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迷失金陵2045
杨凡   
得票 1 阅读 455 评论 1
先看评语
· 说实在这种改写文在创新性上不会得太多分,而且作者在细节上的适配也并不是很完善 · 这篇小说结构和美国电影《当幸福来敲门》非常相似,只是换了一个未来中国的背景。 · 用朴实的文笔展现了一个单身父亲在时代潮流变迁下,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寻找谋生之道的故事。乍一眼看上去会写成而今已烂大街的反乌托邦赛博朋克小说,但看到结尾却发现这其实蕴含着“有志者事竟成”的道理,在主角最终成功的同时带出满满正能量。不足之处在于故事仍然有些生搬硬套地将现实背景下的矛盾直接往科幻的世界背景下套,很多展现科幻世界观的细节也构造得不够完善,适当添加的话可以让故事往科幻的方向更近一些。 · 这篇小说让我大开眼界。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男人由于时代变迁离婚,为了孩子四处打拼,处处碰壁,最终走出逆境,功夫不负有心人。故事线索很清晰,简单。但作者的社会发展洞察力、时代局势判断力、文学写作功底,让小说进阶。普通人的一生,也像人类的发展一样,向着美好未来曲折前进。跳出吴坚个人,纵观人类发展史,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技术革命、航空革命(作者提到的),一次次在科技上的探索都将人类带入新的时代,改变人们的认知,在此基础上开始新的探索,不断进步。 最后,洛杉矶湖人总冠军(狗头保命)

【摘要】迷失金陵2045


“今天我就会离开这里!小彤要和我一起生活,你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法给他一个同龄孩子该有的生活!”深夜中一幢百层住宅楼的一户人家还亮着灯,从远处望去就像一个港口灯塔般明亮,这个房屋的女主人正绝望的哀怨道。

悔恨和失落充斥着这户亮灯的人家,小彤趴在自己的房间用被子闷着耳朵,像这样的争吵他已习以为常,只想逃避。

“我很努力的在找新工作,每个月的房租我都努力交上了,小彤的幼教班学费每个月我都在挣,现在已经不同以往了!你这么忙,你也没时间管小彤,儿子必须和我待在一起。”男主人坚定的说道。

“吴坚,你连自己在银行的工作都没保住,现在你上哪里找工作,哪里用的到你?上海的一个表亲给我找了份工作,我明天就要过去。”女主人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控制住了情绪,但仍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你如果要走,你就走吧。但你知道你没时间照顾小彤...”吴坚希望她放弃带走儿子这个念头。

“...你有能力照顾好他?”女主人低下头,表情痛苦极了,除了埋怨吴坚,对自己没法照顾好儿子也很自责。

“可我是他的妈妈啊...”随后女主人望向小彤的房间抽泣道。

“我会照顾好他,小彤得和我在一起。”吴坚坚定的说道,此时他已经知道这段婚姻无法挽回了,现实的洗礼将一切美好磨灭殆尽,留下的只有沉重的步伐。

女主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推开小彤的房门,走进去坐在已经熟睡的小彤身旁,深情凝视了许久。

“告诉他我爱他...还有...我知道你能照顾好他...吴坚...”女主人起身转向吴坚痛苦的说道。

吴坚低着头,不想正视他曾经的妻子,但他心里正承受着巨大的煎熬,照顾小彤的责任感此时可以让他顶住一切压力,直到他的妻子抹着眼角的泪悲痛的离开了这个家。

这个夜晚吴坚只睡了一个小时,因为他们住的这套公寓明天的租金就到期了,但他银行账户上的钱已经不够交下个月的租金了,所以他必须换个更便宜的地方住,整个晚上吴坚都在收拾行李。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小彤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眼前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微笑的看着他。

“小彤,爸爸今天带你去个新地方冒险好不好?”吴坚的双眼里充满血丝,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露出的微笑是真心的。

“好?去哪里啊?妈妈呢?”小彤很开心,对新奇的冒险充满期待。

“妈妈暂时要外出忙一段时间...等去了这个新地方,你还能认识很多新朋友。”

