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魔镜
伟爵爷   
得票 134 阅读 643 评论 2

【摘要】超级大富豪周久成在获得一面古董镜子之后离奇死亡,主人公戴小洛为此探寻这面镜子的真相竟然如此诡异。

超级大富豪周久成的葬礼正在进行。

一身黑衣、胸佩白花的戴小洛走下汽车,顺手戴上墨镜。一群记者蜂拥上来,闪光灯亮成一片,还有几个记者试图问一些问题。

“戴先生请问您能说下周先生的死因么?”

“戴先生,戴先生,周先生上个月还参加了我市的半程马拉松长跑,为什么会突然去世呢?”

“请问戴先生,周先生是不是死于谋杀?”

“戴先生……”

戴小洛面色凝重一言不发,径直走向灵堂。

对着灵柩四鞠躬,家属答礼之后,在周久成儿子的引领下来到旁边的贵宾厅休息。

虽然周久成独子周长英的年龄与戴小洛相仿,但周久成与戴小洛是多年的好友,周长英在戴小洛面前一直以晚辈自谦,戴小洛却一直把他当做兄弟来交。

戴小洛边走边小声问道:“你父亲的身体那么好,怎么会突然去世?什么病?”

周长英无奈说道:“医生做了尸检,脑出血。”

戴小洛一皱眉说道:“他没有高血压病史啊!”

周长英看了看周围的人,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

戴小洛一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知道这里一定另有隐情,但这个时候不便多言,就未再多说。

让周久成回灵堂守孝之后,戴小洛走进贵宾室,跟熟识的朋友打着招呼。

他听到一侧有人在叫他,回头看到原来是熟人程红。

程红是一家上市网络公司的老总,多年来一直是富豪排行榜前30位之内的富翁,自从过了网络红利期之后,他就处于半退休状态,整天痴迷于一神神怪怪的事情。

戴小洛走到程红身边坐下。程红神秘地对戴小洛说:“你知道老周怎么死的么?”

戴小洛习惯了他的神神怪怪,随口问道:“怎么死的?”

程红说道:“他买了一面镜子。”

“镜子?”戴小洛有些纳闷地问了一句。

程红有些奇怪地看着戴小洛,问道:“你不知道?”

戴小洛有些发懵地问道:“什么意思?”

程红说道:“你这消息太闭塞了,就是那面杀人魔镜啊!”

“杀人魔镜?”戴小洛有些迷惘地望着程红。

程红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戴小洛说道:“你这天天就喜欢研究神秘事件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杀人魔镜’?”

戴小洛突然想起了那面“杀人魔镜”,曾经还专门为此做过一些了解,他惊讶地问道:“你确认就是那面‘杀人魔镜?’”

程红点头说道:“确认,就是那个!”

“不是说那面镜子已经失踪了么?怎么会落在老周手里?”戴小洛问道。

程红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说道:“是啊,全世界都知道那是一面受了诅咒的镜子,可是老周却非要收藏这么一面厄运之镜。”

 戴小洛有些奇怪地看着程红,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我陪他买的啊!”程红看看左右没人注意他俩,继续说道:“我一看这个镜子就告诉他这东西不能要,他不听我的劝告啊,非要买下来,最终跟那些被这面镜子杀死的人是一个结果,都是脑出血。”

戴小洛有些奇怪地看着程红,问道:“你认识这面镜子?”

程红说道:“这面镜子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我一看上面的哪行英文‘Louis apo1743’立刻断定这就是那面受了诅咒的镜子。”

戴小洛很惊奇地问道:“你详细说说。”

“我们一起参加了一个拍卖会,老周就是在那个拍卖会上买的这面镜子。”程红说道。

戴小洛问道:“他多少钱买的?”

“3000万!”程红回答道。

戴小洛有些奇怪地问道:“3000万就买这么个杀人的镜子?你没提醒他?”

