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艺术与技术
蓝薄荷    来源社团:科幻
得票 385 阅读 1398 评论 0

【摘要】当技术蚕食着艺术,当多巴胺决定了品味,艺术最后的生存空间在哪里呢……

2999年1231日,当代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艾隆克里斯饮弹自尽。

他在千年的交界,从伦敦塔上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人们在他的工作台上,发现了他的遗书,遗书上只有一句话。

艺术已死。

人们把这句话刻在了他的墓碑上,作为旧世纪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殉葬者,作为旧艺术最后的荣光,墓前的凭吊者络绎不绝。

 

2995年,这是整个人类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时代,太阳系联邦成立,国家时代成为历史,人类平均寿命延长到一百八十岁,自律机械几乎取代了所有人类的劳动…从前的一切幻想如今几乎都成为了现实,在这个时代,艺术家是金字塔顶尖的一群人,一切艺术形式,不论是雕刻、绘画、音乐,抑或是电影诗歌小说等等等等,都发展到了历史上最鼎盛的时刻,无数人为了艺术趋之若鹜,为了一刹间的绚烂燃烧,他们不在乎死亡。

 

也就不难理解,当新艺术公司成立的时候,所招致的潮水般的骂名,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开幕仪式,当着全联邦名流的面宣称顶尖的技术可以取代艺术,这立马就遭到了整个艺术界的一致批评,尤其是太阳系联邦艺术协会主席克里斯,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无比愤慨:“艺术是人类情感的倾注,是全人类创造力与想象力的结晶,那些冷冰冰的机器懂什么?简直胡搞乱搞!”所有人都把新艺术公司当成是一个笑话。

 

但没人能想到,这个笑话颠覆世界,只用了五年时间。

 

299677日,新艺术公司宣布公司成立以来的首展即将在地球举行,他们邀请所有人去南极洲观礼——这将会是前所未有的,他们说。

 

六月份时,南极还是极夜,黑压压的人群蜂拥在巨大的冰雪覆盖的场馆外。

 

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站在明亮的聚光灯下,他的身后是一块庞大的荧屏,上面用科技感十足的字体写着:技术即艺术。他神情木讷,台下无数黑洞洞的摄像头冲着他,还有神情或冷漠或期待的人们。

 

“欢迎大家来参加新艺术公司的首展,”他用干巴巴的语气说着,“额…我们将用艺术改变世界吧,”他突然停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请各位尽情享受这次展览吧。”说完,他长舒一口气,鞠躬就要下台,可是一拥而上的媒体淹没了他,他们疯狂地把麦克风往男人的脸上戳,男人甚至觉得他们想用麦克风刺死自己。

 

“请问您们的公司的艺术品是怎么来的呢?”“请问您是公司总裁么?您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呢?”“这次有许多艺术家把这次展览当成笑话,您怎么看呢?”记者们连珠炮一样发问。

 

“额…额…”男人有点张口结舌,“我觉得你们可以自己看展览…都有介绍的…”他赶忙对着旁边的工作人员使了一个手势,场馆的大门缓缓打开,绚烂的灯光一霎间亮起来,明亮了这极夜里的南极。

 

李凯奇是一位来南极旅行的游客。

 

在这个年代,许多人大半生都在各个星球浪荡漂泊,他们寻觅着美丽,寻觅着激情,寻觅着能够带给他们愉悦的一切,诗歌远方与短暂而难忘的爱情,这就是他们生活的一切。

 

李凯奇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听说这个展览即将在南极开幕,而他又正好来到这里观赏极光,抱着聊胜于无的心态,他决定参加展览,当他在黑压压的人群中等待,那个邋里邋遢的男人磕磕绊绊在台上讲话时,他内心有种感觉,这趟旅行可能是个错误,他叹了口气,暗暗决定看一眼就离开这里。

 

但当那扇大门开启时,他的目光就再也无法移开了。

 

展览馆进口处矗立着一个巨大的石雕,这个石雕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奇形怪状,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它的形状,它的存在就是对艺术学院上千本美学书籍的挑战,但是李凯奇站在这里,静静地看着它,感到了无与伦比的愉悦与幸福,它就立在这里,带着冷冽与庄严的气质,所有人都在这里停伫,痴痴地望着这座石雕,就像是一位记者后来在火星日报上写的那样:今天,我看见了上帝。

 

良久,李凯奇终于惊醒,周围的人还沉浸在石雕伟大的美丽中,他狂奔进去,场馆被柔和的灯光照耀着,明亮若白昼,里面摆满了不可名状的绘画、工艺品、雕刻,无法用语言形容这些艺术品的形象与意义,正如同无法用语言形容人们看到它们时的震撼,李凯奇跪在一幅长宽都足足有十米的正方形画作前面,画作上只有黑色与白色,交织在一起,李凯奇从中看到了初生的宇宙,看到了无数星体演化毁灭,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流下,打湿了地板。

 

随着李凯奇的一跪,他身边的人也接二连三地跪了下来,这个动作仿佛会传染,人群就像是被镰刀扫过的稻田一样,齐刷刷地矮了一截,只有几棵不屈服的杂草,还在顽强矗立着。

 

