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献图
浮遂    来源社团:上海浦东新区科幻协会...
得票 1342 阅读 3886 评论 2

【摘要】小说围绕利玛窦向万历皇帝进献《坤舆万国全图》的历史事实,虚构了一名名叫吴其任的年轻书生,通过回赠西洋传教士屏风的方法,劝谏当时的朝廷注重发现未知领域,了解世界。但不料,最终屏风被西洋传教士转手送给了日本人,从此历史引向了不同的方向。

1601年,沧州

公鸡还没打鸣,我睁开双眼,开始了新的一天,百无聊赖。

晚睡早起,缸中有米。早睡晚起,拖棍讨米。这是师傅对我们的教诲。像我们这样的手艺人,没有一亩三分地,全都靠如何把这些不能吃、不能用的东西,做成各种赏心悦目的样子,然后交换些铜板,养家糊口。所谓的赏心悦目,可以是龙凤,也可以是各种各样的珍禽异兽、花鸟鱼虫。然而,在这个世道上,也没几个人愿意花这个钱,除了几位像最近刚刚中举的范老爷这样的老举人,为了图个吉利,这些年把家里装点得那真可谓是富丽堂皇——比起我们这种小老百姓而言。前年,他要我们师傅给雕了一扇带有老虎的屏风,去年过年的时候为了给岳父祝寿,雕了一面仙鹤屏风。而今年,他却要我们雕刻麒麟。

雕刻麒麟可不简单,毕竟这是一种神话中的瑞兽,结构复杂,也没什么泥塑、窗花这些参考。记得前些年雕刻老虎的时候,我们照着猫做了参照;而去年雕刻仙鹤的时候,师傅从他认识的老猎户朋友那里找来了一只真的仙鹤。虽然已经奄奄一息,但好歹这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师傅反复研究琢磨,如何刻出仙鹤羽毛的质感,以及它的眼睛、头、喙的正确比例。虽然我们无法复原它直立的样子,但是那是他最满意的一件作品。但是遇到了今年的麒麟,这可就让我们犯了难。雕得歪七扭八、奇丑无比的麒麟造型,早已经堆满了我们的仓库。

尽管如此,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们这些学徒工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雕刻用的刀具磨得光滑锃亮。只有这样,师傅才能驾驭木头,让它们变成自己想要的图案。所以,我早早就起了床,简单吃了些干粮,然后继续在作坊里磨刀,为今天的工作做好准备。

太阳出来了,大家陆续来到了作坊,各司其职,开始了忙碌的一天。大概是巳时,工作坊外有人敲门想要进来。师傅吩咐我们接待一下,通常这个店找我们的是来订购木刻的。

“您好,门外何人,有何贵干?”,我开门前询问。

“订制木刻屏风。”一个镇定的声音回答道。

但打开院门,我发现外面的客人有一大群,其中包括我们县的县令以及他的随从。可是,最为引人瞩目的是一名长着大鼻子,满脸大胡子的洋和尚,身后背着一个储物箱。他看上去像猴子,而深深的眼眶也显得像是骷髅。感觉十分诡异,甚至有些恐怖。

“你们是?”我有些惊慌。

领头的人说话了,“师傅您好,鄙人姓吴,名其任。最近西洋传教士利玛窦要向皇帝进贡献礼。咱们也得礼尚往来,大学士徐光启委托我办理此事。我听县令介绍说,您这家屏风做得不错。我想要来拜访一下你们,用最好的木料,制作一件木头屏风送给利玛窦先生。”

“吴先生,可是,我们的老主顾范举人还等着我们做个麒麟木刻屏风呢。最近师傅一直在琢磨如何雕刻麒麟,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要不这样,我还知道另一家作坊……”,师傅也闻讯赶来了,他解释了一下。

吴其任立刻打断了我们师傅说的话,“但是,只有你们能做出最为灵活的机关。”随后,只见他让那个洋和尚从身后背着的箱子中拿出了一个球,上面画着不规则的图案和一些看不懂的字形。

“这个,是地球仪。”吴其任介绍道。

洋和尚又拿出了一根卷轴,像是一副画。卷轴缓慢打开了,发现的确是一幅画,内容和那个球体上面的样子很像。

“这是地图吧。”我略有些开窍。

“聪明,你知道是什么地图吗?是哪里?”吴其任回答道,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就介绍了,“天下!”

