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慰和他的家人们
隹王千祀   
得票 0 阅读 342 评论 0

【摘要】一个因人工智能破碎、又由人工智能维系的小家庭的故事。


人工智能征用通知

“爸爸、妈妈,我们终于可以把小安送走啦!”

练完球回家的小慰抓着贴在家门上的“人工智能征用通知”原件,蹦蹦跳跳进了客厅。

他今年正好十岁,上小学五年级,一家四口分别是爸爸、妈妈、哥哥和弟弟。和其他人家不同的是,小他一岁的弟弟小安是个伴侣型人工智能,也就是通知中要被政府强制征用的对象。

“…爸爸,妈妈?”

小慰很快察觉到弥漫在家人间的异常气氛,凝重得就像收到噩耗一样。

“…这是怎么啦?”他一头雾水,看了看低头不语的爸爸、捂嘴流泪的妈妈,又看了看默默站在妈妈旁边的小安。

小安看向他,用下巴指了指他手中的文件。

这通知有什么问题吗?谨慎起见,小慰再次查看起来:

因前方战事吃紧,为响应国家号召、作为大后方的一员全力支持联军,慧城政府决定紧急征用城内装备四代及以上机芯的人工智能产品支援前线。据大数据显示你家有一台在征用范围内,请于x月x日x时前确定并主动上交。上交地址:xx车站战时后勤调度中心xx检查口。本通知属战时三级命令,请予以高度重视、积极配合,如不按规定执行…

…没错啊?

小慰纳闷起来,“这有什么好难过的?”

“小慰,不要这样…”这时爸爸开口了,“小安也是我们的家人。”他又对小安说,“小安,你陪妈妈回房间休息好吗?”

小安点点头,扯了扯妈妈的衣角,乖巧地跟着妈妈进了卧室。

得,爸爸又要开始说教了。小慰想。

不过这样也好。小安喜欢粘着妈妈,小慰则更喜欢和爸爸在一起,因为妈妈有些像课本里描述的“书呆子”——她擅于洞悉科学规律,却不擅生活和与人相处;她很努力地爱着自己的孩子,却爱得很是笨拙。此外,妈妈眼中还时不时闪烁着一种悲伤,像是藏了什么秘密,每次小慰与她说话都不得不注意,生怕一不小心知道了令她为难…总而言之,还是和爸爸相处起来比较轻松。

爸爸拍了拍沙发,让小慰坐到自己身旁,“小慰,你真觉得小安应该被送走?”

“那不然呢?我已经不需要他了。”小慰理所当然地说。

伴侣型人工智能除了装有拟人骨架和皮肤外还搭载着拟人情绪情感系统,可以说是人工智能中最接近真人的。它们存在的目的也是替代真人、满足一些特殊人群的特殊需求。

曾经,小慰确实需要这样的存在——从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患有一种叫做鲁氏综合症的先天疾病,有很长时间一到周末小朋友都成群结队出去玩,他却不得不到医院接受整整两天的特殊治疗。好不容易顺利长大,眼看着去医院的时间从一周两天缩短到一周两小时、终于可以和认识的小朋友出去玩,爸爸妈妈却突然带他从励城搬到慧城,而在这里…

“那时我想要一个弟弟,是因为慧城鼓励多生多育,我的其他小伙伴都至少有一个兄弟姐妹,可我只有自己一个,我感到很孤单…可现在不同啦~我在班里有好朋友,在校队有好搭档,再也不怕孤单啦!”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几年过去,不仅仅是你需要弟弟,爸爸妈妈也需要这个弟弟呢?”爸爸又说。

“想要的话生一个不就完了吗?真人不比人工智能好啊?”

爸爸露出惊讶的表情,又觉小慰的反应在情理之中,因此叹了口气,“我们先做个约定吧,刚才你那句话万万不可对妈妈说,好吗?”

“为什么不能说?”

