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破冰计划
幻尘   
得票 0 阅读 179 评论 0

【摘要】旨在将常年冰冻路面融化的“破冰计划”即将宣告成功,利用核聚变发电和地源热泵技术,人们可以串联起整个城市的热网,而到处游行的反对者却计划毁掉一切......

1

公共汽车缓缓从远处驶来,车站里的人伸出头看着这辆缓缓驶来的汽车,想知道这辆车上的暖风是否坏掉,刹车像年迈的老人一样不住的发出呻吟,汽车打着滑前后摇晃了几下,停住了。

韩宇从车上挤下来,汽车晃晃悠悠又走了,他迈上便道坐在车站的长椅上,街上有一些散乱破碎的手幅和传单,在白雪的衬托下更显杂乱。等车的人三三两两,没有人和他坐在一起,都在一旁靠哈气和跺脚来获取身体里的那丝热量,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厚厚的面罩,护目镜上结着霜,每过十分钟就要用手擦掉。车站的站牌没有人修理,上面的行车路线时明时暗。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飘落到身上,来不及化掉的部分又会被新的雪覆盖,只能用手掸去。

他休息了几分钟,站起身,慢慢地朝西走。韩宇今天的心情十分开阔,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明天他将去电厂参加培训,新上任员工的培训会持续几天。虽然已经有了正式工作,但他今天还是去人才市场找了一份临时工。今天的工作机会不多,韩宇等了很久才得到一个给学校修几块碎掉台阶的机会,所以工资很低,但他不在乎。他一边走一边细细的感受着身上肌肉的酸痛,几个月前他参加了‘破冰计划’,这个计划将全市的路面全部破开安装管道,再为每家每户改造了地暖和中央空调。为了赶工期,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让他的胳膊拉伤了,到现在还不能完全抬起,今天在学校抬石板时又不小心脱力砸到了脚。他尽量将身体的重心偏向右侧,这让他看起来有点跛,十分滑稽。行人都在低着头赶路,想尽快逃离这冰天雪地的世界,没有人注意到他奇怪的走姿。

来到一家街边小店,还没进门就能感受到厚重门帘里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掀开门帘,屋子里几乎坐满了人,吵吵嚷嚷的,和街上完全是两个世界。各桌上的人大多在讨论着哪里的游戏厅又新进了几款游戏,或者大谈特谈自己早年的光辉事迹。他穿过几张七扭八歪的桌子,一路和几个认识的人点头示意。不小心碰倒了一个放在地上的啤酒瓶,里面的少半瓶酒撒了一地。韩宇弯腰想捡,但脚上的疼痛袭来,他不得不蹲下身子,没有及时扶起那个酒瓶。

“哎哎哎,酒瓶倒了不知道扶起来,里面的酒都给我撒了,蹲着干嘛呢。”一个声音从桌上传来,言语中明显混杂着怒气和酒气。

韩宇没说话,抬头向桌上看。

“呦,这不是宇哥吗,这么长时间没见去哪发财了。”那人的一脸横肉像魔术一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睛都眯成一道缝的笑容,他摸摸肚子,就像佛龛里的弥勒佛。

韩宇皱着眉,挣扎着站起身:“你怎么又在这,多久没去人才了?”

“嘿嘿,我就是一懒蛋,有钱就花没钱就赚,别看我最近没去人才,那是我最近每天都去惊河扫地。我们可不像您有个好闺女,长大了知道孝顺,还能安排工作呢。”桌上的人都附和的笑了起来,一起起哄让韩宇请客。

韩宇不屑于和他们辩驳,自己和女儿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这人是附近知名的耍无赖专业户,整天无所事事到处沾花惹草,肥硕的身躯并不阻挡他的灵活,大家都叫他强磊。

“这顿记我账上,少来烦我。”

“得嘞,一会儿就跟园姐汇报,还是宇哥大气。”强磊立马站直了身子给他拿左手敬了个礼。

韩宇转身想走,又突然想到了他刚刚说的话,回过头来问强磊:“你最近去惊河?”