“还用我提醒?”程红有些激动地说道:“拍卖官已经做了详细的介绍,说了之前已经有38人死于这面镜子,他却不听劝告执意要买。”

戴小洛很奇怪地看着程红说道:“他有病啊,这么一个杀人的破镜子花了3000万?”

程红说道:“不怪他,好多人争着要买这面镜子,一路把价格叫上去了。”

戴小洛不可思议地问道:“这帮人都有病吧?都抢着死么?”

程红说道:“这就是一帮不信神怪的敢死队!”

戴小洛问道:“抢着买的都是些什么人?”

程红用不屑一顾的表情说道:“有几个老牌的收藏家,但绝大多数是那帮天不怕地不怕的二代们,可是我没想到老周也会趟这浑水。”

“他又不是毛头小子,怎么会这样?”戴小洛有些奇怪。

程红也一脸狐疑地说道:“谁知道怎么回事,他看见这面镜子之后就跟着了魔似的,势在必得。”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戴小洛问道。

程红不假思索地说道:“一个月前。”

“你们都看到这面镜子了?”戴小洛问道。

程红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在场几十个人都看到了。”

戴小洛没再说话,静静地陷入了思考。

许久,戴小洛抬头对程红问道:“老周什么时候下葬?”

程红说道:“6天以后,他们是大家族,要排七(注 排七:北方风俗,指的是人死后停灵七天再埋葬。其他风俗还有排三、排五。)。”

天黑后,宾朋们陆陆续续都离开了殡仪馆,戴小洛特意留下了程红。

这时,灵堂里只剩下一帮面容落寞的孝子贤孙和无精打采的家人守在灵旁。

戴小洛把周长英和程红叫到贵宾室,对周长英说道:“长英,你跟我说说你父亲去世的详细经过。”

周长英叹了一口气说道:“昨天下午我父亲一直在书房研究那面破镜子,突然说头疼,都没来得及去医院就去世了。”

戴小洛看了一眼程红,问道:“你认为跟那面镜子有关?”

周长英做了一次深呼吸,说道:“当时买那面镜子回来,我就极力反对,不管传说是真是假,终归那是一个不祥之物。”

程红摇摇头叹了口气。

戴小洛继续问道:“他去世的时候什么人在他身边?”

周长英说道:“我家的老家人长伯一直在我父亲身边陪伴。”

“长伯现在在哪?”戴小洛问道。

周长英说:“就在灵堂。”

戴小洛说道:“能不能把长伯请过来?我想问他几个问题。”

周长英点了点头,给长伯打了个电话。

很快长伯走了进来。

戴小洛请长伯坐下,问道:“长伯,我想请您回忆一下老周先生昨天去世前后的详细情况。”

长伯揉了揉疲倦的脸,回忆道:“当时周先生在书桌前研究一面镜子,我也看不懂那镜子有什么稀罕的,就随手去擦擦书架。”

戴小洛问道:“当时有没有阳光照到书桌?”

长伯皱着眉想了一下:“当时是下午2点左右,太阳晒不到书桌。”

“那他有没有拿着镜子到阳光下呢?”戴小洛追问道。

长伯摇头说道:“没有。”

“周先生研究这面镜子多久了?”戴小洛问道。

长伯抬头想了想,说道:“从买来那面镜子之后,周先生几乎每天下午都坐在书房里研究它。”

戴小洛哦了一声,示意了一下:“您继续说。”

长伯点了点头说道:“我正在擦周先生身后的书架,周先生突然说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以为在跟我说话,就问了一句‘您说什么?’他没回答我,继续自言自语。”

戴小洛和程红异口同声地问道:“他说了些什么?”

长伯说道:“一开始听不清,后来他越说越快,都是数字、英文字母和标点符号,还有一些听不懂的词。”

程序员出身的程红立刻敏感起来:“您能详细叙述一下他都说的什么么?”

