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再见英雄
闫铭   
得票 1145 阅读 3215 评论 0

【摘要】一只叫hero的狗之死,引发了媒体舆论的轩然大波。两个媒体人在对最新热点的探讨与评论文章态度的抉择中,揭示出民众情绪,经济巨头与政客之间的激烈博弈。 同时,几十年前的一桩秘闻也牵引出当年的真相...... 是顺势而为?还是坚守原则?是顶风作案的谋利?还是卧薪尝胆的复仇?

(一)

        凯尔森匆忙换好西装,系上一拉得简易领带,就拖着大了一号的老式皮鞋快步跑出公寓,赶向街尾的“Future商务咖啡馆”。

四周闪过的街景被凯尔森的智能墨镜屏蔽,自动导航下,不断闪现出今日的新闻热点:

“一只叫hero的狗之死引发OM Company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公众信任危机!”

“娱博网新盘支持率倒向hero主人老流浪汉,全球超十亿人次参与大讨论。热点博彩实时赔率,老流浪汉和他的hero:OM Company =1:7.9(下一秒标题闪动1:8.1)!”

“娱博网各大分论坛知名博主纷纷加入全民大讨论,引领舆论风口。站队OM Company的博主们批判“乱民派”趁火打劫,力挺老流浪汉的大博们怒指“拜金派”做资本家的犬马喉舌。各中立和未发声的知名媒体人更被双方一齐指责不作为,最后碍于粉丝们的逼迫,也纷纷加入战线。”

“OM Company公关部和媒体部全员出动积极筹备大型新闻发布会。官宣称接到举报有暗庄恶意做空公司,已经向执法部门举报,并将对恶意散布谣言的媒体人发起诉讼。”

“政坛新秀卡尔丹力挺老流浪汉“尊重生命”,支持率再翻新高!”

赶到Future商务咖啡馆,凯尔森走进约定好的202号包厢。女上司斯塔丽已经到了,正低头沉思,一旁的工作展示台上还播放着几段老视频资料。

“下午好,斯塔丽。我来晚了。”凯尔森礼貌地打着招呼。

斯塔丽抬头示意,随即挥手把工作台上的资料窗口关了,微笑着说,“下午好,是我早到了。你还有十分钟准备时间,咱们半点准时开始。”说完,斯塔丽又埋头整理起新的资料。

凯尔森了解“工作狂”女上司争分夺秒的习惯,不再寒暄,滑动桌子上的电子屏,给自己点了一杯拿铁,又把室内初始的白色环境切换成了星空背景。随着环境背景中星辰点亮到星云出现,一杯热气腾腾的拿铁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的餐桌上。点开自己的工作系统,调出会谈所需资料,凯尔森喝了口咖啡,看了看时间刚好,开口道:“咱们开始吧。”

斯塔丽也放下手头的工作:“昨晚邮件里咱们简单沟通过,明天的头条文章,就暂定这两天热搜榜第一的消息,拾荒老人抗议OM Company。希望能够通过这一小时的会谈,定下咱们这篇报道的主要观点与调性。凯尔森,你先做一个事件简述吧。”

凯尔森调试好随身携带的智能终端,载入娱博网开发的虚拟新闻系统,瞬时凯尔森和斯塔丽就沉浸其中。

在虚拟现实的旧城区小巷里,凯尔森边走边对身侧的斯塔丽讲述起此次事件的经过来,“在旧城区改造过程中,一个机器人撞死了一只名叫“hero”的狗,狗主人欧德曼是一个年过七旬的旧城区拾荒老人。欧德曼因为不满OM Company的赔偿协议,先是游行示威,又把OM Company告上了法庭,事件热点被几个自媒体最先捕捉并进行跟踪报道和热文炒作,之后引来了更多媒体的关注,直到现在引发娱博网上全民关于尊重生命的大讨论。”

事发地点周围的道路旁,围满了一群比比划划甚至唱唱跳跳的网红主播,不过因为各账户隔音,他们无声的表演画面落在走到近前的两人眼中又多了几分滑稽。

穿过人群他们在虚拟事发现场,看到一个快乐的老流浪汉正带着他的狗“hero”巡查着旧街区的各个垃圾桶,搜寻着其中有用的东西。

狗子突然调皮跑得太快,老流浪汉在后边一时没追上,在后边大喊着“hero!hero!快回来,别到处跑。”