“就当是我们两个的约定吧~”

爸爸这样说的时候,意思就是他还小,等他长大了自然会明白。

小慰觉得反正他总会长大所以并不执着,“好吧~我答应你!”

爸爸的表情舒展开来,大概是觉得小孩子好哄吧。

可小慰马上又问了:“那我们什么时候把小安送走?”

爸爸又叹了口气,想了一下才说,“你还记得要弟弟时,和爸爸的承诺吗?”

“记得啊,这是弟弟,不是玩具,要像家人那样对待他。这个问题我们之前不就讨论过吗?我说过我的理由,也说明这不能算反悔和违约,而你也承认了,只是当时你说人工智能产品不好退货,我这才忍了下来。可现在不是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前线嘛?这不刚好吗?”小慰比划着,说得头头是道。

“当时我那样说是想给你时间思考,不过这也过去两个月了,显然你还是很坚持…小安到底怎么你了?”

“…小安变得越来越讨厌了!”

“这句话说得有问题吧?你只是作为一个个体讨厌他,不代表他本身惹人厌。”

爸爸的纠正也对,小慰点点头,“好吧,是我自己越来越讨厌小安了。”

“小安刚来时你不是挺喜欢他吗?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呢?”爸爸紧接着又问。

这问题在他第一次提送走小安时爸爸就问过,看来今天如果回答不了,还真就过不去了。小慰想。


兄弟

…为什么会变得讨厌呢?

小慰回忆起来。

小安是在他三年级时定制好送到家里来的,作为跟陪读被安排到同校二年级。从那时起他们总是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回家,小慰终于和其他同学没有不同,这让他感到很满足。

但很快,他们遇到了兄弟姐妹都会遇到的问题——

适应了自己的“设定”后小安表现越来越好,老师们都把小安当作班级标杆,说如果不是人工智能小安一定是个好学生,借此激励其他同学。

小慰一直也是优等生,可在他二年级时并没有这“待遇”。

“我明明还是个人呢,为什么那会老师不表扬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小慰对此深感不满。

同桌听到他抱怨,安慰他:“孩子多了大人总会有偏心和比较嘛~其实你还好,毕竟你的优秀不用老师表扬大家也都看得到。我可就惨了,我有学霸哥哥和学霸姐姐,爸妈老是比着他们来说我,搞得我好像一无是处似的…而且你弟弟终归不是人,总有些方面总是不如也不可能如你的嘛…”

小慰想了想也是,小安不过是个人工智能而已。而且正如同桌所说,确实他身上有一项人工智能无法比较之处,那就是篮球。这可是他从小到大一天天苦练的结果,小安纵有市面上最先进的机芯,也不可能比过他日积月累出来的技术和经验。

就这样,最初的芥蒂在兄弟间低调地存在着。

一转眼,小慰上五年级,小安也升到四年级。

下学期开学,全市小学生篮球联赛又开赛了。半决赛时,小慰被急于干扰他的对手推倒,脚踝意外受伤不能继续上场。

“让你弟弟上!这比赛容许少数人工智能上场的!”

“对方也有个人工智能,虽然是替残疾的主人参赛…但现在我们也有队员受伤呀!”

着急的队友怂恿着。

为赢得比赛,同样着急的小慰来不及多想。

小安接替他做小前锋是显然不足的,但三分却投得极准。在队友们迅速调整配合下,比分不一会就大幅度赶超。

“你弟真牛逼!”联赛夺冠后,队友们非要让小慰允许小安加入球队,小慰不好得拒绝。

就这样,小安闯入了他最后一片“净土”。

在同学眼里,小慰机灵、小安沉稳,他们在一起就是完美的搭档。只有小慰愤愤不满——以往球场上大家都在叫“把球传给小慰!”,可现在却有一半时间在叫“把球传给小安!”,每一声,都是对他存在的剥夺。

生平第一次,小慰尝到了嫉妒的滋味。

忍了一个多月,小慰终于忍无可忍向爸爸提出要送走小安,他编了一个自以为完美的理由,但爸爸用人工智能不好退货成功回绝了。

现在小慰一阵冥思苦想,但在说服爸爸这件事上好像也拿不出什么更新、更充分的理由,于是他最终只能采取“迂回战术”:“…可是这不是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前线嘛?”