长伯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真的背不下来。”

程红有些失望地没有再问。

长伯见他不再问,继续说道:“周先生越说越快,越说声音越大,突然抱着脑袋喊头疼、呕吐,然后就从椅子上摔倒地上,满地打滚。我急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可是没有几分钟周先生就去世了。”

“也就是说医生赶到的时候周先生已经去世了?”戴小洛问道。

长伯点头称是。

戴小洛又问道:“长伯当时您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

长伯回忆了一下,有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赛小洛问周长英:“除了脑出血,医生有没有什么其它的发现?”

周长英摇头说:“没有。”

戴小洛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我记得根据这镜子最后一位持有者怀特博士的解释,这个镜子的镜框是一种叫做拉库树的木材制成的,这种拉库树含有剧毒。”

程红接着说道:“这种拉库树的木材在受到强烈阳光照射后才会释放有毒气体,导致吸入者脑部血管在短时间内爆裂,引发脑出血。”

周长英说道:“可是我们家的书房只有在下午5-6点的时候才会有阳光照进去,下午2点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有强烈阳光照射那面镜子啊。”

长伯说道:“我想起来了,昨天下午阴天,屋里光线不太好,周先生是开着台灯研究那面镜子的。”

程红坐直了身子,说道:“这就说得通了。”

戴小洛紧皱眉头说道:“但是长伯说,根本没有闻到什么气味。”

程红说道:“也许这种毒是无色无味的呢。”

戴小洛摆了摆手说道:“长伯就在老周身后,为什么长伯没有中毒?”

“最关键的问题是老周说的那些数字、字母都是些什么?”程红补充道。

戴小洛点头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这跟中毒的症状根本不一致啊!”

程红说道:“也许是累积中毒呢?老周最近一直在研究这面镜子,日积月累中毒了,那天发作了。”

“那为什么每天陪在老周身边,长伯却没有中毒呢?”戴小洛问道。

周长英听了戴小洛的话身子一震,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这里有古怪?”

戴小洛点了点头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取一些你父亲的头发,做一下化验。”

周长英略一思索说道:“行!”

“那面镜子现在在哪里?”戴小洛问道。

周长英说:“还在我父亲的书房。”

“能不能借我几天,我想研究一下?”戴小洛说。

周长英有些犹豫,说道:“不是不能给你,但是我真的怕你也……”

戴小洛一笑说道:“你放心,我不自己研究,我要送到一个研究机构去研究。”

戴小洛联系了当地最大的研究机构,把情况详细介绍给了研究所负责人陈浩教授。陈浩教授分析后认为这个镜子不仅可能有毒,而且还可能是放射性毒素。

根据陈浩教授的建议,戴小洛和程红用一个密封的铅皮手提箱装着那面镜子来到陈浩教授的研究所。

由于提前打过了电话联系,虽然是半夜陈浩教授和研究员小何已经在等待他们了。

戴小洛把一个密封的塑料袋交给陈浩教授,说道:“陈教授这是死者的头发,你们化验一下是不是有中毒的迹象。”

陈浩教授接过密封袋,说道:“行,没问题。”

戴小洛又把那个铅皮手提箱递过去,说道:“一定要注意安全,这面镜子已经杀死39个人了!”

陈浩教授说道:“放心吧。”

几人在小何的引导下走向一间毒物实验室,通过铅玻璃可以看到实验室中的情景。

隔了一会儿他们看到小何戴着防毒面具,穿着全套的防化防辐射防护服走进缓冲间中,经过消毒后,他提着那个铅皮手提箱走进实验室。

小何轻轻地打开手提箱,在里面拿出一个木匣,又打开木匣将那面镜子小心的取了出来,放在实验台上。他用取样刀在镜框上刮下来一些木屑,又把木屑全都倒进一个试管中,点进去一些溶液,然后把试管放进一个机器中,通过电脑的海量数据做光谱对比。

戴小洛问陈浩教授道:“这个实验能查出是什么毒物么?”

