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救救蓝血
归芜   
得票 0 阅读 187 评论 0

【摘要】鲎是古老的种族,在地球上生活了近5亿年,却面临着极为险恶的生存环境。鲎拥有珍贵的蓝血,人类将其运用于医疗和食品安全检验领域,可采集血液的过程对鲎的族群产生不可逆转的损伤。救救鲎吧,救救珍贵的蓝血。

各位心地善良的小姐姐们和食物链顶层的看客老爷们,很庆幸能有机会发出微弱的声音让你们听到,不论您此刻正忙着要去做什么事,请明白,我们正忙着为你们献血,为此,我们付出的不仅是现在,还有种族的未来。请务必看完,您的支持对我们很重要。

我是鲎,不是猴,第四声谢谢。您也可以称呼我们为马蹄蟹,但我们不是蟹,相较而言,我们与蜘蛛以及已绝灭三叶虫反倒有着更近的亲缘关系。我们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将近5亿年。我们的祖先出现在地质历史时期古生代的泥盆纪,当时恐龙尚未崛起原始鱼类刚刚问世,只有我们在漫长的4 亿多年里始终保留着最本真的模样,为此,你们称我们为“活化石”。我可没有吹牛,你们可以去人类的博物馆看看,我们最早的先祖化石还在你们手上,那可是奥陶纪的宝贵遗产,距今已有4.38亿~5.05亿年了。当然,它和现在的我们比起来,外观上会有一些微小的差异,这没什么,哪怕只是传一句话,时隔上亿年想必也早就面目全非了,更何况传递的是复杂的遗传物质。要说形态与我们相似的化石你们的博物馆里也有,那是侏罗纪的遗产,距今也有1.44亿~2.08亿年了。我们与三叶虫一样古老,但只有我们活了下来,这是生命的奇迹。

延续到现在,我们一共有四支兄弟种族。第一支便是我们美洲鲎,我们生活在北美东海域,按人类的行政区域划分就是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以南,墨西哥湾沿尤卡坦半岛到美国的缅因州沿岸。更精确一点就是北纬19度至45度的狭窄海域。第二支是中国鲎,它们在国内主要生活在广东、广西、福建沿海海域,比较偏爱湛江、北海、长乐、平潭附近。在日本和菲律宾也有小部分散落的族群。第三支是南方鲎,生活在广袤的印度、越南、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第四支是圆尾鲎,居住在印度、孟加拉、泰国、印度尼西亚还有中国广西钦州、北海、海南儋州、临高、澄迈、海口地区沿海地带。通常,我们不同的族群之间不会相互走动,偶尔遇见了可能还会争口食物,但我们彼此还是非常记挂的。

我们这一支生活在亚洲北美东海岸。按照你们的分类,我们属于螯肢动物亚门。我们的身体由三个部分构成:宽阔马蹄形的头胸部,小得多的分节的腹部和一根长而尖的尾剑(你也可以称之为尾节)。我们头胸部的腹面有6对附肢:第一对称为螯肢,专门用以捕捉蠕虫、薄壳的软体动物和其他猎物;其他5对附肢围绕于口周围,其功能为步行和进食,那都是我们的步足,每个步足的基节内侧有长刺,我们用它剥离食物再将食物滚入口中,我们的步足就像人类的手一样。我们的最后一对步足基节后面有一对退化的附肢,我们叫它脣瓣。

每只鲎都有九只眼睛,不要害怕我们,就算有九只眼睛我们还是逃不开人类的捕捉。在我们壳的两侧长有巨大的复眼,这些豆状器官的作用是在交配季帮助雄我们寻找配偶。我们的背后长有一只原生感光体,这种小小的感光体是我们的侧眼。在我们头胸甲前端的中央地带,紧凑地挤着两个小眼和一个内顶眼。在底部,我们还长了两只“腹侧眼”,这两只腹侧眼能帮助我们在活动时找到正确的方向。Image title

说到眼睛,我们也为人类做出过贡献。人类科学家发现我们的复眼有一种“侧抑制”现象,能使物体的图像更加清晰,便将这一原理应用于电视和雷达系统中,提高了电视成像的清晰度和雷达的显示灵敏度。不得不说,人类真的非常聪明。

我们其实不占用人类太多的生存资源,我们从小就吃一点水生蠕虫,长大后偶尔吃几次海藻和腐肉,主食是蛤和蚌。每年五六月,我们会赶赴大西洋的特拉华湾参加一年一度的盛大集会,这是延续种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在这里,我们疯狂地产卵。每一位雌马蹄蟹一次能产9万颗卵。可这并不能改善我们的族群,从卵来到世界的这一瞬间起,就有无数的天敌留着口水窥伺一旁,从鱼到海龟到鸟,谁都能轻易吃掉它们。每9万颗卵里,只有10位幸运儿能侥幸活到成年,而活到成年后的等待着它们的命运也同样险恶。