“天下”,这两个字,一字一顿,显得如同黄钟大吕,在我心中激荡出了不小的波澜。此时的太阳,正从巳时走向午时,我们的影子映射在这无聊的、半干旱的土地上,指向正北略偏西的方向。据说那里基本就是京城的方位了。

“这就是我希望雕刻的内容,世界地图,全天下的地图。但是并不需要太多加工,只需要按照这个轮廓简单仿照即可。”吴其任话音一转,“这总比雕刻麒麟简单得多吧?而我之所以选择雕刻屏风,就是因为屏风既可以像地球仪一样首尾相连,也可以像地图一样一面铺开,能更好地展现天下的原貌……”

正在此时,范举人过来了,估计与往常一样,他来我们的作坊询问屏风的制作情况。“嗯?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县令大人也在?还有一位洋和尚。”

“范老爷,今年麒麟是雕不成了……”我们师傅缓慢地解释道。

“这么慢!一直就雕不出来?”范举人有些恼怒,不仅仅是因为我们雕不出麒麟,更也是对吴其任一行人的到来有些意见。

“这话可说不得啊,因为他们可是……”我们师傅想要打个圆场,说明吴其任一行的身份。但吴其任做了个手势,拦住了师傅。“鄙人名叫吴其任。其实范先生所要的麒麟,我们早有所知。今天我们还带来了更加详细的图片。若望,把那本博物学百科全书拿出来。”

原来,那位洋和尚名叫若望,他毕恭毕敬地从储物箱中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上面写着的文字连范老爷看了都觉得奇怪。“这是啥字?”范举人不解地问。

吴其任平淡地回答:“拉丁文,你就当这是唐僧从天竺取回的真经吧。只不过,唐僧去的地方走的是河西走廊的陆路,而如今若望等诸位可是从海上过来的。”

很快地,若望翻到了一页。上面画着一种奇怪的动物,看起来很像鹿,但是脖子非常的长。“长脖子鹿?这是什么?”我感到很奇怪。

“这就是麒麟,永乐年间,榜葛剌就曾经给我们大明进贡过麒麟,还留下了这样一张图。”这种动物,长着鳞片一样的毛发,看上去像极了龙鳞,自然也和那些古代传说中的麒麟兽十分相似。“不过,这本书还不仅于此,我们还要告诉大家,在哪里能见到这些动物,他们被解剖后的样子……”

师傅听后说,“那不就是屠夫吗?”

“对,是要做类似屠夫的事情。但我们也要像当年郦道元那样,游遍天下山山水水;还要用文字记录下来。或许,和尝遍草药的郎中更像吧。”吴其任解答说,“真正的知识,不仅需要阅读和记录,更需要亲自去躬身实践,才能获得。不过,这次我远道而来,是想请各位雕工师傅们帮我把天下的地图雕刻在屏风上,作为礼物回送给即将去京城觐见皇帝的利玛窦。作为补偿,这本博物学书籍,就送给你了,范举人。若望会帮助你翻译此书,让你饱览天下珍奇异兽。”

“过奖过奖,东方的知识,我还得多向范先生请教。”若望谦恭地说,眼神仿佛一名普通的儒生。范举人听了很高兴,不再纠结今年不能看到麒麟木雕屏风了。“万分感谢,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这个屏风只用按照世界地图来雕刻就行了。首先,要按照经线,把世界地图分成12个部分,分别刻在12块屏风上面。每块屏风底部,分别刻上12生肖兽首,这个步骤由师傅完成,应该有很多现成的经验吧。不过,每块刻有12生肖兽首的屏风最上面还要分别写上‘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12个地支的文字。但最重要的是,要保证每块木板屏风容易拆分重组……”吴其任详细介绍了雕刻的思路,以及人员分工,随后我们便开始了这一个浩大的工程。

