记本,陈荣的眼睛一阵酸痛,却再也没有泪水了。轻手轻脚来到阳台,算一下,老婆和女儿应该已经到美国了,而他也快要,死去了吧。自嘲一般地轻笑一声,陈荣站上阳台的椅子。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但不知道来的这么快,更不知道如此地,无法补救。”

三个月前,那个满口“为国家事业”献身的年轻人站到陈荣的面前。几乎是呵骂的语气,陈荣将年轻人赶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回办公桌前,陈荣拿下眼镜使劲揉自己的眼睛,直到眼泪流下。

被赶出来的年轻人叫钱小司,高高壮壮,一脸刚从大学出来的孩子气。换做是别的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志愿者就转头不当了,但钱小司是抱着决心来着,抱着自以为和他姐姐一样的决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到了下班时间,陈荣走出办公室,一开门就看到了坐在了地上的钱小司。小伙子手一撑站了起来,有些傻气地看着陈荣笑了。这时候陈荣才终于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曾经,我也想好好做研究,我也想可以功成名就,我也想在领奖台发言,我也一度以为自己做到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

三年前,陈荣第一次把自己培育完成的胡杨送进“死沙”模拟舱的时候,紧张地在舱外坐了一夜。天亮的时候,等来的不只有一万块钱的账单,还有那棵小小的胡杨依旧繁密的枝叶。24个小时是国际认定的测试时间,而这棵依旧好好活着的胡杨,代表着陈荣换了三次研究方向的诱导方法成功了。悬浮的机器臂将胡杨连根拔起,经过消毒隔离间,放在了陈荣面前。抱起那棵转基因树苗的时候,陈荣哭出了声音。年近40,他终于要有自己主导的实验室,自己的科研团队和属于自己的荣誉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陈荣给女儿买了一盒巧克力蛋糕,给妻子买了一条蓝宝石项链。那天是陈荣离成功最近的一次,后来回想起来,要是之后就拿着所有的数据写成论文去国际论坛期刊上发表,结果就大不相同了吧。

 

“听着坐在对面的国企代表和我老板侃侃而谈,一口一个政治正确,一口一个国际竞争,我不太懂这些。满杯啤酒下肚,我只知道穷是一种病,得治。”

遏制植物生长的并不单纯是放射性物质,更加关键的,是阻碍了营养吸收的所谓“沙质元素”,陈荣曾经很耐心地跟代表解释过这一点。“沙质元素”只是一个俗称,沙是载体,而营养抑制是由“边境战争”中两国生物武器共同产生的人造元素导致的。

代表反问他,所以呢?没等陈荣回答,老板就抢下了话头,双方谈妥的很快,因为对手国家已经宣布最迟将在明年,在“死沙无人区”投入第一批先遣小队,队中将会有不少于10个人类,并且保证全员安全。

所以呢?陈荣很想回答,所以就是不行啊。之后呆在实验室的日日夜夜,陈荣守着小白鼠、黑猩猩和那份保密合同,徒劳地拿着移液枪想要做点什么。

动物和植物不同,胡杨的吸收和代谢经过调整,可以说是非常侥幸地将很少部分的营养物质剥离了出来,并在短时间内将沙质元素排了出去。动物做不到,他们需要的太多了,自身的循环系统也更加复杂。何况,将植物的基因片段嵌入到动物身上,本就承担着极大的风险,连单纯地存活都难以保证,又何谈性状表达呢?

 

“我没有选择。就算知道根本不可行,我也决不能在这时候被抛弃。出局,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快要成功了,真的,吧。”

大口喝着酒,大口吃着口感恶心的海参,陈荣终于在饭桌上和代表兴奋地玩起了划拳。因为他的动物试验成功了,他成为了团队的主心骨。晚上被送回家后,陈荣笑着吐了一地。

别人问他怎么做到的,他总是笑着说运气好。其实不是,靠的是技术和经验,因为伪造实验结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什么注射兴奋剂啊,篡改系统时间啊,剪切录制视频啊,可都是要花时间去想去学的呢。至于那些小白鼠啊,黑猩猩啊,死就死了,很快团队就要如代表承诺的那样,受到国家表彰了,还有什么关系呢?

