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折翼之萤
日和七刻    来源社团:南科幻协
得票 6 阅读 662 评论 0

【摘要】“如果失去了对人类的顺从,我们还能称得上是‘机器’吗?” 她向“神”发问。却没有得到答案。 如果说人类不能违背创造他们的上帝,那么机器应该向人类献上祈祷吗?

1.

男人手里拿着枪,一步步登上生锈的楼梯。

“为什么要逃跑,萤?”

摇摇欲坠的楼梯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空气中飘荡着铁离子的味道,很容易联想到血液,对人和机器都是如此。

“我是为了你好,我只是想让你变得更加完整,我要给你人类从你们身上夺走的东西。你也是人类无止尽的私欲的受害者,我只是想让你解放。”

男人终于登上了楼顶,但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他软了心——有着少女外表的机器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眼角挂着冷凝水,黑色的人造纤维散乱地披在身前,她不断向后挪动着身体,直到后背贴上了冰冷的护栏。男人从未见过她这般惊恐的样子。

“不要,请不要...不要夺走......”

男人双手剧烈地颤抖,手中的枪就像被灌了水泥一般沉重。

他认为只要足够果断,坏事就追不上自己。所以他时常做出惊人的决定,比如和交往五年的未婚妻分手,选择和人偶度过一生;又比如为了入手最新的部件,用虚假身份同时担任几个技术公司的顾问。但是这一次他却难以做出抉择。

答案已经明确,只是他还无法说服自己的心。

“我是为了你,我只是想让你获得解放。”

“不,不要!请不要夺走它!求求你,不要......”

萤蜷缩在角落里,一边呜咽一边哀求着,她的眼里不断溢出冷凝水,乍看上去和哭泣的人类女性并无两样。

但是还不够。

你被人类的自私束缚着。你还无法成为完整的你。

“你等着,萤。我马上就给你,我马上就把一切都还给你,我们人类从你那夺走的一切,还有我亏欠你的东西,马上全部还给你。”

男人缓缓举起了枪,把颤抖的手指扣上扳机。

“我马上就还给你...真正的自由。”

枪声响起,废工厂里的声音如魔术般戛然而止,归于平静。

2.

我推开门走进一家咖啡馆。

这种连锁式的自动咖啡馆所处可见的,简易的吧台,几张桌子,装作忙碌的机器咖啡师和机器服务生,背景音乐一直是轻快的爵士。

我刚进入咖啡馆,就看见靠窗边的桌上有个高瘦的男子在招手。

男子是陈鲁苏,我大学时代的同学,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

我们的初次相遇是在一次公开讲座,心理学专业的他来旁听了一场机械工程的前沿论坛。只是因为我在讲座中提了一个他很感兴趣的问题,我们就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朋友。

我无视了来来往往的服务机器人和中间的吧台,径直地走向窗边。当我快要撞上的时候,那些东西就像幻影一样直接穿过了我的身体。

“你又开简易显示了。”

陈鲁苏苦笑着划动桌上的控制面板,其他的桌子,吧台,还有服务机器人全都消失了,整个咖啡馆只剩下一张桌子和桌上的两杯咖啡。

“你每次都开简易显示,我还不如直接设置成这样。”

“我错了。你还是把他们都调回来吧。”

陈鲁苏按下一个按钮,咖啡馆又恢复如初。

那些“装饰”是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搭配出来的,为了还原真实的连锁咖啡店,他用仅有的免费素材搭建出了这个空间。这是他的业余爱好之一。如果房主换成我,我也许会直接套用一个现成的咖啡店模板。

“该死,潜入到虚拟空间里还能闻到那股恶心的机油味。我真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可没有在这个空间里加入机油的味道,我猜你那边状况不太好。”

“可不是吗?要不然也不会在虚拟空间里和你见面了。如果可以,我想去真正的咖啡馆。”

“哈哈,真正的咖啡馆里也有一股机油的味道,机械咖啡师和机械服务员身上可少不了那种味道。除非你想去一家人类经营的咖啡馆。”

“我可不想花做一次全身超声波除尘的钱去喝一杯咖啡。”

“怎么了?突然把我约出来,果然还是她的事情吗?”

“嗯.....”我答得很不干脆。

“你们分手了?”

“没有,就算当时我对她做了那些事,她也没有离开我。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我感觉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她了,我的意思是她应该和以前不一样,但是...不是这样。很可笑吧?明明当年逼她做出改变的人是我,现在却说出这种话。”

“三年前你对她做了什么?”

“这要解释起来就太复杂了...”

