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志
高始皇    来源社团: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准...
得票 1 阅读 462 评论 0

【摘要】阿贵努力回想,人在做梦的时候会有感觉吗?能感觉到太阳的温度吗?能感觉到冰冷刺骨的西北风吗?他一时竟然变得困惑和迷茫。在梦中,可以闭上眼吗?他试了一下,他现在闭不上眼,那我现在应该是在梦中吧。想到这里,阿贵终于平复了一些。

阿贵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突然醒了过来,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

他看到自己正身处一个房间内,远处是绿色信号灯在高速闪烁着的机柜,密密麻麻的芯片和线路嗡嗡作响。右边与机柜垂直的是一张白色的帘布。左侧墙壁、屋顶、桌台上都有各种各样的仪器、仪表,大小各类的屏幕上显示着成百上千个动态变化、实时更新的数据和指标。中间有三台超算器正在运行,屏幕朝另外的方向,阿贵看不到屏幕。

两根极细的线在眼前耷拉着,阿贵看线的时候眼睛失去了焦点,随后感觉一片混乱,脑袋变得迷迷糊糊,十几秒后都恢复了正常。

旁边有一台全息投影仪,阿贵想看看在播什么。咦,怎么动不了? 阿贵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扭不了头!太奇怪了,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阿贵是个秃顶,着急或无聊时,他总会去捋额头的几撮头发。可是,咦,我的胳膊呢? 

难道我被人绑了?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我的胳膊呢?阿贵听到金属磨擦和金属撞击的刺耳的声音,胳膊似乎有麻麻木木的感觉,难道是胳膊被绑的太久,失去知觉了吗?

阿贵想,自己应该是被捆在了某个地方吧,全身都被绑的死死的,头部被固定在什么东西里面。可是,为什么我浑身上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难不成我是在做梦?我肯定是在做梦!因为我可以听到和看到,但是感觉不到!

阿贵努力回想,人在做梦的时候会有感觉吗?能感觉到太阳的温度吗?能感觉到冰冷刺骨的西北风吗?他一时竟然变得困惑和迷茫。在梦中,可以闭上眼吗?他试了一下,他现在闭不上眼,那我现在应该是在梦中吧。想到这里,阿贵终于平复了一些。

可是时间不长,阿贵突然害怕了起来,那我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呢?既然是梦,肯定就能醒来的,就像太阳每天肯定要升起来一样。等着吧!他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他感觉时间过得如此之慢,仿佛停滞了一样。可是,万一我醒不过来了怎么办啊, 阿贵又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仿佛一张无边无际的梦魇把自己笼罩住了,也像是巨大的叫做“梦”的怪物压迫着自己一样。

阿贵试着发出声音,然后开始肆无忌惮的大声的喊, “啊—啊—啊—”的声音从小到大,最后强大的气流震荡在整个屋子中间。阿贵感觉声音有点陌生,但是仔细去回味原来自己的声音却也形容不上来,可能本来就是这样吧,他自我安慰道。他大声的喊: ““有人吗?有人吗?” 却没有任何的回应,屋里还是原来的那些声音。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必须逃跑!阿贵努力挣扎着,他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和脚。他听到丁零当啷的、混乱嘈杂的声音不断响起,他看到白帘布后面,有东西在动。一定是什么怪物!他非常害怕,拼命挣扎。惶急之中,有东西从白帘布后面冲了出来,险些跌倒在地上。他分明的看到,那是两条腿,而且两条腿自己还在不断的摇晃,走动,两条腿突然停了下来,摔倒在地上。

阿贵大脑中一片混乱,又晕厥过去了。

几分钟后,阿贵再次醒来。他看到地上有两条腿孤零零的站着,那并不是真的人腿,因为腿的截面分明的有机械和衔接的各种部件,灼灼发光,而且在有规律的动着。阿贵还是非常害怕,他意识到那是两条机器腿,他逐渐明白原来自己是在一个实验室里,或者是在一个机器人的制造厂。

那么我怎么会在这里呢?他仔细的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感觉脑袋一阵阵的剧疼,他能听到不断传来的金属磨擦和金属碰撞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响。忽然他看到右边,与全息投影仪之间的一个桌台上,有银光灿灿的东西跳起来又摔在桌台上。

阿贵看到那是一个机械臂,机械臂抬起来,机械手朝着自己过来了,在距离自己不到半米的时候突然停下收了回去,机械臂又回到桌台的凹槽内。机械手左右晃动了一下,手掌张合了两次,指头一个个伸直又蜷缩回来。阿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又试验了很多次,每次他想怎么动手的时候,那个机械手就跟着动起来,机械臂也是这样。

天啊,难道这是我的胳膊啊!