在美洲殖民时期,人类就开始捕捉我们鲎,作为肥料埋进土壤。在20世纪的特拉华湾,这成为了一个有组织的行业。一只只鲎被残忍地蒸熟,磨成粉末成为肥料,用来施肥或者喂猪。数以百万计的鲎因此失去生命。那是一个黑暗的年代。至今我们对小鲎讲睡前故事时还会恐吓它们:“再不好好睡觉就把你捉去喂猪。”只要说出这句话,可爱的小鲎们就算不马上睡着也会开始装睡。

近代以来,人类发现了我们血液的奇特能力,对此展开了大量取样研究。和人类依靠铁基血红蛋白把氧气输送到全身不同,我们依靠的是含铜的血蓝蛋白,因此我们的血液是好看的淡蓝色。人类是靠体内的白细胞来对付和吞噬细菌的,而当我们遭到病菌侵袭时,我们仰仗的是体内的血蓝蛋白,它们会把细菌封在一层黏黏的隔膜内,以此来防止病菌扩散。我们所处的居住环境比较恶劣,海岸线处地带简直是细菌的天堂,仅1克海底沉积物便包含10亿细菌。如果没有血蓝蛋白的特殊能力,只怕我们都无法平安活到成年。Image title

聪明的人类意识到这一能力的利用价值,他们用我们的血制成试剂,再滴入注射液,如果试剂立即凝固或变色,就足以判定注射液内含有会使人类发热、休克甚至死亡的细菌类毒素。他们主要将这一手段运用于制药和食品工业中,对毒素污染进行监测。在疫苗和注射药物的安全性检验中,科学家们先是在样本内注射这种血蓝蛋白。若血蓝蛋白开始分泌胶性物质,则表明产品并未成熟。20世纪70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对实验性药物和外科植入强制执行了该测试。如果没有我们的伟大贡献,过去四十年内,将会有数千甚至数百万人死于不卫生的注射。

因此,我们的血液在人类市场上被公然叫卖,价格居高不下——从我们的血液中提取的LAL(鲎试剂)每夸脱(1.1升)能卖到1.5万美元。每年,美国人都要捕捉60万只“捐赠者”,在48小时内从它们的心包处提取30%的血液然后再放生。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也可能知道了却不在乎,我们很多同胞根本活不过48小时,总有10%到15%左右的同胞会在抽血的过程中死掉,就算是幸存者也会在回归海洋的过程中萎靡不振、步履蹒跚。这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种族延续。要知道,人类捕获的都是产卵期的雌鲎,产卵时它们必须得多次向潮间地带行进,而这是非常耗费体力的。只有强壮健康的雌鲎才能在频繁淌过奔涌的潮汐。而经过采血后,雌鲎往往没有充足的体力去岸边产卵,而大大减少了我们族群未来的希望。只有小部分人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开始缓慢地研发人造血蓝蛋白,希望他们可以尽快获得成功。

中国这边对我们兄弟族群的态度还是很友善的,厦门大学等单位曾尝试为中国鲎人工建造宜居环境,但因频繁采血,凡是饲养时间超过一年的鲎,都会出现明显贫血等现象。养殖过程中,还有一个难关没有攻克,每年冬季,鲎们都习惯于游回深海冬眠,而深海环境难以模拟。随着环境影响,中国鲎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广东、广西、福建等省已将它们列入二级保护动物,台湾金门、澎湖及香港等也设立了鲎保护区。但是仍有不少不法分子对鲎们乱捕滥杀。还有部分甲壳素厂家大肆低价收购鲎的幼崽,用来制造甲壳素,这种斩尽杀绝的做法对我们整个族群都造成了极大损害。更有甚者,在一些商贩的盲目炒作和蓄意误导下,鲎居然也成为了少部分人类餐桌上的一道菜品。出于对生命的高度尊重,我们必须严正声明,我们具有特殊生理毒理性质,人类食用后容易出现过敏和中毒性休克等症状。这对我们两族而言,都是无谓的伤害。

请善待我们,也善待自己吧。

救救鲎吧,救救珍贵的蓝血,救救人类的朋友,救救人类的功臣。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普作品
救救蓝血
归芜

学校: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国际会计

职业:普通职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该文以第一人称视角,概要介绍了鲎这种生物。该文文笔流畅,行文自然,是一篇较好的科普短文。

2018-10-25 09:53 匿名 ——

语言简洁,逻辑清楚,知识系统丰富,是一篇不错的科普作品。

2018-10-23 20:51 匿名 ——

很棒的科普文,开篇的一番话让人难以不认真阅读,全文逻辑清晰,结构完整,难得语言生动感人,让读者对这一神奇生物有了多方面的了解。

2018-10-08 16:42 匿名 ——

用鲎的第一人称向人类控诉在其对鲎毫无节制的开发和利用中对生命表现出的十足的冷漠,介绍了鲎这样一种相当奇特且相较而言不太为大众熟悉的海洋生物,科普很有逻辑,情感真挚动人,如果能多讲讲鲎的生活习性就更好了。

2018-09-29 09:40 高雪雨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