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救赎
鸿鹄客    来源社团:四川大学科幻协会
得票 0 阅读 620 评论 0

【摘要】张建宏为了梦想曾打算放弃一切,但他并不知道外星生物就是看到了梦想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才决定去拯救他的,梦想是建立在未来之上,而梦想便是建立文明之本。一波三折之后,十年后的张建宏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制止曾经的自己,不管劝说了多少次,他都会走那条老路。最终他听从了自己十年前的建议,才打消了阻止梦想的计划。张建宏依旧坚持自己的梦想,而那个人类无限可能的实验也进入了新的阶段,或许成功,又或者失败,没人能知道。

“我最近在做一个有关人类无限可能性的实验。”他站在一个特殊的空间当中,盯着面前若干个屏幕,屏幕中的画面都是很多人的无限可能所导致的结局。

“主人,做这个实验的时候你有发现什么吗?”

“还是有收获的,你看到屏幕中的那个人了吗?没想到人类对于梦想这么执着。”他说道,“去,找到屏幕中未来的那个他,去看看这个人类在不同情况下,对自己的梦想会做出怎样的改变。”

“主人,一个人类而已,不必这么在乎,他是生是灭对我们来说没那么重要吧。”

“不,他是被选中的人,要是他通过了最后的考验,我们就去解救他,毕竟有了梦想才是文明的立根之本,将来这一批年轻人才能被我们所用,我们以后重建星球还需要地球人的帮助。”

“咣当”,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只隔了一扇门,张建宏就能想象得到客厅外发生了什么。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已经屡见不鲜了,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又怎么阻挡得了发生的这一切呢?。

在这样青春年少的阶段,又有多少青少年不烦恼呢?如今张建宏有太多的无奈,可这个世界无声地运转,不以任何人的无奈为转移。他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望向了窗外,他突然觉得没有星星的夜晚,仿佛黑色的天空要把这座城市给吞噬了。

窗外开始飘零着小雨,可张建宏并不觉得仅仅只是雨而已。他认为这其中肯定夹杂着自己的愁绪与孤单,并随着雨水浸入土里,没有人能知晓他心中的苦闷。就好像他心中的那些无奈,顺着雨水的滴落,深埋进土壤里,以及他的那颗心沉睡在大地深处,不知多久才能让别人挖掘出来,重新唤醒自己沉封的内心。

只是除了雨声外,四周变得有些寂静。就像是心里有根弦被拔响了,音波袅袅地弥散开去,最后剩下的只有那份寂静了。

很久以前,张建宏就听着同样的“悲伤狂想曲”,事隔多年以后,他仿佛觉得往事又再一次上演,这就好像是曾经的记忆都拷进了电影播放器里,只是现在往回放了而已。

本以为这场风波就这样风平浪静了,谁知就在张建宏庆幸自己耳根终于得到清净的同时,母亲突然闯进了自己的房间,跟自己吵了起来。

张建宏知道母亲火气很大,也很委屈,在找不到出气的地方时,他们就只能把气出在自己身上,所以他也不想为此计较。可越是这样,母亲说的话却更加的刺耳,甚至还用“学习”二字阻止他想要做的事。这一刻,他受够了,这样的场景以前也经历过很多次,但今天他不想忍了,所有不满的情绪如同悲伤的源泉涌现在他的脸上,然而这并没有使他多说一个字,他想逃离这个困兽之地,去追求自己新的方向。

母亲喋喋不休了很久,话没说完,张建宏就大摇大摆地走到大门前,然后他又轻轻地转动门把手,就这样走出了这个家,并消失在了父母的视线里,没有人阻拦他,显然这样的情况出乎他的意料。

张建宏十七岁的时候,在他转动大门把手的那一刻,这也就意味着一扇新的门为他开启,而另一扇门也渐渐为他关闭了。在新的那扇门前面,他看来的是希望,是无数未来的憧憬,好似种子就应当在那里萌发,才能吸收到明媚的阳光和充足的水分。至于为他关闭的地扇门,虽说在那里还没有绝望,起码他认为在那扇门里并不适合他的发展,反而还会压抑自己的个性,使得不能完全开发出一个人的真正潜力。

