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金色美容师2之惊情28天
Q版叶文洁    来源社团:ETO
得票 1311 阅读 3309 评论 2

【摘要】A市出现了不明原因的昆虫袭击人畜事件,经过调查,与一年前收购金色美容师的温斯特集团旗下的一项用于减肥的转基因蚊子有关,阿丽作为一个普通市民,以配合官方呼吁的方式参与到消灭蚊灾的全市动员行动中来,28天的断食计划,关系着全市人民的生产安全,然而28天之后,属于每个弱小个体的噩梦是否真的就此停止了呢?

第一周

冰箱里装满了肉和水果,面粉和大米也储备充足,蔬菜社区每周定时配送。阿丽又买了足够的蛋白粉,并囤积了几瓶叶酸,将床底下的零食箱里装得满满的。

这些食物她一个人维持两个月应该是绰绰有余。

明天不用早起,阿丽也没有洗头,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拆开一包零食,随手翻到一个电视频道。

此刻正在播放一部最近很火的偶像剧——《美丽的代价》,她把音量调到最大,倒也不是对这部剧的剧情多感兴趣,只是想让房间里有点人的声音,显得有热闹一些,也防止自己忍不住去看窗户外的玻璃上停着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恐怖生物。此刻那些家伙们正用口器摩擦着窗户玻璃,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它们特有的生物雷达,贪婪的定位着房间里的口粮。

这些伏在窗外的,是一群伺机进入室内,巴掌大的的恐怖昆虫——僵尸蚊。它们中的每一只都可以在人类睡梦中或不设防备时,给你注射一针麻醉剂,然后在你毫无知觉下夺走你的性命。

最初的征兆,是一些流浪猫狗的大量死亡。人们以为是有谁恶意投毒,一些动物保护协会自发组织进行事件调查,在尸体检验之后否定了投毒这一说法,但由于并没有更多经费进行进一步检测,加上没有实际的苦主,兴师动众一番之后,动保组织也没有发现其他可疑之处,还被网路上一群反动保人群好一顿嘲讽,最终不了了之。

接着又出现一些独居老人或者流浪汉在睡梦中神秘死亡,并因此引发了一些谣言,认为是某种传染病,只会感染免疫力低下的特殊人群,但这一说法也没有足够证据,因此并没有引起社会重视。。

再之后开始不断有目击报告,说在神秘死亡的流浪动物或者人群的遗体附近发现了奇怪的不明飞行物体。一些目击者曾用手机拍摄下视频,但是由于这种奇怪的飞行物体主要只在夜晚出现,每次手机拍摄的图片都十分模糊。又由此引发了一轮网络嘲讽,内容主题无非是:都X0X0年了,拍摄超现实物体的像素还是那么低……

直到有一天,一些富裕家庭的名贵宠物也出现了大规模不明原因死亡,有人出高价雇佣私人侦探调查。

终于,网路上出现了一段清晰的视频,视频中显示:几只近10厘米长的金色的蚊状生物,在夜晚的月色下尾随行人飞行,伺机攻击。这条视频被疯狂传播,引起了社会的高度恐慌。

随着媒体和社会舆论的跟进,越来越多的目击视频,照片被曝光,更多巨型蚊子袭击人畜的事件也被统计出来。

人们终于确信,A市出现了一种体型巨大,攻击性强,且能够直接威胁到人畜生命的,变异蚊状昆虫。

随着深入调查,人们发现一些监控摄像拍摄到了僵尸蚊的进食过程,从而进一步证实了它们的危险性。

这些变异的蚊子主要以流浪动物和部分人类的头部作为主要攻击目标,由于其刺吸受害者时,它唾液的麻醉成分直接作用于大脑,大多数受害者当时是没有反抗能力的,侥幸逃脱的,头部会留下被刺穿的伤疤,还有一些大脑受到损伤,即便没有生命之忧,却也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更有不幸的,就直接丢掉了性命,

通过诱捕并解剖发现,这些蚊子体内消化的的主要食物确定为哺乳动物体内的各类脂类物质。

僵尸蚊——这名字是网友们取的,来源于一款古早的手机游戏——植物大战僵尸。因为这种变异的蚊子,有着和游戏中僵尸一样的食谱——大脑(当然,不仅是人脑,其他哺乳类动物的脑子也在它们的菜单上)。尽管僵尸蚊的生物特性和普通蚊子十分接近,但和普通雌蚊喜欢吸食人血不同,僵尸蚊是以哺乳动物脑髓中的脂类作为产卵期的营养物质的。凭借巨大的体型和锋利的口器,他们当之无愧的拥有了这令人闻风丧胆的绰号。

