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双塔
瓦力   
得票 135 阅读 778 评论 2

【摘要】天堂岛是一座美丽的小岛,在小岛的东西两端各矗立着一座巨塔。东边塔上的数字每一秒增加1,西边的塔每100秒增加1。岛上的居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只是他们失去了天堂岛之外所有的记忆。直到岛上的居民卡卡和蓉蓉在一次意外之后出现了天堂岛之外的记忆。他们才在村里的怪人阿银的指引下展开了前往西塔寻找真相之旅。

楔子

每年五月,明美都会利用年假前往西雅图旁的普吉特湾,23年从未中断,这似乎已经成了她每年一度的朝圣。

在这个鲑鱼洄游的季节,普吉特湾北面的圣胡安岛会吸引大批前来捕食的鲸鱼。而观鲸的游客会填满港湾四周所有的码头。明美总会在傍晚,游客散去之后,一个人前往海湾北部的星期五港。她知道,当太阳沉入海面三分之一的时候,潮水就会给她带来一份神奇的礼物。

这份礼物,30年前曾领着她的父亲带着她横穿整个美国来到这里。也许有些当地居民还记得,当年有一对奇怪的父女拿着网兜在码头的堤岸边捕捞着一种会发光的水母。每每捕捞起一只,那位父亲便会熟练地剪下水母身体上的一部分,放入身边的罐子。那时的明美并不明白自己的父亲究竟在做什么,不过对于一个从小丧母,父亲又整天埋在实验室里的女孩,这早已成为她童年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如今的明美端详着手掌中犹如果冻般晶莹剔透的水母,早已没有儿时的那份新奇。这种水母叫做维多利亚多管发光水母,等到天再暗一些就会散发出淡绿色的荧光。到时眼前的这片海也会被它们点亮。

微寒的海风吹乱了明美的发髻,和当年的父亲一样,她熟练地把捕捞上来的水母倒入事先准备好的不锈钢容器,接着塞进了一旁汽车的后备箱。在钻进汽车前,明美对着渐渐泛起绿光的海面又深深吸了口气。

汽车的观后镜上挂着父亲生前和她的合影。23年前正在上科学课的她突然被老师通知前往父亲的实验室,没想到这竟是她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当时的父亲面容安详地躺在实验室的床上,头上布满了传感器。一旁的助手下村告诉她,父亲在做试验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很快就会丧失所有的意识。

明美颤抖着走到父亲身边,不知所措地握住了父亲的手。然而父亲却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苏醒。生命探测仪在半分钟后宣告了他的离世。

父亲如此突然的离去让这个14岁的女孩猝不及防。她呆呆地坐在父亲床边的椅子上,灵魂出了窍一般看着人们为父亲盖上白布。直到父亲的助手下村在她手里塞了一张纸条,这才让她的魂灵回归了身体。那是父亲最后的遗言。

“明美,不要难过。去星期五港湾,找到水母的秘密,我们会在新的世界重逢。”

天堂岛

在卡卡和蓉蓉的心里,天堂岛绝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世界。岛上四季如春,翠绿的草坪上绽放着永不凋谢的花。

每天午后,岛上总会下起一场暴雨。暴雨过后,会有一道横贯小岛的彩虹准时出现在天空。阳光下,成群的飞鸟在七彩的水汽中恣意地穿梭。此时,就连刮过的风都带着芬芳的湿气。

居民们生活的村落位于岛东侧的海岸边。村子里,除了那座10米高的议事大厅还存留着一丝传统建筑的遗迹,其他所有的建筑都显得十分奇异。有的像长在地里的南瓜,有的像巨型的彩色瓢虫,有的甚至就是房子主人巨大的头像。

