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渗透
克特西芬   
得票 882 阅读 1789 评论 11

【摘要】小智在一场车祸中失去双亲,只剩下奶奶和小智相依为命。奶奶在照顾小智时无意发现了一张从未拍过的合照,除此之外,小智的自言自语也让奶奶觉得事有蹊跷;某天,在小智生命遇到威胁之际,本应过世的妈妈又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和它如影随形,当个人的私欲在拥有了绝对的技术之后,会如何抉择?

Chapter 1

小智被发现的时候,满头是血,小小的身子像没有灵魂的布偶般毫无生气,急救人员小心翼翼地把他从已被挤压得严重变形的车厢里拖曳出来,万幸的是他还有呼吸心跳,他们快速地把小智移动到急救车里,吸氧,建立静脉通路,给予基本生命支持。然而,小智的父母却没能在这场特大交通事故中幸存下来。

爸爸陈旭洋作为上市公司的项目经理经常出差在外,没时间陪小智,好不容易抽空出去自驾游,却遭遇了这样的事,当腿脚不便的奶奶赶到医院时,正看见儿子儿媳的心电监护上显示着没有起伏的直线和刺耳的警报声,还有躺在抢救室一角的失去意识的小智。

奶奶的思绪渐渐从回忆中抽离,不知不觉已过了六个多月,当时的场景回想起时依然令她痛苦万分,白发人送黑发人。若不是“照顾小智”的信念支撑着她,她可能早就随儿子儿媳去了。

看着熟睡的小智,奶奶心里泛起一丝欣慰,小智脸上的伤基本上只看得出淡淡的印子,在昏暗的灯光下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来了,奶奶弯下腰拾起掉落在地的被子,往小智的身上盖去,突然一张照片不知从何处落了下来。

是他们一家的合影,背景是海洋公园的正门口,虽然照片上有奶奶自己,可这张照片对她而言却无比陌生,奶奶完全不记得自己和儿子儿媳还有小智一起去过海洋公园,这照片是哪来的?

而且照片上,儿媳林惠的肚子挺挺的,像怀着孕,可小智没有弟弟妹妹,照片上的小智看上去五六岁的模样,也不可能是刚生好小智后拍的,那是什么时候拍的?

端详了照片许久,奶奶仔细回想,三四年前陈旭洋是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海洋公园?但她记得那次是她痛风发作最严重的一次,痛得走路都困难,小智还因为她不去而哭闹过,最后跟他说等奶奶脚好了,下次去才停止哭闹的。盯着这张全然陌生的合照久了,奶奶顿觉后背一阵寒意。

然而奇怪的事情并不止于此。

有天,奶奶从小智房门经过,听到小智在自言自语。

  “妈妈,我好想你,你好久都没来找我玩了。”“…………”

 “什么时候我们再去海洋公园玩啊?”“…………”

仔细听,好像还有另一个人的声音。

奶奶推门而入,环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小智受到了惊吓,睁大眼睛望着奶奶,随即又转头望了望某处,原本明亮的眼神陡然暗淡下来,伴随着异乎悲伤的表情,“哇”地一声哭出来:奶奶!你把妈妈吓走了!

奶奶愣了愣,随即走近小智,摸了摸小智的头,“傻孩子,我知道小智想妈妈,奶奶也想,可是爸爸妈妈不在了,小智是大孩子了,我们要学着一个人长大。”

 “奶奶你在说什么呢,妈妈刚才就在这,她一直陪着我啊。“

 “小智啊………哎……..”奶奶无可奈何地站起身,欲言又止,最后摸了摸小智的头,转身出了房门。

看来只有交给时间吧,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

奶奶没有看到,在她关上门的一刹那,房间里的某个地方开始有亮光闪烁。

Chapter 2

“奶奶,我想吃荔枝。“

“你这孩子,吃早饭了,吃什么荔枝啊,先把粥喝了。“

“我不要喝白粥,一点味道都没有。“

“那你先去吃几个,再把粥喝掉好不好?“

“嗯!“

奶奶把荔枝从冰箱里拿出来,清洗了一下,便让小智拿去客厅吃,而自己留在厨房洗菜,准备着中饭所需的食材。听着从客厅电视机里传出的动画片声和小智时不时响起的笑声,奶奶感到了久违的宁静。把脏的锅碗瓢盆都洗了,水斗和餐台都擦了一遍,油烟机外壳上的油腻也清理干净后,奶奶突然想起以前小智妈妈好像叮嘱过她不要让小智空腹吃太多荔枝,具体什么原因也忘了。