突然街角闯出一个出了故障的路面检修机器人,似乎听到老流浪汉的话起了反应,快速飞奔同时不断重复着几句话“hero,hero”“工作千万条”“hero”“安全第一条”“hero,hero”……

机器人没看到小狗,直接压了去,撞死了老人的“hero”,然后飞快逃逸。老人急忙抱起他唯一的老伙计“hero”,眼神茫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良久后,发出一声哀嚎,终是在夕阳渐消的黄昏中痛哭起来。

凯尔森和斯塔丽周围画面一闪,已经是事发第二天。天还没亮,老人就已经出现在了智能机器人生产公司OM Company的办公大楼门口。老人手中还抱着写有“还我hero”的大牌子,身后也布满了各种横幅,“无良商人,残害生命”“机械刽子手”……

不久,老人身边越聚越多的围观人群中,就开始出现不少直播网红和媒体记者。

老人有条不紊地发表着自己的抗议宣言,周围不少来追捧“大师”的网红主播热烈鼓掌,还有更多的直播观众在平台上不停点赞刷礼物。

斯塔丽追问:“对象有什么热点属性?”

凯尔森脑海中闪过连日来风靡网络老流浪汉引经据典侃侃而谈的小视频,想到屏幕上点赞最多的一条弹幕,脱口而出:“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

斯塔丽有些诧异:“你说什么?”

凯尔森解释道:“刚刚那句是追捧老人的自媒体人写的一句“广告语”,之后被不少网友疯转调侃。老流浪汉不像其他拾荒者,大字不识一个,反倒是满腹经纶,他对OM Company的抗议更是有理有据。其外在身份与内在涵养形成的反差感成了该热点的特殊属性。渐渐也引来更多维权者纷纷加入,声讨OM Company之前的种种霸行。

斯塔丽继续追问:“OM如何回应?”

凯尔森补充道:“因为是机器工人的失误,且媒体高度关注舆论影响很大,OM第一时间发布了致歉声明,并说明事故原因系机器人身上一个半导体元件异常与智能系统无关。随后OM又给出了5万库伦的高额赔金,却被欧德曼拒绝了。他说他只要自己的hero。于是OM又答应赔偿一只克隆的hero给老人。可老人又说克隆的不是他的hero,没有他们之间过往的感情与羁绊。”

凯尔森在虚拟神经网络中校对了一下整理好的资料,接着说,“ 不过随着事件的发酵,慢慢也开始出现了不少不一样的声音。

由于OM给出的赔偿都被老人拒绝了,不少媒体开始认为老人是在无理取闹,或是为了出名哗众取宠。

更有OM Company媒体部员工突然加班猝死的消息爆出。公司则对外宣称是由于最近面对舆论危机,公关部所有同仁近乎不眠不休,积极应对,努力挽回公司形象导致的。还发布了家属谴责老人搞事情,哀嚎要老人偿命的视频。顿时网络上又掀起轩然大波,不少媒体人和网友开始倒戈指责老人咄咄逼人。

娱博网大盘支持率出现逆转趋势,实时赔率曾一度达到 拾荒老人:OM Company=1:1.4。

而更大的反转来得出人意料!之前因公殉职的员工家属薛女士跑出来维权,盘坐在公司大门口,声称同样是因公殉职公司厚此薄彼,给生命赔偿做不同的标价。薛女士还向媒体透露内部消息,正处于风口浪尖的OM Company害怕家属借机生事,只好“按闹分配”,给出天价赔偿金,并收买其为自己说话。而他们其他家属就因为当时好说话被暗中压低了大半赔偿数额。不少网友还扒出半个月前,OM Company内部员工因不满过度加班集体抗议的消息。

之前吐槽老人无理取闹的实事评论大v们,又转而指责公司用心险恶,非法剥削员工,出事后就无耻甩锅。

OM Company迫于形势,也给过往因公殉职员工家属都补发了一笔数额不菲的补偿金,还公告称会尽快提高现有员工福利。

“之后媒体还有什么反应,舆论导向的最新变化又是什么?” 斯塔丽追问。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OM Company暗中运作,外加没有新消息爆出,该热点正在消退。” 凯尔森说到这停了一下,不由疑惑道,“其实我有点好奇,斯塔丽。咱们为什么还要追这个正在消退的热点。”

凯尔森接过斯塔丽递来的一份资料,打开一看发现是一份老报纸的剪影,大标题赫然是“英雄还是凶手?”六个红色大字。

扫了眼大致内容,凯尔森惊讶地发现这正是曾经那则纳入媒体人教科书的热点新闻,越发疑惑地望向斯塔丽。

斯塔丽没说话,抬手指了指照片上的“英雄”和如今报道中拾荒老人欧德曼的照片。

皱紧眉头的凯尔森看了又看,忽然眼中一亮,忍不住惊叹道:“难道是他!?”