这些僵尸蚊的口器,总体结构和普通蚊子差不多,只是尺寸更大质地也更坚硬,如同一个精巧的刺吸式暗杀道具套装,包含着六种暗器,分别为两根用来刺穿皮肤的上颚,两根用来锯开皮肉组织的下颚,一根用来向猎物注射唾液的舌头(唾液里含有麻醉剂、脂类萃取剂以及血液抗凝剂等物质),还有一根类似吸管,用来吮吸猎物体液的上唇,而以上这六种进食工具又被如同剑鞘一样的下唇完整包裹起来,在僵尸蚊进食过程中,作为包鞘的下唇,为其他进食器官进行完美的协调分工提供了支撑作用。

凭借这些生物武器,它们可以轻易的切割开人的皮肤,在你还没有察觉的的时候向你的脑内或脊髓注射麻醉成分,使人类部分肢体丧失知觉,然后用唾液中特殊的萃取剂溶解脂类,最后吸食这些溶解的脑液。

最初有人怀疑是某处的核辐射泄漏导致了本地蚊虫的变异,又有人怀疑温室效应导致某处冰川融化,释放出远古的巨型生物。一时间谣言四起,人人自危。

直到本市最大报纸——《A市早报》,刊登了一篇知情者爆料文,结合大量图文证据链,引爆了民众的愤怒,将一直隐藏在暗处保持沉默的温斯特集团,推上了舆论的风尖浪口。

这一切都源于一年前的那场收购。总部位于A市的温斯特集团收购了金色美容师之父——韩教授手中的金色美容责任有限公司,将金色美容师第二代产品——吸脂美容蚊项目收入囊中。

数年前,金色美容公司的韩教授自主研发了金色美容师的第一代产品——金蚊。这是一种体型较小的转基因蚊子,以吸取人体毛孔内的粉刺脂肪为食,它可以通过自身分泌的脂肪萃取液,溶解人类毛孔中的粉刺,成为液态油脂物质,并将其作为食物吸食,并产生护理皮肤的分泌物,其美容效果和安全性性价比短时间内就碾压了市场上所有同类产品,在全球美容美肤产业上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力。

由于一代美容蚊产品的空前成功,使得它的二代吸脂美容蚊在研发阶段就备受关注。吸脂蚊运用与一代祛痘美容蚊类似的生物原理,用近乎无创的手法为减肥需求者进行吸脂手术。

在基因的基础设计上,二代吸脂蚊也和一代同样,只吃脂类物质,不吸血,但体型巨大,食量更大,吸食生物体内脂肪的效率也更高。

基于全球巨大的减肥市场需求,保守估计,吸脂蚊将在未来占领全球至少36%的减肥美容市场份额,技术估值最少可达100亿欧元。由于其背后可观的经济利益,最终二代美容蚊美容项目,被温斯特集团全面收购。

集团计划先组建新的科研团队,对产品进行一定程度的优化,之后再进军全球美容市场。这种优化的主要目的是:降低成本。

然而,温斯特集团的高管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原本研发这项技术的韩博士,出于安全考虑,在基因编译中设置了几个限制缺陷,严谨的控制美容蚊的生命周期和繁殖数量。可是,温斯特集团的高管们认为,过低的繁殖力和过短的生命周期导致了产品成本过高,影响后期的利润,因此,新组建的研发小组在大股东的强烈要求下,彻底打破了最初设定的基因防火墙,修复了这些基因缺陷。于是,优化版二代吸脂蚊被赋予了增强版的繁殖力和生存期。

为了实现后期的快速盈利,温斯特集团在商品推向市场之前,就开始了有目的推行饥饿营销策略。这导致太多美容市场渴望提前获得吸脂美容蚊的生物样本,以期提前赚到第一桶金。这种需求就像是盗版商们对即将上映的电影大片片源那样强烈,尽管温斯特集团对知识产权的维护有着迪斯尼一般的敏感,但近在咫尺的利益压力注定会催生不可控的人为漏洞。

