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葬花
隹王千祀   
得票 201 阅读 1823 评论 2
先看评语
· 一篇以小见大的科幻佳作。虽然人机关系、战争与毁灭等主题被不断复写,但该小说的作者还是通过自己的理解,用一种特殊的视角写出了一定的新意。小说描写细腻,叙述语言散文化但不过度粉饰,情节推进合理,并始终坚持AI视角,文章中后部的对话内容也不失俏皮活泼。人机关系、核战与末世风格等未来元素与“葬花”这一充斥古典美学的行为融合自然,共同烘托出小说的背景设定并确立了情节走向,加上作者有意识地放入了诸如鲁班、古巴比伦、古埃及等文化符号,使得小说整体更具融合性。 · 人工智能,核末日,反战,太空殖民..本文将这些元素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文字细腻,内涵深远,在很多方面都有创新之处。 · 作品取材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对灾区的细节描写很到位,对核技术的评价也比较中肯。但是机器人这个角色,以及葬花的情节和这些又没什么关系,故事发展到最后也没有明显的结局。显示出作者还没有把这个素材思考成熟就下笔。 · 本文行文流畅,文字细腻,更为可贵的是故事的内核:一是反战,二是AI与人的关系。两者都是非常经典的、有无数作家探讨过的主题,但本文的作者依然能够通过文中的故事,鲜明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其中,关于战争的部分,正如文中所写,“万物留在天堂,人类被他们自己流放”。人类通过战争将自己流放,尤其是利用核能这样的双刃剑的战争。作者也在文中塑造了一个有择主程序的高级AI,人间百态,与它无关,它只忠于自己的程序,忠于它的“内心”。借用作者的话,如果它是人类,那么它葬花的行为平凡而伟大,可敬也可悲,但它不是。人类花费大量的时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而它只负责替人类完成未竟之事。 · 作品以独特的视角给读者展现了在核战背景下的时光流逝,纪录片式的镜头记载着一个“无情”机器人的有情之旅

【摘要】一个机器人被留在了核禁区……

—— 花园 ——

花落了一地,它一朵朵捡起,面无表情。

身为“二十二世纪人类最高科技成就”,它依旧无法“理解”主人基于情绪的种种言行。

比如说着“不管啦”,亲手销毁自己几十年的科研成果,任由指望其救命的大量病患死去;

比如说着“随他吧”,放弃自身健康,搬到人人畏惧的核禁区生活;

又比如吟着蹩脚的诗歌建起这座花园,虽然他们都明知在此等辐射下大部分被子/裸子植物连发芽都做不到。

任性的后果显而易见:主人不久便死于辐射病,而它则被[困]在了这里——ANHM-LUBAN公司“永恒”系列新产品打着“能够随时随地自主更新软硬件”、“能够在主人死后保持正常运作并自主选择新主人,该选择权受各国法律承认和保护”的噱头大肆宣传,但能够完全实现的其实只有前者。所谓的“自主选择”不过是个更为精准的大数据分析配对程序罢了,当主人没有在它的数据库留下任何亲友信息、而禁区能遇到的其他人少之又少时,这个演算过程就会因可统计分析数据量不足而变得格外漫长。没有新主人下达“离开这里”的命令,它只能一直在此逗留下去。

自救程序于第365天启动,运算得出“危险”“离开”的结论,却在执行时发生指令冲突——主人爱花,离世前并没有取消或终止与花园相关的一系列命令,为此它不得丢下任务离开。它的一级处理器顺利解决了这个问题:启动优先级判定程序,确认照顾花园等任务属[利他]任务,排序第一,自救程序关闭。

主人当然考虑过这种情况,临终前也提供了另一救济方式——破例给一个朋友发了“消息”,但留言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没有收到任何回信。

