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残破蝶翼的梦幻
独孤V君   
得票 1 阅读 432 评论 1

【摘要】时间管理局局长苏小茂与其一手培养的王牌特工吴星决之间,有着像双螺旋结构的DNA般互相纠缠在一起的人生,而他们各自的命运又是首尾衔接般的无限循环。电影通过离奇而又怪诞的故事和彼此环环相扣的线索,以双人物的视角讲述了一个在时间机器被发明出来的未来,关于维护世界时间秩序的神秘机构——时间管理局的硬核烧脑故事。

2049年,时间管理局局长苏小茂望着病床上躺着的因回到2036年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发生爆炸而导致毁容的特工吴星决,回忆起吴星决的过去——小时候,一个被取名为“星珏”的小女孩被人遗弃在孤儿院的门口。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一直都很羡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并且痛恨自己的父母,不明白为什么当年把她生下来却又抛弃了她。
在小学课程上,老师出了一道数学题考大家,现场的学生除了星珏外,没有一个人能给出正确的答案,因为正确答案并不在任何一个选项里。还有次星珏闯祸了,故意损坏了别人的私人物品,于是孤儿院请来了心理医生为她辅导,她却发现了心理医生的软肋,她就这样连续气跑了3个心理医生,用自己的行动来表达她不需要心理治疗。于是在成长中,她的心理变得越来越自卑,成了一个很矛盾的存在,她学习成绩拔尖,样样第一,却崇尚暴力,跟同龄人玩不到一起,这种情况持续到她高中,虽然她成绩特别优秀,在这方面得到了所有老师的认可,但还是老毛病,她跟同学玩不到一起,终于有一天,她在考场和同学打架引起了很大的骚动,她被退学了。没有学历的她只能白天给人做保姆,晚上送外卖,生活也算走上了正轨,直到2029年4月13日那晚,一个男人改变了她的一生……
2029年4月13日深夜,星珏去看“阿波菲斯”小行星划过地球的时候,她在熙熙攘攘的公园里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高富帅,那个男人似乎在等他的朋友。人生若只如初见,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星珏不敢相信那个男人讲的每句话都说进了她的心坎里,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如此地了解她,两人一下就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但没想到那个男人是个渣男,几个月的甜蜜生活后,那个男人就消失了。星珏又回到了过去的生活中,尽管她很难受,却又无可奈何。不久之后,命运又捉弄了她,在体检时她发现,那个渣男给她留了一个孩子,她怀孕了。没有亲人的星珏很孤独,所以悲痛欲绝的她决定生下孩子。这个孩子没有父亲,星珏只能在孩子的出生证明上父亲和母亲一栏都写下自己的名字,并给这个孩子起了名字,也叫星珏,她希望用这种方式把爱传递下去,但几天之后,她的孩子就离奇失踪了,没有人知道是谁把她抱走了,怎么查都查不到。这个打击让星珏心灰意冷,于是她不想再做女人,她想像男人那样抗争命运的不公,于是她做了变性手术,构建了一整套男性生殖系统,植入了人造膀胱以及人造阴茎,从而在生理上彻底变成一个男人,并改名“吴星决”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决心。变性后的吴星决无法面对身为男性的自己,他会把所在地方的镜子全部打碎,因为镜子会反射出他所不愿看到的自己。因此他变得不敢照镜子,想让自己女孩的模样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也许在他的心底深处还藏着一颗少女心吧。之后吴星决陆陆续续做了几次改造手术,并且开始注射雄性激素,开始练习像男人一样说话和行为。大概经过了近一年的恢复治疗,吴星决慢慢习惯了像男人那样的生活方式。
康复苏醒后的吴星决接受了组织提供的整容手术,重塑了一张脸,并想起了执行任务当天发生的事——2036年4月14日晚神秘的恐怖分子“时间幽灵”袭击了时间管理局总部,而吴星决从2049年回到13年前的现在执行任务。他很快就找到了炸弹,小心翼翼地拆除炸弹,巧妙地避开了“时间幽灵”设下的假引线陷阱,不过就在他要成功拆除的那一刻,那个“时间幽灵”出现了,可惜在激烈的枪战中,“时间幽灵”逃走了,但他却因此耽误了剪断引线的最佳时间,炸弹引爆,吴星决也因此面部烧伤被毁容,重伤之下他已经奄奄一息,恰巧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好心人,帮他扶到了时间机器旁,他才顺利回到了自己2049年的世界。