随着黑市对于二代美容蚊的报价一天天水涨船高,终于一些抵挡不住诱惑的温斯特员工利用职务之便窃取了一些虫卵带回家中孵化,之后将其高价卖给黑市赚取灰色收入。

 至此,一切变得脱离了温斯特集团的控制。黑市的二道贩子们只关心能否尽快将之大量繁殖之后迅速变现,唯利是图的混乱的交易几乎毫无悬念的导致了了样本泄漏,一些吸脂蚊逃到了野外。

很快,这些蚊子在野外就解锁了新的食谱——动物大脑。当各方光顾着清点钞票和规划未来销售模式的时候,没有人想到,整个A市即将面对一场可怕的生物灾难。

到了这一步,如果吸脂蚊像韩教授最初设定的那样,只能在实验室内严苛的条件下和同类交配产卵,并快速死亡,维持那脆弱的生命循环,那也许之后的一切也不会发生。它们会很快在室外的环境中自然消亡,然而,为了降低二代美容蚊的成本,增加经济利益,温斯特的研究团队打开了一切避免灾难的安全闸门。

在种种疏忽,纵容之下,原本应该造福人类的吸脂蚊,最终在人性的贪婪下演化成为了僵尸蚊。

尽管温斯特集团对此次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凭借娴熟的公关操作,还是让他们成功跳出了舆论的风尖浪口,却让民众将矛头指向了金色美容蚊之父韩教授。

在不断回看网路上关于僵尸蚊那些不可不说的八卦新闻中,阿丽度过了平淡的第一周。

第二周

这几天的电视剧太难看了,阿丽有些麻木的换着频道,这些天几乎每个本地频道都在不断滚动播放着告知市民如何参与“断食计划”方案的注意事项。

阿丽在沙发上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一面浏览这些动态文字里告知民众如何蜗居抗蚊的注意事项,一面复习这些天,这场突如其来的生物战争给自己带来的一些冷门知识。

“断食计划”是这些蚊子最初的创造者——韩博士给出的应对这次蚊灾的意见。尽管这段时间民众对他的愤慨和咒骂几乎让人窒息,但不得不说他是处理这次危机最有发言权的人。这是目前专家层研究过后,得出的性价比最高的灭杀僵尸蚊的方案。简单的来说,就是让这些僵尸蚊吃不到食物,最后因为饥饿丧失行动力,直至死亡。

韩教授给出的解释,是由于这些僵尸蚊由于最初基因编译自带缺陷,新城代谢旺盛,能量消耗较大,自身又没有冬眠的能力,因此当它们长时间无法获取食物之后,就会因为体内生物能源耗尽而体力不支,导致无法飞行,最终坠地。所以只要在足够长的时间里保证它们无法进食,就足以将它们饿死。且因为这些僵尸蚊长期飞行极其消耗体力,中途如果不维持进食,就无法继续飞行,这就决定了这些蚊虫只会待在人群密集的城市,所以只要保持A市之外人员或牲畜在足够范围内不出现,这些僵尸蚊就会乖乖待在A市内守在一堆水泥罐头外面,等着里面的罐头肉自己出来。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把这次的蚊灾比作森林大火,那么人群和牲畜集中区域就相当于已经着火的森林,森林大火一旦烧起来,就极容易蔓延到周边的林区,唯一阻止大火蔓延的方式就是在已经着火的森林周围迅速清理出一片隔离带,隔离带中没有任何可燃物质,这样大火才会由于没有足够燃料而自然熄灭。

而在这场突然降临的特殊蚊灾中,A市的市民就成了那个需要被作为诱饵留在原地稳定住蚊群的原始火源,而A市区与其他城市之间的人群稀疏地带,将作为隔离区,由上级政府协调,要求周围区域在未来36天内禁止任何非特批人群和牲畜靠近,以确保形成僵尸蚊食物链的真空区,这样即使有个别僵尸蚊飞出A市,也会因为找不到食物,要么折返回,要么饿死在半路。而A市的市民则非特殊岗位需要的,必须在未来36天内保持待在室内,并关好自己家宠物,确保门窗紧闭,没有任何僵尸蚊能够进出的缝隙。即便外出也必须佩戴好完备的防护措施。市政府会安排全副武装的特警全市排查所有建筑的封闭性安全隐患。无家可归者也将被安排在临时收容所,并提供这段时间的生活必需品。

