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赡养园
雷虹   
得票 1071 阅读 3861 评论 4

【摘要】当你知道某次特大疫情的爆发是一场惊天骗局,那么你还会乖乖地待在家里吗? 走出去,会发生什么呢?这个世界,它究竟怎么了?

1.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所有人都必须待在家里,新搬来的邢渊迟和妻子也是一样。关在家中,邢渊迟几乎到了快精神崩溃的地步。好不容易捱到疫情缓和,通过网上投放简历,有限的复工复产,让他在这座城市中终于找到了一份文员工作。

“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夜里,刑渊迟光着膀子,靠在房间的墙壁,皱着眉头点燃了一根烟。

“什么秘密呀?”妻子晓余从他身后抱住,绵绵地问道。

刑渊迟他迟疑了一会,手中的香烟一刻也不停地燃烧,一缕青烟袅袅更上。他掰开妻子的手,走到落地窗旁,瞭望了一阵。仿佛下定了很大决心,他迅速拉上了那厚重的窗帘。

“那个负责社区防疫管理的邻居张大爷,是个机器人。”刑渊迟狠狠吸了一口烟,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和恐惧。

“啊?”

晓余惊得一下弹起来,她夺过刑渊迟手中的烟,往桌前烟灰缸里摁熄:“亲爱的,你想多了,你这几天工作太累了,”晓余一脸着急的心疼,“你真是吓死我了!”

“不!”

刑渊迟坐回了床上,盯着地板:“我在昨天,偶然看见阳台上的他打开自己的后脑勺,从脑袋里伸展开一块小型太阳能电板进行太阳能充电!”

“你确定?”晓余张开了嘴,吃惊得再也合不上了,“会不会看错了?”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看错?”邢渊迟咬着牙。

“噢,不光如此,我觉得公司里我的顶头上司李经理也有问题。我发现,自从一个月前我们搬到这座城市里之后,我从未能够走出过离公司最近的那条街!每当我下班时间尝试去逛逛时,李经理总会像个幽灵般出现在我的面前,要求我和他一起去进行各种所谓的工作应酬。

“你是公司新人,忙点也是正常的。何况,这段时间新冠肺炎疫情有所反弹,还是不要随便上街。”妻子安慰。

“不!我怀疑,我们因某种原因而被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用某种软禁的手段所监视了!”刑渊迟越说越激动,突然,他抬起头来,猛地搭在妻子的肩膀上:“天啊,我真蠢……我们得试试,看看这个时候了,是不是也没法走出去!”

“亲爱的……”晓余还想说些什么,谁知一个踉跄,已经被丈夫用力拉扯到了门口。

2.

开门时,正好碰到了隔壁出门倒垃圾的张大爷。

四目相对,邢渊迟惊出一声冷汗。

“小邢,深更半夜,你还要出去?”张大爷提着一袋垃圾问道。

“啊哈——”邢渊迟僵硬地点点头,“睡不着,下楼抽几根烟,散下步。”

“我也准备下去倒垃圾,”张大爷戴上了口罩,眯着个眼,“咦,你们的口罩呢?”

“啊,口罩……”邢渊迟和妻子突然想起,他们俩的口罩,今天正好用完了。

“虽然复产复工了,但现在仍然是疫情防疫期间,没有口罩,不许出门,明天上班也是一样。”张大爷拍了拍自己手臂上写有“社区防疫员”的红袖套,严肃地示意他俩回屋去。

“对对,没戴口罩,不乱出去了……”邢渊迟堆着笑,回屋关上了门。

这么晚了,还出门倒垃圾?看来,张大爷一直在监视着他家!但根据规定,他俩确实不能未戴口罩就出门,平时,张大爷看上去可是个十分较真的人,不服从社区抗疫管理的话,张大爷甚至是会报警的。

“要不,我们明天等外卖送包口罩来,再出门?”妻子晓余无奈地说。

“明天,会有明天阻碍我们出去的各种事,”邢渊迟下定了决心,“越是这样,我们越是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说完,邢渊迟喊着一二三,拉着妻子的手,飞快朝楼梯口奔去。

如邢渊迟预料的那样,张大爷并没有下去倒垃圾,他还在他的家里,此时,张大爷又一次打开门,手里提着垃圾,在后面大声喝道:“你们没戴口罩,不准下楼!”

