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金纹狗
陆海    来源社团:南科幻协
得票 0 阅读 319 评论 0

【摘要】玲玲激动地扒着外面的大门,好像是在家里憋得太久了,想出去逛一逛。也是。这几天连日下雨,没能带她出去。今天好不容易雨停了,也该出去让她好好撒欢了。 我给她拴上狗绳,带着清理狗粪便的工具,牵着玲玲出门。外面的天气晴朗,天上一朵云也看不见。地上有一些积水,深深浅浅的水坑,在阳光下很快就会晒干消失。玲玲皮肤上的金色斑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像是穿了一层金缕玉衣。她是在太耀眼了,路上的路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事情开始于一个下雨天,一个非常糟糕的下雨天。

天空就像是被装修人员钻漏了的自来水水管一样,稀里哗啦的清水喷个不停。天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失了火的房间,浓烟一片遮住视线。水扑到地上,把地面润湿一层,然后又扑倒自己润湿的部分上,溅起一阵小水花。最后这些水都淤积在地上,顺着道路流动,流到窨井盖上,从上面的洞中流淌到下水道里。

阴冷的雨天。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这雨天淋在身上,仿佛冷库的冰块粘在骨头上,把热量全部吸走,留下一阵刺痛一样的寒冷。我穿着短袖衬衫,没有带长袖衣服。只能撑着伞,在这雨天中赶路,赶紧回到我温暖的家里。

我沿着路边奔跑,脚把一片片水踏起。水花混着泥水溅起来,沾在我的裤管上,沾在我的外套上。迎着风,用雨伞当住迎面来的雨水,尽量加快脚步。

突然,我一脚踩空了。紧接着另一只脚打滑,让我栽倒。等我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我已经一条腿卡进窨井里。因为摔倒的缘故,我趴在地上,前半身浸没在水洼,另一条腿半跪着撑着我的身体。窨井盖没了,不知道被谁偷走了。虽然这幅样子非常狼狈,但是没有掉进去摔死,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他妈的……”我咒骂了一句。

从坑里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水。

真是想不到自己会遭这种事情。

我离开,依旧打着伞快步往前走。只是这次心里多了一个心眼。走路的时候必须得好好注意脚下,不然会掉进坑里。

冷,外面真的非常冷。推开家门后,我急忙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衣物,冲进浴室里,好好地洗个热水澡。

温热的水让我的心情平复下来,水面上冒着白色蒸汽,整个浴室都弥漫着一层朦胧的模糊的雾。透过这层雾,我看到了玲玲模糊的影子。她趴在门外看着我,不知道再想什么。听说猫被人类洗澡后会喜欢偷看人类洗澡,因为猫对洗澡很抵触,以为是在用刑。而偷看人类洗澡是出于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前两天刚给玲玲洗过澡,不知道玲玲是否和猫一样在门口看我接受“水刑”的样子。

我从浴缸里起身,擦干净身上的水后,简单的换上睡衣出门。玲玲扑过来,围在我身边转来转去,不停地往我的腿上扑。它的尾巴来回的摆来摆去,像是期待已久。玲玲食盆里的食物已经吃完了,现在显然是在向我求食。我走向冰箱,它也跟着我走向冰箱。不等我打开冰箱门,它就自己动起手,用小爪子把冰箱门打开,然后在用嘴巴咬住袋装狗粮,让我给她打开。

玲玲真的很聪明。

我把食物倒进食盆,她就凑上来吃,丝毫不介意食物洒在她身上,沾在她的毛发上。她趴在那里吃食,我蹲在后面抚摸她的毛发。它的毛发很柔顺,摸起来很舒服,似乎我一天的压力都被这些光泽柔亮的毛发带走了。

我回到卧室,简单地煮了一碗泡面吃,看了一会电视剧后,我睡着了。

这是周六,我喜欢在周六的早晨多睡一会。但是这个周六,玲玲把我吵醒了。大清早的她就蹦到了卧室门把手上,把卧室门扒开,然后跳到我床上,一边踩着我的肚子蹦跶一边还“汪汪”叫。我只得早早地起床。

