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星星收割
芳庆圆   
得票 26 阅读 431 评论 0

【摘要】遥远的钴蓝星DY512-28星子种植区,一个出身底层的硅基女孩,一心想成为一名运星师。掌握星子种植知识,去往上层。星子贸易链暗藏惊天秘密?伯妮丝能否逆转命运?杀机重重的追击正在星野上紧张上演……

 一

入夜,伯妮丝透过探针从钴蓝星DY512-28-1种植区高空向下俯视,散落在星野上的路灯渐次熄灭,只有模型星星灯亮着刺眼的黄光。四周一片寂静,种植区的居民已疲惫的进入睡眠状态。

漫天铺卷的钴蓝雨侵吞整块星野,在管道的引流下,雨水顺利灌进星野间纵横的水渠。伯妮丝体内的粒子钟敲了三声,震动提示雨量已足够缓解多日来的干旱。远程关闭控制支流的闸门,今天,她的任务完成了。

伯妮丝收起探针,脚尖麻利的点过湿绵绵的树干。老硅榆树被她的脚尖点醒,打了个睡嗝,抖落一身雨说:“出色的星星守护者,回去歇着吧,你再怎么用心,这些即将被卖掉的作物,没有一颗的钱会滚进你的口袋。”

刚停在树下就被灌了一脖子粘稠的液体,她傲慢的翻动眼珠,就当什么也没听见,长时间的凝望让水晶球眼珠因干涩而模糊,远处仿佛闪过一阵零星的光,她不敢确定。

“古珀老爹答应我了。”伯妮丝在心里回击着老硅榆树,由于她还未离开树根盘绕区,那发达的根茎迅速捕捉到她的语言脉冲。

 “哦?哪个男人不说谎?”老硅榆树的声音在伯妮丝的脑中震荡。

把探针挂在腰间,突然间有些闷闷不乐,伯妮丝往棚户区走去。

DY512-28-1种植区是钴蓝星多层空间最低的一层,这里住着各种长相的硅基人,他们在此处汇集,有关各自老祖宗的故事没人能说得全,但大家隐约知道,三千年前,老祖宗从各自的星球出发,朝着宇宙边缘远征。摆脱恒星引力,飞出悬臂,朝着更远的宇宙边缘........飞船犹如一颗投进海水的胶囊。

“老祖宗们后来怎么样了呢?”三岁的伯妮丝表现出比周围的硅基小孩更强的求知欲。

伊阿古扛着一袋星星种子,将它们浸入培养液中。

“后来.......我们的老祖宗穿过一个超级空洞。”

“什么是超级空洞?”

“唔......”伊阿古四处张望,试图寻找合理的比喻,他将伯妮丝举过栏杆,“看,那是什么?”

“大柱子!”

伊阿古很满意,他点头笑道:“‘超级空洞’是原始宇宙中大冷斑所在的区域,也是宇宙由一系列同心球面构成的理论来源。形象点说,超级空洞就是贯通多层宇宙空间的大柱子,穿过它就会到达外层宇宙,那就是全新的维度。”

“哇!”伯妮丝眼中闪出好奇的光,“新的维度是什么样子的?”

伊阿回答不了,那个地方他未曾去过,他的大脑结构设计地过于简单,没法对未知事物进行更深入的想象。

新的一轮种植即将开始,现在正是洗净星子体内脱落酸的时候。伊阿古带着一些未告诉伯妮丝的秘密死于次年的一场程序异常,那场灾难之后,整个种植户群更加老实勤快。

伯妮丝回到棚户区的小屋正脱鞋钻进薄膜门,卡斯亚从笼子里冲出来,她向它猛一蹬腿,卡斯亚耷拉起两根电子耳朵,竖下去的硅骨尾巴亮着求饶的红灯。

兴许是太用力,它的狗爪子被踢掉了一只,嗷嗷的哀叫让伯妮丝又自责起来,她不得不怜悯的走过去捡起它的狗爪子,安抚它。卡斯亚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脚踝。它在谢谢她。

被伤害后得到关心依然会感激主人。其中流动的细微情感好似说明她和这条狗才是同一类物种。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一个硅基女孩!伯妮丝在心里严厉地告诫自己。

反身拉紧薄膜门,在透视薄膜彻底黑掉前,她的视野里呈现一片模糊的光影,耳边传来千万根茎秆拔节生长的“嘎哒”声,随后开阔的星野上大片星星点点的芽孢亮起微黄的光。又过了几秒,形状呈弯曲的丝状、节点状物质伸进星野下方,猛然间有茎秆高高擎起,球形物在外轮被片的包裹下莹莹闪动。

“星光?”

