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变色龙
绵羊草   
得票 2 阅读 240 评论 0

【摘要】在一次濒临死亡的醉酒后,徐晓和不知名的研究者做了交易,可没想到,竟然被植入脑控装置,陷入了美好的梦魇。

(1)

真诚的光芒太过耀眼,谁也承受不住。

 

失去同步,目标255已损坏,无法读取。

 

素体,素体,素体。

必须要有更优质的素体。

RS-005现在只能这样来提高完成度了。

身着黑色防护服,头戴防护面具的调制人走入实验舱,将头部炸开、脊椎离体而出的试验体从操作台上取下,模拟装置也随之关闭。

 

“没有进展吗?”

“只能在自然人身上做试验了......你有合适的人选么?”

“有,不过,不确定因素很大。”

“这样吗......那你现在给RS-005取个名字吧。”

“......”

“写在纸上就可以。报告书在你左手。”

 

RS-005

环境适应型应激优化操作系统(脑载体)

变色龙系统

 

徐晓倒在这个都市的巷尾,翻滚的肠胃逼迫他不停地呕吐,胃液和酒精腐蚀着食道,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那令人厌恶的气味和感觉,一点一点地蔓延,从下至上,从里到外。

冬天的夜晚还是很冷,此时清寒已然凝成小小的雪花,即使是这个时代,只穿这种让别人舒服的衣服,躺在这种地方,多半是会被冻死。

 

舒张的血管,或者是昏沉的头脑,让徐晓已经很难感觉到外界的温度,反而有一丝温暖,纯粹的温暖,在身上慢慢流淌。

 

睡过去,可能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再睁眼的时候,徐晓的面前是两张模糊的脸,如同被黑色的条纹缠绕了一般,自己则坐在一把弯曲的四脚椅子上,四肢动弹不得,太阳穴和眼睛传来阵阵刺痛。周围是家中熟悉的环境,但感觉色调变暗很多,就像是光被抽走了。

“我是死了吗?”

“难道你不是想死吗?不怕冷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在徐晓的耳朵里不停回响。

“不......”

“那你在渴求什么?你可是拥有一般人所憧憬的生活。”

“我只是,只是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太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徐晓抬起头,看向蠕动的脸样线条,“反正人生就是夺取和丢弃的轮回,想要的东西就要拿到手,没用的东西就要丢掉,像我这样下去,只配做别人的垫脚石,我已经厌恶这样活着了!这样的明天,我......”

“这就是你想要的?”

“如果我可以的话......”

“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你可不要后悔,可悲的人。”

 

目标256,观测开始。

IOI-655321正在载入。

 

徐晓的身体向后坠去,跌倒在地上,大腿和小腿开始疯狂地抽筋,鼻血顺着嘴唇从下巴滴落,而自己刚刚坐的那把椅子也是消失不见,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变回往常的模样。

 

我......为什么在家里?

 

“你没事吧?”徐晓的妻子听到卧室里的声响,跑来查看情况,“怎么突然流了这么多鼻血?”

“啊,没事,就是......头有点疼。”

妻子把徐晓搀扶起来,把脸上的鼻血一点点擦拭干净,“你好好躺着吧,明天你们单位的人还要来组团慰问你呐。”

“嗯?慰问我?”

“你刚从治疗仓里出来,不来慰问你才不正常吧。说是还要发你证书呢。”看着徐晓躺下,妻子才坐在他身旁,翘起二郎腿,“你也是挺厉害,喝多了还想着去救人,幸亏被伤到的只是臂骨和皮肤,脊椎和别的都没事,你现在还要看新闻回放吗?”

“......不了。”徐晓拉住妻子的手,反复检索自己脑中的记忆,却是无法从一个叫“见义勇为”的文件夹里找出任何东西。

好在没有人员死亡,不然只能自己死了,才会成为英雄,如果活着,就一定会成为罪犯。

他这么呆呆地望向天花板,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第二天,单位里的人就如妻子所说的一样,来到家里,给徐晓颁发荣誉证书,自己的同事郑方,还有自己的几个上司。意料之外的是,副市长也来了,牵着徐晓的手拍了不少的照片,徐晓也是配合着副市长,语言、动作、神态,出奇的自然,或者说符合“要求”,甚至都没人察觉到自然过了头。

 

“我市副市长xxx昨日慰问12.8事故见义勇为xxx投资处处长......”

