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造词之法
阿基里斯的乌龟   
得票 3657 阅读 3993 评论 1

【摘要】大武国内盛行机关术,人类通过训诂学找出每个词语用来控制机关模仿人类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这些词语是通过其声音固有频率来驱动机关,但万一语言本身就是有生命的呢?

异乡人是来学习大武国语的,他对学习其他语言有种天生的热爱。

这天他路过一个表演台,站在台下,看着台上的蒙面机关师正在从容的命令着自己的机关。这机关是一双木质的手臂,在机关师的命令之下正在灵巧得缝着衣服。随着机关师口中吐出一个个词语,这个机关手臂做出了不同的动作,不断得做出穿针,引线的动作,渐渐的一件崭新的衣服成型了。虽然这件衣服有些丑陋,但台下的人们依然给与了热烈的掌声。这神奇的一幕让这个漂洋过海而来的人感到非常新奇,要是这一项魔法能运用到实际之中能够产生多大的利益呀。

好奇的异乡人问了问旁边的观众:“这是什么法术?”

旁边的观众看了看他的打扮,“异乡的朋友,这在大武国内叫做机关术。”

“那机关术的原理是什么?”异乡人又问道。

“用材料造出和我们身体构造类似的部分结构,手臂,大腿,通过我们的词语来让它模仿做出和我们相同的动作。”

“如何控制机关完成复杂的动作?”

“机关每个关节会对每个音素作出不同反应,或是拉,或是推,不同的音素相结合组成词语就能够控制机关推拉完成一套复杂的动作。”

“那如何寻找到什么词语对应机关怎样的动作?”

“当年墨家与儒家相辅相成,所有的驱动词语都来自于儒家十三经,通过训诘学找到儒家十三经中的词源,靠着所有词汇的源头神秘力量来驱动。而训诂则是用字形,字音或者字义来解释词语成型的原因以及发展过程,例如命令机器向前走这个词就有好几种用法,慢慢的行走乃‘步’字,疾行乃‘趨’字,疾趨乃‘走’字,而所有的训诂学都被包括在《说文》这本圣书之中。”

“那...”

“哎,异乡人,你的问题有点多呀。”

“不好意思,我就是比较喜欢思考,一思考我就停不住要开始说话。”

正当爱说话的异乡人津津有味得听着旁人的讲解时,台上的魔术师停止了对机关手臂的操控。“下面我要表演一个新的魔术”,机关师说到。

他的话音刚落,两个仆人抬上来了一个新的机关,远远的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用来润滑机械关节的猪油味,当仆人们掀开顶部的布时这股味道愈加浓烈。虽然异乡人被这股味道熏得短暂窒息一下,但紧接着他的目光被这个奇怪的机关所吸引。这个机关最引人注目的是顶端的一个大大的西洋喇叭,最底部是一个气囊,以一个恒定的速率一伸一缩向上打气,连接气囊与喇叭的是一个由齿轮带动的复杂三十二面体结构。这个结构不断地开合,控制着气囊中打出的气经过这个结构的速率。

当人们正在好奇这个机关是做什么的时候,机关师开口了“各位,你们即将看到的是机关术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他指着机关中间的三十二面体结构,“我一直在研究我们自己的发音原理,期望在机关上实现。我之前在菜场偷偷看过人头被砍下来之后的头与身体的连接部位,发现我们发声的结构是一个能够改变气体通过速率的物体。而这个机关底部的气囊就像是我们的丹田一样,气运丹田,然后用力吐出来。中间这个三十二面体就像我们的发声结构一样,能够控制气流的强弱并在里面汇集,发出我们一样的声音。在训诂之术中,呼气和吸气的命令可以用“嘘”“噏”“息”等词语来控制机关吸气,呼气的方式。”

看着观众们一脸迷茫的表情,机关师说道“还是给你演示一下吧。”说着他口中发出了几个词语。随着他的吐词,气囊速率开始加快,机关像是人的喉结在蠕动一般不断收缩与膨胀,并发出一阵嘎嘎的声音,“大武帝国!”喇叭中传出四个字,虽然不太清楚,但异乡人仍然能够分辨出了这四个字。吐出了这个字之后,机关仿佛活了过来,开始吐出成段的文字,要是没看见眼前这个复杂而又丑陋的机关的话,异乡人还真以为是哪个人在自己耳边窃窃私语呢。虽然说出来的词语完全没有章法,像是“夏白”、“奏抠”这样完全没意义的词语不少,异乡人还是非常感兴趣的,并且随着机关不断得发声,旁边的手臂机关也随之做出不同的动作,令人眼花缭乱。正当异乡人仔细地分辨着机关装置在说着些什么东西的时候,“嘎吱”一声,机器突然卡住了。

“我希望能够找出一些词语,这些词语是能够让机关说出词语的词源,”机关师向舞台边缓缓走来“我已经发现了好几组词语能够控制这个发声装置一样的机关,模仿出我们的发音动作,发出我所期待的话语。当然做成机关的材料不一样所用的词组也不一样,比如生铁和熟铁所用的词就不一样,虽然词源接近,然而还是在不同的类型之中,生铁的原产地是在吴地,词源更多是从那边流传下来的,熟铁的原产地是在蜀地,词源也更加偏向蜀语。”

他顿了顿,看向了异乡人:“就像是你的母语之中也有着不同的词源。”

看到有人和他说话,爱说话的异乡人很是开心的拍了拍手,“很有意思的设计,但你明明只说了几个词语,你是怎么这几个简单的词语就让它说出这么长一段话的呢?”