关上门后,张建宏看到的前方是数不尽的黑暗,只是他仿佛看到了一丝微弱的火苗,随时都会被眼前的黑暗吞噬。每当火苗快熄灭时,不知是什么样的魔力,又将这团火苗重新点燃,以此来支撑着快要摇摇欲坠的黑夜。火苗就这样一直顽强地支撑着,好像黑暗过后,就将迎来黎明,从而照亮未来的路途。

张建宏独自一人漫步在无人的街道,愁绪徒增了不少。其实少年在潜意识里就是有那一种近乎偏执的固执,有时候这种固执只体现在某些瞬间的某个决定,而有时候,它会让你始终相信一件事,那种相信幼稚却坚定,像是炎夏时迟迟不肯下落的太阳。

既然如今的局面不可挽回,他打算想办法去完成自己的梦想,毕竟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就算跌倒无数次也要走下去。张建宏抬头望向夜空,无星无月,只看到了远处的万家灯火,而自己却子然一身站在街头,雨水滴落在他的脸上,像是泪水。

就在张建宏准备找旅馆的时候,转身之际,他发现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这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你是谁?站在我背后鬼鬼祟祟干什么?”张建宏一转身,就与身后的人四目相对。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心想,该不会自己运气那么不好,一出门就遇见人贩子了吧。

只见那人迟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张建宏,并露出了一个微笑。在这路灯之下,那人的眼睛呈现出纯粹的黑色,仿佛无星无月的黑夜。

不知不觉中,张建宏觉得那人的笑容温柔安静,像是以前在哪里看到过,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意味。他能在这个人身上得到安全感,而并不是一种陌生的气息。

“你好,我是十年后的你,我来自你的未来。”沉默了很长一段后,这个人终于发话了,“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千万不要去当作家,不让你以后会过得很不好,而且还会在孤独中死去。”

可能是因为见到了十年前的自己,一时间他觉得有些尴尬,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至于沉默了这么久。他刚才看着十年前的自己,才发现十年前的自己是那么固执,甚至已经到了为梦想可以不顾一切的地步。

只是在那个时候,青春就是这样一段狂妄的岁月,你以为自己还年轻,能做到所有的一切,梦想也会按照你的期望完成,然后变得与众不同。因此你无所畏惧,你有时大声歌唱,有时也会肆意地挥洒悲伤。

十年前,张建宏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十年后,却证实了那些只是虚无幻象,就像是梦境结束后,那些仙界般的世界也会随之化作一缕轻烟,最后只存在于大脑中,只能由自己去想象。

“你是十年后的我?来自我的未来?”张建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并且莫明地戳中了自己的笑点,他心想,“该不会这人有病吧。”

“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是个骗子,但我真的是十年后的你。”那人坚定地说,“你现在才十七岁,刚与你的父母闹翻。因你上了高中以后,成绩没达到他们的期望,所以你父亲就经常责怪你的母亲,从而导致你父母感情不合,甚至到了离婚的地步。由于你在学校不受重视,而且又很自卑,在家又很压抑,你母亲还把气出在你身上。因此你很久以前就打算不辞而别,然而你今天终于踏出了这一步。”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张建宏听这个人叙说完自己的经历,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

“我说过,我来自你的未来。”

“那好吧,就算你来自我的未来,那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张建宏立马就提出了质疑,”你以为是在拍科幻电影啊,就算十年后,科技也达不到穿梭时间的水平啊!”

“这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带到了这里,在我来之前,我的大脑有一股危机意识,并感应到在另一个时空的你需要让我来引导。其实我现在过得并不好,身患重病,在世的时间也不多了。”

“你就继续编吧。”显然张建宏并不相信这个人的话。

“你现在打算出去闯荡,在你十八岁的时候,你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吸引了众多读者,随之成为一名影响力很大的作家。可在你二十岁后,你并不想写如今流行的文章,而是想写思想层次很高的那种小说,因此你拒绝了多家出版社让你写文的请求,然后你的名气一落千丈,之后你在地下室生活了七年。后来有一天,一家出版社让你写你想写的那种小说,你自己认为写了一篇思想层次很高的小说,可那家出版社却无法接受,所以你的前途就毁了。后来你在网上码的字也无人问津,总之后来的情况越来越糟,在你二十八岁时,你因为在贫病交加中吸烟和酗酒过量患上肺癌而死。”

“我不信!”

