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迷石
轩明    来源社团:暂无
得票 226 阅读 1539 评论 1

【摘要】他从迷蒙中醒来,眼前看到的,是他的高中同学。 “我叫于乔,请多多关照。”

【迷石】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 《淮南子·览冥训》

【1】

大脑一片混乱,我从迷蒙中被唤醒,眼前出现了她的侧脸。

“哎,”她用手肘戳了戳我团起的手臂,“下课了。”柔美的声音将睡意抹去,我轻抬起了头,看向我面前的这个精灵。她穿着蓝白校服,扎着单马尾,两眼中似有微光。微光乍闪,我的记忆打开一条缝隙,我想起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叫于乔,是我高中三年的同学,同桌。更是我未来的妻子。

“该回家了。” 她说。

缝隙膨胀,大脑被段落撕裂,五感毙灭。不同的画面在眼前划过。又慢慢靠近,排列,组合,飞荡。形成了大段大段的影像不停播放。过去的过去和过去在删减,编凑,融合。阵阵痛楚充斥了大脑,我感到我在疯狂与现实的交界徘徊。九月秋香逐风而来,万里神经线条传递着这现在唯一接受到的信息,痛楚里,感官默默恢复。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痛楚默默藏匿,我睁开了眼。

于乔还在面前,阳光通透好像穿过了她的身体打在我脸上,几从爬山虎搭在窗户边上,落日映照在远处。室内的空气刚刚流通了起来,掀起一层幻雾,虚掩着她的面庞,那一刻,维纳斯降临在人间,她的光辉照耀,好像伸出了双手。霎那间,我回想起这天。是她打开了窗户,把我扶到窗边,抑止了我莫名其妙的头疼。

“我没事了。”摆摆手,我站了起来。

班中人已走光,我和于乔并肩走出了校门。

“你又走神了,”于乔关心的问“最近怎么了,总是走神?”

头不自主的左右晃动,我不想被她担心。但同时,脑中奇怪的画面放慢了节奏还在慢慢的放映,潜意识里,我还在吸收着这些影像。

楼梯一阶一阶变少,我在她身后跟着,在靠墙一侧漫步,一直保持着两步差距。走下最后一阶楼梯,眼神向前飘去,视野边界大门虚掩,日暮西方泛光流露,她站在门边,默默地半转过头。我加快脚步赶上了那个微笑,在她身前打开了门。

出了校园,于乔显得活泼不少。在校园里,她一直是文静好学的那一个,只有在密友身边和校园之外才能略显自在,恰好在这个时候两个条件都能完美吻合。

“啊,你这个样子,周末还能去看书吗?”

“看书?哎呀,差点就忘了,那今天得好好睡一觉了,不然到不了图书馆就先在路上睡着了。”

“你还记得就好。”于乔稍带埋怨地回答我。

走着走着,于乔走近了一个邮箱,将一封信从书包里拿出放到邮箱里。

“你这是给谁的啊?”

“这是...给一个熟人,但是他可能都不记得我了,希望这封信能让他记起我就好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她就抢着随即开口。

“唉,你听说了吗,班主任今天没来学校的原因。”

“难道不是生病了吗?”

“据说,是被一块石头砸到了。”

我的大脑突然刺痛了一下,但还是继续和她谈话。

“石头,什么石头,这个时代还有人用石头当武器吗?”

“噗”于乔轻笑一声“据说,是一块有五个颜色的石头。”

“五色石!”我心头一震,大脑中的声音再度杂乱起来,无数的身影从眼前浮现,身影在闪烁中融为五色的光彩,把记忆淹没,冰冻住我的大脑,让我在快速变化的时间中保住理智。

【2】

与于乔相遇的那天,是一个沉默的雨天。

从黑暗中挣脱,我睁开眼,在熟悉的座位上,我正凝视窗户外的死寂。

座位保持着熟悉的感觉 - 前面四个空座,后面是墙壁,左边隔着一组便是窗户。同样让人感到熟悉的还有。 - 

‘嗒,嗒。’

穿过大雨和泥潭,从我的注视中现身,那个轻柔的身影。我转过头。

‘你好。接下来,就要当三年同学了。’

她是惊艳的绝色,从雨中向教室走来,就算刚刚在窗外只看到一个身影,也没能掩盖住她的美好。

在一瞬间的诧异之后,我止住了心魂的撼动。

“你好,我叫.....”