这些天的电视节目,开始频繁播报特警将企图出城的市民车辆劝退的新闻,并重复强调,请全市人员在室内坚守36天,到时蚊灾自会消退,希望每个人务必坚持到最后一天。

看到到这里,阿丽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说白了让我们当蚊子诱饵呗。

不过,吐槽归吐槽,其实阿丽对目前这个全城蛰伏的“断食计划”,还有点感激,要不是这个灭蚊方案,自己可能也没有机会放松一下。全城放假是市政的意思,任何公司也不能违背,工作这么多年,天天加班,想休假也从来不批准,幸好现在响应号召,可以拥有长达一个多月的休假(虽然只能呆在室内)。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尽管内心也有些不安,但难得的休假,对于此刻她来说弥足珍贵,毕竟这是过去的她想的不敢想的奢求。

想到这里,阿丽拿起手里一罐叶酸饮料,对着窗外那群密密麻麻的生物群所在的方向举了一下,“干杯,小吸血鬼们”她说道:“无论如何,能从另一个大吸血鬼手里得到假期,这杯得敬你们!”说完,她把手里的饮料一饮而尽。

此刻,电视上的主持人正在带着调侃的语调,带领大家回顾这些天专家团如何制定出灭蚊方案的。

蚊灾危机正式对公众公布之后,市政府不得不采取宵禁政策减少伤人事件,并请来韩博士和温斯特集团专家团商议对策,期间曾有人提议,建设城市周围的超高电网,作为电蚊帐防止城内蚊灾扩散,再进行城市内的全面扑杀,但由于所需费用成本过高被否决。

一个外援的专家,给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方案,即使用SIT(Sterile Insect Technique)昆虫不育技术向野外投放绝育的雄蚊,减少雌蚊产出可发育的虫卵,并用IIT(Incompatible Insect Technique)昆虫不相容技术与SIT昆虫不育技术相互互补,即将带有特殊共生细菌(对人体无害)的实验室蚊子进行绝育处理。

这相当于做了双重保险,SIT技术本身就可以引发胞质不相容,令雌蚊不育,再加上γ射线的辐射破坏蚊虫体内生殖细胞,将可能混入其中的雌蚊也进行绝育,确保人为投放入自然界的蚊虫都是不孕不育的。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令人心动的方案,技术成熟且成本较低,温斯特集团的高层们听了个开头就纷纷表示赞同,毕竟比起建设环绕全城的防蚊电网,这个方案听起来便宜很多。

紧接着这位昆虫专家继续介绍:根据原本的僵尸蚊的生物资料可以得知,由于雌蚊保留了祖先的特性,即一生只交配一次,所以,只要投放足够数量的绝育雄蚊以绝对优势与目前散布在城市里的雌蚊交配,令其丧失与健康雄蚊交配的机会,就可以确保该蚊虫种群在两到三年内数量急剧下降直至灭绝。

很显然当所有决策人在听到这个方案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的时候直接pass了它。金钱是一种成本,而时间是一种更贵的成本。

最终所有专家和温斯特集团高层经过20多小时的激烈讨论,最终选定了一个既经济又安全的方案,也就是由韩博士提出的:断食计划。

但当人们发现自己的生活要被这些僵尸蚊彻底打乱的时候,网路上的咒骂声便如洪水一样涌向了被称为金色美容师之父的韩博士,因为这些恐怖的能夺取人性命的僵尸蚊的前身,正是韩博士所研发的金色美容师吸脂蚊。很多人因此而刻意抵制韩博士提出的“断食计划”。

但是也有一些冷静的网友整理出了蚊灾事件的来龙去脉,希望让大家停止对韩博士的网络暴力,理智面对现实并听从韩博士的灭蚊建议。

随着暴露出来的信息越来越多,引发这场人祸的脉络也变得更清晰,韩博士虽然与僵尸蚊的的诞生有关,但是他本意却是造福人类,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真正让一项造福全人类的生物技术演变为可怕的灭世危机的,或许该说另有其人……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争吵和辩论,不同方案支持者们的相互博弈,最终,权衡利弊之后许久,各方人员才最终接受“断食计划”,而就是这段时间,城内的野外监控显示僵尸蚊的种群密度已经翻了数倍。


Image title

第三周

浑浑噩噩过了两周,阿丽觉得,躺的太久,似乎也不是那么舒服。窗外的僵尸蚊一到白天就躲进了墙壁的缝隙里,到了晚上才会出来,不得不说,最近它们不再像最初一样大多静止不动,扑棱的有点厉害,甚至开始撞击玻璃和墙壁,彼此的口器与玻璃摩擦的发出的声音,夜晚听起来像是谁在磨牙,独自一人的夜晚被这些声音环绕这,确实有点渗人。记得韩教授说过,到了最后一段时间,蚊子由于过于饥饿会变得异常凶猛,室内的人务必关好门窗,千万不可以大意。

