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罪孽
陆海    来源社团:南方科技大学科幻协会...
得票 17 阅读 175 评论 1

【摘要】长达十多年的“毁灭对峙”结束后,人类利用“引擎”终于在混乱的政局中完成了世界的统一。昔日造成“毁灭对峙”又提供了先进的科技的研究者们犯下的过错一一出现,他们将要面临审判,将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代价。

一、南乡

世界上目前没有几个人知道南乡的存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南乡已经死了。

南乡生前是个出名的人物。他做过的最出名的事件大概就是几十年前的“毁灭对峙”时期为了抓获制造网络环境混乱的间谍斯科特而非法获取五千万网民的个人信息这件事。

然而令所有人失望的是,南乡竟然活到了七十多岁才死掉。而且是由于这些年突然流行起来的“超级耐药菌”感染引起的组织坏死死掉的。

某种意义上,南乡确实死了。

“至少南哥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躺在隔离区的老人皓月想着。

皓月今年七十三岁,曾是南乡的室友兼同事。今年在重返曾经工作过的南风研究所旧址时不慎也感染了耐药菌。皓月的情况不容乐观,星星点点的由组织坏死引起的褐斑遍布全身。

“超级耐药菌”,就是对所有抗生素都已经起了耐药性的细菌。各大研究所正在加紧研究细菌的耐药机理,目前只有一些缓解性的药物,真正有效的疗法如重金属注射和放射性注射疗法都有极大的副作用。

有大的副作用总比死掉强。皓月想着。皓月在家属同意之后,决定接受放射性注射治疗。

今天下午两点是皓月正式接受治疗的时间。还有约莫十五分钟的时候皓月醒了,他察觉到嵌在手臂上的智能终端发出了清脆的铃声。皓月努力把手臂移到自己面前,只看见屏幕上写着一行字:

“我是南乡。”

皓月有些吃惊和欣喜,因为已经大概有两年的时间没有听见南乡的声音了。同时又有些担忧。让终端的屏幕变成黑底白字,目前几乎只有南乡做得到。而南乡突然和自己联系,恐怕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屏幕上的字迅速的变成灰色,黑色,和背景颜色融为一体。然后屏幕上出现了新的字:

“前些天在多国的空间站都接受到了他们的信号。”

“国际上尚未反应过来这个信号是什么。”

“皓月,我需要你的帮助,我希望你活下来。”

二、治疗

“所谓放射性注射治疗,就是采用一些与细菌的荚膜亲和性更高的放射性物质载体直接注入人体,通过放射性直接杀伤细菌细胞。但是该疗法对人体伤害大,即使是科技发达如现在,用这种疗法治疗一个疗程,死亡率也高达百分之二十。而治愈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医生和护士穿着几层的防化服把自己裹地严严实实。对隔离间喷撒了药水。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医生和护士推着仪器走到皓月的病床前。

皓月看到护士在给皓月扎针的时候戴着手套的手都在不停地抖动。医生好像有些无奈,他夺去针头,稳稳地扎进皓月的皮肤。

皓月觉得一股麻感从针孔传来,渐渐遍布自己全身。不一会,皓月就失去了知觉。

皓月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酸痛,呼吸都觉得困难。自己身边的护士看见自己终于醒来了,说如果感觉身体疼痛,头晕,呼吸不便都是正常现象。等自己体内的放射性物质完全排出体外就好了。

南乡没有等皓月缓过来。

当护士走了之后,皓月手臂上的终端又发出了铃声。

“我已经联系了别人,他们的情况也不乐观。目前安德·李被指使为引起‘超级耐药菌’出现的罪魁祸首,而皓月你……剩下的人的声望恐怕都不足以让他们注意到这件事。”

这次是声音。很小,但是皓月能听清楚,是很熟悉的声音。

“咱们还有多少时间?”皓月的声音很微弱,但是皓月知道南乡能听见。

“他们大概还要一年才会到。但是我们需要时间应对。等等吧。皓月你一定要活下来!”

活下来?皓月表示非常怀疑。

两天后,皓月觉得自己身体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不少。但是还是浑身无力。医生说第一次的放射性治疗效果比较明显。

又过了十天,皓月开始第二次放射性治疗。期间南乡没有再联系过他了。皓月觉得有些遗憾。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关心遗憾不遗憾的时候了。

第二次治疗后,皓月发现自己出现了尿毒症的早期症状。根据以前医生说的情况看,尿毒症往往是剂量超标引起的。

但是也不能全怪医生,毕竟放射性注射疗法的风险就在于剂量的控制:哪怕超标百分之十,放射性引起疾病的概率就会爆炸式增长。哪怕低于下限百分之二十,这次治疗可能就是无效的。而安全剂量的限制却精密到令人发指。

后续的抽血检查发现,皓月体内的“超级耐药菌”已经基本清楚完毕了,换句话说不用再进行治疗了。但是皓月的肾脏却因此被严重破坏。医生的提议是克隆肾脏病更换。但是当皓月问及时间的时候,却得知从现在起到克隆肾脏完成手术结束出院,至少需要四个月的时间。