斯塔丽点点头:“刚发现时我也有些难以置信。之前就是觉得这张面孔有些眼熟,忽然想起教科书中的那则报道,便翻出了这张夹在书页里的报纸。”

仔细地盯着旧闻上的报道,凯尔森陷入了沉思。

旧闻报道如下:

于太空作业中为空间站成功预警x-313太空风暴的OM Company宇航员洋格曼,在英雄徽章的授勋仪式上被此次任务中牺牲烈士欧德家属质疑有杀人嫌疑。

经调查,作为重要证据的监控记录仪中事发当天视频录像遗失,OM Company技术组推断其是人为操作导致。而OM Company的一代航空智能系统“hero”,却坚持指认宇航员欧德之死实属意外,与洋格曼无关。警方介入调查后,也因无法获悉当时情景,而迟迟没有结论。虽然对洋格曼的测谎调查毫无漏洞,但他本人也无法解释监控视频遗失的原因。

碍于烈士家属指控和OM Company因飞船额外调查风暴源遭受损毁而不满等各方舆论压力,州政府只能临时撤销对洋格曼的英雄授勋。

一周后,OM Company宣称因初代hero系统可能存在严重故障,将会被全部销毁。

从惊异中平静下来的凯尔森试探地问斯塔丽:“你觉得这个“洋格曼”就是现在的欧德曼?”

斯塔丽没搭话,玩味地笑看着仍处于震惊中的凯尔森。

凯尔森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开口问:“难道他这是在报复OM Company?”

“不然呢?你觉得还有其他更可能的动机吗?”斯塔丽把问题抛还给凯尔森。

凯尔森眉头紧锁,默不作声。

见凯尔森不说话,斯塔丽缓缓开口继续补充道:“听说这个欧德曼后半生过得可不太好,没了英雄授勋,更被OM Company开除,他只领到了微薄的补偿金。多年的航空作业又导致他回来后,跟科技日新月异的新世界有些脱轨。听说找工作时还受到过不少歧视……总之就是有点晚景凄凉吧,我们有理由怀疑,他这些年积压了不少怨气。”

凯尔森听懂了女上司的言外之意,却还是不死心,试探性地问:“您是想把这次的报道方向定在这?虽然是一则劲爆消息,但是对老人似乎有些残酷吧。毕竟他就曾受到过舆论的伤害……”

斯塔丽愣了一下,抿了口咖啡,收敛神色,略显不屑地说:“你是刚毕业吗?能别这么幼稚吗?凯尔森,你在我手下也干了有两年了,看你平时比较勤快,做事也算靠谱,这么好的机会我才打算带你一起。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凯尔森在斯塔丽意味深长的注视下,先低下头移开视线,低声道:“不会的,谢谢您的提拔。”

说完,凯尔森立刻地在工作系统上敲下生成报告按钮。随即智能系统便形成了一份关于刚刚讨论的报告初稿。斯塔丽看了一眼报告,满意地点点头,又嘱托凯尔森仔细修改,就先走了。

随着斯塔丽投影的消失,凯尔森独自坐在自己家附近Future咖啡的商务会谈室里,显得有些茫然,望着周围虚幻的星空背景发起呆来。

(二)

切断与凯尔森的全息通讯后,斯塔丽戴上墨镜,披上自己的卡其色长款风衣踩着细长的黑色高跟鞋就快步走出了所在的“Future商务咖啡馆”,急忙赶回家准备自己的另一份新闻稿。

回去路上斯塔丽陷入到几十年前的回忆中,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的那段经历……

“太空英雄成功预警一次中规模太空风暴。空间站及时开启防御,拯救上千太空作业者生命。”

“太空英雄搭乘的OM Company中型太空作业船损毁严重,OM集团股票大跌,本次事件导致的直接和间接损失超千亿。”

“集团副总纽卡得曼今早离开OM Company,宣布创立NM集团。”

“是英雄?还是杀人犯?当局难以决断,我们希望听到你的声音。——娱讯网”

……

早课前,X大传媒系讲堂里,坐在第一排带着黑框眼镜的斯塔丽快速翻着手机上的头条新闻,边到身后同学们的热议,手中父亲送她的钢笔摔到了地上。

“真的是他杀的吗?”