康复痊愈后的吴星决想申请退休,于是局长苏小茂交给他特工生涯里的最后一个任务——给组织招募一个顶替他的新人,这个人将会在2036年“阿波菲斯”小行星撞击地球前夕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出现,这是吴星决第一次见到局长苏小茂。第一次见面局长就把某人曾经教过他调制的咖啡“残破蝶翼的梦幻”的诀窍传授给吴星决,之后他再次出发前往2036年4月去执行特工生涯里的最后一次任务。
2036年4月13日深夜,“阿波菲斯”小行星第二次造访地球,吴星决在咖啡馆做了一段时间的咖啡师。今晚生意特别好,吴星决看了一眼时间,或许他是在等着某人的到来,就在这时进来了一位帅哥,当吴星决看清那个帅哥的面容时,他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即又恢复了神情。那个帅哥心情不好,一上来就喝着闷酒,并且主动和吴星决攀谈起来。但吴星决很忙根本没时间听,他只好告诉吴星决,他是情感类节目的主持人,就是那个知名的深夜情感栏目,这下勾起了吴星决的兴趣,他想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是如何精准把握女性视角的,那个帅哥表示他有一段不想被提及的离奇过往。吴星决让那个帅哥别再喝酒,试试这一款特殊口味的咖啡“残破蝶翼的梦幻”,作为交换他想听听那个帅哥的故事。这时咖啡馆响起了不知是谁点播的音乐“lost butterfly”,而那款特制咖啡上的蓝色蝴蝶仿佛迷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般拍打着翅膀,栩栩如生。那个帅哥尝了一口名为“残破蝶翼的梦幻”的咖啡,那独有的味道让他今生难以忘怀……那个帅哥讲起自己曾经是一个女孩,被渣男骗怀孕后就被抛弃了,之后她就变性成为男人,再后来那个帅哥就成为了情感主持人,之所以这么了解女性,是因为那个帅哥原本就是女性。这些年他从没放弃对那个渣男的调查,因为这个渣男几乎毁了他的一生,如果可以,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那个渣男。
吴星决告诉那个帅哥,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邀请他进入时间管理局工作,并承诺他如果加入组织服役,可以帮他找到那个毁了他一生的男人。那个帅哥象征性地思考了一秒后答应了,于是吴星决用时间机器送那个帅哥回到了2029年4月13日,他还有件事要去做,等他做完后他就会去接那个帅哥。
当那个帅哥到达2029年4月13日后,就立马赶去当年的公园,准备蹲点找出那个渣男。在公园里他看谁都不像好人,就在逐个排查可疑男性的时候,有一个刚好路过的女学生无意间撞到了他,他回头一看,居然是星珏,众里寻她千百度,曾经的星珏跟那个帅哥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真是无巧不成书,虽然这个时间线里的星珏完全不认识那个帅哥,但是看到当年那个青涩的自己,那个帅哥忍不住和她多聊了两句,结果他们越聊越投机,面对年轻时孤独的自己心生怜惜,不忍拒绝……
另一方面,吴星决知道上次设置炸弹造成自己毁容的“时间幽灵”将在明天再次出现,他想亲手报仇。于是等到第二天,也就是2036年4月14日晚,神秘的恐怖分子“时间幽灵”袭击时间管理局总部的时候,吴星决提前埋伏好,准备到时发起出其不意的突袭,可惜他没打过对方,还让他逃走了。突然一声爆炸,吴星决发现有个时间管理局的同事因爆炸造成了面部严重烧伤,他本能地把这个同事扶到时间机器旁,让他可以顺利返回未来。突然吴星决意识到这个场景好像曾经发生过,他收到局长苏小茂信息,局长建议他再次回到2029年,顺便把星珏生的孩子送到更早以前的孤儿院,这样的话,那两人的爱情故事就可以无限循环下去了,你就能彻底退休了。吴星决一听,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就去执行了。
另一边,那个帅哥已经发现了当年的那个渣男就是变性后的自己,但是他觉得曾经的自己太美了,爱情就这样说来就来了,根本无法控制住,于是两人就这样幸福快乐地生活了一段时间。可惜好景不长,吴星决把名为“星珏”的女婴送到孤儿院之后,很快就来到了这个年代并找到了他。那个帅哥非常生气,他感觉自己被人给耍了,因为吴星决肯定知道那个渣男就是变性后的自己。吴星决让帅哥先冷静下,因为人生中既定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而且你也知道了当年的那个男人不是渣男,他只是因为一些事而无法和她相守,你想知道我是谁吗?等你跟我去时间管理局的时候,你就都会知道的……
吴星决顺利地完成了最后一次任务,他和局长苏小茂辞别,因为他知道这次他带回了一名非常优秀的特工,未来有无数的危险任务都会被他所完成。局长苏小茂很认可吴星决的工作,虽然“时间幽灵”还没被抓住,但是这事已经不重要了,正是由于“时间幽灵”的袭击,才让组织的人更加团结,特工也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断成长。2049年吴星决退休的那天,时间管理局的同事为他开了一个简单的离职欢送会。