1567天过去了,它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工作:唤醒——软件更新——损害检测——库存确认(如库存不足,执行补货程序)——照顾花园(花园和花草情况检测、评估及处理)——损害检测——葬花——损害检测——数据备份——软硬件情况上传及处理(如有补货,执行收货及更新库存程序;如有硬件损害,执行硬件更换程序)——电量检测及充电——休眠。

如果它是人类,它会明白它的存在和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但它不是。

等待是人类的事,它只是执行程序而已。


—— 审判天使雕像 ——

它把落花收进花篮,用丝绸覆盖以防被风吹散。

之后它来到审判天使雕像前,挑出最好的一朵献上。

这尊雕像由数百条钢筋织成,细长而冰冷的直线向各方散开,与其说像人造物,不如说像辐射轨迹凝结的产物。

天使头顶光环、吹响喇叭,居高临下地作出末日宣言:万物留在天堂,人类被他们自己流放。

因为这个寓意,主人对之万分喜爱,要它代替自己在葬花时特别致敬。

它静静完成这任务,起身去执行下一个,一如既往。

直到这天,它被一个人类叫住——

“喂,给雕像献花的机器人!”

那男子身穿工作服,骑着摩托,摩托后座带着包裹,明显是在赶路。

“你主人呢?跟她说一声战争爆发了——而且是核战!”

安全防御系统启动,它的监视器扫描着对方,很快确认他是核电站废墟处理中心的员工,技术工程师职务。行为意图分析得出他正在擅离职守,但对它无害。数据库综合判断出他不适合做它的新主人,因为他正急于离开。

“你要去哪里?”它判定有关主人的问题不是对方的目的,仅对他的擅离职守作出提问。

“我去前线为我的祖国战斗——联军已经通过了我的申请。”他回答。

“再见。”它对他说。

男子愣了一下,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它不是人类,但他还是特别嘱咐:“千万记得告诉你的主人,做好准备!再见!”

摩托启动,他走了。

留下它一个,还拎着花篮站在审判天使雕像前。

如果它是人类,此刻心情定是复杂的——这个禁区便是人类在核战威胁下测试核电站能否自给自足独立运作实验失败的产物。据说这个核事故变相阻止了当年的核危机,但如今危机竟还是成了现实。

但它不是。

目送男子远去,它掉头就走。

惊讶是人类的事,它只是执行程序而已。


—— 空城 ——

离开审判天使雕像,它前往诺城。下一朵花要在消防员纪念碑前献上。

它穿过城区,先后路过学校、医院、酒店和剧院。和居民楼一样这些建筑大多已经倒塌,由规则的立方体变成一堆堆不规则废墟,纷纷躺入森林的怀抱。阵风吹过残存的部分,和空洞的窗口一起唱出悲鸣。

当年笔直的大道如今也已悉数归还自然,仅存一条林间小路蜿蜒向前。有一段路它不得不绕行——去年的一场风雨放倒了游乐场的摩天轮,这个尚未使用就被废弃的庞然大物公然横躺,似乎在向世人哭诉着它的委屈,只可惜无人在听。

再穿过一片苹果林就到纪念碑了,它放缓速度,但预期的身影并没出现。于是它走出林子完成献花。

之后它在消防员纪念碑前启动了一个新程序,用以联系卫星——在遇见离开的工程师一周后,战争影响开始出现。首先便是通讯卫星联络失常,这将导致它不能顺利执行补货程序。

鉴于ANHM-LUBAN公司的雄厚实力,这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公司在全球各地都有基地,即使是世界大战也不可能全部波及,除非…

综合分析这些情况,它的系统对应操作规程制定出解决措施:到最近的城市和设施手动确认、开启高级VIP专线。

诺城虽因核事故被人类完全废弃,但事故后的几十年也曾一度成为过旅游景点,之后更有科学家在此研究辐射对自然生态的影响,这些人在消防员纪念碑附近留下了正式的城市居住点。