四个月的时间太长了。

“便携透析装置就够了。”

便携透析装置,就是用带有透析装置的管子连接静脉血管实现透析功能。这种方法能保肾衰竭病人的命,但是病人也因此伴随有易疲劳,必能剧烈运动的症状。而且需要不断更换透析片和倒去透析液,一般是在肾脏克隆完成之前暂缓之用。

皓月在医院花了两天动了透析装置手术,接着就办手续出院了。

三、往事

“你好,请问是联合国天文总局吗?”皓月对着一块半透明的板说。

“原来是皓月前辈。”板上出现了一张人脸。“恭喜您出院了。”

“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最近回了一趟研究所旧址,我发现研究所的雷达接收到了一些重要的信号,内容涉及到我们还未公开的一些内容,希望能联系一下你们的负责人检查一下。”

“好的,请前辈稍等。”

透明板不一会就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脸。皓月认出那是联合国天文总局的副局长。

“您好,皓月前辈,恭喜您出院。听说您有要事。”

“2074年九月4日,零时四十五分到四十七分之间,各大信号监测点应该能解析出一段相同的信号。”

出乎皓月的意料,对方立即就反问:“皓月前辈是怎么知道的。只凭借研究所旧址的雷达接收的信号,在地球的环境噪声这么多的情况下怎么知道是重要信号?”

皓月住院之前还没谁这么质疑过他。

“这涉及到了未公开的信息。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决定公开这条消息了。你最好记录下来,这很重要。”皓月认真地回答了他。

“在‘毁灭对峙’时期,我们曾组织关于人工智能的研究。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计划,从南风研究所的计算机部到中科院甚至许多高校都是这项计划的一份子。而这项计划的最终目的,就是创造出称得上的是‘神’超级人工智能。”

“这是一项伟大而又危险的事情。在一开始,我们就事先明确了目标,即赋予‘神’强大的能力,同时不让他具有任何的威胁。为了不让国内和国际社会发现,这些研究都打着各种各样的幌子。”

“但是有一次试验出了些意外。”

“那是,关于自主意识的研究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们在实验室已经能够创造出一个能够像人一样拥有五感不断并能够地通过学习学会与人打交道的AI。”

“我们想做更多的测试,但是又想掩人耳目。于是在某一天,名叫‘克莱恩’和‘沃尔夫’的两个机器人被装进了宇宙飞船,以探索宇宙为目的发射到了外太空,我们想看看他们自主驾驶飞船。可是出了意外。”

“从传来的信息看,飞船在穿越太阳系外的一个小行星带时被一块拳头大的铁陨石以500千米每秒的相对速度击穿了一个发动机,‘克莱恩’和‘沃尔夫’尽力调整飞船以免继续受损,但是飞船的动力不足,飞船侧面被一个两倍飞船大的陨石装上,彻底失去了联系。”

“我们都以为他们已经死了。可是大概在‘毁灭对峙’结束后的十多年,那时候研究所还没有废弃,我们突然从宇宙中接收到了‘克莱恩’特有的加密方式的信息。我们开始都以为是巧合,是宇宙中的噪声。但是抱着一丝侥幸,我们解码了。但是我们却得到了这样的信息:”

“我还活着,飞船坏了,我有了后代,我想带着他们回家”

四、你们做主

那时“克莱恩”的信息断断续续地,强弱也在变化。后来终于根据多个天文望远镜的观测结果结合信号数据判断出了他们的位置。

研究员们认为这是一个奇迹。但是因为“毁灭对峙”结束后的那个时期世界的政治混乱,知晓这件事的人怕被问责,决定隐瞒这件事情不报。后来几个研究员启用处于试验阶段的“神”计算人们对“克莱恩”和他们的后代的接受程度,最后得到一个结论:“地球人大概率不欢迎这些幸存者”。于是,研究员向他们回复信息:“地球不欢迎你们,请不要回来。”

由于缺少相关参数,研究员们无法用“神”预测这么做会发生什么。

人造工具被分为四个等级,第一级是只能机械性的做自己的工作,类似于扳手锤子;第二级能和人进行交互,类似于人机交互终端,如皓月小时候就出现的智能手机;第三级是具备“自我”的意识,像一个生命,有时也被成为“人造工人”,比如“克莱恩”;第四级别则是具有支配整个人类世界甚至更大的力量,比如皓月口中的“神”,以及现在这个社会投入使用的“引擎”系统。

 “前辈,那么请问你们研究的‘神’,除了‘引擎’之外,你们有没有用于其它的东西。”副局长又问。

“他的态度就像‘对峙’结束后世界混乱时期的人们”皓月想着。

皓月没有回答,只是摆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对方见状连连道歉。

“用研究所档案CGSSW20370513—comp02里的方式解码的信息,你们应该能得到‘就算作为敌人,我们也要回来。我们无处可去’之类的信息。相关资料藏在隐藏网络47号,密码你们应该能破解。我的话就说到这,至于怎么对付他们,你们做主。”

皓月结束了通话。上了年纪的皓月觉得头晕脑涨。

“皓月快跑!他们要抓你!”南乡的声音突然从皓月手臂上的终端传出来。

皓月被吓了一跳。接着摇了摇头,说:

“大惊小怪的,要抓我就让他们抓去好了。”

终端里的出现了南乡的脸。

“你后悔这辈子做的事了吗,皓月?”