“小智啊,别吃太多荔枝,等会中饭都吃不下了。“

奶奶在厨房隔空喊话,小智却没吱声。

“这个孩子,看电视看这么入迷。”奶奶嘴里嘀咕着,又不放心,随手拿起抹布擦了擦手,走向客厅。

只见小智躺在沙发上,小小的身子竟然在抽搐,奶奶急得立马跑过去,却看见小智满头大汗,“小智,小智,怎么了?”奶奶焦急地喊叫,小智却没有半点反应。

怎么会这样?难道小智荔枝过敏吗?可是以前都能吃的呀!奶奶慌忙抓起茶几上的固定电话拨打了120。

挂完电话,奶奶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用手摸了摸小智的额头,也没有发烧,怎么会忽然昏迷的呢?

就在这时,小智的房间传出了一阵忽闪忽闪的光,一个人影迅速的从小智房间奔跑出来,奶奶定睛一看,被眼前的人吓住了:“林……林惠?!”

奶奶揉了揉眼睛,确保自己没看花眼,但她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林..惠?”

奶奶又不可置信地叫了一遍。

此时的林惠穿着一身灰橘相间的防护服,在大夏天显得格外怪异。

“快叫救护车!”

说完,还没等奶奶回话,她转身向厨房间小跑去,拿出一杯水和一袋白砂糖,把白砂糖倒在水里搅拌后往小智嘴里喂。

“你这是在?”奶奶虽然还没缓过神,可眼前大孙子的情况更危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荔枝里面大部分是果糖,要经肝脏转化成葡萄糖才能被人体吸收,小智空腹吃了十几个荔枝,现在已经低血糖昏迷了,我喂的糖水估计没什么作用,要去医院输注葡萄糖、激素,再晚就来不及了。

等到救护车来的时候,奶奶急急忙忙跟在急救人员后面,等她回过神,已经不见林惠的身影。

“哎,小伙子,我儿媳呢?”奶奶向身边的担架员问道。

“您儿媳?没看见别人啊,刚才进门不就您和您孙子吗?”

奶奶愣在了原地。后来她是怎么上的急救车车厢已经不记得了,急救医生给小智手指头上扎了一针读了个数字后,给小智输上了葡萄糖注射液,她手握着小智的手,看着眼前的脸出神,难道刚才自己出现了幻觉?

“阿婆,您以前是医生吗?”

身边急救医生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世界。

“啊,我不是的。”

“那您医学知识还挺丰富的,幸亏告诉我们小朋友是吃了太多荔枝低血糖了,不然就这样昏迷,我们也摸不着头脑,只能给他简单的吸吸氧,等送到医院,就耽误了。”

“这,要是不及时会送命啊?”原来刚一切都不是幻觉,自己怎么可能知道荔枝空腹吃多了会低血糖呢,也只有作为医生的林惠才知道这些东西。

“嗯,那可不是,低血糖治疗起来很简单,可要是时机不凑巧,有时也无力回天。”

“那我孙子已经给他输了葡萄糖,应该没事了吧,怎么……”

话还没说完,小智那只被奶奶握住的手动了动,眼睛也缓缓睁开。

另一头,林惠因传输而消耗了大量能量,虚弱地瘫坐在小智房间的地板上,听到老公陈旭洋在视镜那头传过来的消息,终于松了一口气,三年前差点夺取小智性命的事竟然真的在这个镜像宇宙又重演了。