小岛上没有一盏路灯,但是到了晚上,空气中就会弥漫起淡金色的光晕。这些光如梦似幻,让人迷醉。整个小岛就像掉入了金色的果冻之中。

而小岛上最引入注目的则是竖立在东西两端的两座黑塔,东边的那座矗立在海上就像一座灯塔,塔上那串长长的绿色数字每秒都会增加1,和普通的时钟无异。西边的那座则矗立在荒原之上,塔上的数字每隔100秒才会加1。传说这座塔的周围常有猛兽出没,所以没有岛民愿意靠近。

每天傍晚,卡卡总爱拉着蓉蓉坐在码头的堤岸上,一边观赏远处喷着水柱的鲸鱼,一边等待着满载而归的货船。有时他们也会和岛上的老人零一起下海捕捞那些发光的水母。

卡卡和蓉蓉都不记得他们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们的父母、曾经的童年都消失在了记忆的黑洞之中。

卡卡曾经猜想,岛上的居民可能来自某架失事的飞机,又误食了某种让人失忆的食物。但是他带着蓉蓉寻遍了村庄四周所有的地方都没发现飞机的残骸。对此,蓉蓉的答案就简单多了:他们一定是闯入了一个魔法的世界。

每天吃早饭的时候,蓉蓉都会认真地向卡卡描述她在岛上见到的各种魔法奇观。漂浮在空中的城堡啦,在云中穿梭的飞龙啦,会说话的猫咪啦。而卡卡对这些总是嗤之以鼻,他总有自己的解释。空中城堡一定是海市蜃楼,飞龙那必定是错认的巨鸟,至于会说话的猫咪,那肯定是岛上的忘忧花带给蓉蓉的幻觉。

忘忧花是蓉蓉起的名字,那是一种散发着浓郁酒香的紫色花朵。有一次卡卡陪着蓉蓉一起去采摘,不料两人却在这充满迷幻气息的花田里双双睡去。直到第二天,午后的暴雨才把他们从睡梦中唤醒。

听到卡卡提起这事,蓉蓉不竟涨红了脸。

“蛋糕(蓉蓉猫咪的名字)和我打招呼的时候,我才没闻那些花呢!”

“那你的猫和你都说了些啥?”卡卡毫不示弱。

“它叫了我的名字,接着……接着我也没听太清。”蓉蓉渐渐压低了声音。

见到蓉蓉委屈的样子,卡卡悄悄瞟了一眼插在桌上花瓶里的忘忧花也就不再追问了。

以往,吃完早餐,卡卡总会陪着蓉蓉去海边散步,捡拾一些漂亮的石头和贝壳。但最近,蓉蓉却发现原本无忧无虑的卡卡开始变得心事重重。吃完早餐后他会独自一个人回家,一待就是一整天。

这样过了几天,蓉蓉终于忍不住前往卡卡家,一探究竟。

和村落里其他造型各异的房子相比,卡卡的房子要简单的多。房子的主体是一个细长的圆柱体。圆柱体上嵌着一扇扇椭圆型的的窗户。远远看去就像一架折了翅膀的飞机。

当蓉蓉推开门的时候,卡卡正坐在桌子前专注地磨着一块玻璃。桌子上乱七八糟地堆满了各种图纸。房子中间的三角架上支着一台做工粗糙的单筒望远镜。

对于蓉蓉的到访卡卡似乎毫无察觉,仍埋头干着手里的活。这让蓉蓉颇为气恼,她绕着房间溜达了几圈,最后从书架里抽出一本厚厚的书,用力砸在了地上。

随着“啪”的一声,卡卡才如梦方醒般地把头转向身后的蓉蓉。

“蓉蓉,你怎么来了?”

“哼,我来了好久了,你不陪我散步,一个人躲在家干什么呢?”蓉蓉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

“我在做望远镜呢。”

“做望远镜干什么?”

“我可能知道咱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奇怪的小岛了。”卡卡说着,突然露出了一副神秘的表情。

“那我们是怎么来的呢?”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来这个岛那么久,却从来没见到过月亮?”