玲玲激动地扒着外面的大门,好像是在家里憋得太久了,想出去逛一逛。也是。这几天连日下雨,没能带她出去。今天好不容易雨停了,也该出去让她好好撒欢了。

我给她拴上狗绳,带着清理狗粪便的工具,牵着玲玲出门。外面的天气晴朗,天上一朵云也看不见。地上有一些积水,深深浅浅的水坑,在阳光下很快就会晒干消失。玲玲皮肤上的金色斑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像是穿了一层金缕玉衣。她是在太耀眼了,路上的路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我的虚荣心很满足,同时也担心会不会有人对它动歹心。

不只有我一个人出来遛金纹狗。这种皮肤花色华丽特殊的动物,本市的很多宠物爱好者都青睐。路上我已经看见不止一只金纹狗了。我家的玲玲和别家的狗碰到一起就像是遇到了老乡一样,相互纠缠在一起,互相用爪子挠对方的金纹。这动作看起来很亲密,但是如果把金纹挠花了,看起来就很丑。我们也马上把两条狗拉开,不让她们继续挠下去。

“嘎嗷……”

我突然听到了狗的呻吟声。

抬起头却看见一个穿着条纹衫的中年男人正在用脚踢一直金纹狗。那只狗被踢得嗷嗷直叫。

“汪汪!”玲玲愤怒地朝那个中年人大叫,示威。似乎是想吸引那个男人的注意力拯救同伴。

我掏出手机拍照录像,随后急忙赶过去,拉开那个正在踢狗的男人。

“喂!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这家伙咬了我一口。得让他长长记性。”男人指了指自己的腿。

我这才发现,男人裤子的脚踝部分被血洇湿了。他拽起裤子大腿侧的部分,脚踝露了出来,两排整齐的正在流血的狗牙印压在上面。

“那你也不能这么踢它吧。它就是一只狗,你犯得着这么跟他计较吗?”

“这什么道理?”男人歪着头看着我。“我今天不教训他,将来他就回去咬别人!”

“你才是歪理好吗?”我气愤地回击。“这可是金纹狗!高贵有教养的金纹狗!你说踢就踢。我看肯定是你先挑衅它的!”

我和他吵了起来,越吵火气越大,吵闹逐渐生计。本来只是小事,但是一想到他伤害一只金纹狗,而我的玲玲也是一只金纹狗,我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最后我们惊动了保安,调取了监控。

监控显示,这个男人似乎在用一根棉棒戳金纹狗身上的金纹,这导致金纹狗对他产生了敌意,随后咬到了他的脚踝。

“你说说你,没事干嘛要戳它的金纹?”

“你管我。”男人嘴上依旧不肯让步。

“好。我今天就告诉你。金纹狗身上的金纹是敏感带,戳金纹会让它觉得非常痛苦!跟用针扎一样!”

男人看了看我,眼里带有一些怀疑,又带有一些兴奋。他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们这帮人养金纹狗多少年了。”

“可是我没记错的话,几年前还没这种品种的狗吧。”

“当然,所以这狗才尊贵。”我骄傲地回答。

男人点了点头。离开了。我也懒得和他浪费时间,回家了。

最近几天公司里加班严重,每天我都要等到晚上十点多才能回家。睡前看了看手机,手机的灯光让我的神经兴奋,大半夜闭上眼睛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时间长了,就憋了一膀胱的尿。

我下床,开灯去卫生间里撒尿。等我方便完后,却惊奇地发现玲玲居然不在家里。我找遍我整个屋子,寻遍他喜欢藏身的角落都找不到她。我有些急了,这孩子是不是半夜跑出去了。

于是在大半夜,我在楼下小区和附近的地方找玲玲。夜里路边亮着昏暗的路灯,我在灯光下找她的影子,找她闪闪光的花纹。可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

劳累了将近一个小时,我实在忍不住困意。玲玲不见了,我心里非常失落。想着明天空闲的时候一定要做一张寻狗启示,贴满大街小巷的电线杆。

可是大清早,玲玲还是像往常一样蹦到我的床上,把我踩醒。看她的样子,仿佛昨晚她根本哪里都没去。

玲玲能失而复得,我很开心。至少不用考虑寻狗启示的问题了。

“玲玲,昨晚你上哪去了,我担心死了。”

玲玲摆出一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的表情。不知道这家伙是在装傻还是真的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我没时间跟一只狗计较。大不了今天晚上留意一下玲玲就好了。我出去简单地吃了点早饭,然后乘车上班。

路上,我偶然刷到一则新闻。这条新闻紧接着“频频失窃的城市窨井盖”下面,标题为“小心金纹狗的金纹!”

