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北极燕鸥南北旅行记
刘伟   
得票 111 阅读 554 评论 1

【摘要】讲述北极燕鸥一家从北极迁徙到南极的路途中发生的故事。

北极燕鸥的南北旅行记

诞生

这是北极圈里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从岛的一角看去,海面上浮动着零星的冰块,沿岸的山坡上长满了青青的苔草,再往内陆,便是无边无际的大冰原。其实对于这里的夏天而言,早晨或者傍晚并没有什么差别,太阳像个调皮的孩子,它绕着圈忽高忽低的照射着这个巨大的岛屿,从来不钻到海面以下去。没有黑夜的打扰,这里的生物开始了它们生命史中的狂欢。

草丛里传来响动。一抹红光闪过,原来是一只北极燕鸥从草丛里站起来想看看肚皮下的蛋。窝里有3颗小小的蛋,其中一个已经裂开缝,一个小嘴从蛋壳里透着尖尖,还在用力的啄啊啄。大北极燕鸥很高兴,这还是它的第一个孩子。

另一只北极燕鸥从海的那边飞来,它的翅膀又尖又长,头顶黑黑的,像是戴着礼帽,非常威武。红红的尖嘴里还叼了一条鱼。这是3颗小蛋的爸爸。它落到窝旁,把鱼喂给饥肠辘辘的妻子。

“拉卡尔,我们的孩子要出世了。”

“是吗,太棒了,我看看。”燕鸥爸爸探下身去,打量起那枚裂开的蛋。“再过十几个小时,我就真的要当爸爸啦。”

 

拉卡尔其实认识他的妻子阿贝尔已经很久了。那还是在南美洲的时候,它们在离巴西不远的海上躲避风暴,很多燕鸥因此分散,好心的阿贝尔一家一路照顾着和家人走散的拉卡尔,它们最先到达了北极圈。冰雪刚刚在格陵兰的岛沿消融,四周还比较冷清,拉卡尔找了片离海不远的草地住了下来。

等到极昼开始的时候,这片土地已经非常热闹了。植被的种类虽然不多,但是生长旺盛。北极燕鸥的大部队已经到达,成群的在海岸线上盘旋。从更北的地方乘着冰盖漂来的北极熊也上了岸,它们吃腻了海豹,想换换口味。当然北极狼、北极兔、北极狐、驯鹿、麝牛也漫步在其中,吃草的吃草,吃肉的吃肉,谁也不想虚度了这美好的夏天。

拉卡尔的家人再没有出现过。他很失落,他的朋友肖克总会安慰他:“或许他们在岛的南面,或许他们去了斯瓦尔巴特群岛。”拉卡尔当然也不相信他的家人会葬生在大西洋里,想到可能此生再无重逢的可能,他还是很悲伤,感觉自己就像个孤儿。

有天早晨,拉卡尔刚睁开眼,发现肖克站在自己面前,把海平面上的太阳都挡住了。

“嗨,拉卡尔,我们去海边转转,找找女朋友。”

成群雄性北极燕鸥开始在天空飞舞,偶尔捉些小鱼送给在地面观看他们表演的雌性,他们都已经3岁大,在鸟类世界中算是成年了,几次长途旅行中难免会感到孤单。现在是献殷情的最好时光,北极没有黑夜,如果他们高兴,可以在天空表演24小时不停,或者给几十只雌鸟同时送鱼,这是属于这些刚成年的北极燕鸥最后的单身派对,确定了伴侣后,它们会终生在一起。

拉卡尔他们衔着鱼沿着海岸线往北飞,岛上的雌鸟都开心的要命,她们都张着嘴,像嗷嗷待哺的幼鸟一样,大叫着:“送给我吧,送给我吧。”

拉卡尔忽然放慢了飞行速度,他看到阿贝尔一家正在草坪上谈论着什么。他想都没想,也顾不上和肖克打招呼了,忽的一下停在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再慢慢的靠上前去。

“早上好,阿贝尔一家,这鱼是送给您家的,感谢你们对我一路的照顾。”

一条还在扭动的鱼被推到阿贝尔的爸爸跟前。

“哈哈,谢谢你拉卡尔,好久不见。”阿贝尔贴上来和他擦了擦翅膀,拉卡尔礼貌的笑了笑。

“是啊,好久不见,找到你的家人了吗?”阿贝尔的爸爸说,其他的家庭成员也歪着头微笑的看着拉卡尔。

“没有找到,赤道离这里太远了,他们可能飞到的北方地区有很多。”

