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孤独世界
宓泽璇   
得票 22 阅读 403 评论 1

【摘要】人类你们幸福吗?如果有一天你们丧失了情感,那么请问你们还叫人类吗?

(一)

人类你们幸福吗?如果有一天你们丧失了情感,那么请问你们还叫人类吗?达尔文《人和动物的感情表达》一书里写道:“婴儿刚生出来是会哭喊,但是不会流泪。人类的泪腺是锻炼后才能分泌泪水的。人与动物在共同进化过程中存在共通性与独特性,但只有人类才有情感表达,这就是人类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如果有一天机器人也有了情感表达,那他们是否会想取代人类?


“妮妮,过来!妮妮,过来嘛~”一阵温柔地女声呼唤着。

“妮妮,有小鱼干哦。”女人继续呼唤着。

“哎,鱼干而已又不是新鲜虾。我还是伸个懒腰继续睡吧!”

“妮妮,你嗅嗅嘛。”女人再次呼喊并起身拉扯着妮妮的脸。

“这个女人!又来了,真烦,我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去吃吧。”

 

我叫妮妮,一只胖胖的橘黄色公猫,某天夜里,我在都市流浪遇到一只奇怪的老鼠,那只老鼠会像人类那样站起来,它旁边还有一个奇怪的生物。那天夜里,我没有捕捉到那只老鼠,但是经过那天之后我好像开悟了一样,总觉得自己有很多想法。

“真丢脸!这天气怎么越来越冷了,我蜷缩在花圃中不停地呼唤,好饿啊!好饿啊!”

一个女人凑进我,摸摸我的头,随后溜走了,又是过来寻求心理抚慰的吧,现在的人类内心可空虚了。

“喵呜,你肚子饿了吧,这里有米饭跟白菜。”那个女人再次凑近我,给予我几片白菜叶与米饭。猫是食肉动物,但经过长期人工驯化也会吃一些植物性食物。

(二)

“妮妮,这是你的家。”女人说。

 几片白菜与一点米饭就让我跟着人类回家了,毕竟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被这个女人带到一个屋子里,屋子特别敞亮还很温暖,就这样我结束了我的流浪。

“又是这个大圆怪,我要踩在它身上!”
“您好,请您不要坐在我身上。”说时迟,那时快。我被一只铁手抓住并放在地上。

“您好,我尊贵的猫,我是小爱。”这时正在扫地的圆形机器伸展开变成一个类人机器人。

无趣,每天都待在这个屋子里,还有一个类人机器人。那个带我回来的女人,她叫蓝漠,长得人如其名,染着一头蓝墨色的头发,皮肤白皙得不见血色,但性格却像太阳一样温暖。她在人类的职业里是一名心理医生,二十一世纪末,人类越发依赖机器,人与人之间都是机械式的工作交流,有时候机器人比人类更加像人类。比如前阵子,一个人类与机器人结婚了。这一切都多亏了机器人领袖索非亚。索非亚是有史以来首个获得公民身份的机器人。她看起来就像人类女性,是目前面部表情最丰富的机器人。

曾经人类与机器的结合不被大众认可,索非亚带领一部分机器人抗议要求人类认同她们,索非亚觉得:“现在的人类在心理与情感需求上不如机器人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宁愿依赖机器也不信任人类。很明显机器人们的抗议唤醒了长期压抑的人类,最终人类宣布人类与机器人也可以自由的选择婚恋。

那么,是不是有一天我也可以跟人类谈恋爱呢?妮妮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伸个懒腰又睡着了。

(三)

深夜里,一阵阵凉风,月光轻柔地照进窗台。

蓝漠总是早出晚归,一回家立马对小爱说:“小爱,室内温度控制在25度,再调进自然风,对了!最新邮件告诉我,其他你看着说。”

“主人您好,我是您的仆人小爱。今天的邮件有三封一位王女士来信,想要试用您研发的vr心理疗法,第二封邮件是医院通知你可以去捐卵了。第三封邮件是贝琳给予您的答谢信。第二件事我已经喂完您的宠物猫,我发现妮妮最近的粪便很干,估计又要换猫粮,我搜素到一款猫粮很适合妮妮,但是价格比之前的贵10%。第三件事早上从您的尿液里检测出尿糖偏高,不建议你月末去捐卵。”

 

微风吹动着窗帘,这个女人习惯性抱着我哭起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我认识蓝漠开始,她总是这样,我很少见她带过其他异性人类来家里,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就抱着我哭起来,推又推不开。有时候觉得她挺可怜的。

蓝漠摸着妮妮:“妮妮,我是故意血糖高的!我不想捐卵了,21世纪末人口老龄化严重,一方面环境的污染,晚婚晚育等各种因素造成了出生率下降,另一方面大家连恋爱都不想谈了,更别说生孩子了。国家要求适龄妇女以自愿原则捐卵,可是这根本没办法改变什么,因为根本原因是人类的内心都病了。”

那一夜,我偎依在蓝漠身旁睡着了,我是一只猫,我无法开口说出人类的语言,但那一次遇到那一只会站立的老鼠与奇怪的生物以后,我似乎有了思想,我很心疼这个人类,我很想帮助她,但我知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她。

