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Meme
Aria   
得票 1406 阅读 4514 评论 0
先看评语
· 日记型时间推进,情节紧凑,故事架构明确。语言干练老道,有很强的文字掌控能力。设定虽不算绝对新颖,但切实关注了当下的直播热潮,并将之合理地放在近未来时空中,以悬念揭秘为主线讲述了一个比较抓人且较为完整的故事。综合而言是一篇不错的科幻小说。建议小说人物不要全用字母代替,有过犹不及的草率感。结局开放,但仍有深挖的空间。同时,块状结构与分散短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作者的思维表达。 · 网络直播是较新的社会热点,看得出作者对社会现实有深入思考,提出了虚拟现实真实性的经典问题。 稍显不足的是,作品结构有些头重脚轻,阴谋有余,揭秘不足,结尾显得有些突兀,这当然也是由于篇幅限制,但有进步空间。再有是语言稍嫌破碎,概念过多,但都没有深入,因此缺乏哲学、逻辑的连贯性。作者创新性使用网络语言和书面语结合的方式,但是要注意使用不要过度,尽量面向更多的读者。 · 今年来,“虚拟主播”风生水起,许多主播改行成“虚拟主播”。同时这个新兴职业许多问题亟待解决。这些“虚拟主播”的价值观良莠不齐,会给观众的思想同化。本文抓住“独立思考”来暗喻这一点。作者的知识功底很硬,让观众大开眼界。作者也留下一个哲学性的开放式结局,但这个结局发展却不明显,观众很难get到一条清晰的主线,也有很多人由此进入了“思维病毒的宿主”的世界。 · 作品有机结合当下社会话题,结构具有巧思,细节方面足见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入微和哲学性思考。故事以悬疑元素开场,但探寻真相,揭示谜底的过程和力度有些不足,没能给与读者足够的解密感。 · 虚拟的形象模糊了真实与幻想之间的界限,肆意揉捏的人设更是拓展了线下人们移情的范围——故事中作者涉猎极广,将未解之谜的“人体自燃”,饱受争议的“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时下热门的话题“虚拟主播”和杀人于无形的“微波武器”有机联系到一起,布局和想象的功力可见一斑。对捧红虚拟主播制造人设,模因在虚拟世界里爆发式增殖的现象也做出了一针见血的剖析,可谓想象与思想双过硬。 不足之处在于作为故事,“揭露现象”的力度是有了,“解释谜底”的一步却有不足。“幕后主使”式的存在仍然潜藏在暗处,仿佛等待着下一次的处决行动。往好了说是剧情之末的最后留白,不太好的说法就是有些缺少主次、缺少条理了——人物名全部使用了字母,稍微也加重了这样的感觉。

【摘要】Meme,出自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与基因相对,也称为模因,弥因或梗。有变异性,散播性,攻击异见性等特性。指在互联网上被大量传播或进行二次创作的某些信息。 近未来的某地,虚拟主播的直播成了人们的主要娱乐方式。A在直播过程中,突然自燃而亡,现场出现了“偶像的黄昏”一词。同时,天文站竟接收到来自宇宙的诡异语句。身为记者的Z开始了她的调查....

10月7日 晚 11:45

空无一人的末班车驶出车站,引起周围建筑群的轻微晃动。还未熄灭的几块广告牌照亮了马路上的水洼。身穿职业装的女性孤身站在路旁,边浏览手机页面,边攥紧手中的雨伞。

而此时,四周零星的透出灯光的几扇窗中,有一扇后站着旅馆记录中登记为A的某个人。目测比登记年龄要年轻一些的A,看到那女人坐上车扬长而去才转身回到电脑前。她拨开妨碍视线的刘海,调亮了电脑的亮度。

幸好没人再提割腕那档子事情,A心想。她做作地眨着眼睛,向自己直播间里不停刷新的打赏信息作出热情的致谢。

“最近老下雨~出门要带伞哟!”