伯妮丝慌乱地背过薄膜门,胶质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底层棚户区有一个民间说法:“所有星子都不会在无知者面前绽放光芒。”而在底层种植区“无知者”是“女孩”的代名词。

钻进睡舱中,戴上眼镜,平躺.......侧手按下舱壁的按钮,选择“星子种植户雨季管理规训”,

信息流汇成画面朝她的视网膜扑来:合理设计星野作物间隔.......高光度周期性脉冲变星,其亮度随时间呈周期性变化……由于根据造父变星可以确定星系团、星系距离,因此造父变星又被称为“量天尺”,种植户务必用好量天尺,在雨季……

她正进入学习状态,画面骤然消失。

 “你又盗我塔台信号?”那滋滋嚓嚓的发音,像在锅底刮一把刀片,他截断信号,“你以为你学这些有用吗?”古珀的二儿子是棚户区各种废旧电子材料组装出的生命体,就连发音也充斥着电子故障的风格。

“我学不会就能轮到你去那里吗?”伯妮丝嘀咕着反问。

“你看古珀送不送我去!”他傲慢的回答。

早上,伯妮丝被巨大的机器声吵醒,她迷迷糊糊的醒来,刚起身往外走,却直戳戳的栽倒在地。

“该死!”她看到自己被拧走的小腿,一定是昨晚二哥翻越铝箔围墙时为增加高度,故意偷走了她的小腿外骨骼。她用腰部吃力的跳到墙边,钩起落在墙边的外骨骼,一个纵跃跳出围墙。

十七岁的硅基女孩突然来到墙外,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片成熟的星子赫然出现在她眼前,天擎收割机(难度系数相当高的星星收割机)的加宽履带在星野间疾驰,长割台如一道放平的城墙朝星子茎秆压过去。割台的滚筒上固定着成排的套环,套环上锋利的切刀随滚筒前进,一颗又一颗星子从藤蔓上被割下,顺着下方管道滑进星星收割机的腹腔,众多星子在机器的腹腔中翻滚,当它们被传输带整齐地输出到悬星台时,表面已被擦得光滑。随即,星野边另一台运输机伸出巨钳将星子抓进漆黑的运输箱。收满一箱,星舰运输机打开两张翅膀,满载着刚收获的星子,只一眨眼功夫,就消失在种植区深空远处的虫洞中。

伯妮丝呆滞地站在原地,星野上空千万颗星子亮着五彩的光,大片尘埃、星云在星野上翻腾,四周弥散着收获的味道。古珀老爹正和一个贩星人交流。

屏住呼吸,趁着星星收割机轰响的时候,截取一段音波将听觉神经电位搭在上面,伪装成一段短时间的噪音,她听到古珀老爹和壮汉的对话:

“你只有这片星野,真是太小了,一颗一颗称重,太麻烦,只能用先前那个整体重量。”

“可是,之前那个算法不太准。”

“老头儿,没有什么比测量光的偏折程度进而估算整片作物的质量更加准确的称重方式了。况且,你家这片星野的星胚发育得真不好。”

“可是,前几天雨来了,它们喝饱了钴蓝雨,一个个长得圆滚滚的。”

“什么前几天,不就是昨晚。”

古珀没再说话,这种撒谎毫无意义,毕竟每片星野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他的辩词显得特糟糕,以至于在这群来自上层空间的高级硅基买主前矮人一截。

那种算法,听说是很专业的,但他的确不懂。本来可以和其他种植户一起收割星星,但这片星野却比别家地发育晚,他想让它们再长几天,但两个儿子开学在即。

“你在偷听什么?”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搭载进伯妮丝的神经纤维,由于临时偷盗的频段并未加密,一旦有人进入,就能捕获她所听到的所有内容。她赶忙从频段中退出。

巨大的斗篷罩住她的身子,他已经绕到她的身前,头盔上的探灯亮出一道蓝光射向她的脑门,她被扫描了个精光,编号:DY512-28-1-0X,母星银河悬臂,行星位置:未知,文明等级:未到达基准值。