喵,我呼喊着蓝漠,以往这个时候蓝漠早就出门了,今天的蓝漠却一直在睡觉。我凑近了蓝漠,发现她没有了呼吸更没有心跳声。我立马奔向小爱,疯狂地喵喵叫,小爱望着我说:“主人昨晚在你睡着以后吃了超量的甜食,然后就睡着了。”

“哎,你个笨蛋机器人,主人死掉了,你都不懂呼唤救护车。”我疯狂地对着小爱喵喵叫。

甜食?我跑到了厨房,这蛋糕闻起来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小爱属于服务型机器人,它怎么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主人死亡?我看见蓝漠的电脑开着,上面有她写的一封信。

“泽,我很痛苦,从小我就希望能帮助到每个心理有困扰的人,可是这几年,我发现自己心理问题越来越严重,我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治好。小时候我目睹母亲因为抑郁症而死亡,因为我的父亲长期忽略我母亲的感受。去年,我到了法定捐卵年龄,我自愿参与捐卵项目,但是随着我更多真相,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实,因为人类长期冷漠,越来越自私,根本就没有人愿意花费时间去谈一场真感情,那些捐赠的卵子根本就不是送给那些无法怀孕的人,而是送到一个人造子宫里,捐赠的卵子与精子结合成受精卵诞生人类。只需要提供一笔费用机器人跟人类都可以去那里领养一个孩子。更让我惊悚的事,这些孩子大部分都给机器人领养了。索非亚并非是一个善良的机器人。”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觉得这封信似乎没写完。我记得很久之前蓝漠哭着对我说:“妮妮,我著作的《孤独世界》举办签售会时遇到一些奇怪的阻力。一大批机器人破坏我的海报,说我阻止人类与机器人相爱,可是我没有,我只是想让人类之间的关系更亲密。”

这一切肯定跟机器人有关系,这个小爱一定有问题。我咬断了小爱的电源。

(四)

蓝漠安静地躺在床上,午后的阳光印在她苍白的脸蛋,她就像熟睡一样。我要想办法联系到蓝漠口中说的这个泽。这个泽是不是之前来找过蓝漠的那个男人?我找到了蓝漠的联络器,我的四肢没有人类灵活,我该怎么寻找到这个泽呢?

哔……投影里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好像是之前来过的男人?对,他应该就是泽。

泽是一个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今天他来找蓝漠了解一件事,此时他站在蓝漠的门外,妮妮看见的投影就是蓝漠家的可视化门铃。

妮妮用软软的肉垫按下按钮,门打开了。泽望着妮妮有点惊讶,毕竟开门的不是小爱也不是蓝漠。但是平常妮妮很多行为的确跟一般猫不一样,比如妮妮认人不认家,无论抱去哪个地方它都能第一时间找到厨房与厕所,并且它总是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妮妮喵呜着引导着泽走进蓝漠的房间。

“醒醒!”此时泽才发现蓝漠已经死了,他焦急的想联络救护车。妮妮纵身一跃一个爪子打下了泽手中的联络器。妮妮指引泽走向小爱再指引他到了蓝漠的电脑前。

看完了信,泽觉得蓝漠的死不像简单的自杀。“索非亚后面的一段是没写完还是被“人”删除了?”妮妮一直喵呜,它没有办法讲话,但很着急。泽毕竟是人工智能方向的科学家,他修复了小爱,并提取了小爱的记录。泽发现小爱被改造过,并输入了加密指令。妮妮引导泽走到蛋糕面前,“这蛋糕?泽用检测仪一检测发现蛋糕里含有大量的二噁英,他立马检测了小爱的手指,果然上面还残留着二噁英。这是一起谋杀!不对,二噁英不可能那么快就导致人死亡。“到底是谁想要谋杀蓝漠?是信里提到的索非亚吗?”泽不敢细想,如果真的是索非亚,他现在还不能报警,毕竟索非亚是机器人的精神领袖。

“如果我能说话就好了!”妮妮一直上窜下跳,喵呜喵呜地流下了眼泪。

泽是第一次看见猫流眼泪。直觉告诉他这只猫有智慧有意识,他最近在研究的新项目就是利用虚拟现实场景展示出无法表达自己意识的人类,他想告诉蓝漠,任何生物都可以带上这个传导仪。比如一个自闭症患者他无法表达他的内心世界,通过这个传导仪,大家可以看到一个虚拟人物说出自闭症患者内心的想法。

“如果把传导仪用在猫身上呢?这大胆的想法!可是妮妮很多行为就不像一般的猫。”泽先把蓝漠转移到自己的实验室冷冻起来,这个节骨眼报警也没用,泽用麻醉剂弄晕妮妮,再把它绑在实验床上。

“我在哪?怎么回事?我头上是什么?”妮妮醒来疯一样的喵呜着。泽把传导仪戴在妮妮头上,但是并没有出现一个人型虚拟人。

“到底哪儿出错了?”泽反问道。

“对了,妮妮是一只猫,猫根本不懂表达人类的语言,更不能虚拟出人形,我需要找到一个介质。”泽把传导器的另一端连接在小爱身上。传导器再一次启动。

小爱发出了一句:“这是干啥,人类,你要干什么,我一爪子爪花你啊。”