爸爸看穿了他的小心思,但并不说破。

“今天先这样吧…”他怜爱地摸摸小慰的头,“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你再好好想想。我也和妈妈再商量商量。”


篮球赛

因为那强制征用通知,不知从何时起,妈妈渐渐抑郁起来。

起初小慰还没查觉,直到一天晚上。

“妈妈~妈妈~给我讲讲Ix型超新星呗?”

小慰会这么问,是因为他看到新闻说妈妈带的小组又有新发现。小慰喜欢听妈妈讲那些天体的故事,既神秘又有趣,而且一说到在天文上的研究妈妈就像变了一个人,神采奕奕、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

可这天小慰问了两遍妈妈才抬头,筷子还掉到了地上。

爸爸向他使眼色,小慰不敢说话了。

小安似乎也没料到妈妈会这样,露出担心的表情。

之后一连几天,一家四口陷入一种罕见的沉默。

这段时间小慰也发现爸爸对小安的关心明显增加。

哼,反正小安很快要走,虽然只是个人工智能,但多分给他一点亲情也不是不行…小慰这样想着,自以为很大度。

一天,还是饭桌上,小安看着郁郁寡欢的妈妈,突然放下碗筷道,“要不…我和小慰来场比赛吧?这样总归有个说法。”

比赛?说法?小慰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但爸爸妈妈却听懂了。

“比什么呢?”爸爸问。

“既然小慰喜欢打篮球,就比篮球呗?”小安说。

爸爸居然同意了。

妈妈显然不想同意,但还是点点头,“如果这是你的意愿的话…”

“呵呵,真是可笑!难不成你赢了你留下,我替你去上前线吗?”小慰感到莫名其妙。

爸爸却对他说,“哎呀,这是弟弟最后的愿望,你就满足他嘛~”

小慰一向很认可爸爸的话——确实他也没那么小气,“好,那就比吧!”

晚饭后,一家四口来到社区活动中心。

这个时间人不多,爸爸跑去和球场上零星的球手沟通,还真要出半个场地。

也好,这是最后一次比拼了。小慰想:小安,你是人工智能,你不需要什么尊严,但是我是人,我需要。这是我最骄傲的项目,虽然比赛由你提出,虽然莫名其妙的,但我一定不会输!

爸爸设好比赛时间,随着硅胶辅柱设置到位,篮球飞起,比赛开始了。

论进攻能力小安是不如小慰的,就算加入球队小安也一直处在配合位置,只要不给机会小安投三分球获胜应该不难。小慰一边利用硅胶辅柱传着球一边想。

但令他惊讶的是小安竟开始千方百计阻挠他。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哼,怎会给你得逞?小慰想着,熟练地变换策略和方法。

但见小安捕捉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几乎每一次都精确做出预判。

显然和自己一样,小安也是认真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小安如此认真。

得分变得吃力起来,而且每次都会被很快追上,远超对手是不可能的了。在一次次追分和被追、预判和反预判中,小慰终于想起:他最讨厌小安的地方就在于他每一步都在算计,算计着该怎么说话,算计着该怎么做事。要知道人是用心行动的,虽然会说错话、做错事,但这本质上都源于人心,是温暖的。但作为人工智能,纵使他那先进的四代机芯里有着无数选项、足以让他能够随时选出和执行最优解,但这样的用“芯”只会令人感到冰冷。

——不行,输给谁都不能输给人工智能!