为了养孩子,蚊子也不容易啊。阿丽想着,竟然生出了一点怜悯,甚在考虑要不要从切块肥肉开窗丢给它们,当然她很快打消了这个作死的念头。

回看这个好不容易执行起来的断食灭蚊计划,她对自己刚才的产生想法感到十分惭愧。当初决定执行断食灭蚊的方案时,就曾面临一个差点让它在舆论漩涡中流产的问题。

断食计划,需要通过全市捕杀所有流浪动物来配合行动。

这一提议一经提出,立刻引发了巨大的争议,民众迅速分为反对、支持派和不好说派。

反对派认为因为人类的过失大肆捕杀无辜的流浪动物,过于残忍,且这场危机并不是传染病,这些动物本身并未携带不利于人类的危险物质,如果仅仅是为了不让僵尸蚊获取食物就对其进行赶尽杀绝,未免太过蔑视生命。反对这一行为不仅仅是出于保护动物的考虑,也是避免给很多动物爱好者特别是孩子们留下心灵创伤。

支持派立场观念十分简洁,翻来覆去就一句话:你们这群圣母*。

不好说派认为,支持还是反对,这是个问题,不好说。(之后他们直接把自己踢出了讨论焦点,安心做了吃瓜群众。)

于是舆论战成了反对派和支持派的一对一的撕逼大战。

就这样,仅仅因为这一个细节操作,争吵了两周,气温开始变化。最后韩博士忍无可忍,顶着被骂的压力上访谈节目把两派都怼了一遍:

“现在是你们争吵的时候吗?就算你们要指责我,能不能等这件事结束之后?马上气温上升,很快这些蚊子就会大量繁殖,到那时候,可没有时间给你们讨论了!一定会有更多受害者!我确定!一定会!”

韩教授的歇斯底里的样子,确实镇住了双方,很快有一些有条件的动保组织和个人行动起来,愿意为部分流浪动物提供两个月的的食宿,并动员大家临时收养两个月的流浪动物,以确保它们在断食计划期间,能住在安全区域。剩下一些不适合收养的,不得已,只能按计划捕杀。在各方配合下,这件争议总算是过去了。大家都投入到紧张的“断食计划”前期准备中。

正如韩博士所担心的那样,随着气温上升,僵尸蚊在野外开始大量繁殖,几乎是一夜之间,A市上空就出现了巨型僵尸蚊蚊柱,直接攻击人群和牲畜。大量目击视频和图文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并出现了多起人畜被蚊柱攻击致死的案例。

至此,全市才真正感受到这场蚊灾危机,已向着最危险的方向演变。官方正式宣布僵尸蚊危机已经威胁到全市人民的生命安全,每天报纸的头版头条或者每日新闻里黄金时间段都循环播放“断食计划”的细节操作。

  全市动员,工厂停工,商店停业,学校停课,非必要的公共室外活动一律停止,所有人一次性采购足够的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然后配合动员禁出户外36天。

未被收养的流浪动物则被全面捕杀。

阿丽没有养过小动物,虽然她一直很羡慕那些有猫有狗的铲屎官,但是目前的经济条件和精力都不允许,毕竟现在养宠物的成本不比养一个人便宜。

楼下传来流浪狗的挣扎的声音,那可能是最后一批被捕杀的流浪狗了,因为之后再也没有看到穿防护服的捕杀队员上街。

阿丽理解捕杀队的辛苦与无奈,也可怜流浪动物的弱小与无辜。

万物皆苦……

甚至包括这些该死的蚊子……

虽然它们体型巨大,但皮肤透薄,刺眼的阳光会令它们脱水,所以白天是看不到它们的。不过现代社会的水泥丛林的有足够的缝隙让它们藏匿。到了傍晚,这些家伙就又像开茶话会一样,再次聚集到了各家各户的窗户玻璃上。