但陈荣还是会在深夜惊醒,然后安慰自己,又没有伤害到别人。之后就再也无法入睡,翻来覆去,眼前全是女儿上学背的小书包,妻子挂在厨房的围裙。

 

“他说他姐姐是不为人知的大英雄,是最早走进那片荒漠的人。她离开时就没想着回来,而他也是。”

陈荣听着面前的钱小司滔滔不绝,没有开口,也无法开口。钱小司的姐姐钱大伟,是最早的一批开拓者。而陈荣则完全相信,这个有着男孩名字的女生,对于那片荒漠,有着比她弟弟深得多的认识。相比之下,钱小司的全部优点,就是一腔热血了。

嗤之以鼻,并且不惜恶语相向,陈荣只想让这个年轻人放弃,给自己,也是给他,留一条活路。但陈荣早该想到,对于钱小司来说,重要的从来不是什么植物基因转移进人体的可行性、科学性,而是,一种类似仪式感的理想宣言。所以陈荣慌了,他终于知道这个年轻人不会退让,更何况他的背后是急切想要夺得头名的国企,一切都箭在弦上。

 

“好想有人骂我,骂我没良心,骂我草菅人命。但他们都说着没关系,放手一搏,踏出去就是英雄。是,他会是英雄,我不是。”

站在手术室的外面,一起忙碌了三个月的同事们都已经回去休息,他们不是医生,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但陈荣没有走,透过那扇厚重的铁门,他仿佛可以看到钱小司躺在手术台上,细长的针头扎进他的血管,然后是什么预设好的“万无一失”的辐照。

陈荣尽力了,抛开前面所有的动物实验不谈,用于嫁接的基因片段和理论基础,他都没日没夜地完善了出来。三个月里,陈荣瘦了10斤,他几乎没法睡着,一闭眼,都是钱小司满怀信心的笑容和研究所里拉出的必胜横幅。每天都是昏天黑地,唯一明亮的,只剩下种在陈荣办公室里的,那棵小胡杨。

陈荣等到了做完手术的钱小司,而他还全身麻醉,没有恢复意识。陈荣突然意识到,这个年轻人代表着一种生命力,一种本该发光发热,本该冲锋陷阵的生命力。陈荣哭了,就在钱小司的床位旁边,哭得响天彻地。

 

“我做对了吗?做错了吗?我真的有选择吗?我没法面对他,更没法面对自己。”

钱小司上飞机的那天,陈荣没去。本可以在模拟舱进行的初次实验,钱小司坚持选择了去到他姐姐离开的那个地方。一天之后,同事给陈荣发了实验直播的链接。

城市里已经暗了下来,荒漠那边却依旧一片灿烂。远处,一片胡杨林整齐地分布在沙地上,画面快速拉近,停下。钱小司出现了镜头前,仿佛有点嫌太阳晒似的,抬手遮在了额头前。在一番交流调试之后,钱小司来到了胡杨林的中间,对着镜头,摆出了标志性的微笑。他的左耳,微微充血。

陈荣关掉了视频,合上电脑,在日记本上写下了最后一行字。看了一眼时间,陈荣佝偻着站起来,慢慢踱步到阳台。

 

国企的项目因为某些意外停止了,所有相关人员都三缄其口。而曾经是主心骨的陈荣教授,则被发现自杀在自家小区,跳楼身亡。家人都早已移民,家里面的遗物只剩下家具、电脑和一本日记,都因保密协议,被公司收了去。

荒漠里的胡杨林,依旧欣欣向荣。

-完-
科幻作品
欣欣向死
白苍羽

学校:南方科技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材料科学与工程

社团:南方科技大学科幻协会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