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必摘其冠
刘波   
得票 28 阅读 591 评论 0

【摘要】“这是来自太空低语。天花、艾滋病毒、乙型 肝炎病毒、麻疹、流感、轮状病毒、丙型肝炎病毒、狂犬病毒、黄热病、埃博拉病毒......这些人类所熟知的病毒如恶梦轮回不断涌现。”陈序猿攥紧小沙的手,冥冥中有种预知,病毒并没有停止更迭,依然在暗暗繁衍生息,生命还在以新的方式演变。

Image title

  电磁传寰宇,波束扫长空.....

  大漠戈壁,满天星斗。西北某军用机场灯火通明,野肺疫军异常忙碌,一架装载着重要抗疫设备和机要人员的轰炸机加力起飞,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钟声振华,催为劳作。年关誓师大会,击鼓其镗,踊跃奇兵。

 三元城内黄鹤炮楼礼花绽放,驱邪避兽以为壮音。火神下凡除瘟疫,宿主蝙蝠率众攻击,目标直对象征着黑色死神的机体。      

“杨柳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黄庭坚有诗正合此景。”攻城狮小沙身穿悟净防护服,站在龟蛇山上展望疫区。

“鲲鹏悟者,闭环女神,行者范儿十足,百毒不侵哦!是不是呆猪儿?”陈序猿对战争的想象恣意妄为,早在出发前就打造出西游防护服。其身上所穿大圣战袍为纳米材质,野鸡翎子附加一组干扰器,在塔基配合作用下张狂蝙蝠群顷刻乱作一团。

“摩尔定律,疲态显尽;浩瀚宇宙,尚待开发。”机器猪套着一身青不青,蓝不蓝的梭布直裰,体型慵懒手脚笨拙,吊搭嘴大开大阖,来者不拒。

 腹中电路板设计精密,电子元件封装类似但内部结构及用途却大不相同。在智能机器栖身的这套科技游戏法则中,机器本身并非最大的赢家,鲲鹏中心一众设计者们共同分享了这套科技法则的甘霖。

“二师兄犯成语毛病,让不明诗经楚辞的猴哥情何以堪。别让猴子断幺绝六的,九齿钉耙都没配拿什么铲除妖魔鬼怪。”攻城师小沙没用规范词语而用老百姓喜闻乐见口头语说。

“建议已传至猪爸爸鲲鹏处理器和昇腾猪妈反馈系统,猪儿将竭尽所能完成任务。”机器猪晃了晃尾巴,像玩了把小赌怡情从容、匠心独具。

“九齿钉耙属于神兵铁,是由太上老君亲自操刀,加六丁六甲等诸神相助锻铸而成。此物只因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再说不能便宜了猪,随黄金行情跳涨撒野,不许几棒子不长记性。打打打!”陈序猿跌脚挫胸,伴着狂叫。

“要快的喊断幺,要勾喊绝六。只见过两个骰子打架没见过空着手大闹天宫,是不是隔离久了金箍棒不如意了?”小沙站在石岩墙上,用手扇去一丝孤独。

“猪八戒上墙头下一句台词是什么?”陈序猿使出杀手锏,哪怕对方铜头铁脑一身钢,钯到也教她魂消神气泄。

“关键时刻倒打一耙,往往会收到出其不意、反败为胜的效果。那日,八戒挣起来正走,又被一个小妖睡倒在地,扳着脚跟,扑的又跌了个狗吃屎。”机器猪译得是精妙绝伦,完全到位。

“二桃杀三士!我可不想道路不平,未曾细看,在被萝蔓藤绊个踉跄。阁下应征简历上提及,战争是产生名将的土壤,鲲鹏中心若不拘一格降人才,未来的人工智能设计领袖将在对抗新冠病毒战争中诞生。真是大言不惭,害得唐长老差点儿以为自己成了下里巴人,拿着官牒图纸在建筑工地上指指点点。”攻城狮口里吆吆喝喝的也竟有些悚惧,索性蹲下身招呼起猪儿。

“报复性养生、间接性健康,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陈序猿语出三连,随即找一个阴凉地修炼心魂,免得游移不定被阴气化了。