“好!我们出发吧!”小彤天真的模样让吴坚一夜的坚持都有了意义。

吴坚带着小彤来到道路边,等候着他昨晚就约好的无人驾驶轿车。

“我们要把原来的东西都搬走吗?”小彤看着路边爸爸早就堆砌好的一堆收纳箱好奇的问道。

“恩,小彤,这个新地方比这里还要热闹,一会儿就有车子接我们去了。”吴坚笑着说道。

没一会儿,无人驾驶轿车准点到达了公寓楼前,吴坚把行李都搬上车后,带着小彤坐到了后排座椅上。

吴坚所在的这座城市位于Z国的南方,其名为NJ,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多次起着转折性的重要作用,吴坚一直相信,自己就像这座城市里所流淌的血液一样,是磨不灭,打不垮的。

吴坚曾是一家银行网点的主管,在21世纪早期,互联网时代成功迭代至人工智能时代,世界上很大一部分工作岗位都被人工智能取缔了。甚至是一些高度人性化的工作也被取代了,银行业同样也没有逃过这个命运,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系统上线后,银行业逐渐并购,几家银行业巨头诞生,至此再也看不到银行业遍地开花的景象,银行内部每年也面临着残酷的大幅裁员,吴坚也不例外,成为了这支失业大军中的一份子。

但是面对生活,他始终没有丢失信仰,他相信曾经的工业革命,导致大量人员失业,但同时也增加了大量新的工作岗位。如今的智能革命时代,虽然有些不同,失业规模也前所未有,但总体的社会补贴,和失业人员的救济政策还未完善,可以说这也是全球各国正在着手解决的一个问题,但是吴坚不会把自身的命运交给时代,他要牢牢抓住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不停的在寻找一份新职业。

但在此之前,他需要面对的是,下一个住所在哪,小彤的下个月幼儿园学费怎么办。

吴坚和小彤一路穿过NJ城的一座座百层高楼,这里是密集住宅区,可现在这些高楼大厦已与他们毫无关系,他们将穿过城市来到市区外围附近的一个胶囊旅店里,在这里挤满了因失业而无家可归的人,每个月靠着微薄的收入支付着廉价的租金。

这里的生活环境就像曾经的“猪笼城寨”,只不过很多设施更现代化,至少整个胶囊旅店里还有供暖和制冷系统,卫生环境尚可,Z国为了保障大部分失业百姓的生活,这些胶囊旅店按照最基本的生活建设标准修建,偷工减料的旅店被查到处罚力度相当大,这也带动了胶囊旅店这个产业的兴盛。

吴坚扛着大包小包行礼带着小彤来到面前这家预订好的胶囊旅店门口,他走向一个人脸识别器旁,识别身份信息成功后,胶囊旅店的门自动打开了,这个时代的胶囊旅店已经实现无人化管理,任何潜在风险或客人曾有的犯罪记录都已被大数据全部抓取并登记,所以旅店的安全性还算说得过去。

“看到这里楼上楼下的迷宫吗?这里就是我们要展开冒险的新世界。”吴坚指着如同蜂巢般上下排列有序的数百户微型房间,扮出一份相当激动的样子对小彤说道。

“哇!这里住着这么多人吗?”小彤望向胶囊旅店内部环形的布局,灯火通明的密集房屋把他们包裹其中,他感觉自己真的走进了一个奇幻森林一般。

吴坚带着小彤走到了中间的一层,走到自己预订好的房门前,这里同样也是面部识别系统,一进门他就把行礼重重的丢在房间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爸爸,你很累吗?”小彤在一旁关心道。

“怎么会累呢?你开心吗?”吴坚挤出一丝笑容。

“开心!”小彤无邪的笑容抚慰了吴坚内心的伤痛。

“那爸爸就不会觉得累。”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小彤很自然的问起来,天真的问题问的吴坚一时失言。

“小彤,今天周末,你在家好好看书,其他时间你可以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带你去幼儿园,爸爸一会出去给你找好吃的回来,好不好?”吴坚调转话题说道。

“好!我肚子饿了,爸爸快去吧,我会好好看书的。”

走出胶囊旅店,吴坚望着道路上飞驰的一辆辆无人轿车,眼中充满了无奈和焦虑,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向何处,但他非常肯定的是,他必须养活儿子,养活自己。

他翻开手机,打开万维软件,这个软件可以自动识别当前主人需求,并立刻把最符合的信息传达给用户。

“我需要一份我可以承受并且薪资可以支付我当前开销的工作,并且我还要预留出时间接我儿子幼儿园下课,我需要准确的,大概率会录取我的一份工作。”吴坚对着万维软件的语音识别系统说道。