强磊说:“对啊,每天早上七点半,就在厂门口集合。”

韩宇本想告诉他自己明天也要去那里培训,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是摆摆手,离开了那张桌子。

又穿过几张七扭八歪的桌子,韩宇找了到了自己平日靠窗的位子,他的脚愈发疼痛,一路走过来疼出了一身冷汗,小店燥热的空气更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座子上的菜单在循环滚动,他的视线有些模糊,额头上的汗流到了眼睛里。他擦了擦眼睛,随意点了一碗面。

没过几分钟,老板园姐端着一碗面朝他走过来,韩宇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这里,她有些不敢相信,看着他停下了脚步。随后她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情,将面轻轻放在了桌上,碗里的汤一晃一晃的,溅出了一滴落在了她的手上。

“你的脚怎么回事?”

“没什么,砸了一下。”

“鞋脱下来,我给你涂点药。”

“没事,我……”

韩宇还没说完,她就转身走了,回来时手里多了一瓶喷雾。

“我真没事……”

“还要我给你脱鞋?”

韩宇有些无可奈何,他慢慢弯下身子,伸出胳膊去解鞋带,低头的瞬间头嗡的一声,他感觉自己的血全部涌到了脑中。几颗汗珠滴在了鞋上,他似乎听到了嘀嗒的响声,汗液悄悄的渗进了裂纹里。他缓缓将脚从鞋里拔出来,又轻轻摘下黏在脚上的袜子,他的脚被汗水泡得发白,同时脚面上有一大块明显的淤青。

“都这样了还嘴硬,”园姐抬头看看他,眼神和语气里尽是埋怨,“这么多天都不来,出息了,有闺女就忘了你亲姐姐?你不愿意住这里,时长回来看看也好啊。”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喷雾,晃了晃瓶子,朝他脚上喷了几下,韩宇瞬间觉得很清凉,疼痛渐渐消失了。

“每隔几个小时喷一次,喷几次就基本没事了,没事少走动,睡觉时把脚搭在床尾的架子上。”说完不等他反驳园姐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继续去忙着招呼客人。

韩宇用筷子挑着碗里的面,表面的汤飘着一点点油花,吃到嘴里有一股很浓的胡椒味。他将碗底的面挑上来,底下果然藏着两片肉,他看向窗外,街上的行人依旧寥寥无几,热闹的只有游戏厅和向园姐这样的食宿店。他叹口气,默默吃完了面。

屋里的吵闹的气氛渐渐消失了,只剩下几桌人还在吃饭喝酒,剩下的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地方。在桌子旁呆坐了一会儿,想到明天要去惊河培训,说不定还能见到女儿,韩宇脸上止不住的笑。他提着鞋赤脚走上楼,园姐的女儿还在打扫走廊,朝他点点头没有说话,他也只是朝她摆摆手,走进了走廊尽头的小房间。房间有些简陋,不过也算舒适,相较于其他人几十元一晚的大通铺,这里已经是天堂了。

过了许久,楼下饭店关了门,园姐上来给他送药。

“你去休息吧,我自己上药就好。”

“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

“前几日就安排好了,‘破冰计划’的管路试运行效果还不错,明天就是第七天,168小时安全运行后应该会有一个典礼。”

“小艾怎么样了?

“她最近还好,就是忙工作。我明天去惊河培训,应该会见到她。”

“你的脚应该多休息,少走路。”

“我知道。”韩宇轻声说,“现在你可以放心了。”

园姐笑笑,朝他点点头,之后悄悄将门掩上,临走时嘱咐他将门锁好,自己走进旁边的房间休息了。

2

惊河热电厂坐落在在市区的边缘,紧挨工业区,环绕着许多大型的工厂。

韩宇5点钟就起了床,他悄悄的拎着那双旧鞋,慢慢的走出了房间,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可房门还是不争气的响起来,合页摩擦的响动刺激着他的神经,每动一下,门都会发出尖锐的声音,他定在原地不敢动弹,仔细的听着对面房间里的声音,过了许久他才喘了一口气,快速的将门关上,狼狈的离开了。

来到一楼,他从前台倒扣的笔筒中拿出了钥匙准备离开,却发现门已经开了,园姐正在向屋里搬今天要用的各种食材,他赶忙上去一起搬,车里只剩下几袋大米和面粉,园姐向司机道了谢,运货的卡车开走了。

“脚怎么样,还疼吗?”园姐问。

“已经消肿了,没事的。”韩宇回答到。

她朝角落里指了指:“你换一双新鞋吧,顺便还有你留在我这里的一套衣服,第一天去培训,别穿的破破烂烂的。”