陈浩教授摇头说道:“只能检测到我们目前已知的化学毒物和生物毒物以及各种放射元素,如果是超出电脑数据范围的毒物我们也无法检测出。”

戴小洛稍微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

看出戴小洛的失望,陈浩教授拍拍戴小洛的肩说道:“小洛放心,我们的数据库在国内已经算数一数二的了,已知数据都基本涵盖了。现在很多实验室都不能做到我们这样,他们还停留在定性分析的阶段呢。”

程红问道:“什么是定性分析?”

陈浩教授解释道:“定性分析就是检测这个试验品是不是某一种物质或者是不是含有某种物质,用实验品跟纯品作对比,如果比照结果相同就是这种物质,如果不相同就不是。”

程红问道:“能不能说通俗一些?”

陈浩教授一笑说道:“定性分析说白了就比如你拿一块东西找我,让我检测这是不是银子,我就拿一块纯银跟他对比,一样这就是银子,不一样就不是。但你拿一块东西让我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组成的,我就没法检测了,因为没有对照。”

橙红明白了,他又问道:“为什么只检测镜框?镜面不检测一下么?”

戴小洛说:“镜面在这270多年里已经被无数人清洗研究过,一直没有什么发现,而且这镜面在100多年前已经被人换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程红思索了一下,说道:“那个木匣是不是也应该检测一下。”

戴小洛说道:“那木匣也是后人配的,应该跟镜子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应该也可以检测一下。”

陈浩教授点头说道:“行,没问题。”于是他打开桌上的对讲系统,对小何说道:“小何,把那木匣也检测一下。”

音箱中传来小何的声音:“好的。”

接着小何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操作,把木匣也做了检测。

戴小洛问道:“需要多久出结果?”

陈浩教授说:“6-12小时。你们可以先回去,出了结果我会通知你们。”

戴小洛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些程红,程红点了点头。

陈浩教授通过对讲系统对小何说道:“小何,把镜子装回去,你也出来吧。”

小何答应了一声,就开始收拾。拿起了那面镜子准备装进木匣中,因为好奇心,他把那面镜子放在化验操作台的台灯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就在看到镜面的时候,他突然说了一句话。

戴小洛、程红、陈浩教授通过对讲系统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却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陈浩教授问了一句:“小何你说什么?”

小何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像着了魔似的拿着那面镜子在仔细看着。

三人都看出了古怪,却都没想到应该做些什么反应。

这时小何又说了一句,这次他们听清了,小何说的是一串数字、英文字母、标点符号和一些稀奇古怪的音节。

戴小洛最先想到了什么,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冲着对讲系统高喊:“快放下镜子!快扔了镜子!快!”

可是小何并没有理会他,口中不断地说着那些字符,而且还越说越快,越说声音越大。

戴小洛捶了一下桌子大喊:“坏了!”两步跨到门口,一把拉开了门,冲向实验室的屋门。

程红和陈浩教授也跟在他后面,向实验室跑去。

戴小洛拉开实验室那厚重的铅皮门,闯过缓冲间,踹开里面的门,跑到小何的身旁。

此时的小何已经双手抱头躺在了地上,满地翻滚。

戴小洛一把除下小何的防毒面罩,把他抱出实验室,放到走廊中,高喊:“叫救护车!拿冰袋!”这种专业实验室自然不缺冰袋,陈浩教授跑去拿冰袋。

程红站在旁边开始拨打急救电话。

小何突然张口,一股呕吐物喷射而出。戴小洛麻利地把小何的防护服褪到腰部以下,让小何身子侧卧,头向后仰,以便打开气道,防止他窒息。

陈浩教授抱来六、七个冰袋,戴小洛脱下自己的上衣把冰袋一包,裹在小何的头部,静待救护车来援。

戴小洛走进实验室,在水盆洗了洗手,把那面摔在地上的镜子拾起来,扔进木盒,又把木盒锁进铅皮密封手提箱。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风风火火地将小何拉走。

