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诺亚之上
郭孝姝   
得票 4485 阅读 8761 评论 9

【摘要】科幻版“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人类即将毁灭,屌丝拯救世界。

(一)寥廓大地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郑点站在游轮的甲板上,忽然想到了这句话。他想,要是没有伟人曾把它先写出来,那么他或许会在此时想出一句差不多的话来概括他的感受。

这已经是他离开大陆的第八十六天了,今天晚上就会到达最后一个小岛,他在心里默默决定,要是明天上了岛还找不到一个活人,他就不找了。

想想当初他还特意挑了这艘大船,唯恐他这一趟出海碰到的会动的活物多到装不下。可事实是,到现在为止,船上还是只有他而已。

他已经快三年没见过除他外的任何动物了,更别说人类。所幸还有机器狗,钱,陪着他,否则他恐怕早就疯了。

“该死的战争!”他暗自嘀咕着。可是没有了战争,没有了核武器细菌战以及随之而来的自然灾难,以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登得上这么豪华的游轮呢?

确实,在确定了他是大地上唯一的幸存者之后,他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穷奢极欲的生活。可笑的是,那些寡头元首们不惜发动战争想取得的资源现在却歪打正着地落在他头上。

百货超市破门而入,豪宅别墅登堂入室,就连枪支弹药也不在话下。万物非我所有,皆为我所用。西方暴力美学与东方哲学融为一体。不再是1%的精英拥有50%的资源,而是100%的人类拥有100%的资源。

郑点本想就这么一直狂欢到死,直到他光顾了一家博物馆。棕色大理石柱压迫人的庄严与隆重,还有正中间挂着的巨型万年历给了郑点一种醍醐灌顶的冲击感,那些带有历史印记的文物让郑点开始思考时间、生命、人类、奇迹这些东西的意义。

从那一刻起,他决定寻找其他人类,重建文明社会。

他跑遍了整个大陆,也一无所获。于是他把视线放到了附近的零零碎碎的小岛上,自打开始了这趟旅程他发现实际上存在的小岛比地图上标出来的还多,途中他又回了大陆三次增加补给。在最近一次上岸时,他看到船体上被他涂改的“诺亚号”三个字已经被海水冲打地斑驳不堪,隐约地露出了被掩盖的“华威号”。

“上帝啊!”他望着满天星斗,在此之前他从未祈祷过,也从不相信,但此时他合十了双手,“难道辉煌的人类历史就要以我画上句号了吗?虽然人类的本性很坏,可那不是全部,不该是以我这样的人为结尾的。请你让我至少找到一个人吧,让诺亚的方舟给大陆带回生命的种子吧。”

说完他转身走向了车库,钱跟在他背后,胶皮脚垫发出“哒哒”的轻音,转身之前郑点感觉好像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

(二)生机再现

郑点到越野车里确保带有足够在岛上用的汽油和食品,再一次清点了明天上岸随身带的东西——一个登山包,一把AKS-74U,一把M327 M&P R8,一个扩音喇叭和一个热成像望远镜。包里有装满水的水壶,两袋饼干,几块巧克力,还有装好的弹夹,电池,10m救生绳,10m夜光绳,一套压缩衣,一把手电,两罐喷漆,一把丛林之王和一些应急药品。

明天天一亮就开车上岛,这么想着,几番辗转反侧,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迷糊中他做了个梦,梦见有个丰乳肥臀的女人从天而降,要与他生儿育女,复兴人类。大船漂漂荡荡,郑点与她干柴烈火,不羡鸳鸯不羡仙。

早上醒了,郑点擦擦口水,昨晚的激情还历历在目,看了看安静地趴在他脚边的钱,他想:总归是个好兆头。

他拿起望远镜站到甲板上观察这个小岛,这里地势较缓,植被茂密,这样一来车开不进去,徒添了许多步行。岛上没有任何建筑物,也没有其他动物存在的迹象,他有些灰心。突然,他看到有两条平行的线一直从岸边延伸到树林里,一个念头闪现于他的大脑中,于是他抓了一把枪就跑下了船。