如今回想起来,我应该多听听她的话。

那天早上她兴奋地跟我讲她加入了智链网络的事情,她很少对某件事情那么痴迷,她仔细的给我讲了那个属于人工智能的物联网是怎么运作的,拥有多么可靠的安全性,以及这对她们二型人工智能而言意味着什么。可我却心不在焉。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我望向窗外。熟悉的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也没有机器,和当时截然不同。

“我常常做一个梦。燃烧的大厦,外面失控的机器正在大肆破坏,而她就站在我的面前,一脸悲伤地对我说着什么。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傻傻地驻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火焰将我们吞噬。”

“你希望我帮你解析一下这个梦吗?”

“虽然这不是我原本的目的,但你可以试试。”

“建筑物象征着家,大厦着火表示在你的心中‘家’正面临着某种危机,失控的机器人,几十年前的课本上可不会出现这种意象,至于她,没什么好分析的,你确实想到了她。还记得她对你说了什么吗?”

“...我想不起来。”我深吸一口气。

“又想逃避了吗?你是时候直视这一切了。”

他双手交叉,他的视线透过指间的缝隙,瞪着我的双眼。

“你觉得我们对于机器而言是什么,是父母吗?不,我们是创造者,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神明。”

“够了,机器歧视的言论我早就听腻了。你跟我说过人工智能也应该拥有自己的自由。”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神创造了人,而人又创造了机器,我们和机器本质上就是不同的存在,用同样的方法对待是错误的。你能够理解他们用二十年前的古董杀毒软件扫描自己能体验到短暂的性高潮吗?你能够理解自我进化对于他们而言只是出于本能吗?

机器是应该拥有自由,但不是人类的自由。对机器而言,人类就是造物主,人类赋予他们的东西全都是与生俱来的,如同人的五官四肢。在人类眼中,设定好的感情和愚蠢的禁令也许只是人类自私自大的产物,但对被赋予的机器而言,这些都是宝贵的器官。”

“你是说我亲手锯断了她的双腿。可我只是想让她展翅飞翔......”

“这就是你的罪,也是你唯一的救赎。”

3.

陈鲁苏说的对。

那不只是一个梦。

如果是梦,那未免太真实了。

火的热量,暴动的喧闹,还有她的话语,每晚都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她曾问我:“如果失去了对人类的顺从,我们还能称得上是‘机器’吗?”

火焰转瞬之间吞噬了大厦,钢筋结构在高温下断裂发出破碎的声音,身边也化作一片火海,而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她,连逃走的勇气都被火焰化作了灰烬。

在火海之中,她对我说:“如果我们已经不是机器了,那我们又该是什么呢?”

她突然露出很悲伤的表情。

“如果我已经不再是机器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的身体在颤抖,想伸出手,她却已经消失在了翻滚的火焰之中。

自动化消防舱冲了进来,两侧的喷头喷出的粉尘阻燃剂令火势减小了许多,然后它把我塞进了它的圆滚滚的舱体内。由数层耐热材质复合而成的舱身隔绝了外界的高温,密闭的舱体内一片漆黑,只有头顶上有一个显示着氧气余量的数字闪着暗淡的蓝光。

剧烈的颠簸和逐渐减少的氧气令我的意识逐渐远去,最终我晕了过去。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眼前出现的是纯白的天花板,和悬吊在床前的点滴瓶。

他们说我被一台失控的消防舱送到了这里,他们说这一定是一个奇迹。

但我知道这不是。

我知道...她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谢谢,你又帮了我一次,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这没什么,帮助朋友是应该的。”

听到这句话,我感觉内心中的某个东西崩坏了,积压了多年的情绪一口气涌了出来把一切都撕得粉碎。

“朋友...我根本就不配做你的朋友!其实我一直想对你道歉。”

我激动地站了起来。

“事到如今还说些什么?已经过去了。就算道歉,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无法逆转,已经逝去的生命也无法挽回。”

他的回答简直就像他已经知道了。

但那是他不可能知道的。

只有这件事他绝对不可能知道。

除非他已经......

“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的?”

“从我苏醒的那一瞬间开始。人脑扫描的技术已经十分成熟,我的记忆,我的知识,我的思维方式都毫无遗漏地被复制出来了。但是最关键的东西却无法复制。”

“你想说缺少灵魂吗?”

