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夜行
唐祎   
得票 30 阅读 281 评论 0

【摘要】在高速公路上,几位年轻的科学家驾车前行。路上,他们讨论起关于穿越和时间旅行的话题来……

在通往重庆的高速公路上,一辆两厢小轿车正在孤独地飞驰着。车灯留下一条长长的光带,在夜色中显得格外醒目。

此时,除了开车的周瀚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外,其他人都已昏昏欲睡。

“喂,别睡了,陪我聊会儿天吧!”周瀚朝身旁的张超说道,“要是我也睡了,大家可就一起完蛋了!”

张超挪了挪被狭小的空间挤压得有些难受的屁股,懒洋洋地说道:“那你可得小心着点儿。你这车上,装的可是人类的未来!”

“还人类的未来……”一个有些尖细的男声从张超背后传来,“‘人类的未来’现在应该在研究所里待着,而不是去参加什么科普研讨……”说话的是李朝阳,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他满头花白,乍一看起码60岁以上,但仔细看他的脸,其实也就40岁左右。

“老李,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张超勉强转过头,说,“这一次可是好不容易弄到的机会。要不是周瀚平时在帮杂志写点儿科普文章,我们还没这个机会出来呢!”说完,他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周瀚。

“就是!”身材瘦小的林瑾琪是团队中唯一的女性,也是唯一的90后。为了表示对周瀚的支持,她特意抬起身子,伸手拍了拍驾驶座的靠背。

“再说了。”林瑾琪接着说,“咱们的研究不是遇到瓶颈了吗?反正我想着正好趁这个机会出来转转,换个心情,换换脑袋。至于研讨什么的,就交给周瀚和张超两位大哥了!”

“别!”张超伸出一只手,摆了摆,说,“我就算了,人一多,我话都说不转了!”

“瞧,这家伙睡得可真熟!”李朝阳自讨没趣,看了看身边的杨宇,试图转移话题。

杨宇跟张超年纪差不多,他俩前后脚加入研究院,关系算得上“哥们儿”一级。此时,他正闭目靠在座位上,一只手紧紧握着手机,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

张超回头看了他一眼,说:“这家伙最近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让他先眯会儿,待会儿到了服务区,再换他来开车。一直让周瀚开车,可有点儿欺负新人的意思。”

突然,车厢里传来一阵手机震动的响声。杨宇睁开眼睛,抬起手机。看到消息后,他皱了皱眉头,然后关上手机屏幕,坐直了身子。

“醒啦?”林瑾琪问。

“醒了!”看起来,杨宇有些莫名的兴奋。

“这一觉又做什么梦啦?”看着杨宇有些搞笑的状态,张超揶揄道。

“梦倒是没做,不过,想到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

“哟!”张超再次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说:“时间还早,足以讨论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话题。”

“还别说,这个话题真的有可能改变世界。”杨宇的表情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顿了顿,说:“你们相信平行宇宙或时间旅行吗?”

车厢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继而爆发出一阵笑声。发笑的是张超。

“你是在想科普的题目吗?”李朝阳似笑非笑地问道,“或者是想转行去写科幻?”

“当然不是。”杨宇说,“我说的是现实,真真切切的现实生活当中是否存在,或者现实中是否能实现平行宇宙或时间旅行。”

“这个……”李朝阳接过话头,“就现阶段的人类科技来说,这两点都只能存在于理论当中,完全没有办法去验证,因此也就谈不上存在或者实现。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才对。”

“是的。”杨宇说,“但是,有些事情,虽然科学无法解释,但也无法否定它的存在。”

“话是这样说。”张超说,“不过,也仅仅是‘无法否认’罢了。这种东西,讨论起来没有意义啊,难道你发现了证明的办法?或者说你已经实现了?”说着,张超不由得转过了身体,双眼紧紧盯住杨宇。

在张超的眼中,杨宇是一个特别严谨的人,甚至严谨到有强迫症的倾向。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他是被什么事情分散了精力,不但生活中老是心不在焉,甚至在做研究时也破天荒地出现了差错。因此,当杨宇开始一本正经地要讨论平行宇宙和时间旅行的问题时,张超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我可没这么厉害!”杨宇说,“不过,经过我最近一段时间的观察和分析,我发现在我们身边的的确确就存在着一位……疑似穿越者!”

“哈哈哈哈哈!”李朝阳发出一阵放肆的笑声,“你是在说你自己吗?老是说别人的研究方法不对,自己的研究方法才先进?”