“好的,请稍等...根据您的要求和您曾经的工作经历,符合的工作共有3项,其中薪资能够支付您当前开销的工作仅有1项,每日工作时间:6小时,工作强度:中等,工作风险:高危,工作地址:省智能控制中心核心控制中心,工作内容:处理维护控制中心内部器械,维持全省智能网络安全运行,您的工作录取率为89%,工作简报如上,您是否考虑?”智能语音将工作信息简单呈现给吴坚。

几乎没思考多久,吴坚就接下了这个工作咨询,并委托万维软件帮其拟稿申请这份工作,如今只有一些必须人工进驻的智能系统后台维修维护工作还需要人力,但系统核心机房的工作危险程度很高,所以总是会有空余职位出来,吴坚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但当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总要先把生活安定下来。

落实了工作后,吴坚用手机查询了银行账户上的余额,找了家胶囊旅店附近的披萨店走了过去,毕竟生活再窘迫,与儿子的约定一定要完成。

一次送完小彤赶去上班的路上,吴坚路过一座商业大楼,这座大厦直通云霄,宏伟的大门电子全息投影屏上写着“女娲载客火箭集团”,这个点正好是上班高峰,大厦旁边的自动化停车机器人接纳着一辆又一辆昂贵的豪车,从车上下来的人无需自行停车入库,机器人会将车引导至停车位。

“你们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吴坚随便找了一个刚停好车准备去这家公司上班的人问道。

“投影上写着吧,我们做载客火箭研发和销售的,我得赶去上班了,不多说了,抱歉!”员工三步并两步的走进大厦离去。

吴坚满怀憧憬的抬头仰望着这家公司,沿着公司大楼一直望向苍穹天空,仿佛看到了银河系彼端,吴坚还没有忘记他出生的那个年代正好是全球航天革命起步的时代,他曾经幼时的理想就是做一名航天员,虽然时过境迁,此时的自己和理想中的自己已经相差甚远,但每每看到航天类的消息,他仍然会为之一振。

在吴坚出生的那个年代,Z国和M国同时开启了宇宙征程,但M国领先一步,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一系列的太空竞赛计划犹如雨后春笋般复苏,Z国此时已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M国因其失去了经济霸主地位,所以要在另一领先领域航空业厚积薄发,在这一领域上M国确实超越其他国家太多,先后在月球建立了殖民地,因为当时的国际公约没有明确外星球的明确属地归属,所以M国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优先占领了这里的一块土地,随后他们便顺利开启了火星殖民的征程,现在已经建立了暂住营地,下一步就是建立一个与月球一样的可以长期供人类居住的火星家园。

M国的一切航天技术都处于封锁阶段,其他国家要想赶超M国的进度确实有很高的难度,包括Z国也一样,虽然地球上的大多数国家都一致谴责M国这样的做法没有考虑其他国家意见,但也无可奈何的被动接受了,因为自身没有这样的能力去做到地外殖民这件事,同时M国可以从月球和火星以及周边小行星上采集各种珍稀资源提供给地球上的各个国家,自打M国开采了一个表面满是黄金的小行星后,黄金此时已经不再是稀有金属,它的价格一度暴跌,就如同20世纪的铁和铜一般应用于地球上的各个角落。

吴坚无意中看到的这家公司,给他带来了一种非凡吸引力,他不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但就像溺水者抓住的一根木浆,他决定通过万维软件查一查,可惜万维软件几乎没有经过任何处理流程,直接就回复了他“您目前的资历和身份均无法从事该行业,该行业属于高尖端研发和销售行业,您未有过同类型经验,公司录取您的可能性为:不可能。”

听到万维软件的这番话后,吴坚人性本能的那一面告诉自己,不要让别人否定自己,更别说是一台人造出来的机器算法,于是他决定自己通过其他途径碰碰运气,也许能成功。

于是它搜索了这家公司销售部的人力资源信息,并让万维软件投了一份简历过去,万维软件在发送信件时提示了吴坚“该封邮件有可能面临无人回复,无人处理的可能性,您是否确定要这么做?”,吴坚只是在这封邮件的备注栏里加了一句话并且让万维软件发送了出去,“我的原则是,如果有人告诉我“你不行”,那只会让我更加努力的去证明“我可以”。”

在经历了漫长的两周等待后,现实给了吴坚一个人工智能所给不了的答案,女娲载客火箭集团接受了他的简历,并通知了明确的首次面试时间和地点。这让吴坚像个孩子一样欣喜若狂。

这一天吴坚像往日一样送小彤去幼儿园上学,路上小彤突然想起一个幼儿园老师说起的笑话故事。

“爸爸,我昨天学了个笑话,你要听吗?”

