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Déjà-Vu
汤振凡   
得票 26 阅读 976 评论 3

【摘要】刑侦总队的两位警察正在办理一起案件。死者带着VR头显坠楼。为什么跳楼还要带着VR头显,这其中似有蹊跷。 据了解,死者坠楼前,正在玩一款需要“脑电设备”和VR联动的新游戏。两位警察决定沿着这个线索追查下去......

【刑侦】

在无人机扫描重建的VR现场里,卢警官抬头望向荧光标记出来的那间公寓。夜已经深了,整栋楼大部分房间都关了灯。那间公寓就像悬浮在了夜空中。

这是一栋巨大的阶梯形居民楼,让人不禁想起纪录片里中国南方的梯田。卢警官现在站的地方是31层的天台,而那间公寓则在55层。地上的那个白色轮廓就是死者摔落的位置。卢警官蹲下身来查看尸体的影像。

死者面部朝下,身上穿着白色睡衣,一只脚上还夹着人字拖。如果不是那条已经凝固的血迹,可能有人会误以为是哪个醉汉在天台上睡着了。

“法医怎么说?”卢警官抬起头来问一旁的实习助手小王。

“卢sir,法医现场报告认为,死者身上没有搏斗或者束缚的痕迹。血液速查也没有发现酒精或者致幻药物。”

“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卢sir,听着跟loser一样!”

“好的老卢。”小王吐了吐舌头。

“那死者的身份呢?”

“经过虹膜识别,死者是荧光标亮那间公寓的户主,37岁,一个人住”

“好的。这个尸体图像怎么翻转来着?”卢警官略显生疏地操作着VR断案系统。省厅那些搞软件的总是喜欢开发新功能。一个版本还没适应,更新又来了。卢在心里抱怨着。尽管这套系统让信息收集、交流、保存的效率都显著提升。但他还是怀念以前那种能够嗅到血腥味的办案方式。而现在,气味信息全都变成了气体组分表,和自动气体源分析算法得出的结果。想到缉毒大队那一批批提前退役的警犬,老卢感到一种相似的落寞。

像小王这样VR时代的“土著”可没有这种感伤。他伸手一指,卢警官终于看到了开关。转动控制手套,死者的影像被翻了过来。

“摔成这样的脑袋还能虹膜识别!实验室里的那帮家伙可真是厉害。”看着死者脸上扭曲的“抽象画”,小王本能地退后了两步。

而卢警官则正好相反,他几乎把脸都贴到了死者身上。无人机现场扫描的清晰度是人眼极限的数倍。死者的寒毛此时在卢警官眼里都清晰可见。他看见死者的脸上有几片嵌进肉里的玻璃碎片。这大小不像是眼镜。他将影像放大,仔细查看。

“有玻璃渣?是破窗坠楼的?”小王也看到了,他立刻调出公寓的影像。

“老卢你看,这是死者家中的阳台。只有一个一米多的护栏,没有破碎的玻璃。”检查完公寓,小王疑惑地说。

“可能是VR头显里的镜片。让无人机把下面楼层的天台也都精扫一遍。也许摔下去了。”

“收到。”

精确扫描比较费时。好在今晚没有其他案子。除了备用部分,整个局子的扫描机都在这里了。或者更准确的说,都在那里了。因为卢警官和小王是在用VR断案系统,而真实的案发现场则远在十多公里外。所谓机多力量大,很快VR设备的碎片都被找到了。

有的碎片,混在了垃圾里。天台上有人们丢弃的烟头、塑料袋、易拉罐,甚至还有一只小孩子的布偶熊。无人机把他们全都扫描记录了下来。这些垃圾长时间暴露在外,都很破旧了。唯有一个断成两半的白色“发箍”是新的。

“这是情绪管家么?”卢警官问爱跟新潮的小王。

“没错。上面有三果公司的logo。之前没见过,可能是新款,比我现在戴的这个还要小巧。”小王指了指戴在自己头上的情绪管家。

情绪管家是当下流行的智能设备。它通过脑电图成像和机器学习算法对用户的大脑进行建模。虽然跟真正的大脑比,那只能算一个非常粗浅的模型。但设备通过这个模型可以生成经颅电刺激信号,实现一定程度的情绪调节功能。