“他可是个英雄啊!”

“想想就可怕......”

“官方有回应了吗?”

“还没。”

……

儒雅的伯纳德教授缓步走进教室。学生们的热烈讨论戛然而止,周围很快平静下来。

“好,同学们开始上课。”伯纳德站到讲台上做了一个手势继续道,“相信昨天的新闻热点你们都看到了。关于此次事件,现在只能说还有诸多疑点,课后我会把它们一一罗列到我的评论文章里,你们可以自行查看。

最后强调一句,不管你们怎么看待这一事件,课下在自己的自媒体平台做何评论,我都希望在座诸位能够秉持媒体人的职业道德与基本素养。

好,下面开始上课......”

下课铃一响,伯纳德教授就匆匆赶回办公室去起草新闻评论稿了。 斯塔丽也收拾起书本离开教室,快步走向走廊尽头伯纳德教授的办公室。

……

回到家里,斯塔丽摘下墨镜,直接坐到书桌前开始打字。题目赫然是《财阀是如何毁了英雄的一生》,文章中引证了不少当年她导师伯纳德做过的客观分析,又加入了她这些年明里暗里从OM Company内外收集到的当年幕后真相。

现在斯塔丽就等凯尔森的评论文章把欧德曼与OM Company的对立推上风口浪尖,她再发布自己的新闻文章,令局势急转直下,便可最大程度中伤OM Company商誉。

(三)

凯尔森从“一只叫hero的狗引发闹剧的背后真相”“‘老英雄’深埋20年的复仇”等多个标题中选择了一个智能系统预估热点率最高的。校对完文字内容,又合成选定动态配图和影像。

就在他要按下推送按钮时,通讯设备突然响了。署名来自OM Company特别事务高级助理的私信上说,有劳他的文章多倾向公司。为感谢凯尔森的帮助,今晚他会收到一笔转账作为谢礼。

凯尔森打算拒绝,回复说他会秉持新闻真实性。听完凯尔森的回复,OM Company助理竟不无调侃地表示他的上司斯塔丽已经对OM Company作出了承诺,会帮忙做好此次报道。

结束通讯后,凯尔森忽然察觉那份旧闻资料应该不是斯塔丽自己发现的,而是OM Company暗中交给她的。

 “铃铃铃!您有新的重要讯息!” 整个晚上都处于纠结中的凯尔森,突然收到智能系统提示:

欧德曼在OM Company门口游行抗议时,突发心脏病去世。在他的上衣贴身口袋中发现了一个重要的视频资料卡和他的一个小日记本。

收到这则爆照性消息,对接万联网搜索到视频后,凯尔森整个惊呆了:这几段视频正是曾经hero号飞船事故发生当天遗失的监控视频!

视频NO.1  太空船主控室:

“工作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太空舱舱门打开同时响起系统提示音,“新的一天祝您工作愉快!”

“早上好......年轻人。”太空垃圾清除作业船hero号船长欧德穿戴整齐满脸欢喜的走进主控舱。今天是他每个月和女儿通视频电话的日子,再过两个小时他就能看到他的心肝宝贝了。

“早,师父。”新宇航员洋格曼回头微笑着跟欧德打招呼,接着继续例行调试着设备。

“什么师父,要叫船长。”欧德佯装生气,也坐到了主驾驶位上,“知道吗?”。

“Yes,captain!” 洋格曼忍笑配合师父的虚荣心。飞船一共就他和师父两个人,如果非要算还有一个人工智能hero。

“Hero,hero!”欧德呼唤到。

“旺!旺!”智能系统也配合船长的喜好以小狗的形象出场。同时发出系统消息播报:“近日来太阳耀斑异常活跃,气象系统提示今日因突发太阳风暴影响,信号传输受到较大干扰。”

欧德问询工作进展:“系统调试的怎么样了?”