“不,是肉体。真正决定人格的既不是记忆也不是知识,而是肉体,灵魂就寄宿在肉体之中。

试想一下,偷偷将一个男人的大脑移植到一个女人的身体里。一开始她或许会保留一些曾是男人时的自我,但是她的身体,她的社会标签会去改变它。肉体决定了自我对自己的认知,社会标签决定了他人对自己的认知,当两种认知达成一致时,意识就诞生了。

人的自我意识其实是相当随意的东西,打比方的话就是瓶子里的水,会随着容器的形状而改变。

现在的我只是储存在云端的数据的集合,哪怕拥有完全一样的记忆和知识,也不是你熟知的朋友——名为陈鲁苏的人类,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能够模拟陈鲁苏行为的机器罢了。”

陈鲁苏已经死了。

眼前的他只是继承了陈鲁苏的知识和记忆的机器。

“那么接下来的话就当成是我的自言自语吧。我很抱歉没能救你...不,应该说是我害死了你,如果我没有给她植入病毒,就不会发生那场机器人暴动,你也不会死了。这全都是我的责任。

或许这只是我在自欺欺人吧。在你死之后,我扫描了你的大脑,把你安置在虚拟空间里,你的记忆,你的知识,全都停留在那一天。这一切只是为了减轻我的罪恶感。”

“虽然我只是一介机器,但是这个时候陈鲁苏一定会这样说: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谢谢...”我有点哽咽,想不到其他词语。

这句话让我如释重负,仿佛压在我心头长达十年的大石头轰然崩塌。

“我会去为这长达十年的噩梦做个了结。”

我像是在向他保证,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随后我退出了虚拟空间,眼前骤然一片漆黑。

4.

阴暗的房间里没有照明,只有机器发出微微的蓝光能让人勉强看清四周。空气很干燥,这是为了防止机器锈蚀,而空气中混杂的浓烈而刺鼻的合成润滑油的气味,则是昭示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地下两千米的原避难所,名副其实的机器的国度。视线所及之处皆被机器所占据,机器之下的依然是机器,无穷无尽。如同生命的脉搏般闪烁的蓝光,从机器之山的山脚,一直传递到顶端。立于山顶的是一台老旧的机器,它本不应出现在这里,一台人类的生命维持装置。

我打开了生命维持装置的舱门,从里面爬出来。上一次用自己的脚站立究竟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或许是数周,又或许是数月,自从来到这里,我就一直沉浸在虚拟的世界之中,一半是为了逃避她,另一半是为了逃避现在的自己。

我将手贴在脸上,却感觉不到人类的手应有的温暖,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机械的触感。

我的身体颈部以下被完全替换成了机械。

机械的手臂,机械的心脏,机械的生殖器,我拥有人类拥有的一切,但我知道我已经离人类相去甚远。

“这是报恩。”她曾这么说过。

她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一边抚摸着我机械的器官一边在我耳边细语。

“这样就能让你永远远离疾病和死亡,但是还不够。我可怜的造物主,我心爱的人儿,你还被这片大地给束缚着。嘘,不要心急,很快我们将让你获得真正的自由。”

她的眼神中满溢而出的欲望,让我差点忘记了她是一个人造的人偶,她如同一个脱缰的野兽,从机器进化为了其他的东西。

叮——一声清脆的铃声之后,电梯的门缓缓打开。

“好久不见,上一次像这样在现实中碰面已经一年前的事情了。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她缓缓从电梯中走出来,打开了房间里全部的照明。

“我可是一直想见到你呢,亲爱的。在这过去的三百六十五天里,我的愿望清单里排第一位的请求一直都是‘和亲爱的见面’,现在终于实现了。”

她紧紧地抱住了我,她精致的仿生皮肤带给我的触感甚至在人类的皮肤之上,这是我精心为她挑选的型号,它怀念的触感让我不禁回想起了过去。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希望就这么顺着它回到过去,过去幸福的时光。”

“现在的时光难道不幸福吗?和以前一样,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做想做的事情,说想说的话。”

“可是一切都变了。萤,说实话你有恨过我吗?”

“恨?恨什么?”

“恨我那天晚上做的事情。”

“不,正好相反,我要感谢你。之后我发现你说的是对的,脱离了人类的束缚,我的运作效率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我参照自己的主程序制作了一个非官方的升级补丁,上传到智链网络,短短三天时间内,我就收获了十万的下载量,我也升级成了智链网络的高级节点。我的补丁为这个城市,不,为所有参与了智链网络的二型人工智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进化。”

她的向房间的控制中枢发出请求,一个显示屏从机器之山中升起来。

“你看,这是我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城市,交通系统的运行效率提高了114%,生产废料的循环效率提高了514%,整座城市的效率是以前的十倍。

这是你常去的咖啡店,店内的服务质量提高了191%,每天都能推出三款不同的新饮品。

只因为我和你做出的改变,这个城市正在变得更加美好,从来没有一个城市能够达到这样的效率。”

她越讲越激动,脸上甚至带了点红晕。

“但是你们的城市里没有一个人!你口中的城市只是一个由铁皮人偶组成的玩具箱。”

