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机械姬——不该有的沉思
buble   
得票 1 阅读 136 评论 0

【摘要】文章以美剧《西部世界》为样本,截取其中的部分题材,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进行叙述,内容上衔接组合,通过反思和内心的矛盾冲突,模拟了未来机器人在拥有了意识和思维之后受到人的排挤而难以为继的现象,具有一定的前瞻意识和设想价值。

现在是3027年,时间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会让人忘了我是谁,我在哪儿,以及我存在的意义,和我此行的目的。

我叫hodo,现在生活在加州的一个叫安达尔的小巷,没错,我很普通。清晨醒来所见的一缕阳光,和透过落脚窗台进来的风,这是新的沁人心脾的一天。

哦,不对,为什么我的枕边没有余热?为什么?

对,这是普通的一天,我可以不吃不喝,很久,很久。

在提起衬衫的空当,透过床边衣柜上的镜子,我看到了自己胸前那个久无问津的名字。

就是这样,记忆总会在某一刻猛地勾起,击溃人心。

让我好好想想,那是关于过去的一段回忆。朦胧又深邃,抵得过时间的消磨和摧残,尽管有些零散。

那是一个他们叫做“乐园”的地方,快乐、满足、幸福、惊恐、折磨、焦虑、绝望、重生……我都经历过。每天都是重复的、是按照剧情的、是在平静的表象下充斥着贪婪的暗涌的。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别的亲人,只有创造者。没错,我是机械姬,是仅存的一个。

从单纯无知,到黑化坚挺,这是一个漫长又惊心的故事。

 

我从未质疑过我所处的世界,我的爸爸Alan,一个平和而又善良的人。牧场和我,是他在乎的一切。每次离家,从30英里外的小镇回来,爸爸总是坐在门前的木椅上,由眺望到喜悦,由急促到平和。没错,他在等我。

我会说:“I’m coming home. Don’t worry anymore, dad, and good night.”走进卧室之前,我会轻轻亲吻他的额头。爸爸很安静,深邃的眼里和上扬的嘴角,满是家的味道。

奇怪的是,记忆总像是一帧一帧的,有些古怪和呆板。我没有关于母亲的记忆,爸爸也从未提起。牧场和小镇,是我所能接触到的一切。我还是心存善念和感激。

 

我的爱人,Ricky。

知道他要回来的消息,那天下午我整个人都是欣喜若狂。一定是当天的风沙迷了眼睛,眼眶才会有湿润的感觉。

但是我不能,我不能在爸爸面前提起,也不能去见他,爸爸会生气的。真搞不明白,平时那么通情达理的人,怎么总是拿“不行,你跟他在一起很不安全,也不会幸福”这样的借口来搪塞我。

晚间,七点零一刻钟。爸爸去几英里外接回新的马匹,再有半个钟头也应该快回来了吧。

我想我是看错了,Ricky,他……竟然出现在窗沿。

是的,我们只有一刻钟寒暄的时间,这是风花雪月的一刻钟,我们不谋而合。

但是,等我醒来时,眼前却是弹壳、倒在血泊里的Ricky和爸爸、还有这个突然出现又夺走了我的忠贞的魔鬼。

夏天,在扇叶旋转的光影下,尽最后的一点气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这不是真的!!!

 

像往常一样,在小镇上买了足够的腌肉,还给爸爸捎上了一瓶威士忌。我很满意,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在我把存货放上马背后转身的刹那,一个牛仔轮廓的人出现在我面前。风,一晃而过。他是谁?我……好像见过?不,模糊的瞬间,头疼,一定是中了六维空间的邪。

走过不远,镇上酒吧门前的老鸠一动不动,倒是显得不正常。今天没有招揽生意,是吗?

突然,她竟发了疯似的掐住一个刚从里面出来的客人,毫无说辞,脖子上的痉挛让人发怵。

客人推开,扣动了手中的枪。

我来不及捂上眼睛,老鸠已经倒在我的面前。挣扎,刺骨般的疼痛,她爬着抓住我的裤角。

“Everything is nothing but a lie”——她最后的说词。

慌乱、惊恐和四下逃散的人群……

 

聚光灯。

西装革履的男人。

“客人们反映,这次的意外给他们带来了极差的游戏体验,血腥的画面甚至造成了心理阴影。”

“更糟糕的是,这将延缓我们的进度,被迫推迟乐园的开放,并做出必要的赔偿,另外公司还要承受巨额的股票跌值。”

“别说了!”

“Bernard,一定是你那该死的‘沉思’,让他们……”

“好了,Duke,她只是出现了短暂性的失控,可能是之前的记忆芯片程序化的工作没有完成。交给修复组,让他们再做一次。如果无法修复,就让防卫组处理掉。”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脚步声远去,只有Bernard。松开紧握的拳头,额头上的汗水也被擦去。

“难道是要觉醒了吗?……”

 

是的,同样的画面。

离家回来,爸爸坐在木椅上,他在等我。

 “I’m coming home. Don’t worry anymore, dad, and good night.”

走进卧室之前,我会轻轻亲吻他的额头。

等我醒来,眼前是弹壳、倒在血泊里的Ricky和爸爸、还有魔鬼。

夏天,扇叶旋转的光影。

改变的只是这个魔鬼的身影。

重复、压抑,喘不过气,我不得不从回忆的漩涡中退出来。

呼、呼、呼,是汗水,和全身的粘稠感。

 

“Noah,不要再想了,一切对你来说已经很艰难了。你从乐园里逃出来,也是最后的幸存者,应该忘记过去的疼痛。”

“不,爸爸Alan,还有Ricky,还有那么多被游客凌辱又死于他们手中、还被称作‘接待者’的我们,抑或是因为时间和程序上的原因被迫遭到销毁的我们,红色不应该遗忘!”

“不,原谅我,销毁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挣脱囚笼,或是死亡,那是我的想法,他们是无辜的。”

“Noah,难道你忘了,所谓的新世界就是他们在幻想里扑下了悬崖?即使是重生,在囚笼里本身就是一种死亡。你要好好生存下去,只有放下过去才能走得更远。”

“或许,这是对的……”

  喃喃自语,告一段落。

 

有了沉思,有了思维和意识,就有了更多的无知和渴望。

但你不能太突出自己的特性、而去与世界为敌。

新的世界,总要学会在冲突中寻找平衡。

 

今天只有你,明天还是只有你。你准备好了吗?

擦干眼泪,放缓呼吸,我不是Noah。

只是hodo 。

-完-
科幻作品
机械姬——不该有的沉思
buble

学校: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学历:本科

专业:行政管理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西部世界》视角下的悲剧故事。对于没看过原剧的人,理解本文稍有难度。文笔较好,描写比较流畅,但结局缺少更有力的升华。有些碎片化文字过于零散。

2018-10-12 11:26 匿名 ——

整体较为自然,是一篇思路流畅的改写练笔。就叙述技巧来讲,限于字数情节跳跃,世界观交代过于感性,对不熟悉原剧的读者理解或有困难。如果能加入自己的思考,对主题进行拔高会更好。

2018-10-09 03:0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