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年7月25日 科普科幻青年之星

个人简介:张心怡,笔名露苑,科幻作家,硕士研究生,现任行业媒体记者。作品散见于《科幻世界少年版》、《读者原创版》、《少年博览》、《广州日报》等报刊杂志。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幻投稿一篇。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创作作品《夺舍算法》

http://sci.kpcswa.org.cn/s2019/show/tid/6422a5ab5792108b56b812784a51f94d

【摘要】 

警员枢密特在调查机器人搏击赛的过程中,目睹了机器人击杀人类的恶性事件,可调查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久,杀人机器人的主人也被机器人重伤。按照主脑植入的底层算法,机器人伤害人类会触发主脑自毁机制,可屡屡伤人的机器人却安然无恙。调查中,枢密特意识到,一场更大规模的灾难正在逼近。 

【评委点评】

将机器人和打擂联系起来,从而引发一系列的矛盾,这是一篇跌宕起伏激动人心的故事,小说情节设置得非常到位且没有浪费,前后联系紧密故事连贯,是一篇很优秀的作品。但如果将故事背景交代得更加清楚就很完美。

——匿名

故事本质上是很传统的侦探小说,读起来不错,引人入胜,作者的文笔也还可以,虽然还是有很多用词不当的地方。作为科幻小说的点子上,没有那么新颖,但是还是很有趣的。

——匿名

一篇成熟的、优秀的科幻小说,故事性强,读起来跌宕起伏,有“大片”的感觉,可以看出来作者花了大力气去雕琢。在描写人机关系、解释机器人被“黑”的原因等方面都非常成功,是我本人在评审过的9篇作品中最好的一篇。

——匿名


Image title

文/雒心平

张心怡的父母亲都为理科生,因此对于孩子的科普教育,在她的童年时代就已被重视起来。张心怡记得她儿时的书架上有一整套《十万个为什么》、《世界未解之谜》,还有盒装的科普DVD;她回忆道:“那时候的我最喜欢的是一套天文书籍,觉得书上印制的“创生之柱”、粉色的玫瑰星云特别神奇!正好我的同学家买了天文望远镜,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同学的父亲用望远镜对准了一颗星星,在望远镜的视野里,星星变成了一团外围是绿色、中间是黄色、核心发红的彩色光团!那一刻,我们的心情特别激动,因为我们真切感知到漆黑的星空中隐藏着很多色彩,同时这也是我科普启蒙中印象最深的一刻!”这些天文上的经历,对张心怡之后的人生道路,创作道路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张心怡认为最大的影响是认识到在最黑暗冷寂的地方,往往隐藏着最瑰丽耀眼的色彩,此后的人生路上她一直保持着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的状态。当她用望远镜看到星星的色彩时,那种“有所发现”的喜悦,直到她现在回忆起来仍悸动犹存。

对于张心怡从小就想做记者的意志,现在回头看会发现,多少与童年的经历有关。在中学时代,她就很郑重其事地决定要做记者,因为这样就有机会去接触各种领域各类人士,挖掘出许许多多的故事,去延续“发现的喜悦”。许是平时太把当记者这件事挂在嘴边,校运会的时候,校刊主编让张心怡和当时作文写得最好的同学搭档,报道校运会。稿子由张心怡写一部分,同学再写,有东西要补充就在稿纸的边边角角加上,最后竟形成了一篇将近四千字的手稿;而主编拿到稿子的第一句话就是“幸亏不是我录入”,但稿子在校刊刊出之后却很受师生的好评和欢迎。后来她在大学加入了学院的记者站,陆续给公众号、杂志做过兼职记者,采访过演员、歌手、声优、作家、摄影师、设计师、企业家、投资人、农学家等各领域人士,每次为了采访去学习、通过采访了解到一个领域的知识张心怡都会非常开心。现在她工作的报社主要面向电子信息,虽然身边的朋友觉得她是一个文科生肯定无法坚持下来,但她认为在一个新领域去学习和发掘会很有意思,但不去学习,就很难和这个领域发生联系。如今在写报道,或写科幻、科普类文章时,能把新学到、新了解到的知识融入到文章里,张心怡还会感受到类似当初看到那颗星星“发现的喜悦”。

