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9年6月14日 科普科幻青年之星

个人简介:雷虹,笔名雷虹(曾用笔名星原子) ,科幻作家;国家税务总局怀化市税务局,公务员,目前在怀化税务系统从事一线税收工作。大学期间曾担任校文学社社长,全国大学生科幻爱好者联谊会成员、稞米网科普新闻小组成员;曾创办过网络新尘科幻组团队和《新尘科幻》电子杂志(百度百科“新尘科幻”)。 小说《细听星语》曾获超新星科幻征文一等奖;小说《释爱》获大学生“科联奖”优秀奖,刊发于《科学24小时》和结集出版;江西师大“幻想2014”征文一等奖(《清明梦》)、江西师大“幻想2013”二等奖(《你是我的一颗星》)。 中、短篇《无尽的等待》《静寂时代》《病毒事件》《暗夜造访者》发表于《科幻立方》《超新星》《第二课堂》《精读》等杂志报刊或结集出版。“未来税务局”系列科幻故事目前连载于《湖南税务》省级系统刊物。百余首诗歌诗词收录于各类国家出版社出版的诗词典籍、杂志中。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创作科幻投稿一篇。 


2019年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创作作品《寸土之上》

http://sci.kpcswa.org.cn/s2019/show/tid/f28ef46868c2dbd095ea98fcf7cd1fad

【摘要】

在神秘的“穹笼”世界观下,在寸土之地对人性的孤独演绎。

【评委点评】

说实话我被这篇文章的细腻的文笔所吸引,尽管有些地方的描写不足,但总体上做得还不错,甚至让我联想到了王小波的小说。可是我始终不会忘记自己是科幻作品的评委,这篇作品作为科幻文学是存在一些问题的,小说只是借了一个全息影像再现的背景,叙述了另一个在乡村发生的故事,在科幻方面缺乏新意。这篇文章我读了几遍,就感觉好像要表达的思想有很多,但是读到最后我还是很疑惑到底要表达什么中心思想。可以看出作者的文学功底不错,体会还算深,但是感觉算不上一篇优秀的科幻小说。

——匿名

小说在人物行为与语言的描写上比较自然和接地气,但对于一些细节和景物的描写还略显稚嫩。剧情上,“全息影像发生器”对剧情缺乏推动作用,贾老汉的行为与周围环境真假关系不大,而且这同时也使得最终的反思显得极其生硬。旅行者在故事中缺乏存在感,即使是最后用于揭露真相,表现反思,也显得更像是作者在上帝视角下的宣告。贾老汉的人物形象塑造的还比较立体,对于村庄的描述的真实感不俗。能看出来作者想在故事中隐藏伏笔,但最终还是写成了一个奇怪的乡村故事。

——匿名 

行文松散,表达比较乱。

——匿名 

本篇文学性较强,主要描绘了一个颓废的主人公及其颓废的村庄。但科学性有待加强,有点硬凑科幻元素的意思,反而让本篇比较奇怪。如果删掉科幻元素,专注于村庄的描写,将是一篇不错的现实文学。

——匿名 

 Image title

文/雒心平

雷虹,一位90后,目前在税务系统从事一线税收工作,上班时间在公务员的岗位上勤恳奋斗,生活中他则在科幻作家的领域恣意创作。热爱文学的他,大学期间曾担任校文学社社长,全国大学生科幻爱好者联谊会成员、稞米网科普新闻小组成员。曾创办过网络新尘科幻组团队和《新尘科幻》电子杂志(百度百科“新尘科幻”) 。所创作的文学作品多次获奖、发表。 

身为基层公务员,工作时常是忙碌的,在一线工作,甚至要承担除本职工作之外其他工作,如扶贫任务等,这也让雷虹常常在半夜三更站在村道上时,忘了自己是谁,在心里默问自己要干什么,为什么总要这样。不过好在大多数情况下,他的休息时间还算是有保障的。在休息的时间里,雷虹可以阅读,可以写作,甚至用了十个月时间,系统性地刷了700多集的《星际迷航》电视剧,这让他颇有成就感。其实,无论是在哪里上班,人们都会对科幻爱好者有天然的不理解,雷虹特别反感别人说他“天天就只爱幻想”,因此在单位中,他一般情况下会避免与他人聊任何科幻的话题,在上班期间做任何与科幻相关的非工作上的事,雷虹坦言:“我不是那种忙里偷闲,敢上班摸鱼的人。我有时还喜欢凌晨一两点钟把天文望远镜拆卸掉带出门,去荒郊野外看星星月亮,偶尔有人调侃我,说我是“宇宙区长孙连诚”,我也很反感,因此,身边的知道我喜欢看星星的,应该也没几个。把爱好与日常工作分开,心就不会累,会轻松很多。”

雷虹与科幻早有渊源,第一次正儿八经地接触科幻小说,要追溯到2006年了,那时的他还是一位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同学偶然从家里带来的一本破旧不堪的杂志,使他与科幻建立了延续至今的牵绊。那本名字叫《科幻世界》的杂志,被雷虹无意中拿起来翻了翻,立刻,被罗杰·泽拉兹尼的《趁生命气息逗留》所深深吸引。年少的他,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读完,读完之后回味无穷,不禁发出感慨;“原来,科幻小说居然可以这样写,是这个样子的!”