“不要灰心,拉卡尔,我们的寿命很长,有的是时间,明年可以去北美洲找找,后年可以去俄罗斯找找,或者到南极再找找。”

“我们也早就把你当成我们家的一员了,别见外。”阿贝尔慈祥的妈妈说。

肖克忽然从天而降,停在他们一群人的中间。“哦,我的天哪,你原来在这里,也不和我说一声。”

“这是肖克,我的朋友。”拉卡尔有点尴尬,“肖克,你真不懂礼帽,怎么能忽然闯进来。”

“哈罗,看来你们就是阿贝尔一家咯,拉卡尔经常提起你们。”肖克并不搭理拉卡尔。“我是肖克,那场风暴我也经历了,不过我居然一个人飞到了格陵兰,是不是太英勇啦......哦,对了,今年斯瓦尔巴特那边的鱼特别多......

所有人都傻愣愣的看着肖克说话,他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拉卡尔,我们出去转转吧。”阿贝尔碰了碰拉卡尔。他们一下子就飞起来,往海边去了。大海像一块点缀着白色珍珠的蓝宝石,太阳温柔的照射着他们的翅膀,这一刻拉卡尔觉得很温暖,他看看飞在自己身边的阿贝尔,然后翅膀一收,飞速的扎向海面,等它再飞回到阿贝尔身边时,嘴里已经衔了一条鱼。他把鱼小心翼翼的喂给阿贝尔,说:“阿贝尔,和我一起生儿育女,一起去南极吧。”

阿贝尔点点头表示同意。后来他们开始辛勤筑巢,轮流孵卵,赶走野兽,二十多天后,他们的孩子终于要破壳了。

 

当一只小脚从第一颗蛋颤颤巍巍伸出来的时候,第二颗蛋也裂开了缝,拉卡尔和阿贝尔惊喜的看着它们。连兔子邻居扎哈也来凑热闹。

“哈,你们运气真好,我绕了一圈看你们好像是最早破壳的呢!”

在这片被岩石包围的并不大的草丛上,有五十多个燕鸥的家庭,他们的窝距离都很近。祖宗留下的规矩就是:大家团结起来筑巢,可以轮流放哨,共同抵抗强敌。他们在旅行途中去参观过非洲织布鸟的家,也是几百只聚集在一起筑巢生活,但那简直就是用草做的蜂窝,小鸟出生后就在黑黑的窝里,看不到阳光,直到它们飞出来。而燕鸥不同,燕鸥是要永远追逐太阳的,小鸟出生就生活在阳光下,当北极的日照时间变短的时候,它们就往南飞,一直飞到南极寻找太阳。

两个小生命一直挣扎到晚上才从蛋壳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的,站都站不稳,它们的嘴还是浅色的,不像父母那样的鲜红,翅膀也很小,拼命的挥舞也无济于事,他们都太弱小了。

阿贝尔把孩子们藏到翅膀下。即使在夏天,太阳在最低点时北极的温度还是很低的。等再过几天,这片小草丛里应该全是小燕鸥了。

阿贝尔和拉卡尔刚准备眯眼休息一会儿,不远处的两家燕鸥忽然争吵起来。

“喂,你看不看路?竟然从我家蛋上走过去。”

“你们自己不在窝里待着,怪我乱走路?”

“你得赔我们家五条鱼。”

在燕鸥的世界里,鱼就是它们的货币,当然一些小黑背鸥也会用鱼和强大的燕鸥做交易,换一些地皮来筑巢。燕鸥联盟也在和北极狼、北极狐谈判,劝他们的食谱上增加点鱼类食品,用鱼来换取燕鸥繁殖地的安宁。因为它们听说一个远在中国的岛屿上,它们的远房亲戚中华凤头燕鸥的族群不到百只,面临灭绝危险,尽管北极燕鸥族群庞大,但是考虑到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它们不敢那么掉以轻心的活着,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和100年前的完全不一样了。

两家燕鸥还在争吵着,它们越吵越大声,眼见着就要打起来。

“有情况!”最外圈的几只燕鸥大叫到,“有个可怕的怪物冲我们这边来了。”

