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艾琳和伊琪
Luna    来源社团:民大幻协
得票 3426 阅读 6405 评论 6

【摘要】电子脑为了辅助人脑而生,用于治疗大脑的损伤,但其作为医疗器械却不被大众认可,反而被视为把人变成机器的怪物。艾琳作为使用者,在完全失去人类身体后,依然努力探索自己作为人的意义;甚至连人工智能人格也在探索生命的意义。

艾琳必须承认自己做义工是有私心的——她想在病友身上看到自己的未来——但她没有告诉库伦博士,因为这是她的小秘密。

艾琳因为一场事故而来到库伦博士的实验室。博士的电子脑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她似乎也回不去以前的生活了。即便人们已经能够接受装上各种义肢来补全身体机能,但是电子脑?他们觉得电子脑绝不能算作义肢,义肢是受人支配的,但电子脑支配人。

可笑不公平,艾琳想。电子脑并不能代替大脑,目前只是辅助受伤的人脑而已。

但那些人是不会听的,他们只愿意相信自己认定的事实。

所幸,艾琳还需要留下接受观察。闲暇时,她还会帮忙照看其他病人,记录数据——这就是她的义工工作。他们有些刚安装了电子脑,有些则是来复查。

除了不能出门,艾琳的行动并不受限制。即便如此,完全属于她的时间还是不多,夜晚就是这为数不多的时间之一。她可以在睡前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但最喜欢的还是和伊琪聊天。

今夜很晴朗,艾琳俯身倚在天台的栏杆上享受晚风带来的清凉。

“晚上好,伊琪。”

“晚上好,艾琳。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

“那有什么新鲜事吗?”

“有啊!今天新来了个小妹妹要接受治疗,但她一直很害怕。”艾琳停顿了一下,“你说,我给她看我的发光手臂的话,她会高兴点吗?”

“你的手臂会发光?”

“嗯,我换了新的义肢。”艾琳叹了口气,“身体不争气,所以只能依靠机械啦!万一有一天,我真的变成机器人了怎么办?”

伊琪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不会的,你永远都是你自己。和我说说你的新义肢吧?”

晚风吹起艾琳的碎发,她微笑起来:“好。”

 

艾琳很容易就在儿童区找到了爱丽丝。一如既往,她一个人抱着毛绒小熊安静地坐着,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周围孩子的打闹嬉戏。

艾琳静静在她身边坐下,打了声招呼。没有回应。

于是,艾琳向她伸出左臂,打开了开关。白色柔光的圆环一个接一个渐次亮起又熄灭,从手肘亮到手腕,又同样渐次从手腕亮到手肘。最后,整个左前臂都被柔和的白光照得透亮。

小姑娘的注意力终于被吸引过来,但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对此,艾琳并不感到惊奇或失望。一开始,她甚至担心自己的新手臂能不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力。现在这样已经是超出预期。

艾琳看着一言不发的爱丽丝,眼神柔软下来,不管她能不能听到,还是轻声为她的手术加油。

晚上,博士也来到天台。艾琳听见声响,转过身来。“博士!”

博士打量了一下什么都没带的艾琳,皱了皱眉。“在和你那个神秘朋友聊天?”

“嗯。”

看到女孩脸上的笑意,库伦博士舒了口气:“有机会你可以邀请她过来的。”

“真的吗?”艾琳歪了歪头,“那我下次和她说。您找我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只是来告诉你,爱丽丝的手术就在明天。”

“好,我知道了。”艾琳用手指揉搓着衣角,目光在地上徘徊,“她会好起来的吧?”

博士的眼神带上了些许柔光,声音轻了几分:“会的。”

 

看着爱丽丝被推进手术室,艾琳感觉像是自己被推了进去。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抓住了她的心,与其说是担心或者焦急,不如是什么情绪也没有。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潜意识带来的糟糕预兆,攫住了她的心。

艾琳终于想起什么时候也有过这种感觉——她出事那天。巨大的碰撞声涌进耳朵敲打鼓膜,突如其来的减速让身体凭借惯性在狭小的空间里横冲直撞,无法思考,只有潜意识冲出来告诉她不好了。但身体已不受控制,求生本能姗姗来迟,她在巨大的疼痛中尖叫起来,然后漫长的黑夜降临。

艾琳看到爱丽丝的妈妈也在,她衣着得体,满脸愁容,憔悴不已。在向艾琳点头示意后,便又坐下静静等待。

墙上时钟的时针走过了几圈,爱丽丝却迟迟没有出来,艾琳默默回了房间。

“伊琪?”