Chapter 3

以往被霓虹灯照耀的绯红色的天空今天却一片漆黑,远处的星星破天荒地清晰可见。城市一片寂静,失去了往日的喧嚣。

而此时此刻,远郊某个废弃工厂却灯火通明,和整个城市格格不入。

工厂里摆放着十几个铁柜状的计算机,还有一个操控台,三四个技术工坐在不同的设备前,调整着各自的参数。

四个像舞台音响般大的黑箱子在空地上成圆形排列,正中间摆放着一个支架,支架上面是一个不知何种金属制成的圆圈,圆圈中间本应该是空的,却正在播放着画面,而整个画面就像从时空中撕裂开来的影像,不像电视画面,也不像全息影像,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这片时空中,又不属于这片时空。

“旭洋,是时候了吧。”一个女声响起,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声音清冽且柔。

“再等等。”

“机器的运行已经让整个城市的电力全集中到我们这,城市一片漆黑,过不了一会儿,我们这边的光亮就会把警察吸引过来!”

“惠,你确定要穿越过去?我这边还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啊。”

“用来试验的照片不是成功传送过去了吗?”

“这不一样,照片是死物,结构简单,而你是个有机体,体积又是一张纸的几百倍,我怕,我怕没把小智找回来,再失去你。”

说话的人正是陈旭洋,同样的车祸,夺走的却是小智和小智妹妹的生命,留下他和林惠,要承受同时失去两个孩子的痛苦。

这个世界的陈旭洋,不是一名公司员工,而是研究量子力学的理论物理学家。

十几年前,欧核中心的强子对撞机成功发现“上帝粒子”并且获得反物质,揭开了宇宙的神秘一角,而之后的科技连锁反应让他们发现,他们自身所处的空间并非这个空间唯一的世界,紧紧贴着他们的是另一个维度不同的平行宇宙,称为“膜宇宙”,而自身宇宙则称为“主宇宙”。

通过对膜宇宙的几年观察,科学家们大致推断膜宇宙和他们一样,起源于同一场宇宙大爆炸,经历了相似的历史演变,导致两个世界在宏观角度来说一模一样,甚至称之为“镜像宇宙”都不为过。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宇宙要产出“双生子世界”,但眼前最大的问题是,既然主宇宙已经发现了膜宇宙的存在,那按照之前非常相似的历史进程,膜宇宙是否也已经发现了主宇宙的存在?

而两个不同世界发现了彼此,是敌是友谁又说得清呢?

为此,联合国里的一部分人认为,既然已经发现了膜宇宙的存在,就应该建造可以跨越维度的机器,先下手为强而不是坐以待毙。

另一部分保守派则认为,跨越维度必然会在对方世界产生异常能量波从而使对方宇宙发现自己的存在,引起不必要的战争,现在从观察到的资料来看,对方宇宙很大可能并没有发现主宇宙的存在,应以不变应万变。

最终联合国决定,不主动打开时空门,不主动穿越到对方世界,但要建造可穿越至膜宇宙的机器。

陈旭洋,作为一个稍有地位的物理学家,参与了地外原子对撞机的研究与创立,并担任战略指挥官的助手。

他们沿拉格朗日点建造了五亿公里长的强子对撞机,并把发射粒子束的基地机器建造在木星之后,以避免小行星的碰撞。机器发射两道方向相反的粒子束,使粒子不停的碰撞,产生强大的能量,将交织的时空撕裂开一个小洞,然后再依靠磁力波扩大洞口并保持稳定。

但这些在事发之前都只是理论而已,虽然粒子加速器早在前年就建好,可一直没启动,谁敢启动“末日机器”呢?

