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追忆
一帆   
得票 457 阅读 1812 评论 6

【摘要】望宇从昏迷中醒来,希望妻子带自己回家,视频接通,却发现妻子出轨。望宇得知自己早已死亡,但医生坚持认为,那只是他的臆想。医生和妻子各执一词,望宇试着挖掘出真相。直到找回所有的记忆,他才恍然大悟,还是不知道为好。

坠落,坠落,掉到甜甜的梦里。

 

阳光撬开双眼,床边的女人玩弄着银灰色枫叶。见望宇醒来,女人露出甜美的微笑,他定是把她认成了自己的爱人,才会用那种眼神来看她。

“我叫杜娟,但我不是你的妻子”,女人把笑容收得一干二净。

视线从胸牌移到脸颊,望宇皱眉,撑床坐起:“你,比她年轻,但你们……”

“你烟雾中毒,昨天被送来。我是这的医生,你妻子已经回去了。”杜娟起身,轻叹口气,抓起桌上的材料,便夺门而出。

“那我?”

“我要是你,就出去走走”,门缝漏进句话,便被合上。

大厅里,杜娟对老太太叮嘱着什么。看到望宇,老太太放下怀里的圣经,和蔼地打起招呼。望宇没有理会,完全被杜娟的眼眸吸引,直到她扭头闪躲,才回过神。这几秒,仿佛与妻子的第一次邂逅,只是医院不同。

抹抹蓝纹病服,望宇推开大门,步入院中。见他出来,人们都放下手头的事情,热情洋溢,鼓起掌来。望宇转身,投出求助的眼神,玻璃门后,杜娟只打趣地看着他。耸耸肩膀,望宇向大家挥手,缓步钻入人群。刚要开口,人们却一哄而散,好像从未看见过他。苦笑一声,放下手臂,不巧打到身旁男孩,望宇连忙道歉。

“看见我姐姐了吗”,男孩焦急地问。

“什么?”

“找到了!她在树上!”

抬头望去,树上除了枫叶别无它物,再看男孩已雀跃跑开。

“莫名其妙”,自语着,望宇摸出手机,步到树下。望宇想要妻子过来,带他离开。视频接通,是个男人:“你……她刚出门,我让她晚上联系你。”屏灭,望宇摔坐在地,直到黄昏也没起来。

“你,还好吗”,杜娟在身旁坐下。

“这儿,不太对劲。这的人,还有……”望宇将脸埋在手里:“我的记忆有些混乱。”

“你需要适应,这儿毕竟是精神疗养院。”

“我跟老婆视频,男的接的”,望宇啜泣,眼泪不停抖落下来:“她把我送到这里,自己却和别的男人。”

“也许是她的同事。”

望宇摇头,摇到歇斯底里,突地暴跳起来:“他!没穿上衣!坐在我们床上!”

等望宇醒来,已卧在床,身旁的杜娟,汗涔满额。正要起身,望宇被轻轻按下,他的眼神时而似水,时而又泛出熊熊火光。掖掖被子,杜娟告诉望宇,只是个噩梦,什么都没有发生。杜娟的笑容,让望宇逐渐平静,合上双眼。就在这时,手机响起。

“亲爱的,你怎么样?”

“我很好,医生也在这儿”,望宇笑着坐起,轻松的语气仿佛换了个人。“她也叫杜娟,比你年轻些”,手机照了照杜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你们长得可真像,就连嗓音也差不多,不过她更会照顾我。”“有件事,我想,有必要让你知道”,望宇深吸口气:“我们相爱了。你知道,病人爱上医生,医生爱上病人,很正常。”

“那……祝你们幸福”,手机里的女人红了眼眶,却笑得很甜,仿佛她的祝福是真心的。屏幕里,卧室门被推开,是白天的那个男人。“谁让你进来的?”

“没事儿,反正他会忘记”,男人关门,视频便被挂断。

“对不起,我……”望宇将脸埋进被子:“我不是昨天来的,是吗?”