看久了,也不觉得恐怖了,平时碎片式信息看烂了,阿丽觉得十分无聊,便开始隔着玻璃观察起这些小怪物。

她用手指隔着玻璃触摸这些僵尸蚊的触角,想象着,如果它们能够交流,是否能和人类达成某种协议呢。

某部经典电影里说过,Life finds a way,生命总能找到出路,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电影里的爬行动物,也适用于这些昆虫。这些大号蚊子原本应该在实验室长大,吸食人类指定的食物,但是不代表它们身上某些生物本能就直接丧失了。显然,在新一轮生存竞争中它们适应了外部环境,并找到了新的食物来源。

蚊子吸血,僵尸蚊吸脑髓,但究其根本它们只是履行生存本能。除去生存所需之外,它们并不奢求额外的食物资源。一旦吃饱了,它们就会停在某处,产卵,死亡,完成自己的生命周期。

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像它们 一样,只取生存所需的那部分,世界会不会更好一点呢?就像某部电影里说的,叫什么来着?对了——《饥饿站台》,如果每个人都只吃自己所需的那部分,那所有人都能吃到食物。

神游了许久,阿丽又突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这些想法可不能让那些圣母ptsd们知道,哪怕只有一瞬间,不然自己非得被喷成筛子。阿丽苦笑到。这年头,任何一个不合群的想法,都可能成为网络暴力的靶子。

所以人们不再愿意向他人吐露心声。

正想着这些,窗外一只僵尸蚊,颤抖了一下翅膀,从玻璃上滑了下去,还撞掉了另一只蚊子。

终于见效了吗?

之后的几天,窗户上的僵尸蚊越来越少,肉眼可见它们一只只的力竭坠落。

没想到,那个韩博士的方案这么快见效,不愧是专家。

也许这一切可以提前结束,早一点回公司工作,也是好的。这两三周的休息,阿丽觉得过去的疲惫已经一扫而光,反而多出一份令她不安的慵懒。

就这样,快点结束吧,早一点恢复正常。

在“断食计划”的的第21天夜晚,阿丽数着窗户上日趋减少的僵尸蚊,这么想着。

第四周

市电视台突然宣布,“断食计划”将提前结束,第28天,全市将全面恢复生产生活。

HR打来电话,说因为蚊灾的缘故,公司资金压力非常大,所以所有员工工资减半,希望大家理解。

理解,当然理解,阿丽并不觉得意外。

蚊灾以来,A市的经济彻底停滞,餐饮业,旅游业,影院等众多产业彻底停滞,许多企业面临裁员甚至倒闭的风险,即使灾难过去,其造成的影响也不会短期内结束。

放下电话,阿丽走向窗边,不久前还停在窗外寻找机会觅食的僵尸蚊如今一只都没有了。回想最初的二周它们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下去,第三周末开始就陆续有蚊子体力不支,从附着的墙壁或者窗户上脱落,坠下楼底,正如韩教授所说,因为饥饿,它们最终都会失去体力,向下坠落,再也无力觅食,直到死亡……

第28天。

禁食计划的强制部分,比韩教授的计划提前了9天结束。

这是阿丽四周来第一次走下楼,家里的食物吃得差不多了,她必须上街采购。

走在楼下的人行道上,路边的商铺还没有开,行人和车辆还很少。阿丽向着最近的超市走去。路上清理僵尸蚊尸体的市政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几乎所有的墙角都堆积了大量坠落的僵尸蚊,有些已经死了,有些还没死透,还在抖动着腿和翅膀,但已经没有任何攻击能力。一些穿防护服的市政人员,开着特制的环卫车辆的,用一根粗壮的吸管,将这些半死不活的僵尸蚊吸入清理车辆后面拖着的的处理装置中。车辆周围还有几个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示意路过的人员绕道行走。

阿丽被赶到绿化带上,只好沿着树荫走,绿化带上也有一些少量的僵尸蚊尸体,但是体形和外观和沿着墙角堆积的那些有明显差异。

这应该是雄性僵尸蚊,可以通过吸食植物汁液生存,所以并不是饿死的,只是交配期后,生命到了终点,也算是寿终正寝。只是它们用生命争取的交配权,注定没有结果了。

这场人蚊大战中,蚊子还是落了下风,再恐怖的昆虫,在人类的力量面前,也只是蝼蚁。就好像,小吸血鬼遇到大吸血鬼,终究不是对手。

阿丽看着那些落叶一般的雄蚊的尸体,若有所思。

“喂!”突然一股水压猛冲到自己头上,把她淋了个落汤鸡,一个环卫大叔一手拿着水管,一手指着阿丽脚边,劈头盖脸吼道:“走路长点脑子!没看到这些蚊子还没死绝吗?”,顺着大叔指向,阿丽低头看去,虽然被水淋了,但还是可以认出,地上是一只精疲力尽的雌性僵尸蚊,刚才怕是想孤注一掷的给自己续一命,只可惜终究是没有成功,这只雌蚊扑棱了几下翅膀,不再动弹。