大脑猛然颤抖,无数的记忆化作流水,如河流般从五色的海洋流回大脑,河水回环,环绕成了永远记录在我脑海中的那个身影。回忆清晰了起来,疯癫消失,理智占据了上风。我匆忙缓过神情,那个身影,就在眼前。

“嗯,我叫于乔。请多多关照。”     

收好雨伞,放下书包,她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叠书本,塞进课桌。书本的颜色红红绿绿,给教室添加了些许光彩。

上课铃响,班主任开始进行通知。不知不觉的,我陷入了梦魇。

梦魇轻咛,声音在脑海中一圈圈荡开,和不断闪现的画面联系起来。我的梦慢慢展开。

于乔穿着白色大衣,在空旷的电子屏上闪动,话语传了出来。

“要知道,在我们的世界,这些直觉,错觉,幻觉,既视感,都有可能有确切的来源,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大脑的错觉,而是小时间结产生的副作用。”闪烁的嘴型与声音逐渐同步,画面清晰了起来。

“在因果线公司,我们研究出了真正领先于世界的科研成果,作为…”

声音逐渐淡去,于乔从不知哪来的助手手上拿出一个椭圆形的纯白圆环,横立在白色长方体底座上。在寂静之中,不同颜色的光彩从椭圆最左侧的点开始闪动,顺时针流动一圈后互相覆盖。在经过的部分上显现出逐渐增大的数字标记。突然,光彩行进的尖端爆发出一股炫亮多彩的光,挡住我的目光。当颜色黯淡下去,圆环的样子显露出来。相近的两小段不相接的圆环碰撞在一起,在大圆环之上形成一个不显眼的小结。圆环上的数字被结搅乱。随着光彩的继续流动,小结继续缩小,最终被时间的波浪侵蚀殆尽。数字的顺序变得整齐,光环又回到正常的亮度。声音又慢慢回到了世界里,却嘈杂,吵闹。我睁开眼,班主任正走出教室,同学闲聊的声音像苍蝇一样在耳旁回绕。

下节课的老师走入教室,我的注意力不自觉地被吸引。那个老师一身黑装,打开投影仪,在黑板右边的显示屏上播放课用ppt。

“地理”两个白色大字在黑色的背景上微微闪动,老师手指敲下键盘。

“啪挞”手指抬起,屏幕上的大字随之变化。

“五色石”三个黑色大字显现在惨白色的屏幕上,在我的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充满了我的眼眶…

【3】

回过神来,湛蓝的天空就在我眼前,我直起身,把手搭在弯曲的膝盖上。近处,几颗树木枝繁叶茂,脚下,一片草地墨绿新鲜。身边,于乔看着我。她侧坐在草地上,手边是我们的野餐篮。
头有点痛,我还在公园吗?

“你醒啦”于乔对着我露出那个我最喜欢的笑容。

“真对不起,总是在睡觉。”

“没有啊,并且,”她转过头,开始小声嘀咕。

“这样也挺好的。”

“是啊。”

空气安静了两秒,但并不沉寂。

“对了,我们之前在聊什么来着?”

“哦对,我们在说。”她撩了撩眼角的发丝,把长发捋到耳后,我不自觉地注视着她的侧脸。

“我毕业后想去的那个实验室,它最近开放了参观日,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看?”

离毕业还有两个月,我还没有想好毕业后要去什么地方。于乔则选择继续研究我们已经研究了三年的东西。

“关于那个,因果线公司有最尖端的设备,有堪称最丰富的资金,有最多的物理学家,也给我传来了offer。给我最好的条件研究那个。”

“嗯…”我停滞了一下,我知道于乔想说什么,她想让我们能继续像以前那样在一个工作室里研究。

“没事,我一个人也可以。”无需多言,她是看出了我的踌躇。

“之前啊,一直都是你在带领研究,也到该休息休息的时候了。”

我看着于乔,她懂得我的无奈。我的确很累了,是时候休息了,一个像我这样一直走在先列的人,总会遇到挫折,总会遇到疑问,又总要攻克挫折,总要解决疑问。因为她懂我的无奈,所以接下来将是她来接受这份磨难。