“哦?说说看,看看是不是能让我笑出来。”吴坚拉着儿子的小手,肩上扛着维修机电设备所用的沉重背包,开心的走在路上,这条路他和儿子已经习以为常。

“一个航天员在迷失太空中,氧气只够一小时,氧气耗尽就会死去...这时候有一艘太空飞船过来问他需要帮忙吗,这个航天员说不需要,上天会来救我的,又过了半小时又有一艘飞船飞来问他要不要帮忙,他又说不需要,上天会来救我的,最后他因为氧气耗尽了真的去见上帝了,然后他就问上帝,为什么你不来救我,上帝很纳闷,质问道,我不是已经派了两艘飞船去救你了吗?”说完小彤自己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真的很好笑,快点,上课要迟到了。”吴坚没有多说什么,忙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就返回省智能控制中心工作了。

吴坚很清楚的这时候停在自己身边的这艘太空船一定不能错过,此时的他心中对未来的迷雾已经逐渐散开了。

小彤这天像往常一样等爸爸来接自己,幼儿园老师送走了一位又一位家长,就连平时住最远的小朋友也被家长接走了,老师看了看电子时钟,走到幼儿园门口左右张望了一会,回到小彤身边。

“你爸爸今天加班吗?”老师关心道。

“我爸爸从来没有迟到过,他平时都很准时的...”小彤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今天这么迟了还没来。

这时候幼儿园里的视屏电话响起来。

“显示来电。”老师对着教室一旁悬挂的无缝式墙壁显示器说道。

“请问是童真幼儿园吗?”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白大褂的身影,一名医生气喘吁吁的说着。

“你们那里有个叫小彤的男孩吗?”

“有的,出了什么事吗?”老师觉察到事情有些不妙,她将视屏紧忙切换到自己的手机上并连上了自己的纳米贴附式耳机说道。

小彤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老师渐渐皱紧的眉头和凝固的表情,又转过身无助的望向每天爸爸送他来的那条路,希望那个熟悉的身影此刻能接他回家。

医院重症患者病房门口,老师带着小彤正站在这里聆听医生的嘱咐。

“您是他的家人吗?”医生想也没想直接问老师。

“哦...我不是,这是他的儿子,我是孩子的老师。”老师解释道。

医生看看孩子,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

“是这样,里面这位先生的生命体征基本稳定了,但因为受到强大的电流冲击,我们在必须确保其生命安全的前提下,选择进行截肢手术,这需要他的家属签字,他的前一家公司智能控制中心已经为他配备了足额的保险,保险费用覆盖了他所需的医疗费用和后期的治疗费用。”医生望着小彤轻声说道。

“您是说前一家公司?他今早还急急忙忙的送小彤上课,之后去工作的。”老师回忆道。

“根据送诊的那家公司,我们了解到他们的用工合同上有明确规定,如果出现事故,他们将给员工配备保险和剩下的足额医疗费用,但劳动合同从出现事故那一刻起便终止了,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你可以带着家属进去慰问一下这位先生吧,稍后让家属到我这里来签字吧。”医生无奈的看着孩子,他知道对于一个父亲这意为着什么。

推开病房的门,这是一个独立的房间,四周洁白的墙壁环绕,吴坚躺在中间的一张床上,身上接着各类仪器和输液管,他看到小彤进来后本来已经黯然失色的面庞再次露出微笑。

“小彤,都怪爸爸不好,没能去接你,不过这个房间比我们的胶囊旅店宽敞多了吧。”吴坚看到儿子嘴角露出微笑,眼眶湿润的笑出声。

老师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鼻子一酸。

小彤趴在爸爸的白色被褥上,来回抚摸着曾经每天牵着自己上下课的手臂,可是那温暖的手心此刻已是一块白布遮着,里面空空如也。

“爸爸,你疼吗?”小彤难过的问道。

“不疼,看到你就不疼了。”吴坚摸着小彤有些凌乱的头发微笑道。

“出事的时候,你害怕吗?”小彤继续问道,他把小脑袋靠在爸爸怀里。

“恩...害怕,不过不是因为出事故而害怕,我是害怕看不到你...”吴坚望着怀里的儿子低声说道。

“吴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老师在一旁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能这样关心道。