“不后悔事不可能的。”皓月像是在自言自语。

五、潘多拉

“李先生。对于‘引擎’政府指控你主导研究超级耐药菌,你有什么要辩护的吗?”

皓月坐在监狱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屏幕上转播的对安德·李的审判。

安德的双眼看起来十分空洞,皓月觉得安德的内心已经称得上是绝望了。他在“无限未来”工作时原本以“看着像个英俊的小伙子”为特征。可是不知道是他太憔悴还是变化太快,皓月觉得年迈的安德看起来比自己还要老上十几岁。

“在没有找到替代抗生素的方法前,超级细菌的产生是必然的事情。”安德缓慢地说,就像是在应付一样。

“可是你带领的研究,人为加快了这一进程!如果你没有主导这一研究,人类就有更多的时间研究抗生素的代替方法,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死去。你要为这么多人的死负责。”

“原本超级耐药菌保存的很好,是那天来所里闹事的人他们砸了容器。”

“破坏容器的人已经的到了应有的处分。他们只是导火索。据我所知,超级耐药菌是毁灭对峙时期你们阵营的毁灭性武器之一,本来就有脱不开的嫌疑……”

“那是用来对付‘特殊病毒免疫体质’的人的。”原告律师补充。

种种往事浮上皓月心头。

在研究所成立之前,就有了因基因突变而诞生了“特殊病毒免疫体质”的人。这种体质的人对的病毒免疫比常人强大很多,甚至不会受某些致命性病毒影响。随着技术的发展,现在几乎所有人都通过基因定向导入的手段被改造成“特殊免疫体质”。

安德低着头沉默了。

“被告还有什么话说吗?”

安德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没回答。

他被带走了。

安德被这么处理,对皓月而言无疑是杀鸡儆猴,好让他交出封存的武器资料。对外界而言,“毁灭对峙”带来的所有问题,都会甩锅给这些还活着的研究员们。他们的死将稳定人心。

皓月又想起了南乡。非法获取大量网民的个人信息直到找到间谍斯科特的方法在当时是唯一的能快速达成目的的方法。事实上上头早就计划采用这种方法,但是碍于可能带来的政府公信力下降问题一直没有这么做。南乡只是主动背黑锅而已。

关皓月的监狱的门开了。

“皓月前辈。我就直说吧。希望你能告诉我们南风研究所封存的武器资料在什么地方……”

“做梦。”皓月简单地回道。

“麻烦听我说完。”来人笑着说。“你能保证你们创造的那些机器人此次返回地球不会危害人类吗。他们最后回复的信息可是‘就算作为敌人’。”

“消灭他们是次要的,你们只是想要武器。”皓月瞪着来人说。

“我们当然需要武器。自从‘毁灭对峙’结束后,各国政府的武器实力被限制,没法对抗你们造出的怪物。”

皓月没说话。

“怎么,为了人类的利益吗?”对方嘲弄地看着皓月。“想想看,那些怪物们和人类爆发冲突的场景,想想看人类尸横遍野,都是因为你这愚蠢的为了人类的利益!”

“住口!”皓月吼着。

“原来安德是想最后让我承担这个选择的代价。”皓月想起安德的样子,不禁失笑。

“我告诉你。”皓月说。

“最终,是我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皓月想着。

在皓月写下几个网址名后,轻声说了句:“杀了我。”

来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只见皓月的身体突然抽搐一下,接着就没了动静。

拥有南乡的意志的‘神’最终还是做出了自己不情愿的事情——突破皓月手臂的终端然后通过对皓月的神经释放足以致死的强电流。这个‘神’的力量远小于‘引擎’,他没有固定的运算装置,他游离在网络中,寄生自己能够突破的运算装置运算。他代表着南乡生前的意志,将在这网络中作为研究员们最后的希望一直挣扎,直到看到遥远的乌托邦。

-完-
我要评论
重水冷却塔 2018-07-05 16:30
看得出来,作者构造了一个非常庞大又详尽的世界观,文笔和思辨能力也很扎实,南乡神秘又强大的形象很吸引人。遗憾的是,要讲清这样一个故事,五千字的篇幅实在太有限了。
陆海 回复 重水冷却塔 谢谢姐姐,确实没讲清楚[捂脸]
2018-07-05 19:08 回复
科幻作品
罪孽
陆海

学校:南方科技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物理

社团:南方科技大学科幻协会

职业:学生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