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8年7月13日 中国科普作协

这两年,科普的公众号越来越多,几个网站也都有行业专家写科普文章。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了,真是不错。

但是,你们写不好。

或者说,你们写的是无效的科普,只是自 high 型的自我陶醉而已。阅读这样的科普,毫无积极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想从场景感、结构、市场这三个角度来吐槽。

这一篇先说场景感。

古腾堡发明印刷机之后,世界的表达方式就随之改变了。在印刷机出现之前,书面信息主要靠手工抄写。如果你现在还在从事大规模的手写工作的话,你会感觉到一种节奏感。你的思路的速度,和手写文字的速度必须同步,和阅读的节奏也同步。这些速度都比打字的速度慢很多。也就是说,抄书的时代,思考的节奏是缓慢的,口语话的。而且受到工作量的限制,主流的文字必然是短小的,片段化的、语录体的。

到了印刷机发明之后,一个段落、一个篇章,甚至一部著作,可以几乎同一个时间呈现出大量文字。只有这样的节奏,还可以做到更复杂的、更深刻的书面语法结构。我们可以在阅读一本书的同时,前后翻找,读了后面,发现提到前面的地方就可以返回去寻找。读了前面,有草蛇灰线的地方,也可以忍不住看看后面。上下两段可以是并列的对仗结构,在视觉上造成一种结构感,节奏感。

说这些,我的意思是,信息承载的媒介,严重影响了信息的表达方式,从而间接影响内容。那么今天是什么媒介呢?今天的媒介是微信公众号、知乎回答、音频课程、抖音小视频。这些新媒介,区别于印刷书本,必然需要特殊的内容形式。

举例来说。

把一篇写给纸质杂志的科普文章,直接复制粘贴到微信公众号里发推送,就是错误的。纸上阅读,尤其是摊开一本杂志的时候,往往这本杂志还是花钱买来的时候,读者的注意力可以被内容垄断。他不打算在这短时间里再分心想别的。他的阅读期待就是等待输入。

微信则全然不同。读者打开微信的阅读期待,就是收到更刺激的、可以转发的、鲜明的片段,读者没打算在这段时间里被你的官方账号垄断注意力。

想象一下,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午后,摊开杂志,读完了再喝杯茶思考一下,嗯,觉得作者微言大义啊,刚才那篇文章很有后劲。反过来,在地铁上拥挤不堪,无聊之下打开微信朋友圈,进入一篇文章,看了两屏都没有特别兴奋的值得转发的奇葩观点,索性关了去看看抖音好了……

这还都是文字,仅仅是设备不同而已。如果不是文字,就更严重了。

再看音频。

你拿音频干什么用?当然是吃饭的时候听、睡觉前听、跑步的时候听、拉屎的时候听、刷牙的时候听、开车的时候听、坐车的时候听。你连等人的时候都不敢听。我们听音频,暗含的期待是,不想被占用太多注意力。听觉输入信息是教育媒介中效率最低的,最容易遗忘的媒介。所以一个人如果只打算「听」一节课,或者一篇文章,他的潜台词就是「我没打算认真对待,我就是随便听听」。

这个时候,如果把写给杂志的科普文章念一遍录成音频上线,就和科普一丁点关系也没有,只是作者的自我娱乐而已。

而且,音频虽然都有暂停的按钮,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听到听不懂的地方会去点暂停,认真思考之后再继续播放。刚才说了,音频就不是认真思考的期待。那么,音频科普怎么办呢?

这就需要专门适合音频环境的特殊结构、特殊逻辑、特殊内容。按照听觉的习惯,重新调整注意力的节奏。就相当于,你在给一个昏昏欲睡的人讲科学的时候,该拍桌子的地方要拍桌子,该敲黑板的地方要敲黑板。

即便不是特殊场景,只是书面的文字,就可以随便写写吗?当然也没这么简单。科普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从科学家,到科普专家,这之间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科学家,当然可以把科学原理说的很科学。但是,读者在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读到大量学术语言的堆砌,本能的就会厌倦和反感。如果这个时候跟不上你的节奏,就只能心里想:「反正你是专家,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好了。」毫无意义。这就是不说人话的结果。

很多科学家,和做科普的人,根本从来没有把自己最熟悉的科研领域,给自己的爹妈讲明白过,就跑出来欺负小朋友了。真过分。说人话,用平视的目光说人话,是底线。

还有呢。

举一个最近读到的例子——

伽利略最早使用的望远镜口径只有2.6厘米。此后,磨镜水平和制造工艺的不断改进和提升,更大口径的望远镜不断涌现出来。到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就已经制造出了2.5米口径的通用型望远镜,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口径的望远镜。美国的天文学家哈勃就是利用此望远镜,测量了仙女座大星云的距离,从而确认了仙女座星云,它的位置是在银河系之外,结束了长久以来的,有关宇宙大小的争论,证实了宇宙是由众多星系构成的。

这段文字,是前几天某天文机构大号发布的科普文章的开头第一段。一连串的概念包括:

口径

(望远镜的口径具体是指哪里?)

磨镜

(为什么镜子是要磨?)

制造工艺

(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含义吗?)

更大口径

(为什么要更大口径?)

通用型

(什么意思?还有别的型?)

仙女座大星云

(为啥测它?)

距离

(用望远镜怎么测距离?

这里说的距离和我理解的距离一样吗?)

银河系之外

(这是什么意思?银河系内外边界是什么?)

宇宙大小

(是指长度吗?还是年龄?还是别的什么?)

争论

(谁和谁?两派观点是什么?)

星系

(太阳系?银河系?星系在这里有什么含义?)

……

作为一个不懂天文的人,如果读完这一段,还愿意继续读第二段,我是无比佩服的。不是学霸还能是什么?

这一小段文字里面,高度概括和浓缩了一段天文学的历史,有着丰富的内涵,而且科学上都是正确的。但是然并卵啊。因为每句话和每句话之间的逻辑推理、甚至词和词之间的逻辑关系,只有圈内人知道。圈外人不理解这些潜在的逻辑。

优秀的科普太少了。国内几乎没有。

我再说的严肃一点。至少在我所知道的天文学领域,国内,目前,没有任何人、任何机构,做到了站在圈外人的角度做科普。全是自 high。

当然,这篇文章里所说的「你们」,其实也包括我自己。

 本文经公众号“河马星空”授权转载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评委团队
西安植物园研究员,科普作家
中国未来研究会常务理事、知名科幻作家
组织机构
承办单位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北京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

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

江苏省科普作家协会

天津市科普作家协会

吉林新闻综合广播

中国科普作协科技记者与编辑专委会

中国科普作协科幻创作研究基地

中国科普作协医学科普创作专委会

媒体支持

《科普创作》

《科学故事会》

《民主与科学》

《科学大众》

《科幻世界》

《科幻立方》

《科学画报》

《十万个为什么》

《科普时报》

联系方式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联系人:邹贞 包永红

电 话:010-62103257

010-62103258(传真)

邮箱:kpcswa@163.com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心平

电话:010-84897800


扫一扫看手机版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