“只是培训,又不是见领导同事,再说我也没穿的破破烂烂的。”韩宇耸耸肩。

园姐没有多理他,自顾自的将东西朝厨房搬,他没有再废话,换上了新衣服,搭公交去惊河。

天完全没有亮起来,雪已经停了,路灯昏暗的白光照在路边的积雪上,让世界变成了茫然的一片。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几个刚从游戏厅出来的小年轻敞着怀在雪地里撒野,时不时大笑着滑一跤,其他几个人马上跑过去用雪把他埋起来。昨晚的雪只下到前半夜,街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化掉,几个环卫工在铲紧急通道上的冰,他很久之前做过这种工作,两天就累到脱了相,不过这种工作很快就会变得更加轻松。

地面上的坚冰已经比之前温和了许多,虽然这条路前不久才重新铺好,但很快就被冻住,而现在已经开始有融化的迹象。清洁车开始尝试在路上喷洒融雪剂,但死亡还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零下三十度的夜里,巡逻队每天都能从街上捡到一些醉酒的人,有些运气好的还活着,有些身体已经僵硬。街上光秃秃的,时不时能看到几个孤零零的人。偶有人滑倒,好在帽子上的安全气囊及时打开,这让因摔倒而碰到头的老人明显少了许多。

公交车里算上司机只有五个人,惊河是终点站,他干脆就在最后排的座椅上躺了下来,司机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开。

他躺在车里闭目养神,脚上的不适减轻了很多。上次见女儿还是在国庆假期,转眼又是一个多月,本以为自己去可以多见见她,但她的工作越来越忙,自己也不好去打扰。十年前,因为妻子的去世,他带着九岁的小艾来到这里。还有一大群从更冷的地方漂泊而来的人们,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技能,对过去充满了失望,以躲避寒冷为借口来到这里,想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但这里的气温也越来越低,所有宏图大志很快就在游戏和酒精里消耗殆尽,这注定了他们无论走到哪里也只不过是换个地方混口饭吃。

汽车不停的摇晃,他感觉自己在一条船上随波逐流,如同自己的前半段人生。恍惚之前他看到了老人口中描述的世界,那里花红柳绿,虫鸣螽跃,即使冬天也不会超过零下。几十年前没有人能想到,生活在中原地区人们每年会有一大半的时间禁锢在这零下三十度的冰天雪地之中。

如果不是当初不顾身边人的反对带着小艾来到这里,他们的环境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去世的妻子,执拗的女儿,痛苦的过往,这些隐秘的情感只有在不断重复的高强度体力劳动中才得以释放,他越来越沉迷这种感受,早出晚归的生活让他和小艾也交流甚少。

轮胎与冰面的阵阵摩擦过后,终点站到了。惊河电厂的门口零零散散的有人等在门口,他不知道自己该进门还是等在外面,环顾四周,他看到一件熟悉的身影,那人好像是强磊,他本不想同他说话,但不熟悉情况,只能上去打招呼。

韩宇走到了他的背后,他和另一个人蹲在边道旁抽烟,还用手指在地上画着什么东西。另一个人察觉到身后有人,猛地一回头吓了双方一跳。强磊也回过头来,心里一惊,虽然韩宇戴着厚厚的面罩,但他一眼就看到了韩宇的眼睛,他站起身,拍拍那人的肩膀,那人朝另一个方向走了,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临走时还碰到了韩宇的右肩。他又用脚将将地上的雪踢到一边,让韩宇和他一起坐下。

“宇哥怎么有闲情雅致到这来,不会是来看兄弟的吧。”强磊一如既往的阴阳怪气。

“我来这做培训。”

“供热站站长还要培训,这不是天天坐屋里什么都不用管的美事,还用培训?培训睡觉吗?”