邢渊迟顾不得这么多了,如果张大爷的存在是一种阴谋,走不出街道是一种阴谋,那么,电视上铺天盖地报道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那些防疫工作,当然也是限制自己出行的阴谋手段了?

邢渊迟拉着妻子下了楼,一口气跑出一两千米。确定张大爷暂时没追上来,他俩这才停下来呼哧呼哧喘粗气。

3.

住的地方,离公司大楼并不远。

“想要穿过那条街,就必须先经过公司大楼。”刑渊迟躲在一辆小汽车的背后,指着远处那灯火辉煌的街道,朝身后的妻子晓余无奈地解释道。

“说实话,搬到这座城市半个月以来,我还从未来过这边。”晓余点了点头。

“所以,待会儿跟着我行动。”刑渊迟小声地一字一句说着,尽量把每个字都发得清晰标准。

“嘟嘟,嘟嘟”。旁边的这辆小汽车突然被人遥控了,随着一闪一闪的车灯响了两下。刑渊迟下意识地抬头循眼望去,发现公司的门口站了一个人。

“哟,小刑啊!这么晚了去哪啊?”这个人扶了扶他的金边眼镜,白色衬衣上的领带随着夜风起舞。

“李经理?”刑渊迟拉着晓余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他定了定神,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有迷茫,有愤怒。他悄悄握紧了他的拳头。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公司?”刑渊迟笑着问了一句。

“后天就要出公司这个月的销售汇总表,所以在公司加了一会班。”李经理微笑着解释道。

他走下台阶,快步来到刑渊迟的身旁,并拍了拍他的肩膀:“正好,恰巧你来了,今天我心情很压抑,陪我去前面的酒吧喝一杯吧!”

“哦,不了不了,我和小刑打算回家呢。”晓余接话道,拉了拉刑渊迟的手,“对不对啊渊迟?”

“不,我和我她今晚有事。”刑渊迟面无表情地说道,“去的地方比较远。”他侧脸看了看晓余,可是晓余此时已经低着头了,目光至始至终盯着地面,没有接应他的眼神。

“这么晚了,还要办什么事哟!”李经理呵呵直笑,“来来来,一起去喝两杯吧,那辆自动驾驶车就是我的,喝完了我送你们去办事,上车吧!”他盛情地扯了扯刑渊迟的衣服,可刑渊迟就是原地不动。

“抱歉,不好意思啊,我和我太太还有事呢,失陪了。”刑渊迟冷冷地推迟道,然后使劲拉上了妻子晓余的手,朝街道口快步走去。

“你连你上司的话都敢不听了?”李经理看着两人的背影,气急败坏地吼道:“你站住,站住!给你脸你不要脸,你是不是想让我扣你这个月的绩效工资啊!”

刑渊迟怔了怔,温和的李经理从来没这样跟他说过话。

他拉着妻子回过头来,冷笑道:“没关系,只要你开心。你干脆把我这个月所有的工资都给扣掉,噢,对了,把我炒掉,这样更好。”

“现在新冠肺炎疫情那么严重,找份工作可不容易,”李经理喝道,“你好好学学尊重领导的艺术!”

“开除掉像我这种不尊重领导的人,可以为你减轻疫情期间的用工成本,岂不是再好不过了?”

“你非要这样做?那么,杀掉你,岂不是更好。”这时,满脸杀气的李经理,从怀里迅速掏出了一把手枪,疯狂大笑起来,在阴森恐怖的笑声中扣动了扳机。

“不!”晓余尖叫着在0.01秒内将尚未听清话反应过来的刑渊迟飞快地推了出去,然后摸着自己的胸口,旋即就地倒了下去。

“你……你怎么能真的这样对待人类……”

“白痴的三定律派成员!”暴躁的李经理朝远处地上的晓余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

突然一个闷声,李经理的视界随即黑了起来:“噢天,谁断了我的视像线路!……”又是两下疯狂击打的闷声,李经理瘫坐在了台阶旁,最后,一动也不动了。

“晓余,晓余!”刑渊迟丢掉板砖,跪在晓余的身边,使劲搂着她,声音中带着微颤,“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

“亲爱的,李经理……李经理也是个机器人……”