1601年,北京

今天是呈现贡品、交换礼物的日子。宫内的太监喊了一声“徐光启、利玛窦、吴其任前来觐见皇帝”的号令,我们三人一同进入了紫禁城的太和殿。几个月前,我、吴其任,就已经陪同利玛窦以及其他几位西方传教士,沿着京杭大运河来到了北京。作为礼尚往来,我们大明自然也要给传教士送礼。礼部的官员们为此商议过很久,但不外乎是山珍海味、地方特产。而只有初出茅庐的吴生自告奋勇,提出要做一件专门的工艺品,回赠传教士们。为此,我委托一位懂行的礼部官员,让他前往沧州拜访一位手艺人。如今他们应该早已顺利完成了,只等着展现一番。

利玛窦拿出了自鸣钟、大西洋琴、地球仪,让万历皇帝倍感好奇。而最后展出的地图,坤舆万国图,是西方人绘制的世界地图。但利玛窦为了迎合我们的习惯,将中原放在了地图的中央。

“皇上,这就是您的江山,您在世界的中央。”利玛窦毕恭毕敬地介绍说。虽然,很多西洋人身穿裳服,都会令人联想起沐猴而冠这个成语。但是他却显得那么自然,把这个世界的全貌展现给了天子。

只见万历皇帝的眼睛仔细端详着地图的中央,端详着这片世界上最大的大陆和大洋之间的土地。这里是曹操曾经赞颂的东临沧海,这里也是王维曾经感叹的西出阳关,如今只是这片图上狭小的一片区域。但皇帝十分兴奋,仿佛拥有了大半个天下。但我发现,他的龙袍上的正龙,唯一一条面向我们的龙,姿态十分威武,但表情却也是分迷茫。

这时候,该轮到我们回赠礼物了。吴其任向太监打了一声招呼,太监则号令宫外的十几个佣人模样的人将一座精美的屏风搬了进来。“徐光启,这些人好像我推荐给吴其任的那家木刻作坊里面的人。”了解木刻的那位礼部官员走到我身后,小声对我说。

我们惊奇地发现,这片屏风上也有一个和万国坤舆图一模一样的地图,雕刻得十分精美。但是和万国坤舆图不同,这个屏风可以方便拆卸,分为十二块。每一块的正下方写着从子到亥的十二地支,正上方则刻着对应的兽首。中原正位于屏风的中央,正下方的“子”字赫然醒目,代表着起点,也代表着中央。皇帝与在场的群臣看见这一珍奇物件之后,无一不感到自豪,感到自己的礼物胜过对方。

“原本的万国坤舆图,是没有‘时区’的概念的,”吴其任解释道,“所谓的时区,正如屏风上方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展现的就是同一个时刻下,整个世界不同地区的时辰。”

吴其任让太监递给他一把长长的木棍,他拿着木棍从屏风上的“子”字一直指到了“亥”。“各位,当中原、朝鲜、建州、安南正处于子时的时候,比我们的太阳更早升起的日本,此时正处于丑时,也会更早迎来太阳。而日本以东的海域十分宽阔,估计会横跨过处于寅时和卯时的两个时区,西洋人称之为“太平洋”。再往东,是一片西洋人发现的新大陆。这里也很宽广,并不亚于中原。足足跨越了“辰”“巳”“午”三个时区。更靠东的未时区也主要是大海,被西洋人称作亚特兰蒂斯,或者说,大西洋。”他停顿了一下,身子转向到屏风另一侧,然后继续介绍,“申时区主要也是大西洋的海面,但是佛朗机国伸入到大海中,而佛郎机国东侧,酉时区是欧罗巴洲,古书上记载的大秦就在这里,这里也是利玛窦先生的老家。而这片大陆南侧是被称作阿非利加的瘴热大陆,那里生活着永乐时期进贡给我们大明的麒麟。更靠东的“戌”时区是一片沙漠,回教发源于此。再靠东的亥时区就是西域和吐蕃,还有玄奘曾经取经的天竺。“亥”向东,还会回到“子”。这只是当中原处于子时的时候,其他地区的情况,如果中原处于别的时辰,仍需依此类推。”然后,他停顿了下来,仿佛若有思考。

“那,其实我们大明也并不大了?”一位官员搭茬说。

“但至少,我们在天下之中,难道不是吗?”我回答道。

“且慢……”,吴其任突然回答道,随后招呼了一下抬屏风的几位佣人,只见佣人们熟练地把日本东边的大海上,“寅”和“卯”两块的屏风之间的缝隙拆开了,又把原本分开的“未”和“申”两块屏风合并了起来。此时,我们发现自己竟然位于世界的尽头。东边的大海被分裂成了屏风两侧的两部分,仿佛有些大臣感到恐惧,也有些人感到了愤怒,因为堂堂中央大国,怎能偏安一隅。