就像场馆角落里的主席与总裁一样。

 

“您觉得展览怎么样?”总裁用他干巴巴的声音问道。

 

主席沉默了一下,“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听到这个问题,总裁的眼睛开始焕发出神采,“在我上学的时候,唔…你知道的,我就是那种最标准的理工男,我坐在教室的角落,我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恋爱,他们留长发搞那些有的没的,我们仿佛是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我以为我们不会有什么交集的…”

 

“直到那一天,我回到教室,看到我的笔记本被那个留着长发的家伙拿在手里,他表情夸张地朗读着我的心得,‘大一统理论实在是太美丽了,人类的创造力真是值得惊叹!’他一边读一边发出哄笑,‘小子,知道什么是美丽么?’他指着墙上的画作,那是他高中最骄傲的作品,繁星镶嵌在静谧的夜空中,而下面是贫瘠的土地,一对恋人忘情地在土地上拥吻,他为这幅画取名叫《浪漫》,他是我们学校最耀眼的所谓艺术家,‘这才是艺术,这才是浪漫呢!’他骄傲地说。”

 

主席想起了一切,“那天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他的声音变得干涩。

 

总裁沉默了一会,“没什么抱歉的,我就是想向你证明,技术发展到极致,艺术在他的面前屁都不是。”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你们永远无法理解麦克斯韦方程的奇伟,也无法理解大一统理论的瑰丽,那也没关系,我可以在你们最擅长的领域战胜你们,你知道你们引以为傲的艺术,不过是多巴胺进入大脑表层的眶额皮层罢了,说白了与做爱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量子计算机的出现使得一切成为可能,我们将正常人类的综合参数输入电脑,选取最能刺激人体多巴胺分泌的颜色与形状,并在此基础上重新组合,直到它愈发趋于完美…你看,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也就是这么简单。”

 

主席感到他心中的美学被人肢解开来,他们把她的血肉切成小块,再辅以华丽的餐具端上餐桌,他的心中感到莫名的愤怒与悲哀,“总裁,你们真的以为技术能模拟一切么?”他的声音中带着压抑不住的愤怒,仿佛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这种场面…说实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的三场个人展览也和现在一样,但人们是在为了真正的艺术而欢呼或悲鸣,不是你这种…似是而非的玩意,而且,你知道这次展览最失败的地方在哪里么,总裁?”

 

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们的这次展出,这些个玩意,没有灵魂,没有感情,这是独属于人类的神圣的保留地,我不能承认你的这些可以称作艺术,充其量也就是一种新型的毒品罢了,一种视觉毒品,无论别人怎么说,总裁先生…”

 

“我都不会承认技术能取代艺术的。”

 

说完了这句话,他便决绝地离开了,他的背影被深绿色的极光染上了一层迷蒙而神圣的光辉,他像是这孤独世界里的最后一个卫道者。

 

“感情么…”总裁喃喃自语。

 

这次展览引起的轰动是空前的,媒体称这些艺术品具有“冷冽而诡异”的美感,参观者们将这次展览形容为永生难忘的体验,无数艺术家或者改行,或者绞尽脑汁加入新艺术公司,更有甚者饮弹自尽宣称捍卫艺术,总裁马斯克被誉为新艺术之父,在冥王星艺术纪念殿堂上,他的雕塑与米开朗琪罗、达芬奇等巨匠并列,克里斯的雕像站在他的身后,冷冷地看着他。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助手觉得马斯克并不开心。

 

比如现在,马斯克站在新艺术公司的工坊里,工坊里只有冷冽的银色,没有多余的装饰品,只有一件件华美的新艺术品在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来,他们各不相同,却有着相同的美丽,马斯克看着它们在传送带上缓缓流淌,眉头紧皱。

 

“先生,我们不是已经成功了么,您是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地方么?”助手小心翼翼地发问。

 

“唔…成功,”马斯克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失败呢?”他开始变得有些烦躁起来,他想起了宇宙的雄奇壮丽,这些欢呼的人的嘴脸显得是那么庸俗不堪,在统一场论之后,这些俗人居然认为科学已经到了尽头,当前的成果足够人类无忧地享乐到宇宙毁灭,于是科学的发展缓慢了下来,没有人再愿意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提供巨额的金钱,马斯克越想,这些人就变得越发可憎,而他居然为了毫无意义的赌气,浪费了十几年光阴在这种事情上,他为自己感到羞愧。

 

而他居然还没有获得这次赌气的胜利。

 

他抓起流水线上的一个石雕,狠狠砸向工坊的墙壁,这个现在在联邦有价无市的石雕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随后碎成几块四散纷飞,石雕的脑袋滚到助手的脚边停住了,助手不明白老板为什么突然发火,一动不敢动噤若寒蝉。

 

“不过是感情而已…”马斯克大踏步走出工坊,助手慌忙跟上他的脚步。

 