在张心怡大学时候,偶然在图书馆阅读了刘慈欣老师的《球状闪电》,被量子人、宏原子的设想惊艳,一直到今天,《球状闪电》都是她最喜爱的作品之一。张心怡表示:“《球状闪电》首先是我学习写作的一个审美标杆。看过《球状闪电》之后,我对科幻小说有了大概的概念,觉得它有很多元素,“科”是科学性,“幻”是想象力,“小”是足够支撑情节的细节和以小见大的人物,“说”是跌宕起伏的叙事。在写科幻小说的时候,会提醒自己要兼顾想象力和严谨的逻辑,在铺设定时不要忘记科幻小说首先应该是一篇合格的故事,要有动人的细节和人性的光辉。” 2017年张心怡幸运地参加了《科幻世界少年版》的笔会,同期是中国国际科幻大会,得知刘慈欣出席,她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又买了一本《球状闪电》,结果幸运地偶遇了刘慈欣老师,请他在书上签了名。如今已经工作的张心怡再看这部作品,已经有了对作品更深刻的解读:再森冷磅礴的科幻意象、再高瞻远瞩的格局,与文章的审美价值都是不矛盾的。就像最漆黑寒冷的夜空有着最耀眼的玫瑰星云一样。在“地球格式化”“超级观察着”这种让人脊背发凉的森冷中,也有量子蓝玫瑰的柔软和温情。科幻电影《第九区》也是如此,在人类和外星生物善恶交织的血战之后,用主人公为爱人制作的金属玫瑰画上句点。科幻的“硬”与作品的感染力并不矛盾,而是相辅相成的。Image title

张心怡在创作上与科普、科幻的结缘,是从2016年开始的。因为留学的关系,张心怡开始在少儿先锋报旗下的《财智少年》杂志,以海外记者的身份写稿,这期间的一篇关于英国的自助结账机稿子,算是她最早的科普作品。与此同时,那一年《科幻世界少年版》创刊,她发表了一篇关于造梦的作品,成为了她最早的科幻作品。在2017年,张心怡通过《科幻世界少年版》笔会,吸收了很多关于创作的知识和思路,她叙述到:“从前觉得科幻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那时才明白逻辑自洽才是一篇作品的底线,人性的观察、情感的触达、情节的设计、人物的塑造,以及对于读者群体的认知,都是科幻写作中应该思考的元素。也是2017年,我跳槽到了现在工作的地方,一家电子信息行业的报社,日常选题中也有一些科普类文章的输出,主动了解前沿技术也成了一种日常。”张心怡希望能尝试更多的题材,她之前已尝试过脑科学、生物改造、机器人题材,最近在研究XR(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等),也去一些展览上体验了头盔;同时她希望能学习更多的创作方式,在文章结构、人物塑造方面有更多的新意。张心怡谦虚地说道:“学习科幻创作的过程中,也暴露了我的很多问题,比如文章的逻辑感不足,不能自洽,所以也开始注重在工作生活中锻炼自己的秩序性。我觉得学着去做好一件事,有一个学习、体会、练习、反刍的过程,对一个人的帮助和提升是多方面的。我们和我们喜爱的事能相互促进,是一个很美妙的过程。”

张心怡认为果壳网吴欧老师有一句话说的很对:科学没有占领的地方,伪科学就会占领!张心怡:“从前在上生物课的时候,大家也会讨论,如果人们都知晓胎儿性别是精子携带的性染色体决定的,因为不满孩子性别而苛责女性的现象是不是可以根治。”张心怡表示科普关乎我们的眼界和思维方式,也关乎我们生命生活的各个方面。而科幻,于她而言,是一种保持清醒的方式。焦虑的时候,科幻作品会帮她“散热”,用另一个维度、另一个尺度的故事带给她清凉感,督促她站在更大的格局思考。对于科幻与科普二者未来在中国的发展趋势,张心怡坦言:“前几年感觉媒体对科幻的报道不是很多,可这段时间,无论是财经类、文娱类还是科技类媒体,都在探讨科幻、科普,我觉得这是一个产业化的信号。在电子信息行业,一个产业的形成,一般从有了一种技术趋势开始,经过产品化,然后从业者渐渐增加,之后开始制定标准,和已有的产业发生关联,渐渐形成产业链。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等,都有过类似的过程。我相信,未来科普、科幻的从业者会越来越多,人才结构和培养机制日趋合理完善,标准和定义也会更加明确,与出版、电影、教育的融合创新会更加显著,让更多的人受益!”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评委团队
知名科幻作家
高级实验师,广州市科普名师。渔业生态环境保护研究及科普工作。
组织机构
承办单位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北京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

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

江苏省科普作家协会

天津市科普作家协会

吉林新闻综合广播

中国科普作协科技记者与编辑专委会

中国科普作协科幻创作研究基地

中国科普作协医学科普创作专委会

媒体支持

《科普创作》

《科学故事会》

《民主与科学》

《科学大众》

《科幻世界》

《科幻立方》

《科学画报》

《十万个为什么》

《科普时报》

联系方式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联系人:邹贞 包永红

电 话:010-62103257

010-62103258(传真)

邮箱:kpcswa@163.com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心平

电话:010-84897800


扫一扫看手机版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