听到“月亮”这两个字,蓉蓉的脑子突然一阵刺痛,“明月几时有”,“举杯邀明月”,“春花秋月何时了”,“明月何时照我还”……很多奇怪的句子随之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接着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漂浮在天空中的明亮天体。

这些似乎都是她儿时的记忆,但在这小岛上生活的几十年里,她的确从没见到过那个叫做月亮的东西。

“好像是没有,难道你知道原因?”蓉蓉露出了好奇的眼神。

“当然,因为天堂岛并不在地球上!”卡卡得意地答道。“而且这颗星球没有月亮那样的卫星!”

“你的意思,咱们不是在魔法世界,而是在另外一颗星球?”

“是啊,哪里有什么魔法世界!”

“如果不是魔法,为什么岛上的居民都不会变老?你看,我们在这岛上待了几十年了,样子却从来没有变过!”说着蓉蓉用手指了指镜子中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还有,村里的莉莉艾、哈迪一直都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从来没见他们长大过!”

“那是为了适应新的环境,我们都进行了基因改造。我猜大家的失忆也是这个原因。”

“那咱们乘坐的宇宙飞船又在哪里呢?”蓉蓉知道,只要她让卡卡拿出证据,卡卡就一定会歇菜。

“嗯,飞船也许停在其他的岛上了,沉到海底也说不定!”卡卡边说边挠着头。“你有没有注意过,每天傍晚,那些装满食物和物资的船就会自动来到我们的小岛。卸货的船员也像机器人一样从来不和我们说话。我猜他们就是咱们飞船上派来的。”

“说了半天,这都是你猜得呀。有本事,你把宇宙飞船给找出来!”

面对蓉蓉的挑衅,卡卡也不甘示弱。“我一定会找出来的,不过,你说的那些魔法我也没见过,你又有啥证据呀?”

没等卡卡说完,只见蓉蓉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接着嘴里一阵叽里咕噜“010010010111……”,很快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出现在了她摊开的手掌上。“这下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蓉蓉一边撇着嘴一边在卡卡面前晃动着手里的火球。

“又是那个说话怪怪的阿银教你的吧?”

蓉蓉点了点头。

“告诉你,我在阿银的家里见过一本书。书上记载了一种叫做3D投影的技术。造这么一颗小火球,那简直轻而易举。我猜阿银一定还记得咱们来这之前的事。说不定他还知道咱们的飞船藏在哪里。”虽然卡卡在蓉蓉面前表现得言之凿凿,但面对火球传来的阵阵热浪,他不禁皱起了眉。

“你怎么总有那么多歪理!”说着,蓉蓉收起了手中的火球,两手叉腰。“卡卡,你等着,明天我就证明给你看!”

万有引力

第二天早上,卡卡刚准备离家去找蓉蓉,就听见村里议事厅的方向传来阵阵喧哗。路上除了每天准点前往海边捕捞水母的老人零之外,其他的人都朝着议事厅的方向赶去。

当卡卡赶到的时候,议事厅周围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人们兴奋地望着坐在议事厅塔顶瞭望台边缘的蓉蓉议论纷纷。看见卡卡赶来,蓉蓉立刻站起了身。一边向底下的人群挥着手,一边舒展着手脚。接着又清了清嗓子,对着卡卡的方向大声喊了起来:

“卡卡,记不记得你说过,无论在哪个星球,都存在万有引力!今天我就要从这里跳下去!如果我没死,那么天堂岛就不是什么外星球,它就是一个魔──法──世──界!”