“基本调试已完成,设备状态正常。不过,还有待进一步安全防护措施开启。” 洋格曼边操作边回答。

欧德有点不耐烦地说:“还需要多久?”

洋格曼又看了看系统倒计时回道:“大概半个小时。”

“没用的防护措施根本用不到,每次还耗时这么久。算了,咱们直接开始作业吧,今天不开启了。” 欧德又看了眼时间,直接下达指令。

“可是操作章程上......” 洋格曼还想劝说却被欧德打断了,“可是什么可是,听师父的没错。”

看到师父笃定的神情和微皱的眉头,洋格曼也就不再坚持了。

欧德曼说完就朝1号小型作业舱走去,洋格曼也放下手中的操作系统,跟去了旁边的2号作业舱。

视频NO.2  小型作业舱外拍摄器传回太空舱的录像:

视频画面因受到强太阳风暴的影响开始出现雪花。

队长欧德和洋格曼正在小行星带开展稀有外太空矿石开采的太空作业。然而受太阳风暴影响,系统并没有及早提示太空垃圾群和小陨石的临近。更有太阳附近监测卫星的爆炸碎片也跟着一起席卷而来。可由于欧德的违规操作,他们的飞船错失了逃离良机,作业船更因临近开采平台,首当其冲受到前期气浪冲击。

欧德驾驶1号作业舱为洋格曼挡下了第一次风暴突袭,并用自己的作业舱反推洋格曼的作业舱,把生的机会让给了洋格曼,使其能够成功返回飞船操作平台。

视频NO.3太空船主控室:

仓惶间回到飞船的洋格曼,准备乘安全舱紧急撤离时,望了一眼中心操控台,忽然想到监控视频,他陷入了纠结。终于在进入安全舱前最后一刻,洋格曼还是下定决心删除了当天的监控视频!

洋格曼乘坐安全舱弃船极速回返空间站并成功预警太阳风暴,使得空间站做好准备把损失降到了最低。如果没有他的预警,空间站将遭受重大打击,数千名太空作业人员存在生命危险!

视频最后是老人被公开的日记本,日记当天写着他的一段心里对白:

“到底要不要删除今天的记录?要是不删,师父和家人会被追责吗?虽然师父违规在先,可毕竟他救了我!师父更是为了救我……”

日记后边记录了他这些年来流浪生活的点点滴滴。从开始的愤懑不满和生活的处处碰壁,到后来的安然闲适自得其乐。而小流浪狗的出现更是带给老人莫大的欢乐。那段时光让老人回想起曾经与师父还有hero智能系统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于是老人索性也给小流浪狗起了“hero”的名字。只是没想到它还是先一步离开了老人,而hero的死再一次把老人拉回到了OM留给他的阴影里。

看完了整个视频,凯尔森整个人僵住了,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模糊了眼前屏幕上不停滚动的各种头条文章:《英雄不朽完败om资本家》,《 “烈士”家属侵害英雄?——恩将仇报背后的动机》......

凯尔森直接把刚刚写好的那篇新闻稿删除了,彻底静下心来又认真写了一篇发自肺腑的评论文章——《英雄之死,谁来负责!》,并获权在公司官网首页发表了。

很快,凯尔森接到斯塔丽的紧急电话,这次被他直接挂断了,改发了一封辞职信到女上司邮箱。

凯尔森第一时间收到回信,斯塔丽在邮件中写道:“你不用离开。我辞职了,并推荐你做新的媒体部主管。希望你能坚守住媒体人的底线!最后,祝你之后一切顺利!”

凯尔森看完回信有些发懵。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凯尔森身心具疲,茫然地望着窗外的夜空也睡着了。

在梦中,凯尔森看到了一片更辽阔澄澈的星空......

Hero号飞船里,就在新宇航员要删除视频时,凯森智能未来预测系统紧急预警,并快速把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预演,再通过电波传输到新宇航员的脑海中。

一切只发生在几秒钟,而宇航员却感觉像是亲身经历了很久。

被未来预演深深震撼后,新宇航员陷入了艰难的思想斗争。预演中发生的一切竟如此逼真,令新宇航员深信不疑,也开始恐惧起自己将要背负的命运。可当他想到刚刚师父为了保护他而牺牲的情形时,实在不忍心看到师父家人无人照拂,一咬牙还是直接拔下了当天的记忆卡揣进胸口的衣袋里,又按下了系统录像的删除键......