“异乡人”机关师缓缓说道,“这是靠着我们语言中的递归性,”说着,机关师打开了那个机关的核心,用一个放大镜放在上面,里面露出了一大堆肉眼看不太清楚的小针。“我一直在研究机关的原理,”说着他轻轻吹了口气,只见那个核心上的小针随着气流开始不停的摆动,形成不同的图案。

“机关也就是通过这些针尖指的方向来获得周围的信息,我们的声音频率会使得针尖指向不同的方向,当上面的图案和它事先录好的图案重合的时候,它就会控制机关的关节进行拉动或者转动。像我这样只是吹口气是不会让机关有任何动作。而当我的声音停止之后小针也会全部回到原位。但是,”机关师口中突然吐出来几个词,紧接着机关也跟着发起音来,虽然李莫停止了说话,但机关本身说的话的气流让机关核心上的小针持续摆出特定的图案,刺激着机关不断得说话。“而我们的语言有着某种被折叠起来的潜质,比如两句话‘我知道了这个’,和‘你做的事’,这两句话合并起来就是‘我知道了你做的事’,在这里‘你做的事’这句话就是上句话中’这个‘的迭代,这句话还可以套入另外一句话中‘这个是错的’变成‘我知道你做的事是错的’。正是语言这种递归性质让我们可以用有穷的词语表达出近乎无穷的意思。当我给发声机关下达一个命令之后,它就会开始说话,它之前说的词语能给它自己下命令,说出下一个词汇,这样它就像是人类一样不断得发声命令机关,从而控制整个机关。我称这些语言为零型语言,因为他自己说出的语言能够让自己说出更多语言,这个语言能够被变成更为丰富的语言,就像是一个个非终止符一样。”

“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了这个设计,但要找到这样的词语不太容易,很多词语在有限的几次内就会变成不能命令机器的词语。另外因为这个机器还原我们的声音的能力太差了,所以很多音节太过于模糊,造成它总是误解自己所说的话。我现在需要找到这些词语的规律和一个更加灵巧的像是人类喉结一样的关节设计,确保每个音节都能够被发出来。”说着,机关师将手中的机关核心递给了异乡人,异乡人把核心握在手中,机关师见状,笑了笑:“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只要找到一个更为灵活的发声机关就好。”

异乡人问道:“尊敬的机关师先生,您是为什么会想到发明这么一个机关呢,这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发明呢。”

机关师笑了笑,说到:我想为大家讲一个故事,皇上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妃子,但有一次爱妃因为得罪了他,被他一怒之下砍了头,但皇上马上就后悔了,却为时已晚。皇上的心愿非常简单就是让他的爱妃能够重新跳一支舞,他也就心满意足了。为了满足皇上的心愿,这些机关师被从全国各地召集起来,他们有半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件事,若是不能完成,他们也只能把性命留在这里了。那个时候其中一个机关师是我的好友,当他看到了我的这个发明,这个能够自己动的机关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也是唯一的可能性。”

机关师顿了顿,“将死人与机关结合!让我像操作机关一样来操作皇妃的尸体。”

“当时我的好友是和我这么说的‘你之前不是向我询问能不能制造一个人类一样的发声器官么,现在你的面前就有一个,而且人造之物怎么能比得上天工呢,用皇妃的发声器官以及头颅作为活动核心,操纵四肢的机关进行活动,跳支舞应该不在话下。’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很有道理,但同时,我也知道,一旦把皇妃的尸体变成机关,亵渎了皇妃的尸体一定会被判处死刑。最后皇上派人来问我,还以我的好友性命作为威胁,最后我没有同意,我的好友也被杀死。我将他的尸体偷了回来,将我所有的研究成果都在他身上实现,最后成功的复活了他。但是我这朋友因为必须要靠不断说话才能驱动自己,同时失去了大部分记忆,我只能偷偷地找人把他送到异国他乡去。”

“但没想到,处于对于自己忘记的语言的追求,他又回到了这里。没错,那个人就是你。”

正当异乡人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场下传来一阵暴喝,“你这机关师,我就知道你藏了一手,不愿意复活朕的爱妃,而我只要派手下偷偷的跟踪你朋友的尸体就会知道你的行踪”一个器宇轩昂的男人带着一队士兵大步走上表演台。

“陛下,即使我复活了您的爱妃,您就会放过我们么。”

皇上笑了笑:“当然不会,亵渎了爱妃的尸体的人一定要死。不过在你死之前,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能够复活你的朋友,难道你找到了能够进行无数次的零型语言?”

