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物主权
肥田不干   
得票 22 阅读 236 评论 0

【摘要】在未来科学技术,可实现将现有人类记忆植入人他脑,若这段记忆的时间放在婴幼儿时期,则会产生物主意识,即创造出全新的个人信仰,这项技术的初衷在于治疗抑郁症等心理疾病,降低社会犯罪率,但在实施时又出现诸多问题,导致很多人的一生颠覆性地变化。

​“物主权,就是指在人类孩童时期,第一次察觉物体是属于自己的,而在脑部产生活跃分子,进而产生依恋情绪,无法再与物体轻易分离,从婴儿到年老,物主权是始终存在的。还有什么问题吗?劳伦。”

“教授,从神经学方面已经解释了这个问题,我们还有把它付诸于实践的必要吗?”

“当然有必要,我们靠为实验体反复推送事物和时间,制造一个虚拟的故事,同时激活活跃分子,就能为实验体开启一段全新的记忆,如果把这个记忆的时间点放在幼儿时期,那就会创造物主权记忆,它就是实验体自身的信仰,一生都无法摆脱掉,我们叫它《植入记忆》,植入记忆的研究对治疗抑郁症等心理疾病是个独一无二的技术性突破,怎么能不把它付诸实践呢?”

“你是说用最新研发的链接动态智能技术来做?这项技术采用特殊的频率使得dna的信号能够自生复制粘贴,它设计的初衷是治疗阿兹海默症,让干细胞再生,但是使用到正常的没有被损坏的脑部,粘贴多余的信号,是否会有风险?”

“所谓疑惑就是要通过实践解决的,我已经选中一位志愿者,她很愿意接受这项实验。”

劳伦拿起教授递过来的档案念道:“花森,两年前毕业于裘斯大学脑科学系,因患有社交恐惧症而被停职,目前在做匿名慈善事业。”

“没有管制,没有束缚,无人问津,真是完美的档案。”

劳伦瘪瘪嘴:”我不是很确定这样做是否妥当。”

“行了吧你,如果这项研究成了,我们的成功远远不止这一个,世上有多少人在经历着精神的折磨,想想吧。”

层层安检结束,花森身着白色的隔离服,小心翼翼走进实验室,她抚摸着光泽的动态智能机,圆柱形的放射洞在吸收着热量,忍不住惊叹。

“她就像一个母亲的怀抱,仿佛在用心跳探知你的想法。”

教授一开口,她偷偷躲到角落里,不敢与他对视。

“花森小姐,告诉我,你有想要的东西吗?又或者,你有梦想吗?”他坐在桌子上,面罩下探索不到表情,像个灵魂的拷问者。

花森稍微抬了下眼皮,想起过往美好的经历:“我有,初中的时候,我去过爱丽丝的演唱会,她是明星,那么光鲜亮丽,全部人都看着她一个,而她却很从容地和观众对话,对,没错,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能自由和人交流。”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她紧紧扣着的指关节变红。

躺上试验台,教授静静地看着她:“我是来帮助你的,以及像你这样成千上万的人,今天所做的一切,你权当是个梦,你继续过你的人生,忘了这个实验室,忘了你穿过的这身衣服,更要忘了我们。”他关上舱门:“最后,祝你幸福。”

银光粼粼扫描着花森的头部,她死死闭着眼,心里却十分平静,直到头皮里的某个部位在隐隐发痒,血管腾腾地往外蹦着,尚醒着,所有的记忆,事物,时间全都颠倒离合,而唯有一条记忆线,像一条明路,在混乱中悄悄变亮。

是我的,

都是我的,

你们谁也别想抢走。

灯红酒绿,朋友,暧昧,爱情,虚荣,幻想,这些行为像早就从骨子里设定好的信号,带领着花森快节奏地消耗着生命。

新人花森在平淡无奇的练习生当中脱颖而出,不是因为她的外貌形象,而是因为她与生俱来的气质,从拍摄杂志到日常穿衣,那股天生的明星的高贵气质。

几乎忘了自己以前是什么样,她其实根本没去想过,因为能成为最好的,忘掉过去是明智的选择。但一次海外行程像警钟在脑海里敲响。

电视台的聚光灯像炽热的烤灯,令心跳加速,熟悉的开场音乐响起,各台摄像机对准坐在台中央的两个人。

主持人道:“今天我们请到的是我们的花森!啊真是不容易邀请到你呢行程太满差点就错过了,我可不会错过任何一点和你谈话的机会。”

“谢谢,很高兴来到这里。”

“你知道我国粉丝给你起的外号叫什么吗?”

“花猫?”

“像猫一样特立独行,告诉我,花森,你为什么这么不合群?”