它在这里登记,半小时不到公司就完成了身份审核,为它调度了专用卫星替代原来的通用网络,补货程序可以正常运作了。

它拎起花篮,继续葬花程序。

突然,不远处窜出两个黑色大团子——预期的身影出现了。

主人喜欢招猫递狗,这里的生灵则因不曾了解人类的危险并不怕人,两方一拍即合,成了能够一起嬉戏的邻居。

一开始他们接触的都是猫猫狗狗这些小动物,然后便有了野马、狼和熊。

这一对便是其一。主人给它们取名“毛球球”和“滚球球”,每次见到都要从地上捡起果子逗它们一翻。

如今主人已不在,因此它只是停下让两只熊跑过来蹭它,顺便测出它们的健康状况上传云端,以供相关研究者参考。

虽说辐射区动物的个体健康状况不佳,但它们整体的种群质量反而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如果人类还在,它们或许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或者还是幼体就被赶出家园,或者各种被打死。总之,早有科学家得出令人唏嘘的结论:人类活动对野生动物的危害远远大于核辐射对野生动物的危害。

让熊蹭了一会,它继续动身,两只熊在后面打闹着跟上。

如果它是人类,此刻定不能如此安逸——当年那些消防员和军人付出生命抢救下的世界,如今似乎又一次面临崩溃…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呢?

但它不是。

护着花篮,它和熊一起穿过树林。

担忧是人类的事,它只是执行程序而已。


—— 圆顶 ——

把花放在石棺纪念碑前,它转向纪念碑后的巨大圆顶。

这就是当年出事的核电站了。

事故最严重时辐射超过3万伦琴/小时,是致死量的上百倍。

旧时代的科幻小说总把辐射描绘成一种做加法的存在,实际恰恰相反,辐射做的是减法——它会在量子级别偷走构成物质的成分,就像从抽抽乐中取掉木块并将之粉碎,虽然表面上好像还保持着原来的形态,实则已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如果人体受到过量辐射,就算细胞躲过破坏也可能因DNA受损而无法再生、导致整体性的崩溃。

辐射的作用不可逆——就算不考虑已经散出的巨大能量造成的伤害,从涉足至今两百年,人类对量子领域的研究尚未取得质的突破,他们不知道粒子还能拆成什么样的最小单位,也未能完全掌其运动规律,就更不用提在那个量级追回被偷走的部分了。

但辐射可以被阻挡和安全利用。实际上从食品保质到疾病诊疗,从很久以前辐射的作用就功不可没。核能的利用也是如此。虽然这里不幸成了人类文明的一个墓碑,但人类也因此吸取教训,最终核能因受环境影响最小从其他能源中脱颖而出,成为人类走向星海的最可靠伙伴。如今人类在地外的四个城市:火星的开拓者城、月球的新埃利都、新孟菲斯、伏羲波利斯核心能源都是核能。

石棺纪念碑造型是一双手托着旧石棺,那个结构如今是看不见的了——事故三十年后,旧石棺到了使用寿命面临倒塌。各国最终放弃成见调拨重金、派遣大批工程师完成新石棺的建设,也就是这个圆顶。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平移工程、人类建筑工程史上的奇迹,至今为止地球上也还没有同类工程超过它。圆顶内部还装有一座巨大的拆解吊车,可将旧石棺及核电站废墟逐渐拆除、压缩、运到适合的地点处理掉,只可惜这一步工作始终没能完成——各国都不愿接受这堆核废料,于是多年后,新石棺又成了专用核废料存储中心。

圆顶建成到明年刚好一百年,也就是到了它的使用寿命。但各国政府这次并不打算再次新建,而是从二十年前开始进行建筑翻修工作,通过更新建材巩固结构帮助它完好地渡过下个百年。

这翻修工作是顺利的吗?它还有可能突然倒塌或发生其他意外、导致辐射物四散造成二次污染吗?