这样想着,小慰又进了一个球,超小安两分。

眼看时间马上就到,不出小慰所料,小安带球出线、又准备投他拿手的三分球。

如果小安投中,他将没有时间追回,小安将会胜出。

这是不允许的。小慰追上去。

小安转身,两人眼神交错。

投球前一秒,小安明显迟疑了一下,小慰一跳,很轻松就把球盖住。

铃声响起,时间到。

现在小慰又夺回自己的强项了。

但是…

“为什么你要‘放水’呢?”他觉得赢得不光彩——怎的?到最后都还要算计我啊?

不料小安只是对他微笑,紧接着转身蹦蹦跳跳跑到爸爸妈妈面前说,“那就决定是我啦~”

…决定?什么决定?

小慰正要追问,腿上传来一阵疼痛。想来是刚才一直紧张、过分用力,之前的腿伤又复发了。

爸爸发现了,跑进球场把他一把抱起,“我们去医院吧。”


电子病历附件

小慰在病床上醒来,感觉昏昏沉沉。

他是被吵醒的。

诊室外走廊上传来乱七八糟的声音,外面还有警车的鸣笛。

从乱成一团的对话中,小慰勉强拼凑出发生了什么:有个用户企图逃过政府的强制征用,非要让工程师给她的伴侣型人工智能安装非法芯片,工程师不肯,她就在走廊大吵大闹,还砸了好多医疗设施,保安报了警,警察来把人带走了。

可这不是医院么,为什么要在医院给人工智能装芯片?

这是在做梦吧?小慰想,没准是最近科幻电影看多了。

紧接着他又听见近处的声音。

是他的主治医生。

“记住它的机芯号,那是唯一的编码。无论怎么更换,机芯和机芯号都不会变,这样等战争结束还能想办法找回来…”

这句话应该是对妈妈说的,因为随即他听到妈妈的哭诉:“…可我不想再失去我的孩子啊!”

这时诊室外又传来一个陌生声音:“这些高级知识分子真是吝啬,享受政府的各种优待不说,明明占着两,政府只要其一,他们却连一个都不肯出,还跟这哭…也不觉得丢人!”

“不许你这样说我妈妈!请你道歉!”紧接着传来的是小安的声音。

主治医生让护士出去赶走那个出言不逊的人,又说,“你们家这种情况迟早是瞒不过去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这样下去始终不好,对你们双方都是。”

…瞒?…不好?

耳边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小慰一句都听不明白。

…所以这只是个梦吧?

不一会小慰完全醒了,他跳下床走出隔间。又因为之前的梦,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医生。

“你醒了。刚才是不是吵到你了?”医生说着,竟顺手一挡屏幕,迅速关掉了他的病历附件。

这个小动作被小慰敏锐地捕捉到。电子病历附件一般会记录疾病和治疗相关的专业资料,比如论文、其他专家的经验分享、其他病例的治疗情况等等。对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就是天书,他觉得自己就算看了也看不懂所以从没关注过。

如今医生这一掩,他突然奇怪起来:所以他的病有什么问题?还是说…

小慰不由得想起那个梦,一种不安感油然而生。

一家四口回到家。

妈妈心情难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爸爸又百般劝慰,小安则又默默陪着妈妈。

小慰心念那电子病历附件,他看到爸爸的电脑此时还开着机,但屏幕锁着,需要密码才能打开。

他正寻思该怎么弄,想不到机会居然来了。妈妈带的一个学生要来找她拿资料,爸爸替妈妈送下楼,在这个时间用了下电脑。

趁爸爸出去送文件、电脑还没到时间锁屏的功夫,小慰跳到屏幕前点进自己的病历、迅速打开附件查看起来。

一行行信息出现在他眼前。

上面并没有什么疾病说明,也没有什么专业术语或疑难词汇。文件的每一句话他都读得懂:

30440- Z0010

运维记录30440126001-Z001000001

适龄身高调节。从我国9-11岁儿童体检数据中挑选居住在银河系外城市部分,取健康值,随机得出数据…,依照该数据进行骨骼及皮肤调整…

运维记录30440202003-Z001000003

适龄人格微调。从慧城及周边城市8-13岁儿童心理健康调查数据中,取健康值,随机范围设定为…,整合写入系统,写入范围设定为…

运维记录30440518001-Z001000023

修理左小腿(意外受损)。从我国9-12岁儿童体检数据中选取意外受伤恢复情况数据,随机得出…,根据该数据部分更换骨骼及皮肤并拟定系列修理计划…

运维记录30440518002-Z001000024

突发事件人格微调。鉴于用户反馈情况,从我国10-14岁儿童因体育活动意外受伤事件数据中,选取有记录的心理反应数据,取健康值,随机范围设定为…,整合写入系统,写入范围设定为…

…什…么?