拉卡尔和另几只雄性飞上前去,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正一步一步挪过来,那并不是小型的北极狼或者北极狐,那是一只饥肠辘辘的北极熊,它很消瘦,看上去已经很久没进食了。这头虚弱的熊也许不能再抓到兽类了,但对于燕鸥繁殖地来说这却是灭顶之灾。

拉卡尔见过北极熊,那还是两年前和家人在斯瓦尔巴特群岛上,那头熊长得非常健壮,它站在一块巨大的浮冰上,从斯瓦尔巴特岛边漂过,岛上的鸟类居民都热情的和它打招呼,它威风凛凛的昂着头,去岛的另一侧捕食海豹去了。

但是因为全球变暖,海面的浮冰变少了。在北极的夏季,形成一块浮冰需要比以前更长的时间,很多北极熊滞留在陆地上,它们吃不到海里的海豹,只能沿着海岸线碰碰运气。

吵架的邻居这时候也安静下来,燕鸥联盟规定,不管内部有多大分歧,在遇到外敌的时候,必须团结起来。一百多只燕鸥紧紧的盯着渐渐逼近的北极熊,它们蓄势待发,准备攻击这个强敌。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进攻。”一群白色的身影从岩石后蹿了出去,扑向北极熊开始用力啄它的脑袋,北极熊也吃了一惊,它龇起牙,挥了挥爪子,毫无还手之力。接着它就开始躲避这些尖嘴鸟儿的攻击了。

“我投降,我投降,我不是来打扰你们的,我只是路过。”北极熊抱着头嚷嚷道。

“停止攻击!”有几只燕鸥叫到。群鸟立即停止了进攻,围到前面来,恶狠狠的盯着北极熊。

“我只是太饿了,你们知道的,我只吃海豹。今年海面上浮冰太少,我没法到海面去。”

几只做主的燕鸥开始小声的商量,其他燕鸥又回到巢区照顾后代去了。拉卡尔盯着这个可怜的大家伙,没法想象它曾经叱咤风云的样子。

“要不这样,我们可以做个交易,我们可以给你提供鱼吃,但是你在我们迁徙前就留在这一片繁殖地,帮我们吓唬走其他的野兽。”

“太好了,太感谢你们收留我了。等你们离开的时候,我就能找到海冰了,就能继续做海上熊,吃海豹了。”

“这叫互利共生。”为首的燕鸥说“你这头只待在北极的熊当然不懂,我们跑过世界上那么多地方,这在生物界很常见。”

北极熊就这样留在北极燕鸥的繁殖区了,燕鸥们规定这一片大区域内的几千个家庭,每天要供给北极熊足够的鱼。而北极熊要做的事就是绕着北极燕鸥的繁殖区巡逻,那些小型的兽类再也不敢接近了。这不,连很多雷鸟、兔子都偷偷溜进这片安全地。

 

拉卡尔和阿贝尔只孵出了2个孩子,都是雄性,还有个蛋始终没有动静。他们给第一个出壳的起名叫雷,雷的弟弟叫莱姆特。到了第三天,兄弟俩已经可以四处走动了,第三颗蛋还是没有动静,它没能孵化成功。

虽然能走动,雷和莱姆特还是需要父母的喂养,但它们成长的很快,用不到四个星期,兄弟俩就能去学习飞行了。现在所有的燕鸥家庭都有了孩子,这下他们比之前孵卵时还要忙碌,雄性燕鸥们每天要往返于海洋和巢区间几十次,才能勉强填饱一家人的肚子。

有了北极熊的保护,今年这个繁殖区还算安全。大多数时候,北极狐和北极狼只能远远的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些燕鸥宝宝,它们的眼神里露出贪婪,燕鸥家长反复的告诫自己的孩子,千万不要越过北极熊的巡逻线,外面的世界很可怕。

没过多久,拉卡尔和阿贝尔发现两个孩子虽然是亲兄弟,性格却大不同,雷胆很大,莱姆特胆很小。尽管燕鸥家族很有冒险精神,但雷对于世界的好奇心实在太过,他敢吃雷鸟给他的食物,他也敢跑到北极兔的洞里去玩,甚至有次游隼飞到巢区上空的时候,只有雷伸长脖子,瞪大眼睛看这只嘴巴像钩一样的大鸟。他的爸爸甚至怀疑雷是不是在孵化时候被人偷偷调换了。