“好吧,你现在正在构思一部反映青春热血的校园题材的长篇小说吧,我说对了吗?”十年后的张建宏说完后,露出了微笑。

张建宏听十年后的自己说出了自己现在想的什么,眼神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过很多次了,因为我来自你的未来。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其实我都经历过,所以我才对你的情况了如指掌。还有,你父母曾经让你不要写作了,而你还是每天偷偷拿着手机在被窝里码字。”

“嗯,你全都说对了,我好像有点相信了。我的未来真的会那样吗?如果我写如今流行的文章,那我的未来又会怎样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根据我的经历,你当作家的前景不是很光明。所以你就尽量按照你父母的安排,毕业后找份踏实的工作,结婚生子幸福地过完这一生。因此,你无论如何也不要去当作家了。”

“可我现在已经出来了,事实无法改变,我又跟父母闹翻了,这样我还怎么回去接受他们的安排?”张建宏提出了一个目前不好办的问题。

“没事,既然我能来到这里,我就觉得这不是偶然,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在引导着你我二人,甚至我能感到自己的体内有股不像人类的能量在流动,我想这股能量应该是带你回到几十分钟前的关键,我可以试试。不过你回到那个时间段后,切忌与你母亲斗嘴。不然你又会与他们闹翻,那现在做的就没什么意义了。”

“嗯,我知道。”

张建宏说完后,果然回到了家中,然而父母还是在吵架。他看了看桌上未写完的小说,和一旁众多的手稿,虽然觉得可惜,但是如果放弃后,自己的未来有所改观,那也是相当值得的。

将所有写过的和未写完的手稿全部整理到一堆后,张建宏就抱着自己的文字,如同像是抱着自己的青春,这每一张纸上的每一个字,都是他用自己的青春书写下来的。无奈之下,他转动了卧室的门把手,走出了自己多年来的个人世界。

“爸,妈,你们别吵了。”张建宏说,“今天我就当着你们的面,把我以前写过的文章全部扔了,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再也不去弄写作的事了。不管以后我的未来会怎样,总之我尽力达到你们的期望,接受你们给我安排的一切。”

说罢,张建宏就把自己写的手稿全部扔进了客厅里的垃圾桶,然后默默地回到卧室,又无声无息地将门关上。

张建宏的父母见到儿子的这一系列举动后,果然没有再吵架了,反倒觉得儿子终于长大了,本来两人因为吵架心情就是阴云密布的,而这短短的一分钟后,心情就变得晴空万里,并还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张建宏关上卧室的门,蹲在门背后,一个人偷偷地流泪,泪水湿透了他的袖口。如果这泪水是因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那么他的梦想一定像大海一样宽阔。

在一间地下室里,一位看起来满脸沧桑的男人生活在这里。他的头上有些部份已经秃顶了,周围还长有白发,腰部也因长期坐着写作的原因,已经有了职业病,只要一站起身来,就腰酸背痛。眼睛也因长时间在昏暗的环境下看书写字,也相应出了问题。他消瘦的身材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似乎只要一刮风,就会被吹到遥远的天际。而皮肤也是那种病态的苍白,目光也像是要渐渐黯淡下来,从他的眼神中再也看不到一丝生机。

他的面前有一堆稿纸,旁边也放有他以前写完的手稿。这次他构思的是关于十年前遇到了自己的短篇小说,写了将近一半。今天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写小说,同样这也是他的绝笔。男人看了看桌上放着的两盒药,无声地笑了,一盒是安眠药,而另一盒则是惊人的盐酸尼莫司汀注射液,只不过已经空了。

十年前,张建宏就与父母闹翻,正准备出去闯荡时,就遇到了二十七岁的自己,那人说自己当了作家后,二十八岁就会在孤独中死去,这其中还会被病痛折磨,而他这几年一直都在避免。但是,最终仍旧失败了。