 

徐晓没有看这一闪而过的新闻,反而是他的妻子和孩子,早早就守在宣发平台,他现在只想在球形跑步机上慢跑,这样能让大脑稍微舒适一些,不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喜悦压得喘不过气。

(2)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春天,虽然单位强制性地让徐晓休了三个月,但徐晓并没就这么闲着,期间还是主动联系工作,或者做别的调整,回到单位就不会有什么疏漏。

但徐晓可能没发觉自己的变化,不同人的说话方式,略低一级的穿衣风格,乃至瞳孔的缩放,这样的东西侵入到旁人的心里,渐渐发酵。就连与妻子性交的时间都大幅增长,几乎每次都能得到满足,那一定是现实所没有的高昂快感,尽管状况的操控在于外界的反馈。

郑方见徐晓回到单位,自然要找徐晓聊聊天,晚上吃个饭。

郑方表现的这么热情,可徐晓不这么想,就算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徐晓还是不大愿意和他亲近,他和自己可不是一路人。

两个人是被同一个老师培养的学生,徐晓更贴近务实,而郑方则有些过度精于变通,和他走太近,自己被当成烟花打到天上,也是有可能的。

“话说在前面,工作日不喝酒,最近查得严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那你多吃点合蒸啊,这可是原子级的呢。”

那为什么不拒绝郑方呢?徐晓也有没办法拒绝的理由。

前几年,徐晓刚当上处长的时候,接手了特批新型房地产的开发项目,其名为“巢群”,目的在于缓解城市外来人口堆积的压力,项目通过密集虫巢式的建制,及周边配套设施,将土地资源的开发达到最大化,以低廉的租金,和个人空间的高度保护来吸引没有经济基础的外来务工者。

往后的事实证明,“巢群”狭小的环境并没有影响入住者的选择,至今,这一市政项目仍是高效的代名词,因此徐晓也受到了表彰,虽然平白无故被挂了个名的南方某省长儿子分走了一半的业绩,但徐晓也无话可说,只能自己默默忍受胃痛的感觉。

开发土地需要进行征地,那是一片已经建成将近百年的古老住宅区,社会持续腐朽的精神风貌,和城市人口的低生育水平直接导致那里变成了只有为数不多老人居住的鬼城,即便如此,那里的租金仍是高昂的可怕。

问题中最难解决的,就是征地,征地仍被一些原住民所反对,这不是单纯补偿费的原因,而是信任感缺失所引起的,要不是郑方用了什么“手段”,这事情也不会轻易办成。

以至于徐晓看到已经完成的“巢群”,总能想起自己在在职读研时,导师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人命就像口香糖,不同的人、不同的嚼法,决定了不同的价值。”

 

植树节,每年例行公事都要去调制绿化用树种,再进行智能栽培,最少也要拍个照片,通常是轮不到徐晓这个处长来掺和的,今年倒是把徐晓和几个处长都捎上了。

这让徐晓嗅到一丝异样的味道,既兴奋又不安。

和赌马很类似,赌客手里握着的是自己的未来,没有人敢怠慢,然而,什么都没发生,正常结束,市长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也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需要说明,什么都不会改变,起码是现在。

 

(3)

虚拟的蝉鸣宣告着夏日的到来,聒噪而又毫无意义,温度的上升却是无法被抹去的事实,把资源浪费在不该浪费的地方很可耻,却也很有用,最少能堵住无聊的嘴。

 

徐晓把纸质例会材料交给局长后,就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等着他说话。

“小徐啊,你看我昨天给你发的文件了吗?”

“主任,我看了。”

“你就没什么想法吗?”

“主任,这应该是组织决定吧。”

“......我们局可不只有一个名额,硬要说指标里的东西,你都符合,几个处长里就你基层经验最丰富,学历也是最高的,你才35岁,也符合40岁的要求,可我只能推荐一个名额......”

“主任,您说了算。我今天主要是来汇报工作的,您没意见就成。”

“那行吧。你去找财务要一下帐目。然后发给我。”

徐晓转身要离开,门口的液态感应门正渐渐收缩,局长叫住了他。

“周副主任应该还有一个推荐名额,你有空就去找她一下吧。”

 

下班后,徐晓躺在胶质沙发上,妻子还没回家,家里静悄悄的。

他并不想去找周彦莹,甚至连碰面都不想碰,自从毕业以后,徐晓就没关注过有关她的任何消息,何况她推荐,还不一定能提自己。

周彦莹现在也就是个被架空的闲职,被人像扔包袱一样扔掉,空有一个位子,既不可能被晋升,也不可能平级任调,虽说是副主任,级别倒是和徐晓一样。

如果现在的自己放低姿态,是对过去自己的一种侮辱。

没有人会回头看,鸵鸟只骗得了自己。

突然间,徐晓的头开始痛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指尖上暗红色的血滴落在地板上。

 

工会的活动,无论好坏,是少数可以让所有人放松地方。联合纪年后,声音的合成技术已经达到登峰造极,连人脑的反应都能预测出来,可人声仍是一种不可替代的事物,擅长使用人声的人更是如此。

徐晓擅长唱歌,而原来为之歌唱的人就在台下,但歌声是会骗人的,因为它不会改变。

 

活动结束后,徐晓站在镜子前,手里握着压力型无针注射器,对准自己的下腹部就刺了下去,活性抑制剂被挤入他的膀胱,只要把使用过的注射器包裹起来,放进储物箱里,走出换衣间,就什么都未曾发生。