果然不出他所想,那两条线是车轮印!郑点认出那正是游轮里三轮山地车的轮印。那种车是双前轮的,而且后轮有两千瓦的电机驱动,骑起来轻便又稳定,最重要的是,在车身后面可以挂斗,这样它就变成了一个小型挂车。从挂斗轮印深度来看,里面装了不少东西。

郑点观察了四周,发现只有这一组车印。因此可以确定三件事,第一,一定是有人上了他的船;第二,整个岛上不会有太多人,如果人多郑点也没机会在船下研究这些东西了;第三,来的人一定是个身手敏捷的人,却不一定是个大块头,因为他上了没开舱的船,又从船上运了东西下来,然而此时岸上却并无脚印。他想来人多半是个女战士。

郑点的心脏被兴奋与激动充满了,他赶紧回到船上,拿起准备好的东西进入树林中寻人。

(三)上帝显灵

他把扩音喇叭打开,挂在了登山包上,喇叭里传出了他已听了无数遍的他的声音:“战争已经结束,我是幸存者。我在寻找人类,请听到的人给我回应。”接着喇叭里传出了翻译器把他的话翻译成英语的电子女声。

然后又是他的声音:“战争已经结束,我是……”。透过喇叭最高音量的鸣响,他听到了一声枪上膛的“嗑嗒”声,紧接着是一句话:“把枪扔下,转过身来。”

郑点没等他说完,已经双手把东西一扔,转身向那人扑去了。他推开挡在二人之间的枪,一把上去抱住那人,高喊着“上帝显灵,终于让我见到个人了!”

那人显然愣住了,被郑点抱着,迫不得已随着他蹦跳了几下。

郑点冷静了一下才后退一步,仔细打量对面的人。是个矮小黑瘦的胡子拉碴的亚洲男人,身上穿了套有些破了的睡衣。

“不打仗了?是同盟国赢了吗?”那人开口问道。

“不,所有人都死了,除了我……现在也除了你,这岛上还有其他人吗?”

“这岛上只有我一个人。什么叫都死了?”

“还不是因为打仗,细菌战失控了,爆发了新型病毒,治不了就都死了。”

“那你怎么没事?”那人还是很警惕。

“不知道。”郑点关了喇叭,“可能我有抗体吧。我们全家为了躲战争在地下躲了快两年,上了地面又赶上病毒,我们再回到地下就已经被感染了,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活了下来。等我再上来一看,已经没人了。”

那人显然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呆愣在原地。

郑点于是问他:“你是什么时候,怎么来到这岛上的?”

一提到这个,那人有些懊丧地说道:“我是个海军逃兵,本来要被抓回去了,结果遇上海难困在了这,大概一年以前,押我的人相继都死了,岛上的动物也越来越少了,可能也是因为病毒吧。上帝保佑,我竟然活下来了。”

“你说这岛上就你一个人?”

“嗯。”那人点点头,“这岛不大,我都走遍了。我在这个岛上困了这么久,只能靠吃果子为生,活着根本没有一点意思。本来昨天我想投海结束自己的生命,多亏看到了你船上的航行灯。”

“对,是你偷了我的船。”

那人抱歉地笑笑,“是的,我分不清敌我,就先拿了些吃的和枪,在这里埋伏着。哪知道原来船上就你一个人。对了,你为什么会到这来?”

郑点拍拍喇叭,“不是说了吗?大陆上就我一个人了,我来找找看还有没有和我一样的幸存者。”

“那你找到了吗?”

“没,你是头一个。”郑点说完拍了拍那人的背,“走吧,上船说吧,我看你需要好好洗个澡换件衣服了,话说你怎么穿了个睡衣?”