当晚,在时间管理局总部,“时间幽灵”终于成功地闯入局长办公室,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局长办公室,办公桌前摆放着一张有点泛黄的三人合照——一对姐妹分别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站在他的左右两边。苏小茂为“时间幽灵”举办了这场最高规格的离职欢送会,“时间幽灵”拔出枪指着苏小茂的脑袋,他终于再次见到昔日的领导,这是他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局长。局长坦然接受昔日王牌特工的复仇,局长回忆起他的过去和他的“猫女友”——西交大少年班出身的90后少年苏小茂在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之际自立门户,打造了AI手机科技公司E-AIphone。短短的几年工夫,不到35岁的苏小茂就白手起家,创造了一个科技公司暴富的创业神话,并被誉为“福布斯全球40岁以下白手起家富豪榜”上智能通信行业的佼佼者。
2026年底,苏小茂受邀在萨里大学5G创新中心演讲,此时的苏小茂意气风发,每当研发项目遇到瓶颈了,只要与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宠物猫玩耍他就能找到灵感。但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不喜欢宠物猫,他便将心爱的宠物猫送走了。苏小茂和妻子一起去拜访她唯一的妹妹,商讨筹备盛大的婚礼事宜,这是苏小茂第一次见到那个名叫翟小悠的少女。
不久之后,苏小茂已经与婚恋网站认识并热恋的女友翟小欣完婚的消息就刷爆了各大新闻网站的榜首。2027年,那个没有任何恋爱经历的技术宅苏小茂在婚后的几个月被查出患有人格分裂的精神病,并在最近的一次意外中离开了人世,而他的妻子翟小欣在继承了他绝大部分的财产后便消失在公众视野里。
“茂茂……茂茂……”一个女人关切地喊着这名字,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狗)感到一阵头痛,又觉得身体好沉发不出声音。那个女人眼含泪水深情地看着我(狗):“终于醒了,太好了。”我(狗)看着她:“你……是谁?我的名字叫茂茂吗?”那个女人温柔地说道:“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我(狗):“呜呜……我不认识你。”那个女人喃喃自语:“好,以后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我(狗)望着远处的镜子,镜中反射出一个女人深情地抱着一只狗的画面,我(狗):“我又究竟是……谁?”(汪……)
“嘀铃铃”早上七点的闹钟响了,我(狗)睁开朦胧的睡眼,这个抱着我入睡的女人,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醒来,并在我的鼻尖上亲了一口,和我说了声“早安”。这已经是我醒来的第七个日子了,每天那个女人都做好了早餐喂我,她忙完家务后就陪着我玩耍。我(狗):“虽然我还是没有之前的记忆,但是这个女人对我很好,她会是我的主人吗?”这个女人给我穿好了衣服,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微笑着对我说:“今天还是一样的帅。”她摸着我的头,轻轻划过后脑:“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恢复的如何,是不是痊愈了……嗯,已经完全没问题了!”我(狗):“我之前好像因为意外伤到了头,以前的事几乎都记不起来了。但是,我的脑海总能隐约浮现出一个和她容貌相似的女人,虽然记忆非常不清晰,但回忆起她的时候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与眼前这个女人在一起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在饭桌前这个女人叮咛到:“以后可不要再到处乱跑了哦。好了,准备吃饭吧,今天还是你最爱吃的红烧猪蹄哦。”这个女人充满爱意地一口一口喂着我吃,自言自语着:“终于又有机会做你最爱吃的红烧猪蹄了,怎么样,很好吃吧。你喜欢吃,那我天天做给你吃。”突然这个女人停顿了一下,抓起溅到我嘴边的饭,拿起来嚼着吃了下去。我(狗)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熟悉的女人身影:“等等……绝对有问题,那个和她相似的女人是不是才是我真正的主人?”