小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好几秒,他盯着自己的病历,却像是在看别人的一样。

“小慰?”小安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你怎么???”

小慰没理会。怀着屈辱,他夺门而出——他不想再待在这个家、不想再看见那对男女、不想再看见他们的任何一个!

门口刚好路过一趟夜班公交,他跳了上去,他决定去找他的“主治医生”。

一路上小慰越想越气,虽然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人,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下来:敢情这些高级知识分子拿他们当玩物不成?亦或者,他和小安不过是他们的某个科研项目实验品?

——这实在太过分啦!虽然人工智能其实没有感情,但人总不能比人工智能还要无情啊!

车到站了,他冲进诊室,把积攒的悲愤一股脑发泄出来:

“你们这些骗子!鲁氏综合症根本不是什么病,只是你们定期维护人工智能的幌子罢了!你也不是什么遗传病专家,只是个驻场运维工程师!凭什么玩弄我!?”

“医生”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的冷静让小慰感到心寒。

“也好…也许由我来说反倒合适一些。”这样说着,“医生”像日常看病那样招呼小慰过去坐下,“你妈是天体物理学家,你爸是智慧城市高级工程师,他们……”

“这我都知道。”小慰打断他,径直走到他跟前,但并不坐下。

“…那我就说一些你不知道的吧。”也不介意小慰咄咄逼人的姿态,“医生”不紧不慢道,“你是ANHM-LUBAN公司赔偿给你爸妈的最高级仿生人工智能产品。小安是慧城政府基于吸引人才政策赠送给你爸妈的、炎黄科技的最高级仿生人工智能产品。”

小慰知道ANHM-LUBAN和炎黄科技是当下人类文明圈最大的两家人工智能品牌公司。要说吸引人才赠送还算可以理解,但赔偿又是怎么回事?还有…

“这两口子有什么毛病,放着真人不养养人工智能?”

“…着什么急呢?”“医生”往椅背上一靠,“关于这件事…我觉得严格来说还是人工智能产品的问题,罪责当在公司。而且退一万步讲,法律惩罚也过于严酷了…”

罪责?惩罚?小慰越发听不懂了。

只听“医生”继续:“你们其实有个真人姐姐,只是出生没多久就死了。那天你爸去加班,你妈边在家办公边和人工智能保姆一起带孩子。那年励城所在恒星系受双星影响挺大,恒星在那天突然爆发强电磁风暴,励城城防系统未能正确预判造成全城突然断电。虽然不到半小时就全面恢复吧,但谁都没想到异常电流会导致育婴箱温控装置失灵,偏不巧拟人保姆又出bug死机了。你妈刚好在研究他们小组的新发现,就那一刻的专注,她发现了新型超新星、校准了超距离天体的测距方法,却失去了自己的亲生孩子,还被剥夺了生育权。”

“这不算过失吗?怎么会搞到剥夺生育权这么严重?”

“因为自打殖民太空,人类身体的进化就越发赶不上智力进化,对各种新环境的适应性不佳导致人口规模一直达不到预期。不论在哪个国家和地区,与新生儿相关的政策、法律都变得格外严厉,与之相对应,奖惩的两极分化也越来越极端。”

“…那也不对啊,一般人家都有人工智能管家,设备没正常工作管家不管么?”