戴小洛情绪萧索地拍了拍神情落寞的陈浩教授的肩头,想安慰他几句,又不知从何说起。

陈浩教授摆了摆手,示意他自己没事,说道:“结果出来我会告诉你的。”

“小何那边有什么事,也通知我一下。”戴小洛说。

陈浩教授点了点头。

戴小洛提着箱子,程红开车离开了研究所。

桌子上放着那只箱子。

研究所的事情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还历历在目,戴小洛和程红都大口大口地灌着酒,很长时间俩人一言不发。

直到陈浩教授的电话打来,告诉了他们小何由于脑出血还在抢救。

挂掉电话,戴小洛灌了一口酒说道:“老程,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程红闭眼躺在沙发靠背上,说道:“这镜子的确能杀人。”

戴小洛不屑地一侧头,说道:“这不是废话么!关键是它到底是怎么杀人的呢?”

程红保持着刚才的坐姿,仰着头说道:“毒素穿透了防护服和防毒面罩造成了小何的中毒呗。”

戴小洛喝了口酒说道:“我对中毒这个说法有疑问。”

程红无精打采地问道:“为什么?”

戴小洛分析道:“按照怀特博士的理论,这木头是受到强烈光线照射后释放大量有害气体,可是我闯进实验室的时候什么味道也没闻见,我也没有中毒。”

程红说道:“有可能是你进去的时候毒气已经消散了。”

戴小洛摇头说道:“如果是那么强烈的毒气,能过穿透防毒面具,在那么封闭的空间中,即使有换气系统,毒气也不可能那么快消散的。”

程红闭着眼懒懒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戴小洛说道:“咱们从一开始就错了,整个调查方向就是错的。”

“那怎么才是对的呢?”程红问道。

戴小洛说道:“为什么周久成和小何在死前都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

“是很奇怪,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呢?”程红问道。

戴小洛说道:“我脑子现在很乱,明天看化验结果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陈浩教授打来电话说了两件事。

小何抢救无效已经去世。

经过化验分析,镜框和木匣均无毒,周久成的头发化验结果也无法证明有长期中毒的迹象。

程红打电话安排助理去给小何家送去慰问金。

戴小洛说道:“老程安排飞机,我要带这镜子去冰点实验室。”

程红问道:“冰点实验室?”

戴小洛点点头说:“世界最大的私人实验室,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权威实验室,几十年的历史中诞生了十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戴小洛乘坐程红的私人飞机,来到冰点实验室所在城市,又换乘直升飞机来到冰点实验室。

实验室负责人迈克博士接待了他,听他叙述了整个过程之后对这面镜子很有兴趣。他们专门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为这面镜子制订了一个完整的实验计划。

五天后,戴小洛出席了周久成的出殡仪式。

当所有亲友都离去之后,戴小洛、周长英、程红三人坐在周久成的陵墓旁。

程红早已憋不住,他猴急地问道:“又死人了么?”

戴小洛摇头说:“放心,没有。”

周长英迫不及待地问道:“研究结果是什么?”

戴小洛看了看同样一脸期待的程红,说道:“别着急,听我说。”

“你快说啊!”程红急道。

戴小洛说道:“首先这个镜子的确无毒。为了安全起见,科学家们把镜子放置于一个密封的实验室中,通过监控系统操纵机器人高精密拆解镜子的每个部分,然后分别化验,通过了强力光线照射、水浸、加温以及其他各种物理、化学方法进行检测,都不能让镜子产生毒性,也没有产生任何有毒气体。最终排除了镜子有毒的猜测。”

“这怎么可能?怀特博士不是说镜框是库拉树的木材制作的么?”程红问道。

戴小洛反问道:“库拉树是什么树?”

程红答道:“不是一种100多年前就已经绝种的剧毒树木么?”