韩宇没有搭话,他最近应聘到了供热站站长,这让从前和他们一起做日结的人们很羡慕,在旁人眼中,这份工作可以算得上完美。

两人在沉默中坐了几分钟,强磊拉下面罩抽烟,顺手第一根给韩宇,韩宇摆摆手拒绝了,他自顾自地抽起来,烟雾和哈气融为一体,悄悄消失在空中。

“刚才那个人是游行队的吧。”韩宇说。

“和你没关系。”

“少去参加那些东西。”

“您就别操心这么多了,我自己有分寸。”

“‘破冰计划’肯定要推行下去,你们的游行起到作用了吗?计划还不是照样进行,这么做没有意义……”

“行了吧,意义这种东西都是人赋予的,对你来说的确没意义,他们在你眼里就是傻子。”强磊转过头来,“我才不会在意他们的游行有没有意义,他们要反对‘破冰计划’,那跟我没关系,重点是游行有钱拿,你以为队伍里有多少真心实意的人,计划执不执行有什么关系,宣传上造福不造福大众又怎样,你真以为我会饿着肚子跟他们游行?别拿兄弟当傻子。”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强磊把烟头掐灭丢进垃圾桶,电厂的门开了,等在门口的人中有和韩宇一样培训的人,韩宇和强磊领过安全帽戴在头上,分开去找各自的队伍了。

3

韩宇和其他几个供热站的工作人员在会议室接受了半天的培训,中午他和女儿一起相约在职工食堂吃饭。他回想起之前和女儿的会面都不是很顺利,二人的心中都知道对方的所思所想,却又没有明说,常常顾左右而言他。矛盾一直存在,心中的纠结没有放下。

他这次觉得彼此不会再尴尬了,所以事先买好了小艾喜欢吃的菜,满怀期待的等着她的到来。

小艾从侧门进入,韩宇一眼就看到了她,朝她挥挥手,小艾坐到他的对面,将外套放到了旁边的座椅上。

或许是还没有适应彼此的关系,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在人声鼎沸的食堂中,他们二人显得十分安静。

短暂的沉默后,韩宇先说话了。

“最近怎么样?还好吗?”他问。

“嗯,还好。”

随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韩宇控制不住的悄悄抖腿,小艾也在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你最近在哪里?”这次是小艾先说话。

“前段时间一直在市里忙着给‘破冰计划’铺管道,有些路面夏季下完管道有问题还要返工,土冻的很结实。最近几天等供热站分配,没事就做些零活。”

“哦,是这样啊。”

“你怎么样?”

“嗯,挺好的。现在在主控室。”

“设备运行的怎么样?”

“今天是第七天,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

“那就好。”

一阵沉默。

小艾抬眼看了看韩宇,发现韩宇正在看她,立刻低下了头。

“外面怎么样了?”小艾轻声说。

“目前看来还好,工业生产肯定没问题,住宅楼偶尔有些地方供热不均,这些都是小问题。但是很多地方路面上的冰还是没有化开,还有一些地方的树都快被烫死了。”韩宇不再抖腿了。

“热泵还是需要调试啊。”

“像一个电厂覆盖整个城市的供热系统是前所未见的,地源热泵这个系统建设起来,每年只需要再输入一点热量就足够供热制冷了。”

“一条主管道连接各家各户,用大地作为蓄热池储存热量,一个地源热泵供给整座城市,现在听起来还是不可思议。”

“地源热泵虽然几十年前在一些寒冷的地方就可以供给整个学校或者小区,但没有人想到在交通道路下埋上供热管道,用这些热量来除冰,或许只有我们能做到这一点。”韩宇坐直了身体。

小艾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着长期劳作的痕迹,鬓角也出现了一些白发,头顶上的毛发也日渐稀疏,但眼神由刚刚的局促重新焕发了光彩。几个月前的对话,他们还在埋怨彼此,而现在他们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聊天。她的妈妈死于电厂的汽轮机爆炸,而韩宇放弃了电厂的工作远离故土,带着她从一个冰天雪地来到这一个冰天雪地。她理解韩宇不愿再生活在伤心之地,但她不理解韩宇一再阻挠自己的工作,索性上了大学再也没有回家。

离家的日子并不好过,她当然会想家,但她还有更大的责任,读研期间导师带领他所在的团队解决了最后一个问题,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光和热。他们完善了托卡马克装置,使核聚变作为了最有益的供电方式,而她自己毕业后理所应当的进入了市里的电厂工作。‘破冰计划’也从那时由想象一步步变为了现实。

4

告别了小艾,韩宇下午和其他人一起参观电厂,出门向右转弯,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颜色各异盘根错节的管道,还有一排巨大的除尘器,后面就是一排排七八十米高的锅炉,当他们想要去汽轮机房的时候,在路旁碰见了扫雪的强磊,他也认出了韩宇,跟在参观的队伍后面走马观花的看着电厂里的各种设备。