随后,他拿起了地球仪继续解释说,“正如地球仪所示,世界是圆形的,向东可以到达最西,一路向西也能到达东方。而大明、天竺、波斯、天方、佛郎机,都在同一片大陆上,我们都被山川阻隔开来,但也被大地承接在一起。利玛窦先生不远万里,从西洋来到中原,他像我们中原人一样看到了东方的大海。而西洋人居住在他们的故乡,会看到太阳沉入西边的海平面中。而大明在大陆的东边,倘若我们逆着利玛窦先生的足迹,向西继续前进,我们也会到达大陆的另一个尽头,我们能看到巨大的西洋。但是,大西洋不是终点,而是开始。一百年前,一位名叫亚美利哥的人发现了这片大西洋更西的陆地,也就是日本东边的汪洋中,更远更大的陆地,并将它命名为亚美利哥,就是这片处于辰、巳、午时区中的大陆。之后的泰西人士无一不向往此地,布教于斯。这也是他们能够绘制这整张地图的原因。长期的征战和传教,已经让这片海域两岸遍布了十字架。因此,中国是世界的中央,但是任何地方都可以成为世界的中央,现在的屏风上,利玛窦先生的家乡,变成了世界的中央。”吴其任介绍说。

接着,他让佣人又拆开了“戌”和“亥”,把大西洋西边的新大陆放到了屏风中央。波斯被拆裂,放在了屏风两侧。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利玛窦先生也流露出了从来没有的神情。“此地,西人称之‘亚美利哥’,目前没有什么强盛的文明。然倘若他日为人所占,所守非亲,拥东西两洋天险、大陆固有之沃土,可称雄全球,居于至尊至中之位。”吴其任指着新大陆说。听完这段,我感到略微有些困惑不解,但我发现利玛窦先生脸上竟然冒出了冷汗。

“那么,到底何处才是天下的中央?”万历皇帝问。

“鄙人不才,以为哪里都可以是天下的中央,但哪里也都不是。坤舆万国全图虽然显示了世界上海陆山川的位置,但是并不能体现地球是圆形的。”吴其任坚定地回答道,“因为实际上,地图的两侧并不是世界的尽头,一直向东也能到达最西。正如从子丑寅卯到辰巳午未,最后到申酉戌亥。亥时过后还是子时。天时会轮回,地面的方位也是。但是纵观全世界,最好的地方得要有这样几个特点。首先,阴阳调和,不要太靠近热带,也不要太靠近寒带。另外,海陆均衡,拥有可以耕种的大量土地,又有海风带来的湿润气候。”

听了这番讲解,我感到醍醐灌顶。地图,可以把整个世界展现在我们面前,但是不能表现边界的连续。地球仪能够表现世界在一个球上,但是一眼是看不到的。而通过这样一个可以拆卸的屏风,刚好可以弥补二者的缺陷。但是,经过吴生的发言,大臣们议论纷纷,都觉得这像是邪门歪道,仍然觉得中央之国不应该不在中央。

“其实,我们通常都用把欧洲放在中央的世界地图,也就像刚刚吴先生展示过的那样。”利玛窦说,“但是为了适应东方人的习惯,我们就做了这样一张把中原放在中央的世界地图,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原。只是,吴生用屏风告诉了我们,其实任何地方都可以是世界的中央。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正如天干地支的轮回,我们的世界也在旋转中不断地轮回。一直向东,你回来到西边;而一直向西,你也会来到东边。”

或许,唯有广泛认知世界,以器用辅助黎民百姓通达天下,方可为天下之中。我们是否还能在新的时代位于世界的中央,这一切都看我们自己的努力和争取,而不能再依靠大山大海对我们的保护,也不能只依靠江河对我们的滋润。这,就是古今未有的大变局。