从那之后,雷虹对科幻小说有了一种无来由的敬畏感,觉得这种体裁的小说,实在是“太纯净”了,读完后可以完全放空自己,审视人与宇宙世界之间的关系。而正儿八经的科幻练笔,则开始于2009年的4月,那个月,雷虹用笔,手写下了属于自己的第一篇科幻小说。“不知天高地厚地将它认认真真地誊写在信纸上,然后激动地塞进信封里,投进了离学校最近的信箱,后来才想起,自己几乎连最基本的信息都没填上去。所以,那一篇小说,石沉大海,连个退稿信都没有。”雷虹讪讪的说,“说来惭愧,这篇练笔连同之后的几篇,实在是拿不出手,我鼓起勇气给一些同学看,让他们提意见,让他们帮忙修改,大家倒是忙得不亦乐乎。多年以后,我仍然珍惜那些手稿,它们是我科幻路的见证。总之,从那之后,我进入到漫长的练笔期。”

Image title

在不大的科幻圈中,科幻迷之间的友谊尤其让雷虹印象深刻。在刚上大学时,雷虹曾遭受到威逼、胁迫、恶作剧等典型的校园欺凌,他所处的学习环境、生活环境一度恶劣,而那时,正值雷虹的父亲患胆囊炎,急需手术,雷虹却因学业的关系,无法回家陪伴照料。太多的烦恼,导致他一度抑郁,甚至把脾气发泄在了自己的科幻爱好上,在大学宿舍和自家的楼顶走廊上,他烧毁过总计三四十万字的练笔手稿。而在那时,一名读高三的合肥科幻迷打电话给他,哭着对雷虹说,他的妈妈要去世了,原因是胆囊癌。又过了两天,他告诉雷虹:妈妈已经变骨灰了。听到那句话时,雷虹的心里一怔,感受到了电话那头失去母亲的合肥科幻迷崩溃的情绪,隔着千里之外的他,安慰了很久很久。雷虹的思绪仿佛回到了那天,带着淡淡悲愁说到:“我在老校区那荒芜的操场上握着电话,边安慰他边望着天上的星星,许久之后才发现,自己也哭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两个素不相识素未谋面的男科幻迷、两个成年人,居然会对着一部电话哗啦哗啦地哭了整整一晚。”

后来,雷虹的父亲顺利动了胆囊切除手术,他也下定了决心想办法换了生活和学习环境;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这一系列决定,深刻影响到雷虹接下来几年的大学生活方式。换了环境后,是天南海北的同龄科幻迷朋友和中国科普作协的陈秉杰老师、以及学校社团的朋友们鼓励着雷虹,带着他走出了那段内心的阴霾期。雷虹后来与那位失去母亲的高三合肥学生(那时已读大一)共同创立过“新尘科幻组”团队,并结识了更多的幻迷朋友。雷虹笑着说到:“对于我这个学经济与管理的人来说,那实在是一次不算成功的团队建设的尝试。不过,在那段时间,我们科幻迷乐在其中,这就够了……对后来的“全国大学生科幻爱好者联谊会”是如此,对稞米网来说也是如此。是的,对学生时代的科幻迷来说,大家乐在其中,感受其中,收获其中,这就够了。”

回首学生时代,雷虹认为自身的自控力和心理承受能力是比较强的,否则在撑到换到新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之前,毫不夸张的说,他可能已经抑郁到疯掉。雷虹在换了新的学习生活环境后,认识了很多积极向上的人,每天的生活也因此变得规律起来。雷虹表示自己在初中也是爱打电脑游戏的孩子,但是在大学期间,他从不玩游戏,这让他在学习和社交之余可以安排出时间,重新审视和发展自己的创作爱好;而因为之前的阴霾,他可能更加成熟了。“我本来就是个双子座男生,在各种社会交往中,自己会下意识地十分细致地体验生活,观察人和事,挖掘人性。加之我在大三大四的时候,又系统性地学习了太多哲学方面的知识并且那时候在准备跨学科考研,因此在后来的创作方面,自己也更多地偏重于人性和终极关怀方面的问题了。”雷虹……

Image title

面对中国科幻未来有何期许,雷虹乐观的说:“喜欢科幻那么多年了,从小到大自己看着中国科幻一步步成长壮大。就拿《三体1》来说,那时候我看的是杂志连载版本的,读者几乎也只局限于小小的科幻圈。比起那时,中国科幻现在无论是在出版环境和读者受众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得多,目前科幻电影及周边也渐渐进入了初步的发展期。我十年前在本子上写下过这么一句话,“科幻是科学发展的源动力之一”,直到今天,我也坚信不疑。新时代中国的蓬勃发展,国家的科技自信、文化自信,会让中国科幻人在今后为读者奉上更多优秀的科幻作品。”

用随笔镌刻过去,用诗歌记录现在,用科幻书写未来。转眼间,雷虹竟已经工作三年了。今年,已是他动笔写科幻的第十年,也是他关注科幻、阅读科幻的第十三年。雷虹表示,真心地希望中国科幻的生存环境能够越来越好,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喜欢上科幻,并在科幻阅读中收获满满!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评委团队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
科普作家,中国科普作协常务副秘书长
组织机构
支持单位

中国科普研究所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科普作家协会

北京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

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

江苏省科普作家协会

天津市科普作家协会

钟晓工作室

中国科普作协科技记者与编辑专委会

中国科普作协科幻创作研究基地

中国科普作协医学科普创作专委会

媒体支持

《科普创作》

《科学故事会》

《民主与科学》

《科学大众》

《科幻世界》

《科幻立方》

《科学画报》

《十万个为什么》

《科普时报》

联系方式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联系人:钟欣

电 话:010-62195493

010-62103258(传真)

邮箱:kpcswa@163.com

北京青蜜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平台技术客服

联系:18610064015 同微信号:(科幻岛)

电话:010-84897800


扫一扫看手机版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