我把她的手拉到我身边,接下来的日子里,也只有我懂她的磨难,只有我们有共同的期待,共同的梦想,我们将并肩前进。

心与心共进,眸与眸相连,她控制住我的身体,让两人的心跳逐渐靠近。拉近眼眸与眼眸,树和草失去了呼吸,整个世界只剩下我和她和白。嘴唇逼近,我却突然看见她眼底传来了一丝淡红的阳光,光束慢慢上升,然后传染到了我的眼里,阳光绽开放出五色的绚烂。继续放大,直到我的眼眸再无一物。被脑中闪烁的五色石拉到另一个现实。

【4】

“怎么了?”于乔察觉了我的眼神。

“没什么,就是有点晕。”

“嗯…这里吗,其实还好的,你看这里比较关键。”

回想过去的半年,我和于乔从相知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熟,从相熟到相爱。一起经历了多少时间,了解互相的爱好并发现我们两人竟有着惊人的相同——都有着对未来强烈的向往,并且都想亲手创造美好的未来。为了这个目标,每个周日的下午,我们都会在图书馆,拿上几本深奥晦涩的书籍,一同蹲坐在那个墙角的地面上。

指着书上复杂的公式计算,她却总是能抓住我没理解的部分。她的理解能力一直比我强,在大学研究时,我只是先找到了正确的研究方向,确定了研究方向之后,她的演算进度很快就赶上了我。于乔早已具备了自己带动研究的能力。也是她的压迫感让我一直紧绷着自己更快推动研究,让我一直没有松懈。

书本上的难题被一页一页的解决,我却不只在思考这些题目,我清楚的记得过去和未来的事。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在这又是来干什么?
我正低头思索。突然,一本深蓝色古旧封面的书在于乔身边落着的书堆里露出了一角,像炫耀似的在我的视野中闪烁,它的书名在我的脑海中掀起了波澜。

那是《淮南子》。我条件反射的回忆起了其中的那个故事,女娲补天,用五色石拯救世界的故事,于乔最喜欢的故事。我盯着它,这回忆太过清晰,让我感觉脑中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激发我的记忆。恍然间,我进入了自己的梦境。

那天,大学毕业后,我跟于乔同居后的一天。于乔在实验室门口发现她没有带实验室的钥匙,便让我从家里取过来。

于乔每次都是第一个到实验室的人,所以实验室里十分清静,难得的机会,于乔便带着我参观实验室。

走过计算机和各种精巧的仪器,来到一个玻璃隔间。隔间中央摆放着两个纯黑色的支架,支架上各自挂着一个像是头戴耳机的黑色半圆圈,在黑色半圆末端有两个银白色的正六面体,从远处看就像个小球。

“这就是,能让人感受到时间结的仪器吗?”

“是的,”于乔戴上黑框眼睛,穿上白色实验服。“这就是我们一直梦想着创造出来的东西,现在只不过还需要寥寥几项测试就能开始使用。”

“我们准备叫它五色石。其机制是每次世界线变动前的时候,在宿主的身边制造出与‘五色石’相关的事件,作为启动五色石被动留存宿主记忆功能的先决条件。”

“这是真的吗,这么快就成功了吗?”

“是啊,我们成功了。这都要归功于你,我的爱人。”于乔含着笑看着我,我能感受到她眼中的爱意。

“等测试结束正式使用那天,一定要邀请我,让我来亲眼看看这奇迹般的工程实现的那一天。”

“好啦好啦,一定让你来,我要开始工作了。”

“那我们约好了!”

“嗯,我们约好了。”

当天下午,六点十五分。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让我到早上刚去过的实验室,心中暗暗猜着叫我的缘由,我赶到了实验室。

“这位先生请你冷静,我们的搜查队已经在寻找您的夫人了,请您快离开事故现场,这里发生余震的可能性还很高。”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实验室怎么变成这样了?于乔呢,于乔呢?”