在知道战争消息的第四周这个问题出现在它的系统中——这一天它接触到的所有探测器都提示辐射激增。

它对着圆顶放出无人机,绕着圆顶边飞边测。

无人机没有发生任何故障,传回的数据也完全正常。它的系统随即完成评估得出结论:辐射来自其他地区。结合在路上检测到的辐射减弱现象及确认到的放射性物质种类,系统又很快分析出这是一次发生在禁区以西方圆一百公里内的核爆。鉴于这整片区域没有特别重要的城市和设施,这应当是某个拦截系统拦截的结果。

核爆的伤害主要来自爆炸的破坏力而非辐射,对于打击区域外,连影响健康的层面都不会达到。

如果核电站再发事故并导致它的工作环境改变,比如花园被破坏,它的系统便会任务结束执行自救程序离开这里,但目前是不需要了。

回收无人机,它动身前往下一站。

“喂,等等!”

以为在叫它,它回过头。

原来只是一个人叫住另一个,他们都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你疯了么?那个蘑菇云难道你没看到?”

“总不能所有人都走掉吧?这里可还有一堆核废料呢!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出事?这片地区早就因为事故毁灭啦!但我的国、我的家还在!我不能白白看着它也变成这样的禁区!”

“你来这里工作不也是国家派你来的吗?这难道不是你的职责吗?”

“去他的职责!”

“你这人真令人失望!”

看来是两个好朋友决裂了。

决心离开的人扬长而去。

决心留下的人呆站在那里。

“喂,那边的机器人!”许久,他突然转向它,“你的主人呢?这种时候真不该放你出来乱跑。”

不同于在审判天使雕像前遇到那人,这个人是真的关心它主人在哪,于是它回答:“我的主人已经死了。”

“……”他又沉思了半天,才好像刚听见似的说了句“哦”。然后他想了想,突然向它走来,用资料卡给它传了一条信息。

“这是我和我工作单位的联系方式。鉴于搞不好日后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禁区很可能只有你和我,以后遇到任何困难你都可以来找我帮忙。对了,如果要离开,不要往西走,往东南去——那边环境还好一些,应该还有一条生路。你是高级AI,没人会不要你的。”

它的系统分析着对方,判断出他是善意且有能力和担当的。于是它收下信息,将他的提议记录进数据库,对他点点头说了句谢谢。

如果它是人类,不慌张是不可能的。虽然禁区依旧平静,但战火明显已经烧到眼前。而如果战火都能烧到这里,那些住着千万人的大城市又会怎样?而生活在这里的它,即使能走,又该何去何从?

但它不是。

在留守工程师关怀的目光中,它离开圆顶,渐渐走远。

焦虑是人类的事,它只是执行程序而已。


—— 镜湖 ——

它来到葬花的最后一站:位于禁区边缘、属于何贝伦水系一部分的俄尔克帕湖。

这里碧空如洗、清湖似镜,葱郁的草地和森林向两边延绵,是整个区域最美的地方。就像是天堂的入口,可洗净一切悲伤和不安;又仿佛恶魔的造影,诱惑人投身痛苦和死亡。

主人认为这是最适合落花的归宿。

湖上有一座桥,一头连着禁区,一头通向外界,连着禁区的一头已被封条和路障封死,需要绕路才能来到桥上。

它要把花带到那里。

这动作本并不困难,但就在这几天困难出现了——禁区突然涌入大批难民,封条、路障连同禁区警示牌一夜之间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仓惶路过的行人、车辆,仿佛辐射已经消失、禁区解禁。

对它的择主程序来说这是好事,它的数据库得以快速补充,也许很快就能找到新主人,但对它的安全防御系统来说却是平添负担——这些人早已失去一切,一个世界上最高级的人工智能在他们眼里远不如它身上那些金属、硅胶和电线值钱,他们更乐意将它拆毁后分别卖掉。在躲过一次袭击后,它的系统调换了优先级,将择主程序后调——具有伤害意识的人不能作为主人。