“上个月,去年的上个月”,杜娟起身,合紧窗帘。

 

清晨,布谷鸟的歌声告诉望宇他并不孤单。杜娟趴在桌上,打着小鼾,望宇为她盖上毛毯。阳光下的身姿,让他心烦意乱,望宇想不明白,妻子为何要狠心离开。他不禁幻想,眼前的女人才是妻子,但这种期待,更让他焦躁不安。也许,她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定是他做过什么可怕的事情,才会被如此审判。扒着护栏,看看窗外,望宇转身离开,他要弄清一切的来龙去脉。

迎着掌声,望宇迅速穿过人群,躲进一片无人的树荫。视频一直没能接通,望宇只好发送留言,澄清他与医生的关系,并对妻子深深忏悔。他联系朋友,却发现除了妻子,所有号码都不在服务区。一天就要过去,却没等来任何消息。

望宇试图了解病情,杜娟只让他保持冷静,如果恋爱关系能让他好受些,她便不会介意。望宇要见妻子,杜娟愿意帮他联系,不过,还得视康复情况而定。

枫叶由绿转黄,有的已经变红。望宇收起手机,靠在树上,不再抱什么希望。现在,他只想远离那些鼓掌的神经病,越远越好。老太太从楼里出来,望宇看见,不自觉拍起手来。

“你有什么病?”

“我……这里不太对劲”,望宇指指脑袋。

“走开!我要开水了。”话音刚落,草地里开始喷水,人们纷纷跑开。

“你是园丁?了不起。”

“我是门卫,来这之前是消防员”,门卫没看望宇,只是握着水管,冲洗高大的树冠。

望宇表示,从来没在院门口见过他。门卫告诉望宇,没有人会来,也不会有人离开,那扇大门根本不需要看守。

“医生答应过我,等我病好,就能出去。”

“相信我,你还会回来”,正说着,手里的管子没了水,门卫气急败坏,大骂着跑开。有人抓住另半截水管,狂笑着,对着人群猛喷。

夜深人静,大院里仍湿漉漉的,望宇偷偷出来,院门居然没关。门卫室里,空无一人,望宇心中暗喜,轻轻趟出门外。突然,身后有人拽了拽他。

“能带上我吗?”原来,是那个男孩:“我姐姐让我离开。”

望宇本想拒绝,又怕男孩告密,只好答应下来。

沿着马路,步入枫林深处,越是往里,月光就越是稀疏。走了许久,路上没有一个岔路,甚至连个弯道也不曾遇到。望宇有些好奇,这条路究竟通向哪里。打开手机定位,却显示他在市区。这软件一定是坏了,不管走过多远,地图里的他们都纹丝未动。

“等等”,男孩停下脚步:“不能把姐姐留下,我得回去!”

男孩撒腿就跑,望宇拼命追赶,眼看就要追上,却坚持不住累倒在地。望宇心想,是男孩自己要出来,即使走丢了,也跟他没有关系。站起身,望宇还是有些自责,当初就不该带他。

赤月穿上云装,望宇将手机点亮,没走两步,却停住脚。路的两头一模一样,他已辨不清来时的方向。一阵微风,惹得枫叶沙沙作响。那些红叶,仿佛血色的手掌,从天而降,伸向迷途的羔羊。望宇提醒自己不要瞎想,但凌乱的脚步,已选择风的方向。

喘着粗气,望宇扑倒在床,他冷笑一声,结束这个荒唐的晚上。

次日,望宇到处打听男孩的下落,却被告知,自己是这儿最年轻的一个——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孩。回到病房,屋门反锁,望宇疯狂地联系妻子,他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怎么了?”

看到妻子,望宇泪如雨下:“求求你,带我离开!之后你想怎样都行,只要别把我扔在这儿。”

“这……办不到。”

“为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恨我!”

“我爱你!望宇,我爱你……但是……”

“这不可能!”