蓉蓉刚喊完,人群中便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蓉蓉又得意地在瞭望台上绕了几圈,朝着向她鼓掌的人挥手致意。

和那些兴奋的围观者不同。此时的卡卡早已心急如焚,他用力挤出躁动的人群,三步并作两步朝着议事厅的楼梯飞奔而去。

当他跃上塔顶平台的时候,蓉蓉还没有跳。她背对着瞭望台边缘,微笑着看着奔向自己的卡卡。没等卡卡冲到身前,她突然张开了双臂,向后一仰跌落了下去。

就在她下落的一瞬间,一连串陌生的景象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一个美丽的女人把自己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接着又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骑车带着她穿梭在熙熙攘攘的街道。很快自己又和他们围坐在冒着热气的桌子前。温暖、安心、丝丝暖流萦绕在心头,很快又消失不见。伴随着一阵刺痛,“莎士比亚”、“托尔金”、“克拉克”、“刘慈欣”……很多奇怪的名字像一个个肥皂泡漂浮到眼前,破裂、消失。那个曾经温柔地抱着自己的年轻女人开始变得衰老。她和其他许多人围着她不断嗡嗡嗡地说着什么,蓉蓉感到浑身乏力、窒息。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丝光亮,那是美丽的天堂岛。蓉蓉正要用手去抓,“啪”的一声,一切又都消失在了黑暗中。

当卡卡从议事厅高高的台阶上跃下的时候,人们已经把掉落在地上的蓉蓉团团围住。蓉蓉歪着头,仰面朝天,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卡卡用力挤进人群,一把抱起地上的蓉蓉,憋了很久他才大哭了起来。早已习惯了平静生活的岛民们被卡卡这一哭竟弄得手足无措起来,一个个也开始酝酿起悲痛的情绪。只有一直站在人群后的阿银,依然双臂交叠在胸前,神情淡然地望着躺在地上的蓉蓉。

“你这个傻丫头,世上哪有什么魔法?”卡卡一边哭着鼻子一边回想着和蓉蓉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他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内疚。突然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架正在飞行的飞机。接着那架飞机成了丛林中的一堆残骸。卡卡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愤怒的人用手指着他哭喊、叫骂。接着他感到脸上被谁狠狠打了一巴掌。他感到一阵眩晕,脑中的那些画面也随之一起消失了。

当围观的人渐渐散去,卡卡突然觉得怀中的蓉蓉似乎动了一下。他急忙低头,这才发现躺在自己怀里的蓉蓉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原来你没死啊?”卡卡惊得瞪大了眼睛。

“你才死了呢?”蓉蓉说着利落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哎,卡卡,我发现你哭起来挺可爱的嘛。

面对起死回生的蓉蓉,卡卡伸手挠了挠头。

那一夜,卡卡和蓉蓉都没有睡着。虽然天堂岛给他们带来了快乐和宁静。但记忆的深处似乎总有些什么一直在召唤他们,等待着被唤醒。在蓉蓉坠下高塔,卡卡以为失去蓉蓉的那一刻,它们就像春天的种子,悄悄地钻出了黑土。

飞机残骸的画面在卡卡眼前不断闪现。散落在飞机四周的断肢残臂、被烧得碳黑的尸体,他甚至能够闻到尸体烧焦的臭味。卡卡又试着回忆当初如何来的天堂岛。但他发现来到这个神秘的世界之后,丢失的不光是记忆,还有对文字,对各种知识的理解能力。除了刚来小岛后制作的那副弓箭,他现在就连最简单的天文望远镜都装不起来。难道这些都是基因改造的后遗症?卡卡突然想起了阿银,村里似乎只有他还能完全理解那些书本上的文字。对,明天就找他问问。

第二天,当卡卡来到阿银家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同样来访的蓉蓉。一进屋,他们便发现桌上放着的3杯用忘忧花冲泡的香茶。淡淡的茶香让人安心。似乎阿银早就料到了他们的来访。

“昨天你们是不是见到了天堂岛之外的景象了?”没等两人开口,阿银就先问了起来。

两人诧异地点了点头。

“没想到,和她预测的一样。”阿银说着叹了口气。

“和她?预测的一样?”卡卡显得更加茫然。

而阿银似乎并不想对此做出什么解释,笑着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卡卡滔滔不绝地把他近期对天堂岛的各种猜想一股脑地说了一遍。蓉蓉的问题则简单的多,怎样才能找到她的父母。

听完两人所说的,阿银沉思了良久。最后,他朝着两人摇了摇头。

“也许我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们。”

“为什么?”卡卡和蓉蓉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因为这是你们自己要求的,而我必须遵守对你们的承诺!”