每天,花在躲过路人到桥上去的时间都不得不延长,它不得不多携带一块电池;有时无处可躲,它只好穿过高辐射的区域,硬件更换频率也提高了。好在它是高级VIP机体,到现在补货流程依旧响应及时,总算对机体正常运行没有造成影响。

将近一个月后情况才有所好转。路过的人越来越少,禁区逐渐恢复宁静。

逃亡者终于发现穿越禁区的危险了吗?并不。最后路过的那批人的抱怨透露出原由:目前世界上只有C国安全并同意接收难民,但不穿越战区到达C国的路仅剩西北最远这一条,这一路需要偷渡好几个国家,其中一个终于发现偷渡,断了难民的路。

它当然不关心这些。安静地躲在桥下,只等难民走远。

四周终于没人,终于可以上桥。

它揭开丝绸,将落花一把一把撒向镜湖。柔风轻拂,将花瓣吹得满天都是。地心引力则牵引它们缓缓下降,落入水中。最后湖水带动落花一片片飘向远方,直致沉没。

葬花完成了。

而它还是没能找到新主人。

如果它是人类,肯定做不到淡定看着同类路过走远,很大概率会随他们而去,哪怕可能受到伤害。

但它不是。

确认四周是安全的,它开始往回走。

寂寞是人类的事,它只是执行程序而已。


—— 葬花吟 ——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它拎起花篮走入花园。

刚要伸手,阵风吹散了花瓣。

风来自天空,天上降下一个女子,仙女般落在院前。

当然她不是仙女,系统判断出她是个人类宇航员,穿着自带辐射状降落伞的便携宇航服。

“ANHM-LUBAN公司的产品可以啊!快五年了,你居然一点问题都没有!”扫描仪一挥,看一眼数据,她发出惊呼。

之后它认出她是主人去世前发信息的对象。

“这一路可把我折腾坏了!”把降落伞丢在院外,她走进来,“我们开拓者城的独立生态系统故障了,花了一年多才完全修好,之后火星风暴又把我们的太阳能测试板刮坏了,修了半年还没修好,不得不花时间重做了一个——我们的核能源系统明明用得很好,真不明白那帮人还要瞎折腾些个什么!好容易都弄踏实了,又因为国际形势紧张上面不让我回来,好容易到了月面基地,战争又爆发了,又特么被限行…我这还是从C国的J基地降落赶来的,W国只给了我12小时逗留权,一会还要赶回去呢~”

从它面前经过,她径直走进屋,翻了一阵抱出一箱本子。

它认出那是主人记录研究成果的手记,主人吩咐过如果她要就给她,因此它并不阻拦。

“好了,跟我走吧!”再次经过它面前,她说。

它一动不动。

“怎么了?”

“仙女”奇怪地看着它,不一会反应过来:“哎呀我怎么给忘了,你是最新型号,有择主程序!…不过也不用担心~”她说着拿出了自己的资料卡递给它,让它一一记录,“我是C国国家高级工程师、开拓者城的首席空间技术顾问和特殊时期部队首席指挥官。获得过国际开拓者奖、立过一个特等功,三个一等功和两个二等功。还有,你主人也指定了我为你的接收人哦~”

“仙女”说着,信心满满。不料它的系统整合数据好好比对了一翻,却得出结论:“抱歉,你并不符合条件。”

“哈?”“仙女”一脸茫然,“我这样的人,地球上也找不出几个,这都不行那要怎样?…不会是坏了吧?”

它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她也知道,于是道:“好吧,我联系客服试试!”紧接着便开始桥接网络、很艰难地拨通ANHM-LUBAN公司的电话、忍过大段的提示语音和广告语音后终于接上人工客服:“我这有个永恒系列机器人坏了…故障类型?是择主程序故障。型号是…”

VIP专用卫星发来一段确认申请,它如实回复。

有一阵他们都等着客服那边确认信息。

“您好女士,我们核对确认了,确实有您说的机体。”过了好一会才收到回答。

“当然有,然后呢?”