“平时走路我认为没有必要黏在一起,做我自己就好。”

主持人满意大笑:“对于你的性格有很多解说,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花森想了想:“我小时候的遭遇造就了我的个性,从小我就梦想当明星,只是在做明星路上该做的。”

主持人两只手指捏着下巴:”你知道以前我是个私人侦探,我曾经有个客户,她有非常严重的妄想症,她说她有前世,是一个自闭症患者,她想回到前世,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和任何人交流,没有任何负担,过不久我听说她的确辞掉了工作,从光芒中褪去,没有出现在人前,我认为她已经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想说的是,当一个人心中有执念的时候,她就会非常相信自己会变成想象中的样子,并且不惜一切代价想挖掘出来。”他拿出一个白板,每一页都是花森的日常新闻或者博客:“我发现即使是有特殊个性的你,也喜欢把日常生活给粉丝分享,先不说是不是出于工作,我看见的你的日常生活是非常丰富多彩并且你一定很享受现在的生活?那怎么样的生活是你想去模仿的呢?”

演播厅的观众在之前多少都嗅到了什么,纷纷竖起耳朵。

“模仿是什么意思?”主持人拿出另外一个白板,上面是明星爱丽丝的日常博客:“爱丽丝·艾博,我想你应该很熟悉,在演唱会时你曾唱过她的歌,并说她是你从小的偶像,在五年前她就退出娱乐圈了,看着你们俩的博客,你不觉得有些相似吗?去过的地方,拍摄的角度,穿着的衣服,还有脸上的涂鸦,我不得不说这事网上都传开了呢。”

花森今天才看到与爱丽丝的惊人的一致,她想起爱丽丝夏天喜欢去北海道看花海,冬天喜欢去挪威滑雪,想起她在视频里剥过的椰子和琳琅的风铃,想起那个古怪的实验室,说要帮助她改变自己。

花森猛的站起来,“爱丽丝现在人在哪里?”主持人疑惑地看着她:“都这么久的事了,没人知道,花森小姐,咱们……”话没说完花森便奔出了演播厅。

经纪人冲上来拦住她,双手狠狠捏了她的肩膀,她触到真实的瞬间冷静下来,麻木地回到演播厅。

新歌宣传结束,她没有告知公司,一个人偷偷地回国了,凭着记忆来到那个大学的实验室,那里的墙粉饰成其他的颜色,过关的安检口积满了灰尘,玻璃瓶碰撞在门后叮叮当当,她推门而入。

“嘿!你谁啊随便进来!”穿着白大褂的学生拿着试管抬头看她,随后一惊来者。

“花森……是RA的花森吗?”男生们兴奋地笑着。

对于实验室她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好像生命中就只有那一天是空白的,就像一个怎么也想不起来的梦。操场上的学生忙碌或者闲散的经过,都是隐藏着开心或者难过的秘密的青涩脸庞。

“你在找我?”草坪上突然有个声音,是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他打开便当。“我刚扫完B教学楼,坐吧。”

她发现并不是那个印象中的面孔。

“吃点水果,你肯定不知道我,但我知道你,你是五年前来植入记忆的人。”

“植入记忆?”“对,我也植入了记忆,只不过比你早几年,我曾经是个教授。”花森试图理解每一个字,但放弃了。

老人笑笑,眼神放长:“我叫沃克,2030年首次在人类精神科学总会上提出物主权论,将这个理论和一个新的科技结合起来,通过不断重现片段,同时引导卡特粘合物质来到脑干细胞再生......你的表情看起来很很困惑,总之,片段不可被人忘记,也就自然被吸收成物主式记忆,也就是植入记忆。从最开始治愈阿茨海默症,到可由根本根除心理疾病,植入记忆的确可以给很多人带来帮助,甚至改变整个人生,和我交换记忆的清洁工应该还没放弃做实验,他希望把这个技术推广到全世界,让心灵没有所属的人寻找到幸福。”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花森:“十年前,有一个人来找过我,她说她不想要过现在的生活了,每时每刻都有人想迫害她,无论多少钱,让我务必帮她的忙,我给她植入了记忆。因为环境的关系,她不能一下子脱离现实,又过了几年,她彻底离开了,我很担心,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她,没有结果,有人说她已经死了。我不知道,那种痛苦没人能理解,我双手沾满鲜血,是我创造出来的技术,将一个优秀的人置于死地,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花森的喉咙像被扼住一般,这时她感觉自己不像平常,多了份温柔:“所以你给自己植入了记忆。”

“没错,我把我的记忆卖给了一个需要它的人,我一个朋友,他生来大脑有疾病,去到学校每一个学期因为跟不上课程总被劝退,可是他渴望知识,后来他到大学来做清洁工,年纪轻轻却要被别人扔易拉罐,他经常和我说,如果能像教授一样有这么多知识就太棒了。我就做了。”

“他现在怎么样?”

“他现在很好,还在继续做实验,希望把这个技术带到全世界,不久的将来还可以应用于人工智能。而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我有一双厚实的手,我可以一天之内打扫完四栋教学楼。也会一直呆在这里,等她回来。那玩意可是十分危险,现在我才发现有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植入记忆不能凭空捏造,只能人与人的记忆交换。而关于人的感情,不能去碰,它会打乱上天的安排,把人变成另外一个人,让一个人一生都在追逐着不应该追逐的东西。”

在西藏那曲区最深处的湖泊旁,有一条小小的木梯,延伸到平山里面,花森拽着地图,深呼吸一口气,登上木梯。走到木梯消失,路也被草地封住了,长时间没有人走过此处。她开始怀疑爱丽丝是否在这里。风毫无顾忌地飞过平原,吹干她的脸颊,太阳晒着有些刺痛。

就在这时一个端着架子的女人从很远的地方路过,花森瞥到那依然精致的脸廓,心里一阵惊喜。

跟着白衣女人的脚步,不知追随了多久,太阳落山,气温下降得很快,很快她便哈出了白气,又冷又饿,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紧背包,冲着空气大喊。

“我知道你在这儿!”