像卢警官这样不戴情绪管家的人,已是人群中的少数派了。人们像当年追捧手机一样热议着自己的管家。讨论它们效果有多好,续航有多长,带在脑袋上有多时尚等等。而在小王眼里,情绪管家就是自己的大救星。如果没有管家的专注力提升模式,他敢肯定写报告那些屁事迟早会要了他的命!

“我们去屋内看看吧。华生,切到屋内影像!”卢警官对语音助手说道。真无语,这些程序员居然给语音助手取名华生!那我岂不是福尔摩斯?

“是”语音助手立刻把画面切到了死者的公寓。公寓里音响还开着,扫描机会把声音也同步记录下来。这是一首很有年代感的蓝调。失眠时卢警官也喜欢听这些歌。

公寓里的东西都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用于动作捕捉的激光源挂在客厅的四角上。而客厅旁边就是阳台。看来死者坠楼前是在客厅玩的VR。两个人走到阳台边,不锈钢的护栏下是透明的玻璃。护栏的高度不高。小王摆弄了下控制手套,调出了测距工具。131厘米。身高183的死者要翻过这个护栏应该并不困难。

“有没有公寓里的,或者能拍到阳台的摄像头?”卢警官问。

小王快速检索了一下,回答道:“没有,不过楼道有监控。可以确认,昨晚除了死者,没有人进出过他的房间。这么看来是自杀。”

小王的声音里透露着失望。像他这样的警校实习生,几乎都期待着自己能碰上什么大案子,好把学到的东西全都用上。

卢警官没有马上回话。他走到护栏前,点起了一根烟。如今的VR设备已经轻便到抽烟都毫无影响了。这一点卢警官很喜欢。而且在虚拟影像中,这支烟,或者说使用者的整个身体都会被复现出来。

他的视线从下面梯田一样的楼层慢慢移向远处的城市。脑子里则反复播放着死者翻过栏杆跳楼的画面。这是他习惯的办案方式,就如同一个反复查看着样片的导演。

“我想我们还不能急着下结论。”弹落的烟灰穿过护栏的影像,落到了地上。

“有哪里不对么?”小王不解的问。

“你想想,如今全球有多少的VR使用者?可是小王,在此之前你有听过一起戴着头显跳楼的案件么?”

卢警官这么一问,小王立刻反应了过来。虽说阳台的护栏并不高,但要想翻过去也是需要费一些力气的。死者如果是自杀,为什么要戴着头显,摸瞎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呢?自杀还有难度系数评分么?

“小王,你说死者戴的情绪管家是新款。是不是那个要改变娱乐产业什么的?”

“应该是。三果公司宣传的是颠覆娱乐产业。但是设备还在内测中,所以我也没见过。你不是不喜欢情绪管家么,怎么也知道这个?”

“我不是不喜欢。”老卢摊摊手。“只是没有发明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办案同样是冷静清晰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是做刑警必备的能力。难道正办着案情绪管家没电了,案子就不办了么?哦对了,我是在弹窗里看到了他们的广告。”

“改天我给你装个弹窗拦截程序吧老卢。”小王不想跟他争论情绪管家的问题。他不记得听谁说过,几乎所有的电子产品都是有代沟的。人心不古和天下大乱总是将要发生在下一代人身上。

“你觉得这和案子有关么?”卢警官问。

“据说新的情绪管家能在玩游戏、看电影、听音乐时,能和内容相匹配。自动刺激大脑皮层和下丘脑。从刺激联想和调整激素水平上使佩戴者更接近目标情绪。”小王不确定这样的功能是否和案子有关。他知道,在办案直觉上,他比老卢差远了。

