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拓垦火星与月球的龟兔赛跑
陈勤   
得票 0 阅读 195 评论 0

【摘要】那天当我踏足显生宙月球的那一刻起,爸爸就迫不及待打电话询问:“现在到什么时代?”我看着脚下被不慎踩扁的三叶虫型月球车以及不远处各类数目繁多的腕足机械在有序忙碌建设:有推土的、有搭篷的、还有持续在探矿的……当然也看到一些小朋友在月坑间的空旷处玩耍。我估摸了一下说:“应该正处于寒武纪和奥陶纪间…”

拓垦火星与月球的龟兔赛跑

“枯云老地昏蛙,荷塘皱月梦庵,吴刚桂药臼杵,广寒璃宫,霓裳人在画中。”这是小时候爸爸给我讲述唐明皇梦遊月宫的故事时即兴做的一首诗,自那以后,月宫、桂树、璃宫、霓裳就常出现在我梦境中。

那天当我踏足显生宙月球的那一刻起,爸爸就迫不及待打电话询问:“现在到什么时代?”我看着脚下被不慎踩扁的三叶虫型月球车以及不远处各类数目繁多的腕足机械在有序忙碌建设:有推土的、有搭篷的、还有持续在探矿的……当然也看到一些小朋友在月坑间的空旷处玩耍。我估摸了一下说:“应该正处于寒武纪和奥陶纪间…”

继传感器大爆发后,月表很快实现组网成一个智慧星球。地球源源不断送来一批批工程硬件,并同传感器相结合进化出各种小机械,月球上正出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改造面貌——按照科学家的预计,接下来将出现大型设备的进化合体,把年代跳跃至侏罗纪,很快能满足人类宜居。

但地球人都知道,火星上此时已有近百万人驻扎了,一座不小的火星城已初具雏形。相比较而言月球的开发真有点捉急,然而参与的开发者却一点也不烦恼,此刻他们正在地球上悠闲地操控小机械、研究小组网,远程建设对他们来说惬意得好像在打游戏。

“龟兔赛跑”早在2020年就开始,当时地球被定义为紧凑型行星,探索者间出现了两种派别:一类是号召以大批人类直接迁居异星赶工建设;另一类则提出星球登驻、要“信息化先行”。前者认为人类最为灵活,带着地球最尖端的科技和冒险精神开拓效率最高,就像18世纪哥伦布的地理征服;后者认为做好先期的信息铺建,实现无人车、自动工地、AI之后,人类再登陆不迟,先例虽然没有,但可不代表不成。虽说探索是需要多种思维方式,但双方依然争辩不休,最后决定开辟两个试验场各自进行。地理派瞄上了火星、信息派选择了月亮,开启了人类迈往星辰大海的两种不同路径。

地理派进展神速也很有钱,制造出千艘星际飞船、开辟了地-火往返航道;信息派则简单建设个小绕月空间站,经常在月球上空走走停停,看到有合适的环形山就停下来,伸下50KM长的纳米石墨烯缆绳,召唤地球开来一艘旧货运飞船,满载紧密压缩的海绵到达空间站,在绳索末端逐块释放下去,一直到填满环形山成为一个软蓬蓬的海绵深湖。

当地理派如火如荼地启动星际大航海时,信息派才开始用那个简陋的“月球悬梯”一颗颗定点投放微小硬件。由气囊包裹的传感器和巴掌大的小车直接软着陆至海绵环湖,并由小喷射机钓离“湖面”,“溅落”的硬件开始逐步沿湖区蔓延开来。当“火星人”看到月球还如此原始鄙陋,不由憋着笑劲头更足了。

其实传感器早都在地球组网好了,现在只要把网铺上月表做好映射就可以——地球上的信息派吸引了1亿名爱好者参与到建设项目中。随着火箭不断升空,货船把他们的传感器送上了月球布成网格,在地球上,他们手中的遥控与备份机械实际是个映射器,于是地球的信息茧和月球茧就匹配上了。

地理派说这不是搞当年老前辈的星链网吗?殊不知这“月网”完全不是一码事,照搬老爸解说:“月网”底层是一个统一协议的传感器组网;中间层是个共识层,对应传感器的主人;最上层是映射层,存储了爱好者上传的地球文明信息,相当于地球信息在月球的一个备份。当然科学家还依照地球信息映射的厚薄进行了匹配,并在共识层制定了相应建设规则对月球进行整体编程,而老星链仅仅是当年的通讯网而已。

那天,当我取下VR头盔发现原来爸爸就坐在旁边,他继续讲解:其实刚才是把我的感知上传到了月球的信息层进行实境探月,并由AI根据传感器采集到的月球真实情况进行提前约2秒多进行建模,才让我真正身临其境。经过这种意识传送的体验,我猛然理解了科学课上学到的时空知识理论,还真超级有趣。

今天我再一次踏足月球,亲临“广寒宫”的剪彩,围绕这巨大宫殿的广场四周人头攒动,看上去可远不止100万人啊——这次我可是在真的月球,有2亿个机器人和3000万居民的星球——实实在在经历地球1亿人两代时期并经AI网协同建设完成。

同时间在火星参加建设者英雄纪念碑揭幕的爸爸说:“火星也很棒,现在也有近1000万人了。凭心而论,这里的信息延时达3分钟多,以当年的科技水平还是由人亲自上去建设确实比较合适。”

身处真实的月球和火星的两代建设者又开始畅聊了:“爸爸,我感受到你那首诗的真实意境,是代表以虚实结合开发天体的三重梦境,对吗…”

“嗯,一直以来,人类派出的大眼睛或探索车只能得到局部验证的探索碎片,如同盲人摸大象般去以偏代全理解一个陌生星球的全貌,给探索带来巨大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因此要么用遍布的传感器实现厚积薄发、要么以勇士般的牺牲精神亲赴星辰大海。最终证明这两种全面了解星球的切实方式都可以说明地理空间是重要的、信息空间也是重要的,都能以实践验证而成立…”

好一个学究爸爸…哎,我再次凝望地球:原来“地理”和“信息”都是成功的!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拓垦火星与月球的龟兔赛跑
陈勤

学校:福建医科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临床

职业:自由撰稿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性不够。

2020-11-06 16:41 匿名 ——

故事的想象力丰富,月球与火星比赛建设速度的构想也很有意思,不过最终没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2020-11-04 19:18 匿名 ——

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篇介绍科幻设想的文章,而不是小说。

2020-11-04 17:0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