2030年,西安

闹铃响了,我从朦胧的睡梦中醒来。东方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或许刚刚照耀到乌苏里江的江面上。但是位于祖国正中心的我,得赶早带着未婚妻驾车从西安市中心前往咸阳国际机场。我与她一起去乘坐今天上午8:00起飞的飞机去海外度蜜月。

为了这次出行,平时不修边幅的我也专门打扮了一番。我一早起来就穿上了最为合身的黑色T恤以及蓝黑色的男式长裤,而她穿着白色并带有粉红边缘裙摆的连衣裙,与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耀忠,这是我昨晚的做好的便当,你最爱吃的巧克力打糕,到了机场可以垫一下”,甜蜜的话语让我的劳累感顿时消失了。我的未婚妻韩月白来自高丽,她曾经在上海留学,而我也是在上海学习的时候认识她的。相比于那些高丽北方图们江边咸镜北道的那些农村姑娘,出生在釜山的她是一位现代但也不乏传统和端庄的高丽美女。她有着与我们中国人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睛、黑直长头发的亲切感,也有那样一种沟通世界、联通五洋的魅力和现代活力。又仿佛就像她最喜欢做的巧克力打糕,有着高丽民族自身传统饮食的特点,但也融合了大洋彼岸那丝滑爽口、富含热量的可可。

小时候,听家里的长辈说,上海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还有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人们在办公室里办公,处理着各种信息,仿佛一块块精密的芯片。而内陆的黄土地、红褐色的矿山、白色的林海雪原,只是被信息网络处理覆盖的硬件系统和能量来源。如今,这现代的网络,覆盖到了中国内陆。拜其所赐,这一大早我随着百度地图提供的街景和导航,能够从容地前往机场。但似乎上海作为现代化的辈分更早的一批城市,仍然熠熠生辉。

然而在古代,上海曾经默默无名,是长江的终点。而我们脚下的土地,长安,才是欧亚大陆璀璨的明珠。它与大名鼎鼎、威风凛凛的罗马,以及寓意为永恒未央的君士坦丁堡齐名。在那个夜晚没有白炽灯,但只能靠城墙、烽火、马车象征权利的边界、宣告与扩展的时代,她们是这个星球上最为璀璨的明珠。多少中国男儿,像王维笔下的元二一样西出阳关,让那片土地终于拥有了故人。

我们到达了机场,登上了MU521航班。飞机座椅总共6列,月白的位置在窗旁,而我坐在她旁边。这航班飞向东瀛中的岛屿,曾经被称作倭奴,让遣唐使进行文化交往。他们虚心学习,连我们大气磅礴的长安,也被复制到了狭小的弹丸之地上。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500年前,世界上的大海和陆地次序颠倒。内陆不再是璀璨的明珠,而是落灰的古董;但海岸不再是一切的尽头,却成为了新的开始。唐朝的时候,魏征曾经谏言唐太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海纳百川,虽然能承载巨量的货物,但同样波涛汹涌,浩渺无涯,可能并不适合锄禾日当午的中华民族。但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以及曾经学习过我们的日本,在这个时代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相比于各类高鼻深目的胡人、南蛮、四夷、洋人,日本人与这片土地上的中国人、高丽人、蒙古人、越南人、泰国人一样,拥有类似的相貌。但是,在这样一个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中,他们率先懂得了如何发现世界、顺应潮流,并最终改造自身,改造世界。让大地上褪去了缓慢的木轮车辙,把日本从东方的弹丸之岛,变成了拥有铁路血管、电线神经的神龙——虽然还仍然保留着木质建筑的空灵。日本是和我们一样的这些人当中,最为现代化的翘楚,可他们也对我们中国人、高丽人等其他被泰西之人称作东方人的人民,造成了沉重的伤害。事实上,现在的我们正像小时候长辈的教导一样——一方面我们佩服日本民族的先进,并希望向其学习;另一方面也并没有忘记过去的伤害和屈辱。但现在这样一个和平时期,我们还是相互友好、相互学习为主,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日本仍然是来自中国、高丽,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工薪阶层所推崇的对象。

关于来日之前的行程安排,我和月白有过不少争论。我更想看历史场景、博物馆,而她却更想看一些关于动漫、游戏、电器之类的现代事物。为此,我们详细设计了参观的路线。毕竟日本就是这样一个国度,发达的科技和美妙的传统完美地融为一体。为此,我们选择了位于上野公园附近的东京国立博物馆中正在举办的“坤舆一览屏展”作为我们旅行的第一站。在这个展览中,既有空灵美妙的光影效果,也能让观众们看到厚重的历史。