“此间山野空阔比不得胡同市井之间,撞着个绑成粽子贩腌腊肉的妖猴了。”小沙惨兮兮地嚷道。

“地沟速成!呸呸哒……别理他......咳科......系统混乱,铁肺感染……叽叽叽.....”机器猪语无伦次,待内置摄像头转向五脏六腑顿生遁念。      

“语音系统回复了出厂设置,怎么回事?”小沙打了一个寒噤,几个呼吸之后接着又打。

“这台机器生产地归南方,哼哼叽叽说粤语能决定在北方洋气指数,只不过藏在胸腔里五脏六腑将成为新冠的最爱食材。”陈序猿掰开猪嘴,上三下四,左五右六,使起神通。

“这卤族在诱惑点你也想吃了吧?”小沙取下脖子上念珠,将内置优盘插于机体接口。

“妆成假象如真象,捏作虚情似实情。病毒是神的惩罚,还是神所制作的?这不仅是我个人内心追问,传福音的时候恐怕也会遇到类似的刁难。所以神和上帝是否全善,如果说没有创造病毒则会给人一种印象,似乎病毒在计划之外,信众会直接怀疑上帝和神的全知全能。”陈序猿看似刁难,实则另有深意。

 “上帝和神创造了物质并设定了运行的规律,按照这些规律材料互相作用形成当下所感知的物质世界。另外有一些存在,处于神或上帝在所设立的自然规律之外,但又进行了特别的超自然干预。比如网络的创造!”小沙默默祈祷,生怕惊动了造物主,走了风讯,败了计划。

 “病毒并不是一种生命体,不符合生命的标准,只会寄宿生物细胞。羽衣围绣带,云履缀黄棕。神清目朗如仙客,体健身轻似寿翁。”陈序猿猜想疫情背后逻辑,恍惚间星冠晃亮,鹤发蓬松,变异之快,短时生新。

 “这意味着它们已经具备物质材料,按照自然规律运行变化而产生,符合第一种创造。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并不是上帝和神刻意造出病毒,然后以超自然的方式把它投放到人间。”小沙没有就此推演下去,但她知道过度发展侵占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这种欲望就会导致本来隐藏致命病毒来到人间。

“我好像看到工程师正在创造一台台智能机器,启动后就再也不管了。因为,谁也无法突破无机到有机的转换。”陈序猿用手安抚着机器猪挺直的脊背。

“人各有异,记忆长短;忆为认知,存其规律,循其法则,事半功倍。”机器猪气管已被异物投喂,支支吾吾将黏稠图片从口中吐出。

“塔吊林立机器鸣,热火朝天人涌动,这图有点阴森哦!病毒聚集起来不就是一座守卫森严的堡垒吗?”陈序猿用镊子夹着图,不自觉链接到某种相似的场景中。

  “有没有这种感觉,出门忘拿现金一切行为都掌握在大数据手里。”小沙捻动佛珠,仔细琢磨病毒所扮演的角色。

   “三磅宇宙,内藏乾坤;悟空小沙,同力协作。”陈序猿刚要伸手就被念珠挡下。

   “这不是串摊,偷吃不得。”小沙随口抛出一个饮食梗。

   “如果天眼的任务是搜索地外文明,追寻人类起源,那么远程运维就可获得病毒相对于人类在宇宙中地位。这其中,一定有负责计算的服务器,有负责记忆的存储,有负责交流的通信基站,有负责识别的智能系统……这些大大小小的硬件和软件,共同组成了毒族数据基础设施,支撑着病毒侵略计划。一种毁灭性力量背后一定有着更为庞大而复杂的系统。”陈序猿霎时收了法像,将宝贝还变做个绣花针儿,藏在耳内,复归洞府。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病毒虽然无法用肉眼识别,但用心便能听到细微的声音,还是别堵塞毛孔无法同源相融心神合一。”小沙唾弃几句,完全没有慌得那各洞妖王,都来参贺的场面。

 “金水若相逢,必招美丽容。”陈序猿抓耳挠腮,深感世上的事其实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生存游戏里没有善恶美丑之分,全是血淋淋的复制者与传染者。”小沙拨开草丛手套勒紧,提起伸张锯齿的蝙尸。

 “说的好!猴子虽然像人,却比人少腮。思考一个问题,寄身于宿主身上的病毒有没有可能模仿或截取其数据,从而让生物体感染在替代呢?”唐队未及蹬上坡就开门见山地问。

“难道宿主会被颠覆者颠覆?鬼才知道队长刚才经历了什么。”小沙出手助力,见袈裟防护衣破烂不堪,领口袖口多处鲜血染红,已有了大概估测。

“孤拐脸上没腮肉,但脸腮的内里却长着比人多一个的的素袋,表面不多但里面多。”陈序猿以此说服唐队长收教。

“幻想特赦只会自取灭亡,敢战方有前途、善战才有可能胜利。坐以待毙,断供挨打,结局必定是全军覆没。”唐队长止不住手杖杵捣,苦思索杀回马枪以正视听。

“能跟唐长老并肩作战制造智能机器,感觉好神奇的存在。”小沙拱起双手说。

“可惜二师兄脑花就像是被谨慎束缚的花蕾,娇艳欲滴却不曾绽放。除了体重还有一重,重在不同数据之间的连接而非主体感觉本质神经链接,在新泛灵论自觉下基本无须顾及泛灵。”陈序猿高招迭出。