“于乔…还在里面。”

“怎么会。”我倒吸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个废墟。

“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我默念道,看着眼前散落的碎石和残骸下开裂的地面。脑中的线索和线索关联了起来。

“火爁炎而不灭。”废墟里,四处的火光闪烁着,好像永远不会熄灭。

我想着早上出门时于乔跟我说的话,为了回忆起这些我觉得暗藏玄机的话语。我只能在落寞和孤寂中走上回家的路。

梦境结束,时间又袭来,我已经熟悉了这种感觉,没有恐慌的,我进入了下一个时间点。

【5】

那是一个略显阴沉的雨天,我提醒她备好雨伞。

“于乔,路上小心。”我帮她打开房门。我们的房子是在郊区地界的小别墅,也临近实验室,让于乔的工作十分方便。我则在家寻找下一个适合我的课题。

“为什么?”于乔嘴里嘟囔着,“到底为什么?”她边低着头微微摇动边穿上了鞋。

“是实验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从理论到实物的转化很成功,我们马上就能验证这个世界的时间就是非线性的。就是,”她抬起头,换上一副笑脸。

“如果有一天那个理论里的末日要到的时候…嗯…如果有那一天,实验也成功了。”

“你一定要一直记得我喜欢的东西。”

“什么嘛,那件事根本不会那么快来吧,当初的保守估计,不是还有五个世纪的时间吗?人类肯定能提前造出改变混乱的时间线的东西。再说了,你不还有我吗,我现在就在这里。”

“你现在就在这里吗,”于乔的脸色转阴,“可是我害怕,到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这里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达到那里。”

给了于乔一个拥抱,关上门,现在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脑中回忆着我刚刚经历着的这几个片段,这种明显的对时间产生的违和感和对眼前事物有的排斥,都在提醒着我,我眼中的世界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平常。

“不,按照那个理论”我突然惊呼一声。现在,我所看见的,感受到的时空,就是真实的,错乱的现在。

从大学开始,我们就在一直进行的课题,关于时间线结构的不对称性。我们选择了几个相邻的时间点获取了熵的值,却发现熵值的大小并不随相同方向增长,而是跳跃的,有增有长。其变化几乎完全没有规律。这说明时间线并非一条顺序前进的时间,而是如同插队后的队列一样比原来的队列更加混乱,更加无序的排列组合。于乔把它形容为:“时间线上打成了的小结,打乱了线性时空本应该有的顺序。”

我们在大学做了四年的研究,为了得出这个“时间之结”的解法,最后的理论结果是令人安心的:时间之结有着一个精确的峰值,一个最开始产生时间混乱的时间点,结对原本的时空产生最深刻影响的时间点。其前后只能产生比在峰值时更小的影响。这意味着在峰值前后,熵并不对称的增或减。时间线有不对称性。

如果熵不递增,在时间线上的熵就会像高低不平的水面一样试图流向本来它们应该在的时间点,对付小的时间结,这样的修正系统已然足够,但是对付这次的大时间结,这种流动不足以直接修正时间结,而是会带动不同时间点的物质絮乱的在时空中流动,如果核弹的一半被导向其他时空,而只给我们剩下另一半,其影响将不可挽回。

而我们能通过记录这条时间线正常的时间顺序,将数值刻印在一个仪器上,用这个仪器在峰值将正确的时间线打印出来,从时间之结的波峰处覆盖一条正确的时间线,对整条时间线产生正确的“影响”,让时间线回归正常。

大学毕业后,我选择先放下一直强行背着的重担,让于乔主持后面成品仪器的制作。

而成品的制作,也有很多困难——我们虽然能推算出峰值的位置,但是由于时间的絮乱,在峰值的时间点并不一定就有能启动仪器的人——如果峰值是在仪器发明出前。

而我最后推出的峰值结果,正是三年前的时间点,在时间之结的影响下被后推到了五个世纪后的2017.6.21。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孤独的观察者在过去的时间峰值启动机器。理论上讲,我们还有五个世纪。

事情的起因明晰了,那些真实的可怕的梦和我所感受到的世界应该是五色石的效果。现在只剩下一个疑问。

为什么我会有五色石?