“你不知道在种植区伪装窃听星子贸易会被......”耳侧齿轮高速旋转,自译系统搜索合适词汇,各种星际概念向他涌来,他放弃了,对于一个深度学习后,依然无法反窃听的硅基女孩连威胁都没有必要。夺走她的生命,轻而易举。钛合金的臂膀迅速下降,他的机械手指抬起她的下颌,伯妮丝感到脚正在离地。脸随他的手抬升,伯妮丝睁大晶蓝色的眼睛,这时,她突然认出了他。

Alen林——出色的星星收割师和超空间运星师。她在巨幅宣传墙幕上见过他,两年前,第五空间万人考试选拔中,Alen林拔得头筹,被选做运星师,从此穿梭于不同时空,开始一段完全不同于过往的生活。但好像在她的记忆中远不止这些,他们仿佛似曾相识。

宽阔的脊椎骨上鬃毛一样的神经纤维吸附到伯妮丝的头发上,在处死一个窃听者前,先了解她一生的愿望,没有什么是比熄灭一个夙愿更加过瘾的事!

“你居然想成为一个运星师?”他心头一滞,将问题抛到她的神经纤维上,手上的力气微微减弱。

“想。”喉骨被拉伸,伯妮丝从嗓子眼艰难地挤出一个字。

“你配吗?”

“我......”

他突然对她来了兴趣,银色头盔上的探灯再一次扫描她的心脏、脖颈、核心DNA,一片常规受保护的海马区。与她建立起一段神经纤维通讯,他们的语言脉冲在纤维上迅速加快。

“你说到说谎?”

“古珀答应我,卖掉这批星子,就让我去.......但是........”

她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整个身子悬空起来。

高度发达的神经系统,正对眼前这个硅基女孩的人生经历进行搜查,检测、验证.....海量数据汇集, 亿万帧画面一一对比......众多影像、图画闪进他的视网膜,上面展示着多层空间最高层拍卖大厅内各个买主的种植成果。其中一个影像上,有一个所有买主都在寻找的女孩......

他的态度骤然转变,臂膀轻轻一动,她顺着他脊椎上光滑柔韧的鬃毛滑向地面。

“如果你想离开这里,成为一名运星师,我会帮你想办法。”Alen林少有地勾起嘴角,神经纤维上擦出一道幽蓝的火花,“想跟我走吗?”

“嗯。”她站在地上,仰望着他,所有恐惧都消失了,那眼神像在看救世主。

“那你要.......”

这时候,古珀老爹发出指令让伯尼丝过去。

Alen林敲了一下伯妮丝的额头,向她点点头,随即进入驾驶室,星舰运星车驶向深空。

伯妮丝偷偷进入兄长的学习塔台。她要尽快掌握更多的星子种植知识。她将目光停留在注意事项上,种植户需注意:当一颗恒星开始向外界发射出可见光时,它的温暖会持续升高,表面颜色逐渐变成白色,直到最终变成蓝色。她在心里默记着:蓝恒星,最适宜做空间导航定位点,在深黑的宇宙中,犹如海上灯塔。

那晚她在古珀老爹跟前忙前忙后,趁他闭眼打盹为他换了新电池,又为他塞满星系尘埃的独眼孔洞做了清洁。古珀老爹醒来,额头上的细条屏幕显示,电力满满。

“我可以去上层空间吗?”声音小得连周围的机械昆虫都没震开,她垂着双手,紧绷着身子。

“你自己看吧。”古珀老爹触了一下脑际左侧的按钮,一道锥形光投向墙壁,画面上出现他和贩星人在星舰货箱下的影像。

晶莹剔透的水晶蓝货币——钴蓝筘,哗啦啦的倒进古珀的腰包,鲜脆的货币确保可以换来两段更高级的生命历程。 

“老伙计,这些钴蓝筘可以让你的两个小子掌握到星星收割的所有技能,但是能否成为超空间运星师,这个还得看......”贩星人站在星舰货箱下暗示古珀。

古珀知道能否被他们选中还要看能不能买通通行官。贿赂——有贸易的地方,就能滋生地下文化。

“多余的钴蓝筘要用来打通.......”