标题起的非常有营销号文章的风格,但是这个新闻平台却是正规的平台。玲玲马上蹿到我的脑海里,催促我点开这则新闻。我毫不犹豫地点开,做好了被营销号欺骗然后感慨“新闻平台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的准备。

“……金纹狗的金纹不是遗传产生的,它在遗传上明显违反已知的遗传规律。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金纹狗的金纹是来自于某种真菌的感染……真菌的感染对于犬的种类有选择性,因为大部分犬的皮肤环境并不适宜真菌生存。特定种类如……等犬是易感群体。此外养狗的朋友不必担心,这种真菌对人类无明显影响……”

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一开始我以为是无稽之谈,可是想起玲玲的身世,我又觉得这种说法多少有些可信。玲玲是朋友送给我的。它的爸爸妈妈都是杂种的金纹狗,生下来的小狗里面,只有玲玲是金纹的,而且似乎只有玲玲的品种和其它狗不一样。

再想想金纹狗平时坚决不让别人碰它的金纹,这就让我想起了我多年不治的脚气。如果不碰脚气的患处,倒还没什么问题。一旦碰到患处就会奇痒无比,必须得不停地挠,挠掉一层皮屑,痛觉盖过痒才能停下来。然后引起脚气的真菌就会顺势往皮肤深处爬……

不不……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这个。这个文章显然是在贬低金纹狗的价值。这么多年,玲玲并没有那层金纹活表现得多么痛苦,反而还用它得到了不少潜在的好处。金纹闪闪发光,人们一看就知道这狗金贵,弄伤了赔不起。这么多年来也没谁会主动靠近玲玲。玲玲身上的花纹还是那种生长的非常规整的花纹,目前它的市场估价已经达到了十万。这篇文章一出来,我的狗狗很有可能会掉价。

冷静点,冷静点。钻石被证明是碳单质后甚至是可以人造后,价格也是居高不下。放宽心,放宽心。

我放不宽心。金纹狗这东西出现才不过四五年,背后也没有大资本支撑。怎么可能会不降价。

今天一天上班都心不在焉的。中午午饭都吃不下,满脑子都是这篇文章。有时候脑子里会有些反驳的文章出来,可是当我写出来之后才发现我的文字多么苍白无力。我又想去评论区里批评文章作者,可是评论区已经吵了起来,而且吵得很激烈,我再插进去只会淹没在争吵中。

晚上回到家,一起养宠物的朋友和我聊了聊这件事情,他们告诉我金纹狗已经开始掉价了,劝我赶快把玲玲卖出去。我满嘴答应,心里还是舍不得。一方面玲玲已经陪伴我这么多年了,心里总是很牵挂。另一方面,玲玲也是我的面子,出去遛狗时候它不仅仅是我的狗,更是我的钻石吊坠珍珠耳环,是给路人看见他们会对我仰慕的东西。

玲玲倒是早早地就是睡了。它这幅样子让我好生嫉妒。我现在正在想着要不要把它卖出去,而这家伙居然在呼呼大睡。它不知道自己马上就会离开我了。真不知道把它转手交给别人的时候,这孩子会不会想我。

大半夜,因为玲玲的事情我又翻来覆去睡不着。掏出手机看会电视剧消磨自己的精力,结果也没睡着。

突然想起来我今天要监视玲玲,看看这个家伙到底大半夜跑哪里去了。我急忙穿好衣服,偷偷打开卧室的门往厅堂看。玲玲这家伙果然有些不正常。它睁着,在厅堂中踉跄地乱走。随后这家伙疯狂往桌子腿上乱蹭,像是身上沾了什么东西。随后它似乎发现这不管用,就走到门口,三两下弄开大门的锁,扒开把手,溜到外面。