绷紧身体,长呼一口气,走出房门。

“水浩洋而不息。”我仰望着天,红日已然不见。阴云密布,像是承着偌大的神龙在天空游动。最后一次看这个时空里阴云大作的天。雷电正准备降临,但我打算去阻止它。

“这样的话。”我摸向脑后,按动那块隐形的机械,启动了五色石。

“五色石已启动。被动模式‘清醒’已运行‘七小时二十二分钟’将继续运行。”

耳旁的声音无比清晰,我大脑中的思路也笃定了一条道路。

“我要去未来找你…于乔…”

“下个时间绳结的时间—倒计时一分钟。检测到下个时间绳结为本次时间环峰值。提醒宿主您在下个时间点务必要启动五色石以消除时间结。”

“五,四,三,二,一 。”

时间袭来了。这次,五色石不会暂时冻结我的大脑来保证我的大脑不在时间线的交替中收到损伤。我看着眼前的景物,时间和空间没有按照时钟方向到下个时间结所在的时空,而是以更高维空间中的最短路径往下个时空奔袭。我们没有高维的视野也没有高维的技术,所以无法利用这条路径。于乔猜测,当有人从时间结中回到原来的时间点,五色石记录下的路径能让我们反推出高维算法。

这条最短路径上的时间非常混乱,这个世界的历史在我眼前乱序展开,我像是在看一场乱序的走马灯。

【6】

时间定格,乱序即将在这个时空终结。

打量周身,我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所处的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大学的实验室,我就是在这个地方带领的实验。现在回到这里,旁边的众人并不知道我的脖子上就带着我们未来的实验成果。

我正站在蓝色长方形试验台的宽侧,在我身前四米处,于乔穿着白大褂,站在另外一台试验台旁边正对着我,低头操作着试验台上复杂精巧的操作台。自从第一次见面,那个身影仿佛一直没有改变。

“组长。”旁边,组员拍了拍我,递给我一个牛皮文件夹。“这是刚刚门外有快递员送来的,说是给你。”

我接过了那个文件夹,缓缓打开。里面是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

“你的五年前,于乔”

打开信封,一个乳白色的信纸不经任何折叠,展开在我面前。

“亲爱的,是我。

你现在已经在旅程的终点了吧,有些事也该由我告诉你了。”

我抬头看了看在操作台上操作的于乔,默默走开,坐到试验台远端的椅子上。

“那天在因果线科技的实验室里,有人误触了报警系统,雨水洒在了实验模拟的设备上,那个设备一直就有那样一个设计错误,我们都没能发现,它自燃了。爆炸震塌了实验室,也震塌了出口,其他人都还在往出口跑,我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后路了,就决定提前使用五色石,本来那天就是算好的时间线要再次重叠的时候。只要五色石不出问题,我就能让这个意识逃到时间陷阱之外,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实的看到这个世界的原貌。

我成功了,我的意识跑了。但是,周期不对。我们的计算出了失误,我那天早上就在想。是五色石计算的峰值验证了我的想法,我们以为在五个世纪后才会出现的峰值,在一个星期后就会出现,我必须把握住这次机会。可是,五色石的能源持续不了更久了,我只能在我最长拖到的地方,把另一颗五色石给你。

我不知道能源耗尽我的意识后会发生什么,也许会…

我们的约定完成了。现在,继续去改正这个世界吧!不要伤心,我只是在做我们一直都在做的事。我想,换成你也会这样吧。

如果你还想找我的话,我会在时间的起点。接下来,请你奔往这个地方吧。

我永远爱你。

                           于乔   从时间彼方 ”

我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我就不知道。是我记忆最初被唤醒的时候,在学校的那天我睡觉的时候,她给了我五色石,她知道我要来这里…

“约定,可不是这么完成的啊...”我暗暗念到。泪水已冲向阀门。但我忍住了哭泣。

“现在还不是时候...要做的事,还没有办完。”

模拟实验要开始进行了,我尽力停住了抽泣,站起身。

我的落寞碰上了于乔的眼神,我抬起头,她正站在实验台旁,眼里充斥着担心。我强忍着泪笑了笑。

她一直,在担心我。

模拟实验要启动了,实验室里的人手足够多,我可以到室外透气。举手触碰后脑,五色石的指令随即发出。

“五色石补天模式。”

拯救世界,原来是这种感觉吗。如果有女娲,她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于乔在给我五色石那时候,是不是也有跟我一样的感觉 -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启动!”