伯妮丝突然明白了,就算剩下的钴蓝筘足够支撑她去往那个地方,他也不打算让她去!他宁愿用剩下的钱贿赂通行官也不愿送她去上层空间。

连日来,古珀让她去看守星野,不过是打发她去给星野灌水缓解干旱。无论那片星野的收成怎么样,他都不打算让她去,他宁愿把所有钴蓝筘花在他不上进的儿子身上,也不愿意送她去上层空间学习。

她无所适从,脑中有隐隐的渴望,但大脑程序里没有对父兄生气的指令,她就不会生气。想去那个地方的意识得不到满足,一道指令发出,一道指令无法执行,孤落落的在原地反复转着半圆,她全身开始噼里啪啦地冒火花。

突然,薄膜门显示即将有贩星人进入,古珀没时间修理伯妮丝,他打开反重力地板将她扔进起伏涨落的量子沼泽中。

冰冷、深黑,刚好装进她身躯的量子沼泽在底层空间涨落。这种惩罚极其残酷,她的躯体在海绵孔一样的量子沼泽里压缩,随沼泽中的量子涨落撕裂,融化,又快速弥合。所有硅基组织不断溶解......重组......溶解.....再重组。

在不计其数的躯体重整中,有光子流撞击她的视网膜,耳膜鼓动附近的气体振动,仿佛一段音频播报,又夹带一阵呢喃的讨论:

“这是无法避免的毁灭,只要保留一段人的记忆,通过链式反应,就能重塑人类的全部历史。”

“伯妮丝,你知道吗,曾有一种说法,我们的意识是无限宇宙意识神经纤维上一根最关键的纤细绒毛。当这绒毛不断生长,其能量将......”

温柔的男性声音萦绕她的耳蜗,柔软的手抚摸她的额头,她刚感到阵痛消失,又一阵剧烈的疼痛突然袭来,各种音频交织,从四面八方铺成一张紧身的网.....收缩,窒息,喉咙被紧紧勒住。

“那是拜物教的时代,资本控制一切,文化在扭曲、改造和伪装生活.......那将让这绒毛失去自由生长的能量.......”

她低头看见她消失的下半身、腹部,残片从身上脱落,大片灰烬从脖子上飘走,脸庞瓦解,鼻子坍塌,眼睛......她消失了,真好。

在一片广袤的星野上,星舰的升力风扇噗噜噜旋转着,转动后产生的向下气流,为星舰提供向上的动力。Alen林坐在舱室内,拉起操纵杆,星舰气垫稳稳地悬在一片星野上。

天擎收割机已经输送到星舰平台上。那巨大的钳爪随时准备好抓取最成熟的恒星。

“你来操作吧。”

她听到他的指令,胶质心脏咯噔一声。

“勇敢一点,就算你去到上层空间,这些训练都是最基础的步骤。”

伯妮丝鼓起勇气走进天擎收割机的驾驶室,凡是有天赋的候选者,会对机器有天然的领悟力,这正是Alen林对她综合素质的小小测试。

是那些他们交流时共享神经纤维上遗留的位置讯息和从底层空间随机伸向虫洞崖壁的量子沼泽拯救了她。

那时他恰巧穿越虫洞运输作物,脊椎纤维上有女孩的神经元发出求救的光点,那些信号在他和她之间多次展开单向传播,反复确认无其他队员检测到这个信号后,他脱离运星队伍去救了她。

此时,伯妮丝正坐在控制舱内,这片星野土质柔软,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轮子从软泥中抬起来,八个机轮的液压悬挂系统,正根据她手里的操作杆进行调整,三、二、一、她手掌猛一抬,轮子从软泥中纵跃起来,发动机的声音嗡隆隆地响起,星星收割机随即正常前进。

可旋转拍摄塔让收割星星的过程获得完美的视角呈现。她已经激动的不能坐下,眼睛近乎贴着眼前的屏幕,上面捕捉的星子画面让她快速判断着该不该抓取这颗作物。

通过拍摄塔,她的头脑中迅速背出那些......以往的知识:从星云变为恒星只需要经过几个钴蓝年,星云的个头快速收缩,平均密度提高约1亿倍变身成为一个星胚,“星胚”是一个又浓又黑的云团,它是恒星最初的样子,星胚的温度不断升高,等高到一定程度,就会发光,以显示自己的存在,这样,一颗幼年恒星便形成了。

“对,就是这颗,启动钳爪,捕捉!”共享神经纤维上传来Alen林冷而凝滞的信号。

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一片星野没有一颗成熟的蓝恒星,捕捉钳下的这一颗更是一颗未成熟的幼年恒星。