“什么是目标情绪?”老卢转过身来看着小王。

“类似于看到刺激的画面该兴奋,温情的画面该感动吧。好像需要内容制作方来设定各种参数。所以老的游戏如果不更新,是使用不了这个联动功能的。死者既然拿到了内测中的设备,那玩的应该也就是内测中的新游戏了。”

卢警官转回护栏方向,狠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向远方的霓虹。“看来我们有必要到三果公司走一趟了。”


【déjà-vu】

颜急匆匆地推门走进会议室。黑色的双开门上挂着华米公司的logo。经过了多年的技术积累,新一代的情绪管家到了即将发布的当口。作为公司新的消费品总监,这款由她全权负责的设备就像她即将出生的孩子。颜没有孩子,但如果有,她应该是一位虎妈。

会议厅里安静得好像没有人。但颜一进来十多双眼睛就齐刷刷地投了过来。

“开始吧。听说友商的游戏已经结束第一轮内测了。我们的进度还需要再加快啊!这个会,主要请研发部和公关部讲一下开发进展和产品定位。我们要劲往一处使。这款设备是我们和三果争夺市场的关键点。到了冲刺阶段,大家决不能松懈......”

“不好意思颜总。”助手推开门打断道。“外头来了两个警察。您看,让哪位主任出来应付一下?”

警察来干什么?颜想不通,她决定亲自去弄个明白。

“把他们带到我办公室吧。咱们的会就先推到下午。没办法,看来咱们的新管家好到,都吸引来警察了。”颜嘴里说笑着,但心却提了起来。

“两位警官好,我是公司的产品总监。这个牌子上就是我的名字”颜指了指她办公桌上的名牌。

“你好颜女士,我们是市警局的。”为了不引起过多的注意,卢警官和小王并没有穿警服。

“这是我的警员证。我们今天来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卢警官麻利地收好钱包。“你们正在开发的新设备,和三果公司的竞争很激烈吧?”

颜只看见了警员证上刑侦总队几个大字,她感到一丝不安。但她从这位身姿挺拔的警官脸上却读不出任何内容。

“当然,我们和友商的关系是路人皆知的。”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你们的新一代产品在功能上是非常接近的?”

在没搞清楚情况前,颜不愿意说太多。“三果公司的产品还没有发布,您希望我评价一款我见都没见过的设备么?”

卢警官知道,要让人开口必须给他们一个动机。

“好吧,这个消息我不告诉你相信你也很快就会听到。三果公司正在内测的游戏中,有一名玩家坠楼身亡了。他坠楼时正带着三果的新设备。为了全面的了解情况,我们先到你们这探一探底。以免三果公司为推卸责任隐瞒实情。

这件事本身和你们华米无关。但是如果三果的设备真有问题,你们作为对标产品,想不受到影响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愿意协助我们调查,也许能在事后公关上有的放矢。”

“带着VR头显坠楼?”颜立刻担心起自家的设备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发售前夕,真是太致命了!

卢警官点点头。“你很聪明,一下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也是我们困惑的地方。”

“难道他们的设备真有那么好?”颜捏了一下办公椅的皮质扶手。

“你什么意思?”卢警官皱眉问。

正如卢警官一语道破的,颜要抓住一切可能,保护产品形象。她决定如实回答。

“我们两家主打的新功能叫‘情绪拟真’。我们能让玩家在游戏过程中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但至少我们的产品不可能做到让一个人跳楼还不自知”

“也不是没可能吧。”小王说。“在军校、警校里,为了增加实战训练的丰富度,现在都引入VR训练了。他们用可以移动的模块化墙体构建训练场,然后让VR里的场地和现实同步。这样,当学员在VR中靠近一个掩体时,那里就真的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掩体。再通过VR特效,模拟交火环境。可以达到很好的训练效果。

我觉得,如果在这些游戏里,突然到掩体后挖一个VR里没有的坑。一定能骗到所有的人!”想到能挖坑骗自己的哥们,小王忍不住坏笑起来。

“嗯,我知道这些应用。”颜没有说的是,其实有一些她都参与过。“在这样的情境下的确可以骗过用户。但那是因为,用户接触到的掩体在VR中也看得见。触觉和视觉相匹配,所以不会出戏。”

“那有没有可能。死者在游戏的过程中,正好在游戏里也出现了一个栏杆。而他试图翻越游戏中的栏杆导致了坠楼呢?”

