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奇的蜕变
天外来客    来源社团:广元市科普作家协会
得票 1075 阅读 2019 评论 0

【摘要】沉溺游戏,又贪玩好耍的小孩,为何发生神奇蜕变,突然变得乖巧懂事,又勤劳善良了呢?让深谙脑科学的博士爷爷告诉你其中的奥秘吧!


博士正在实验室里忙个不停。突然,一个满面愁容的中年妇女推门闯进来。

博士认识她,忙着和她打招呼。

“博士,我儿子这些天变坏了,整天不回家,放学就一头钻进游戏厅。他爸爸到南极航空站出差了,我真是拿他没办法。”女人说着就哽咽了。

“哦,真是想不到呀。丁小乐,曾经那么乖巧可爱的孩子,怎么一下子就变成那样了呢?”博士若有所思地说。

“博士,请您救救他吧。他最崇拜您了,家里到处都摆满了您的照片。小乐说,长大了,一定做个像博士这样出色的科学家。可是现在,您看他变成这样,马上就要被学校开除了,怎么办呀?”

“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这样吧,明天,你让他来我这儿。对了,来的时候不能吃饭。”博士笑着说。

“好的,谢谢您,博士!”丁小乐的妈妈千恩万谢地离开了。

第二天是周末,听说博士召见自己,丁小乐果然没再去游戏厅,也没吃早饭,就兴冲冲地赶到了博士家。

“博士爷爷,妈妈说您找我有事?”

“是呀,丁小乐同学,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听说你最近挺忙的,打游戏的瘾很大吧?”

丁小乐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羞涩地笑了。

“看来你还知道自己的错误,说明还有救,那么,你想不想戒掉游戏瘾?”博士爷爷问。

“当然想了。其实,我就是管不住自己,也知道是错误的,但是……”

“好了,爷爷知道了。你只要肯配合,我马上请来脑医学博士爷爷,我们俩一起给你治疗,保证让你很快就能戒除游戏瘾!”

“真的吗?”丁小乐兴奋地蹦起来。

片刻,脑医学博士到了,也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他亲切地摸着丁小乐的脑袋说:“好孩子,相信我们,你很快就好了。现在开始吧。”脑医学博士对博士使个眼色说。

丁小乐在两位博士的帮助下,喝下了一杯透明芳香的液体,片刻,就失去了知觉。

 

等醒来时,丁小乐已经躺在自家床上了。

他大声嚷嚷:“妈妈,我想吃玉米粥。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做吧!”

“真的吗?”妈妈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往常,妈妈让丁小乐吃玉米粥,说五谷杂粮的营养更全面,可他坚决不吃,还拼命地大吃西餐。妈妈使出浑身解数,也毫不奏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妈妈还没回过神来,丁小乐已经麻利地开始自己做饭了。

望着厨房里丁小乐忙碌的身影,妈妈不知所措:是疑惑,是高兴,是激动?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丁小乐动作娴熟地做饭,炒菜,最后,还亲切地喊着:“妈妈,您上班辛苦了,赶紧吃饭吧!”

丁小乐将饭菜端上桌,坐在旁边礼貌地候着妈妈。

等妈妈到了,他又恭恭敬敬地递上筷子说:“妈妈,赶紧吃吧,一会儿饭菜要凉了。”

丁小乐看着妈妈动筷子了,才拿起筷子吃起来,还不时地给妈妈碗里夹菜,自己只零星地吃点儿蔬菜,丁点儿肥肉也不吃。

妈妈边吃饭,边吃惊地望着丁小乐,像望着一个长相奇特的外星人。

以前,丁小乐可从不做饭,也不端饭,还挑食,尽吃肥肉,让妈妈苦恼不堪。

这是怎么啦?博士到底给我儿子做了什么?他怎么一下子像变了一个人呢?太可怕了,这还是我的小乐吗?妈妈想。

看妈妈呆呆地望着自己,丁小乐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妈妈,吃完饭,您去干农活吧。我来洗碗,洗完碗,再去喂猪,喂牛。我们家的母猪快下崽了吧?我得好好地喂它,别让它饿着。等母猪下崽了,妈妈,就送给我一头小猪崽吧。我想自己喂一头小猪,看着它长大,好不好?”