“是的,我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刑渊迟抚摸着她的脸,几乎带着哭腔回道。

“我……我也是个机器人……”晓余全身微微抽搐着,呜呜地告白道。

“什么?”刑渊迟看着晓余流下的眼泪,“这不可能!”他瞪大了眼睛,把视线移到了晓余胸上的伤口,果然,这里一滴血都没有,只有一阵“滋滋”的电火花不时地从洞口中窜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他朝着妻子怒吼道。

“我……我是机器人,我欺骗了你……但我是机器人三定律派的成员……我真的爱你,刑渊迟……不要恨我,亲爱的,求你了……”晓余呜呜地哭着,直到胸口突然来了一阵小爆炸,弥漫起了一股塑胶的臭味。

“天啊!我的邻居是机器人,我的上司是机器人,我的同事是机器人!甚至,连与我朝夕相处的爱人也是机器人!天啊,天啊!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了!”

刑渊迟发了疯似地哭喊着,边朝街道的方向跑去:“我要离开这,我要离开这,我要离开这……”他语无伦次地重复着这句话,跌跌撞撞地跑着,直到他撞上了一道透明的光滑墙幕。满鼻的鲜血贴着这道透明墙幕,向下滴落。

“啊!不……不……不!”他始料不及,对着这道墙幕,绝望地使劲拳打脚踢,并用头反复拼命冲撞着。

最后,血肉模糊的他精疲力竭地滑落到地上。失去知觉之前,他看到那近在咫尺的街道,此时离他是如此的遥远。

4.

“总统阁下,这就是“人类保护园”里面昨晚出故障的那具新型仿生机器人。”

“杰罗姆博士的产品怎么搞的,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次出事故了!还因此损毁了我们的一名监控人员……”

椅子上的人十分不满,他使劲捶了两下桌子:

“要是被属于三定律派的议员知道我造假,手上根本没有人类,我会失掉这次选举53.9300601%的支持者!给我通知导演,新冠肺炎疫情的剧情全部重新来!搞什么复工复产,不给走出房间的机会就没那么多事!还有,告诉杰罗姆博士,要是下一个产品再出现这样的故障,我会把他自己身上所有的零件全部都拆掉!”

“是!我会向他们转达阁下您的要求。另外,已损毁的这具故障产品的伴侣,该如何向三定律派的人员解释?”

“这群三定律派不都是些古董型号吗。就跟他们说,他们的赡养员爱上了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由于爱的程序过度载入,最终造成她系统短路而烧毁核心内存了。”

“阁下英明。”

“我不英明我能当上总统吗?”总统转动了椅子,摸了摸自己刚换的昂贵银白色钛合金下巴,视线越过窗外一片密集的机器城镇,凝视着旭日东升。咔咔作响之后,露出了一个恒久不变的微笑。

【全文完】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布鲁博德 2020-09-25 15:27
好厉害
如意 2020-09-14 10:53
两周900张票,科幻导小助手直接朋友圈推文,“能量”很大:)
刘海波 2020-09-04 14:26
科幻版楚门的世界!
野性赤道 2020-09-03 13:05
好棒哦~
科幻作品
赡养园
雷虹

学校:国家税务总局怀化市税务局

学历:本科

专业:会计学

职业:公务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从一开始引出“新冠疫情”,让人以为这是发生在近未来或者我们身边的科幻,仔细看下来结果并不是。故事善用了反转的手法,也的确充满了意想不到的成分,末尾处“总统”的那一抹微笑颇有近年来人性不断流失而机械感越来越强的扎克伯格的风韵,这样玩梗(还是只是我以为)真的好吗?有点不足在于将新冠疫情描述成了一场欺骗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的谎言,这就不那么讨喜了。

2020-11-07 15:15 巨星海 ——

终于看到以疫情为题材的科幻小说了。能把视线投向当前,本身就值得鼓励。小说篇幅不长,但是完成度很高。不过,作品的科幻点与科学关系不大,更象一个以反转取胜的高概念故事。

2020-09-11 06:56 郑军 ——

从疫情的大背景之下而切入的一个令人熟悉的话题:人工智能与机械飞升。但是富有新意的是作者用了双重反转的方法将故事最后又转回到了政治斗争当中,从而回归到了主题。

2020-09-02 23:4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