听到如此奇怪的回答,两人更是陷入了云里雾里。

“不过,”阿银突然又调转了话头。“你们可以前往西边的那座塔,也许在那里你们能够找到答案。”

卡卡不禁浑身一颤:“就是那个野兽出没的地方?”

阿银点了点头。

而此时蓉蓉的眼里已经露出了迫不及待的神色。

两人离开前,阿银又特别提醒他们,到时不要太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并关照他们带上一些忘忧花。

迷幻森林

天堂岛并不大,从东部的村落走到西部的荒原用不了半天。但卡卡为了这趟行程却准备了一个大大的背包。里面装满了他的各种家当,就连那支装配了一半的望远镜也塞了进去。临行前他还带上了那把从没用过的弓和唯一的一支箭。

而蓉蓉除了刚采摘的那一包忘忧花,其他什么都没带。当他们在村口约定的地方相遇时。卡卡还发现了不远处一直跟着蓉蓉的猫咪“蛋糕”。

在村落和西部的荒原之间是一片被称作迷幻之森的密林。传闻只要深入这片森林就会让人产生各种奇异的幻觉,还会让人头痛欲裂。平时卡卡和蓉蓉也不敢轻易涉足。然而今天为了寻找他们心中各自的答案,他们必须硬着头皮一试。

刚进入森林,两人并没有发现这里与岛上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茂盛的树冠遮蔽了大部分的阳光。但树下的灌木、花丛却依然鲜亮而生机勃勃。各种花卉散发的香气混合在一起让人陶醉。树丛间不时传来清脆的鸟鸣。

然而当他们快要接近森林中心的时候,卡卡却发现树上竟然出现了枯黄的树叶。在卡卡的印象中,自从来到天堂岛,他就从来没有见过枯萎的植物。

随着他们的深入,森林中的树木开始变得稀疏,地上的落叶也越积越厚。周围的空气不再是爽朗得沁人心肺的。蓉蓉似乎感觉到了一阵阵凌冽的夹杂着硫磺臭味的寒风。这不禁让她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而此时的卡卡已经摘下身后背着的弓箭。他们小心翼翼地在变得越来越荒芜的树林中缓慢移动。

突然一具被烧成黑炭的人形伸着双臂朝卡卡扑了过来。卡卡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的弓箭也不知丢到了哪里。他拼命想要站起来逃跑,但无论怎么都站不起来。那个黑色的人形离他越来越近,一下子压在了他的身上。一双黑炭般的手死死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此时的卡卡已经吓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黑色尸体一下子消失了,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图纸。一旁的电脑屏幕里是一架飞机的3D模型。他似乎接了一个电话,接着整个人便瘫倒在身后的椅子里。不久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抓着他的肩膀一边摇晃着一边呼唤着他:“卢总,卢……”

伴随着呼唤,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卡卡,卡卡……”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蓉蓉。她正一边呼喊着一边摇晃着他。

卡卡急忙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烧焦的黑色尸体,也没有堆满图纸的桌子。只有蓉蓉,猫咪“蛋糕”,还有他鼻子下的一朵忘忧花。

“刚才都发生了什么?”卡卡仍惊魂未定。“你有没有看到刚才那个黑色僵尸?”

蓉蓉摇摇头,但卡卡看得出,她的脸色也很难看,脸颊上还留着未干透的泪痕。

“你看到了什么?”卡卡关切地问道。

蓉蓉叹了口气:“我看到自己坐在窗台上,我的母亲,还有很多其他的人一边哭着一边在劝着我什么。后来又听到楼下警车和救护车的笛声。”说着,蓉蓉的眼睛又红了起来。“我现在还能感觉到那时的绝望和无助。我真的感到好累!”

“那后呢?”