一直在脑后隐形的五色石跳了出来,浮在空中,泛着流光,在普通的空间中显得格格不入。然后,像是蓄足了力气,突然迸发出五色的光芒。奔向无垠的天空。

【7】

我坐在无人的研究室里,手里拿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六边体,这是于乔的五色石,被因果线的实验员回收。我把五色石放到脑后,闭上双眼。

“五色石,记忆回溯。”

她的五色石里,记录着她在混乱的时间结里七天的探险。

在实验室成为废墟前,于乔戴上了五色石,紧紧闭上的双眼微微颤抖。

“快啊,下一个时间点,快啊!”她喊了出来。

她赌对了。到了学生时代,她的记忆被冰封,忘记了所有压力,享受着学生的生活。

“这道题,应该是...”于乔信手拈来地回答了一道难题,她总能这样。

“好的,于乔,非常棒,坐下吧。”

于乔缓缓坐下,在快要碰到椅子的时候下意识的转头,偶然对上了我的视线。

“嗯!”她急促了吸了一口气,连忙拉开眼神。

我们有过十分幸福的岁月。

五色石适时的启动了,带她到更早的时间,她正在繁华的街道上行走。

路边的松树果实掉落,在于乔的眼里变成了一道五色的光。她蹲下身去,抱住大脑。我知道那种感觉。站起身来,跑了出去,在人群中漫无目的跌跌撞撞地穿行,用不知所措的眼睛看向四周。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谁知道为什么?”

她无谓的在路上奔跑。心里的恐惧和茫然一点点扩大。跑出人群,五色石带她到了下一个时间点。

于乔自己的房间里。椅子边堆满了验算的纸团。她一遍又一遍的验算,好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放下纸笔平静的开口。

“五色石,计算时间结峰值的时间。”

“四天二十七个小时后。在时间点:2017.6.21。”

“好的。”于乔长呼了一口气。“那我就要走一步看一步了。”

“五色石,剩余电量。”

“还剩余:百分之五十六。可持续时间:四天二十个小时。”

“嗯!”于乔一楞,然后拿起纸笔,边写边念。

“首先呢,我死了。”握着笔悬在空中,于乔思考了一刻,然后继续写了下去。

“一,只有我知道峰值的计算有失误,时间也只剩四天。”

“二,一个五色石,电量不够。”

“三,我的思想和这个五色石绑定,无法转移,无法用第二个。”

“四,只有我有五色石。”

于乔在一上画了个圈。“所以,要再做一个五色石来不及,其他人都不会来峰值。”她在脑中想到。

她在二上也画了个圈。“以现在的状态到不了峰值。”

然后是三。“我也不能换五色石。要找一个能理解五色石的人来使用剩下那个五色石”

四。“那个人要跟我有比较频繁的接触让我能在合适的时间找到他给他五色石,并且实验室的各位...大概都不在了,不能找他们。那就只能...”

她在纸张的最末写下来两个字,那是我的名字。

“就算我已经不在了,也一定要拯救这个世界,让他拯救这个世界。五色石,这本来就是你的含义,也是现在,我的意义。”

几天过去了,于乔一直在时间里跋涉,冲着唯一的目标。在不断跳转的时空中,这种孤身的旅人面对的是一种异样的孤独,身边有人,却无法诉说,却无法理解,她自言自语的次数越来越多,像是她在透过五色石,对着这边的我诉说着她接下来下定决心要做的事。

五色石的电量越来越少。终于,最后一次到了。

“铃铃,铃铃。”下课铃响了,于乔认真的听着着声音,这段时间里,她一直珍惜着每个她人生中的最后一次。珍重的跟老师和朋友道完别。她又动笔了,这次的起笔显得更加认真,笔尖的力道更重,像是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更多的痕迹。

“你的五年前,于乔。”她写道。

信写完了,于乔站到窗边,看向远方的风景,又看向楼下。看向太阳,又看向每个学生的书包。看向几朵没开就残了的花蕾,看向身后睡着的我。看向,这个不论何处都美丽万分的世界。