那场车祸彻底改变了一切。

妻子林惠不仅同时失去了两个孩子,她腹部受伤,子宫破裂,也不再有生育能力。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打击使她患上了抑郁症,一心求死,自杀了三次都被陈旭洋救下了,为了给妻子希望,他先复刻了科学家们观察平行世界的技术——“视镜”。

视镜只是信息传播的媒介,像电视画面一样,可以看却触摸不到。

林惠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里的儿子,渐渐好转,不再想着自杀,渐渐地,单纯的观察已经不能满足林惠,她想和小智交流。

陈旭洋又改装了视镜,使得视镜成为了双向的通信设备。

林惠又不再满足于通话,她希望可以触摸、拥抱自己的儿子,甚至是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陈旭洋知道,在实验基地公然打开粒子加速器的可能性为零,他只能再复刻操控台和简易化其他设备,建立和地外原子对撞机的通讯连接,但操控“末日机器”仅凭他一个人是不行的,好在他在技术队有几个信得过的朋友,又因为哥们几个都同情他的遭遇,也愿意保密帮他做这件事,虽然他们心里也没底,谁知道迈出这一步,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选址、设备组装、模拟系统等各项准备工作都做完后,已过去半年,“不同世界间的物质传送”试验成功,并且没有被膜宇宙发现异常的能量波,因为能量波相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实在是太小,这大大增加了陈旭洋一帮人的勇气。

而此刻突然从“视镜”里传出奶奶的叫喊声。

“小智!小智!你怎么了!”

林惠原本略显得冷淡的面容突然间紧张了起来,“快,把画面移到客厅,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小智浑身抽搐,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地上还散落着大量的荔枝壳。

“糟糕,三年前的事情发生在他们那了,我得立马过去!”

林惠飞快地穿上防护衣,坐进传输器,催促陈旭洋加快地外粒子加速器的进程,随着陈旭洋的321倒数,工厂门口外正对着传输器的空中出现了一个球状闪电,一阵刺眼的光芒过后,闪电中心开始坍缩,形成一个虫洞,工厂内两台小型机器向洞口发射磁力波后,虫洞渐渐扩大并趋于稳定,“传输启动!”

世界的某一处,太平洋军事联合委员会的大厅屏幕上正直播着陈旭洋和传输器的画面。

“启动纳米机器人,趁通道关闭前,把载有标本DNA信息的探测器都传送过去,确保到那能重组标本,以便实施渗透计划。“

“唯有把握先机,才不会陷入被动的局面。”语毕,所有人相视一笑。

-完-
我要评论
墨羽 2018-09-12 14:55
末日机器、视镜、克特西芬、平行世界,莫非作者也是《Fringe》剧迷!
克特西芬 回复 墨羽 是的,哈哈哈哈我的最爱!念念不忘
2018-09-12 17:00 回复
Lg 2018-09-11 21:37
故事情节扣人心弦 引人入胜 科学依据也是有理有据 成功的作品
火星上的饼干 2018-09-11 14:07
以科学知识为依据及基础,从家庭里的人物关系切入,最后展现出的宏大世界观。在场景的描写中有着了很强的画面感。推进故事线时展现出作者专业领域的知识水平。
克特西芬 2018-09-11 13:03
补充一下:具体的如何穿越平行宇宙我是借鉴了加来道雄:不可能的物理学里的第二集内容,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然后当时给孙正凡导师看,他建议我改成按拉格朗日点运行轨迹,比较稳定,所以我的这段描写不是自己脑洞大开瞎编的,是有根据的哈哈
DT 2018-08-31 16:06
题材不错,构思新奇,从微观描写到宏观架构的延伸有代入感,有很大拓展的空间
科幻作品
渗透
克特西芬

学校:嘉定镇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学历:本科

专业:临床医学

职业:医疗工作者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作者所设置的设定很有意思,多重宇宙的理论虽然不算新奇,作者从一个小画面扩展了文中的设定,通过不错的文字将故事引向了另一条线,很有意思

2018-09-16 22:09 匿名 ——

穿越“膜宇宙”与“主宇宙”之间的机器是时空机器的一种,创意虽不可说是新奇,但也挺有想法。文中还预想了机器实现的原理,创意思路清晰。结尾点题,意味深长。

2018-09-07 21:23 匿名 ——

行文流畅,文字功底很扎实。思路清晰。

2018-09-04 14:4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