“后来我嗅了一朵忘忧花,幻觉就消失了,头也不痛了。”说着蓉蓉拍了拍背后装着忘忧花的大包。

地狱猎犬

西塔就矗立在离森林边缘不远的荒原上。荒原上堆积着从森林里吹来的落叶和零星散落着的黑色石块。一些浑身乌黑,长得像狼一样的动物在塔的四周游荡徘徊。

卡卡从背包里取出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这些动物并不是狼。它们尖尖的脑袋上长着四只血红色的眼睛,两排锯齿般的尖牙绝对能够撕碎一切猎物。它们的皮肤就像龟裂的岩石,缝隙中流动着暗红色的光。它们身上没有一丝的毛发。取而代之的是荆棘般的尖刺。

卡卡倒吸了口凉气,把望远镜递给了蓉蓉。

“这可怎么办?这些家伙我们一只也对付不了。”’蓉蓉一边观察一边叹着气。

卡卡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在地上搜寻着什么。很快,他找到了一块和塔周围一样的黑色石块。他把石块凑到鼻子前闻了闻。之后便开始拆他的望远镜。

“蓉蓉,这种石块中含有硫磺。等会儿我给你看场烟火秀。等火赶走了那些怪物我们就冲过去。”

卡卡一边说着一边用望远镜上拆下的凸透镜把阳光汇聚在了黑色石块上。果然,石块上开始冒起了青烟。

蓉蓉朝卡卡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卡卡用尽全力把冒着火星的石块扔到了前方的落叶堆里。火借着风势很快蔓延到了黑塔的四周。他们紧张地盯着这些野兽的一举一动。

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那些野兽对于突然燃起的大火毫不在意。它们自由地穿梭其中,接着自己也燃烧了起来。随着它们身上的火越来越旺,它们的脾性似乎也发生了改变。这些来自地狱的猎犬一边用鼻子四处嗅着,一边用它们四只恶魔般的眼睛环顾四周。

蓉蓉突然感觉有一股热浪朝他们袭来。顺着热浪的方向,她发现三条猎犬和他们已近在咫尺。此时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卡卡把望远镜的镜筒当做棍子紧紧握在胸前,想要做最后的抵抗。而惊慌失措的蓉蓉情急之下把身后背着的那包忘忧花扔了出去。

忘忧花在地狱犬的烈焰中,很快便化为了灰烬。但它在燃烧中散发出的异香一瞬间便让三头猛兽摔倒在地,失去了意识。这股异香随着风飘向了黑塔,被它吸引而来的猎犬一个个摔倒在了地上。

见状,卡卡和蓉蓉激动地抱在了一起。接着他们冒着浓烟一路小跑,向黑塔冲了过去。

就在离黑塔不到20米的地方,浓烟中突然出现了两点红色的火光,就像淹没在浓雾中的两把火炬。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一颗燃烧着地狱烈焰的黑色脑袋从黑塔背后伸了出来。而这颗脑袋的主人显然比它的同类大了好几倍。

在如此近的距离见到这个比狮子还要庞大凶悍的怪物。蓉蓉双腿一软,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而对面的怪兽却丝毫没有要放过他们的意思。它慢慢俯下身,两只前爪死死扣住地面,屁股稍稍撅起,向这两个陌生人冲了过来。

15米,身旁的卡卡已经举着单筒望远镜冲了出去。

5米,怪兽的两排钢牙深深扎入了卡卡的右臂。它一甩头,失去一条手臂的卡卡径直飞了出去。

3米,身后的猫咪“蛋糕”像子弹般射了出去。怪兽轻轻抬爪,像拍苍蝇一样把它压在了地上。

当蓉蓉回过神的时候,怪兽的一只爪子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随着一阵清脆的“咔擦”声,蓉蓉知道她的肋骨被压断了。不过,比起肉体带给她的疼痛,久违的绝望感更是把她压得透不过气来。