“程序算法和集成电路经过几十年发展取得伟大成就,但迈向通用化却遇到深层认知困难,甚至已涉哲学领地。科技迭代是一个超级热门的词汇,一次迭代就会消灭一个产品类别、一个种群。”唐队长所焦虑的正是在轰轰烈烈的造势活动中,观察到一种围城现象。

“金箍棒缩成绣花针,极限就是绣花针。眼睛肯定不能放,放进去扎眼睛;鼻孔也不能放,放进去鼻子痒痒,一打喷嚏就会掉出来;嘴巴倒是能放但没腮,所以就看你能不能像松鼠藏松果一样放在腮帮子两侧。”小沙故意为难,看对方作何反应。

“西游真诠,岂是女流之辈所知?人工智能通过递归将不同层级的思考集合联系起来,计算机的高速运转弥补了历时性和即时性之间时滞的缺陷。但是,这个缺陷一直没有被根本解决,所以,人工智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思维。人的思维能够不断在多层次的集合和对象之间切换,冷静下来就想清楚了,机器猪没有八戒逍遥神驰的气韵。”陈序猿掏掏耳朵,心思肾通耳,肾水之精不放在耳朵放在哪。

 “机器故障中......启动垃圾清洁程序。”机器猪脚底打转,疯狂用舌击打。       

 “别让它靠近,小心毒打!这猪眼虽然精集成小体积机器视觉但眼神出卖了你它,机器很难伪装出带神性的光芒。眼球还是跳蛛眼球,一些蜘蛛可以凭借优秀的伪装技能潜入蚂蚁的阵地附近捕捉蚂蚁吃。”攻城狮小沙妙法解围,推测病毒很可能改头换面,操控机体成为新宿主。

“岁月神偷,窃取数据!可惜皇冠病毒不知道类比和相似才是思维的燃料和火焰,也是日常精神生活中的面包和黄油。”陈序猿带着不可名状的无厘头风格验证动作、反应都是依靠着神经元网络传递迷踪。

“破解神经活动中内在思想的逻辑演算提出了神经元的数学模型,难道掌握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另外还有钥匙?”唐长老问。

“人类的进化史有几百万年,文明史只有几千年。从原始文明、游牧文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信息文明,每次跃升都与思维爆发有密切关系,正是颠覆性创新改变了文明的走向。”陈序猿思绪飞扬,口气里却透着一股慑人绝对的且无望的通用性。

“难道人工智能基于逻辑的形式算法是死路一条,我不信模仿神经网络设计计算机的路走不通。”小沙抱着肩将身体束缚在一个有限的空间当中。

“恋爱中的女人有点笨,冷静下来就想清楚了。”唐队长嗅出一点猫腻。

“队长别开玩笑了!跟不正常人一起看世界会很异常,所以程序员的爱情观更不能用正常思维沟通。很可能把自己伪装成低吊的蝙蝠,从而方便自己捕捉更高级的猎物。”小沙嚷嚷间,心中山情水画滥觞于古代情爱观里。

 “女人是形象思维的典范,辩证思维的障碍。程序开发者在改变世界改变生活,假设毒族自外界而来模仿烟花形成冠状病毒,那么一个崭新的物种时代悄然开启。何况巅峰的科学艺术都带着某种毒素,有的有症状,有的是无症状,艺术家是不能被约束的。”唐队长博采众长,一朝顿悟,天心月圆。

“专注技术布道,共建开发者生态。”陈序猿受到启发,对战争审美加深了新的认知。

“玄奘鉴真最恨的就是卡脖子,这台机器猪系统带有漏洞,飞去来器最终伤及自身。在病毒还没有变异成顶级新冠之前,病毒程序会侵入内部伺机发作,你目前任务就是马上带小沙离开这里。”唐队长擦拭掉喉咙处鲜血。

“队长!疫情不散,我们不散。同舟共济,取经偕回。”小沙将誓师大会上的口号从嗓子眼艰难地拉出来。

“如果你心中念珠手里有根刺儿,皇冠毒王就坐不稳。愣着干嘛!走啊。”唐队长似乎对老天给予人的幸运心存幻想。

 “两头金箍,中间乃一段乌铁;紧挨箍有镌成的一行字,唤做: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陈序猿自耳朵内掣出金箍棒,幌一幌,难尽之礼,文记一二,聊表心意。