因为有“很了解现实世界”设定的关系,她挤出些笑容说了句善意的叮嘱。其实这几天天气已经转好了,只有今晚毫无征兆地下了雷阵雨。

就像A以虚拟主播Witch Meme的身份走红一样毫无征兆。爆红之后,虽然开头有些恐惧,但很快就掌握了讨好粉丝的技巧。才半年,Meme就上过十次实时热搜。广告、电影、奢侈品,全都少不了Witch Meme的身影。

要如何维持屏幕里那身穿校服,五官精致,时不时哀叹“人间不值得”的消极少女形象,她从不在意,评论区粉丝的活跃发言也没让A真的感过兴趣。上次评论里晒割腕图试图吸引A注意的小孩,给团队添了一堆麻烦。

恶心,那些粉是没脑子吗?都是群受虐狂吧?越被可爱的卡通形象骂“怎么还不死”,越是热情高涨。因为A在直播时对他人肆无忌惮的辱骂和调侃自己黑历史,粉丝也感叹“不愧是魔女”。

粉唯一的作用就是拿无数条“可爱就够了”覆盖掉负面评论。刚才和团队代表讨论了很久如何洗白,但A觉得,根本没必要。即使上次扒出确凿无疑的黑料,反倒还涨了5千粉……

“匿名来信时间!“Meme,我得了抑郁,求安慰。””

“呵呵~有病去治,没治去死!”

想欣赏这句话给观众带来的喜剧效果的A莫名感到了寒意。

刚才还若无其事的她,突然被无形的力量扼住了一般。心脏跳动渐渐加速,呼吸频率也变高了。瞬间,闪电划破天际,惨白色的光消失后周围陷入了更深的黑暗里。

立马跑去开了顶灯后,A依然感到有些害怕。

“见了鬼了,这天气闷得死人。”她嘟囔着推开窗,任夹杂着雨水的风灌入屋内。窗外什么都没有,街道在闪电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冷清。真的什么都没有吗?A觉得肩头传来了一阵不安的麻木感。

“放过我吧,我错了。”她向着想象中存在于虚空里的某个人乞求道,背后的战栗感伴随着冷汗向下流。没事的,不乱想就好。

“大家还在吗!”声音异常颤抖的A试图回到直播状态。那么多人陪着就不可怕了吧。她这样想着,直到天际传来轰隆的雷声,才注意到缠绕在身上的火焰。

痉挛着尖叫求救的A倒向地板。

直播画面不知何时切换到一行花体字。

“偶像的黄昏”

10月8日 早8:10

“这都拍的啥?”I伸手关上了号称 “全真再现A身亡事件”的视频。人皆一死,但有人的更具卖点,他想。

实习期里头,主任让I盯监控。虽然工作大致上是字面意思,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刷手机视频。I打量了四周,同事们的背死寂地朝着自己,简直像网吧。

“那案子的再现视频拍那么水,还被禁。”他搭讪说。

“演员丑,我A粉看不下去。”各处传来颇有同感的附和声。

I把视线转回工作上。有个屏幕正播着小学生参观基地里几台老探测设施的情形,也就是说在参观那堆破烂。

“现在看到的望远镜被用于探测宇宙背景辐射。宇宙好比是微波炉,但烹调温度非常低…”虚拟导游喋喋不休地讲解道。

这时,主屏幕上忽然出现研究员的身影,他们似乎在讲那台巨型望远镜,对话很快便结束了。可能是捕获到了啥信号,一般都是没价值的信号。

两个屏幕同时传出陌生的声音,连老破烂也久违地闪起指示灯。

 “病态的精神驯化…大众”

“丧失否定、批判和超越…能力的人”

“…思考”

机械的人声,经过放大,在基地里反复回响。I徒劳地寻找声源:是哪个设施出故障了?

“自…由的精神”

“独立思考吧!”

地球各个角落乃至地外的空间望远镜都收集到了同一个声音。

“思考!”

10月8日 晚21:34

“也就是说,自从于2015年发现引力波后,一个全新的、更具意义的天文发现…”主持人铿锵有力的播报传遍整个休闲区。

为提起精神加班就够累了,来这儿放松还得听新闻,真讨厌。Z强忍睡意,拿出手机翻起购物车。

要不,屯箱这款等升值呗,她自言自语地说。这期纪念易拉罐临时改成了Meme联动款, Z想买的虚拟主播U联动款半年后才发售。

“哟,真稀奇,你也在!”后辈V打着哈欠,从微波炉旁端起速食走来。意识到自己在加班的Z,立刻回到工作状态。

“瞧你脸色不太好,挨编辑批啦?”说着,V关切地拉了把椅子,坐到她对面。

“早知道不选这题…我都快被人告骚扰了还没取到材。我不干了!”