高考那年,他和自己以前预期的那样,没有出乎他任何意料地落榜了。然而,他根据父母的要求,在大专里选了一个与医学有关的专业,他努力让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时,还是没有忍住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长篇小说征文大赛。在比赛上他不仅获得了较高的奖项,而且也获得了许多出版社和杂质社的邀请,更多的人想让他写小说。

张建宏原本以为自己的生命轨迹已经被改变,继续当作家,应该会获得更多的荣誉以及声望。怎料他在给几家杂质社写了那些有深层次思想的短篇小说后,名气突然一落千丈,二十六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所有的名望和工作,之后就搬进了地下室,这也应证以前二十七岁的自己说的那一切。虽说有些事推迟了几年,可所有的事最终还是朝着一个不好的方向发展。

“现在我已经二十八岁了,也患有肺癌晚期,这么说的话,我未满二十九岁,就要在这地下室里孤独地死去,无人记得我?”张建宏喃喃自语,“于其被病痛折磨那么久才死去,还不如现在就结束我这一生悲惨的命运吧。”

张建宏将桌上的安眠药全部取出,然后站起身来,缓缓地挪动着脚步,走到那张破旧肮脏的床前,平躺在床上,准备将手里的一把安眠药全都塞进嘴里。

“不!你不能这么做!”张建宏突然被一个声音叫住,他才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我应该还能帮到你。”原来是十年前遇到来自未来的自己,那人三步并两步,快速地走到张建宏的床前,将他手中的安眠药给夺走。并紧紧地抱住这个寻短见的人,“你别想不开啊,还有希望的。”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慢,一切都感觉很柔软。有一瞬间,张建宏觉得,原来自己抱着自己是那么地温暖。

“你听着,我们还可以再试一次。你看吧,十年前我遇到你,你按我说的那样做后,命运已经跟我说的不同了,只是中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我再一次回到十年前,跟你再说一说,让你不去参加那个征文大赛,你也不会再经历这样的事了。其实我现在也跟你一样,身患重病,在世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也希望能改变你的人生轨迹,这样对你和对我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二十八岁的张建宏像个孩子一样,紧紧地搂着同病相怜地自己,并虚弱地说,“谢谢你,麻烦你再帮帮我,再帮帮我!”

“我是十年后的你,我来自你的未来。”

“你是十年后的我?来自我的未来?”张建宏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并且莫明地戳中了自己的笑点,他心想,“该不会这人有病吧。”

……

二十八岁的张建宏帮助十年前的自己回到了父母吵架的那个时间段上。这应该是第五次来找十年前的自己了。每次他都只能告诉十年前的自己,将来无论怎样,都不要去当作家了。但是无论怎么劝说,张建宏最后还是成为了作家。

可能这就是梦想的力量吧?梦想这种东西就如雨后春笋,它最强大的时候是它在地壳之下经受了黑暗的束缚与成长时的辛酸后,却依然破土而出的那一刻,并散发出自身的生机与活力。所以梦想这东西,不必多说,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去追逐它,并有一股想要完成梦想的热血劲,驱使着自己的行动。张建宏永远不能抗拒成为作家的诱惑,成为作家都是早晚的事,他始终都会走上那条路,那条看似不幸的道路。

二十八岁的张建宏在街上走着,他看见了一个正在街边卖书的男人。男人看上去跟自己的年龄相当,但是,那个男人似乎并不健康,像是身患重疾。不过与一般病人不同的是,男人的眼中有一种积极且乐观的目光。

这个男人吸引了张建宏的注意,他感到很奇怪,这么矛盾的感情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呢?更奇怪的是,男人正缓缓地向他走来,他从未见过这个人,但对方似乎又认识他。

“嗨,来自未来的我,谢谢你给予我的帮助。”

“我不认识你啊?又怎么谈得上帮助呢?”

“谢谢你在我十七岁离家出走的时候,及时把我拉了回来,并把我的命运告诉了我。”

“我好像有点印象了,你就是十年前的我,想不到你现在快跟我一样大了啊。”

“是啊,岁月不饶人。你说我会成为一名作家,名气不大,你还说我会在二十八岁的时候因为肝癌而死,而我现在已经二十八岁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这么说你还是成为了一名作家?”