“您的这个想法很新奇。可是据我所知,三果在内测的并不是一款动作向的游戏。在这款游戏中除了桌椅之类的,应该不会出现其他辅助场景布置。也就是说假如您讲的成立。那将是死者第一次在游戏中“亲自”实现翻墙这个动作。这种体验应该是突兀的。不太可能不被知觉。”

小王回过神来,“没错,我想起来了。刚开始使用VR拟真战场的人都要经历一个适应期。从以前没有视、触觉匹配的VR转过来,不是一下就能习惯的”

颜以前也是做技术的,遇上懂行的人她感到很舒服。“对,这就好像玩一款射击游戏。玩着玩着突然和NPC斗起舞来,而且还有动作评分。这种操作上的突变不太合理。”

“可是你们的新设备不是号称情绪拟真么?”卢警官追问道。

“没错,这是我们和三果公司激烈竞争的新功能。其实这个功能,叫“记忆拟真”更合适,不知道三果那边最后会取什么名字。两位警官,你们有没有听过所谓的“déjà-vu”?一个法语词。表示对看见的东西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

两个人想了想,都点头表示听过,而且以前也经历过。

颜继续讲道,“从神经科学的角度讲,在经历déjà-vu的时候,大脑实际上是将看到的画面贴上了错误的时间标签。因此,新的画面被当做了记忆的一部分。神经科学家很早就发现这个错误的发生和大脑两侧颞叶有关。在我们的设备上,通过脑电图实时分析颞叶的活跃情况,再用精确计算出经颅电刺激的输入。我们能实现长时间的似曾相识感。也就是让用户将游戏中的场景视为记忆的一部分,从而增加体验到的真实感。

当然,和我们的老设备一样。它还有强大的脑激素控制能力。也就是刺激下丘脑,指挥全身多个腺体。让用户的情绪也迅速进入状态。”

“哇,这真的会是一场革命!”小王不禁感叹。“那画面还原度呢?据我所知,在三果的游戏中,并没有力求游戏画面的拟真。这会让玩家出戏么?”

颜很开心产品得到赞美。“这是一个好问题。但是我的回答很简单,不会!只要正确的刺激颞叶,我们能够让拟真度达到很高的值。有时,即使看着二次元的画面,玩家依然会觉得那就是真实的记忆。”

“不可思议!”小王惊叹道。

“呵呵,之前控制人的情绪,现在又玩弄人的记忆。你们可真是魔鬼!”听完了想听的,卢警官不再保留。

颜却丝毫没有受到冒犯的感觉。“没错。不过......是让人们愿意花钱请回家的魔鬼。”

小王尽力压制住自己去要内测名额的冲动,接着追问。“既然被当成了记忆,难道玩家不会忘记自己身处游戏当中,从而失手么?”

颜感到,是时候把这块烫手的山芋扔出去了。“还是那个问题,操作转变会带来突兀感。我们的设备还做不到如此忘乎所以的沉浸。至于三果公司有没有实现,你就要去问他们了。”


【朵儿】

卢警官带队到三果公司调查了一天。不过,主要工作是由数据处理的技术人员负责的。他们要从死者的游戏记录里寻找证据。什么模型超参数啊,P物质标准化强度啊,生物亲和电极阻值啊。那些东西他也不懂,干脆坐下休息一会儿。

他回想起之前死者女儿说的话。“爸爸这些天好像不开心。”

女孩小名叫朵儿,四岁了,住在全托式的幼儿园里。小女孩没有哭。显然家里人还没把坏消息告诉她,或者她还没有理解死亡的真正含义。多年办案经验告诉卢警官。成人在小孩子面前没什么心理防备。也许可以问出点什么新线索。

就算蹲下来卢警官也还是比朵儿高出不少。他尽力把嗓音拉高,挤出对小朋友讲话的专用语调。

“朵儿,爸爸最近常不常来看你啊?”