“这就叫雨天忧郁症。”

“啥?”Z歪着头,提问道。

“下雨天有人容易钻牛角尖 - -没准你死扣着赶在DDL前写出来还要被压呢!咱每周报选题,选题再好,挖得再深,上头一句敏感就玩完。”

V用倦怠的语气解释说。

“啥牛角尖?不钻牛角尖还叫什么记者?”话虽如此,Z还是叹了口气。

“消费死者就算记者吗?再说, A…这女人…不配咱们这么费心。”V戏谑般立起桌上那本今天匆匆出版的精装书。封面上Meme散发着人畜无伤的少女感。

“能把杀人事件当成直播时的噱头,她确实是个魔女。”Z整理起了思路。

死者A,年仅23岁,14岁时与犯有前科的T相识后同居,共同设计并实施了毒杀继母骗保的计划,最终误杀串门的邻居P。尽管案情轰动一时,但未成年的A仅仅被收押入少管所。获释后,A借着虚拟主播的潮流以魔女Meme的身份飞黄腾达。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捧红魔女的粉丝…迟早也遭报应。”V稍稍顿了顿。

“我倒不觉得,V。他们喜欢的是她和团队贩卖的消极少女Meme,虚拟的东西就是虚拟的,即使是叫嚷着毁灭地球的虚拟人物,也没必要较真。至于报应啊雷劈啊的问题…那栋建筑物,肯定安装了避雷针。而且她身上的衣物都没像她身体那样被烧成灰烬。你想想看,居然没被烧毁!”

“嗯?”V低下头,试探性地抿了一口咖啡。

“现场找到的剩余指骨也确实属于A本人,总不能是自己砍了手指吧。”

虽说被称为魔女,但A也是个爱美的女性,做出砍手指之举实在难以置信。

“诶,那这就是所谓的SHC - -人体自燃现象吧。写这个题咋样?我上次写这题的时候,采了个超有趣的科学家!对哦,全网封禁的 “再现A身亡”视频他也无偿参与了制作。”

“会不会是被害者家属的复仇呢?”思绪中突然闯进一个推测。

 “不会吧。不知道吗?被害者P的家属…近年接受过A的巨额赔偿,今早还通过社交软件晒出和Meme的合成照…表达了哀悼…”

“是吗…”Z的声音低沉下来。

“除此之外,某少年临终前在A评论区晒割腕照那事儿也被撤热搜了。”

Z头痛起来,无法言喻的不适在心中蔓延。虽然标榜是虚拟的角色,却早已心照不宣地和A捆绑营销…如今占据全网首页的净是清一色的哀悼,甚至有不少将A洗白成现代窦娥的帖,让人感慨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先去查查“偶像的黄昏”吧。”Z说道。“哦,去年流浪狗自燃,报道是你写的吧?方便介绍你联系的科学家给我认识吗?”

“好!那叔特好说话。就是有些神棍味。”

V爽快地答应了。

10月16日 早 11:57

离开图书馆后,Z在街头彷徨。天空阴沉沉的,压得人难受。

说是彷徨,实则就是太丧了。对于前几天收押T的监狱突发火灾,现场出现以“偶像的黄昏”名义要求全网虚拟主播闭嘴的恐吓信息一事,身边的同行都没有去深入。

Z不想承认当时选这题是一时脑热,她也不是出于自我满足才死扣的。可一想起大家的沉默,自信便动摇了。

不止如此,纪念款易拉罐在出货前遭涂鸦的事倒上了热搜,连带着恶意涂改出的“Bitch Meme”也得到了不少关注。差点上神坛的A成了新热点的牺牲品。

“没办法,看来只好去写人体自燃了。”

 带着好奇和一丝同情,Z了解到“Bitch Meme”成为了直播时最常用的笑点,所有A代言的商品都故意加上这一词再版。时至今日,“直播用Bitch头当避雷针”视频播放量已高于A的巅峰播放量数倍。Z猜测,这热度恐怕要持续很久。