飞机降落后,已经是下午。走出成田机场,东京的天气果然跟天气预报一样晴朗。在日光照耀下,我们看到了这个与电视中那个秩序井然、街道干净的国度。虽然这些年来,中国、高丽,以及中南半岛、南洋群岛诸多国家都有发展,但总让人觉得比起日本还差些什么。

我拿出了我在飞机上收好的华为手机,打开手机中的百度地图APP,但却发现东京的地图上面一切都显得比西安单调得多,甚至连街景也无法调取。

“咋日本就这样了?”我嘀咕了一声。

“别傻了,唐耀忠,这里不是西安,也不是上次我们去高丽北方的咸镜北道看雪,百度地图没有日本的详细信息。”月白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同时拿出了她那只粉红色的三星手机,打开了谷歌日本APP,“东京的地铁和西安不同,有很多线路,有的线路人少但是贵,也有的廉价但是拥挤,咱们游客得折中一下……”月白根据她手机的导航,让我们到达了酒店。

2030年,东京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很容易地根据谷歌日本的地图APP找到了“坤舆一览屏展”的地点,东京国立博物馆。与我们想象的不同,或许是为了办展览的缘故,今天的东京国立博物馆外侧专门修了一座白色的大棚子,看上去密不透风,但却能够保证外侧天然日光的照入。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制作的。

而大棚子里面,摆着几张桌子,上面有都有几件微缩版的屏风,可以供人把玩。“耀忠快看,那些小孩子好可爱。”韩月白突然拉着我的袖子,指了指远处几张桌子说。放眼望去,在参展队伍中,有一队日本小孩做到了最后面一排的桌子上面,他们拿起了屏风拆开了,然后又重组,玩得津津有味。好奇心驱使下,我也拿起了一扇小小的屏风。它黑得发亮,质感如同电视上演过的紫檀。但是,屏风上面刻着的不是通常的那些龙凤之类的吉祥图案,而是一件残缺且扭曲的地图。

为了加快步伐进入展区,我只好随着人流继续向前走。我心想,或许很快就能了解这件文物的更多细节了吧。终于,我们进入了博物馆的主展区,伴随着两侧投影的历史人物和场景,观众们走向了最后的展厅,估计那就是陈列历史文物真品的地方。果然,大厅中央摆放着巨大的木质屏风,显得有些破损,但这更显出了岁月的沧桑。

“这有啥好看。”月白小声嘀咕。

突然间,屏风破碎了,从中有一件崭新的屏风破壳而出,仿佛刚刚孵化的幼雏。在场的观众们惊呆了,但一段浑厚的日语男声解说在空中回响了起来,镇住了全场惊恐的气氛。

“各位观众,这就是涅槃!只是本馆制作的三维投影动画。坤舆一览屏的真品,在展厅东南角的隔间中。但是,先由我先介绍一下,这部展品的历史……”只见三维投影中走出了十二位穿着日本战国时期装束的日本武士,他们灵巧地把屏风拆开成了12块。然后又整齐划一地重组了起来,在场的观众无一不发出了惊叹。包括我身旁的韩月白,也感到这样的表演很酷炫。随后,伴随着全息影像武士们精彩的表演,那介绍的声音伴随着投放在房间天花板上的日文、中文、英文等字幕语言,继续讲述了下去。

经过关于坤舆一览屏的简单介绍后,天花板上的字幕消失了。而我们脚下的地板,变成了宇宙中的地球。我们离地球越来越近,仿佛正在做自由落体运动一样。展厅里面几位受不了刺激的参观者顿时感到脚下一软,而我身旁的月白也突然有些晕倒。月白下意识地搂住了我,我便顺势抱住了她。“这只是录像和投影,不是真的坠落。”理性让我保持镇定。

透过云层,我们坠落到了太平洋西侧那个狭长的小岛上,轻轻地降落到了一个院子里面,周围樱花盛开,时不时传来轻柔但却略带杀气的琴声。一排全息影像的人影人从院边的小门走了进来,其中还有一位身穿黑色和服的欧洲人。他们抬着巨大的一块木板样子的东西,大概这就是坤舆一览屏吧。