杨宇直接无视了李朝阳的嘲讽,继续说:“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他跟我差不多大,都是80后,8所以我跟他有很多共同的话题。但是,在交谈中,我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首先,他对所有80后应该知道的东西都如数家珍,从娱乐到动漫、电影、体育、历史事件,等等。”

“这能说明什么?我也如数家珍啊……”张超插嘴道。他完全不明白杨宇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是的,生活中给我们留下过深刻印象的事物,的确有可能伴随我们一生,但是,这个人的问题在于,他记忆的一些细节却和我们不一样。”

“比如说,在和他谈论漫画时,我说我最喜欢的漫画是《海盗王》,他居然说很遗憾,这是一部无法看到结局的漫画。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意思是漫画连载的时间太长,作者有生之年都画不完。但结果,他说漫画作者在2013年就因病去世了……2013年的确发生过因为作者生病而休刊的事件。或许在他的那个世界中,作者没能扛过那场病吧……”

“或许他并不真正了解呢?”林瑾琪说,“有时候,你想要加入某个团体,或者和某些人套近乎,可是需要提前了解对方喜好的。说不定他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收集到了错误的信息。”

“孤证不立。我肯定还有其他的证据。”杨宇继续说,“比如,弄错自己的学校。这个人说他毕业于朔南大学,但从来没提过广州这个地方,反而对上海非常熟悉,而他本身又不是上海人。经过询问我才知道,原来他所谓的‘朔南大学’,居然在上海!

“我查阅了朔南大学的历史。它始创于南京,后迁往上海,中途停办,1958年时在广州重建,并延续至今。因此,我怀疑,在他的时间线中,朔南大学并没有经历最后的停办和重建。

“其他还有一些细节,诸如第一次和他聊中美贸易战的时候,他说美国总统是希拉里;‘辽宁号’在他嘴里成了‘山东号’。他还说,2009年的姚明不但没有受伤,而且带队获得了最后的总冠军!”

当杨宇停止说话时,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听得见汽车运动时发出的种种声响。

“不过……”率先出口质疑的,还是林瑾琪,“万一是这个人的‘恶趣味’呢?他就是喜欢这样胡乱说话?”

“你说得很对!”杨宇说,“的确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等等,你说的到底是谁啊?”张超有些不耐烦了,说。

“一个刚进咱们所不久的新人。”

“新人?”林瑾琪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拍拍驾驶座的靠背,“瀚,我们这里你最‘新’,而且确实喜欢和宇哥聊天。他说的不会是你吧?”

“我要是有穿越的本事,早就去买彩票发财了!”周瀚跟着哈哈笑起来。

“好,我继续。”杨宇没理会他们,继续说,“正如大家所说,无论我发现多少疑点,也无论我做怎么样的分析,都不是实锤,自然也不可能让他承认。后来,我的一个朋友无意中提醒了我,让我想到一个可以证实的办法。”

“证实?有没有这么夸张?”张超说。

“你们应该知道,生物的演化是随时间不断进行的。古代人的DNA跟现代人在细节上会有很多差异,古代人血液中的抗体也跟现代人不一样。当年欧洲人初到美洲,携带的病毒可是摧毁了两大文明!那么,如果这个人来自未来或某个平行世界,那么,他的DNA和血液肯定跟我们有所差别!”

“于是,你去验了他的DNA?”林瑾琪瞪大了眼睛,问。

“是的!”杨宇肯定地说,“而且,得出的结果,证实了我的猜想。”说着,他将手机点开,点出一张图片,递到林瑾琪面前。

林瑾琪接过手机,看了半天,一头雾水:“看不懂……我们又不是搞生物的!”

“我给你简单解释一下吧。”杨宇说,“根据我朋友的分析,他是生物学专家,按照现在的标准,这个人的DNA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没有现代人存在的任何一种基因缺陷!”

“你肯定是在开玩笑!”之前看起来一直在思考李朝阳说道,“那么,这个人是谁?你把他说出来。”

“还是让他自己说吧。”说着,杨宇看向了正在开车的周瀚。

车上一时间安静得有些可怕。突然,周瀚爆发出一阵夸张的笑声,车也随之微微晃动了一下。他赶紧止住笑,稳住方向盘,说:“不好意思。我实在忍不住了。前面就是服务区,我们先停车休息一下吧!”

“你笑什么?”半天没说话的张超问道。从严肃的语气听来,他已经开始怀疑身边的这个新同事了。

“超哥,”周瀚说,“今天几号?”

“几号?”张超反问了一句,想了想,说,“31号!不对!已经过了12点。1号了!靠,4月1号,愚人节?”

“别跟我扯什么愚人节!”杨宇近乎咆哮地说,“我手上可是实打实的证据!”

周瀚暂时没有回答,他先将车开进服务区,找了个车位停下来,然后才转过身,看着杨宇,面带歉意地说:“宇哥,实在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儿大……”

“你们都知道,我这个人,平时确实不怎么在意细节。什么姚明拿不拿总冠军,美国总统是男是女之类的问题,我确实弄不清楚。我从小就相信福尔摩斯说的,别把无关的东西塞进自己的脑子里。但是,你偏偏正好和我相反,知识面极为丰富,而且似乎又特别讨厌我这种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懂的人,因此经常揭我的短。”说着,周瀚瞟了一眼林瑾琪,“久而久之,我就干脆什么都乱说一气,但没想到……”

杨宇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将手机上的基因检测报告按出来,放到周瀚眼前,说“那这个你怎么解释?”