(四)

无垠宇宙中无数星河璀璨,这里似乎没什么不可能发生。

凯森智能系统凭借其超级大数据运算能力,依托混沌理论与量子理论,对未来不同可能性进行推演,并以电磁波形式发送到被试者大脑,令其身临其境体验当下某个行为可能造成的影响。

整个宇宙的未来仿若一片混沌,我们每一个小的行为都可能对未来产生极大影响,令其变得截然不同,而凯森智能系统就仿若在其间创造了一个个虚拟的平行宇宙,帮助被试者在关键行为触发前根据对未来的预演作出正确判断。

当老宇航员一如既往地迟到后,准备省去最后的安全校订直接外出作业时,凯森智能系统再次发出警报,同时把一段未来预演电波快速传输到老宇航员脑海中:

航行纪录的录像曝光后,整个舆论又炸了。

 “OM Company遭受有史以来最大舆论危机,政府当局不断接到其涉嫌商业犯罪的报案,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介入调查。”

“OM Company股票市值蒸发近6成,多位大股东紧急撤资抛售股票。”

“NM 集团发布最新财报,利润环比增长230%,超OM Company近七成。NM集团总裁纽卡尔曼对媒体透露有收购OM Company的意愿。”

听着不断播报的实时新闻,斯塔丽给凯尔森发完最后那封邮件后关上通讯设备,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她不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真相,不知道自己这些年做得是对是错,一切是否值得。

茫然间,斯塔丽打开胸前的心形吊坠,轻轻抚摸着里边的人像,赫然正是她曾就读X大时的年轻教授伯纳德。直到所有的思绪都汇聚成了她对OM Company的恨!

她一直记得伯纳德曾说过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在一夕间摧毁一个庞然大物,如果有,那一定是乌合之众的怒火与暴利的诱惑!”

如今老英雄的死倒是省却了她不少手段,头疼又开始发作的斯塔丽来不及再多想,发了一条“明天到任媒体部”的消息给NM集团老总纽卡尔曼,吃了止疼药和安眠药就睡着了。

深夜整个新闻评论圈开始渐渐安静下来,连娱博网也停盘,转而在首页放上了对老英雄欧德曼的祈福蜡烛……

与此同时,市中心最繁华的商贸区,一片灯火通明。闪烁着“娱博网”巨大霓虹广告牌的NM集团高楼顶层,纽卡尔曼独自坐在黑暗中,打量着不远处昏黄灯光中OM Company的第一高楼。

“您有客人来访。”智能系统提示音响起。

“请他进来。”纽卡尔曼又低声补充道,“henry把灯打开。”

随着整个大厅璀璨灯光闪亮,一个身穿黑色风衣戴着黑沿帽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

“您来了啊,快请坐吧。”纽卡尔曼指了指自己身前的沙发示意来人坐下。

男子摘下帽子,露出依旧俊逸却多了些许沧桑的面庞。他正是在大选中风头无两的卡尔丹。

纽卡尔曼滑动手势,两人中间银白桌面上浮现出画面。

背景是整个城市的地图,地图上闪现着密密麻麻的红色和蓝色光点,代表着现实中支持欧德曼老人与支持OM Company的民众位置分布。

“目前支持OM Company的网民主要集中在上层区的西三和东四两区,我们已经开展了相应对策。”纽卡尔曼介绍道。

“你们的对策有什么?”卡尔丹追问。

纽卡尔曼颇为自得地继续介绍:“我们已经针对不同用户进行了特异性信息的密集推广和相关视频投放。同时我们还在西三和东四两区发放了大量关于“OM Company内幕知多少”的问卷调查,并给做完问卷的用户赠予丰厚的福利和分享奖励。而且我们所有的推广宣传都将您的选举理念与老人尊重生命的观点紧密结合。

以上措施都取得了不错的效应,按照目前趋势这两个区的支持率有望在明天扭转十个点。同时我们对整个城区的支持率把控也在稳中向好,在改选前有望继续攀升。”

“做得很棒,您老费心了!”卡尔丹赞许地点点头。

从NM集团出来,刚回到市内最高的写字办公楼顶层,卡尔丹就又接到纽卡尔曼的祝贺电话,恭喜他就在刚刚他的支持率破新高。并向他透露消息称现任总统和OM Company多有利益往来,最高司法机构已经介入调查。其在党内地位也出现不稳迹象,很有可能在任期到期前受到弹劾。