那他是在?伯妮丝明白了:偷盗。

她正处在震惊中,Alen林回复她:“别这么小看我,这是一片野生星野,我们不过是路过这里,捡几颗好种子。”

“敢拿吗?”Alen林亮着金属光泽的手指敲着翻滚着星子的屏幕,脸凑近视窗,上下打量伯妮丝的一举一动。

犹豫的念头虽然只持续了瞬间,但这对星星收割师来讲,已算不合格。发现目标,听从指令,迅速行动。她虽勇敢,但却总在关键时刻表现出犹豫。

“真是个女孩子。”他摇了摇头,按下星舰总台上的回收按钮,将天擎收割机收进星舰腹腔。

ALen林带她进入时空快道,在DY512-28-8空间,他们滑向一片丰茂的星区,列阵探针探测到数颗成熟的恒星。他的登陆速度极快,卸星平台展开,巨钳从机腹伸出,滚筒刀片亮出数排寒光。在那群种植户睡觉的时间里,他席卷了他们数年的作物。

“既然明明可以不经过他们的同意,就夺走他们的成果,又何必假惺惺的让他们用毕生的精力去种植这些象征希望的东西,以换取向上层空间攀登的机会?”

她未开口,这段话语反复在共享神经纤维上盘旋,Alen林看到她那单纯的样子,甩出一个轻飘飘的反问:“没背过吗?”

“超空间各层居民平等条约?”她耸起细细的眉头。

Alen林不屑的笑起来,他旋过坐椅,转身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十七岁的硅基女孩,那海量的星子种植知识竟来源于背诵,这是前奇点时代的落后方法吧。

两手交叉,敲击手背,他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一切条约只服务于星球贸易平稳运行。包括你所认为的选拔。”

“所以,你们自有你们的一套选拔标准,这与我是否完全掌握种植知识无关?”

“可以这么理解。”

“是我不够......”

“对,你不够残忍!”还没等她说完,Alen林已经先她一步戳破答案。

她站起的身子突然坐了下去。巨大的失落笼罩着她,为了缓解她的情绪,他已退出共享神经系统。

即使脑中数个运算程序一起启动运算指令,Alen林也想不通像她这种生物连说话都慢吞吞的,又如何能成为收割师、运星师?

“你送我回去吧。”伯妮丝失落的对Alen林说。眼里渗出泪水,她突然不再想去往上层空间,成为运星师。

“你要想好。”他瞪大眼睛。

“我想好了。”

“没机会了......”

Alen林背过伯妮丝一边启动引擎,一边在操控平台上选取适合悬停的地点。他有一些话要讲,但此刻显然还不够安全。

在屏幕上点选好停泊位置,Alen林迅速离开DY512-28-8空间。他将星舰悬在一片螺旋星野中央的虫洞内壁,由于星野中央黑洞引力的影响,内壁量子涨落会抵消他消耗的一部分时间,在乱流的冲击中,他牢牢抓住制动杆,暂时稳住星舰。这样做实在危险,但他已掉队太久,这样可暂时不被队伍察觉。

 待星舰稳定后,他离开操控台,慢慢蹲下身子,他想仔细看看这张所有运星师首领和多层宇宙空间买主都在秘密寻找的脸。靠近,手掌慢慢托起她的下颌,揩去她眼角的泪水,他终于开口道:“你回不去了,其实......你根本就不是硅基女孩。”

“你骗我!”伯妮丝震惊的猛摇头。

“不信?我带你去看。”

 六

从控制舱出来,穿过逼仄的廊桥,他们进入星舰会客厅,灰白四壁上挂着学徒宣传照。图像上,运星师载着恒星种子穿梭在盘根错节的虫洞中,在虫洞尽头,有一个弧形的扩展口,弧形越来越大,整个画面只能装下一小段,那里就是宇宙大冷斑所在区域,也是超级空洞所在的位置,穿过超级空洞,所有生命将来到外层宇宙,也就是新的维度。

从贩星人来到底层种植区,古珀将她扔进量子沼泽那刻起,一切已经不可逆转。

“你自己看吧。”Alen林放下伯妮丝,离开会客厅,并将会客厅的所有信息出口暂时全部封禁。

白色穹顶上投下一部影像日记,电子页面缓缓打开。

第一段全息影像:

古珀的面容出现在伯妮丝眼前,硅基皮肤已被剥下,他被绑在滚烫的铁柱上。开始一段艰难的讲述:

那时候,我驾驶运星车,我的同僚在黄金海岸捡到你。但后来他不知所踪……古珀在记忆里漫溯着有关她的回忆。

你躺在一片废旧硅骨骼中,大脑尚未完全死去。将你脑中一片区域放进治疗液,我看到……三千年前留下的DNA片段,通过片段解码和重新排列组合,加载在你DNA上的信息迅速进行了链式暴涨……

孩子,通过DNA信息转码,我看到了整个碳基生命逐渐衰落的历程……

我们和硅基生命能和平共处吗?