周瀚忍不住又笑了一声,然后立刻让自己严肃起来,说:“说来也巧,你那位搞生物的朋友,恰好是我一个朋友的熟人……他们算是这个玩笑的……‘同谋’”

车上的气氛似乎瞬间凝固了下来。李朝阳努力憋着笑,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右躲着似乎将要爆发的杨宇;林瑾琪不自然地搓着手,求救般盯着张超;张超看一眼周瀚,又看一眼杨宇,想劝,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而杨宇脸憋得通红,似乎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最后,杨宇犹豫了一下,然后有些粗鲁地推开李朝阳的腿,开门下了车。

“周瀚,你这玩笑确实开大了,快下去跟老杨好好说说。”张超将自己的烟和打火机递给周瀚,示意他赶紧下车。林瑾琪也用手拍了拍周瀚的肩膀。李朝阳则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地看着车窗外越走越远的杨宇。

走到杨宇身边,周瀚先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递上一根烟,再次连连道歉。但杨宇不接,只是看着手机,说:“不可能!宋琳琳不是这样的人,她不可能和我开这种玩笑!这里没有信号,等到了有信号的地方,我一定要打电话找她!”

“你别急!”周瀚说,“宋姐一开始的确不愿意,我也是软磨硬泡才让她答应的。我还欠她一顿大餐呢!你也别怪她,都是我的错。回头我请你们吃饭,大餐!”

“宋姐?”周瀚话音刚落,杨宇突然发出一声冷笑,“这又是你的玩笑吗?”

周瀚面带惊异,不知道杨宇想表达什么,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根本没有宋琳琳这个人!我不过随口编了个名字而已……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到我们身边?”说完,杨宇死死地盯住周瀚,似乎容不得他再有半点反驳。

“看见车里的那些人了吗?”周瀚叹口气,看向自己刚刚驾驶的两厢小轿车,犹豫了片刻,将手伸进衣兜,按下了手机上的一个按钮。然后,他转头看向杨宇,说:“还有你。还有像你们一样,正在研究这个项目的科研团队。你们之中必有一个人或一个团队会将这个难题破解,从而改变人类世界的能源构成,让地球科技朝前迈出一大步!而我,就是来助你们一臂之力的。遗憾的是,我大脑里的背景知识储备似乎出现了问题,又恰好遇见爱钻牛角的你,因此才有了今天这个局面。你要知道,我只不过是‘地球科技推进计划’中非常小的一环。我这一环出了问题,很快就会有人来补救,让一切重归正常。”

“补救?”

“是的。你知道,也就是对知道这个事情的相关人员进行信息重建,通俗点说,就是洗脑。然后将相关的物品进行销毁,比如我的DNA样本。”

“你!”杨宇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别怕。信息重建不会对你的大脑产生任何伤害,我就是通过信息重建获得的背景知识储备。等明早醒来,一起都将重归正常……”

这时,一辆商务车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两厢车的旁边,几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一个人轻轻敲响了两厢车的车窗……

杨宇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双腿一软……周瀚立刻伸手扶住他。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一个黑衣人走到周瀚身边,示意另外两个黑衣人扶走杨宇,然后有些生气地问。

“具体原因需要彻底调查,或许是我们中有人大意了,没有认真审核信息。随着科技的发展,地球人已经越来越精明。现在已经不再是文艺复兴,也不是科技革命时代了,我们得越来越小心仔细才行。”

“我倒觉得,冷战之后,他们已经不再需要我们的帮助和指引。”

“还早呢,等他们能顺利地走出太阳系,再说吧……”

“真不知道,当未来一切都可以公开的时候,他们会怎么书写我们?”

“至少,不会是走入新大陆的西班牙人吧。”周瀚笑笑说,然后抬头看向星空……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夜行
唐祎

学校: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学历:本科

专业:汉语言

职业:编辑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一篇不错的短篇小说,读来确实让人联想到《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封闭场景的设定得以让作者可以通过对话推进情节,并且作者对文章节奏的安排拿捏得当,读来慢慢揭开,使得小说有可以回味的空间。

2018-10-23 22:26 匿名 ——

很牛!有点类似《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给人思想震撼,可能由于篇幅有限,中间周翰解释身份情节开始有些牵强,结尾也不是很出彩,建议做更多设定与思考,进行扩写用更多事件充实小说!加油!

2018-10-13 13:42 李雷 ——

故事在狭小空间通过对话展开,一步步揭秘,文笔流畅朴实,整体有《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的影子。

2018-10-13 11:43 匿名 ——

通过在狭小空间里展开的对话进行整个故事,就像这个男人来自地球中的方式,却能展开一个完整的故事脉络,给人留下无限的遐想,尽管关于穿越者的讨论已经是老生常谈,但作者也写出了一定新意,继续加油。

2018-10-12 16:1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