 有天拉卡尔和阿贝尔都要去海面捕食,他们托付邻居照看孩子。此时的莱姆特还在呼呼大睡,雷在不远处和几只小雷鸟赛跑。

“嘿,雷,你就在这一块玩,不要到岩石另一边去,照顾好你弟弟。”

“我知道啦!放心吧”雷和几只小雷鸟玩的不亦乐乎。

拉卡尔和阿贝尔无奈的摇摇头飞走了,这个星期轮到他们给北极熊捕鱼,为了不挨饿,他俩只好都去工作。

 

雷又跑输了,它很不服气。“为什么我总是跑不过你们?你们比我还晚出生几天。”

一只有大麻点的雷鸟哈哈大笑,伸出粗壮的腿给雷看。“我们就是专门在地上跑的鸟,你干嘛要和我们较劲?”

“就是啊,而且再过几周,你就能飞了,听我爸爸说你们会飞到非洲去,还会飞到南极去。”

雷鸟群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大多都在抱怨自己一辈子只能待在这个岛上。

这下搞的雷有点不好意思,他慢慢的退出热烈讨论着的雷鸟群,不过他没有往家走,倒是朝着岩石那边去了。它想着心事,又看见岩石那边有几只小白鸟跳来跳去,好奇之心迸发了。

“嗨,你们好,我是雷。”

几只小白鸟吓了一跳,但看到是只小燕鸥,它们相视一笑。

“你跑到这里干什么?这里很危险,离这里不远有只北极狐哦。”

“我就是想认识一下你们,你们长得很有趣。”

“哦?是吗?长得很有趣,哈哈哈”白鸟们笑起来。“我们是雪鷡。”

“你们会和我一起离开这个岛吗?我认识兔子,还有雷鸟,但是它们都不会飞,都不会离开这个岛。”

“我们会离开这个岛到更南的地方去,但是我们和你差远了,我们飞不了太远。”

 

雷看了看雪鷡,看来他们也不是什么神物。那么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哪个物种能创造奇迹,能从北极到南极再飞回北极呢?

雷边思考着边贴着岩石找回家的路。格陵兰岛的夏季如此迷人,走在绿草青青的山坡上,其间点缀着紫色的小花,向远处望去是蔚蓝的海,大海是怎么一回事儿,雷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去海里捕鱼,而不是像雷鸟那样就在草丛里找东西吃。有太多的疑问萦绕在雷的小脑袋中。突然,他感到背后有双冷冷的眼光在盯着他。他打了个哆嗦,扭头一看,是一只蓝灰色的动物,浑身毛茸茸的,面容长得很俊美,看起来像是在朝他微笑。雷的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字眼:“北极狐。”

“你长得真好看”雷边说边往后退,北极狐也慢慢逼近。雷觉得空旷的土地上宁静极了,只有北极狐的黑色的鼻子里呼呼的喷着白气,让他感觉到死亡的临近。


(限5000字,有删节)





 

 

 

 

 

 

 

-完-
科幻作品
北极燕鸥南北旅行记
刘伟

学校:十万个为什么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动物学

职业:科普编辑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这其实是一篇科学童话作品,作为科幻作品参评其实并不合适,作者的文笔很好,内容也很有科学性,但真的算不上是科幻作品。

2018-09-14 11:06 刘健 ——

本文以燕鸥这一种小动物的视角来介入一个动物迁徙生存的世界,行文叙事带有儿童文学的风格,可以看作“科幻”作为一种带有教化作用的文学体裁的呈现。但就作为“科”的部分而言,并没有严谨成形的技术设定,只能说是一篇半科普半童话性质的作品。

2018-09-08 22:02 匿名 ——

这其实是一篇拟人化写作的科普作品,因为其中并没有科幻设定,科普和科幻的区别这一点需要注意。

2018-09-07 22:30 匿名 ——

颇为新颖,不以人的角度去叙写而是以燕鸥的角度,而且涉及了一些有意思的科学知识,颇有科普感。但是出现的角色有些多,作为科幻文学来讲,脉络不太清晰,也没有一个明显的思想表达。

2018-09-05 00:1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