强磊一路上不停的感叹,像是第一次出门春游的小学生。继续左转,几个烟囱耸入天际。

强磊站在一旁仰头望着烟囱:“挺有意思的,电厂就这么小还能供给整个市,了不起啊。”

韩宇说:“惊河不算大,是原来的热电厂改造的,有8台200MW机组,这烟囱也有一百多米高了。现在这几台锅炉也都成了摆设,当时整个电厂一天能烧两万多吨煤,现在核聚变电厂一建,以后就用不到了。”

强磊的笑瞬间消失了,随即又恢复了原状,好在隔着面罩韩宇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宇哥牛啊,这么清楚,那你能给我讲讲还有什么好玩的吗?”

韩宇摆了摆手:“没什么好玩的,一个电厂而已……”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来这里之前我是热能专业硕士,什么都不会就能应聘站长?哪有那种好事。”

“这样啊……宇哥真是深藏不露。”强磊若有所思的说,“那地底下那个泵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说成功了要推广到全国?”

韩宇点点头:“市区里安装的是一个大型的地源热泵,市里前段时间埋到地面的管路是地源热泵的管道,各家各户的暖气也都改造了,改为地热或中央空调供暖。”

“听人家说过这个什么热泵,但它具体有什么用呢。”

“热泵的原理就是通过消耗少量电能带动压缩机做功,能效比可以达到6,‘破冰计划’最具创新的一点就是要在所有路面下埋上热管用于冬季除冰除雪。美国、中国和欧盟的实验几乎都在同时进行,但我们的建设效率高,所以在在战略上快人一步。”

“那还是挺厉害的嘛。”强磊在韩宇背后撇了撇嘴,又陷入了沉思。

他们来到汽轮机房,一至三楼是各种看似杂乱无章的管道,上面标注着各种名称,粗细也各不相同。来到四楼空间赫然开阔,这里的厂房十分高大,每个汽轮机看上去并不大,后面不远处是发电机,发出的电直接联通外面的特高压输电线输送到各处。领队带他们走马观花式的参观一遍后和汽轮机副操在角落里聊起了天,强磊假借打扫卫生的名义跟着他们来到这里左看右看,机房里的温度很高,韩宇热的出了汗,强磊替他拿着衣服。而他向韩宇问着汽轮机的各种参数。

韩宇摸着一台正在停机检修的锅炉出神,加上巨大的噪音没有听到强磊的话。强磊扯着嗓子又问了一遍才让他听见。

“这个电厂之前用到的是超临界锅炉,蒸汽压力25Mpa,主蒸汽温度一般维持在600℃,再热蒸汽温度提高至610℃左右。你自己看铭牌吧。”

韩宇并没有意识到他问这些有什么意义,甚至不在乎到底是谁在和他说话。他只是听着这些机器发出巨大的轰鸣,任由思绪回到从前。

5

一行人从机房内出来时,强磊不见了踪影,韩宇不知道他跑到了哪里也就没有理会,但自己的手机忘在了机房,于是回去取。今天的培训已经结束,其他人都各自离开了,领队也告诉韩宇拿到手机后就可以回家了。他沿着陡峭的楼梯来到楼上,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刚才和领队聊天的副操倒在了血泊之中,眼前的一切让他不知所措,他呆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他想赶紧离开这里,向其他人求助,但自己的脚已经发软,脚伤在这时也重新发作,而治疗的喷雾还在培训室。他又站了一会儿,向楼梯跑去,身后的控制室里发生了一阵惨叫。

韩宇跑去控制室,强磊正在一刀一刀刺向汽轮机主操,而他已经奄奄一息。韩宇来不及多想,从背后勒住了强磊的脖子,突然到来的韩宇让他有些狼狈,于是挥动匕首朝韩宇的胳膊划去。韩宇不得已松开了手,强磊回头朝他的腹部连刺了数刀,韩宇感觉到刀刃刺穿了他的皮肤,但厚重的衣物没有让匕首完全刺穿。

强磊将韩宇推倒在地,自己站起身用匕首对着他。

韩宇问:“为什么?”