朵儿抱着一只玩偶,抬头冲卢警官笑,一脸得意的样子。“常来,他会在墙外看着我。比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要多”

小女孩两边的小孖辫还没到肩,动起脑袋时一甩一甩的。看着能把人的心萌化了。

卢警官回过头去看幼儿园的围栏墙。他回想起自家孩子小的时候,自己也曾在墙外巴望过。那是一种身为父亲,永远都不可能忘掉的幸福感。他摇了摇头,把注意力集中回来。

“你说爸爸最近不开心,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朵儿嘟起嘴来,声音里充满了委屈。“可能是我贪玩,惹爸爸生气了。每次爸爸来看我,开始笑得很开心,然后就流眼泪了。我问爸爸为什么,他老不说。哼!”

看来死者最近情绪波动很大。是什么造成这种又哭又笑的反复呢?卢警官思考着。同时他又感到一阵鼻酸。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还不知道,她再也没有机会这样跟爸爸撒娇了。

“警察叔叔,我爸爸做了坏事么?”朵儿拉住卢警官的袖口。想到爸爸可能做了坏事,要被警察捉走,她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没有没有,叔叔是你爸爸的朋友。”卢警官赶紧安慰道。“叔叔就是来看看你的。以后叔叔常来好么?”

望着可怜的朵儿,卢警官仿佛望见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悬浮在空中。而周围只有他一个人。

听说爸爸没有做坏事,朵儿又开心地笑起来了。“好啊叔叔。叔叔我跟你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它叫泰迪。泰迪,快说警察叔叔好!”朵儿抓住玩偶的手,向卢警官打起招呼。

“你好呀,泰迪!”

卢警官微笑着去看那只布偶熊。突然,他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般,瘫坐到地上。

布偶熊?!!!

他挣扎着又看了一眼,接着闭上眼睛企图理清思绪。

然后他发了疯似的开始抓扯自己的脑袋。终于,脸上的VR头显和头上的情绪管家都被扯了下来。

一旁的小张从没见过老卢如此狼狈,大大的汗滴渗满他的额头。“怎么了卢sir?您见鬼啦?”

卢警官目光涣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们真的是魔鬼!”

“死者的游戏存档里是什么呀?”小王扶起卢警官。

“小王我问你,昨晚无人机在房顶找到的垃圾里,有一只布偶熊你还记得么?”

“嗯,好像是有个破熊。”

卢警官垂下头来。“如果我没猜错,死者有个去世了的女儿。那只破熊应该是她的。”

小王马上翻查死者的资料。“没错。十一年前,死者四岁的女儿车祸去世。”因为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两人之前看资料都没有留意。

“你见到他女儿了?”小王轻声地问。

岂止是见到了!这该死的机器,已经把朵儿变成了他记忆的一部分!一大颗眼泪从卢警官的眼眶滑出,砸到地面上。这感觉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触手可及!仿佛要把他撕碎,拽回到那个不存在的时间线里。

“你们居然能在游戏里复现一个人?”对着三果公司的人,卢警官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只要用户能提供图像和声音资料就可以。当然,复杂的性格和习惯还需要更多的输入。但是,记忆拟真可以消除掉大部分的突兀感”

卢警官想起来了,他其实根本不知道那个幼儿园是不是全托式的。只是他知道死者独居,就自动脑补出了合理的解释。他甚至忘了自己是载入到了死者的存档里,还以为自己在回想之前的记忆。这就和做梦一样。再光怪陆离的东西,到了梦里也会觉得合情合理。他再次清晰地认识到这个设备的可怕能力。

平复了一下心情,卢警官对小王说,“死者是带着布偶熊坠楼的,我想是对女儿的思念导致了他自杀。至于他为什么会戴着头显。此时没有人比我更能理解他了。从游戏中出来时那一瞬间的失落感,实在让人无法犹豫。只想让一切痛苦都立刻停下来!