 

根据事物所表现出的形象,制造所对应的美好幻想,是每个人下意识都会做的事情,往往会忽视掉所有的过往,然后孤注一掷地向着不切实际的地方前进,明明只是透着门缝能看到一点光亮,却以为打开门,光就会涌进来。

 

反向和正向都是可以被选择的选项。

需要的是刺激,刺激到垂体足以分泌足够多的后叶催产素。

人,本质上就是由激素控制的机器,无论男女,打开情绪调动的开关才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如果让当事人认为是正确,那么什么都会是理所当然,清醒与否根本与之无关。

 

人在梦中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

 

白皙的肌肤。

柔弱的抵抗。

细微的呻吟。

粘膜的触感。

牵丝的体液。

泪水。

 

状况良好的日子,描写会比较细腻,但毕竟是曾经存储在大脑里的片段,多少会有些丢失。

 

徐晓毫无别的感情,他将会永远都会保持清醒。他把手指放在她的上眼睑上,确认她完全进入深度睡眠后,就会收集自己需要的东西,有一个必要的保险,总比没有要好。

即使出现偏差,伪装成受害者的姿态或者是成为加害者,都能博得所有人的同情,自己也不会付出任何成本。

(4)

这是最舒适的时间,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作为人的体验,作物在正常情况下成熟,生命为下一个生命周期积蓄力量。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一点零五分三十二秒,徐晓最喜欢的就是在这个时间无所事事地望向窗外,他喜欢这种感觉,放空自我,不去想任何事情的感觉,享受那种地方调动工作后被饥饿感所浇灌的特殊感情,最近好像不能再体会到那种感觉了,这让他多多少少有点失落。

但他还是重复着这个习惯,直到视线中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一个徐晓从没见过的折跃球,这是他所不能习惯的。

 

“徐处,你听说郑方被叫去协调了吗?好像是和X有关呢。”

“是吗,希望他不会有事吧。”

“你说他会有事吗?”

“这我哪知道,我说你,饭可以多吃话最好少说。”

 

不安定因素最好被排除,机会就不会稍纵即逝。

头痛与鼻血可能是预兆,但也可能是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虚无的情感将会变得毫无意义,遵循感情只会失去所有。

(5)

公示的结束同温度的下降般迅速,就如自然规律一般。徐晓还没去履行新的职务,那是年底再需要去考虑的事情,他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工作了快十年的单位,却像是石子砸在冰面上一样,在心里泛不起任何涟漪。

 

这几天徐晓都呆在家里,等待公示的结束,现在结束了,倒是松了口气,可要做的事还很多,停下来只会被淹没,不会有人在比较中为败者喝彩。

妻子朝坐在环形显示屏前的徐晓扔过来一个柿子,说:“明天去滑雪吗?正好现在是假期。”

“明天吗?这个冬天太冷了,可以的话,来年春天再去吧。”

 

目标256,观测中止。

准备回收。

 

徐晓烈士追悼会

“......他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却拯救了20多条生命,徐晓同志,你在我面前挺身而出的时候,我无比振奋,你将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是我们坚定学习的榜样......”

 

这个国家那么多人,没人会关心你会变成什么样。

正确的人,只会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

徐晓也一样。

真正的变色龙一样。

 

 

两人坐在监视屏前,重复播放着实验录像。

“你......还不满意吗?”

“感觉少了点什么......”

“可结果确实达到了......不是吗?而且对环境的适应也很完美,激素的控制,脑载体潜意识的分析操作,至诚伪装的外表,严谨自然的行动,关键选择的判断,现在还缺什么......?”

“我还不能下定论,继续看下一个吧。”

-完-
科幻作品
变色龙
绵羊草

学校:无

学历:高中

专业:无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有点比较纯正的科幻小说的味道,但不得不说,在故事的构思上远不成熟,没有一个好的故事,科幻设定就变成了堆砌,情节也变成了不能让人信服的刻意为之的反转。

2018-10-08 23:35 匿名 ——

内容创意很好,但整体语言比较散乱,让人无法准确知道作者想表达的意思,通篇看下来能理解作者想表达什么内容,但在段落堆砌上还需要改进

2018-10-06 17:21 匿名 ——

通篇读下来,文章里有太多复杂的思考性话语。由于文章没有把背景等交代清楚,显得不太连贯,那些夹在段落之间的话语也就更让人难懂了。文章的创意还是听好的,但是没有交代清楚这个创意的用途、目的是什么。

2018-09-11 15:32 匿名 ——

开头难以将读者吸引住;文中太多让人感觉突兀的思考和描写,背景交待不够,内容也不够连贯;读完全篇大概理解作者想讲的故事,但这成了一个拼凑素材的思维过程,悬疑和反转类故事最好不要这么写。

2018-09-10 22:00 周敬之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