“我在。今天很早呀,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你没事吧?听起来……不太好。你一向不太说那些事的。”

“今天不知怎么就想到了。”

“没事,你说吧,我在听。”

艾琳告诉了伊琪自己遭遇的那场事故,那些害怕惊恐的情绪,还有看到爱丽丝后似曾相识的感觉。

 

艾琳还是会去看看爱丽丝。虽然她还是喜欢一个人抱着小熊坐在角落,但偶尔也会因为别的孩子过于大声的吵闹而抬头看看。

艾琳喊了爱丽丝几声,坐到她身边,给她看自己的手臂。小姑娘回应了她的呼唤,甚至放下了小熊,看她展示手臂上的新装置。这次不止有白色的圆环,艾琳举起手臂,一小段一小段的灯光从手腕落到手肘。这是一场拙劣的星光表演,但足够了。以后爱丽丝会看见并学会欣赏真正的星空。艾琳如此相信。

即使是雨天,艾琳也还是来到了天台,撑着伞,轻盈地在雨幕里转了几个圈。

“伊琪!爱丽丝今天叫了我的名字!”

“那真是太好了!我真替她高兴。你肯定也能恢复得很好。”

“谢谢!”

艾琳打心底里为爱丽丝高兴。有时还会遇见她的妈妈,脸上仍然刻着憔悴,但已经少了些阴霾。

 

库伦博士再次来找艾琳,却是告诉她爱丽丝将要离开。

“这么快?”

“嗯,她会去其他机构继续治疗精神上的问题。我们只是帮她初步解决器质上的毛病。”

艾琳瞟向别处,没有回答。

博士眼里露出愁容:“我知道你和她关系好。她走以后,我会考虑让你适当出去走走,你该多交些朋友。”

艾琳不明白这话的意思。“我有朋友。”

“我知道你有伊琪。只是,你也该和其他人多相处一下,也不能总闷在这里。”

艾琳嘟起了嘴,很不服气:“网友就不算朋友了吗?”

“不,不是。”博士叹气,“早点休息吧。”

 

只是,变故总是来得如此突然。

艾琳还没有等到博士给她安排的出行就再次遇到了事故。这不是她的错。那天她听到前台有人大声喧哗,像是在吵架,只是想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然后,她就看到一对中年夫妻,高举着手臂,对工作人员指指点点。他们身后木讷的老母亲,听着儿女们大吵大闹,没有一丝反应。

艾琳走近了些,听到那对夫妻咒骂着实验室把好端端的人变成机器,说他们的母亲变得没有感情,说电子脑毁了他们的家。

“不是这样的!”她最终受不了那些的言语,大喊起来。

工作人员见艾琳在场,想拉她赶紧离开,但那来闹事的男子却像是抓住了把柄,快人一步上前来和她对峙。

“你也是这里的人吧。你还有脸说?”工作人员在他身后想拉住他,但男子的同行人也拉住了工作人员,双方在角力中渐渐失去理智,最终扭打在一起。

“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艾琳忽然觉得只剩下自己一人,但话已出口,已经无路可逃。

后来的事在记忆中变得破碎,男子和艾琳说了没几句就动起手来,现场乱作一团。义肢并没有让艾琳变得更强壮,反而让她承受了更多泄愤的拳脚。她看不见他们的脸,只听到只言片语混着叫喊声传入耳中,无怪乎“机器”“怪物”之类。

最后,义肢被打坏,失去动力,她身上的拳脚变得更重了些;最后的最后,她的世界又一次迎来了黑夜。

 