“Meme…病毒…”Z喃喃自语道。如果Meme是种病毒的话,“Bitch Meme”这种突变顺着互联网更猛烈地传播,造成了更大的破坏,仿佛有人在煽风点火。

10月20日 晚 21:44

距离约定时间还早,Z便赶到了G指名要求的家庭餐厅。餐厅里嘈杂的播放着新闻,好像还在播宇宙背景辐射信号的新进展。最近辐射强度越来越大,有时电视啊收音机啊也会接收到那些诡异的句子。

“这是神之声吗?”主持人声情并茂地说。“我台特别栏目“宇宙之声”将直播专家面对面探…”

“还嫌不够吵?”Z暗自吐槽。

 “听多了就觉得这些话挺别扭的。”一旁穿着有点过时的夏季西装的中年人开口道。

“嗯,有点像思维病毒,不顾一切地要进到我们的脑袋里。请问您是G博士吗?”犹豫了会儿,Z谨慎地发问。

获得肯定答复后,两人略显生疏的握手入座。

“百忙中抽空接受采访,真是太感谢您了。G博士。”

“哪有。”他笑着作答。“我是不想出门,才把自己关在实验室。”

Z发过好几条私信给他,却未提出面对面采访,之所以下决心,是听说G因为最近几条对“偶像的黄昏”的科普被水军黑得想彻底退网。 

“您别谦虚。我读了您的几篇博文,既有哲学的,又有航空工业的,可以想见您涉猎极广。人体自燃的那篇里您提到利用大功率微波定向发射高能量的电磁波辐射导致人体自燃的可能性,很新颖呢。”

“我是研究了不少领域的知识,比如人体自燃啥的。但不过是为理想奋斗的副产物。”

“原来如此。您的理想一定很远大,很难实现吧? ”

“几天前确实如此,如今已经没别的啥好实现了,我也是时候收手啦。太容易实现的理想实质只是被广告啊媒体啊强加的虚假需求。人在一生中,作为智慧生命最基本的理想,就是对虚假需求说“不”。对吗?”G说道。

“诶…别人怎样不清楚,我倒没啥好实现的抱负,维持现状就行。我今天的期望只是要了解您对人体自燃的看法。从微波导致自燃的原理开始好吗?”

Z掏出录音笔和速记本,满怀期待地看向他。

“微波定向输能导致自燃的原理和微波炉加热食物没啥区别。微波炉那种弱的微波不明显,高强度微波则能通过瞬间产生的高热造成杀伤。这便是我提出猜想的基础…现实中的微波武器不就是如此?强微波的覆盖区内一切都无处遁形。”

 “普通人可能制造出类似的武器吗?自燃现场发现了完好的衣物,是否是微波能量过低才未烧毁?”

“它穿透能力强,完全能穿透衣物。”G偏着头望向窗外沉思。“自制的话…行,可成本高,不实际。要让人体自燃…所需的设备功率得大,而且要高精度打击,势必选择精密设备,一般情况下是实验室里才有。当然啦,前提还得打击对象的运动范围不能太广。我从参与微波发射器项目的同事那里听说,他们在某个卫星上搭载了个准军事级发射器,用那个没准行。唉,最近老在说A那事,烦的我都睡不好。现在只求一觉睡死。”

G神情紧张地舔了舔嘴唇,边瞥着腕上的手表,边往下说,“就当是接受你采访的报酬,说吧,你咋看待虚拟主播?Meme到底算个啥?”

 “也没什么特别的看法。之前觉得那东西没必要当真,图个乐呵罢了。可当喜欢的主播有了官配女友之后,还是吃起飞醋。可能在什么时候我已经隔着屏幕爱上了他吧。这也是因为虚拟主播是非常特殊的一种存在的关系。”

“嗯?”G有些困惑。

“拿你手里的杯子打比方吧,虚拟主播好比是个容器,能用来盛水,也可以盛红酒,数据组成的虚拟主播比杯子高明之处在于,它能当灵魂的容器。粉丝是被这寄居了灵魂的容器吸引…”

“说得好!我吃片安定,你继续,我没多少时间,十点得走。服务员,上红酒!”他从怀里掏出药,向前台挥了挥手,正盯着电视的服务员应声端酒而来。Z扑哧一笑。

 “关键不在Meme他们客观上是什么,而是被不同的人认同成什么,从而影响人的行为反应。”

“好一个Meme学家。那“偶像的黄昏”呢?” G闻言,哀求般让Z继续。

“是指那杀人凶手还是尼采写的“偶像的黄昏”?凶手他…有点尼采笔下“超越同类如人类超越猿猴”的意思。但…做过头了。 A不是受过法律惩罚了吗?只要是对的,就能突破道德和法律的界限无限延伸?”