“你还当自己十岁小孩呢?用你的系统好好‘想想’。”

小慰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主系统可以用。切换到主系统,他查着资料,很快明白:人工智能管家负责的是全屋的环境和家务,往往一套系统能用好多年。而一般人家生孩子都会单独购买一套最新的育儿设备系统,人工智能管家和系统的对接最多只有确保正常供电。听“医生”说又是育婴箱又是拟人保姆的,当年他们购买的应当是市面上最好的了,很难想象各种小概率事件会刚好凑到一起,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不过你爸妈也是怂,这要是我,拼了命也要跟他们杠到底,哪怕对方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人不去为自己正名后果是可怕的——就算老老实实接受公司的赔偿条件和法律惩罚,来自舆论的苛责也让人经受不起。你知道吗,指责‘那种人也配生孩子’,说‘停电了都不想着去看看,还顾着搞什么破研究’已经是轻的了,你爸妈在给你做家庭成员登记时,那些人连‘是你照顾人工智能还是人工智能照顾你’这种毫无人性的冷嘲热讽都说出来,他们最后也不得不选择移民…

“算了,说得有点远。不过以你的系统应该都能‘明白’吧?…本质上,你们两兄弟和‘杀死’他们亲生孩子的人工智能并无不同,但你爸你妈却没有因此产生厌恶,反而把你们当作亲生孩子抚养…虽然这份情感只是慰籍,但绝对是真挚的。特别是你,很少有儿童的伴侣型人工智能十年来自己完全没察觉的。而且你知道政府补贴多难申请吗?当年慧城政府赠送高级人工智能时你爸妈其实都回绝了,都是你吵闹着要一个弟弟,你爸妈才觍着脸又去跟政府要的…”

“医生”还想说些什么,但听走廊响起一阵急促脚步声,爸爸、妈妈牵着小安出现在诊室门口。

妈妈脸上泪痕未干,跑上来将小慰一把抱住。

现在小慰终于理解妈妈的悲伤和抑郁了。

“这是…?”爸爸看了看小慰,又看向医生。

“不消问了,你家大儿子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人。”医生的话证实了爸爸的猜测。

爸爸赶紧转身对小慰说,“我和妈妈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说得就好像小慰是他们亲生的真人孩子一样。

“我都知道的…”小慰赶紧抱住妈妈,对爸爸点点头,“…谢谢你们爱我。”

像是觉醒一般,现在他的整个系统真正地运作起来了。行为系统不断在主系统和拟人情绪情感系统间做着切换,每一次都形成一个选择…这就是他之前最讨厌的、算计别人的感觉吗?

小慰遂看向小安。                                                

现在他也知道自己错了,既然双方都是人工智能,他从来、压根不该嫌弃对方。


家人

“你一直知道我和你一样,为什么收到通知时不干脆说出来一起讨论决定让谁去,而是和爸妈一起瞒着我、又和我比赛呢?”回家路上小慰问小安。

小安回答:“虽然在这个家我们是兄弟,但在市面上我们可是最大的竞争产品。离开之前我需要证明这是我自己的决定,绝不是因为不如你而被用户放弃。不告诉你是怕影响你的正常发挥呀…”

小慰适应着用主系统运算,“理解”了小安的“想法”:作为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工智能,小安本应争取留下——竞品最好都上战场被战争消耗,那样自己公司产品就可以在民用市场一家独大。但作为家人,小安的主系统在证明自己、维护住自己的品牌名誉后作出让步,遵循了拟人情绪情感系统的决定。

…其实,那篮球比赛中需要争得“尊严”的恰恰不是小慰,而是小安。

同样选用拟人情绪情感系统,小慰想挽留小安,但他的主系统却提示:小慰生产于战前,小安生产于战后,自从被定制出来小安就知道自己是什么、要做什么以及要为什么做好准备。虽然同样装备四代机芯,但显然小安比小慰更加能适应战场,回来的概率也更高。不论从产品竞争还是最大限度维系这个家庭的角度,送小安走都是最优解…