“这是我从军队跑出来时偷的,还有几件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军装,换着穿。”他不知为何就相信了郑点的话,像相信上帝垂死前钦点的救兵。

“你小子很聪明。”郑点看着他,越发觉得这是个很棒的同伴。

(四)人造子宫

他真的是个很漂亮的男人,细弱的四肢,流畅的线条,尤其在他洗了澡换了衣服以后,虽然长期在海上使他有点黑,但是并不掩盖他身上的书卷气。

“终于用上电动剃须刀了,”他穿了个宽大的薄衫,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在岛上只能用刀片,又疼又刮不干净。”

“你在岛上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我陪你去取回来,然后咱们回大陆。”

那人连忙摇头,他发现已经不能离开郑点的视线一步了,生怕他会再回到那个岛上孤单一个人。

“没有,最重要的东西都带在身上了。”说着他拿出了带在衣服里的项链,那是一个金色的耶稣受难十字架,他把吊坠放在眉心默默地祈祷一番,然后问道:“你相信上帝吗?”

“不信。不过遇见了你之后就相信了。”停顿了一下,郑点又说道:“我估计上帝是个特别说话算话的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喜欢以前的名字,既然我这条命都是你给的,你就给我取个名字吧。”

“也好,反正都是新世界了,叫什么好呢?”郑点看着眼前的男人,“叫玲花吧。你让我想到了凤凰传奇的玲花,小小的身体具有强大的爆发力。”

“玲花?我没听过这个人,不过我喜欢这个名字。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郑点,以前家里穷,我老爸希望我能有点石成金的本事,现在什么都有了,却没了家。”

玲花看着他,想到自己也是如此,“没关系,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家,我们以后相依为命。”

说道动情处,玲花上来抱住了郑点。

郑点很受安慰,但是感觉怪怪的,上帝知道他原本是想要一个女人的,却稀里糊涂地找到了一个这样的男人。

“兄弟,别把气氛搞得尴尬。”他轻轻地推开了玲花,“带你看看我的狗。”说着领着他到了自己的房间,钱一见了玲花汪汪直叫。郑点抱起了钱,对着玲花的脸把他的面部信息采集了进去,钱停止了叫声,摇着尾巴求抱抱。

玲花接过了钱,逗它道:“你真可爱,叫什么名字?”

“它叫‘钱’,它不会说话。”

“怎么不给它加一个语音系统,那样方便多了。”

“狗怎么会说话?如果会说话它就不是狗了。”

“为什么叫‘钱’?人类都灭绝了钱还有意义了吗?”

“以前取的,他陪着我躲过了战争。”郑点在床上躺下来,昨晚他还在此和梦中的女神生儿育女,今天这个希望就要破灭了。

“你说人类会灭绝吗?”玲花在床边坐下,拍着怀里的钱,它的背毛茸茸的,还有轻微起伏的呼吸,真实得像他老家看门的土狗。

“我看悬了,咱们两个男人有什么搞头。”

玲花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人造子宫你听说过吗?”

这吸引了郑点的注意,他坐起身来,靠近玲花。

“愿闻其详。”他说。

(五)再造祈愿

通过玲花一番解释,郑点终于弄明白了人造子宫的原理和可行性。

根据玲花的说法,人造子宫需要至少具备三个条件,先模拟出子宫内膜组织,内膜上覆盖的黏膜能在雌激素的影响下等待受精卵的着床;当受精卵在人造子宫着床后,子宫内膜还需变化为子宫蜕膜,受精卵外侧的绒毛与子宫蜕膜连接,共同组成胎盘,以便满足胎儿营养和氧气的供给及二氧化碳和代谢产物的交换;还要制造出与羊水完全同质的人造羊水,以提供营养和保护。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要具体实践郑点可没把握,“你说的这些太理论化了,能实现吗?”

玲花耸耸肩,“谁知道?曾经有一个华裔教授在实验室中培育出过人造子宫,可是她培育出的胚胎是个畸形,后来这个实验因为涉及伦理问题就被禁止了。”

“这么说还有点希望。可我们去哪弄受精卵呢?倒是可以人工授精,精子我这边有的是,卵子你能提供吗?”