我跟了上去。

这家伙一路顺着楼梯往下走,一路上边走还一边疯狂地蹭栏杆。它蹭栏杆的时候的表情就像我挠脚气患处的表情一样,似乎这样的行为能够有效的缓解这家伙的痛苦。最后它跑到大街上,趴在地上用身体疯狂地蹭窨井盖,跳到路边的花坛里蹭金属路灯杆和标志牌。

我现在愈加确信“金纹是真菌感染”这种说法。真菌是很狡猾的东西,染上脚气后,用手挠,然后脚气染到手上,甚至随着洗衣服染到大腿内侧形成股藓。金纹狗身上的金纹应该是会主动获取金属元素的真菌,通过“与金属制品摩擦会缓解痒”这种方式来驱使狗狗蹭金属物品。而且这真菌应该也具有一定的光敏性,等到夜晚灯光微弱的时候它才会发作。

冷静,冷静。

人类的审美就是这样,没必要对一只狗浪费过多的同理心。狗都被人奴役这么久了,没必要这样。

我突然看到远处似乎有一个人影。仔细一看,他似乎在搬弄窨井盖。

大半夜的自然不会有人去摆弄窨井盖,除了偷窨井盖的贼。想起前几天我差点掉进窨井里的那段经历,我心里升起一阵火。

我掏出手机,从远处拍了那家伙的照片。然后大喊一声,捡起一块石头往他那边砸去。

“蟊贼!”

“我去……你他妈谁啊?大半夜的二话不说就来砸我?”人影埋怨。

“呵……你还知道是大半夜。你大半夜的在这搬弄窨井盖,你想干啥?”

走近,借着夜晚的灯光,我逐渐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我感觉这个人的脸有些熟悉。思索了一会,才想起来这家伙是前几天那个踢金纹狗的家伙。

“哦,是你小子。先是踢金纹狗,然后又来偷井盖?”

“草,你他妈才偷井盖的。”他骂我。“老子是正儿八经搞研究的。东海科技大学生物系的。”

“生物系教授大半夜出来研究井盖?”

“你懂个屁!老子是来研究金纹狗身上的金纹的。前两天我才发一个关于它的论文,还被写成科普文传播了……”

草。

这种情况真够恶心的。今天碰上我,算是他的不幸。

“唠唠叨叨的一堆,还是没解释为什么大半夜出来。”

“哎……不是,这个真菌是会受到昼夜影响的……”

“你去警察局解释吧。”

我报了警,拽着这个家伙去了警察局。把他搬弄井盖的照片交给警察后,警察让我回去。至于这家伙后来怎样了我也不清楚,估计是第二天一大早被问话了吧。

当晚上,我昏了头,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念头。紧接着我打开电脑,把手机里的照片翻出来,然后迅速写成一篇文章投给那些新闻账号。

第二天中午,新闻账号的人联系我,跟我讨论了一下文章的内容。随后把文章发布了。

我把之前拍到的关于那个家伙踢狗的照片以及他昨天搬弄井盖的照片附在了文章里,根据他昨天的胡言乱语杜撰了这样一个文章:“发布金纹狗身上的金纹是真菌的人是一个虐狗的偷井盖贼”。

文章登上了媒体平台,点击量也随着它的出现而迅速攀升。点开昨天的那篇文章一对比,阅读量等数据上完全比不上今天的这篇。

欣喜和忧虑两种情绪搅拌在一起,把我裹挟在其中。一方面,金纹狗的名声保住了。另一方面,我这样污蔑别人,而且还闹这么大,会不会遭受什么报复。

报复什么的并没有出现。连续两三天,新闻媒体上也没有新的消息了。后来我去东海科技大学生物系打听了一下,似乎真的有一个生物系的教授因为摊上了派出所事情,被开除了。目前应该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去别处谋生了。