她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曾经坐着的窗台上。高高的窗台下围满了人,人群外警车和救护车鸣着笛。一个无比熟悉的女人哭着和她说着话。

“蓉蓉,下来吧。爸妈再也不逼你了。你想怎么生活都行。”

蓉蓉突然想起了临行前阿银和他们说的话“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的,随着她越来越靠近黑塔,那些出现在幻觉中的图像变得越来越清晰,而天堂岛上的一切却变得越来越模糊。压在蓉蓉身上的怪兽露出了锯齿般的钢牙,充满硫酸味的口水滴在她的脸上。但此时,对蓉蓉来说,那些钻心的疼痛感却开始变得疏离。

怪兽黑色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淡,渐渐成了灰色,原本像钢铁般坚硬的利爪也变得越来越软。蓉蓉慢慢抬起手臂,慢慢把手伸进了怪兽的身体,没感到任何的阻碍。

“010010010111……”她开始在心里重复默念了起来。

一颗火球在怪兽的身体里越变越大。

“轰”的一声,怪兽被炸成了碎片,那个带走蓉蓉所有烦恼、忧愁的天堂也随之烟消云散。

尾声

下村银出神地望着3D扫描仪,扫描着明美从星期五港带回的维多利亚灯管水母。

“你确定要把它们带进天堂岛吗?”

“嗯,算是一种纪念吧。”面对父亲昔日的助手,明美点了点头。“父亲当年利用这种水母中的绿色荧光蛋白标注大脑的神经元活动。他以为这只能读取人类的思维。没想到在他研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光遗传如今不仅能够读取,而且还能够控制人类的思维活动。”

“是啊,当年他在自己身上试验意识的读取,没想到出了差错。结果我们只保存了他脑中记忆最深刻的片段。”当下村银说起这段往事时仍不免流露出遗憾和悲伤。

“银叔,如今我们在他研究的基础上构造的这个超级虚拟世界‘天堂岛’,一定能够帮到很多人。我想父亲的在天之灵一定也能得到慰籍。”

“我相信他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下村银一边说着,一边又用手指了指研究所的接待室。“瞧,广告刚发出去,就有人找来了。”

的确,基于光遗传技术构造的超级虚拟世界“天堂岛”的测试计划刚刚对外宣布,就迎来了两位自愿加入的志愿者,这让项目的总负责人明美颇为高兴。

然而,当明美见到第一个志愿者沐蓉的时候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沐蓉是个漂亮的女人,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衣着打扮也颇为干练。但她深陷的眼窝、极度憔悴的面容却让明美想起了埃及的木乃伊。见有人进来,早已等在接待室的沐蓉才慌忙掐灭了手中的烟。

“我可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没等明美开口,沐蓉便自说自话起来。

“我以为的哪样?”

“抑郁、神经质!”

“我有说过你抑郁、神经质吗?”明美笑了起来。

“没有,不过从你的眼神我就能看出来!”沐蓉显得很严肃。没等说完她又点燃了一支烟。

明美没有接过这个话题,她一边翻阅着沐蓉的资料一边问道。“听说你自杀过?”

“才没有,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而已。不过这也是他们逼的。”

“哦?”明美合上资料夹,盯着沐蓉的眼睛问道。

“你知道吗,我大学里就得过洛夫·克罗夫特短篇小说奖。那是奇幻文学的最高奖项。”沐蓉说着猛地吸了口烟。“但这有屁用,毕业后的八年里我用了所有的业余时间写了200多万字的作品。找了好几家出版社,但他们说我的作品没受众都退了回来。”

明美朝着面前这个失意的女人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本来我还想好好改改,再多投几家。没想到我妈趁我不在家偷偷把我的笔记本电脑给砸了。说是我为了这些破文耽误了结婚。”说着沐蓉悄悄用手抹了下眼泪。

“所以你选择了自杀?”