待黑夜过去,艾琳知道有什么东西悄然间改变了,她切实体会到问题带来的困扰,但却从没能在这场捉迷藏中找到问题的藏身之处,反而在心中埋下了一颗名为困惑的种子。

实验室的生活单调得很,她几乎是在游荡中打发日子。身体好转之后,也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只是,在简单的记录与整理数据档案中,最初的意义也逐渐丧失了。

所有病人都一样,艾琳想。不过是在祈祷电子脑不出问题或者早日暴露问题,但是祈祷无用,电子脑的工作自有它的一套原理,并不会因为人为因素而改变。

艾琳试着尽力无视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它们不应该出现。和病友相处并不会加速恢复,也不会让情况快速恶化。尽管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视为恢复的样本之一,但一切都只是在顺应科学与逻辑。总而言之,那些目光只是病人在浪费自己的精力,更别提他们日复一日地询问病情了。

她停在儿童区外的脚步也是一样。

艾琳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头疼,仅仅因为一个问题——为什么?

这也不仅仅是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来儿童区?为什么要来不需要来的区域?为什么发问?为什么在寻找答案?

也许只是因为这些小孩太吵了。艾琳瞥了眼孩子们,一部分在吵闹,更多的孩子只是安静地呆着。

她心一沉,转身离开了。

 

终于,艾琳再也无法忍受那些视线了。

“你们为什么总看着我!”她大喊,脸上满是困惑。

人们纷纷侧目,不知道是什么引爆了炸药桶。正巧路过的库伦博士赶紧过来安抚她,带她离开。

“没事,艾琳,大家只是关心你。”

“为什么?”艾琳觉得自己脑子里一团糟,各种思绪像风滚草一样滴溜溜地跑,但她抓不住也理不清。

博士的手落在她肩上,“你之前受伤了,还在恢复,情绪不好是正常的。”

艾琳的眉毛拧到了一起,等着博士继续。

“他们只是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这说不通……我们明明没有联系。”艾琳的眼睛进了些湿气。

“不,没有人是孤岛。”博士将她拥入怀中,拍拍她的背。“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以后你就会明白。”

甘霖点点滴滴落下,心里的种子发了芽。

 

“艾琳,好久不见。听说你受伤了,现在好些了吗?”再次与伊琪聊天,对方上来就询问艾琳的近况,却意外没让艾琳感到反感。

“还不错。只是……”

“只是什么?”

心里的种子已经发芽抽枝,她却仍然没能找出困扰自己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说人不是孤岛呢?”

这个问题听起来很是突兀,一时间,两人之间只余呼吸声一起一落。伊琪太了解艾琳了,但她现在无法带艾琳走出迷雾找到答案,只能给艾琳指示出方向。“大概因为你需要我吧。”

 

伊琪和博士的话艾琳都记在心里,但她日益减少的工作量无形之中给她寻找答案增加了阻力。移除电子脑的病例越来越多,落在艾琳身上的目光也如愿减少,但不如说是变了质。

当一个个工作间也逐渐关闭时,艾琳并不感到意外。她明白,不,她已听说了发生的事。愈来愈多的声音在外面高喊,电子脑无用、机器滚出人类的身体。原本坚实的壁垒也日渐溃败,艾琳清楚,总有一天,实验室也无法再保护她,她要自己面对自己的人生。她在一间关闭的隔间前驻足,玻璃窗映出她朦胧的模样。

恍惚间,身边走过一个孩子的身影。艾琳转头,从记忆中翻找出了熟悉的名字——“爱丽丝!”

爱丽丝的妈妈闻声将孩子留给了艾琳,自己则远离了几步与博士小声商谈,愁容又爬上了她的面庞。

“爱丽丝。”艾琳屈膝跪下,看向小姑娘的眼睛。记忆开始闪回,过去的画面与现实渐渐交叠——爱丽丝只是抱着自己的小熊,不为艾琳的呼喊所动。

“你想看看我的手臂吗?”艾琳举起自己的左手,那上面仍然保留着灯光功能。虽然无用,但她却从未想过要拆除。白色柔光映在两个人的脸上,星光落进她们的眼眸。

爱丽丝回去以后,看过星空了吗?