这个女人在厨房洗碗,我一个人在家里嬉闹,有的时候这个女人会突然消失不见一会,是不是这个大房子还有什么我没去过的地方?我(狗)发现某个房间大有古怪,两间房屋的隔断居然有半米那么厚,这么大的空间里面肯定暗藏玄机。墙壁上的空心砖佐证了我(狗)的猜测,强烈的好奇心使它不由自主地想找出这个女人的秘密,于是我(狗)调皮地到处捣腾,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暗格,触发了隐藏机关,打开了一扇虚掩的门。然后我(狗)靠着嗅觉硬是找到了通向密室的排风口,发现了这个被刻意隐藏的房间。
这个房间我从来没进去过,里面没开灯黑乎乎的,好像墙上挂满了照片。这个房间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这个大房子里还会暗藏着这个房间?这个女人是不是总趁我没注意的时候来到这里?又为什么从来不让我知道这个房间的存在?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悄悄溜进了这个房间。
房间里面摆满了同一个男人的照片,这个男人感觉好熟悉,“为什么我的脑海中总能浮现出照片里男人的音容笑貌?仿佛我能感受到照片里这个男人的喜怒哀乐。”照片里的男人好像获得过很多荣誉,墙上挂着他在萨里大学5G创新中心演讲的海报……房间的深处珍藏着一张三人合照,这是唯一一张这个男人与别人的合影。一对姐妹挽着这个男人的手臂分别站在他的左右两边,站在其中一边的正是在厨房洗碗的那个女人,而另一边站着的和她长相非常相似的女人又是谁?盯着那个女孩,一段记忆突然闪过脑海。“小茂,你在想什么呢?”那个女人问。“想知道吗?那……你听听我的心声就能感应到了。”男人说着,牵起那个女人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口上。“别闹了,只是心跳声的话我可听不懂。”女人回答着。男人按住女人放在自己左胸口上的手,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这个男人是……”我的爪子不自觉地趴在那张三人合照的男人上。等到我回过神来,已经全部都想起来了——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主人,我也不是一条狗,而是一个人,我叫苏小茂,照片里的男人就是我。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茂茂。”这个女人轻轻地推开了房间的门,悄悄地站在我身后,“你在做什么呢?”“糟了。”我被吓了一跳,“她都看到了吗?把我变成狗的人会不会就是她?”。“趴在墙上看照片吗?”这个女人蹲下身摸着我的头冷冷地说道。“如果她发现我恢复了记忆,她会不会……”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叮咚”……大门口的门铃响了,居然会有人来家里坐客,平时家里就只有我和这个女人。“悠,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那个女人问道。我跟着走到大门口。“是她!我的新婚妻子——翟小欣。”我的内心一阵欣喜。
我现在不能说话,但必须要找到机会让翟小欣知道我就是苏小茂,只有这样我才能离开这里。“悠,苏小茂的葬礼已经办完了,钱也转移到我离岸公司名下的秘密账号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翟小欣问道。“葬礼?那我的身体已经……”我震惊道。“姐,之后该干啥就干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全部都忘掉。”翟小悠回答道。“不行”(汪汪)“小欣别听她的”(汪汪)“我还活着”(汪汪)“就在你旁边啊”(汪汪)。“悠,你怎么养狗了?”翟小欣问道,“你不是很讨厌狗吗?”“人是会变的。”翟小悠意味深长地说道,“况且我在这里总是一个人,还是觉得有点孤单呀。”说着翟小悠看向我,狗的脸庞全部映照在她的眼眸里。