“…对不起女士,我们收到的数据显示这个机体的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仙女”皱了皱眉,又转向它道,“你别急,我来想办法。”话毕,又转回通话,“那好,我以授权身份加入,申请调查永恒系列产品的数据库设计。”

那边应该是回复了一句对不起不可以,“仙女”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说着“拉倒吧,我自己来。不许挂电话!”用内部通讯器联络到一个下属,让对方登入随行的同型机器人系统,按她的要求操作并回复结果,不一会便得到消息。

“原来如此…”“仙女”说着转向客服:“好了,你们的程序设计是有问题,在发生…情况时,…模块会陷入死循环——具体的我一会让助理给你们总部发过去。这个机器人我要带走。申请修改程序。具体位置是……”

“女士,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做不到。”

“啊?为什么?”

“您要修改的是择主程序,受通用法律保护,不得由任何人修改。”

“可我跟你说的不是修改逻辑程序,而是修改一个BUG。为什么不能改?”

客服确实没听懂这么“高深”的计算机理论,又跟她说了一遍公司规定和法律规定。

“仙女”有些无奈:“…设计程序的是人,定立法律的也是人,是人都会犯错,正因为犯错是人类无法消除的部分,所以我们才要正视这个问题,要有机制防止错误发生,要在错误发生后要尽最大努力弥补造成的损失。可你们是怎么做的?发现问题了不解决,等着造成损失吗?不对,如果把这五年来的硬件维护成本算上的话,实际上损失已经发生了。”

客服显然能力不足以应对这种情况,彻底进入到了“复读机”模式。

“仙女”不满起来,“你们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不要跟我说什么制度,什么法律,这是问题你懂吗?你们公司因此正在损失你懂吗?如果你处理不了这个问题,叫你的上级来。”

“…什么?上级都派去处理战用AI的问题了,没有人?”

“…你翻翻工作手册,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不会没有解决办法的,别跟我支支吾吾。”

“…不要再跟我重复了,你除了这句话还会说什么?”

“仙女”和客服对话着,渐渐地,不满变成气愤,像气球中的空气般积蓄、增压着,最后砰地一声爆炸了——

“你这个白痴!——这、个、机、器、人、的、主、人、是、你、们、的、最—高—级—VIP!!!!而、我、是、她、的、指、定、接—手—人!!!!凭、什、么、我、无、权、修、改、它、错、误、的、程、序!!?”

“这、个、机、器、人、本、应、伴、随、人、类、上、天、下、海、完、各、种、艰、巨、任、务!现、在、在、这、里、被、埋、没、葬、送、了!你—明—白—吗?!”

信号突然中断了。

并不是那被骂得要哭的客服强行结束了通话,而是信号确实突然断了。考虑到当前世界大战的背景,这也是正常现象。

愤怒的“仙女”突然沉默起来。

好一阵,她只是看着地上那些被她不小心踩坏的落花。

直到内部通讯把她“叫醒”:“薛博士,你完事了吗?我们现在来接你。”

她没有回答,想了想,对它说:“请告诉我,如果我强行把你带走会发生什么?”

“您会触犯抢劫罪。各国对抢劫罪的处罚不一,鉴于您的国籍和身份…”

“行了,不用再说——我知道了。”

她又陷入沉默。许久又道:“我把花园也给你搬走好不?我们地外的四个城市中心区都是花园,比这个大得多也漂亮得多,我可以给你搬到那里去。”

它的程序回答不了这种问题。

“薛博士,我们的直升机快到了。我们还是没取得落地权,所以只好辛苦您爬玄梯了…请做好准备!”内部通讯器那头催促起来。

“我知道了。”“仙女”回答着,还在看着它,“可你留在这里干嘛啊?等地球文明毁灭了去认外星人做主人?不对,地球文明毁灭的话你就不可能存在了…也不对,ANHM-LUBAN公司超过九成的工厂都实现了无人化生产,搞不好还真能存在下去…靠,我在瞎说些什么啊…”

内部通讯器那头还在催,而且已经能听见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了。

“要不我送你去我的国家?C国现在是全球最安全的地方,很多难民都往那边跑,据说不久可能就不得不限流了。以我的权限肯定怎么都能把你送过去的。”

它依旧保持着沉默。

“唉。”“仙女”发出一声哀叹,突然惆怅地看向远方,“谁知道这战打完,这世界还能剩下什么?”