戴小洛摇头说道:“这种库拉树没有任何文献记载,除了怀特博士报告以外就没有其他的证据证明世界上曾存在过这种树,现存也没有任何一块库拉树的木头,只能说明这种树不过是怀特博士臆造的而已。”

“怎么可能?”程红质疑道:“你这一句话就否定了一个科学家的研究成果!”

戴小洛点了点头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你可以去查查,整个网络关于库拉树的几百条搜索结果,全都指向唯一的来源就是怀特博士关于杀人魔镜的调查报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关于库拉树的记载。”

程红有些不服地拿出手机,开始搜索。

周长英却没有对戴小洛的说法有什么质疑,他欣然接受了这个说法,只是问道:“不是中毒,难道这面镜子真的是受了诅咒?”

戴小洛摆了摆手说道:“在这科学的时代,你怎么还能相信诅咒这种东西呢?”

“那是什么原因呢?死了那么多人毕竟是事实吧?而且都是脑出血!”程红失望地放下手机问道。

戴小洛说道:“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排除镜子有毒的假想之后,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将镜子放置在实验室中,对面放置一笼小白鼠。在镜子受到强烈光线照射后的确有部分小白鼠在发生躁狂后死亡,经过解剖,死亡原因均为脑出血。”

周长英问道:“那什么原因让这些小白鼠脑出血的呢?”

戴小洛抿了抿嘴唇说道:“科学家对镜子的拆解过程中发现了镜子中有很多精密原件,似乎有接受和发射和能量转换装置。在重新组装之后,经过不断测试,证明这面镜子会在强烈光线照射后产生一种能量,瞬时接受大量数据,并转化成另一种数据传输出来。”

程红惊讶道:“什么意思?这是一台机器?”

戴小洛点头说道:“是的,而且是一台非常精密的仪器,现在我们的技术都很难制造一台这样精密的仪器。”

程红大叫道:“不可能!270多年前怎么会有这么高科技的仪器?”

戴小洛示意他冷静,说道:“别激动,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

程红做了两次深呼吸,示意戴小洛继续说。

戴小洛说道:“科学家对这面镜子做了碳元素扫描,证实这面镜子的历史更久远,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镜框上的1743字样只是更换镜框的年代,同时镜面也曾在100多年前更换过,但不影响机器的功能用途。”

周长英惊讶得大张着嘴。

程红又开始激动:“小洛你在说天方夜谭么?”

戴小洛微微一笑,拍拍程红的肩说道:“我当时跟你的反应一样,可是你要相信科学!”

程红一撇嘴说道:“相信科学?你说的这话就不科学,就算它是一台仪器,什么仪器能一万年不坏?还可以随时工作?永动机么?这能叫科学?”

戴小洛说道:“这仪器不是每时每刻都工作,它以强烈光源作为动力,至于为什么2000年不朽还能工作,这是科学家们需要研究的问题了。”

周长英还比较冷静,他问道:“好吧,我接受你的说法,但这台仪器有什么用呢?”

戴小洛说道:“我刚说了,它能在强烈光线下启动,接收数据,然后转化成另一种数据或者叫信息传输出来。”

周长英问道:“这些信息能杀人?”

戴小洛说道:“科学家们解剖死亡小白鼠的过程中发现,这些小白鼠都死于海马体破裂。”

“海马体破裂?”程红一脸茫然地问道。

戴小洛点点头说道:“对,海马体是人体重要的记忆器官,可以将短期记忆的大量数据转存到大脑的长期储存区。”

程红说道:“按照你的意思海马体在脑中的作用相当于电脑中的缓存。”

戴小洛思索了一下说道:“你就这么理解吧,其实海马体的作用更多。小白鼠的大脑在瞬间接收到了海量的信息,它的数据传输方式不是一点一点地、一砖一瓦地盖房,而是直接将整栋楼房一下塞进小白鼠的脑子里。海马体为了处理这些数据只能全速运行,为了满足海马体的需求,大量血液瞬间供给到海马体血管中,最终造成海马体破裂,小白鼠死亡。”

周长英想了想问道:“那怎么解释有的小白鼠没事,有的小白鼠却死亡了?很多人都见过这面镜子,为什么有的人没事,有的人却死亡了?而且我父亲研究了一个月都没事,而那天就突然脑出血了呢?”