“先不说这些了,你还没吃吧,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翟小悠起身走向厨房。“悠。”翟小欣说着正准备起身帮忙。就是现在,我跑到翟小欣的脚边蹭着她,对她左右比划。“什么意思?你是饿了还是想玩?”翟小欣不解道。“姐,洗个手就可以吃了。”翟小悠说道。“好,我这就过来。”翟小欣答道。“还是不行吗?没有办法了吗?”我泄气道。翟小欣俯身摸着我的头,说:“你挺聪明的,可你是只狗,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突然眼前浮现出过去那个熟悉的场景,对呀,不是还有一个办法吗?还没等翟小欣说完,我就摸着她的手把它轻按在我的左胸上,倾听我的心声,这是只属于我与翟小欣之间的暗号。“这……不可能……难道你是……你是小茂?”我拼命地点点头:“太好了,终于能把我的意思传给你了。”“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你怎么会变成狗了……不可能……”翟小欣崩溃道。我吐着舌头安慰着翟小欣:“别难过……我……”我还没说完,翟小欣突然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按倒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喊道:“苏小茂,你为什么还活着?”此刻我回忆起了我们通过高端婚恋公司(“时间幽灵”牵线使他们相亲相识)安排的初遇,以及那款她为我精心调制的名为“残破蝶翼的梦幻”的咖啡,那味道仿佛暗藏着一种魔力让我无法自拔,就这样我爱上了翟小欣,又或许是我被那名为“残破蝶翼的梦幻”的咖啡吸引了……明明一开始是那么的美好,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小欣,为什么……
“姐,你在干什么?”翟小悠喊道。翟小欣死死地掐着我,眼看我就快不行了,翟小悠一把把翟小欣推倒在地。“茂茂,你没事吧。”翟小悠关切道。“悠,这是怎么回事?”翟小欣质问道。“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翟小悠答道。“你不知道?”翟小欣咬牙切齿,“它刚才一直在跟我比划,还做出只有苏小茂才知道的动作,它是不是就是苏小茂?你知不知你这样做会破坏我们的计划。”“计划……什么计划?她在说什么?”我不解道。“计划不都已经完成了吗?葬礼办完了,钱也全部拿到手了……”翟小悠答道。“但是苏小茂还活着!”翟小欣抓着悠的手还不等妹妹全部说完就插嘴道,“它能跟我比划,也就能告诉别人他是谁,它是那么的聪明。只要有一丝机会,它就有可能把真相告诉给警察,我可不想留下隐患,以后蹲监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小欣和小悠是一伙儿的?”我十分不解。“不让它离开家不就行了吗?”翟小悠反驳道。“难道你能关住它一辈子?”翟小欣反问道,“把狗打死,省的夜长梦多。”“这……这真的是我认识的小欣吗?怎么会……”我悲伤地低下了头。
“没错,我承认它就是苏小茂,所以我决不允许你这样做。”翟小悠坦白道。“为什么?我们之前不是都计划好了吗?我钓有钱男人,你负责把精神病人的意识写入目标富豪的大脑,等外人知道他精神失常了,再制造事故让他死于意外,这样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转移财产了。我们之前不是一直这样做的吗?苏小茂的身体不是已经处理干净了吗?你又怎会把他的大脑换入狗的身体,还把它给养在身边?”翟小欣斥责道。“因为……我爱上他了……”翟小悠答道。“什么?你爱苏小茂?你爱他什么?除了那次我和他的世纪婚礼前夕,曾带着他拜访过你,当时我们三个人还一起照相留恋,除此之外你还见过他吗?”翟小欣问道。“那又怎么样!