然而她叫了很久都没有人应。疲惫涌上,她颤抖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风吹得她头痛,一下冻醒,发现身上多了一条兽毯。她抄起毯子跑开。果然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谷里的小小的白布棚子,在一条小溪旁。

爱丽丝正在空地架子上叠衣服,她系着厚厚头,身着白色长褂,碎发服帖地抚在唇边,她已经步入中年但依旧保持清瘦和优美的身姿。虽住在此地区,却不附当地风土,像一个来人间暂住的仙子。

再一次亲眼见到自己的偶像,竟是在这样荒无人烟的世界。

花森叫了她的名字,没有回应,她拉开帘子,窄小的屋子一览无余,爱丽丝往后缩了一下,刺眼的光芒令她捂住眼睛。

花森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进了屋内,里面的墙,天花板,架子,桌子上,地上,她竟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那些全都是她小时候的收藏,她喜爱那些古怪的玩意。

“原来你植入的是我的记忆啊,而且是从小开始的。”她难以置信,这就相当于她再也不相信自己是明星这回事:“为什么要放弃自己呢?”

爱丽丝听到植入记忆,耳朵竖了起来,但她没回应,她已经很久没和人交流了,更不要说和陌生人。

爱丽丝玩着手指,像没有人在说话。这是以前花森的行为。

花森一怒,上前抓住她得手:”别这样,这个动作真的很令人心烦。”

爱丽丝惊慌失措,朝她的虎口狠狠咬了下去,挣脱了跑出去了。

花森连续几声惨叫蹲下来,眼泪疼得掉落。

最开始她睡在棚子外面,盖着兽皮,染上了感冒,一个雨天,棚子的帘子拉了起来,她的地铺转移到了桌子旁边。雨后清晨她帮爱丽丝去小蔬菜棚摘菜和水果,陪她照顾跑这边来蹭吃蹭喝的牧羊犬,帮她修理木架,缝制布料。

架子上的陶瓷被蹭掉漆了,爱丽丝从床底拿出颜料,耐心地化开来,一下一下刷着:“你植入的是我的记忆,对吗?”

“是的,没想到你竟然买了我的记忆,我以前可是一个连话都不敢说的人,现在看到你我觉得十分神奇,还有,因为你,我才会有今天的成就,你知道吗,我……”

“因果循环。”

花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爱丽丝几乎没和花森有过眼神接触,现在她找到一个和人相处的相对舒适的方式,就是自言自语:”我从没想过要做明星,是被逼的,他们找到我,要我出席会议,给了我一张纸照着念,而现场都是我的粉丝们,我没有念,我都没有看那张纸,把高跟鞋掰断了,可是没有停止,病房里,他们说如果我不答应,就拔掉输血管,无路可退了……”

她依然盯着陶瓷面,外面的雨影映在红色光滑的面上,像在哭泣的心脏:“你植入了我的记忆,你一定会想成为我这样的人,我植入了你的记忆,是我不想再成为我这样的人,已经受够了。所以以后,你会碰到和我相同的事,遇到相同的人,又想结束掉戏剧般的生活,因果循环。”

花森静静地听着爱丽丝艰难的表达,一直在拒绝相信,可又道不出那股反抗。

直到某一天,花森在山坡上教爱丽丝唱新歌,歌声随着风传遍整个草原,每一根草都摇晃着聆听歌声,让她们想起了舞台下摇晃的应援灯。

“你不想当明星吗?”花森问爱丽丝。

悄悄地,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响,她们停止唱歌,他们还是找到这里了,准确来说是来找花森的,经纪人带着一批人闯进了小棚子,因人太多,屋内的东西落的落,坏的坏,破碎声扰乱了爱丽丝的思绪。

……

“教授。”

“我真的很高兴你没事,你的梦想还在吗?”

“不一样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还要请你帮我一件事。”

“但说无妨。”

“……我想像花森那样,能尽情和人交流,我想成为她那样的人。”

-完-
科幻作品
物主权
肥田不干

学校:嘉兴学院

学历:本科

专业:统计

职业:金融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选择角度没有问题,相较开篇解说风格,后文对主题的回扣略显薄弱,低于期待。有些地方的用词不够精当,还需多加思忖。

2018-10-09 03:10 匿名 ——

在以记忆移植为主题的科幻小说中,这一篇表现平平。语言尚可,但没有挖掘记忆移植对人更深层次的影响,人物塑造比较呆板刻意。

2018-08-26 23:52 匿名 ——

本文在科幻创意上给人新鲜感,作品中体现出作者不错的文学功底和思想力度,但是限于篇幅,有些情节设计展开的不太充分,可以考虑以此为基础,创作中篇或长篇作品。

2018-08-22 15:1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