玲花带着点羞怯又尽量保持礼貌地笑了,“要是人类复兴就指望着你那点货,那你可真要殚精竭力了。其实有很多精子银行,还有些医院里冷冻的卵子,我们可以去找找,要是保存得好,应该还能用。”

“对啊,你可真聪明,我怎么没想到?”

“我们还可以从基因入手,改造人类的基因,结合幸存的动物基因,弥补人类基因的缺憾,这样孩子一生下来就会对病毒免疫。”

郑点发现玲花比他外表看上去的更有学问,所以心里对他更多了一分欣赏。他想多亏是找到了玲花,要是单就他自己一个人,人类复兴可没什么希望了。

看他没做声,玲花接着说道:“我以前看到有社会学家说要建立一个社会至少需要七十个人,如果真能制造出人造子宫,要培育出七十个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嗯,我有信心。”郑点重重地点点头,“这次我们要建立一个和平有爱的社会,要是能在基因里加上一种反对战争的基因该多好。”

“会的,反正我们有一辈子时间。谁能想到有一天我们也能成为拯救世界呢?”

事实证明,拯救世界的不一定是身怀绝技的超级英雄,也可能是两个幸运的小子。大船漂漂荡荡,航向希望。

 

 

-完-
我要评论
璀璨繁星 2018-08-24 13:44
万水千山总是情投上一票行不行,大哥大姐过年好动动小手好不好
璀璨繁星 2018-08-23 05:30
语言流畅,情节紧凑,叙述连贯,科幻题材就是要讲述未发生的事情,将来可能或者不可能发生,这就需要作者有紧密的逻辑思维还有丰富的想象力,更有超前的意识,还要有丰富的生活经验及常识,这篇文章都表现的很好,前面叙事因战争让整个世界陷入混乱,动物人类家园生态环境都毁于一旦,在茫茫的寻找生还者的同时,写出了内心复杂的情感,开始怀疑只有自己绝望的时候,又笔锋一转看到了希望并且要通过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园,虽然力量渺小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一篇科幻的最后带有正能量的好作品!
凉猫 2018-08-03 14:49
“不管我们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使用什么武器,第四次世界大战时我们都只能用棍子”——阿尔伯特·爱因斯坦(非原话) 本文着力勾勒描述了世界在生化战失控后,主角作为仅有的幸存者一路旅行的历程(连拼棍子的人都没有了),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基友,又提出了“拯救人类”的愿景,也算是为故事的结尾平添了一丝希望。情节简单,叙事风格偏诙谐轻松,有点黑色幽默,不甚明了地在最后托出“人类好战必亡”的主题思想。
科幻作品
诺亚之上
郭孝姝

学校:中石油

学历:本科

专业:石油工程

职业:技术管理岗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字比较流程,但整个故事波澜不惊,结尾也较草率。科幻设定较为平庸。

2018-08-21 22:22 匿名 ——

改造子宫的想法不是不可行,末日之后,两个男人的情感关系,却可信度低,意淫为主……

2018-08-21 18:08 匿名 ——

情节略波澜不惊。

2018-08-19 23:25 匿名 ——

本文是科幻常见的末日题材,优点在于叙事的条理性,缺点在于故事难免落入俗套,比较容易猜得到故事的发展,缺少转折。开头引人入胜,但是整体的故事发展显得虎头蛇尾,若能在后半部分增加些故事性就更好了。

2018-08-09 13:06 匿名 ——

“不管我们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使用什么武器,第四次世界大战时我们都只能用棍子”——阿尔伯特·爱因斯坦(非原话) 本文着力勾勒描述了世界在生化战失控后,主角作为仅有的幸存者一路旅行的历程(连拼棍子的人都没有了),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基友,又提出了“拯救人类”的愿景,也算是为故事的结尾平添了一丝希望。情节简单,叙事风格偏诙谐轻松,有点黑色幽默,不甚明了地在最后托出“人类好战必亡”的主题思想。

2018-08-03 14:51 巨星海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