做任务的时候一直是我通过监视器看着他,比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长多了,我比你更了解他,他是一个好人,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企业家,他本不该死!”翟小悠喊道。“好人,好人有什么用?这样的好人可是会把我们都送进监狱的!”翟小欣忿恨地说着,拿起了一旁的烟灰缸准备砸死狗,“今天它必须死,这也是为了你好。”“小欣,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如果我的死能让你安心,那我愿意……”我默默地闭上了眼。“啪”地一声,翟小悠用椅子把翟小欣砸倒在地。“小欣……小悠住手,明明我才是受害者……”我心里喊道。“悠,你居然……”翟小欣不解道。“我不会让你杀它的。”翟小悠的眼中泛着寒光,“谁要杀它,我就先杀了谁!”“这是我的仇恨,那就让我亲手了结它吧。”我下定了决心,扑向小悠砸向小欣的椅子……只听见“啪”的一声巨响我便失去了意识……
“茂茂……茂茂……”一个女人关切地喊着这名字,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只感到一阵头痛,觉得身体好沉又发不出声音……“我……在哪?我又究竟是……谁?”我的眼睛瞥向不远处的镜子,里面映照出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的样子。“叮咚”……大门口的门铃响了。“悠,怎么又是这么久才来开门?”翟小欣不满道。翟小欣忐忑地说:“悠,你终于醒了,身体感觉怎么样?你昏迷的时候我一直很担心,我想不到事情会那样发展……”“我……我怎么会在这……”翟小悠问道。“唉,你都忘了?你抱着狗冲出门一连失踪了好几天,组织里也没有你的音信,我又不敢报警,后来……就发现你晕倒在家里。”翟小欣说道。我的记忆中隐约记得我替小欣挡下了小悠的致命一击,小悠很震惊,一直流着泪喊着“茂茂你坚持住,不要死,还是可以救你的。”然后着了魔似的抱着我冲出房门,屋里只剩下极度震惊的翟小欣。“好痛……”翟小悠说道。“悠,别勉强自己去回忆。有什么事你直接问我就好了。”翟小欣说道。“你,你对苏小茂……是怎么看待的?”翟小悠问。“苏小茂?悠,别在意他了,我知道你是一时冲动才打我的,不是真的想杀我,我不怪你。”翟小欣说着,握紧了翟小悠的手,“不过我的确是没想到……它最后居然会替我挡下你那猛力的一击,本以为它突然冲过来是想报复我的,结果它却在受了那么致命的撞击后,还会舔着我的手安慰我,最后的最后它只是倚着我的手安详地闭上了眼,或许他是真的很爱我吧……算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反正他也已经……”此刻的翟小悠两眼泪痕,握着翟小欣的手轻轻地按在她的左胸口上。“悠,你怎么了?”翟小欣问道。“呃,没什么。”翟小悠说着放下了按在左胸口上的手。“悠,你太累了,还是再休息休息吧,我……”翟小欣正准备起身,话还没说完时,翟小悠一把把她揽入怀中,抱着她深情地说:“对不起,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悠,你说什么呢?咱们是姐妹,当然会一直在一起呀。”翟小欣答道。
我无法放下与小欣的过往,我也无法恨她,之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只想这样与她重新开始,平静地度过余生。“姐,我……”还没等我说完,翟小欣就说道:“反正苏小茂已经死了,咱们先好好休息一阵,过几个月再找下一个目标,好不好?”翟小悠吃惊地看着翟小欣,紧紧地抱住她答道:“好……”房间里的摄像头背后,有一个女人(翟小悠本尊)正在注视着一切的发展。翟小悠陷入了回忆——小悠小时候是在人偶城长大的,不久之后她被送到了“生命创新事务所”潜伏起来,机缘巧合之下她成为了翟小欣母亲的同事兼密友,翟小欣的母亲认她做妹妹,她希望自己的女儿远离组织,不要像她这样卷入阴谋争斗当中,做一个快快乐乐的普通人。“生命创新事务所”的超前生物技术被各国势力垂涎,翟小欣的母亲知道自己命在旦夕,就把年幼的女儿托付给她的这个妹妹。小悠把自己的身体强制逆生长到小孩的状态,就像灯塔水母转分化那样从成年女性转变为幼年状态,躲过了危机。之后她改姓翟,以翟小欣妹妹的身份生活在翟小欣身边,就像当年翟小欣的母亲照顾她那样如妹妹般照顾着这个姐姐。可惜翟小欣对金钱的欲望太重(被“时间幽灵”所引导),用自己的方式把大量的财富聚拢到身边,翟小悠成为了“生命创新事务所”的信使之一,并成为翟小欣犯罪组织里的技术骨干。