妻子的脸上仿佛比望宇还要难过:“你已经死了。”

对着屏幕里的泪人,望宇无比惊愕,几次想要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在骗我,对不对?你根本不想帮我。”

“那场火灾,他们把你抬出,但你醒后又冲了回去”,妻子泣不成声:“你以为我在里面。”

沉默良久,望宇终于开口,他想知道,为何自己还在。原来,一家叫做“追忆”的公司联系到她。他们能够追踪死者生前的记忆,甚至将其在虚拟世界中复活,只要打开手机,就能见到逝去的故人。

望宇需要时间,来慢慢接受。视频挂断,才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怎么才……开门呀”,杜娟话到一半,就被紧紧抱住。

“娟。你要是真的在这,该有多好。”

“我不是在这嘛”,杜娟微闭双眼,搂上望宇的腰。

“可惜,你不是她。”

望宇被狠狠推开,杜娟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退后几步,跌坐在床,望宇惊讶地看着杜娟。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气愤,粉红的眼眶里闪烁出冷冷的光。

“什么时候,你才会醒”,寒光划破脸颊,留下两条晶莹剔透的疤。

“她告诉我了,我已经死了。”

“那你去死吧!从楼顶跳下来吧!”

望宇就要出去,被杜娟死死抱住,硬生生按回床上。锁好屋门,杜娟拉开窗帘,背身坐下。

“你知道为什么每一扇窗,都装了护栏吗?”杜娟侧眼看看望宇,又将头扭回。“那场大火,你烟雾中毒,好不容易醒来,却变了个人。你只知道看你的手机,对一切都不管不顾。后来,只好把你送到这里。却没想到,你会从窗户跳下去。”望宇轻轻抓住杜娟的手,杜娟微侧过身。“幸好,那只是二楼,只有右腿骨折,可你一躺就是半年!我每天呼唤你的名字,给你按摩肌肉,但你还是瘦了一圈……”

“我为什么跳楼?怎么一开始不告诉我?”

杜娟将手抽回,难掩内心的伤痛:“我告诉了你,你就坠了下去,我担心……”

“什么?快告诉我!”望宇紧紧抓住杜娟的胳膊。

“我就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的妻子!手机里的那些,全都是你的臆想,你的手机早没电了。”愣了一秒,杜娟突然把望宇扑住,疯狂地哀嚎:“不要跳楼,不要离开我……”

“我不跳,我哪也不去。”

杜娟抬起脸来,既喜又惊。

“老婆,你瘦了好多。”

望宇想要赶走杜娟脸上的朦胧,抚着抚着,整个房间都变得模糊。

 

“想我的话,就抛起一片枫叶,它会带我出现在你的眼前。”

“姐姐,别丢下我”,男孩寻着女孩的声音,跑进枫树林里。地上的枫叶,像猩红的沼泽,把他淹没,让他窒息。

挣扎着,望宇翻滚在地,几乎用尽全力,才终于吸到口新的空气。松松衣领,望宇扶床坐起,噩梦的阴影仿佛仍在扼着脖颈。披着月光,杜娟隐隐漏出笑意,迷离的神情,逐渐抚平望宇的气息。

摸出手机,时钟跳到零点,望宇无法分辨,眼里的光芒是不是幻觉。吻吻杜娟,望宇轻轻离开房间,内心深处的症结,只有自己才能够解决。

走廊里,望宇恳求屏幕上的男人:“如果我真是虚拟的,那就把我彻底删除,好吗?”

男人拒绝。望宇再三请求,男人还是拒绝:“你以为我不想把你删掉吗?因为你,我永远都不可能和她结婚。”

“那你还不动手?”

“你有考虑她的感受吗?她半年都联系不到你,差一点就疯了。我不能让她再失去你,这太残忍了。”

“那她有没有考虑过我?煎熬一个死人难道不残忍吗?”

“好吧!明天我就联系'追忆'……把你删除。”手机里传出杜娟的声音,男人看向身后,原来她早已在黑暗里偷听。

告别之前,望宇收到巨大的惊喜——一个婴儿,扭动着身体,试图爬到镜头跟前——那是望宇的女儿!视频挂断,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看着女儿的照片,望宇轻叹。如果她是臆象,也许很快就会消散;若是她真实存在,望宇便能得以安息。一切分晓,就在明天。

突然,手机被杜娟夺走:“我不是告诉过你,手机里的妻子、那个男的,还有你的孩子,全都是假的!”

“你怎么知道我有孩子?”