戴小洛解释说:“科学家做了实验,那面镜子是不断变换各种频率发射信息,当某一刻,生物的脑电波频率与它的发射频率一致时,生物的大脑就会瞬间接收到他传输过来的海量数据,造成海马体破裂,进而死亡。”

程红问道:“为什么很多人也看了那面镜子却没有死亡?”

戴小洛解释说:“镜子发射数据的频率必须跟人的大脑接收频率相同时才会被大脑接收。可是每个人的大脑接收频率都不同,也在不断变化,也就是说有的人可能一辈子的大脑接收频率都不会和跟镜子的发射频率相同,他们的大脑永远不会接收镜子发射来的数据,也就不会死亡。”

“那到底是些什么信息?”程红问道。

戴小洛摇摇头:“不知道,科学家们还没有破解。”

“没有破解?”程红疑问道。

戴小洛说道:“是的,实验室的计算机也无法处理这么大的数据,为此烧毁了几台超级计算机。”

程红高喊道:“天啊!这到底是个什么仪器?”

戴小洛苦笑道:“没有结论。有可能是未来的人穿越到了一万年前留下的证据,或是我们上一代的文明的遗物,也有可能是外星文明光临地球留下的工具。总之是我们现代人类还没有接触到的一些事物,在历史长河中漂流而来,在它的漫长历史中应该是传承有序的,只是后来人遗忘了它的功能。具体它接收的是什么信息?发射出来的又是什么信息?我们还没有破解。”

程红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东西有传承?”

戴小洛反问道:“如果没有传承,你觉得1743年的人,可能重新制作这么复杂的仪器的镜框,而且还制作的如此天衣无缝不影响它的正常功能么?”

“这些传承人去了哪里呢?”周长英像是在问戴小洛,又像是在问自己。

戴小洛说道:“有可能已经全都消失在历史中了。”

程红问道:“那这面镜子怎么处理?”

戴小洛看着周长英问道:“长英你的意见呢?”

周长英望着父亲的陵墓,说道:“我想还是把这面镜子捐献给冰点实验室吧!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完全破译出来它到底要告诉我们一些什么信息?用它来告慰我父亲的在天之灵吧。”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伟爵爷 2020-10-15 17:39
多谢郑老师点评
伟爵爷 2020-09-26 14:17
多谢老师点评
科幻作品
魔镜
伟爵爷

学校:天津市武清区东蒲洼医院

学历:本科

专业:临床医学

职业:医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科幻的背景的确为推理探案故事带来了新的生命力,不过从头至尾没有真凶出场的此类故事终究还是留有缺憾的。

2020-11-09 12:02 巨星海 ——

以悬念开篇,逐步推进情节,最终给出合乎逻辑的答案,是一篇不错的科幻推理故事。

2020-11-06 12:10 匿名 ——

以神秘事件为素材的科幻最近很少出现,本篇恢复了这个传统,读起来很有早期卫斯理故事的风格。作品能融神秘与恐怖气氛为一体,渲染得当。可惜限于篇幅,解谜过程太简单。这个素材需要几起几落,至少几万字才能写好。另外,本篇的语言更接近电影剧本,用大量对话来推进情节。虽然很直白,但作为小说阅读时缺乏文采。

2020-09-27 10:51 郑军 ——

一个非常干练的故事,尽管没有出现宏大的设定与传神的人物,但是作者真正地从一个有趣的点子进行延伸,并且完成了这个带有悬疑色彩的小说。

2020-09-25 13:0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