翟小欣走后,翟小悠回来了,原来我的脑被翟小悠换进翟小悠的克隆体里,我已经明白了翟小欣之后的打算,下了决心让翟小悠把我的脑换进了我所深爱的翟小欣的身体里,只要切除了翟小欣大脑的思维区她就不会再害人,然后把她的意识写入那只我曾经最喜爱的宠物猫体内,这样就能永远保留住我和她曾经甜蜜过往的记忆了。带刺的毒玫瑰只有这样才能永远留在身边,这样子翟小悠就能与“翟小欣”永远在一起,而“苏小茂”也能和“翟小欣”永不分离……
苏小茂为了弥补妻子所犯下的错,与世界政府达成了和解,加入了隶属于世界政府的神秘机构——时间管理局,凭借着实力成为了“没有未来,也找不到存在痕迹”的时间管理局首任局长,在黑暗的深处维持着世界的秩序和安全。只是他偶尔会在深夜望向远方,含情脉脉地回忆他的“猫女友”。
完成复仇的“时间幽灵”想起了曾经的过往——每次回到过去试图改变历史总会被过去的自己第一时间拦截。“时间幽灵”暗中牵线使得过去的局长通过高端婚恋公司的相亲与翟小欣相识,并教授翟小欣“残破蝶翼的梦幻”的调制方法。“时间幽灵”利用欲望引导局长妻子,让她用设计制造苏小茂意外死亡的方式来继承他的全部财产,试图提前除掉过去的苏小茂来重置未来,终结他们之间无限循环的宿命。
退休后的吴星决无意间发现局长苏小茂留下的“时间幽灵”的线索,当晚,他又返回了时间管理局总部,打算杀掉“时间幽灵”,为自己曾经毁容后所受的痛苦报仇。
吴星决果然在时间管理局总部遇到了准备发动袭击的“时间幽灵”,他拔出枪很轻松就射中了“时间幽灵“的左腿,不知为什么,”时间幽灵“的身手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敏捷了。吴星决抓住时机赶紧对着”时间幽灵“的胸口补上两枪,他终于在自己有限的特工生涯结束时完成了击杀”时间幽灵“的任务。吴星决很想知道时间管理局一生的宿敌”时间幽灵“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他揭开了”时间幽灵“的面具,映入眼帘的居然是暮年的自己,就在此刻,吴星决回想起了自己的一生——婴儿、星珏、吴星决、特工、”时间幽灵“,原来这些人都是他自己,这一切都是时间管理局做的局,从出生到退休,从退休到死亡,他的一生就像是被精心设计好的,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为了消灭时间管理局,干掉局长苏小茂,退休后的吴星决捡起了”时间幽灵“的面具,变成了新的”时间幽灵“……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独孤V君 2020-10-23 19:00
能把《你们这些还魂尸》这个美国作家上世纪50年代发表的新颖的时间旅行的概率改编丰富为更烧脑的故事,有非常强的电影可拍性。还把局长这个人物也无限循环地开展起了他的另一个和特工类似的无限循环故事,异常烧脑
科幻作品
残破蝶翼的梦幻
独孤V君

学校: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

学历:本科

专业:光信息科学与技术

职业:事业单位干部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与海茵莱茵《你们这些还魂尸》雷同。

2020-10-05 18:25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