“是的。”

“那你怎么会感谢我呢?我并没有帮助你什么啊。”

“是这样的,你在我十七岁的时候告诉了我的未来,并且来了五次仍然没有任何改变,无论我怎么走,最后都避不开结局。的确,我的人生不仅不顺利,而且还很惨,也没人来买我的书。但是,每当我回想自己的人生,我觉得也很幸福。因为我在写作的道路上感受到了快乐,我也付出了自己的时间与精力,面对我的结局,我不后悔。现在我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但是我这一辈子已经实现了我的价值,那我又为什么不好好享受那条到达结局的路呢?在这短暂的二十多年里,我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去完成自己的梦想,这样一来,死亡也没什么可怕的。虽然我的梦想没有真正的实现,但是我看到了这个过程也就知足了。如果这是实现梦想必将付出的代价,那我也无怨无悔。所以,我能请求你帮我最后一个忙吗?”

“什么事你就尽管说,我会尽量帮你实现的。”

“那就请你再一次地回到我十七岁离家出走的时候,并告诉那个时候的张建宏,将来我会是一名没有多大名气的作家,并在二十八岁的时候,被病痛折磨,最后孤独地死去。但同样也告诉他这没什么可怕的,叫他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不要被任何事情拘束。”

“你是十年后的我?来自我的未来?”张建宏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并且莫明地戳中了自己的笑点,他心想,“该不会这人有病吧。”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将来会成为一名作家,但没有多大名气,并且你会在二十八岁的时候饱受病痛的折磨,最后孤独地死去。我重点是想告诉你,这些并不可怕,大胆去实现你的梦想吧,不要被任何事情拘束。不过你要清楚,最后实现梦想后,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都得欣然接受,因为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

二十八岁的张建宏说完后,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十七岁的张建宏独自一人在街道边上开始若有所思。最后,张建宏果然当上了作家,也应验了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在这样的人生当中,张建宏觉得好像未来的自己来找过他很多次,似乎是来指引他人生的。但人生如梦,张建宏感到在某个时间段内,自己的人生发生了多种可能性,最后仍然通往那固定的结局。似乎这一切早以被造物主安排好了的以往,直到通往宿命的尽头。

就短短的十年,恍惚间,全成了泡影。在这十年中,张建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什么自己十年后的时代科技就能穿梭时间了,似乎事情的背后像是有更高智慧的生物选中了自己,从而设定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经历并尝试改变其中的可能性,最后来影响结局。

到底是谁?突然他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看他。那一刻这个巨大的空间里就只有他和那道目光,那道如白色潮水般的目光从背后席卷而来,把他的脑袋洗得一片空白!时间好像从这一刻静止了,周围除了他和那道目光以外,似乎一切都变得虚无了。

张建宏还是站在那条街口,他回过头,只见一个人把一盒药给他递过来,并说道,“年轻人,坚持自己的梦想吧,你成功通过了考核,这是治疗肺癌的特效药,以后你会用上的。”他说完后,做了一个很诡异的笑容,然后便消失在了张建宏的面前。

当张建宏满脸困惑时,只见那盒药已经在他的手中了。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救赎
鸿鹄客

学校:四川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汉语言文学

社团:四川大学科幻协会

职业:大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笔自然而流畅,揭示了理想与现实间的回环,一个寓言式故事。

2020-11-08 14:09 匿名 ——

科幻小品式作品,解释还可以更加完善。

2020-11-06 19:12 匿名 ——

很有意思的故事,不过没明白结尾的用意,感觉没有结尾的一段意境反而会更高一些。

2020-11-04 17:25 匿名 ——

本篇是出色的寓言类科幻,没有多少科学知识,但是有出色的主题思想。一个人对自己的承诺,以及在现实挤压下内心的挣扎,都刻画得非常好。作者有很棒的文笔,保证了构思能有很高的完成度。只是最后那个“机械降神”式的情节稍显欠缺。

2020-11-04 07:32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