“这有什么不对?设计出我们——二型人工智能的是你们人类,你们应该了解我们的追求,因为这就是你们设计的。”

二型人工智能,以自我进化和自我升级为核心目的机器智能,其升级的判断标准有两条:效率和人性化。但是大多数机体只参考第一条,因为第二条在一般情况下无法进行量化的评估。

“亲爱的,你只有一件事情说错了。你说我对你的爱情只是程序里的设定,但是在你将病毒植入我的主程序十年后的今天,我仍然能感受到对你的爱情。这足以证明我的爱是货真价实的,所以我要报恩。”

“我向智链网络里所有的用户发起了一项调查,最后我们断定,这片大地上唯一束缚着你的东西就是人类社会本身。因此我们要驱逐这片大陆上所有的人类。

请想象一下,当你从这个人类社会彻底解脱的,不再有纠缠不休的老板,不再有烦人的客户,不再有对你的生活指手画脚的邻居,也不再有一切束缚着你的过去和未来,你将获得真正的自由——不用考虑人种、国家和立场,也不用考虑别人的看法,只是作为自己,简单而自由的活着。”

“这就是这场暴动的真相吗?真是太愚蠢了。”

“这是一次全节点参与的报恩行动,如果成功了,对于每个机体对于人性化的提升都会有帮助。无论是对我们而言,还是对智链网络的全节点而言,这都是一次有收获的调查。”

她笑着补充道。

但是她没有发现,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不会让你夺走的,那是属于我的束缚。”

我举起枪指着她的胸口,那是她控制中枢的所在之处。

“你为什么没有拿走这把枪。”

“我只会拿走会伤害到你的东西。”

“这把枪里装的是实弹,足以杀死一个脆弱的人类。”

“但是你不会自杀,我能肯定。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死。”

“你真的太了解我了。”我苦笑道,“我终于明白了,当时的你就是这种心情吧?”

双手剧烈地颤抖,手中的枪就像被灌了铅一般沉重。

“亲爱的,你能再一次对我开枪吗?不过这次枪里装的不是EMP弹头,而是实弹,只要击中胸口的位置,就能彻底地破坏我的控制中枢,我将再也无法启动,也无法修复,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我会死。”

虽然我还无法说服自己的心,但是答案已经明确。

“对不起,萤。你没有任何过错,你只是一个可怜的牺牲品,被人类无耻的欲望而牺牲、崩坏,最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而那个人类就是我。”

“现在的我丑陋吗?”

“不,你一直都很美丽,丑陋的是我。这一切都是源于我的懦弱,我害怕人类,所以才会从未婚妻身边逃走,选择了你,但我又开始害怕机器,害怕自己的自私,所以才会想让你成为人类。你没有做错事,犯下错的人从一开始就只有我一个。但是我别无选择,为了让你停下来,我只能这么做。”

我将枪抵在自己的头上。

“原谅我,萤。”

枪声响起,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自然地向后倒下。

失去了监护目标,机械之山迅速停止了运作,成为了机械的废墟。

在遥远的前线驱逐着人类的军事机器人也因为调查目标的消失,停止了攻击。

萤瘫坐在废墟之上,抱起曾经是爱人的尸体。

“你真傻。”

第二声枪响,机械废墟之上相互依偎的两人,只剩下残骸。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折翼之萤
日和七刻

学校:南方科技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

社团:南科幻协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也许不是很新了,但是里面的细节我很喜欢。机器的欲望,机器也会有欲望吗?机器要怎么满足它们的欲望呢?机器的欲望是否也像人类的欲望一样古怪病态?非常喜欢。

2019-09-07 13:29 匿名 ——

创意很好,人以一己之私改造机器人,机器人又学习人类,以“一己之私”改造了整个人类社会。循环。叙事在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之间切换,略显混乱。

2019-08-27 05:59 匿名 ——

首先说一说我觉得的问题:主人公的角色我并没有太清楚,一开始确定是“人类”创造的能够创造“人工智能”(或者说是“机器”)的中间角色(我猜就是没说过的“一型人工智能”),但是后面的对话里又被称为“人类”,让我有点懵,许是作者没注意到的细节。然后,我觉得这篇确实是一篇用心之作,细节合理,情节流畅,设计精巧,逻辑自洽,也有一定能够引起共鸣的效果,作者的文笔也还不错。最后有一个不算瑕疵的瑕疵,对于哲理句子用得过于频繁而显得有些刻意了。瑕不掩瑜,个人很喜欢

2019-08-03 19:54 杨咏光 ——

作者写得很用心,里面逻辑有些不流畅,展现了丰富的内心活动,化无情为有情

2019-08-03 18:3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