直升机到了。她的同事从机舱探头叫她。

“…你真的不跟我走吗?”

“仙女”又问了一句。

它的系统同样无法回答。

“那……我走了。”“仙女”又叹了口气,“后天我就要离开地球了,我不会再来了?”她依旧真挚地邀请着,并且流下了眼泪。

而它无动于衷。

如果它是人类,拒绝这样的邀请、毫无意义地坚持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它不是。

看着“仙女”登上直升机远去,它没有任何动摇。

遗憾是人类的事,它只是执行程序而已。

……

花园又恢复了平静。

“仙女”找主人手记时翻乱了房间,它回屋一一收拾整齐。

地上掉着一张纸,是主人常吟的诗,工整地抄在字帖上。它将之放归原位。

然后它出门,继续面无表情地捡着落花。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桌前、从门口向花园望去,又将看到一副别样的光景。

再低头,便会看见桌上平铺的字帖,上面写着: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何须怜?

一朝人祸新星毁,花不厌人人自厌。

…会难过的,可还是人类啊!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Q版叶文洁 2019-09-17 12:24
中国~酒泉~乌克兰~~对不对?我看到了一个替人类流泪的ai机器人,很凄美的故事
刘海波 2019-07-31 18:14
读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宫崎骏《天空之城》里面机器人捡花的情节
科幻作品
葬花
隹王千祀

学校:北京某公司

学历:本科

专业:法学

职业:HR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一篇以小见大的科幻佳作。虽然人机关系、战争与毁灭等主题被不断复写,但该小说的作者还是通过自己的理解,用一种特殊的视角写出了一定的新意。小说描写细腻,叙述语言散文化但不过度粉饰,情节推进合理,并始终坚持AI视角,文章中后部的对话内容也不失俏皮活泼。人机关系、核战与末世风格等未来元素与“葬花”这一充斥古典美学的行为融合自然,共同烘托出小说的背景设定并确立了情节走向,加上作者有意识地放入了诸如鲁班、古巴比伦、古埃及等文化符号,使得小说整体更具融合性。

2019-09-04 09:28 匿名 ——

人工智能,核末日,反战,太空殖民..本文将这些元素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文字细腻,内涵深远,在很多方面都有创新之处。

2019-09-01 18:11 匿名 ——

作品取材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对灾区的细节描写很到位,对核技术的评价也比较中肯。但是机器人这个角色,以及葬花的情节和这些又没什么关系,故事发展到最后也没有明显的结局。显示出作者还没有把这个素材思考成熟就下笔。

2019-08-30 12:04 郑军 ——

本文行文流畅,文字细腻,更为可贵的是故事的内核:一是反战,二是AI与人的关系。两者都是非常经典的、有无数作家探讨过的主题,但本文的作者依然能够通过文中的故事,鲜明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其中,关于战争的部分,正如文中所写,“万物留在天堂,人类被他们自己流放”。人类通过战争将自己流放,尤其是利用核能这样的双刃剑的战争。作者也在文中塑造了一个有择主程序的高级AI,人间百态,与它无关,它只忠于自己的程序,忠于它的“内心”。借用作者的话,如果它是人类,那么它葬花的行为平凡而伟大,可敬也可悲,但它不是。人类花费大量的时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而它只负责替人类完成未竟之事。

2019-08-07 18:10 匿名 ——

作品以独特的视角给读者展现了在核战背景下的时光流逝,纪录片式的镜头记载着一个“无情”机器人的有情之旅

2019-08-03 18:3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