这时,我的座位上传来了我要醒过来的动静。她走到我旁边她的座位上,把五色石放到了我露出的后颈上。抬起手肘轻轻点了点了我的手臂。

“哎,”她戳了戳我的手臂,“下课了。”

“该回家了。”

记忆戛然而止。

【天合】

我站在台上,耸了耸肩。演讲台前方围坐的各个肤色的陌生面孔和从未来过的环境都让我感到不自在。头顶明晃晃的联合国标志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挂。面前的两百多人高傲地盯着我。3、2、1 。时间到了,我随时可以开始讲话。

摄像机口拍向我上方,然后慢慢转向,对着我。

汗滴渗了出来,我干咳了两声,把话筒扶正。

“我们,咳,我在这代表,嗯因果线集团。在此发布,我们。”

“呼。”我长吁一口气,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那些画面在脑海中流转。

“我代表中国因果线集团于乔博士科技团队讲话。在因果线公司,我们研究出了真正领先于世界的科研成果。”

记忆中,那个女孩抢过了话筒。

“接下来,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于乔,是你吗?

“我将从我的学生时代开始讲起。”

你在听,或是,你在看吗?

“在我的母校,一间教室里。”

窗,几缕阳光。风,爬山虎。

“关于我跟她【she】之间的故事。”

她,一层迷雾。

我笑了出来,因为我又看见了她,她正坐在教室的正中间,穿着一如既往的校服。爬山虎爬在教室的墙上,窗户打来阳光,我站在讲台。跟她对视一眼,我开始演讲。

我告诉他们时间线存在,我告诉他们时间线有疏漏。告诉他们,只要时机合适,用五色石就能穿越时空,我们造出的,是一座时间机器。

会场混乱起来,有人怀疑,有人惊讶,有人甚至笑掉了大牙。但是无一例外,大家都震惊于这次的发布。

身心异处,我早已不在这现世的会场。

我正在迷雾中,于乔还笑着看着我。我向她倾诉着一切的故事。

“她,于乔博士,比我们先去了那个地方。”我说。不知何时,几滴泪水滴了下来。

散会的时间点来临,参会人员纷纷准备向自己的上级报告。我离开了会场。

出了联合国大会堂。漫步在花园中。时间机器的挑战将由全世界接下。唯一只是中国的实验室里,不再会有那一位叫于乔的实验员了。

我抬起头,迷雾在天,她笑着点了点头。

时间线

【2】与于乔相遇;毕业后于乔在因果线实验室的一段录像。

【1】相遇后几个月的一次放学

【4】那次放学几天后在图书馆的一次研习;大学毕业后于乔出事那天下午

【6】高中毕业后,大学时在大学研究室的一次实验;一封拥有五色石的于乔从过去寄来的信

【3】大学时的一次郊游

【5】毕业后,在于乔出事那天早上的谈话

【7】回到现实,我观看于乔的回忆(包括部分【1】时间点放学之前的时间点)

【天合】在联合国,我的演讲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2020-10-17 20:39
我是一位正自己慢慢实现科幻作家的梦想家。首先,我感谢评委老师的评论和读者的投票,很感谢我的文笔能得到老师的认可。对于我同样感谢的关于科幻设定的意见,现在,我不仅创作这种偏言情的作品,还同时在用阅读科幻作品得到的知识和自己的观念创作更加新颖,更加具有科幻内涵的软科幻小说。我十分希望这次能得到奖项和宝贵的学习机会,让我能在更正确的道路上利用我的热情和天赋。
科幻作品
迷石
轩明

学校:北京市十四中学

学历:高中

专业:专业暂无

社团:暂无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具有一定的文学技巧,但在科技与现实的结合部分可再“柔和”一些。

2020-11-06 22:31 匿名 ——

本文对于非线性世界线结构的把握无疑是非常成功,尽管其内容的表现形式与核心矛盾在今天这个跨越时空题材作品辈出的今天已经不算新奇,但是不得不说,其完成度还是非常高的。

2020-09-22 00:06 匿名 ——

作品和科学的关系不大。但作者在文中努力地完成着科幻设定,让它尽可能自冾。作者有一定的文学天赋,在描写和修辞都有闪光点。尤其在描写校园生活,以及男女生之间暧昧的相处时,抒情而有意境。

2020-09-20 10:19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