“非常感谢你,老师,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因为机电房的系统临时出现故障,那时候我正在维修那套该死的电板,但系统没有识别出我的生物信息,所以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不过后面幼儿园的学费我还会坚持交,这个你放心,谢谢你能送我儿子过来,谢谢...”吴坚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下个月的收入在哪里,但他坚定的神情让对方相信了这一切都会实现。

2045年的Z国医疗水平已经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吴坚虽然因为工作事故导致右手下半部位截肢,但他的保额足够支付为他重新安装一个新的机械手,这个年代的机械手已经足够有能力满足日常的一切需求,甚至是更加精密的工作也可以胜任,只要患者自己能够过的了自己这关。

吴坚陷入了再次失业的困局,在医院医生的一再阻拦下,他还是决定提前出院,赶去参加女娲载客火箭公司的面试,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因为他不知道错过这次,还会不会有下一次。

面试当天,只有吴坚一人右手带着黑色皮手套,所以轮到吴坚时,他吸引了众人人的目光,这些人不是因为好奇手套里面有什么,而是因为知道是义肢,而露出各种鄙视的目光,甚至还有人在他路过的时候旁若无人的低声说道“残废也能来面试”。

这些目光和质疑声吴坚从来就没当回事,他只相信自己的这份执着和追求努力生存下去的能力。

当推开会议室的大门,面试官五人一排坐在桌子的一边,吴坚一进门礼貌性的伸出不带皮手套的左手与面试官们依依握手,第一位面试官惯用右手,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后面几位看出了门道,都一致伸出左手。

“首先我想问你个问题。”坐在中间年龄偏大的一位看似是其他人上司的面试官入座后首先提问。

“我看了你的简历,你可以给我解释解释,我为什么要录取你吗?”他接着说道。

“先生,我曾经从事的行业也许与贵公司不相符,也许完全是跨行业的,我在外面也看到很多比我年轻的人,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景。我是一个父亲,我也有我自己的愿景,我希望能给我儿子一个美好的未来。可事实是,我因为付不起房租被赶出住的房子,和儿子挤在一个10平米不到的胶囊旅馆内,为了负担生活费去做一项高危行业,导致自己的右手截肢。”吴坚摊开右手说道。

“但是,我并没有因为这些而放弃对生活的向往,也许我没有你们所需要的硬性条件,我想生来每一个人也都没有,但我具有你们所需要的,我是这样的人,如果你让我做的一件事,我还没有能力或者不会做,那我会告诉你我暂时不会,但我可以保证,我一定会努力做到并且实现承诺。”吴坚一番发言后,他在等候面试官们的答复。

“吴先生,我这样问你把,如果一个人和你用左手握手,但你的惯用手是右手,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弄得你措手不及,但最后我竟然还录取了他,你告诉我,你会怎么想?”中间的这位长者再次抛出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那他一定拥有一项能够战胜一切的特殊能力...”吴坚苦笑道。

这个回答虽然算不上完美,但却让在座五个面试官开怀的笑起来,氛围一下变得轻松很多。

“吴先生,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的实习期是没有工资的,这期间你必须为公司的载客火箭销售项目作出贡献,签约的订单量必须排名前五,并且通过最终的考试,你们一百多个人里面,最后也只能留下五个人,这样你还愿意来吗?只有一分钟时间给你考虑。”

这个问题算是问倒了吴坚,他最重要的生活支撑来源便是薪资收入,让他半年没有收入的接触一个新行业,最后还不一定能够留下来,他再次回忆了自己的银行户头的余额,在一分钟内飞快的寻找还有什么折中的办法,最后他下定决心。