大叔走过来,一脚把那只蚊子踩烂,说道:“算你运气好,这些家伙饿了几十天已经没什么力气,要是刚开始那会儿,生龙活虎的,我这水枪恐怕都不管用。”阿丽赶紧道谢,并问到:“这些蚊虫还没死绝,就解除居家禁令,会不会还有危险?”

“有危险也得解禁了,不然那些大资本家受不了。”大叔掏出一只烟,在烟盒上敲了敲。

“我记得电视上韩教授说,断食行动要坚持36天,现在才28天,怎么就提前解禁了呢?”

“你不懂。”大叔把烟点着了抽了一口,又缓缓吐出来:“他们住的是武装到牙齿的防盗大别墅,开的是防弹的跑车,外出都有保镖,还随身装备生物威胁监控系统。这几只大蚊子对他们能有什么威胁?但是A市经济一天不开张,他们每天损失就是上亿。就算剩下的僵尸蚊再带走几条人命,和那些钱相比,算个啥。”

“所以啊,小姑娘,这段时间还是小心点,咱们这些人的小命,没人在乎,只能自己悠着点。”

阿丽知道大叔是好心,但又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其实提前回去上班也好,毕竟有些小公司长期停业也坚持不下去。”

“是啊,大家都不容易。”大叔猛地抽完剩下几口烟,和阿丽道别:“我忙去了,记得这段时间别掉以轻心,命是自己的,保护好这儿。”他指了指脑袋,挥挥手走了。

目送大叔走远,阿丽这才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它已经在那里震动了好久。

来电的是公司的HR。这是她最近的打来的第二个电话,距离上次减薪的通知,不到一周。

“阿丽你知道的,这次的蚊灾造成的影响很大,几个甲方都借此拖延回款,公司入不敷出。”HR说道:“我也不想这样,但是老板让我和你谈谈。”

“好的,我明白了,”阿丽平淡的说到,“我会写好辞职报告,不让你为难。”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并不足以击垮公司的资金链,但此刻的境遇,她也早有预感,放假前她无意中和同事透露了自己怀孕的事,只是没想到,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蚊灾成了最好的借口。

   挂了电话,阿丽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自语到:“看来咱们也得饿一段日子了。”

但很快,望着道路对面被市政堆积起来的僵尸蚊的尸体,她又振作起来:“连蚊子都那么努力的活过,总不能不如一只虫子吧。”

马路中间,缓缓开过来一辆竖着显示屏的移动宣传车,屏幕上循环播放着A市各大龙头企业高管给全市市民的承诺:“我们一定会携手A市市长,重整A市经济,绝不会让这场风波,影响A市人民的幸福生活!”

一阵风吹过,阿丽身后的树枝摇晃起来,远远望去,仿佛一个高大的身影,像是在点头,又像是在摇头。

Image title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Q版叶文洁 2020-09-27 13:43
考虑到篇幅问题,不得不把郑博士的全部戏份都删了,希望明年他有机会发挥点作用O(∩_∩)O哈哈哈~
Q版叶文洁 2020-09-21 21:22
金色美容师 第一部 请看这里 http://sci.kpcswa.org.cn/s2019/show/tid/d817eef0cd056fc3d6309cf48485a09c
科幻作品
金色美容师2之惊情28天
Q版叶文洁

学校:驰虎传媒

学历:本科

专业: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社团:ETO

职业:招商与销售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篇把科幻点投向美容业,是很好的尝试。现实中的美容业已经大在量使用高科技,但是很少有人关注这一点。作者有知识功底,对“吸脂蚁”的设计真实可信。小说使用现实中的防疫素材,也令细节有质感。但小说结构上有很大问题,几乎通篇都在介绍设定,阿丽只能算见证人。不如让韩博士当主人公,更能引起戏剧冲突。

2020-09-26 07:01 郑军 ——

这篇小说影射了我们所已经经历过的疫情,尽管主题与思想内核还是稍显老套,但是在目前的世界背景之下来说,其所表达的依然可以让我们共鸣。

2020-09-23 23:4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