阿贵控制左机械臂,用尽全力,终于从橡皮胶的绑缚中挣脱了出来。他发现两个手臂最上面的一端仿佛被固定在一个金属墙壁上,两个金属手臂都只能伸到自己眼前一尺左右的空中,他试了很多次都是这样。前面最远的地方可以够到超算器,但仅仅是能接触到,无法进行任何操作。右机械臂不断的尝试把全息投影拉到近处一些,却听到有东西掉落地上, 全息投影仪关机了。

阿贵右手臂再没能摸到其他的东西,除了下面的桌台。阿贵吸取教训,控制左手臂极谨慎,极轻微的,一点一点的尝试去触碰和感受。机械手拿住东西后总是一点一点的试着抬起来,伸到眼前进行识别。左机械手在左桌台的下面一层里找到了两把手术刀,分别是4号刀柄23号刀片、3号刀柄 11号刀片,还有一把手术剪刀。

这时,门外传来了走路的声音。阿贵赶紧把机械手臂放回了桌台上,然后控制着两条腿向白帘布后走去。阿贵对腿的控制还并不娴熟,前两步是倒着走的,后面才调正了方向。快一步,慢一步,左一步,右一步的走到白帘布前面。机器腿怎么都钻不进去,不是踩住了帘布,就是被帘布缠住,阿贵最终控制着双腿从帘布左侧,靠近机柜的地方钻了进去。

这个时候,门开了,进来了一个戴着眼镜、黄色卷毛头发,正在听音乐的年轻小伙。老师让把坏了的摄像头换上,可是这么高,小伙自言自语道。小伙看了下屋顶,打开一个手机状的装置,按了几下,一会儿一个多功能载物机器人进来了。载物机器人自动弯腿收缩降低了高度,小伙子站上去后缓缓升起,他打开挂在肩膀上的工具箱,里面有各种工具和一个新的摄像头。

阿贵操控着双腿已经从帘布后钻了出来,两条腿站在那里待命。阿贵用左手机械臂,猛抱住小伙的腿往回勾,一个螺丝刀从包中滑出,阿贵的右机械臂飞快的接住了螺丝刀,小伙虽然摇晃但是并没有摔倒。小伙看到两个机械手在发起攻击吓得目瞪口呆,这时阿贵的两条腿猛跑过来撞击载物机器人。上下一起摇晃,载物机器人和小伙终于倒下。

右机械手手握螺丝刀,算准了位置,狠狠的刺入了小伙的太阳穴,小伙儿当场死亡,血流成河。左手机械手摸到了刀刃较尖的3号刀柄 11号刀片的手术刀,挥臂,刺入了载物机器人的交互窗口,瞬间冒起白烟,烧毁了。左机械手将手术刀放回了原位,然后把工具箱里的东西掏出一些,撒在周围。

现在阿贵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眼睛”记录并且保留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这可怎办啊?

这个时候又响起了的脚步声,一个年轻人开门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白头发老头和另外几个年轻人。先是一声尖叫,然后开始了几个人的对话。

“教授,你看,卷毛死啦。”

“他被螺丝刀刺死的,他工具箱的螺丝刀。”

“载物机器人主控窗也坏了,里面数据都烧了。“

“噢 ,那可能是卷毛没站稳,两个都摔倒了。”

“那太可惜了。”

“你们都站在门口,别再往前了。把地上多拍一些照片,发给卷毛的父母,把这个经过介绍一下。”

“这里的摄像头安装好了吗?”

“还没呢,但是楼道里面有摄像头,可以证明卷毛是自己进入屋子里面的。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不用报警,直接把这些给卷毛的父母说明就行,或者叫卷毛的父母亲自过来看现场。”

“那颗生物脑怎么样了?”

“不知道,你不是不让我们往前走吗。”

“他的摄像头和脑数据开始记录了吗? ”

“还没呢!”

“好的,先把卷毛的处理完了再说吧。“

一个星期后,卷毛从漫长的昏睡中苏醒了过来,他看到自己正身处一个房间内。他仔细的辨识着眼前的一切,他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啊——”的一声尖叫,然后卷毛就昏迷了过去……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神志
高始皇

学校:中国互联网协会诚信推进联盟

学历:本科

专业:计算机技术与教育

社团: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准会员)

职业:计算机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读这篇小说,似乎像看一部科幻题材的微电影,不仅是搭建了故事的框架,也有细节。读了两遍,感觉是看似选择了小切口,然后藏着大阴谋的故事。可以写得更舒展,该交代的不要含糊。

2019-09-09 22:27 匿名 ——

意识流的写法带来了些许“变形记”的感觉,突出主角作为机器而重新适应环境的过程。后半部分则带有一丝更加荒诞不经的黑色轮回之感。以主角为视角的画面感详实,细节丰富,但对故事本身的叙述稍微显得不清不楚。

2019-09-04 13:00 巨星海 ——

故事颇具新意,悬疑反转,也引发了些混乱,科技原理也比较模糊

2019-09-03 14:5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