机关师在这个时候仍然很淡定:“陛下,我本来以为这些语言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因为可能的模式太多。于是我从训诂的源头去想这个问题,为什么要用古老的语言来驱动机关。”机关师悠悠的说道:“我们都说语言是一步一步慢慢进化而来的,在时间的长河中经过洗礼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语言不过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符号映射罢了,比如一只鸡,在我们说‘鸡’这个词语的时候不过是指代那个物体而已,这是我们一直所认为的真理。像是一个西洋人要理解我们的语言就得明白我们的语言对应逻辑。”

皇上点了点头“就像我们的机关一样,语言不过是预先埋入机关阵符中,使得机关‘拉’或者‘伸’而已,但这个和你的机关有什么关系么?”

机关师说道:“词语的固有含义。我们在交流的时候都是靠的语言让别人理解我们想传达的意思,但很多东西都是要在我们的具体语境中才能够理解。当我们和西洋人说话的时候,虽然他们一开始也不理解我们在说什么,但我们可以用一些肢体语言让别人了解。皇上,你有没有想过小孩子从来没有学过语言,却能够慢慢的理解我们在说什么。”

“我们难道不是通过指向某个物体来让他们明白的么?”

“但是孩子们如何明白我们指向鸡的时候是在告诉他们这个东西是叫‘鸡’呢?这还是说明语言中一定含有某种东西能让我们自动明白,不需要任何事前学习,我称这种语言为固有语言。这说明我们的思维之中也有像是那些机关一样被事先摆好的针的图案!而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是在独立思考,拥有自由意志的时候,或许不过是风儿经过我们思维中的核心时,让那些‘针’摆成某种图案,激活某个动作而已。”

皇帝突然全身感到一股寒意,他大叫一声“来人啊,把这个妖人抓起来!”

“陛下,我在研究如何用语言让我的朋友的尸体说出能够控制他自己的身体的语言的时候发现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语言能够赋予一个傀儡生命的话,那人是不是也一样的呢。换句话说,人之所以能够活动,也是因为有了语言,不管是在脑中构想还是说出来的语言才是我们人活动的源动力,语言才是我们的灵魂,身体不过是一种语言的载体罢了,我在训诂一些古文的时候找到了一些词,请陛下品鉴一下。”

话音刚落,一队侍卫立刻冲上来把机关师围在中间,机关师的口中吐出了一个词,这个声音虽然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皇帝觉得自己的思维溢出了一样,思想开始停滞,动作像是被凝固一样停在了原地。

机关师走到皇帝面前,单膝跪下:“谢谢您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去研究语言的本源。”顿了顿他接到:“其实我发现那些针的图案不仅存在于我们的思维之中,甚至连我们的每块肌肉器官里都有,肌肉的形状也可以随着改变。”说完,他又念出一个词,只见他的背上肋骨两边隆起来,一对像是翅膀一样的东西破体而出。轻轻拍了一下,机关师带着他的朋友飞上了天,仿佛留恋一般的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离开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后记

训诂学是一门研究经书字义的学问,因为很多词义都与现在大不相同,所以学者们都在追根溯源得查找古籍。文字的变异与进化是人们为了方便不停的把一些很复杂的字体简化成其他字的过程,靠同音同义或者是同形。这与生物的进化非常类似,我一直在想或许语言就像是寄生生物一样,人是因为有了语言才能够思考,才有了生命力。不管是不是能有靠语言直接命令别人这种能力,但作为思考也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

-完-
我要评论
fffffffffffffff 2018-10-11 15:46
非常有意思的文章,让我想起了乔姆斯基零型语言
科幻作品
造词之法
阿基里斯的乌龟

学校:宾夕法尼亚大学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建筑

职业:设计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这篇构思很奇特。第一次读到把训诂学和科幻结合的题材,感受很新鲜。但笔法上有点“硬”了。建议多考虑读者的接受能力,对训诂学的相关知识的处理上,找寻更加“软化处理”的方式。但总体来看,瑕不掩瑜。

2018-10-19 11:00 匿名 ——

非非非非非常有意思,小说需要更多情节驱动,且把吸引读者的文字过早的展示出来,文中提前展示的说教内容过多,在这样短篇幅的作品中影响阅读性,可在大家都在阅读完精彩情节后再进行科普,或讲科普文字隐藏在情节中。

2018-10-13 14:42 匿名 ——

这是十分少见的一种思想实验式的科幻作品,不是人类创造了语言,而是恰恰相反。这种思路虽然无稽之谈,但在文中也能自圆其说,和《银河系漫游指南》里动物才是世界主宰的假设有异曲同工之妙,很有趣的文章。

2018-10-11 00:5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