数据分析的同事会证实我的观点的。”

在小王的建议下,卢警官把现场交给了小王,一身疲惫地回家了。尘埃落定,他也关掉了脑子里坠楼过程的重播。

可是朵儿的笑脸,就像刻到了他的视网膜上。怎么关也没有用...


【真实】

如卢警官所言,数据处理的结果证实了他的推断。在将近一个月的内测时间里,死者的5-羟色胺和镇痛肽水平不断降低。翻译成人话就是,死者的情绪不停地走向低谷。坠楼的那天晚上便是谷底。

因为跳楼是死者清醒时的决定,三果公司并没有被公诉。他们也及时赔偿了家属,挽回了声誉。在后续的版本里,他们加入了新的算法模块。如果发现玩家的情绪持续的低于判定值,系统就会降低对颞叶的刺激,让真实感减弱。

由于强大的功能,后来人们把这类新设备统称为了“Déjà Vu”。正如两家公司所言,Déjà Vu掀起了一轮娱乐产业的狂潮。新的文娱产品,都争相通过开发平台实现和Déjà Vu的联动。为了配合记忆拟真的需要。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新电影和游戏都变成了第一人称叙事。

从此,我玩过,也变得和我摸过、我尝过、我去过,一样的“真实”。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Q版叶文洁 2019-09-17 12:45
逮虾户~
薛定谔的猫 2019-09-06 20:42
细节很好,作者心思缜密。 为什么要用VR看现场? 先到华米探底,老练。 情绪管家和情绪拟真。 作者对VR游戏理解很深刻啊。 文字很好,讲故事很清楚。 通过脑电图实时分析颞叶的活跃情况,再用精确计算出经颅电刺激的输入。我们能实现长时间的似曾相识感。也就是让用户将游戏中的场景视为记忆的一部分,从而增加体验到的真实感。——牛逼! 之前控制人的情绪,现在又玩弄人的记忆。你们可真是魔鬼! 这个“颜”的最后一句回答太老道了! 朵儿在游戏存档里? 在游戏世界复现一个已经不在的人,成为游戏者记忆的一部分。 ———————————— 超出期待! 文笔流畅,剧情合理,设定新奇,结构精巧。 很厉害。
扉页 回复 薛定谔的猫 谢谢⸜(* ॑꒳ˆ * )⋆*❤︎
2019-09-06 21:57 回复
科幻作品
Déjà-Vu
汤振凡

学校:紫金山天文台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天体物理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完成度非常高的作品,以案件为线索,引出对高科技产品的思考。高潮部分的反转非常精彩,给读者很深的代入感。本文展现出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和人文关怀,以及不俗的文字功力,值得称赞!

2019-09-16 00:23 匿名 ——

结合近期第一个电脑永生人“诞生”的新闻看这个故事,除了再次感叹科技进步带来的机遇,就更给人带来一些细思恐极的感觉了。人的大脑并非一件客观的东西,所见、所感、所忆,种种感受和反馈都基于大脑对刺激信号的处理,真实环境能带来这些刺激,虚拟的世界则没道理做不到。当有朝一日虚拟真的可以以假乱真,对于“什么是真”的定义恐怕就真的要改写了。

2019-09-04 12:40 巨星海 ——

故事完整,文字流畅,设定贴合实际,具有一定的创新性。

2019-09-02 04:02 匿名 ——

欧亨利式结尾,之前的铺垫,平淡的进程突然进入高潮,给人明朗的真相的同时唏嘘不已。卢Sir是一位守旧专一的警察,正是他这样的性格,让他对déjà-vu为代表的一系列新科技抵触,但也让他保持清醒客观的头脑,找到了朵儿的小熊为突破口。déjà-vu帮助死者和女儿“相聚”,也让他的生命走向尽头。新科技的研发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再方便、功能强大的新科技,人类也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希望日后déjà-vu进一步完善,让“死者”成为最后一个死者。

2019-09-01 21:53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