那场史前战争打了几千年,谁都不是最终的胜利者,碳基生命的幸存者匆忙逃向宇宙边缘。经过数亿万年的冬眠和漂泊,我们身上的碳基特质逐渐消失,但这还不够,宇宙间四处是他们的眼线。逃脱敌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伪装成敌人。人类后裔后来遗散到各层空间,开始数亿年伪装成硅基人的生活。

我无数次将你扔进量子沼泽,只保留了你大脑的部分神经元,它们刚好可以让你掌握基本的生存技能。可是伴随你的成长,你会产生欲望、情感、甚至会有意识地确认你的记忆,这太危险了!这不是一个硅基生命的特点,你将被敌人追杀。

我尝试着把你产生意识的神经纤维剔除,但一旦剔除它们,你的头脑就无法载入任何信息,更无法执行命令。当我正剔除那几根产生那些意识的关键神经纤维时,不但你的生命体征逐渐消失,连底层空间的也像遭遇地震般开始抖动。

第二段全息影像:

“其实我想不通,为什么造星的人,没法住在一颗美丽的星球上,而那些搞星球贸易,贩卖,走私星球的人,反而可以独自拥有数颗星球。”

面对伯妮丝的提问,古珀浅笑着说:“我听说,远古书籍上记载,银河悬臂的某颗针尖大的星球上曾经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修筑楼房,一身水泥灰浆,但终其一生都买不起一个他们亲手垒起的方格子。伯妮丝,任何的想不通,或许来自深层的欲望或许来自别人制造的规则。”

“不,我已打入他们的内部,我会有办法的。”

“整个中层空间的监星塔都由硅基生命掌握,没有一个硅基生命不想让你死。你的存在激活了他们生存的第一条程序:剿灭有完整意识的碳基生命。”

“但我想成为一名运星师,我想去找回……找回已被制作成标本的那颗蓝水星,它是我们太古时代的家。”

影像日志到这里骤然停止。小标记显示地球遗民内部传输通讯。

“看懂了什么?”Alen林出现在她的身后,关掉影像,这日期显示着她离开种植区当晚的时间,相对于脚下的星系已有上亿年。

“我的记忆被多次重组过,我之前也到达过监星台,甚至被监星塔的硅基人猎杀过,但他们无法完全夺去我的生命?”

他眼角露出一丝微笑的纹路,欣慰于她的脑子终于灵活了一点。

“你说对了一些。”此时,Alen林背部的反监控锚点已察觉到他们正在被瞄准,监星塔的硅基人果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拥有完整意识的碳基女孩。他离开队伍太久,看来已经被发现了。在仓促中,他对她讲,“太古地球已被多层空间上层的统治者作为文明的标本收割了。但只要运用你的DNA进行链式暴涨,我们的文明会被重塑。但前提是你要有不退缩的意识和勇气。”

背部反监控锚点越来越烫,体内警报提示眼前女孩的处境十分危险,Alen林停止与伯妮丝的交谈。作为人类后裔,他要尽全力护她安全!

背部脊椎的鬃毛神经纤维全速伸长扩展,纤细柔软的神经末梢将女孩从背部完全包裹,两人如蝉蛹容纳于一个巨茧中。

突然,“砰”的一声,星舰爆炸。监星塔的硅基人确定了伯妮丝的位置,向她发起了攻击!Alen林急速按下星舰侧壁按钮,带着她从底板滑出。他紧紧抱着她落向星野中央的黑洞中。

他们融合的意识在黑洞四壁映射出画面,信息流在彼此的脑中传输,她的视网膜看到他的记忆。

那是Alen林违禁进入监星塔台时,加密封存于头脑中的记忆影像。

所有星子都是星际商人孕育各种次级文明的载体,选一个或数个卖相姣好的星子,在周围划出隔离带,买上数亿年的时间,进行文明培植竞赛......主持人正在介绍近期的种植成果。

所有买主的目光聚集在那颗黄矮星产生的碎片上。

主持人介绍道:“有一位买主在星球文明的培植中竟意外培育出了一个拥有与建木树意识结构相似的生命。当她的意识足够强大时,将她的神经纤维取出,就可促进建木树再次生长,只要沟通多层宇宙空间的支柱继续生长,就能继续拓展多层空间。累积叠加空间、开荒拓野、种植星子,收割星子,维持星子贸易链,养活多层空间的各个种族。现在谁拥有她就相当于拥有了多层空间的开拓权!”