她还会被我的手臂吸引吗?

她还会叫我的名字吗?

无数的问题伴着回忆涌入艾琳的大脑,她张张嘴,却没有出声。枝条抽穗,开了花结了果,一只无形的手替艾琳摘下了它。

爱丽丝又变得像初遇时那样安静了,艾琳知道自己这次无法敲开她的心房了。她的眼睛又进了些湿气,不过她已明白自己为何哭泣。

 

送别爱丽丝后,艾琳开始等待自己离开的那天。她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的,等到实验室完全关闭停用,她也就要离开。

所以,博士和其他工作人员郑重地为她送别也是理所当然。博士一直都是这里最关心她的人,他告别的眼神里写满了不舍。

“艾琳,实验室需要完全关闭,我很抱歉。”

“没关系,至少我在这里过得很开心。”

“那接下来就是真的再见了。”

大脑被抹成一片空白,心跳也被谁抓住,漏了一拍。艾琳终于明白那果实里藏着什么答案,明白了前因后果,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下一秒,她拔腿奔向出口,但人墙在面前挡住了去路。

“站住!”纷杂的人声伴着手臂向她涌来。

艾琳在自己的尖叫声里奋力抵抗,拼命逃亡。不知是谁挥舞起棍棒,落在她身上,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应声响起,蓝色的液体从她身上流淌下来。

“住手!”博士心急地大喊。

纷纷扰扰的声音中,有个回应了博士。“博士,快关掉她。”

“不要!!!”她不该被关闭,她没有活成传闻里的样子。

义肢到底还是要比人体强壮些的,艾琳顾不上自己的伤情,一心只想冲出重围。哪怕自己曾经在情感里迷茫,她也仍然在最后走出了迷雾。哪怕自己一语成谶,她仍然想出去,反驳那些人可笑的认知。她的人生不该在这里结束,她仍然想拥有“人生”。

艾琳一人的抵抗终究是脆弱的,人墙用更凶狠的方式阻止她离开。疼痛、碰撞声、狭小空间、不受控的身体,一连串的印象再次和记忆重叠。

尽管奋力抵抗,但最终艾琳还是动不了了,那人墙也渐渐散去,博士过来抱她入怀。

她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轻声呢喃。“我不想成为孤岛。”

“对不起我不能留下你。该说再见了。”博士抱紧了她,轻声耳语,“再见。”

 

博士最终还是没能留下艾琳,但他留下了一点纪念。

电脑屏幕亮着,一旁的麦克风闪着灯。“你好,我是伊琪。”

“你好。”

“艾琳还好吗?”

……

“是您救了我吧?”

……

“我想这是我第三次获得生命了……”

惊讶的神情浮现在博士脸上。良久,他回答道:“是的。你还会继续活下去。”

-完-
科幻作品
艾琳和伊琪
Luna

学校:无

学历:本科

专业:英语翻译

社团:民大幻协

职业:网站英文编辑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少数比较优秀的参赛作品之一。开篇就让人眼前一亮,故事的科幻设定有几分新意,算是老树发新芽;行文老到,哀而不伤。

2018-10-08 23:41 匿名 ——

作者把当下人们对于机器和人类融合的迷思进行了放大,并且放大了矛盾冲突,颇有含沙射影某些行业阴影的味道。又巧妙地用无尽的轮回来规避了对迷思的最终解答,且在文中可以预见整个行文脉络,很是老道。

2018-08-30 16:06 匿名 ——

人工智能对存在意义的思考以及人们对超前技术本能的排斥一直是较为常见的科幻主题之一,虽然设定上稍显老套,但是文中对技术与人性的思考确实难能可贵的亮点。故事的节奏张弛有度,整体氛围悲伤却又温和,是不错的作品。

2018-08-29 08:01 徐向蕃 ——

义肢与电子脑的设定虽不新鲜,却也在平实的故事中,展现出作者对于科技的认知。最为难能可能贵的是,这种认知没有以质疑的名义彻底否定科技的价值,虽有疑惑,却心存希望。

2018-08-27 06:49 萧星寒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