“我接受。”吴坚低声说道。

“那么恭喜你吴先生,明天开始你的第一天实习期工作吧。”面试官们相视一笑。

此刻的吴坚已经暗自准备好了未来6个月的生活计划。

吴坚银行账户的余额已经不足以支撑胶囊旅店半年的租金了,为了生计同时还要熬过女蜗载客火箭公司的实习,他不得不拉着小彤离开胶囊旅店,去寻找政府救济安置屋。

Z国人口位于世界榜首,智能化革命浪潮袭来后,失业人员与日俱增,为了稳定社会问题,Z国政府大范围的修建了众多的政府救济屋,用来给这些失业破产的人一个归宿,但这些救济屋就如其名,一个10平左右的屋里放着两张上下铺的床,可以睡四个人,这个环境里就连转个身都难。

吴坚每晚把孩子接回救济屋里,帮小彤打理好入睡后,自己趴在床上利用床边那盏12点自动熄灭的灯学习着载客火箭的理论知识,他们住的是靠近马路边的一个房间,因此拉开窗帘偶尔还能借助月光和路边的灯光继续在12点后学习。

就这样日复一日,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位来自上海的顾客,对在NJ的女娲载客火箭公司的产品感兴趣。

一次吴坚用公司的电话与这位客户通话时,这位谨慎的上海客户给了他这个见面的机会。

“我正好在发愁要引进哪家公司的火箭作为我们的主流载客火箭,你这个电话打得很是时候,不过我不是个那么快会下决定的人。”上海的客户相当谨慎的告诉吴坚。

“我们很理解您,先生。如何选择是您的权利,我们公司的载客火箭无论是安全性还是时效性都是经过多次的验证的,您大可放心。”吴坚咬住话题继续说下去。

“这样吧,我叫张淼,正好这个周末我要带孩子去洛杉矶看一场M国职业篮球联赛,如果你们可以提供这个试乘体验机会的话,我想我会考虑你们的产品。”张淼抛出的这个问题难到了吴坚。

吴坚很清楚公司是不会承担这个试乘体验的费用的,虽然载客火箭在这个时代已经相对普及,就如同21世纪初的飞机票价格差不多,如果他帮客户买了两张票,势必意味着自己必须跟去,如果不跟去可能就前功尽弃,如果去了小彤怎么办,如果带着小彤去,就要买四张火箭票,这几乎用掉了他的大半积蓄,如果最后这个客户不在公司签单,四张票一样打了水漂,正在吴坚愁眉不展的间隙,上海的客户首先打破这短暂的寂静。

“如果我提的要求有点过分的话,就当我没说吧。”

“不会的,很高兴张先生您给我们公司这个机会,如果可以的话您能把确切的出行时间告诉我吗?我的儿子也很喜欢职业篮联的球赛,到时可以陪您结伴而行,我们都很喜欢M国的职业篮球联赛。”吴坚说出这一连串的回答,近乎是本能的,他知道自己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也许这一次幸运女神会降临也不一定呢,即便是冒着自己破产的风险。

“那太棒了!”电话另一头的张淼非常满意,他不会知道这一头的吴坚强忍着无奈挤出一丝微笑。

这个周末吴坚带着儿子坐上NJ开往上海的超高速磁悬浮列车,时速800/KM的行程,仅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到达了上海,他们驱车来到女娲载客发射中心等候区等待这位客人。

“爸爸,今天要带我去哪儿?”小彤好奇的问道,难掩心中喜悦之情。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爸爸小时候的愿望是当一名宇航员吗,今天爸爸就带你来一次真正的探险。”因为不放心小彤一个人在救济屋内,所以除了在幼儿园的时候,其他时间吴坚几乎是寸步不离。

没多会儿,张淼就带着儿子来到发射中心,碰巧的是两人的孩子同龄,见面没一会儿便熟络起来,细心的吴坚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张淼那一身昂贵的行头便知道他与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哦对了,吴坚,职篮联盟赛的座位你们坐在哪里?”张淼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呃...我们,坐在后排观众席。”其实吴坚为了省下一点开销,并没买那天的球票,本打算就在体育场外等张淼结束出来。

“和我们坐在第一排吧,我买了体育场第一排的座位,可以近距离观赏这些世界一流的运动员们,我正好有个VIP坐席可以坐下四个人,和我们一起享受比赛吧,我的儿子正好也能有个伴。”张淼开心的说道,看上去他是个性格非常开朗的人,和他在生意上的性格完全相反。

2045年的载客火箭从上海到洛杉矶单程只需要2小时,所以两人第二天就回去了。就这样张淼和吴坚一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洛杉矶之行,两个家庭都很开心,小彤也从来没有看过如此规模的大型比赛,吴坚虽然为了这次商务旅游几近破产,但他也看到了小彤好久没有露出的纯真笑容。