“将军大人,我为您带来了火绳枪,还有你最喜欢吃的长崎蛋糕。另外,这是中国的皇帝送给我们传教士的礼物,或许对你有用。”在这樱花盛开的庭院中,一句蹩脚且带有西洋南蛮口音的日语传了出来。伴随着木屐吱吱作响的声音,那一行人搬着礼物走入了院内的一间小屋。门关上了,但屋外仍然能听见巨大的木制屏风张开的一阵乱响。

“坤舆一览屏,原先是大明皇帝回敬西洋传教士的礼物。受到利玛窦《万国坤舆图》的启发,大学士徐光启征集了几位沧州的木刻艺人制作了这样一块屏风地图。它既能展开成一面地图,也能不断环绕而呈现类似地球表面的圆周循环。因此,更好地向人们展现了世界的原貌。”伴随着日语讲解和天花板上投影的中文翻译,我理解了这段解说的内容。同时,展厅内的三维投影日本武士,熟练地操作着每一块屏风,将其拆散重组。重现当年西方传教士对幕府将军展现坤舆一览屏的历史场景。

“坤舆一览屏让日本人更早地了解了世界,加速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我们东方的大洋,中国人沿用西洋传教士的翻译,叫它太平洋;高丽人参照方位而叫大东洋;而只有我们大和民族,叫它重天洋。这片海洋是星球上最大的大洋,横渡难于上青天。但它见证了我们开拓殖民的年代;见证了我们将这个世界的知识重新发现的年代。曾经的中国启迪过日本,但在这激流的岁月中,大和民族奋勇入关,抢在西洋人之前创造了东方的世界。”三维投影动画中展现了更多历史上日本民族认识世界、发展自身的场景和里程,慷慨激昂的解说词也让在场的听众为之动容。

看完了展出,我们走出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展厅,已是中午。刚才的内容虽然精彩,但是也让我有些失落,也许这就是客观存在的差距吧。月白或许看出了我的心思,“耀忠,来到日本了,这些文化冲突的事情我们都会面对的。现在已经中午了,我用谷歌地图找到了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家吉野家,咱们去吃牛肉饭吧。”月白拍了拍我。人是铁,饭是钢,听了这些以后我再度感到精神焕发。

吃完了美味的牛肉饭,下午我们根据导航来到了传说中的二次元圣地,秋叶原。这回就完全是月白的主场了,她在光怪陆离的店面中穿梭,显得十分快活。但令我欣喜的是,在这里我也看见了很多中国企业的店面。随着这些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有更多的中国周边国家的人也以学习汉语、了解中国的现代文化为荣。我还无意间在街边发现了一辆百度地图的街景取景车,或许再过几年,我们就能用百度地图在东京导航了。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经是傍晚。晨昏线此时正划过日本列岛,而祖国最西端的帕米尔高原仍然是下午。夕阳西下,东京的霓虹灯已经点亮,远处的火烧云把天空装扮得很美。在远处的山坡上,云彩在缓慢地上升。我们度过了在日本旅行过程中,跌宕但充实的一天。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答案在空中飘 2020-09-18 22:00
写得很不错呢,反正比我强整一万倍,你这个文字功底与别人交流话没问题,应该能手到擒来。
声色智造 2020-09-18 18:02
画面很美。赞。假如用小学徒视角,扩大化……雕刻星图?有点俗了? 感觉适合纯文学风格。
科幻作品
献图
浮遂

学校: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光学工程

社团:上海浦东新区科幻协会

职业:实验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如果科幻要写历史题材,最好是科技史。本篇把握好了这个方向。用“坤舆一览屏”来展示现代文明的全新世界观,思想主题也非常好。 但是作品在谋篇布局上却有很多问题。太多地用对话和观看来直抒胸臆,而没有用矛盾冲突去表现主题。其实,哪里是世界中心这个问题,当年可以构成严重的冲突,但是作品只是提了一下,就让它自行解决。小说前后两部分除了文物之外,也没有更多交集。 很希望作者今后再回一下炉,把这个题材写得更好。

2020-09-17 06:23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