“1x100000个布朗币”

“3x100000个库里石”

“2.5x100000个 金刀币”

全息屏幕上,竞拍数字呈坡型上扬。

“谁会最终得到它呢?”主持人的拍卖锤高高举起。那是一颗蓝莹莹的水球,陆地超过四分之一。

“在他们文明暴涨的过程中,他们还制造出了他们的宿敌,那宿敌比我们对她的搜寻更为准确!如今,监星塔的硅基人已成功锁定到她身处DY512-28的星子种植区。用不了多少次培植就能拥有一个可嵌入建木树的再生意识,还有什么比延续多层空间中各层领主的文明更加重要的任务吗?”

伴随主持人转折式的讲述和呼吁,各层空间的买主代表都开出了所能承受的最高价格,全息屏幕上巨额竞拍数字如海啸般一浪压过一浪。

“伯妮丝,你知道吗,曾有一种说法,我们的意识是无限宇宙意识神经纤维上一根纤细的绒毛。当这绒毛不断生长,其产生的能量足以将我们送往新的维度......”

“是因为我们有探索的欲望,有情感,知道攀登和反抗?”

黄金海岸的潮水一浪扑过一浪,有两个黑点抱着浮木被冲上海滩。海雾沉沉,四周荒寂寒冷,有如网般的古藤将他们从水中捞起。

伴随波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从贝壳的缝隙中传来封存已久的对话。

Alen林听着耳边的海浪声和细微的讨论,慢慢醒了过来,他试图用意识控制头上的探灯扫描这片区域,启动失败,扫描无效。观察四周的环境,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他暂未完全苏醒的大脑。他抱起伯妮丝,从海水中站起,缓缓地走着。这里是黄金海岸,时间回旋的沙滩。

浓雾中,他隐约看到一棵沟通天地的大树,闭眼搜索大脑中的备份信息: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有凤鸟鸾鸣,那就是支撑多层宇宙空间的中心柱头。而它正是超级空洞的所在地。

有两个薄薄的影子正倚靠着大树进行交谈:“我在我们星球古老东方的经书上读到过它: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那两种音色的对话越来越清晰,他转过头,在树影婆娑中,又看到他们在更高的树杈上坐着。

他突然反应过来,那是以往的他们在时间回旋沙滩停留时,存进建木树意识而遗留的投影。

“我已经无数次与你在这片海滩相遇了。”Alen林低头,怜惜地抚摸伯妮丝的脸颊说,“我们即将去往新的维度,但它到底是否如你想象的美好,我们并不知道。”

“但我已在勇敢的自主选择了。”那曾经留下的瘦小影子说。

“是的,这是意识留给人类的特权。”

风过处,他们亿万年前的对话余音袅袅,缠绕每一块岩石,潜入每一滴海水。

他抱起伯妮丝朝建木树的树干中心——超级空洞走去。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星星收割
芳庆圆

学校:吉林外国语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汉语言文学

职业:编辑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堆砌的概念和生造的名词太多了,让人头晕目眩,不知所云。本身故事内核很简单,也很有想象力,但只有将狂乱的分枝剪干净,才能得到一篇真正有趣的文章。

2020-09-25 15:50 匿名 ——

虽然核心设定的新意稍显不足,不过剧情的节奏感以及细腻的文字还是让这一篇小说有较高的可读性,而最后的结尾也使得这篇作品避免了虎头蛇尾之感。

2020-09-22 22:35 匿名 ——

作者野心很大,努力用科学知识构造宏大的幻想世界。不过,这个世界观似乎超过了短篇的容量,最后完成的作品在细节上依然显得发空。另外,一个短篇最好只设一个主题。本篇有些情节围绕平等主题展开,有些情节又涉及到自由选择,最终都没有讲清楚。

2020-09-22 11:25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