卡尔丹挂断电话后,望着窗外的黑暗中灯火辉煌得如人间银河的都市夜景,点燃一支雪茄缓缓吸了起来。卸下一身疲惫的他终于长舒口气,开始揉搓面庞,直到脸颊边缘出现褶皱。随后他用力一撕,摘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的脸孔赫然正是斯塔丽心形吊坠里年轻伯纳德的样貌,只不过沧桑了些。男人往窗前挪了几步,直到整个都市都尽收眼底。灯光映照下隐于阴影中的侧脸也清晰起来,上面竟留下了三道惊人伤疤,仿佛静静地诉说着这些年它们不为人知的遭遇。

从办公室出来,男人很快开车回到家里,悄悄开门走进屋里。轻吻床上已经睡着的斯塔丽,轻声安慰道:“亲爱的,我们终于做到了。为你父亲报了仇。”

伯纳德还记得,当初还是他学生的斯塔丽找到自己帮忙弄清事情的真相,还死在太空的老宇航员,也就是斯塔丽的父亲一个真相。

那时的她本来是那么无忧无虑,天真无邪,此后的人生却因父亲的死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时,他们一起曾做过无数调查,废了那么多努力,却还是抵不过OM Company的势大压人和阴谋算计。OM不顾斯塔丽作为死者女儿的调查请求,重金收买了她的继母,配合公司演戏,为公司利益左右舆论导向。

而伯纳德他也因在斯塔丽的恳求下评论真相而被OM Company买通司法机构构陷入狱......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最终,他们赢了!

伯纳德躺到床上想着这些年的过往,轻抚斯塔丽的长发。

睡梦中的斯塔丽紧皱着的秀眉渐渐舒缓,有了鱼尾纹的眼角滑落一滴眼泪。

晶莹的泪滴映出点点星辉,也消散在了这来之不易的宁夜里。

看完预演未来画面,老宇航员也早已泪流满面。特别是当看到多年后工于心计疲惫不堪的女儿在睡梦中流下那滴眼泪时, 欧德曼感觉自己的心也在滴血。

他不愿因为自己的一次疏忽大意,毁了徒弟的后半生,还牵扯进很多无辜的人。更不愿因自己一时惰怠,让乖巧可爱的女儿独自背负那么多……

擦干眼泪,老宇航员急忙领着徒弟仔细做起防护来。

(五)

几天后,新宇航员又跟着师父一起重新检查调整完所有的仪器后,不由望着外边的星空发呆。

老宇航员笑问:“想什么呢?”

新宇航员悠悠答道:“师父,星空真美啊!”

“是啊,真美。又安静得没有纷扰。”老宇航员又回身望向中央智能系统,“你说是吧,Hero?”

“旺~旺~”中央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快乐摇尾巴的小狗图像。

新宇航员先是有些诧异,然后跟着师父一起大笑起来,还伸手轻轻抚摸着屏幕上又乖乖趴好的Hero。

这次他们一起沉浸在了星空的广袤静谧中……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再见英雄
闫铭

学校:首都师范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生物进化

职业:自由作者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章里故事结构和各个参与方都太过混乱,让人读着很累。

2020-11-09 14:06 匿名 ——

故事没有任何科幻性,这就是一个今天司空见惯的“爆料-反转-再反转”的事件而已。更重要的是,过度煽情的文字也降低了故事的可读性。

2020-11-06 12:28 匿名 ——

本文的结构在涉及未来政治与社会发展的同类文章中比较有新鲜感,尽管描述重点在于这些方面,但是运用了多重反转却使得其情节的起伏得以抓住人的眼球,而对于其虚拟式的结尾处理更是在其较沉重的基调中增加了一丝轻盈。

2020-09-21 23:35 匿名 ——

小说聚集网络暴力,舆情监控,媒体责任等主题,很有现实感。情节中的各种交锋也都围绕这些主题展开。但是,后半部分似乎是为反转而反转,为此引入了多过的人物和情节,限于篇幅都没有讲好。“预演未来”这个科幻点看似更大胆,插到情节里反而干扰了主线。

2020-09-21 08:50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