“啊?小乐,你没发烧吧?你在说胡话呢。我们家在城里,哪来的农活?哪来的猪崽?你到底怎么啦?”妈妈摸着丁小乐的额头,焦急地问。

“我没怎么呀,妈妈,哦,可能是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猪崽了吧。”丁小乐自言自语。

妈妈这才长长地舒口气说:“哎呀,你把妈妈吓死了,我还以为你脑子坏了呢!”

丁小乐笑了笑,说:“以前,我总是不懂事,老爱惹妈妈生气,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了。妈妈,您就放心吧!”

妈妈激动得眼眶都湿了:“苍天保佑,我的小乐一下子懂事了,真是难得啊。”

“对了,妈妈,吃完饭,您就好好休息吧,平时上班也辛苦!以后的家务活,我全部承包了,怎么样?”

“当然好了,妈妈真为你高兴啊!”

果然,吃完饭,丁小乐就忙碌地洗碗,拖地,擦窗户,将家里打理得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

做完了,他对呆立一旁的妈妈说:“妈妈,我去做作业。”

说完,钻进自己屋里,开始哇哩哇啦地背课文。

妈妈伫立在客厅里,想着丁小乐判若两人的巨大变化,心里又惊又喜。

 

趁着丁小乐埋头做作业的时候,妈妈一溜烟跑到了博士家。

博士看到小乐妈妈惊慌失措的样子,忙着问:“怎么啦?效果不好吗?丁小乐又去打游戏了?”

“没有。博士,是效果太好了。我儿子变得让我简直不敢相信呀。对了,他到底怎么啦?怎么说要去干农活,还说去喂猪,喂牛。您究竟怎么给他治疗的?他脑子会不会出了毛病?”

“哈哈哈,放心吧,我和医学博士一起,只是给他移植了一个农村小女孩的记忆。那个孩子患了绝症,已经去世了。临死前,捐出了她的记忆。我呢,考虑到丁小乐的特殊情况,就把那个女孩的记忆移植给他了。”

“怪不得,天啦,博士,真是太神奇了。现在丁小乐在家里,勤快得像个机器人儿,什么家务也不让我做。家务做完了,又忙着做作业,一刻也不休息。他懂事得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呀!”小乐妈妈开心地笑了。

“那么,您是怎么把女孩的记忆移植给他的?他脑袋上没有伤痕呀?”小乐妈妈很疑惑。

“哈哈,不用开刀动手术,医学博士最新发明的微创记忆移植办法,是领先世界的技术,只需在脑袋上打一个米粒大的小孔,就移植成功了。简单地说,就是利用脑生物科技,对女孩的记忆区域,进行全面的探测,包括这一区域发出的特殊脑电波、存在的生物磁场、神经肽传递的信号等,然后把系列信息复制存储在米粒大小的芯片上,植入小乐的大脑记忆区,芯片通过电能释放存储的信息。”博士解释说。

“我以前也听说过芯片移植记忆,但是听说芯片的电能存储有限,如果没电了,芯片失效,记忆又恢复如初。是不是小乐很快又要沉溺于打游戏了呀?”小乐妈妈满脸忧虑地问。

“不会的,我的医学博士朋友,采用的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核电池芯片,可以持续供应能量上千年呢,小乐将终身拥有女孩的勤快懂事,你就放心吧。”博士自信地笑了说。

“真的吗,小乐永远那么懂事可爱,太好了!”小乐妈妈喜不自禁。

“你快点回去看看吧,看他还想不想打游戏?”博士赶紧说。

“好的,我马上回去。”小乐妈妈喜滋滋地小跑着离去了。

刚进屋,小乐妈妈就发现不对劲:屋里静悄悄的,丁小乐不见了!