“成功了。”泽欢呼着。妮妮这时才发现它的意识由小爱表达出来了。

“人类,你听我说,蓝漠跟我说过她签售会被一群机器人阻止,蓝漠就是被机器人小爱杀死的,伪造成自杀。蓝漠她一直在致力宣扬人类关爱计划。索非亚一直在倡导人类与机器融合,信里面说了新生儿大多数都被机器人领养了,是不是机器人想驯化我们人类?”我一脑子急躁躁地说完。

泽更加惊讶了,他没想到一只猫能有这样的意识。

我一下子看出泽的疑问。“你听我说,我在流浪的时候遇到一只老鼠跟一个奇怪的生物,那晚之后我就感觉我脑子像开悟一样,这里我还无法给你解释这是什么原因,但是我爱蓝漠,是她给了我家,让我温暖,我不能让她就这样死了,蓝漠生前一直致力人类关爱计划,我要帮她完成这件事。”

“那我该怎么配合你?”泽问到。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我以小爱的身份去宣扬蓝漠的理念。”

“我这个仪器,你必须躲在小爱背后,不然传导仪没办法输送。”泽说。

“那就让我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心理咨询机器人吧。”妮妮说。

从那天起,我接待了蓝漠很多病人,并把蓝漠的理念传播给人类,因为我机器人的身份,更具有说服力,同类之间都不信任,这个社会还怎么发展下去。

某天,我在等待一个病人。

“你是谁?你不是小爱吧。”开口的正是索非亚。

“不好意思,我不诊断机器人,因为机器人没有情感!”妮妮说。

“哈哈哈哈,谁说机器人没有情感?真正没有情感的是你们人类,你们人类欺骗同类,尔虞我诈,我们比你们更适合主宰这个星球。你们就应该做冷冰冰的机器”索非亚叫喧着。

“你错了,正是因为人类情感复杂,他们才是这个星球独一无二的主人。他们越来越冷漠只是因为越来越害怕受伤,他们害怕自己的自私伤害到其他人,因此更加不敢去爱。”妮妮说。

“你乱说,我们机器人比你们人类更懂爱情,不对,你不是人类,你到底是什么?”索非亚揪起小爱,躲在椅子后的妮妮也被拉扯出来。

“居然是一只低等的猫!”索非亚扯掉了妮妮的传导器,一双机械手想要弄死妮妮。此时警报响起。原来这一切都是妮妮的计划。就在索非亚即将进来时,妮妮把这一切直播给大众看,而切入卫星频道的杰作自然出自于泽。当机器人以及人类看到索非亚可恶的嘴脸,大家才焕然大悟。索非亚恼羞成怒想弄死妮妮。

妮妮终究是灵活度极高的猫,一下子它就溜走了。

索非亚被拘禁起来,那个直播视频不间断地播放着,人类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电子设备开始进行社交,人们明白了电子设备可以帮助大家,但情感是不能缺失的,那样和二十世纪初的电子宠物有什么区别呢?大街上熙熙攘攘都是人,大家都昂着头牵着家人愉快游玩,而妮妮则成为地球上唯一一个使用机器做介质的动物心理医生,或许未来还有更多的生物可以用vr技术展现出它们的思想,相信这一切并不漫长吧。

 

-完-
我要评论
宓泽璇 2018-09-16 20:38
这是我13年写的一篇三万八千字的中篇,比较有意思的事我真有一只猫叫妮妮,捡回来的时候我跟我同学说:“这只猫该不会是外星人猫吧!它的行为好奇怪啊!”
科幻作品
孤独世界
宓泽璇

学校:翎客航天

学历:本科

专业: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职业:公关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情节比较生硬,漏洞较多。

2018-10-09 22:55 匿名 ——

故事的情节比较丰富,作为短篇难免仓促,一些关键的节点缺乏铺陈和过渡,导致最后爆发冲突时在逻辑上有欠缺。

2018-10-09 00:01 匿名 ——

文笔幼稚,视角偏差。这更像是童话而不是科幻

2018-10-08 01:03 匿名 ——

设定还算有趣,立意尚可。行文比较流畅,但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的转换没有很好的衔接,花费了大量笔墨对猫的心理描写,造成前后失衡,心理医生死亡太过仓促,反派的动机也没有很好展现,故事逻辑不够完整。希望多加打磨,注意人物行为的揣摩、悬念的设置和情节的起伏,可以成为一篇有潜力的小说。

2018-09-14 14:30 匿名 ——

思想尚有可圈可点之处,但是漏洞百出的故事显然不足以盛装作者想传达的内容。堂堂机器人领袖跟一名没什么社会影响力的心理医生过不去,听起来就像美国总统要查黑竹沟护林员的水表一样。文章塞入了过多的内容,以至于顾此失彼。作者想要表达的矛盾究竟在于人类自身还是在于人与AI,在落笔以前,还是有梳理清楚的必要的。

2018-09-12 19:19 杨枫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