我心里暗喜。悬着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下了。

在那之后大概三四天左右,又是一个阴雨天。已经到了接近中秋,天气也愈发凉爽。因为没有赶上公交,我只好披上外套,撑开雨伞徒步往家里赶。

我突然发现眼前这幅“烟雨迷蒙”的城市雨景有些异样。眼前的原本应该是单调的灰蒙蒙的景象,居然夹杂着很多淡黄色的色块。

循着这些淡黄色的方向去,我最后发现了一些淡黄色的类似植物根部的丝状物。他们盘踞在路灯杆上,扎根于路边的公交站牌上,甚至和红绿灯的金属柱子纠缠不清。等我想要我正在揣摩着黄色的丝状物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旁边的公交站牌突然倾斜,倒塌。在一旁等公交的人发现异样后赶紧躲开或用手撑住。这东西不是太沉,没有造成多大的事故。

他们叽叽喳喳地讨论为什么公交站牌会倒塌,给市政部门打电话报修。我则在一旁看到了断口,断口并不是一般的生铁断裂的灰黑色,而是金色的。这种金色让我想起了玲玲身上的金纹。

我曾记得有人告诉我,大部分的金属本身没有颜色,金纹狗的金纹是通过表面的微小鳞片结构对于光的偏折产生的颜色。原理上和蝴蝶翅膀的颜色一样。

我意识到了事情不太对。

人类脚上的脚气通过“痒”来让人挠,从而传播到手指上,最后到达身体的其它部位。那么金纹狗身上的金纹真菌,很有可能是通过金纹狗的蹭金属物件的行为,达到转移到金属表面的目的。金纹狗可能只是中间宿主,金属物件的表面才是真菌的最终归宿。

微生物的进化比人类的进化长太久了,利用铁生锈这一反应作为有氧呼吸为自身提供能量的微生物是存在的。那些金纹,是真菌有氧呼吸的最终代谢产物。

最终坐实我的猜测的是手机上的一篇文章,那人似乎又发表了新的论文。论文的内容,和我的猜测基本无二。

卡!

一声巨响,十字路口处的红绿灯金属柱断裂。断口不规整,不是拦腰截断,而是变成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碎块,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捏断。内部的线路随着外部的金属柱倒塌而被扯断,红绿灯熄灭。路口等待的车辆有的被砸中,不知有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我害怕极了,我拼了命的告诉自己这些和我无关,这些是真菌侵蚀造成的。但是不知是秋雨太过寒冷还是我内心的恐慌,我撑着雨伞的手居然在发抖。

高压电线的支架断了,向一边滑倒,接着把连接在上面的高压电线扯断,拖在地上留下一片危险区域。路边住户阳台上的门窗防盗网断裂,掉了下来。差点砸中我。路标牌倒下,广告牌碎成渣滓,变成利刃,从我脸庞划过,留下许多疤痕,差点割断我脖颈上的动脉。

末日。这一定是末日。

突如其来的,毫无预兆的末日。

远处,我看见了玲玲。它正站在楼道的门口汪汪叫,似乎是在告诉我外面很危险,让我赶紧回去。我心里突然升起一阵愧疚,或许当初我就该给玲玲用药消除掉金纹,让它免受这种皮肤病的痛苦。

我的脚下突然发出“咔吧”一声。随后我才意识到是脚下的窨井盖碎了。这次我没有了上次那么好的运气,我完全掉了进去。

随着我的坠落,整个世界消失在窨井盖的边缘。我在半空中因为惊慌失了神。大约两到三秒,腿部传来一阵剧痛。随后我听见玲玲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然后这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金纹狗
陆海

学校:南方科技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机械工程

社团:南科幻协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在目前“贪大求洋”的科幻创作风气中,这种小中见大的故事难能可贵,值得鼓励。作品提到的科学知识并不多,但运用于科幻创意却非常合理。作品叙述流畅,有浓郁的生活气息。从前面的铺垫到后面的高潮,可以看出作者在创作时有结构意识。可惜,作者似乎没想好怎么给故事结尾,草草收场。

2020-10-11 09:50 郑军 ——

点子很有趣,从生活中的热点问题,即宠物价值与权利问题出发。虽然没有涉及很大的科幻概念,但是这种贴近日常生活的故事以及文风确实是我们今天所比较缺少的。从结构上来说,一头一尾的呼应也暗示了故事的结局。

2020-10-09 13:0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