她正要转身去找博士,却一眼看到了丁小乐的留言条,上面写道:

亲爱的妈妈,请不要担心我,我和同学去乡下了。我们要去快乐村。那里有个孤独的老奶奶,需要我们给她带去快乐。不用担心,我明天就回家。

“天啦,快乐村在哪里?我的小乐呀!”小乐妈妈大叫一声,吓得差点晕过去。

 

她赶紧又去找博士帮忙。

博士说:“别着急,他一定是去了小女孩生活的村庄,那里就叫快乐村。如果不放心,你就去看看吧。”

“好的,我马上去,他可从来没去乡下呆过呢。”小乐妈妈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赶到乡下,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丁小乐和他的同学们,正在绿汪汪的水田里,开着高科技耕田机,唱着歌儿,兴高采烈地耕田呢。

一个老奶奶笑呵呵地坐在田埂上,哼着山歌,看着他们劳动。

小乐妈妈故意藏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她想看看丁小乐到底还会做什么。

耕田完毕,丁小乐和他的同学们又忙着插秧。不过,是坐在田埂上,指挥小型机器人劳动。

片刻,机器人就将一块大田插完了。

秧苗排列得整整齐齐,像列队的士兵,在微风里轻轻点头,像在给丁小乐他们致谢呢。

丁小乐他们和插秧机器人一起回家了。

小乐妈妈赶紧悄悄跟上去。

到了老奶奶院子里,她看到了更加热闹的场景:有的在包饺子,有的在剁馅儿,有的在给老奶奶讲故事,有的在给老奶奶唱歌跳舞……

孩子们都变得那么懂事,那么听话,难道都移植了小女孩的记忆吗?小乐妈妈愈加迷惑不解。

她没有打扰丁小乐他们,悄悄回到城里,找到了博士。

博士笑着说:“不是每个孩子都移植了小女孩的记忆。一份记忆,只能移植给一个人。现在呢,是你们家丁小乐变得懂事了。以前,同学们都很听他的,却一起去打游戏,贪玩好耍。这次,他更加发挥了号召作用呗,只不过是号召大家跟着做好事!”

小乐妈妈欣慰地笑了,笑得眼里都有了泪花。

从那以后,每逢周末,小乐妈妈就和丁小乐他们一起,到乡下的老奶奶家里,帮助干农活。

欢声笑语飘满了农家小院。他们给老奶奶带去了无与伦比的快乐呢。

而今,丁小乐也梦想成真了。他拥有了一只白底黑花的胖胖的小猪崽,是老奶奶送给他的。只是,城里的小猪崽,是养在小区专门的宠物房子里。

-完-
科幻作品
神奇的蜕变
天外来客

学校:苍溪中学

学历:本科

专业:汉语言文学

社团:广元市科普作家协会

职业:高中语文教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这个记忆转接的应用方法有类似于《发条橙》,其中的各种问题也让人细思极恐。在末尾作者用一个能让人想到孔乙己结尾的方式带过,再加上儿童文学一样的文笔,更显反讽。

2018-10-09 23:35 王醒璨 ——

总体感觉,作品的写法是在模仿传统儿童科幻的套路:由于某种神奇的科技,导致孩子改掉坏习惯,从而变成好孩子。对于科幻文学的认识还有待深化。

2018-10-08 23:27 匿名 ——

感觉文风不是那么成熟,所以在情节上并没有多大的感染力。很多设定上的东西都表现出作者的“想当然”而并没有去思考其背后的合理性:例如文章开篇的沉迷游戏导致退学,不能不说是对游戏妖魔化的刻板印象,这很难引起年轻读者的共鸣感;再比如说谈到芯片能源供应的问题提出了核电池供能,且不论体积大小的问题是否便携,难道说是芯片接收者随身要携带核反应堆?最令我细思恐极的一点是,将接受新的记忆之后原来的小朋友的确性情大变,但是如何界定这具身体到底是属于谁的呢?或者说,改变性情之后,原来的人格还存在吗?

2018-09-30 07:1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