“我实在是没办法,我工作的杂志社说我整天胡思乱想,影响工作,把我给辞退了。我妈现在更是不让我动笔了。整天逼着我找对象,找工作。”沐蓉说着又叹了口气。

明美听完沐蓉的一番哭诉之后点了点头。

“我们的天堂岛计划,会利用光遗传技术控制你大脑中特定神经元的信息传递。这样就会让你的意识无法读取那些令你感到痛苦烦恼的记忆。同时还会把你头脑中最幸福的时刻,转化成这个虚拟世界中的现实。”

“那我能一直待在这个世界中吗?”

“理论上可以,不过把思维活动数字化后。思维的速度将是生物神经活动速度的100倍。假设你在天堂岛生活10年,对应现实世界,其实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我余下的生命增加了100倍?”

“是的!”

“呵,这简直就是魔法。”沐蓉赞叹道。

明美沉思了片刻。

“不过我觉得,人是无法真正脱离现实的。无论虚拟世界给一个人带来多大快乐。最终他还是会去探寻真实世界的。”

“也许吧,那我怎么才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呢?”

“我们的工作人员下村银也会进入天堂岛,他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想要回归的人启示。只要你有回归现实的决心,便能离开天堂岛,回到现实世界。”

“明白了。不过,我希望到时你们千万不要告诉我有这么个该死的现实世界!”说完沐蓉狠狠地掐灭了手中的烟。

明美微微笑了笑,接着递上了天堂岛测试项目的协议,又特别指了指协议中的保密条款。

沐蓉看都没看便迅速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接着明美又接待了另外一位志愿者卢卡。这位看上去颇为沉稳的中年男人原本是一位飞机设计工程师。但是由于他的一次失误使得一架飞机坠毁在南印度洋的一座小岛上。强烈的愧疚感让他倍感煎熬。前往天堂岛,他想忘记的不仅仅是那架失事的飞机,还有自己对科学技术的自负。

正如明美预料的,这两个最先加入天堂岛的人最终还是抵达了荒原上的黑塔。

对于消失在迷幻森林的卡卡和蓉蓉,天堂岛的居民众说纷纭。有的说他们已经幻化成森林中的幽魂,有的说他们变成了荒原上的野兽,更多的人相信他们已经找到了那艘带他们来的飞船。

不过很快,大家就有了一个新的话题。那个每天一言不发只会前往码头捕捞水母的怪老头零竟然和大家打起了招呼。

有时,人们还会看到他放下捕捞水母的网兜朝着西边的黑塔,一站就是一整天。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豌豆射手 2019-10-03 22:19
瓦力来发VX好友 jia412691151
豌豆射手 2019-10-03 22:17
很棒的小说 好像投了两个 我去看看另一个
科幻作品
双塔
瓦力

学校:上海师范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计算数学

职业:程序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推进的节奏和手法都很成熟,不过在现实世界的这条线略过的东西有点太多了,因此刚转换到现实世界时看着有些突兀

2019-09-20 23:19 匿名 ——

开篇部分打磨细致,但后续故事略显不足,构思的新颖需要精彩的情节来推动。

2019-09-19 12:13 匿名 ——

文章类型和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相关,这是一个经典而不过时的选题。作者巧用“双塔”设定,让虚拟世界的卡卡和蓉蓉的故事饱满,让虚拟世界的优势得以体现,仿佛《西部世界》。“明美”的父亲,先是丧失意识,再去世。文章结尾有一位水母老渔夫,可能是以老先生为原型的NPC,也可能是老先生的意识转移到了天堂岛,值得回味!

2019-09-15 10:32 匿名 ——

这样的篇幅写成两条故事线很不讨巧,导致人物刻画不饱满,情节描写不突出,故事再精彩也会让读者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还是可以看出作者的写作功底所在,这篇不算优秀也不算差,但读者受众不会太多,建议注重重心把握,以主故事打动读者,辅故事缩短带过,甚不要过多为辅故事人物施加复杂感情。本篇会是作者通向成熟作者的一个小过度。

2019-09-14 11:00 李雷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