三年的时间流水一般转瞬而逝,新艺术公司的艺术品愈发完美,全人类为之叹为观止,艺术家逐渐成为了一个无人问津的职业,新艺术公司垄断了整个联邦的绘画、雕塑、音乐,人们把新艺术公司的所作所为称作是一场革命,一场对传统艺术的革命,令人费解的是,在新艺术公司最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的创始人、新艺术之父马斯克却突然对董事会提出了辞呈,并卖掉了他价值连城的股权,从此销声匿迹,一开始这件事确实引起了人们的轰动,不过人们花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彻底忘记了这件事,只有一些边角新闻网站偶尔会宣布他们拍到了马斯克的现状。

 

这三年对于克里斯来说,也并不算是很好的日子,他每天尽心竭力地创作着自己的作品,也举办了三场展览,是现代唯一一个能与新艺术公司抗衡的展览了,他被视为旧艺术最后的荣光,他不敢有一刻松懈,曾经健硕的体魄变得消瘦,眼窝深陷,但即便这样,艺术协会的影响力也在逐渐降低,甚至被人们戏称为夕阳协会。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克里斯像往常一样坐在他的工作台旁,工作台正对着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克里斯静静地望着漫天繁星出神,就如同他小时候一样,也是今夜一般的漫天繁星,他静静地望着窗外,决定了自己一生的道路,值得庆幸的是,直到现在为止,他都走在这条道路上,不曾有一刻的犹豫或者后悔,无论对手是谁,他都会握紧手中的笔,与之抗争下去,至死方休。

 

一阵铃声打破了他的思绪,是贝多芬的《命运》,他静静地听着,在乐曲最高潮最激昂的地方,他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干巴巴的声音,“来南极洲一趟吧,第一次展览场馆这里,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好。”克里斯一直预感着会有这么一天,不过他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挂断了电话。

 

五个小时之后,克里斯在南极冰原上见到了等待已久的马斯克,看起来他变得更加潦倒了,胡子像蔓草一样盖住了他的脸颊,但他的目光炯炯有神,仿佛能洞穿南极厚厚的冰层。

 

他们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寒暄,便并肩走进了这座辉煌一时的展览馆,这里已经荒废许久了,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积灰,于是便显得格外清冷,展览馆里只有一台长宽高都足有十几米的电脑和一幅长宽只有大约五十厘米的画,画上面蒙着一层布,与巨大的电脑挨得很近,显得微不足道。

 

“这就是我让你看的东西。”马斯克说,“掀开画布吧,这是本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品了。”他的声音有点疲惫。

 

克里斯的手有点微微的颤抖,画布仿佛重若千钧,他深呼吸,慢慢地揭开了这幅画神秘的面纱。

 

那幅画真简单,蓝色的天空碧绿的草地,一条小溪从草地上蜿蜒而过,太阳在天空中盛放,画作的笔触很拙劣,仿佛是哪个初学者信手的涂鸦。

 

但是克里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它出神,他想起了自己六岁的时候,他在小学的美术课上的第一幅作品,温柔的女老师不住地称赞他,前座的小女生对他投来崇拜的目光,他看着自己的作品,他觉得它实在是太美了,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艺术的魅力,那是他这荣誉累累的几十年人生中,最简单、最纯粹的喜悦,现在他看着这幅画,就好像看到了当时的自己,那种快乐与惊喜,时隔几十年又重新被他体会到了。

 

他怎能不快乐,怎能不忧伤呢?

 

“我输了,”克里斯说,“真正强大的技术的确可以取代艺术…”他的声音低了下来,“真抱歉…真抱歉…”他呢喃着出神,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

 

马斯克本来以为这一刻他会很惊喜,但是他发现他错了,他只感觉到空落落的虚无,这几年,他用巨资打造了这台计算机,用各种程序模拟出人类的喜怒哀乐,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先进最聪明的计算机,而它的出现只是因为一次赌气,马斯克想了想,他觉得自己也没有胜利。

 

“走吧。”他轻声说。

 

仓库的大门缓缓关闭,尘封了人类文明最顶尖的美丽与智慧。

 

良久,计算机的屏幕缓缓亮起,摄像头对准了它的那副画。

 

“真是美丽的艺术品啊。”这台聪明的计算机如此感慨。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艺术与技术
蓝薄荷

学校:中央财经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会计

社团:科幻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简单,内涵却深远,对技术与艺术的关系有独到的见解,结尾点睛,令人深思。

2018-10-23 19:35 匿名 ——

抖设定抖到让人觉得惊艳的作品,近年是越来越少见了。 这篇作品以悬疑小说式的开头讲了一个技术和艺术之间矛盾统一的故事,巧妙在以人的争执为媒介激化和强化了其中的冲突和戏剧性。但我也曾听说,“你没法给你的观众任何他们没有的东西”。至于科学发展到极致,是否真的能制造出可以同时取悦所有人的艺术品来,我对此还是持观望态度的。 另外,作品一开头就出现角色“饮弹自尽”和“跳楼自杀”的叙述矛盾,这必须得扣掉一分。

2018-10-17 18:20 巨星海 ——

终极能否被人类探知到呢?我对此持保留意见。

2018-10-12 21:32 匿名 ——

探讨了技术能否取代艺术的问题,深层次的文理争端,但稍显表面化,最后还是没有透彻地阐明理由。

2018-10-12 09:13 星河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