“…”G眉间堆起皱纹。

“别丧失自由选择需求的能力!思考吧!”耳畔传来宇宙最壮观的直播声。人们都在认真聆听,还没到十点,四周就静悄悄了。

“他是个自私的人。”

 “他也是个思维病毒的宿主。在报道上就这么写吧。” Z诧异地望着G起身踉踉跄跄走出店门。能量束以惊人的速度向他袭来。

“啊啊啊”尖叫声从Z喉咙深处迸发。

11月7日 晚 21:46

I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群穿着写有“人要学会思考!”的花哨T恤的人匆匆从他的身边经过,赶往“思考吧”款纪念易拉罐的发售会。

尽管最后证明扰乱望远镜的信号是个过气博主黑了微波发射器发出的,顷刻间扩散开来的“要独立思考”的宇宙之声还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热度。

“要独立思考~” 有人故意大声地朗诵起来,人群里几个声音回响般复读着“要独立思考~”。

乌云般的抢购者中爆发了一阵哄笑。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Meme
Aria

学校:复旦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临床五年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日记型时间推进,情节紧凑,故事架构明确。语言干练老道,有很强的文字掌控能力。设定虽不算绝对新颖,但切实关注了当下的直播热潮,并将之合理地放在近未来时空中,以悬念揭秘为主线讲述了一个比较抓人且较为完整的故事。综合而言是一篇不错的科幻小说。建议小说人物不要全用字母代替,有过犹不及的草率感。结局开放,但仍有深挖的空间。同时,块状结构与分散短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作者的思维表达。

2019-06-24 00:30 匿名 ——

网络直播是较新的社会热点,看得出作者对社会现实有深入思考,提出了虚拟现实真实性的经典问题。 稍显不足的是,作品结构有些头重脚轻,阴谋有余,揭秘不足,结尾显得有些突兀,这当然也是由于篇幅限制,但有进步空间。再有是语言稍嫌破碎,概念过多,但都没有深入,因此缺乏哲学、逻辑的连贯性。作者创新性使用网络语言和书面语结合的方式,但是要注意使用不要过度,尽量面向更多的读者。

2019-06-13 09:41 匿名 ——

今年来,“虚拟主播”风生水起,许多主播改行成“虚拟主播”。同时这个新兴职业许多问题亟待解决。这些“虚拟主播”的价值观良莠不齐,会给观众的思想同化。本文抓住“独立思考”来暗喻这一点。作者的知识功底很硬,让观众大开眼界。作者也留下一个哲学性的开放式结局,但这个结局发展却不明显,观众很难get到一条清晰的主线,也有很多人由此进入了“思维病毒的宿主”的世界。

2019-06-10 12:21 匿名 ——

作品有机结合当下社会话题,结构具有巧思,细节方面足见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入微和哲学性思考。故事以悬疑元素开场,但探寻真相,揭示谜底的过程和力度有些不足,没能给与读者足够的解密感。

2019-06-09 23:06 匿名 ——

虚拟的形象模糊了真实与幻想之间的界限,肆意揉捏的人设更是拓展了线下人们移情的范围——故事中作者涉猎极广,将未解之谜的“人体自燃”,饱受争议的“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时下热门的话题“虚拟主播”和杀人于无形的“微波武器”有机联系到一起,布局和想象的功力可见一斑。对捧红虚拟主播制造人设,模因在虚拟世界里爆发式增殖的现象也做出了一针见血的剖析,可谓想象与思想双过硬。 不足之处在于作为故事,“揭露现象”的力度是有了,“解释谜底”的一步却有不足。“幕后主使”式的存在仍然潜藏在暗处,仿佛等待着下一次的处决行动。往好了说是剧情之末的最后留白,不太好的说法就是有些缺少主次、缺少条理了——人物名全部使用了字母,稍微也加重了这样的感觉。

2019-06-03 16:01 巨星海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