强磊说:“还好有你在,这次的任务非常完美,你才是这次计划的核心人物。以后手机要放在裤子口袋里,不要以为内兜就安全,看看你右边口袋里的东西吧。”

韩宇坐起身,掏掏口袋,里面有一张游行路线图,他不知道口袋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噢,原来你才是阻挠‘破冰计划’的人,游行也是你组织的吧。”强磊脸上的笑十分可怖。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反对‘破冰计划’。”

此时,主控室的仪表盘上显示汽轮机的转速在不断升高,已经接近4000转每分钟,而蒸汽压力还在不断升高。

主控室十分紧张,小艾用电话拨打了连通汽轮机控制室的对讲机,强磊拿起对讲机,扔到了韩宇的手边:“这个问题,告诉一个死人没有意义,剩下几分钟你和主控聊聊吧。”

韩宇拿起对讲机,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里是主控,汽轮机转速过高,请立即处理。”

强磊拿起身边的衣服,控制室的门慢慢掩上了。

“小艾,是你吗?”

小艾听出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你怎么在那?”

“这不重要,进气压力过高,把它降下来。”韩宇指挥小艾。

“进气门显示已经关闭了80%,但转速还在上升,降不下来。”

“打开轴向位移遮断器。”

“打开了,没有用。”

“解列!”

“解列会让全市断电。”

“解列!”

“已经解列。”

“转速?”

“还在升,5500了。”

“调速泵呢。”

“显示正常。”

“把主汽门的高压油路断掉。”

“断掉了,但是汽路没有自动中断,能试的办法都试了。”

“我去手动关闭主汽门。”

“你注意安全。”

韩宇忍着剧痛踉跄着跑到汽轮机前,他已经站不稳了,每移动一步巨大的眩晕感都会将他吞噬。由于转速过快,汽轮机已经发出了尖锐的噪声,他的脑中满是各种汽轮机爆炸的场面以及妻子的尸骸。

他旋转着主汽门手轮,但是用尽了力气也无法转动。他又按下了紧急停机的红色按钮,没有亮灯,再按一下,还是没有反应。

“转速降下来了吗?”

“升到7000了。”即使在对讲机里,韩宇也能明显的听出小艾的哭腔。

“我们没有办法了。”小艾绝望的说,“你快离开那里。”

“我关不掉。”韩宇还在用力旋转主汽门的手轮。

“快走!”

韩宇放弃了,他感受到了汽轮机的叶片飞速的旋转,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妻子的模样,他感受到了妻子临死前的绝望与无能为力。

转速超过了8000转,他想跑开,但已经来不及了。韩宇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最后一件事。

小艾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他的声音:“小艾,我……”

汽轮机爆炸了,叶片瞬间将机壳打穿,高温高压的蒸汽从三个气缸中喷涌而出,有些叶片击穿墙壁飞出了机房落到厂区里。小艾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想出去找韩宇,但是她刚迈出一步,双腿就瘫软在地,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6

游行的队伍越来越壮大,韩宇的死让政府不得不暂时让计划搁置。当韩宇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面目全非,唯一能辨认出他身份的,只有手中紧握的对讲机。而现在,这只对讲机留在了韩艾手里,事实的真相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唯一知道的是总有一天‘破冰计划’会重启,路面上的冰终有一天会融化,而她与韩宇刚刚开始破冰之旅刚刚开始,但永远无法再来了。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破冰计划
幻尘

学校:河北工业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能源与动力工程

职业: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朴实的对话描写让全故事充满了一种令人熟悉的乡土风情,利用这种大规模设施给一座城市供暖化雪的技术设想也得说有其实际意义。最后破坏计划者的动机没有被很好地说明,是个问题,破坏成功导致计划受到阻碍的结局也不那么好,感觉模糊了故事的立意。

2020-11-09 10:03 巨星海 ——

应该肯定这篇作品的科幻构思,但在文学描写方面稍显不足。

2020-11-06 22:37 匿名 ——

能看出灵感来自于游戏《Frostpunk》,但故事自身并没有建立起完整的结构。人物关系模糊不清,情节发展也颇为牵强,还有很多改善的余地。

2020-09-24 13:25 丁子承 ——

作品的情节称不上新颖,而且其中角色之间的矛盾虽然可以称得上有,但是并没有充分延展开,无法给人以触动的感觉。而且结尾部分也略有紧凑。

2020-09-23 13:2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