小慰只有一把抱住小安。他再也不讨厌这个弟弟了,像是要弥补过去一样,他决定在最后几天一定要对弟弟好一些。

……

通知的期限终于到来,一家四口来到车站调度中心的检查口。

“爸爸妈妈,我是个好‘孩子’吗?”临别前小安问。

“是啊!”爸爸赶紧说。

妈妈则连连点头,没忍住还是哭起来。

小安却微笑道,“…有你们这样说就够了。”他又交代小慰,“替我照顾好爸爸妈妈。”

“打完仗一定要回来!我们不论如何一定会等你!”小慰对他说。

“我知道。我尽量。”小安回应。

之后,像是要坚定自己的决定一般,小安头也不回地跟着其他市民上交的人工智能走了。

小慰家的情况极其特殊,因此在同样被征用的人工智能中,小安只有儿童大小的机体显得分外单薄,而一家三口只能看着这个单薄身影消失在幕帘后。

一连七年,追新闻和战报成了他们每天的“固定节目”。终于在第八年,联军成功击退了侵略者。

停战协议签订的那天,小慰和爸爸妈妈手慌脚乱地找各种渠道,终于把人工智能复员申请递交上去。

“你们这一家真能折腾!联军上上下下都被你们骚扰遍了…”翻着长长的申请记录,车站调度中心的军官说。

“因为那是我们的家人啊!”小慰理所当然地告诉他。

还是当年那个检查口,从幕帘后走出的却已经不是儿童。因在战争中多次立功,作为奖励,联军给它配了一个完整的仿生人体。当然,战后资源相对匮乏,只能有什么样给什么样。也许因为是青年的身体,也许因为受到过战火洗礼,他那种沉稳变得更加深沉。他冷冷扫视着人群,直到认出家人。

小安这才笑起来。

那是小慰熟悉的微笑。

不顾保安阻止,小慰越过护栏跑出去和小安抱在一起。

这时爸爸的电话突然响了,对面传来“医生”的声音,“你们有空看一眼新闻——据政策至少可以收养战争孤儿,要不要考虑来一个?”

爸爸妈妈互相看了看,然后看向走来的小慰和小安,“你们来决定吧,我们的话,有你们两个已经很满足了。”

小安点点头,“但我知道爸爸妈妈一直想要个真的孩子,以弥补当年…”

“我是哥哥,让我来说——”小慰一把拦住小安:

“爸爸、妈妈,我们想要一个妹妹!”

就这样,一家三口终于又变回一家四口,并且这一次,他们还可以一起争取和期待一个新的家人到来…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小慰和他的家人们
隹王千祀

学校:北京某公司

学历:本科

专业:法学

职业:HR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形似电影《人工智能》的展开,却又有其所不具备的治愈系结局,单是这点就足以让这篇故事增色不少。不论这是否是设计者们的初心,人工智能自诞生起就致力让自己学着更像人,这难免意味着人所走过的心路历程,足够先进的人工智能也必须走上一遍,本故事讲述的大概就是这样的过程。

2020-11-09 16:53 巨星海 ——

综合了安德的游戏与双百人的思想,在这个背景下讨论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显得强而有力。

2020-11-08 14:07 匿名 ——

挺有意思的故事,有点菲利普·迪克的风格。从二胎家庭里常见的嫉妒心入手展开整个故事,也是很巧妙的选择。不过人工智能参军的设定略微有些不妥。在人类家里扮演乖巧孩子的人工智能转眼便能化作杀人机器么?而且,一个与他国陷入战争泥潭的国家,不大可能会有温馨的日常。

2020-11-04 20:13 匿名 ——

文学都是人学,科幻文学最终也是人学,要以人文元素为基础。本篇在人文主题方面就设置得很好。由于前面铺垫得当,后面的反转自由流畅,合情合理。不过,或许是刻章追求以假乱真的效果,两个人工智能的行为更象真人,缺少人工智能的特点。

2020-11-04 09:03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