“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不只运势使然,而是以创新人才为核心的争夺战,各国玩法不同但核心却都归于一条:投入金钱,维系创新活力。”唐队长打开纸筒边看边点头称赞,更加固了与饱食猪肺后皇冠病毒同归于尽的念头。

“万物互联实则是思维互联,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是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运动都是在相似的同与变异中进行的;一切事物都是以相似性为中介而联系的;一切创造,无论是自然界的创造还是人类的创造,都是基于某种相似性而进行的。”陈序猿在混沌信息中像一位狂热的工匠,分门别类排列整理。

 “未来创新人才既要有深刻的理性来辨析同中之异,也要靠丰富的想象去把握异中之同。只有富于理性才能洞幽烛微,明辨真假是非善恶美丑,在相同事物同等对待,不同事物区别对待的基础上创设一种秩序。只有富于想象力才能推方寸之心及于他人,觉万物有情,只有饱含了理性和想象才是大才所需。”唐队长紧握手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此时,医护人员集合于长江两岸,生化部队释放出紫色的烟雾,做好与毒族再次鏖战的准备。

  “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江边都被吃了。凡吃的头抛落流沙竟沉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我以为异物,将索儿穿在一处,闲时拿来玩耍。”小沙将念珠挂在猪脖子上,涅盘弥漫,入于不生不灭之境界。

 “不管创新还是什么主动权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举动尽管原始但不依赖于神明。敢于颠覆战术往往比针对病毒常规算法提供更好的分辨率,并错开顶级文明进化变异转而采取一个非典型的科学例子。”唐队长行了个碰肘礼,逐将机器猪引开,程序毁灭指令延着导火索延伸。

  爆炸所产生起浪扇起的碎草与机舱发出猛烈的碰击声,肺渣在舷窗振荡出不同的颜色图案就像是一个万花筒。

 “忘了眼前这一幕,病毒巅峰在此,下坡也在此。一瞬间万物形成,瞬间什么都没了。”小沙记忆深处细思极恐,对机器分布存储再次进行升级考量,鲲鹏展翅,力算未来。

“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按道理毁灭是万法归一,但这些图案更像是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般的裂变。”陈序猿疑惑之下对病毒生存模式产生各种假想。

 “或许意味着它们更善于隐藏,利用分散做规划和行动部署,组织头目更善于拷贝数据和信息,行动上难以察觉。待瞒天过海以后,才号召毒族大摇大摆地兴奋庆功。”小沙系好安全带,构想出一部强大的计算机,能够复制出如此详尽的罪案细节,并跨越若干光年对地球上万物进行拷贝模拟。

 “就连本身的存在可能只是先进生物所进行的非常复杂的计算机模拟的产物,而身为程序员永远无法知道自我的真实本性,取而代之的是被设计者固定在球型框架里活动。”陈序猿潜意识很清楚但意识清醒后却又在努力遮掩。

  “咚……咚……咚……咚……”机舱钛合金外壳传来一段奇怪的打击声。

 “想起返回舱完好无损航天员自主出舱时的情景,在此过程中同样发生了心惊胆战的事故,左右舷窗各出现一道裂纹。”小沙握紧拳头,生怕出现故障。

  “或许那是来自太空低语,同时也印证了天花、艾滋病毒、乙型 肝炎病毒、麻疹、流感、轮状病毒、丙型肝炎病毒、狂犬病毒、黄热病、埃博拉病毒......这些人类所熟知的病毒不断涌现。”陈序猿攥紧小沙的手,冥冥中有种预知,病毒并没有停止更迭,依然在暗暗繁衍生息,生命还在以新的方式演变。

      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一架被腐蚀的像筛子、浑身伤痕累累的战斗机在高空中坚持返航。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必摘其冠
刘波

学校:中国管理科学院思维科学研究所

学历:本科

专业:心理学

职业:科研院所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采用传统文学与现代文学相结合的手法创作,但阐述不够清晰。

2020-11-06 17:20 匿名 ——

作品以当前疫情为素材,比较有时效性。作者的思维非常奔放。但是叙述极其发散,逻辑缺失,过分的散文化,从头到尾都是对话而没有情节。这些都说明作者还没有把握到小说创作的基本规律。

2020-09-10 10:11 郑军 ——

此文的形式比较特殊,使用了模仿古代小说与传奇的手法来使这个抗击病毒的故事挂上了一种潇洒和戏剧化的色彩。但是与此同时这种运用也使得此文的阅读过程不是那么的流畅,而且故事的最后也有虎头蛇尾的嫌疑。

2020-09-02 23:4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