“你告诉过我,但那不是真的。”

“我好累,娟”,望宇按按额头:“现在几点了,我需要休息。”

“一点二十六……我猜”,杜娟退着,将手机摁灭,藏到身后。

“不是没电了吗?”望宇把杜娟压在墙上:“为什么要骗我!”

杜娟颤抖着,侧过脸去:“你知道的越多,这个世界就越接近本来的样子。”

“什么是本来的样子?”

杜娟抬头,盯住望宇的眼睛:“就是只有你自己的样子。”

望宇被杜娟推开,回过神,她已不在走廊。追到大厅,门卫正守在门外,望宇刚刚靠近,他就把玻璃门锁上。望宇惊讶地发现,他的脸跟自己一模一样,就像是玻璃里映出的影子。枫树林里,狂风大作,红叶铺天盖地,仿佛决堤的洪水,直扑过来,将门卫彻底淹没。望宇发现,其实自己就是门卫,是自己锁上了门。记忆开始浮现,门卫说的没错,来这之前,望宇是一名消防战士。

大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望宇回头,只有老太太一人。老太太告诉望宇,是他从热浪中背出了她,不过刚出火场,她便去了。望宇问,为何看不见其他的人。

老太太幽幽地说:“他们是你曾经救出的人,他们都还活着,而这里是阴间。”

望宇的内心痛苦万分:“还有许多许多,我都没能救出,也不知他们现在在哪。”

“在这儿。”老太太打开圣经,书页哗哗作响,无数枫叶从中喷涌而出,夹杂着齐声低语:“我们只是上帝的不同人格……”

红叶间,钻出数条火蛇,它们到处游串,想要吞噬一切。

“快跑!离开这里!”烈火中,传来女孩子的尖叫。

“姐姐!我怕!”

眼看男孩就要被浓烟困住,望宇将他抱起,飞奔上楼。到了楼顶,才猛然发现,男孩消失不见。望宇突然想起他可怕的童年。刚才的男孩,是曾经的自己,那场大火,夺走了他的一切。

“望宇,我也不想这样。”

“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纠缠我!”

杜娟转过身来,长发被吹到一边:“我是你想象中的妻子。在部队里,是我一直陪伴着你。”

“你不必再陪伴我。明天,这里的一切都会消亡。”

杜娟冷笑一声:“你以为把你删掉,就会怎样吗?你永远都是我的。”

怒吼着,望宇将杜娟扑倒在地,掐住她的脖子,自己却几乎窒息。

“我的爱让你恐惧。很讽刺不是吗!我就是你!却无法懂你!”

泪珠从眼角滑落,杜娟便断了气。看着她温柔的眼神,望宇一阵眩晕。

杜娟的记忆,像数条温热的溪流,渐渐汇入脑海。望宇终于明白,对于杜娟,这里才是真实的世界。

啪!一切像玻璃般破碎,成沙,成灰,随即消散。只有杜娟,幻化成火红的枫叶,落在望宇掌心。

“杜娟,求你不要离开……”

叶子划过指尖,轻舞,翻飞,逐渐褪了颜色;身体向下沉去,坠落,坠落,掉到甜甜的梦里。

 

“你终于醒了!”杜娟哭着,笑着,丢掉手里的枫叶。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追忆
一帆

学校:无

学历:高中

专业:应用数学

职业:自由撰稿人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行文流畅,代入感很强,故事完整,虽然背景设定不多但是也并没有科学漏洞,而且也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2018-08-04 17:38 匿名 ——

文章内容写的很吸引人,作者通过描写主角一次次的思想变化来塑造了“幻梦”这个主题,一次次揭开悬念的同时又加入新的悬念,可是文章内容缺少科学性,而且从科幻设定来讲这个幻梦体系并不是很完善。

2018-07-21 20:35 匿名 ——

作者似乎过于注重小说的文学性,而在创新性、科幻性上面花费较少,并没有具体介绍“追忆”。文章悬念的揭开放在了中间,悬念之中还有悬念。结尾似乎想给人以思考或者造成回味无穷的感觉,但我总觉得有些朦胧。若是语言以及结构组织上能够更加清晰一点就更好了。

2018-07-19 17:4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