但在回来的载客火箭上,张淼告诉吴坚,他短时间内不会做出决定,希望他可以充分享受这段旅行,这让吴坚再次陷入绝望,为了这段旅途他煞费苦心,但最终的结果,他只能无奈接受,毕竟对于张淼来说,这是由女娲公司提供给高端客户的一次体验。

眼看实习期就要临近结束,但始终没有成交的订单,他很清楚,这样的公司最终看的是自己的业绩和能力,他感觉希望越来越渺茫,但他仍然没有放弃,这是他的人生准则。

最后几天,很多人都放弃了,吴坚所在的那层办公室,人越来越少,最初的一百多人,如今只剩下一半人还在坚守,只剩下一小撮人还在努力尝试着。每当吴坚打开一个视屏电话或一个语音电话,迎接他的不是无理的问候,就是告诉他没这个需求,但他只是微笑看着面前的显示器等待对方挂断,然后重新开启另一个客户的通讯画面。

在这一天早晨,最初面试时年长的那位董事把吴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段时间的实习感觉怎么样?目前为止还没有客户订单,明天可就是最后一天了哦。”董事刘建国严肃的神情让吴坚觉得他的实习期走到了尽头。

“恩,我知道,还有36小时呢...”吴坚挤出一丝微笑。

“你这个小伙子,真倔,不过我们需要你这样的精神。惠特斯火箭载客集团听过吧,里面的执行董事张淼是你朋友?”刘建国强忍笑意平静的说道。

吴坚像是突然回过魂来一样,他感到一丝曙光浮现在眼前。

“张淼是我一个月前联系的一位客户,不过后来一直没什么消息...”吴坚如实说道,但他更期望刘建国的下一句话。

“张淼指名要你做他们惠特斯集团的火箭销售经纪人,这可是近一年来,公司签下的最大单子!”刘建国终于忍不住开心的笑出了声。

吴坚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这一刻他说不出是幸福还是激动,只是觉得内心有一阵压抑很久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的感觉,这股暖流让吴坚掉下了热泪,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多少,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坚持什么,但此时此刻一切都有了答案。

毫无疑问的是,吴坚凭借张淼的这笔交易和他出色的考试成绩,顺利通过了女娲载客火箭集团的实习期,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载客火箭经纪人,开启了人生的新纪元。

吴坚送小彤去幼儿园,小彤问他。

“爸爸,你的理想是当一名宇航员,现在实现了吗?”

吴坚笑着看了看儿子,什么也没说,抚摸小彤的头发,把他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刘允 2019-09-09 10:48
有意思
科幻作品
迷失金陵2045
杨凡

学校:金融

学历:本科

专业:金融

职业:金融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说实在这种改写文在创新性上不会得太多分,而且作者在细节上的适配也并不是很完善

2019-09-15 23:56 杨咏光 ——

这篇小说结构和美国电影《当幸福来敲门》非常相似,只是换了一个未来中国的背景。

2019-09-15 14:27 匿名 ——

用朴实的文笔展现了一个单身父亲在时代潮流变迁下,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寻找谋生之道的故事。乍一眼看上去会写成而今已烂大街的反乌托邦赛博朋克小说,但看到结尾却发现这其实蕴含着“有志者事竟成”的道理,在主角最终成功的同时带出满满正能量。不足之处在于故事仍然有些生搬硬套地将现实背景下的矛盾直接往科幻的世界背景下套,很多展现科幻世界观的细节也构造得不够完善,适当添加的话可以让故事往科幻的方向更近一些。

2019-09-14 12:11 巨星海 ——

这篇小说让我大开眼界。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男人由于时代变迁离婚,为了孩子四处打拼,处处碰壁,最终走出逆境,功夫不负有心人。故事线索很清晰,简单。但作者的社会发展洞察力、时代局势判断力、文学写作功底,让小说进阶。普通人的一生,也像人类的发展一样,向着美好未来曲折前进。跳出吴坚个人,纵观人类发展史,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技术革命、航空革命(作者提到的),一次次在科技上的探索都将人类带入新的时代,改变人们的认知,在此基础上开始新的探索,不断进步。 最后,洛杉矶湖人总冠军(狗头保命)

2019-09-09 23:0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